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上辈子欠她的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你哭的我心都慌了!”

    雷绍霆说的真是实话,看着怀里的妞儿梨花带雨的哭的委屈,心里就不由得慌了,那大眼泪豆儿每一滴都狠狠儿的拍在他的心上。(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大老远跑过来,是因为想她,想的浑身都疼,可不是跑来惹哭她的,这还真让他有点儿无措,向来没有哄过人的三爷这会儿紧锁着眉,眸子里除了疼惜还是疼惜,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的小女人别再哭了。

    “你走!你走!…借条我已经给你奶奶了…我,我会还钱的,你…你别想在欺负我了!”

    委屈,确实很委屈,尤其是在男人这样珍视的眼神下,这样温柔的话语里,那眼泪儿更是刹不住车似的扑簌簌的往外冒,自己也觉得哭的如此惨烈的样儿显得特别没品,特别没出息,可她就是忍不住。

    本来觉得自己并没有在意,觉得委屈也没有到哭成这样儿的地步,却没想到自己原来都是在故作坚强,只男人一句话,便把连自己都遗忘在角落里的委屈全数勾了上来。

    也顾不得这会儿男人还**着上身,更顾不得此刻两个人纠缠着几乎粘在一块儿的身体,小手儿在男人炙烫的胸膛上推搡着,哭的声音都发颤着,眼泪儿跟不要钱似的,越哭越凶,越哭越委屈,可又怕奶奶听见,不敢哭的太大声儿,隐忍着,压抑着,便更觉得自己委屈无法释放似的,全数都透过小手儿都发泄在了男人身上。

    虽说这小劲儿对于铜墙铁壁似的某少是丝毫都没有杀伤力,可是那眼泪却是致命的武器,一向把任何事儿都可以解决的妥妥当当的他,这会儿只能任凭小女人发泄着,还要手忙脚乱的去给她擦眼泪。

    “傻妞儿,别哭了,她和你说什么了?嗯?”

    雷绍霆眉头蹙紧虽然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儿,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不知道那老太太跟这妞儿说什么了,再加上自己这一系列的事儿,真是把这小女人委屈大发了。

    “…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乔楚吸了吸鼻子,摇着头,泪水迷蒙的大眼眨了眨,可是眼前的雾气依旧是不能刷干净,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依旧是模糊着。

    她怎么说?那毕竟是他的奶奶,他们都是雷家人,是她这种小百姓连说出怨怪的话都显得很是苍白的雷家人,她能说什么啊。

    更何况,不管怎么样,雷老夫人说得对,做的也对,她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宝贝孙子而已,她还是愿意相信,关于乔梁的事情,不会是那样的老人做的,她真的不愿意把人想得太坏,再说纠结这些本来就无用的。

    “我知道你受委屈了,这些事情,我以后会告诉你,好吗?现在别哭了!”

    男人叹息一声儿,本来是想好好儿的保护她,可最终还是让她伤心了,从他这儿受了气,接着又被奶奶叫过去羞辱一顿,他自然知道奶奶肯定会拿出盛气凌人的气势,不消多说,只是那架势就足以将他的妞儿踩踏的一身伤痕了。

    再等等,再等等,他便可以好好儿的保护他的女人不再受这样的委屈了,他保证!

    “…我已经离开了,我想你奶奶应该也可以放心了…可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为什么…你总是拿出你的大少爷脾气,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由着自己的性子,可是你的奶奶,你的未婚妻,你身边儿所有所有的人都会把矛头指向我,把怒气发在我身上,为什么,为什么你的任性妄为,要让我买单…好,我承认,我拿了你的钱,她们觉得我是那种拜金的坏女人,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坏女人,那也无可厚非,我认,可是她们为什么还要牵连我的家人?为什么?雷绍霆,我怕了,我真的怕了,你的世界,你的一切…我真的怕,我不想这样…”

    积压在心里的话,随着眼泪也一并倾泻而出,说出来了,心里忽然像是有一个大石头落了地,确实痛快了不少。

    那炙热的唇,带着微微的颤抖,突然落了下来,没有深吻,好像是要极力阻止着什么,压上她冰凉的唇,吞下她的话。

    乔楚忽然感觉到自己心脏骤停了一下儿,仿佛感觉到男人身上那陌生的紧绷感,好像是怕了什么,急于表明什么似的,他也有怕的时候?

    许是习惯了男人总会突如其来的吻,忘记了挣扎,任凭这他的唇一下下儿的轻啄着,轻柔的几乎可以用珍视来形容。

    是她的错觉吧…

    许久,许久,才慢慢放开!

    那好看的剑眉此刻已经在眉头要拧成了一个疙瘩,那如黑曜石般幽深的眸子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暗哑的声线沉沉的落入她本就纷乱的心里。

    “我不允许任何人这么说你,连你也不可以!”

    鼻子一个劲儿的泛酸,那样笃定的话,让乔楚有一种孤舟飘零间突然遇到了避风港一般,本来刚刚有些止住的泪水又不期然的滚落。

    他干嘛要说这些让她心乱的话?

    他应该因为她一句句的控诉勃然大怒才对,甩身走了才对的,干嘛还要说这些有的没的?

    “为什么,我说自己都不行?…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乔楚一阵儿的抽噎,一声儿接着一声儿的急喘了两口,又接上后半句,话里满是怨怪。

    “对,我就是霸道,我只对你霸道!”

    “你!你!”

    被这样的像是宣誓般的话震撼住了,乔楚一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必须清楚,这位爷说这话也许不过是心血来潮,如果认真了,那就输了。

    看着女人氤氲着雾气的大眼,眨眼之间,那泪水就顺着眼角全数流到了鬓角,又觉得自己刚刚的话说的是不是太过生硬了。

    “好好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让你打回来出出气,好不好?”

    低头轻吻着那滚落的泪,那细碎的吻将那咸咸湿湿的泪尽数吻去,放柔了声调儿,心里像猫挠的似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本来刚刚都止住的泪怎么这会儿又流个不停了?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果然是!

    在商场上运筹帷幄的雷三爷这会儿有点儿麻爪儿了,除了说好话,说软话,他恨不得现在就给王川打个电话直接咨询,现学现卖了。

    乔楚一瞬的愣神儿,向来不会说软话的雷三少这会儿一句一认错的,要不是她这会儿异常清醒,而那张俊脸就摆在面前,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幻听了,这话会是他说出来的,这还是那个霸道**的雷三爷嘛?

    这委屈的人吧,就是这样儿,你要是不理她,可能哭一会儿就好了,可就受不得这种软话,尤其是从不会说软话的人,这会儿给来这么两句,更是得招来更多的眼泪儿,更多的委屈。

    雷三爷是不知道这理儿,一心只想赶紧把这妞儿哄好了,乔楚呢,也没意识到自个儿这会儿已经从诉委屈变成纯耍脾气了。

    “…谁敢怪你…谁敢打你啊!…你走吧,你走!”

    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两句话,一股撒气撒到底的劲头儿让乔楚操着浓浓的鼻音,哈拉着嗓子说着。

    “乖…妞儿,你怎么怪我,怎么骂我都行,就是别哭了行吗?”

    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被泪水打湿的脸,冰冰凉凉的,那小样儿看起来别提多凄惨了,这会儿某少的想法儿就是,甭管舍不舍得放手,只要这妞儿不哭了,让他立马儿滚蛋也认了。

    不得不说,乔楚这会儿心软了,即便是自己都觉得这软的也忒快了点儿,可还是禁不住那低沉温柔的声音在耳畔一遍一遍的安慰。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爷,和谁说过软话?包括那天在办公室里间里躲着听着他和雷老夫人说话都是不卑不亢,虽然也有哄着的成分,可话里话外也带着那种不容置疑的坚持,而本来秦子珊就要打开门的一刹那,还是被雷老夫人突然叫停,那一定是在意他的面子和想法的,他绝对是被众人捧着的天之骄子。

    如果他不愿意,他根本无需说这样的软话去哄谁,这会儿这样的面子给她了,她要是再不兜着,把这位爷逼急了,恼羞成怒了,受罪的还是她。毕竟奶奶还在隔壁呢,哭过了,发泄过了,这会儿也别再耍脾气了。

    听着那样的话,心里确实有一阵儿的暖和,可这也不过是自己偷偷想想罢了,绝对不敢也不能将这种感觉放大来看。

    因为现实就是现实,这也不过是一时的,也许他没有完全对自己失去兴趣,从刚刚进来的强吻而身体起的变化,她也能清楚的感觉到,也许他还没玩儿够,还不想放手。

    亦或是,他调查清楚了那个视频的真实情况,发现这事儿是愿望她了,所以又恢复了原来的政策,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儿吃,然后又可以让她乖乖的跟着他的步调继续往前走,再等着他下一次的发脾气,下一次的厌烦。

    她真的累了,累的不想再招惹这个危险的男人。

    可真能由得了自己的吗?

    “…好,我不哭了,你回去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将水闸阖上,调整了一下呼吸说道。

    瘪着嘴的小样儿却更显得楚楚可怜了,哭红的大眼水汪汪的,这会儿她提出任何要求都让人无法拒绝。

    刚刚也确实是想着,只要她不哭了,让他立马儿消失都成,可这会儿不哭了,他哪儿还舍得放手啊,那软乎乎儿的小身子抱着甭提多舒服了,他巴巴儿的跑过来还一点儿福利都没捞着呢,这就要赶他走了,忒不人道了!

    “妞儿,你也忒没良心了,小爷让你当了半天出气筒,可倒好,自个儿哭够了就赶小爷走?这不是卸磨杀驴吗?”

    看着小女人不哭了,心里也放下了不少,又换回了平时惯有的痞气,在那哭的樱红俏鼻上轻刮了一下儿,佯装怨怼的说道。

    “那…那你想怎么样?”

    拧着眉,撅着嘴,觉得刚刚自个儿是哭的有点儿没节制,这会儿想来,不禁有点儿难为情的偏过头去。

    “我想怎么样都行?”

    男人坏笑着,黑曜石的眸子闪着一种惑人的光泽,蕴含着一种冲动,就等一声令下,便可以大肆掠夺了。

    “…你…我告诉你,这是我家,你不能乱来!”

    乔楚对上那双充满危险气息的眼神,警觉的拉过了旁边儿的小熊抱枕横隔在了两个人的中间,那眼神儿,用手指头想都知道这位爷又在想什么事儿了,美目瞪着他,忍不住攥紧了小熊在胸前,好像是能帮她挡一阵儿似的。

    那柔软的曲线,散发着沐浴后的馨香,一件大大的宽松t恤一点儿也遮不住她那姣好的身材,尤其是那双修长的紧紧并拢的双腿,白莹莹的裸露在外面,如凝脂般细滑,泛着淡淡的诱惑光泽,只消一看便浑身冒火,兽血沸腾。

    这妞儿,竟然摆出如此诱惑的小模样儿给他叫停!

    喉间一阵儿的干涩,喉结滚动,口水咽了一口又一口,本来已经伸向女人腰间罪恶的大手硬生生儿的僵在半空,还真就被这一句‘别乱来’给刹住车了。

    身上的躁动,猛烈的在身上乱窜着,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可如果这么放任的要了她,会不会又招来她更多的泪水呢。

    左右平衡间,宁可忍住了身上的疼,也不想心上疼了,他真是看不得这妞儿哭。

    喟叹一声儿,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抿了抿那性感的薄唇,勾出一抹无奈的弧度,真的佩服自己,这身上的火是彻底被这妞儿的眼泪浇灭了。

    “好,小爷不乱来,行吧?让我好好儿抱抱,我最近真的挺累的。”

    笑着,将她死抱着挡在胸前的小熊玩偶拿开,大手抚摸上柔软的发丝,在那墨色中穿梭着,一缕一缕的摆弄。

    渊潭般深邃的眼,渲染着难以言喻的柔情,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的小女人,仿佛看不够似的,不想错过她的一丝一毫的专注。

    每每对上这样的目光,乔楚的心都禁不住狂跳,这一次也不例外,她还是无法管住自己的心,她也早就有这个认知,打从一开始,他就绝对掌控了她心跳的频率。

    从看到他,就觉得他瘦了,现在仔细看去,确实能看出一丝倦容,眼睛里也隐约有红红的血丝,看起来很是疲惫。

    想着他一天儿照着三遍的折腾她,奋战一个晚上,第二天照样儿精神抖擞的样子,她以为他是那种永远不会知道疲惫的人,那种精力充沛的样子应该拿去什么研究中心去做一下儿详细的基因研究,他到底是什么做的。

    他竟然和她说,他累了,而且是真的看得出来的累,也是啊,打从那天宴会上雷家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他又刚刚接手集团的工作,很多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一定有很都需要处理的事情,上次在办公室看到他忙碌的样子,才知道,原来那些总裁不是电视剧上演的那样,只要潇洒的在文件上签个名字那几千万的买卖就到手那么简单,是需要怎样的斟酌评估才能签下那个字的也许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这其中的压力。

    当然,他还是属于精力充沛的,在这样百忙混乱的状态,他还能抽出时间和他身边的女人去参加各种各样的奢侈品牌活动,他确实够忙的。

    “当然累啊,每天都要出席各大品牌的发布会,能不累吗?”

    俏眉一敛,那话连自个儿都没有意识到,就顺着溜达出来了,说完不禁想咬自己的舌头,总在不经意间将心理想的全盘托出,这毛病好像只有在这位爷面前才发生。

    “吃醋了?”

    某少嘿嘿儿笑的挺得瑟,怎么就听着这妞儿酸溜溜的话这这么受用呢,手指在那光洁的额头上摩挲着,眸中又是欣喜又是疼惜。

    “怎么可能?”

    乔楚瞪大了眼睛立马儿慌乱的否认,她哪儿有吃醋?

    这位爷最会的就是曲解别人话里的意思,脸不禁红了红,幸好月色下房间光线暗,没让男人看见。

    男人莞尔一笑,这妞儿还真是嘴硬!

    “妞儿啊,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真真儿的是稀罕到骨子里的腻歪啊,心中充斥着满满的暖意,好像这种感觉比满足身体上的**更加的让他心肝脾胃肾都跟着畅快。

    借着男人侧了侧身儿的空档儿,乔楚坐了起来,穿鞋下床,避免尴尬似的脚步走的很快,打开柜子又拿了一床被子放到了沙发上。

    “你干嘛?”

    雷绍霆不解,胳膊撑着那张俊脸,一脸的不悦,这妞儿又折腾什么啊?好不容易不哭了,可这会儿又要和他分床睡?

    “睡觉啊!”

    “睡觉你还下床折腾什么?赶紧过来!”

    这位爷是习惯发号施令了,有点儿没搞清楚状况,这是她的房间,什么时候儿轮到他决定了?

    “要睡,就这样儿睡,要么你现在就走!”

    这话说的很是坚定,反正今儿绝对不能让他得逞,不然又得折腾一宿,他不是说累吗?她不赶他走已经是大发慈悲了好不?

    乔楚继续在那个简单的双人沙发上铺着被子,这还是那时候儿一家人去宜家的时候儿买的,一直放在她的房间里的,这次搬家好多家具不能搬,可是这个沙发她还是搬了过来,以前就喜欢窝在这里看书,特别舒服。

    “嘿!你这女人!治不了你了是吧?”男人腾楞一下儿起来,疾步走了过来,一把就将女人拦腰抱回了床上。

    “你干嘛啊,快放开我,你睡还是不睡了?”

    看着小妞儿坚持的小样儿,僵持了半晌,没来由的竟然被这个别他矮一截儿的小妞儿给治住了,再加上又不能弄出太大动静儿来,一向说一不二的雷三爷这会儿算是颓了,拿他的小女人一点儿辙都没有,谁让他刚才就把这妞儿惹哭了呢,怎么算也觉得是自己的错。

    “行行行,小爷怕了你了,行不?我去睡沙发!”

    没节操,忒没节操了,没原则,毫无原则可言!

    你丫是怀着什么心情一路狂奔来的?这会儿可倒好,不光没有泄了一身的火,就连妞儿都抱不上了,真是赔本儿赔大发了。

    可是,他还真是看不得让那小妞儿睡沙发去,谁让自个儿非得犯贱的宠着她呢。

    说着,作势就要起身儿,却一把被乔楚抓住了手臂,眼波流转的看了看那小小的双人沙发,再看看眼前人高马大的大身板儿,就不禁皱眉。

    “别闹了,那么小你怎么睡得下啊!”

    男人一听心里暖和儿,心里别提多美了,“妞儿,敢情你是心疼我,怕我睡不好啊?”

    乔楚一时语塞,她确实是考虑到自己那小单人床他睡着已经很不舒服了,再挤着两个人更是没办法儿睡,再加上对这位爷的了解,和他睡在一张床上肯定没好事儿,到了儿肯定也是谁都没法儿睡,还是先把地方儿分好了再说。

    “你到底睡不睡啊!”乔楚恼怒的低声儿问的,好像被说中了心事般的有点儿火儿。

    “睡,当然要睡!可是…”男人边说着,便拉过了被子,自己也顺势又侧躺到了床上,将那个别扭的小身体揽进了怀里,这动作做的及其连贯一气呵成,迅速的等乔楚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男人圈的死死的了。

    “可是什么…”

    枕着男人那坚实的胳膊,不禁怒瞪着男人,怎么一不小心又让他得逞了呢。

    将她又往怀里收了收,让那热乎乎儿的小身子整个人嵌在自己的怀里,低头在她的颈间磨蹭着,吮吸着她独有的芳香,声儿腻腻的低喃着。

    “可是…我不抱着你睡不着!”

    不是吧?乔楚都惊了,这男人在她颈间磨蹭着说出的话,简直就是**裸的撒娇,男人会撒娇?尤其是这位爷?明儿太阳不会打西面儿出来吧。

    “这样儿睡也不舒服啊!”

    语气还是没来由的软了下来,被男人这么抱着,被他身上那淡淡的烟草香的雄性气息包裹着,乔楚一下儿连再次推开的力气都没了,别跟自个儿较劲儿了,明明自己很喜欢他身上那种让她莫名安心的味道,何必非得逆着自己的的心呢。

    “只要抱着你,怎么都舒服!”

    都说万事开头难,第一句腻歪肉麻的话说出来,这第二句,第三句…就一点儿都不是问题了,这位爷还有越说越顺嘴,越说情绪越投入的趋势。

    乔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脸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这男人这样说话还让她真有点儿不适应。

    想着往旁边儿挪一挪,给男人腾点儿地方儿出来,这么一个一米二的单人床,两个人着实太窄了,基本就得躺下就别动地儿了,不然不一定哪个就得掉床下边儿去。

    “别乱动!”男人的声音有点儿嘶嘶哑哑的,本就隐忍着那股子火儿呢,这妞儿还不知死活的在怀里乱扭,这不是挑战他的忍耐力嘛。

    感觉到了那僵硬,身上一阵儿的紧张,立马儿不敢动了,她不能惹这火儿,不然奶奶非得发现了不可。

    “…咳咳…好,那睡吧。”

    嗓子有点儿干干的,清了清嗓子,声音还是没法儿控制的有点儿清颤。

    突然就感觉男人的大手又往腰上探了过来,浑身不由的僵了僵,“你要干嘛,别…”

    “放心,刚刚你奶奶说你腰上受伤了,我看看!”

    “没,没事儿!”

    “别动,我看看!”

    t恤被撩到腰际,那腰窝儿上一块儿青紫痕迹正是那日他的杰作,看着忍不住邪唇轻勾着,手指头在那一处来回抚摸着。

    “疼吗?”

    被着大手来回撩拨着,乔楚浑身就像触电了似的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忍不住抓住了男人在腰间磨蹭着的手。

    “不疼了,快睡吧!”

    “这不像是磕碰的,倒像是…”贴近她的耳朵,邪恶的说明着。

    “怎么可能?我没有,真的没有!”

    雷绍霆恶劣的本质暴露无遗,坏笑着看着女人紧张的急于辩解的小模样儿。

    可乔楚真是本能想解释清楚,生怕他误会似的,上一次那视频,他便已经怀疑她了吧,可事儿他要再乱猜多,指不定给她扣什么罪名儿呢。

    “那就是为小爷守身如玉呢?嗯?”

    “……”

    乔楚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可是余光瞟见男人好像心情挺好的样子,又有点儿抓不住这位爷的脉了。

    “反正,我没有!”

    不管因为什么,她还是想解释清楚,别人怎么看她无所谓,可是她就是不想让这个男人认为她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知道你没有!我一直都信你的,傻妞儿!”

    “那…那视频的事…你也相信我?”

    “废话!你以为小爷瞎呢?不知道那是巧合?”从那芬芳的香气中抬起头,俊眉一挑,那得意自信的样子又悉数回到了那张俊颜上。

    “那你为什么还要吼我?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一提起这事儿,又觉得委屈了,既然知道,还在电话里说什么她串供,是那时候儿没查出来,现在知道了,才来说软话的?

    “不用你解释我也知道!不过,当时没办法,回头我再慢慢告诉你!”

    乔楚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没办法,可是自个儿还是不争气的相信了他也许真的有苦衷,因为以他的身份没必要说谎骗她。

    “好啦好啦,别瘪着嘴啦,变丑了啊!”雷绍霆心疼的一笑,琢磨着还是别在这话题上打转儿了,“跟爷说说,那琵琶什么时候儿买的?”

    “小桃送的,这回那不用赔了。”乔楚看了看那边儿靠着的紫檀琵琶,想起来这位爷说要赔她个琵琶的,现在不用了。

    “小爷什么时候儿赖过账啊?你喜欢吗?”

    勾起一缕头发放在鼻尖儿闻着,又将被子拢了拢,生怕冻着她似的。

    乔楚也本能的往男人怀里缩了缩,眼珠儿转了转,这话说的,还想这琵琶是他买的似的。

    “喜欢,就是觉得太贵了,小桃她…”

    “喜欢就好!”

    “还收到什么生日礼物了?”

    “你怎么知道我过生日?”

    “小爷神机妙算啊!”

    “…大言不惭!”

    “我是大言不惭,是大眼很馋,只能抱着不让碰!”

    “刚刚说好了的…”

    “好,小爷忍,行了吧,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

    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静谧的夜,一室温馨。

    没想到这位爷真的很讲信用,竟然就这么抱着她,什么都没有做,几次她都能确切的感觉到他隐忍着,只不过在言语上占占便宜,却没有付诸于行动,这一举动让乔楚觉得很窝心,好像这几天的阴霾也都尽数散去了一般。

    “乔,困了?”

    “嗯…这几天都没睡好!”

    “傻妞儿,睡吧,我陪着你!”

    “…你不是也累了吗,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乔楚困得已经掀不开眼皮了,只能凭着脑海里一丝丝的清醒说着,小脑袋也往男人怀里拱了拱,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那令她安心的味道,催人入眠,她好像有一阵儿没这么好睡了似的。

    “绍霆…晚安!”

    俊美的唇线勾出一弯满足的笑弧,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很重要的东西了呢。

    “晚安,宝贝!”

    ------题外话------

    对啦对啦,是啦是啦,某倾回歪啦!虽然假期转瞬即逝,可是某倾也想乃们了,大么么送上!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