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这男人竟然偷拍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世间的冷暖总是相对的,当一边儿两相依偎,情话缠绵的时候儿,必定会有人在另一个人站在那冷冽的风口,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看小说最快更新)

    秦子珊抬头儿看着那墨空上的点点星辰,隐隐的渐渐不见,月光也不似刚刚她看时那般皎洁,就在看到男人几乎可以融入夜色的高大身影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一切暗夜美景都不复存在了。

    起风了,本来静谧安宁的夜这会儿却特别应景儿的刮起了大风。

    正正好好儿的站在风口儿的细长身影被风吹的衣袂飞扬着,拢了拢耳边儿被瞬间吹乱的头发,一双盈着泪的杏核眼在这样冷风中更显凄凉,一瞬不转的看着胡同儿里亮着灯的那扇窗子,硬生生儿的憋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可就当那灯光熄灭的那一刹那,那点子心火也好像被一盆冷水生生儿的浇灭了,随之而来的只有孤寂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的狠狠儿的拍打着自己那颗早就伤痕累累的心,一下下儿的提醒着她什么一般。

    凛冽的如刀子般的风将本就穿的很少的身体吹得透透的凉,尖叫着,狂笑着,一声声儿,一阵阵儿,好似在嘲讽着。

    她为何这么不信邪,非要等在这儿看这一幕。

    现在看到了,伤的却还是自己。

    可她就是忍不住来确认一下,想确认事情是不是如她心里所想的那样,因为当她看到那把紫檀琵琶出现在乔楚手上时,她心里开始毛了。

    视频是肖劲放在雷家门口的,她也算准了只要有了这个视频,雷老夫人不会追问是谁送的,因为这也正是她想要的。

    这事儿她做的有恃无恐,第二天更是得到了她想得到的结果。

    得意之余又不免有些疑虑,觉得这一切好似得到的太过简单,但不管怎么样,乔楚这个麻烦解决了就好,雷老夫人也开始策划这她与雷绍霆订婚的事儿了,可偏偏就让她看到了那个琵琶,那个她打从一开始就要跟价的琵琶,竟然出现在乔楚手上,而拍下那个琵琶的就是雷绍霆。

    那么当初看到视频后愤怒的那个雷绍霆都是假的,他早就料到了后面的事儿,所以才毅然决然的将乔楚赶出中山,甚至都没有去当面质问一下儿就定了结论。

    这未免太快了,反倒有点儿顺水推舟的意思。

    只不过一个乔楚,她到底何德何能,真的就值得堂堂的雷家三少如此大费周章的去保护?

    想要看到这一幕真的不容易,以雷绍霆特种兵出身的职业素养,想要跟踪他并不容易,得知他离开了雷家大宅,她第一个念头就想到他来的是这里。

    为了摆脱雷老夫人暗中派过去的保镖,他总要费一番周折的,所以秦子珊早早儿的便到了这里,将车停在暗影里。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么自虐,明明即将看到的结果可能会令自己如凌迟,可还是忍不住想亲眼见证,亦或是心里默默祈祷,他不会出现。

    可在关于雷绍霆的事情上,上天总是不会偏向她秦子珊,一次次的伤,不但没有让她退缩,反倒找到了越挫越勇的理由。

    乔楚…你还真是有些手段!

    踱步回了车里,关上车门,将激烈狂啸的瑟瑟冷风完全阻隔在了外面。

    打开手扶箱,抽出剩下的半条烟,掏出一盒儿,再细细的撕开包装,抽出一根烟,闭起眼睛,放在鼻尖轻轻的闻着那烟草的气息。

    白色的烟盒,白色的封口儿,整个儿烟的包装和烟身都没有一个字,也找不到任何的特供标志和吸烟有害的提醒,这是她好不容易通过老爸弄来的一条。

    每当孤单的潮水扑向自己的时候,她便会坐回车里,燃起一支,那星星之火好像就能驱走周身的寒冷一般,这样的味道他也只真真切切的闻到过一次,就是那次他奋不顾身从那群人中间将她救出时,牢牢的将她抱在怀里时,她深深的被这种只属于他的味道吸引。

    这是他的车,充斥着他身上的味道,就像以前那些日子从未走远,那气息依旧拥抱着自己一样。

    可,这时他怀里却抱着别的女人。

    呵…多讽刺啊!

    “秦小姐,您要查的事情已经查到了,乔楚生日,川少还有龚少他们在兰馨会所给她庆祝…后来…”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后来怎么样?”

    “后来三少好像去了,很晚到,凌晨五点多离开的!”

    “好像去了?我要的是确定!”

    “…是,是确定!”

    “那…那个兰溪呢?”

    “关于兰溪,除了入境记录,还有她目前住在昆泰酒店,平时出门除了和三少在一起,就是逛街和泡夜店,我们跟了几天,基本一无所获,美国那边儿回来的消息,根本查不出来她的真实身份!”

    “连你们都查不出?”秦子珊拿着烟的手一顿,燃着的烟灰掉在了手扶箱上,继续说道,“继续跟进吧,不过,要小心,一旦被发现,我也保不了你们。”

    “…是!秦小姐!”

    乔楚…兰溪…

    原来不过是障眼法,这事儿要是不让雷老夫人知道,那这一切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人,心,地位,我秦子珊总要拿到一样吧,不然这么多年的等待岂不是全浪费了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着充斥在车厢内的烟草味,仿佛有了信心般,一个想法在脑海里慢慢成形。(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

    乔楚好几天没有睡的这么沉了,一夜无梦直到天亮,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身边儿空空如也,被子在身上盖的规规整整,伸手摸了摸他睡的位置,已经冰凉。

    心里竟然莫名的有些失落,自己竟然睡的这么死,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儿走的。

    卷起被子放在鼻息间狠狠儿的嗅着上面残留的味道,想证明一下儿,他昨晚确实来过,确实抱着她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想想自己挺傻的,她应该怪他的不是吗?应该远离他的,可为什么他如此大胆,又如此没有预警的出现在她的家里,她除了紧张竟然还有莫名的欣喜,尤其是他的一句信任,更是让她倍感心安,好像别人怎么误会她都不重要,只要他不要那么想她就好。

    一句信任,她便这么快心软了,在看到永远不知道累的他一脸的倦容,更是将要怨怪的情绪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只耍了耍小脾气就这么轻易的从自己心里将那点儿委屈都翻篇儿了。

    当然,她不会将这些话去对他说,也不过是自己心里想的而已。

    赖在被子里,不想起床,想着昨天晚上戏剧性的事情,那位爷差点儿就被她挤到那个双人沙发上睡去了,当然,最终他还是死皮赖脸插科打诨的完成自己的目的,不过,她确实也舍不得让他那大身板子窝在那么个小地儿睡一觉。

    昨晚那些根本和他那种桀骜不驯的脾气完全不搭的温柔,让她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如坠梦中,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这么毫无原则的原谅他了,对于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情,她竟然会很放心的交给他去解决,既然他说会告诉她一切,那么她就等着吧,没必要再让这些事情烦恼着自己了,根本想不透的事儿就只能一切顺其自然。

    兜兜转转,还是那个结果,他不放手,她便只能接受。

    甭管多想赖床,时间到了也得起来了,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将静音打开,却看到屏幕上显示着有一条彩信,一看时间,是那位爷三点多的时候儿发到她手机上的。

    他这一宿到底睡没睡觉啊!

    点开大图,才看出来,画面上竟然是自己,下面一行字跃然于眼底。

    ——妞儿,醒了?看看你在小爷怀里睡的多甜!——

    迷迷糊糊儿的眼睛才算是猛的情形了起来,心不禁跟着腾腾的一阵儿乱跳,小脸儿更是充血了似的,红的不行不行的。

    这男人,竟然大半夜不好好儿睡觉偷拍她!

    可画面里的自己窝在男人的怀里,睡的确实很是恬淡安宁,手还主动攀在男人健硕的胸膛,嘴角上还带着很满足,很踏实的笑容。

    天啊!天啊!天啊!

    乔楚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了,总有一种暗藏的心事被一下儿公诸于众的纷乱不堪,将自己整个儿埋进被子这么大点儿的地方,就像是将世界都隔绝在外面了似的,深深的呼吸着,努力让自己平复,可是四周都是他那霸道的气息,越是深呼吸,越是心跳加速。

    那小心脏依旧狂跳不止,怎么也无法平静了,忍不住拿起手机点亮,又仔细的看了几遍画面里的自己,那是她都不曾知道的自己。

    直到奶奶在外面儿召唤,乔楚才算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小脸儿依旧红扑扑的么有消褪,浑身都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似的,总有一股子无状的东西在胸口乱窜着,整个人都变的有点儿不自然了。

    站在洗手台前,照着镜子里自己,突然想起了苗苗说的话,‘看你笑的就像是昨天晚上嘴里含着一个衣服架子似的,嘴角翘的那么高!’。

    这会儿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像是无法控制似的,那笑的因子就在脸上肆意绽放着。

    干嘛啊,犯花痴啊你!

    人家爷不过就是心血来潮了来看看你,就你当个真事儿似的?没出息!

    乔楚心里默默的埋怨着,甩甩头,忽视着镜子里那个笑着的自己,挤上牙膏开始刷牙,洗漱完毕,换了一套衣服,收拾好了琴谱,琵琶,一切的事情好像做的都很是轻快。

    “丫头啊,赶紧过来吃饭!”

    “嗯,好啊!”

    奶奶在一边儿没动筷子,左右端详着一手拿着油条,一手端着豆浆吃的香甜的孙女儿,不禁皱了皱眉,这丫头脸怎么这么红啊。

    “丫头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脸怎么这么红?”

    “啊?没有啊…啊,可能是蒙着头睡觉了,闷的!”

    乔楚干笑了两声儿,美目转了又转,才算找到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笃定的回答。

    “什么时候儿还添了这毛病了!”

    奶奶无奈的摇头笑着,拿过来一个煮好的鸡蛋剥着。

    乔楚继续埋头儿吃着,被奶奶这么一问,脸更觉得烧得慌,幸好自己脑袋转的快。

    “奶奶,今儿晚上我和白翎约好了吃饭,您就别等我了!”

    笑呵呵儿的接过奶奶给剥好了的鸡蛋,赶紧岔开了话题。

    “好,我看你今天心情不错,有什么高兴事儿啊?”

    自己的孙女儿自己清楚,这眉梢眼角儿都带着笑意,就像是一扫阴霾般灿烂,肯定是有什么高兴事儿了。

    “没有啊,我不一直都挺高兴的嘛!”

    这么明显吗?她已经比刚起床的时候儿镇静了不少了吧,这奶奶都能看得出来?

    “没有?”奶奶笑的深意,“你前两天愁眉苦脸的,连过生日都没见你像今儿笑的这么高兴。”

    “啊,刚刚念桐中心通知我又有新学生了,所以我的课时费又加了一些,当然开心啦!”

    乔楚吐了吐舌头,还是撒了个小谎,又埋头儿吃了起来。

    “哦…是这样吗?”奶奶一脸不相信,和蔼的眼神却富有洞察力的笑道,“我看,是绍霆回来了吧!”

    乔楚一口豆浆差点儿呛在嗓子眼儿,作则心虚的看了看奶奶那带着深意的笑容,不禁问道。

    “您怎么知道?”

    “你不是说他出差了吗?要不你这几天怎么没精打采的,今儿又跟打了鸡血似的,这时间可不是刚刚好?这谈恋爱的女孩儿,可不都这个样子?”奶奶笑着揶揄了她两句。

    乔楚可是心紧了紧又松了松,紧了紧是因为奶奶提到雷绍霆,最近她一直拿出差搪塞着,生怕着奶奶再问别的,松了松倒是听出话头儿,奶奶并没有关注到电视上关于雷家的事儿,不然肯定得追问到底的。

    还是承认了吧,还得顺着自个儿编的故事继续演下去。

    “哦…嘿嘿,奶奶还真是神机妙算啊!最了解我的就是您啦,我对您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啊!”

    乔楚难得顽皮的和奶奶逗笑儿,也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别在这个话题上打转儿了。

    “什么时候儿也学会了翎子那一套了?快吃吧!”奶奶忍不住被乔楚逗的笑着,“不过丫头啊,你能一直这么开心,奶奶就放心了!”

    “放心吧,奶奶,我真的挺好的!”

    看到奶奶本来笑着的脸,稍稍有点儿凝重,想来又是想起家里的事儿了,***心里总觉得对她亏欠太多,所以每每想起,总会这样的心疼的眼神看着她,让她心里也倍感压抑,急忙安慰的握了握***手,展开一抹幸福的笑颜。

    吃了早饭,洗了手本来准备出门呢,却见到奶奶在她的床边儿将本来叠好的被子又翻开。

    乔楚心里一惊,顾不得时间晚了,赶紧进了房间,虽然也知道昨天那位爷什么也没带来,不会有什么落下的东西,可是心里就是心虚的不行,平时和奶奶撒谎撒习惯了,可这会儿那些宝贵经验一点儿也用不上,心慌慌的跑了过去。

    “奶奶,您忙什么啊?”

    “今儿天儿好,我把被子拿出去晒晒。”

    “啊?那个,我看天气预报了,说可能会有雨,等我在家的时候儿我晒吧,您别累着了!”

    说着,赶紧把铺散开的被子接了过来,重新叠起来,眼神儿还不放心的瞟着***表情,好在除了工作的事儿,她没什么事儿骗过奶奶,信用还算不错,她这边儿叠着被子,奶奶已经答应着,到外面儿收拾餐具去了。

    人真是不能做亏心事儿,一大早晨起来,生怕被奶奶看出任何的蛛丝马迹似的,心里甭提多紧张了。

    长吁了一口气,才算将心放回了肚子里,踏踏实实的出门儿了。

    今天天气确实不错,秋高气爽,灿阳普照,虽然已近深秋了,可是就觉得浑身被照的暖洋洋的,就跟身上注入了能量了一般,步伐都变得轻快了。

    今儿是演出前的最后一次彩排,进了学校,就直奔着新建的奥运场馆去了。

    一拖再拖的新生晚会,终于要如期举行,舞台陆续着准备着,这会儿已经基本成型儿了,这会儿正调试灯光,那五彩斑斓的各色灯光,即便是在白天都特别犀利的呈现,如果这是在夜间那一定格外耀眼。

    知道这活动大扯,可是看着这专业的灯光舞美,乔楚还是不禁咋舌了,掐着手指头算计着,这得花多少钱啊,真心觉得不至于。

    可谁让人家l大是全国排在前三的学府呢,尤其是在财力方面,更是令其他大学汗颜,这里出去的政治家,企业家,社会各界的精英名流,那是数不胜数,每到学校有重大活动,这些人基本都会悉数到场,俨然成了各界名流的交流会一般,倒显得本身晚会的价值被喧宾夺主了很多。

    放眼望去,那些要来参加的各界名流的席位也都一一安排好了,乔楚这种不太关注名人的人,被电视上轰炸式的播报下,也认识几个,至于上次说起来的京城四少的位置,摆在了嘉宾席最靠中间的位置,果然地位非凡,除了二楼看台上的vip席位,就数这里最为尊贵了。

    扫到秦子州的名字,乔楚不禁有点儿厌恶,一想到他的所作所为,就觉得打心眼儿里往外恶心,再加上一个秦子珊,对这兄妹两个,乔楚是一点儿好印象没有。

    不过因为秦子珊受伤,没办法上场了,那场《十面埋伏》也变成了乔楚一个人的独奏,这对于她来说到是个好消息,因为经历过种种,她真的难以和秦子珊达到一起演奏的默契,现在倒是什么事儿都省了。

    显然那位秦大小姐趾高气昂的架势也把舞蹈系的这些姑娘们得罪个不轻,虽说她们私底下也都是自己的小团体,可是对于秦子珊到颇有点儿同仇敌忾的意思,一提起她因伤不能演出,这些姑娘们不但没有一个可惜的,还个个儿叫好儿,高兴的不得了。

    反倒是对乔楚,都挺热络的,到了一块儿也特别有话聊,这到了后台调琴这么会儿功夫儿,光听着这群女孩儿在那儿叽叽喳喳的聊八卦了,平时还会觉得这样儿的环境有点儿聒噪的乔楚,这会儿听着倒觉得热热闹闹的挺好。

    “《十面埋伏》准备下一个彩排!”

    欧阳老师在台前拿着话筒喊着,正聊的欢实的姑娘们叽里咕噜的往台上跑,乔楚也抱着琵琶上了台。

    “站位站位…咳…准备!”

    只听音响里的声音突然顿了顿才又继续说,大家不由自主的都看向拿着话筒有点儿尴尬的欧阳老师,却发现他身边儿正站着美术系新任的指导老师叶晓。

    大家面面相觑的都猜度着,能让一贯儒雅稳重的欧阳老师如此失态,差点儿被口水呛着这种毁形象的事儿还真是少见,多少也能看得出来这个叶晓和欧阳老师之间肯定是有故事,都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叶晓倒是自然大方的很,一点儿也没有觉得自己成为别人探讨的对象有什么,反倒面带微笑的冲着乔楚挥了挥手,又竖起大拇指给她打气。

    乔楚接收到这个信号儿,心里腾一沉,忽然想起来欧阳老师拜托自己的事儿,让她忘一干净。

    那条口琴项链这会儿还躺在她包包的侧袋儿里呢,估摸着欧阳老师那儿应该是以为她已经说了,事儿解决了,可这会儿叶晓又跟没事儿人似的出现,欧阳老师肯定有点儿懵。

    乔楚暗暗的埋怨着自己的坏脑子,不禁一脸赧色的低下了头,躲过了那道带着疑虑的目光。

    一时冲动接下的任务,这会儿还真是让她给弄砸了,不过,潜意识里又觉得两厢有情,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疏忽,反倒两个人心里的芥蒂随着时间改变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儿。

    可这头是说啥都抬不起来了,欧阳老师的质问眼神太过强烈,而叶子姐那面带微笑显然还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又太让人心疼了。

    就当没看见,一会儿彩排完再找机会把东西给叶晓吧。

    背景音乐响起,各就各位也都进入了演出状态,乔楚也摒除了其他,沉了一口气,认真表演起来。

    台下的两个人间的气流却异常诡异,大概就是叶晓往左挪一步,欧阳老师便也往左躲一步,几次这么下来,欧阳老师面露难色,就快被叶晓挤到音箱上去了。

    乔楚抬眼儿看到这一场景儿,都脑门儿冒汗了,一着急弹错了好几个音儿,可显然这会儿更是脑门儿冒汗的欧阳老师压根儿没听出来,一直侧身儿躲着叶晓。

    叶晓忽然灿然一笑,只是这笑容里包含了多少无奈和受伤任谁也不会体会。

    “别怕,你以为我来看你的?我是来看我妹妹的。”

    好看的眉冲着台上挑了挑,指明了她的妹妹是乔楚,脸儿一冷,收起了笑意。

    华丽的转身,留下一脸凝重的欧阳震华,看着那纤弱高挑的身影叹息一声。

    叶晓疾步往舞台走去,顺着台阶上去,站在舞台旁边儿,好似很是专注着舞台上的表演。

    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这个角度可以从高高的位置看到他,那个害怕她靠近的男人。

    难道注定就要这样两两相望的结局了吗?

    到底是什么在他们中间横着,她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就是跨不过去?

    她总觉得自己很是坚强,放弃自己千金名媛的前途,来到l大当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她不求别的,只求能离他近一点儿,能和他站在一个上重新开始,她已经表明了她可以放弃的,可是他呢,他却什么都不肯为她放弃。

    不就是没钱吗?既然爱,为什么就不肯放下这一点点儿自尊,她不需要多奢侈的生活,如果可以,他们就这样拿着这些工资过日子又如何?她一步步的改变着自己,表明着自己的立场和爱他的决心,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到底还要坚持多久,她还能坚持多久?

    乔楚心里有事儿,也很难全情投入,看着那两个别扭的人,自个儿都恨不得上去当个和事老儿,让两个人坐下来把心里的话说说清楚,这么僵持着算是什么事儿啊,显然刚刚两个人儿在台下那两句话没谈拢,可叶晓对欧阳老师那种依恋的眼神,就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就这么将那个吊坠给叶晓吗?那一定是代表这意义非凡的东西,她想象不出,叶晓收到这个吊坠时,会是怎样的情形。

    音乐声落,琴音尽收,一阵儿错落的掌声,在这空旷的大厅里显得特别的嚣张,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冷美人儿,琵琶还是弹的这么好!”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