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乔楚威武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冷美人儿,琵琶谈的还是那么好!”

    没抬头儿看便已经听出来着让人浑身不自在的声音是谁了,乔楚不禁心里一阵儿的犯恶心,膈应什么来什么,明儿才演出呢,今儿这京城四少到是齐聚一堂了。

    乔楚虽然不知道另外三个人是否是京城四少的其余三个,但是是从着装的浮夸风格,还有不可一世的架势,想来即便不是京城四少,也绝对是一群纨绔子弟,粉的粉,绿的绿,难道现在二世祖们也都走日韩范儿了?怎么奶里奶气的都捯饬的跟伪娘似的?

    嗤笑一声儿,乔楚压根儿就没给这几个大少爷一丝丝儿的好脸儿,连正眼儿都没瞅上一眼,那种不待见的情绪溢于言表。

    为首的正是那个差点儿害她被轮女干的龌龊男人秦子州,一想起他的所作所为,乔楚恨不得上去抡上几巴掌,将那道貌岸然的脸撕碎了才解恨,不过,她也清楚自己的力量的薄弱,不过就是在心里叫嚣一下儿得了。

    硬碰硬,她拼不过!

    不过这会儿,她还真的想念雷绍霆了,突然想到他当初给秦子州那一顿暴揍,还真是过瘾,有的时候儿,以暴制暴未必不是一个好的方法,像秦子州这样的人渣败类,打一顿都是轻的,里子里还不知道有多恶心,做了多少肮脏的事儿呢。

    秦子州迈着死方步儿都到台前,显然没想到今儿能看到乔楚,好像有什么兴奋点被点燃了似的,对着乔楚的冷脸也不怒不恼,依旧笑的很是乖张,那双桃花眼轻佻的上下打量着她,眼神中却隐隐透出一丝阴狠。

    这个女人,还真是害的她不浅,现在胸口咳嗽起来还忍不住隐隐作痛,尤其是雷绍霆最后的那一脚,差点儿伤了他的命根子,往日雄风锐减,这笔账,他早晚得找雷绍霆算清楚,不过这会儿先拿他的女人开开刀,也是个不错的发泄方式。

    “冷美人儿,上次宴会上一别,本少还真是想你,几日不见,你好像又漂亮了!”站在舞台下,只能仰着头看着那个清冷的没有一丝表情的乔楚,笑的极为轻佻,伸手就要过去抓她的脚踝。

    乔楚冷然一笑,星眸璀璨却透着不屑的光芒,樱唇微微勾起,也尽是鄙夷的弧度。

    抬脚,起身,巧妙地躲过了秦子州那双脏手。

    眼不见为净,既然不能硬碰硬,打不过总可以躲吧,场馆里这么多人,他秦大少爷总要顾及身份,不会乱来的。

    可是,秦子州哪儿是消停的主儿,一见乔楚甩脸子走了,顿觉自己忒的栽面儿,尤其后面儿那三位齐名的少爷正兴致勃勃的看着他这一出儿调戏的戏码儿,生生儿的就这么被拒绝,着实撂不下这个脸儿。

    “冷美人儿,这么不给面子,你还他妈以为你是雷绍霆的人呢?我劝你,别给脸不要脸,就着本少现在心情还不错,你最好乖乖的别惹我!”

    秦子州停在半空的手收回来,手指活动着,好像正要蓄势待发的上去直接抓人了。

    这女人打从一开始就没给过他面子,若说是名门闺秀,哪怕是那群戏子,起码儿表面儿上也是正儿八经的女人,而她,不过是千夜魅跳舞的舞女,竟然也次次都给他甩脸子,要不是因为她长的是在漂亮,他还真就没这个耐心了。

    乔楚就这点儿好,认清楚事实了,就不会做什么无谓的口舌之辩,总觉得和秦子州这样的人讲话都会降低自己的格调。

    四平八稳的步伐一点儿没有迟疑和停留,更是没有把那阴损恶毒的话听进耳朵里一般,径直奔着后台去了,将秦子州一行人弄了个冷场,后面随行来的三位少爷,确实就是京城四少的其余三位,这会儿对这个个性十足的女人也提起了一百二十个兴趣。

    “小妞儿够辣的啊?连我们秦大少的面子都卷了?”

    “子州,这么个妞儿都搞不定,不像你风格啊!”

    “你丫不会真让雷绍霆给提阳痿了吧?”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揶揄着,本来也就是起哄架秧子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三个人更是一阵儿不怀好意的爆笑,好像抓住了什么好玩儿的梗,眉目间传递的颜色,明显着知道点儿什么的意思,不过话不能明说而已。

    一并称为京城四少,其实也都各怀心思,说什么友谊谈不上,不过是平时可以一起挥霍,厮混的酒肉朋友而已,所以,谁也不会给谁留口德,见缝儿拆台的事儿他们互相都没少干,平时这种玩笑说说也就算了,可今儿直接说到了秦大公子的痛楚,怎么可能不让他恼羞成怒。

    秦子州猛的一回头,眼神阴沉沉的看着嬉笑着的三个人,插在裤兜儿的手已经狠狠儿的攥了起来。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可是他又没办法发火儿,发火儿了就代表变相承认了一样,现在唯独能证明自己的方法,就是将乔楚那个女人拿下,他也顾不得她是雷绍霆玩儿过的女人了,这会儿就得做给他们看看。

    接收到了秦子州那阴毒的眼神,另外三个人也干笑了两声儿住了嘴,这要照原来,这种玩笑话,说过一笑便也过去了,却没想到秦子州竟然如此认真且还带着愤恨,一时都有点儿不自然的表情看向别处,也觉得刚刚那话说的有点儿过。

    秦子州转脸儿收去了刚刚一瞬让人尴尬的冷意,随即又换上了那副纨绔的嘴脸,这才让僵住的三个人也跟着笑了笑缓和了下来。

    甭管是狐朋狗友,可即便是为非作歹也得需要同谋,所以就算秦子州再怎么嚣张,也终归还是脱离不了这群酒肉朋友的相伴,都是有头有脸家的少爷,自然面子都得给。

    “好啊,那本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雄风犹在!哈哈哈!”

    淫邪的笑,充斥着整个场馆,如果场景一换,变作古代的飘香楼,那这几个绝对是县太爷家的少爷准备强抢民女前的样子。

    欧阳震华手里的话筒攥的死紧,手臂青筋就要爆了,强压着要抡拳头的冲动,未几,手松了松,放下了话筒。

    “各位,我们还要排练,如果想看演出,还是后天晚上再来吧!”

    “你谁啊?本少的事儿哪儿就轮到你管了?”

    秦子州不忿的叫嚣着,一点儿也没有把欧阳震华放在眼里。

    叶晓一见,急忙从舞台上跑了下来,看着眼前的秦子州,仿佛和以往不太一样了,虽然对他的为人多少有些了解,可终归在人前还是一副彬彬贵公子的形象,不会像现在这么不着调,一点儿样儿都不要了,俨然就是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看起来很是陌生。

    “子州,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虽然不待见秦子州,可毕竟秦子珊对她是一句一个姐的叫着,面子上总不能太过冷待。

    “呦,我说刚刚舞台旁边儿站着的大美女是谁呢,原来是叶子姐啊,你瞅瞅我这眼神儿!恕罪恕罪!”秦子州轻谩的说着,“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儿,叶氏集团的千金叶晓,至今还单身,哥儿几个努努力兴许还有戏!”

    叶晓反感的皱着眉,心里还是有些诧异,现在的秦子州怎么有点儿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嚣张的可以,以往对她还算是尊重的,可这会儿,她还真就无法保持名媛淑女该有的端庄和冷静了,对于咬人的疯狗,她没必要留面子。

    “秦子州,你说话放尊重点儿,这儿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对对对,叶子姐说的对,再怎么说,我也不敢跟叶子姐这儿撒野啊,还有事儿,先告辞!”

    秦子州虽然这么说着,可俨然也不是受了这话,但多少也还是顾及了叶氏的名望,正面儿冲突确实也没必要,更何况,今儿他的目标是乔楚。

    说是告辞,可人儿却奔着后台的方向去了,欧阳震华眼疾手快的抬手拦住了他,不用细想也知道他是要去干什么。

    这会儿除了布景儿的工人,这儿还真没有学校的安保人员,工人毕竟是外面儿请来的,人家也没有责任管这事儿,这会儿手里的工作停了,都站在原地看热闹。

    “门在那边儿,别走错方向了!”

    欧阳震华哪儿还有什么客气,看着秦子州的眼神也冷冽的像要随时就要揍人,阴沉着,隐忍着。

    刚刚秦子州对叶晓出言不逊,已经让他强压着怒火了,但是作为l大的老师,他总不能在学校和外人大打出手,而且他也知道这京城四少是学校请来的贵宾,自己的火儿也只能压着,顾全大局。

    可这对男人来说,已经是相当大的考验了,自己爱的女人被轻待,只消一句,他便会全然不顾了。

    “艹,你丫什么东西?滚开!”

    秦子州着自己是四个人呢,更是有恃无恐,一把将欧阳震华的胳膊扒拉到一边儿去。

    “如果各位执意如此,我只有通知安保人员请你们出去了!”

    “安保?你请啊,我倒看看你能请来谁,你们校长看着我都得装孙子,你***算那根儿葱啊?”

    秦子州嚣张的伸出手指,在欧阳震华身上使劲儿的点着,那张脸恶狠狠的几乎扭曲。

    “秦子州!你过分了啊,别忘记自己是谁!”

    叶晓掩不住的怒气,可是千金小姐终归是千金小姐,再怎么生气,也说不出更狠的话了,这一句已经算是具备威胁的意思了,想适时的提醒秦子州,他老爸副市长的身份,做什么事儿也得有所顾忌,不可妄为。

    本就嚣张惯了秦子州,再加上从小儿没受过屈却被雷绍霆打了一顿的怨气没地儿出而憋出来的火气,更是对任何事儿都毫无顾忌了。

    “别以为你叶家就牛逼了,我给你面子才叫一声儿姐,别没事儿找事儿,给我躲远点儿,我今儿非得进去不可,我看谁敢拦我?”

    叫嚣着,就要往里闯,还真就摆出了一幅谁也不惧的意思。

    本来就一身火气的欧阳震华,哪儿容得了他这么和叶晓说话,立马儿反手就将秦子州推了一个踉跄。

    一经接触,两边儿的火儿都一下儿点燃了,也顾不得什么少爷,老师的身份形象,俩人儿一下儿就撕巴上了。

    “住手!快住手!”

    叶晓一看心里凉了半截儿,急忙上去拉架,可两个人较着的一股子劲儿,哪儿是一个女人能拉的开的。

    一时间,场面混乱了。

    另外三位少爷也不是什么好鸟儿,最会干那种以多欺少的事儿,在他们眼里,欧阳震华这种穷**丝挡了路,那只能上拳头,刚刚还明里暗里挤兑秦子州,这会儿到成了一条战线了,对着欧阳震华拳打脚踢起来。

    本来对付一个还算占上风,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这四个人呢,很快欧阳震华只有被打的份儿。

    眼见着,欧阳震华面色惨白,呼吸都显得有些困难,叶晓急的都要哭出来了,一向很有主见的她,遇到欧阳震华的事儿,却一下儿乱了章法,慌了神儿。

    “快报警!报警!你们快来帮忙把他们拉开!”

    叶晓急忙喊着,又招手叫着旁边儿干活儿的工人,这会儿也只有他们来帮忙了。

    可是,眼瞅着那四个人是往死里打呢,压根儿就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闹,一下儿都面面相觑着有点儿打怵,毕竟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这四位衣着华丽,言谈话语中也知道并非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能惹的人,说不定打死人都白打,他们哪儿敢往前凑合啊。

    叶晓急的直跺脚,急忙给学校的安保处打电话,现在安保处的肯定比警察来的快。

    这会儿,乔楚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从后台走了出来,压根儿就没想过外面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儿,眼见着欧阳老师被四个人围在一块儿你一叫我一脚的踢着,毫无反抗的力气,已经占了上风的四个人还乐此不疲的招招儿发狠似的,一副玩乐间视人命如草芥的样子。

    乔楚立马儿急了,胸口有一团火燃烧着,几乎都没有多想,扔下琵琶就奔了过去。

    “住手!你们这帮人渣!”

    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子力量,压根儿不知道危险似的,直冲着围着欧阳震华下手的人过去了,往哪儿跑时,还顺手抄起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眼疾手快的很。

    “滚开!败类!人渣!”

    怒发冲冠的架势,让在一旁急的已经毫无办法的叶晓都有些吃惊,平时看着纤弱温柔的乔楚,这会儿就跟被勇猛的侠女附了体似的,压根儿就没想到那相差悬殊的力量,边骂着,手里举着的一个搭建舞台时用的一米长的粗木棍,毫不犹豫的就冲着那几个施暴的人打了过去。

    事后乔楚想起自己这劲头儿,都觉得不可思议,上一次如此冲动豁出去打人好像是面对着林涛,上一次是为了救自己,这一次是为了救别人。

    不得不说,人的潜能是无限大的,潜在的性格也绝对是需要激发的,而且好像自己和雷三爷呆久了,思想上对以暴制暴这个词儿,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而且还很快的就付诸于行动,这是她以往从未想过自己会做出来的事儿,可今儿她确确实实的就这么做了。

    到底是谁给了她如此大的勇气,还是她骨子里也是有着暴力因子的,她无从查证了。

    总之,这会儿她就觉得抡起棍子把这帮人渣败类打跑了,是一件特别爽的事儿!

    凭什么他们这些二世祖说欺负谁就欺负谁?

    没地儿说理,那就棒子说话!

    “叶子姐,快报警!”

    第一下儿遭到重击的就是秦子州,眼瞅着那秦大少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施暴者竟然被打,除了雷绍霆打了他那次,他还真没有受过这个屈,扭头儿一看竟然是乔楚,挥着棒子,仇恨的目光看着他们。

    一棒子接着一棒子,说是乱打,又好似挺有章法似的,每一棍子都能打着一个,轮番儿挥下去几下儿,棒棒砸肉,还真是一棒子没亏着。

    顾不得手麻了,就感觉手里的棍子不能停,不然欧阳老师就又得挨打,秉着这个念头,乔楚胸口那股子愤怒和救人心切,让手下的动作就停不下来了。

    叶晓毕竟是富家小姐,即便是再有主见,再经得住事儿,那也得分什么,尔虞我诈可能她能算计明白,可是这种真枪实弹的战斗,她还真是有点儿麻爪儿,一下儿看到如此的阵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一心只想护着欧阳震华,将那个满目苍白的脸搂在怀里,手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叫救护车。

    “震华,震华,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叶晓带着哭腔儿,看着欧阳震华这会儿虚弱的已经没有什么生气了,更是紧张的不行,不停的问着,生怕他就这么睡过去。

    “我…没事儿…没事儿!”

    虚弱的声音在嘴里蠕动着,在混乱的场面下听不太清楚。

    一时间的愣神儿,秦子州一行人还真没反应过来,着实挨了几棒子,可回过神儿来,俨然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直直的就冲着乔楚去了,他们可不会讲什么绅士风度,秦子州一把拽过乔楚的头发,上去就是一巴掌,十足十的力气,乔楚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乔楚这会儿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儿,眼前好像冒出了很多金星儿似的,一瞬间的恍惚,可是手里死死攥着的棍子却一点儿都没有松开。

    她是觉得自己太冲动儿了,可是没有办法,刚刚那种情形,四个人打欧阳老师,眼看着他都没有还手之力,第一个念头就是举起棒子反抗,看着在旁边儿看热闹的人,更觉人心冷漠,她如果不出手,都过不去自己这关。

    欧阳老师被打,肯定是为了维护她这个学生才导致的,不然以他儒雅内敛的性格,绝对不会招惹这帮二世祖,所以她更加不能袖手旁观。

    秦子州揉着脑袋,刚刚那一棒子着实不轻,这会儿头还感觉到重击下的疼,本来旧伤未愈,又挨了一棒子,这火气肯定是压不住了。

    一把将坐在地上的乔楚拎了起来,那单薄的身体却似有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儿,人被拎起来,手也没闲着,又是一棒子直接就冲着他又招呼上来了。

    一松手,乔楚后退了好几步,腰一下儿磕到了主席台的檐儿上,一声儿闷哼,倒是让刚刚眼前的模糊的情形清晰了起来。

    其实她也怕,这会儿看来秦子州是不会放过她了,除了拼死反抗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祈求着警察能快点儿赶到,应该学校的安保人员来的更快吧。

    默默的给自己打气,努力的平复着紧张的心情,美目保持着警觉般怒视着向她走来的秦子州,心里盘算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气势汹汹的走过来的秦子州,压根儿就没给她想的功夫儿,加快了步伐紧跟了过来,揪着她的衣领儿,一巴掌眼瞅着就要打下来了。

    乔楚急中生智,手里的棍子虚抬了一下儿,秦子州以为她又要反击,急忙抬起另一只手去挡,却不知这是乔楚的虚招,并没有注意到乔楚屈起的膝盖。

    面对色狼,暴徒,这一招儿绝对管用,乔楚卯足了劲儿就冲着秦子州的裤裆踢了上去。

    嗷——

    一声惨叫,揪着衣领的手瞬间松开,被拎起来差点儿悬空的乔楚一下儿被大力推了出去。

    其他三个少爷顿时傻眼,没想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儿竟然有如此大的爆发力,一般的小姑娘儿这会儿早就应该吓哭了,她是不要命了还是怎么的?

    他们是来玩儿的,可不是来玩儿命的,虽然也知道这女孩儿再怎么勇猛,也不至于把他们怎么着,可是那气势还真就让本来要露胳膊挽袖子的三个人都停了手。

    第一,四个大老爷们儿打一个女的,怎么也说不过去,第二,这保不齐谁再挨这么一脚,秦子州又不是过命的兄弟,犯不着惹一身骚。

    这会儿秦子州倒地,刚刚激烈的厮杀回归平静,学校的安保人员悉数赶到了。

    没想到后面儿竟然还跟着两个扛着摄像机,不过是为了晚会做准备的摄像师,倒是把旁边儿站着的是那个少爷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顺带着有记者呢。

    怎么说,这事儿本不应该闹这么大,虽说惹事儿惹习惯了,可这毕竟是百年老校,在这儿闹事儿也确实没找对场合儿,一旦这被拍到,回家肯定少不了挨骂,毕竟老爹老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是不赶紧走纯属是没事儿找事儿。

    再说,这事儿主要起因也似因为这个秦大少,这事儿要解决,也轮不到他们。

    秦子州躺倒地上哀嚎着,已经毫无形象可言,三个人想到这儿,也顾不得许多,抬起秦子州就往外走,琢磨着,把人送到医院,他们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这倒是弄的安保处的人一头雾水,看着这七歪八倒的桌子椅子,布置好的桌儿上的名牌儿也都掉了一地,这分明就是打架了,这人走了怎么行?安保处的主任赶紧安排人出去追,可那几辆跑车已经不见踪影了。

    人这一走,安保主任没弄明白刚刚跑的人是谁,自然是得秉公处理,等警察来的时候儿也是如实的汇报了情况,旁边儿还有那么多工人做证人,但是也没人能说明白这四个人的身份,受伤的是本校的老师,安保主任必然震怒,将矛头指向了那四个身份未明的人。

    这会儿看到了有人来,叶晓也稍稍恢复了点儿冷静,到了问情况的时候儿,她自然不会把四个人的身份说清楚,一旦说清,这指不定一会儿抓的是谁呢,等送欧阳震华去了医院,她还得赶紧来解决这个事儿,要想制裁,也必将得在公众场合下,有媒体介入才行,不然很可能这事儿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救护车到了,医生护士手忙脚乱的将人抬上担架,叶晓都快哭成个泪儿人儿了,紧紧跟在身侧。

    “乔楚,乔楚!”

    欧阳震华仿佛拼尽了最后那点子力气喊着乔楚的名字,虚弱的眼神儿根本不去看叶晓。

    还站在那儿平复着乔楚听到了欧阳老师的招呼,急忙扔了棍子跑了过去,“欧阳老师,您没事儿吧?”

    “你…送我去医院!不要…不要她…”

    一句话,几个字,说的气喘吁吁,显然已经没剩下太多力气了,嘴角儿已经破了,流着血,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看起来比想象的还要伤势严重。

    对叶晓的眼神可以用漠视来形容,乔楚不明白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个时候儿,不是应该最爱的那个人在身边儿陪着他,才能缓解痛苦的吗?

    可是,欧阳老师的话虽然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坚持,这会儿也顾不得想太多,乔楚点了点头,跟着上了救护车。

    只留下叶晓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看着救护车远走,竟挪不开一步。

    就连在这个时候,他,都不需要她…

    一场混乱的闹剧,一场阴差阳错,等警察到了现场时,黄花菜都凉了。

    安保主任也没完全搞清楚状况,和警察说的也是模棱两可的现场情形,再加上工人们作证,这种恶意伤害的事件,是本校的老师吃了亏,效仿自然是希望警察能够尽早抓住暴徒,可这混乱的场面,阴差阳错间,还真就没人去问那四个人到底是谁,潜意识里就给定性了‘坏人’二字。

    不过,很多事情无法掩盖,事情总会浮出水面,慢慢清晰,更会被大肆宣扬,一发不可收拾…

    ------题外话------

    没想到咱家楚楚爆发力还挺强的吧!这事儿出了,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罢休的,艾玛,乱套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