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委屈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

    墨空,一弯明月皎洁,倾洒一地清冷银辉,繁星几点,在夜空中隐约闪烁,秋风湿凉,拂面而来的气息冰凉清冽。

    幽深宁静的胡同儿,一抹高大俊朗的身影斜靠在红墙,月色下的完美轮廓凭添了几分神秘。

    额前的碎发散落,遮住了半边脸,那刀削斧刻般的精致侧颜在秋风吹拂下,若隐若现,俊挺的鼻梁,薄唇微扬,嘴里叼着的星火,一亮一亮的与星空回应。

    这个时间,人们大多已经入睡,只有男人身边儿的窗子还亮着灯,拉着窗纱,房间里隐约能见人影走动。

    那里面的人儿,就是令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就是那火热视频里的女主角,一夜的缠绵,让他仍然要不够的美好。

    在那视频赫然呈现在眼前时,他满脑子里就一个念头,他想见她,一分一秒都忍不了的想见她,只稍等一下儿都是对自己的万分折磨一般。

    看了那视频里自己与她交缠在一起的小身体,还有女人迷乱忘情时一句一句唤着他的名字,就好像是召唤着他马上出现在她身边一样。

    所以,他来了,巧妙的躲过了太多的耳目,兜了几个大圈子,沐浴着一身夜色狂奔而至。

    那前风挡就像是个大大的屏幕一般,那视频里的画面一遍一遍的在眼前呈现,那惑人的曲线,那媚骨的喊声儿,让他脚下的油门儿不禁狠踩着。

    满脑子里都是一个念头,就是他想要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她,只要她,只能是她,想的身体紧绷的生疼。

    可到了这会儿只和女人有一窗之隔的时候儿,却忽然停了下来,足足的在窗边站了二十几分钟了,这会儿的叼在嘴里的是刚刚点燃的第三支烟,烟雾缭绕与眼前,竟让他被那视频撩拨的欲火满胀的恨不得要爆炸的情绪平复了不少。

    知道他的小女人就在窗子的另一面,竟然有一种充实的感觉凌驾于身体那无法控制的骚动,此刻忽然很享受这种安宁守护的感觉,抛去纯纯的**,他只想好好儿的拥她在怀里,好好儿疼惜一番。

    几天的忙碌就像打了一场仗一般,一直铁人一般的他,只有靠近她时,才能松了那根弦儿,还未见,心已宁静。

    “丫头啊,刚洗完澡啊?”

    “嗯,奶奶,有事儿?”

    “赶紧穿上衣服,别着凉了!女孩子着凉可不好!”

    “没事儿!”

    “什么没事儿啊,你们这些小姑娘儿们大冬天穿的少就为了美,等老了啊都是病,年轻的时候儿不注意什么时候儿注意啊?”

    见着乔楚刚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滴着水呢,奶奶急忙拿过来大浴巾给她裹上,怨怪的催促着。

    “还是奶奶心疼我!”

    乔楚笑的甜甜的,这会儿就穿个小内裤,手里拿着个毛巾出来得瑟呢,可不是得被奶奶好一顿儿说嘛,赶紧接过来浴巾披在身上。

    “嗯,我擦完头发就穿上,不然湿湿的难受。”

    “没事儿,我这儿缝东西呢,你帮我把针认上。”

    “好…”

    “丫头啊,你腰这儿怎么回事儿,怎么紫了一块儿啊?”

    “啊?不知道啊…”

    让奶奶一说,乔楚有点儿诧异,赶紧转到镜子那儿去看,正好见那腰窝儿上一块儿青紫色的痕迹,不大,但是挺深,回想着自个儿这两天没碰到哪儿,怎么会青一块儿呢。

    心中不禁一乱,这痕迹看着确实很熟悉,可…怎么可能…

    “可能是撞到哪儿了吧,我都没注意!”

    “你这丫头啊,平时就不小心,上次肩膀儿上就青一块儿,也不知道怎么撞的,一点儿也不动的心疼自个儿。”

    “我知道啦,奶奶,以后会注意的!”

    乔楚想起上次肩膀上被那位爷啃咬的留下的痕迹被奶奶追问半天的事儿,脸不禁红了红,那可是强压着心里的紧张才算搪塞过去的,这会儿也赶紧撒娇的哄着奶奶说道。

    “你把头发吹干了再睡,不然该头疼了!”

    “行行行,奶奶,您也别太晚了,早点儿休息!”

    吐着舌头,把奶奶送了出去,关好门在转回身儿,又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腰上那块儿淤青,按了按也没有疼的感觉,不禁蹙了蹙眉,不禁对着镜子里那若有所思的自己做了个鄙视的表情,鄙视最近总是出现在脑海里的乱七八糟的想法。

    打开衣橱翻了一件儿大大的纯棉t恤儿套在身上,她不太习惯穿那些女孩子穿的蕾丝啊,雪纺的睡衣,虽然穿起来挺漂亮,但是总归是不舒服,原来在大院儿的楼上住,其实是习惯裸睡的,只不过现在住着平房,多少觉得不太安全,也养成了穿睡衣的习惯,这种男士的纯棉的大号儿t恤穿起来特别舒服,她光洁时碰到合适的就会买上几件儿。

    想到这儿,还是走到窗边儿,这平房区本来也都是一般老百姓住的地儿,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怎么的,好像都没有太高的安全意识,整个儿胡同儿也没有一家装防盗窗的,所以每天晚上必然会检查一下儿门窗才能睡的安稳一些。

    拉开窗纱,果然白天开窗换气时忘记了上锁,就那么随手对上的,将窗户推开准备重新关一下儿,却隐约的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透过夜晚清新的夜风显得那淡淡烟草味夹杂薄荷香的味道更佳的清晰。

    忍不住探头向外看了一眼,大路上昏黄的路灯并没有将这个安静幽深的胡同也同样着凉,一阵凉风,没有完全干的头皮一阵儿酥麻,不禁浑身打了个哆嗦。

    一下儿清醒,不禁自嘲着自己的神经质。

    他,怎么可能在这儿呢。

    这会儿能看到的地方也就是电视屏幕里吧。

    摇着头,收窗,却被一股大力拦住,乔楚慌神儿的空当,嘴已经被一只大手捂个严严实实。

    “…唔。唔唔…”

    乔楚浑身汗毛竖起,抓住男人的手腕,猛烈的往外掰,可是无奈力量相差悬殊,恐惧油然而生生。

    直到男人那张俊脸出现在灯光下,变得清楚,乔楚那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的心脏才算是又回到了原位。

    “妞儿,吓着了?”

    男人邪笑着,大手放开她的小嘴儿,勾住那小巧的下巴,笑的邪魅。

    乔楚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心脏依然狂跳着,压低了声音。

    “你…你怎么在这儿?”

    “快点儿让小爷进去,外面儿冷着呢!”

    感受到男人的手带着夜晚的冰凉,乔楚皱着眉,不情愿的往后退了两步让出了位置。

    男人一只手撑着窗框,原地一拔,那高大的身形儿竟然就那么轻松的穿过窄窄的窗户,干净利索的跳进了房间。

    乔楚警觉的又看了看胡同儿里确定没有人看见,才安心的关好了窗户,拉上窗帘,紧张的手脚都泛着凉,竟然有种在偷情的感觉。

    这叫什么怪感觉!

    也不知道这位爷又抽什么风,二半夜的跑这儿来干嘛!

    “…你吓死我…唔…”

    炙热的吻迫不及待的带着连夜而来的风尘仆仆和丝丝凉气铺天盖地而来,正好儿将她扭过头儿来要说的话全数的封在了嘴里。

    女人的唇柔软,还带着淡淡的方向,那是她独有的芬芳气息,忍不住加深了那本就热烈的吻,在她惑人的唇瓣上来狠狠儿的啃噬,碾磨着。

    人高马大的身板子将她整个人儿别人呢。

    “这不是坏人已经进来了!”

    乔楚想到这儿就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即便是在嘴里含糊不清,却还是被耳力好的某少听个清清楚楚。

    “呦呵,小嘴儿挺能说啊,是不是嫌爷刚刚没亲够啊?嗯?”俊挺的鼻子,鼻尖儿轻蹭着她火红的小脸儿,嘶哑的声音极具魅惑。

    “你来干嘛!”

    乔楚水泽的眸子低垂,长睫微微颤动,这句问的到有点儿怨怼的意思,瘪着嘴的小模样儿像个嘴硬的小媳妇儿。

    男人薄唇轻勾,笑意深邃的看着那个别扭的小女人,心里觉得着实有趣。

    “你说小爷来干…什么?”

    大手在腿根处一滑,那弹性紧致的触感让他喉间一涩,依旧坏笑的靠近。

    “…你…你,流氓!”

    这男人太过邪恶,让她无论怎么武装自己,最终都败下阵来。

    趁着男人松了劲儿,急忙从他的怀里跳了出去。

    警觉的站的远远儿的,她不觉得在这男人冲着她吼了那么一顿后,她也确认一切都过去后,他还能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起码…起码不能在这里…

    睨了一眼那一身戒备的小人儿,某少倒没生气,反倒悠哉的插着裤兜儿,迈着方步儿,环视着这个属于小女人的房间。

    这房间小的可以,比不上他的一间浴室大,可是东西都特别会利用空间的摆放的很是整齐,整个色调也是以白色为主,房间里还飘荡着淡淡的兰花香,就像她给人的感觉一样,清新自然,恬静安宁。

    最后,移步到了谱架边儿,在那斜靠在谱架上的紫檀琵琶抬手一拨,简单而悠长的琴音四溢。

    “嘘!”

    乔楚紧张的抬手抵在嘴唇上,刚刚平复的心又跳到了嗓子眼儿,这都几点了,她不可能再练琵琶了,这该死的男人,不是给她找麻烦吗?

    怕什么来什么,奶奶房间的门打开了,乔楚这会儿浑身的汗毛竖了起来,本来刚刚洗的清爽的身上这会儿一层薄汗溢出。

    急忙奔着门口儿,将房间的大灯关掉,瞬间房间一片昏暗,只有窗外的月光请洒进来一地银光,更显得这房间静谧间流动的暧昧气息。

    男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女人身后,一把将她圈进怀里,感觉怀里那小身体一僵,薄唇勾起了一股恶质男惯常的笑意。

    借着月色,那明亮的星眸更显得晶莹,似有一汪水波闪动,动人心弦。

    “丫头啊,准备睡了?”

    “啊,奶奶,这就睡了。”乔楚极力掩饰着紧张,让自己这句话说得自然流畅,被男人这样大肆肆的抱着,是一点儿挣脱的力气都没有。

    “嗯,我刚刚听到好像有声音,你没事儿吧?”

    “啊…我没事儿,是邻居家的小白,正好儿我关窗户窜过来,吓了我一跳。”

    那温热的气息就在颈间吞吐着,偏偏又是自己最敏感的锁在,心里不禁暗骂这个无赖男人,强忍着自己颤抖的声线,说道。

    “…哦,那早点儿睡吧,明儿还得去学校呢。”

    “嗯…好…”

    听到奶奶重新回到房间带上门的声音,乔楚才算是放了心,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才转身儿怒瞪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恶魔。

    “…你赶快走!”

    “妞儿,这么绝情啊,我大老远跑来看你,现在竟然赶我走?”

    乔楚不禁气的翻了着眼皮,谁也没请他来,是他自己私闯民宅好不好。

    “不赶你走还留你住下啊,你快点儿走吧,不然让我奶奶发现了!”

    乔楚真是服了,这男人说风就是雨的个性什么时候儿能改改?就这儿毫无征兆的二半夜出现在她的家里,他昨天所谓的等他,就是等他来私闯她的房间啊?

    这算什么事儿啊,发生的一系列的事儿他倒是忘性大,这会儿跟没事儿人似的,该腻歪腻歪,该怎么着怎么着,都不问比人乐不乐意的。

    “这可是你说的啊,那小爷就勉为其难住下吧!”

    “什么?”

    “嘘…小心让你奶奶听见了!”

    “你…你怎么能睡在这儿呢?”

    乔楚那俏丽的眉毛拧的别提多走形儿了,小脸儿都抽抽到一块儿去了,可还是压低了声音,紧张的问道。

    “爷怎么不能睡在这儿了?爷不光要睡在这儿,还要睡你呢!”

    嘿嘿儿的坏笑着,心里凉水儿似的,看着那小妞儿都快急哭了的小样儿就忍不住要逗她。

    “无赖你!你快点儿走!…嗳?你干嘛啊,你干嘛脱衣服啊!”

    乔楚急的就差跺脚了,可是任凭怎么着急,也不敢大声儿,话含在嗓子眼儿上不来下不去的,别提多费劲儿了。

    “不脱衣服怎么睡你啊?”

    男人一本正经的回答着,显然并不觉得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硬闯入别人家是什么大事儿,大咧咧的开始脱起衣服来,三下五除二,那倒三角儿的完美身材就呈现在眼前。

    乔楚忍不住歪过头儿去,恨的压根儿痒痒,这男人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儿。

    可是被他那直白露骨的说法儿弄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也只有生闷气的份儿。

    “妞儿,我要洗澡!”

    “什…什么?你还洗澡,你能不能走啊,我求你了!”

    “废话,小爷不洗澡怎么睡觉?”

    一天固定两遍澡的雷绍霆,对于晚上不洗澡就躺床上睡觉这件事儿是非常介意的,那绝对会失眠。

    乔楚服了,真服了,跑到这小平房儿还要大爷范儿呢?

    “你要洗澡回家洗去吧,你走吧行不行?”

    正在解腰带的某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任凭那休闲松松垮垮的挂在跨上,一脸严肃的好像是是在考虑什么。

    乔楚看着这事儿有门儿,急忙放柔了声音,“还是回家去洗舒服一些,你走吧,好不好。”

    “不好!”

    某少答的干脆,乔楚要气炸了,明摆着就是耍她呢。

    “快点儿,爷要洗澡!”

    “洗不了澡!”

    乔楚气鼓鼓的没好气儿,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他们家一间房子里三个浴室呢,干嘛非得跑这儿来洗澡。

    “那你怎么洗的?”

    “反正你不能洗!”

    你不是大爷范儿吗?你不是不洗澡睡不着吗?那正好儿,赶紧回家洗澡去。

    越想越气的乔楚板着脸,态度很是生硬,外带极度的不爽。

    在月色下,那小麦色的肌肤更显得性感诱人,简直就是一个妖孽。

    乔楚不敢抬头看,感觉喉间吞咽有点儿困难,可对于男人下一句说的话,乔楚瞬间凌乱了。

    “那你可不能嫌呼小爷臭!”

    噗——

    一听这话,乔楚忍不住在肚子里笑开花了,这人高马大的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儿强硬中又带着几分尴尬,别扭的样儿着实看着好玩儿极了。

    “行行行,不嫌不嫌,反正不能洗澡!”

    乔楚顺着就答应下来,虽说浴室在她的房间里,可这二半夜稀里哗啦的洗澡儿奶奶肯定得起来问。

    男人狡黠的一笑,那深邃的眸子在幽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明亮,闪着邪魅的光泽。

    “嗯,我的妞儿最乖,就知道你不会嫌和小爷的,走喽,跟爷睡觉去!”

    “——啊——”

    一声儿低呼,被男人打横儿抱起来的乔楚才反应过来,自个儿上了男人的套儿了。

    一张床上,紧拥着的男女沐浴着皎洁的月光,空气里弥漫着柔和宁静的气息。

    刚刚的激情,争辩…现在都化成了浓浓的柔情,渲染一室。

    被男人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乔楚心控制不了的狂跳,对上那双深邃幽眸,更是呼吸都跟着有些困难。

    他,好像瘦了…

    看着她的幽深双眸里也好像显出一丝疲惫…

    为什么自己就这么没出息,看到他瘦了,心里会没来由的闷痛着,他胖了瘦了关她什么事儿。

    又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了,瞎跟着操什么心啊,他是高高在上的爷,身边儿伺候他的人多着呢,哪儿就需要她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他身边还有兰溪,就算没有兰溪,还有别人,你乔楚算什么啊。

    “乔,我想你了!”

    低哑的声线听起来是那么的动听,真挚的眼神,郑重的话语,他叫她‘乔’,后面的四个字都显得更加真诚了似的。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乔楚心里一酸,不知所措。

    忽然觉得此刻的自己真的很是可悲,明明就应该推开他,和他完全撇清关系,可是一步一步的自己却怎么都无法拒绝,反倒让他步步紧逼,经自己逼到这方寸里,无法挣扎,无法反抗。

    竟然因为听了这样一句他可能对很多女人说的话而觉得有一丝的欣喜。

    乔楚,别傻了,这样一个如风一般的男人,永远不可能在某一个人身边驻足的,藏起心里的那份悸动,不能让它再膨胀了。

    “乔,我真的很想你!”

    再次重复着,声线柔和,这是他此刻特别想告诉她的话,他是真的想她了。

    心里倏然被这句话勾起了无尽的委屈,有一种特别想想哭的冲动。

    “…你…为什么想我?你干嘛要想我…你既然让我走了,你干嘛还来找我…你为什么…”

    泪水已经不听话的倾泻而出了,啜泣着,话说的也是断断续续,极尽委屈,小手儿在男人的硬朗的胸膛上捶着,宣泄着一直以来心里积压太多的情绪。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这样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得到个什么样的答案,也许是月光下的人会变的脆弱,许是那令她迷醉的味道让她一下儿无法自控,又或许是那句‘想她’触及到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此刻她就是想放任自己在他怀里哭一场,哪怕哭完了,一切都会回到原点,可她就是忍不住,是在忍不住了…

    “你为什么…为什么…”

    没想到一句心里话,却招来了这小女人的一把眼泪,刚刚浑身蹿火儿的风驰电掣赶来,这会儿却只剩下心疼。

    大手覆上那柔软的湿湿的发丝,拇指摩挲着那光滑的额头,游走到眉心,想将那蹙起的眉头抚平,疼惜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竟然有些无措的将手放柔到不能再温柔,生怕弄疼了他的小东西一般。

    “乖,不哭了,乖…”

    一下儿一下儿的捋着那散乱的发,低声安慰着,他的小女人受委屈了,忽然觉得自己确实太坏了,竟然那样吼了她,他一定吓着她了,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和说法儿,就让她不明不白的搬了出来,无论自己有什么样的理由,可看到这妞儿哭的伤心,还是觉得自己坏的透顶了。

    “乔,你哭的我心都慌了!”

    ------题外话------

    编辑大人,我真没写什么,都是吻,没有实质性的东西,麻烦给过吧…不然就断更了,泣血请求啊!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1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