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川儿爷的礼物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有句话怎么说来的?能喝一斤喝八两,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能和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同志党放心,这乔楚和小桃这一晚上超常发挥,算是干了一件让党和人民都放心的事儿,一瓶儿容量得有一斤多的三十年珍藏版五粮液,让压根儿喝不了二两白酒的俩人儿喝的管毛儿不剩了。

    也搭着是好酒,喝多了不缠头,晕晕乎乎儿,飘飘欲仙,那个迷糊儿程度正正好好儿的,还没有不省人事,可又让整个人的大脑属于和身体分离的状态,那个度还真是不好拿捏,喝酒十回也不见得赶上一回这样儿喝的如此妥当的时候儿。

    后来小桃也没拗过乔楚,还是打开了电视,俩人儿从餐桌儿上一路喝到了沙发上,海鲜吃完了,小桃又开了一瓶红酒,拿出一堆零食,要说男人好酒,其实女人坐到一块儿,要是放开了喝,也挺疯狂的,比起那些大老爷们儿也不含糊,更何况,心里有苦的人,可不是见着酒就亲嘛。

    借着酒劲儿,乔楚冲着财经频道上那熟悉的男人好一顿的损,将自己积压了好久的怨气全冲着小桃家那75寸的液晶电视发泄出去。

    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口不择言,连着那位爷在床上是怎么欺负她的事儿都骂出来了,听的小桃一阵儿的瞠目结舌,然后又醉意酣然的笑话了乔楚半天。

    后来终于喝痛快了,也骂爽了,俩人儿一人霸着沙发的一角儿昏睡过去了,直到凌晨四点多,冻醒了,才迷迷瞪瞪的各自回了放假,倒头儿呼呼大睡过去。

    乔楚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儿是八点半,一想今儿十点还得排练呢,腾楞一下儿坐了起来。

    “桃儿,桃儿?”

    “姐,正要喊你起床呢,来,吃饭!”

    小桃笑呵呵儿的边招呼着,边解围裙,在看桌子上,豆浆,油条,还有火腿煎蛋,中西合璧的早餐准备的妥妥当当。

    乔楚还真是佩服的指数大拇指,看着房间昨天让他们两个造的一片狼藉的房子此刻已经一尘不染,竟然连那堆海鲜带来的腥味儿都没闻到,桌儿上的百合显然是刚刚买回来的,一大束散发着那浓郁的香气,令一室芳香。

    “桃儿,我要是男人,一定娶你!你也太能干了!”

    她都怀疑小桃后来有没有回房间睡觉,她自问自己算是个挺细心,干活儿算是利索的人,可这个工作量她应该也完成不了这么快。

    “行,等我没人儿要的时候儿,我就奔着你去,把你幸福生活儿搅合了,然后咱俩一块儿过。哈哈!”

    “嗯…我看行!”

    俩人儿连说带唠的把早餐吃完,小桃这贤惠劲儿是一点儿都不减的,又一路将乔楚送到学校,时间也刚刚好。

    “桃儿,我那些生日礼物,还是先放你加吧,奶奶不知道我有这么朋友,回头看见了,该琢磨了。”

    “嗯,行,别的都可以不要,带好了你的琵琶就行!”小桃眉眼一弯,拍了拍那黑色的琴箱。

    “小桃,这琵琶你是从那儿买的?昨天念桐中心的指导老师说着紫檀琵琶很贵的,他们基金会…”

    “哎呦,姐,你还琢磨这事儿呢啊,其实我也就是提了那么一嘴,都是川儿爷去办的,具体我也不知道,反正你就放心用就行了…哎呀,快十点了,姐,你要迟到了!”

    小桃赶紧打断了乔楚的问话,心里直犯嘀咕,这撒谎还真不是轻松的事儿。

    一看表,可不是到点儿了,乔楚赶紧拿起琵琶背上背包就下车奔着学校去了,小桃这才松了一口气。

    休息了两天重新恢复排练,演出在即,满打满算排练也就剩三天了。

    刚进排练室,苗苗就奔了过来,乔楚看到苗苗也挺高兴,毕竟上次她得罪了秦子珊,本以为会有什么麻烦呢,看着她好好儿的,不禁也放了心。

    “新换的琵琶?真好看!”

    “嗯,朋友送的生日礼物!”乔楚小心翼翼的从琴箱里拿出那紫檀琵琶,笑着抚摸着琴身,自己也是越看越喜欢。

    “朋友?男朋友吧…”苗苗笑嘻嘻的猜测着,一副了然神情,“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一看这个琵琶就价值不菲啊!”

    “哪儿有男朋友啊,是我一个妹妹送的!”

    乔楚不禁失笑,上次时候她谈恋爱了,这会儿又猜测琵琶是男朋友送的,她到底哪里显出了自己有男朋友了?这苗苗就跟认准了似的。

    “你的生日我也不知道啊,你看着事儿闹的…要不我送上香吻一枚,祝你生日快乐吧?啊啊?要不?”

    “别别别…怕了你了!”看着苗苗顺势就要往下亲,乔楚还真就绷不住了。

    “苗苗,后来,秦子珊没找你麻烦吧?”

    乔楚对于秦子珊这么多次的接触下来,还是觉得她并不如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千金名媛的大家风范,而是一个心胸狭窄,绝不容人的性格,尤其是在雷绍霆的事情上,还有便是自己的面子问题,尤为明显,她越是想努力去维护的,其实她心里清楚那也是最脆弱,最不堪一击的。

    上一次苗苗一点儿没给这大小姐留情面,保不齐她就会睚眦必报的找苗苗的麻烦。

    “她找我什么麻烦啊,这会儿自身难保呢。”

    苗苗偷偷儿的扒到乔楚的耳朵边儿把秦子珊受伤的事儿说了一遍,明显那语气里还有点儿幸灾乐祸的味道。

    乔楚听完不禁一愣,昨天也听小桃提起,说那晚宴会,秦子珊也受伤了,可是各大新闻媒体只报雷家的事儿,却完全没有说那日还有第二个受害者,早就在楼下等待的媒体狗仔队什么的,不可能拍不到的,既然没报,那就是拍到了,不让放出来而已。

    这些媒体也都是权贵的口舌,什么该放,什么不该放,那也都是人家一句话的事儿。

    身为副市长的千金,自然还是不要卷入这话题性如此强的枪击事件比较好,所以就当雷家的事儿闹的沸沸扬扬的时候儿,却没有人注意到秦子珊的事儿。

    可如此隐蔽消息,苗苗竟然知道,那岂不是代表这事儿压根儿也没瞒住吗?

    “秦子珊胳膊上受了重伤,不过到算万幸,没有毁了容,不然,这秦大小姐那么爱惜容貌的人,还不得跳楼自杀啊!”

    乔楚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桃的眼里总是能看到对秦子珊的敌意,已经不能用错觉来解释了,而那敌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只出于上次秦子珊找茬儿的事儿,她觉得还不至于如此。

    不过人家的私事儿,她也不好过问,可是对于秦子珊受伤的事儿,她听了虽不似小桃有些幸灾乐祸,但也确实无感,谁还没遇到过倒霉事儿啊,正如苗苗说的,没有毁容也算万幸了。

    想到她竟然挑衅般的找到了平房去,还有关于乔梁的事儿,一桩桩,一件件,想起来心里就不免一阵儿的厌恶,现在秦子珊有了新的战斗目标,不然她不得不怀疑,不一定哪天秦子珊急了,会把有些事儿添油加醋的跑去说给奶奶听,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想到这儿心里也不禁跟着有点儿毛,不过好在现在秦子珊受伤,自己也和雷绍霆没什么瓜葛,想来总不会再将矛头指向她了吧。

    “哪个女孩儿不爱惜自己的容貌啊,别说这些了,咱们还是排练吧。”

    “我没毁容,你很失望是不是?”

    说曹操,曹操到,秦子珊迈着傲慢的步子走了进来。

    一身儿她喜欢的湖蓝色洋装,可是胳膊上缠的严严实实的纱布却破坏了美感,看起来还真是伤的不轻。

    她明明听到苗苗那幸灾乐祸的声儿了,冷冷的将目光投向苗苗,话也是冷冰冰的夹枪带棒。

    “呦,秦大小姐受了重伤,没想到这么快就出山了?看来这演出是赶不上了,新生晚会上,就只有乔楚独领风骚了,真好!”

    苗苗自然不甘示弱,深知道这话戳到哪儿最疼。

    她也不是瞎子,秦子珊明里暗里的看不上乔楚,和乔楚争东争西的,这会儿可好,压根儿上不了台了,看她还怎么显摆?

    秦子珊极力的保持着自己的气度,有伤在身,也懒得和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多费口舌,横扫了一眼教室里的人,语气冷冷。

    “欧阳老师呢?”

    也没有特定的问谁,趾高气昂的架势仿佛一个骄傲的公主,她问一句就得千万人抢着回答似的。

    不够也有这气场不够的,还是有人忍不住答了一句,“还没来呢,在办公室吧!”

    在要转身儿的一瞬,突然觉得刚刚画面里有一个刺眼的东西,不禁停住了脚步,将目光整个聚了过来。

    本没有太过在意乔楚,可是她怀里抱着的那把琵琶…

    瞬间眉头蹙了起来,眸光也带着几分猜度,几分笃定,慢慢的踱步过来,依旧是不善的口气,更凭添了几分怒意。

    “这琵琶你哪儿来的?”

    那质问的声调儿仿佛乔楚这琵琶是从她那儿偷去的一般,那眼神中的疑虑好像审贼一般。

    这让乔楚听起来很是不悦,自己也不觉得有必要和她汇报这些,自打上次宴会的事儿,她都找到家去闹,她还有什么理由给她好脸儿?

    甭管什么副市长的千金,还是名媛,在她乔楚看来也不过如此。

    “和你有关系吗?”

    秦子珊一愣,竟没想到有一天乔楚竟然会和自己这么说话。

    “乔楚,我劝你还是调理好态度再和我说话,雷绍霆已经不是你的靠山了,你以为我会忍你吗?”

    “秦大小姐何时忍过我?您要是不在背后捅我一刀,我便感激不尽了!”

    乔楚冷冷的一笑,这个秦大小姐好像总喜欢颠倒黑白的将自己放在一个高洁的位置。

    “呵…乔楚,没想到啊,几日不见,你到学会伶牙俐齿了。”秦子珊杏核眼翻了翻,眼角飘出一丝的不屑,“算了,我不想跟你计较其他,上次的事情也不过就是想让你离开绍霆,你弟弟的事儿也都是雷老夫人的主意,和我没关系,你有仇有恨也都冲着雷家人发去,没必要加到我的身上,我现在只问你,这琵琶哪儿来的?”

    呵…真会推脱,一句话,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了。

    “我也再说一次,和你没关系!”

    “你不说,我也照样儿能查出来!”

    “既然如此,何须来问我?”

    乔楚温婉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眸光流转的全都是对秦子珊如此嚣张跋扈不注意形象的样子很是同情的表情。

    有的时候儿,并不是那句话,而是那眼神就很是伤人。

    苗苗在一边儿就差高兴的拍手儿了,看到秦子珊吃瘪的样子,她心里就甭提多爽了。

    “怎么你嫉妒啊?人家男朋友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嫉妒也嫉妒不来的!”

    乔楚一怔,没想到苗苗会这么说,不过这话一出,倒是找来了秦子珊更加恨意的目光,想来她是自行把那个所谓的男朋友想象成雷绍霆了。

    秦子珊心里愤恨的想着,她是不是和这个乔楚八字犯冲,总是高高在上的她怎么一遇到乔楚这女人,总有点儿气势被压倒的感觉。

    这琵琶她已经关注很久了,可没想到到了拍卖那天却被神秘买家买走,如今,竟然出现在乔楚的手里,那琵琶的价格她再清楚不过,绝对是她乔楚消费不起的,乔楚身边儿有钱的人,除了雷绍霆,她想不出第二个人。

    她派人去查,久久没有消息,可是心里已经有气氛笃定那是谁了。

    突然手机震动,打开翻看,一条彩信,load出来时,秦子珊的那杏核眼更是蕴含着冷意,更多的却是失望的神色。

    彩信上的男人一身黑色装扮,高大俊朗的身形儿,大大的蛤蟆镜将脸遮去了大半,却还是无法掩盖住那绝美风华的侧颜,是那个早已深嵌在她心里的轮廓。

    随后电话又打了过来,“大小姐,就是这个人拍走了琵琶!”

    “知道了!”

    心里沉了又沉,暗了又暗,雷绍霆啊雷绍霆,你还真是会演戏,这会儿身边有着兰溪,私下还是没放下乔楚,到底哪一面才是真的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样的情绪在翻腾着,眼看着就要破胸而出了,眼前这个乔楚正抱着本该属于她的琵琶,雷老夫人在安慰她时还提过一嘴,会让雷绍霆补偿她,正巧这琵琶被拍走,心里竟然还有几分期许那琵琶是雷绍霆拍走要送给她的,可这会儿却在别的女人手里。

    是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好像变的让她都无法掌控了。

    “乔楚,没看出来,你才是最会演戏的,还像模像样儿的给奶奶打了借条儿,其实说来说去花的不还都是雷家的钱?你装什么啊?也就绍霆会被你这衣服外表清纯的模样儿给迷惑了,认清楚了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欧阳老师的办公室出门左转,师姐如果没有别的事了,我们要开始排练了!”

    乔楚真心不知道这秦子珊是有妄想症还是怎么的,自己已经离开了雷绍霆了,而那位爷身边儿也已经有了新欢了,她不去管,还和她较什么劲儿啊?

    没给秦子珊好脸儿,一直气势凌人的秦子珊也不禁气的脸通红。

    转身儿愤愤然的转身,走了两步,脚步又一顿,转过头儿来看了看乔楚,不禁绽开一抹诡异的笑容。

    呵…乔楚,我祝你演出成功!

    ——☆——

    雷府风清园

    明晃晃的大厅内,一老一少对坐着,气压颇低。

    一面是从外地风尘仆仆谱赶回来的雷仲年,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公文包甩在沙发上,正拧着眉看这他的宝贝儿子。

    对面坐着的正是那个帅的惊天地泣鬼神的雷三少,这会儿正斜靠在沙发上,修长的腿交叠着搭在茶几上,这形象太过悠然自得了点儿,明显没有把对面儿那一脸阴沉的老爸放在眼里。

    他与自家老爷子也交锋了不下数百回,对那阴沉已经见怪不怪,所以别人紧张的就差哆嗦了,他却可以完全将自己置身事外般的面对,无非就是那些陈词滥调,熟络他没出息,让人操心云云。

    “你别以为奶奶宠着你,你就无法无天了!刚刚接手d&k,你看你现在把集团搞的乌烟瘴气,我在h市时,就好几个老臣打电话给我,但凡你能过得去点儿,人家至于打电话到我这儿来投诉吗?”

    果不其然,雷仲年上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教训,横眉冷对,没有意思父亲该有的慈爱,哪怕是正常的那种严父的形象都没有,有的只是完全的失望透,不就是为了雷绍霆,为了雷家操心吗?反过头来,倒成了他的不是了。

    “乔楚那丫头,我不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对事不对人,我不容许绍霆前面有绊脚石,但是对绍霆的能力我从没怀疑过。”

    “妈,我知道您和爸都宠着那小子,可是您宠也得有个限度,不能拿公司的事儿供着他玩儿吧?他平时怎么烧钱都行,可现在这叫什么了,这叫败家了!”

    “你可听过最近业内有一个叫恒创投资公司的?”

    莫宛如并未接着儿子的话说,而是问了一句仿佛和这对话无关的事儿。

    雷仲年敛了敛刚刚的怒意,拿出随手带的鹿皮绒布,摘下眼镜儿擦了起来。

    “恒创?我倒是听说过,也算是投资业的一匹黑马,专门儿收购中小型的公司进行拆分重组,包装上市,目光精准,几次大的项目都做的很是漂亮,不过好像手下并没有实业,不知道是否能走的长久。”

    “哦?这么说,这匹黑马还算入得了你的眼?”

    “妈,难道您想收购这个公司?”

    “那倒没有,只是听说这公司是两个年轻人经营的,不免觉得后生可畏!”

    “妈,先别管别人了,您还是帮我管管您这个宝贝孙子吧,公司的几个老臣对绍霆颇有微词,也不过是看在雷家面子上不好明说而已,既然做了总裁,就得做出个样子,不然还不如不做,给雷家丢脸!您说,哎…绍峰做的好好儿的,您干嘛突然就…”

    “行啦,年轻人自有年轻人的作为,走的路不同,只要结果是一样的就好,d&k这部老机器啊,也该添点儿新鲜气儿了,再这么转下去,保不齐哪里断了都不知道!”

    看着老太太是铁了心儿的帮她的宝贝孙子,雷仲年除了生闷气,也别无他法,自己手上还有一摊子事儿呢,等处理完了,他非得召开董事会不可,他绝不能让雷家败在这个败家子儿身上。

    “妈,我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转身儿就除了风锦园,只留下莫宛如不住叹气,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的很,省着闷气走的,还对绍霆诸多成见,保不齐的在公司内会给绍霆小鞋穿,可她又不能太过插手这事儿,毕竟这是让她宝贝孙子立威的时候儿,不能显得她太过偏帮了,一切都还得靠他自己去奋斗。

    到什么时候儿,这爷儿俩才能明白什么叫父子齐心啊!

    上楼陪着老爷子下了盘儿围棋,雷绍霆便下楼来了,跟奶奶说了一声儿,就回了自己的风锦园。

    将身子砸进了柔软的沙发里,只有在自己的地盘儿,他才会如此放松,随手燃起根儿烟,叼在嘴里,拿出手机,翻开锁着的相册,屏幕上女人靠在自己怀里睡着的样子,看起来特别的安宁,这是她生日那晚,他偷偷拍下来的,后来又觉得自己这做法儿太过矫情,便把那相册上了锁。

    拇指摩挲着屏幕上的脸,那细滑的触感仿佛扔留在指间,还能嗅到那悠然芬芳一般。

    除了妈妈,雷绍霆还真没有这么想一个人过,她的一颦一笑总是在脑海里游走着,总撩拨的他想抛开一切去找她。

    自己真是疯魔了!

    突然屏幕一转,有来电。

    “雷子,陈君把东西给你了没?”

    “什么东西?”

    “就是一个牛皮纸袋儿,她没给?”

    雷绍霆俊眉一挑,似是想起来了,“嗯,给我了!”

    “那你看了没?”

    “没!”

    “操!我说怎么没过来谢小爷呢!”

    “老子还能有谢你丫的时候儿?”

    “你看了就知道了,保管你喜欢!哈哈哈!”

    另一头儿的王川笑的邪恶,想着自己最后这一个杰作,才算是把那生日会画上圆满的句号儿了,本来昨天晚上叫他回家就想给他来的,可谁知道弄出那么一出儿,只有今儿给送公司去了。

    乐的挺得瑟,又接着说,“那什么,我没看啊,这绝对是你独家专享!”

    “操,不会是你丫拍的a片儿吧?别恶心我啊!”

    雷绍霆鼻子一哼,丫王川儿什么恶心事儿都能干得出来,自个儿拍个a片儿给兄弟们发放也不无可能,人至贱则无敌绝对就是说丫的词儿。

    “…差不多,不过不是我的,三爷,慢慢儿享受您的浪漫夜晚吧!”

    啪嗒——

    电话挂了,听着那边儿末了儿那淫荡的小声儿,雷绍霆都不禁浑身一哆嗦,丫王川儿一天不干好事儿,他绝对不能将他的人品估的太高。

    他记得是陈君追到停车场时给他的东西,被他甩到副驾驶上了。

    让王川说的神神秘秘的,某少也不禁好奇心十足的噔噔噔下楼跑回车上拿了一趟。

    光盘入仓,画面立马儿呈现。

    转头儿去拿烟,就听到那男女喘息呻吟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景儿了。

    香艳,缠绵,热血沸腾!

    操,这个王川,自个儿怀里抱着女人,给他发a片儿,这不是挤兑他这会儿孤家寡人吗?

    心里又不禁开始想念他的妞儿了,不禁哀叹一声儿,算计着怎么才能把计划的时间再紧凑一点儿。

    有坐回到沙发上,抄起遥控器刚要关掉,那旖旎的画面,瞬间让某少浑身着了火一般,干涩的喉咙正好儿吸溜的一口烟,把他呛了个半死,完全没有那风流倜傥,俊逸潇洒了,毫无形象的不住的咳嗽。

    那一夜,风锦园上上下里里外外的佣人们,几乎都听到了都听到鲜少有话的雷三少的房间里传出一声儿震耳欲聋的吼声儿。

    王川,**你大爷!

    ------题外话------

    哈哈,想想川儿爷送来的是什么?让三少发这么大的火儿?咩哈哈,乃懂的!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1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