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呼一吸,叶脉重生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呼一吸,叶脉重生

    军区总医院

    乔楚呆立在特护病房的楼道里有多久了,心里好像有一块儿大石头压着一般,沉沉的,喘不过气。舒铫鴀殩

    手里的诊断单据,被攥的有些发皱,指甲紧抠着,不知道这会儿心里的难受劲儿该用一个什么方式发泄出去。

    转头,透过玻璃窗看着床上躺着的虚弱的欧阳震华,鼻子一阵儿的酸涩,可是泪腺就跟被什么堵住了,一滴都流不下来。

    与其说是悲伤,更多的是不敢置信。

    一个活脱脱的人,刚刚还拿着麦,和她们一群学生排练呢,时而严厉,时而和蔼的样子,不知道是多少学生心目中暗恋的对象,可是这会儿却说倒下就倒下了,那惨白的脸看起来毫无生气。

    这会儿的乔楚都有点儿恨自己平时为什么多多去关心一下身边的人,几次接触下来,其实她有发现的,年纪轻轻的欧阳老师鬓际隐隐的白发,脸色好像也比一般人来的白了一些,排练时间久了,他都会偶尔有气促的情况,这哪一点都隐约显示着他的身体状况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经历了太多生活的颠簸,坎坷,乔楚还是不得不慨叹着世间的无常,生命的脆弱。

    吸了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才慢慢推门走了进去。

    听到她拉过椅子坐下的声音,欧阳震华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皮显得沉重,惨白的脸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欧阳老师…”

    只叫了一声儿,喉咙里便被什么东西哽住了,她本来是想说医生检查了,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事儿,让他放心养伤就好,这么一句话,说出来都那么困难。

    “…都知道啦!”

    欧阳震华看着乔楚发红的双眼,自然也清楚瞒不过了,虚弱着,还是保持着和煦春风般的笑容,对于自己的身体,好像早就有了很好的心理准备,提起来也没有显得沉重。

    乔楚点了点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忽然也明白了,那天在他的办公室,他拿出那个吊坠让她还给叶晓时,是隐忍着多大的伤痛下的决定。

    她和欧阳老师接触并不多,除了排练,真正坐下来说上几句话也是很少有的,可是,在乔楚的心里,欧阳震华是一个阅历丰富,底蕴深厚的人,他的身上蕴含着一股力量,她无法去形容的一种力量。

    当得到他一个鼓励的眼神,一个拍拍肩膀安慰的动作,都会让人倍加信心,仿佛什么困难都不再是困难了,并不高大的身材却好像暗藏着海纳百川的气度,让靠近的人都莫名的心安,忍不住带着尊敬的目光去看他。

    “傻丫头,不用难过,已经发生的事情,就要勇于接受!”

    笑着,胳膊慢慢撑了撑,想努力坐起来,乔楚急忙起身去扶,将枕头竖起来摆放好,又慢慢的扶着他躺好。

    正顺手去拉被子的乔楚却被一下儿抱了个满怀,一个踉跄整个儿人都跌进了欧阳震华的怀里,一时无措,本能的要挣扎。

    “乔楚,帮帮我!叶晓在外面!”

    乔楚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语气急促间却充满了哀求,如此的情形,瞬间明白了他如此的用意。

    她无法说出拒绝的话,不过是帮个忙,可欧阳老师心中承受的煎熬,再怎样设身处地的去理解,也绝对不会有切肤体会的。

    僵直的身子放软,顺势坐在了床边,胳膊也慢慢的拥抱着他也同样因为紧张而绷着的身体。

    此刻的乔楚没有一丝丝儿的觉得不自然,她希望她的拥抱和帮助,能给欧阳震华安慰和鼓励,这是她此刻唯一能做到的了,比很多话来的还要重要。

    可门口看到这一幕的叶晓,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有一种爱叫隐忍,为了爱的人,可以放弃爱的权力,只希望在某一个地方默默地看着她幸福就好,这种爱比轰轰烈烈的爱情需要更多的勇气。

    即便心里再凉,叶晓还是随后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路上堵车,多少还是耽误了一些时间,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一时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呆立在原地,好像心还不够疼似的,愣是要站在这儿将一切都看在眼底,看进心里。

    凄楚的眸子里,眼泪在打转儿,手紧紧的攥着,背包的金属链条嵌在肉里,咯的手生疼。

    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什么样的疼,都敌不上心的疼。

    他没事就好,他还有力气去抱着别人,那就好…

    落寞的转身,眼泪才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原来自己比想象中的坚强,没有在他的面前掉眼泪,上次宴会上没让他看见她哭,这次,同样也不要。看小说最快更新)

    直到那连背影都写着悲伤的身影隐没而去,欧阳震华才倏然放开了手,紧紧的闭了闭眼睛,眉头颤抖着,那苍白的脸更显得无力的很。

    再次睁开眼睛时,又是一派和煦,虽然还是虚弱,却显然已经比刚刚好了很多。

    “谢谢你,乔楚!”

    “你确定要这样吗?不是没有希望的,你的病可以治好的,为什么现在就放弃了呢?”

    “傻丫头,我也知道有可能治好,可是我不能拿她的幸福赌啊,她还有大好年华,难道让她一辈子守着一个病秧子过日子吗?这还是好的,如果我…如果我死了呢?留她一个人在世上,该怎么办?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幸福了!我不能赌这万分之一的可能!”

    “欧阳老师,难道你这样将她推开,她这辈子就会幸福了?你不是她,你为什么要给她做决定呢?”

    心里是理解欧阳老师的一片苦心,可是这样真的是最好的结果吗?

    爱一个人,到底是陪他走完最后一段路才算圆满幸福,还是长痛不如短痛,让时间抚平伤口,将他埋在心底最深处才算好的结局呢?

    乔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没有权利也没有立场去劝解欧阳老师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既然选择了,任凭旁人再怎样说恐怕也不会改变什么。

    忽然觉得心里一阵儿闷闷的疼,原来真正的爱情可以胜过生命,那种只有在书上,电影里才能看到的爱情故事,今天却真真儿的上演在眼前,不得不说,心里是震撼的,却也为这对苦命的有情人唏嘘不已。

    “这是对她最好的结果,时间可以抚平一切,不给她希望,那么她就不会有太多失望,等我走了以后,慢慢的随着时间她就学会忘怀。”

    欧阳震华说到这儿,声音几乎带着哽咽,那是怎样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而做出的决定啊…

    午夜梦回时,他也会怕吧,怕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叶晓会慢慢忘记他的那一天。

    乔楚忍着眼泪,慢慢的站起身来,她现在要做的是把那个吊坠送还给叶晓,这件事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不管现在的结果是对是错,欧阳老师现在这个样子,她无法不按照他的意志去做。

    “欧阳老师,您好好休息,我去把东西…把东西交给叶子姐!”

    “麻烦你了,本不应该让你做这种两难的事的。”

    “您放心,我…我知道怎么说!”

    最终,乔楚点着头,抬手抹掉了刚刚夺眶而出的眼泪,紧紧的握了握欧阳震华的手,那力道也给了他一个定心丸,她会帮他做这件事。

    不出所料,爱人在病房,即便是看到刚刚那一幕,叶晓也是不愿离开的,她一定是想确认他确实没事了才会放心。

    远远的看着站在走廊尽头的窗边的叶晓,乔楚鼻子又开始泛酸了,相爱的人不能相守,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

    手里精致的树叶型的口琴吊坠儿,已经被攥的在手心儿上刻上了树叶的印记。

    深呼吸,思忖着一会儿要和叶晓说什么,该怎么张嘴,脚步也显得越发沉重了。

    “叶子姐,这是…震华让我还给你的!”

    乔楚顿了顿,这一句‘震华’差点儿咬到舌头,可是既然要让叶晓误会,那就误会到底吧。

    “楚楚,我们出去聊聊。”

    并没有接过那项链,神色上亦没有怨怼,也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看似平静的叶晓更加的让人担心起来。

    乔楚心里一慌,盘算着时间,叶晓刚刚看到那一幕,应该是转身独自伤心来了,不会知道欧阳老师的病情的。

    来到医院的花园长廊里,走在前面的叶晓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眉头紧锁着,眼神里充满探究的看着乔楚,好一阵儿没说话,乔楚心里有点儿没底,可目光还是迎了上去,这会儿不能慌神儿,不然欧阳老师的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未几,叶晓一反刚刚眉宇间的忧愁伤楚,不太好看的脸色硬是扯出一抹笑容。

    “他要还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乔楚抢先一步说道,说完还是不免暗骂自己的冲动,果然还是不够沉着,好在语气还够清冷,这得多谢她二十年来养成的性子,不知道叶晓有没有看出她的慌乱。

    叶晓将项链接了过去,爱惜的摩挲着那吊坠儿上刻着的字。

    一呼一吸,叶脉重生!

    “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忽然,叶晓抬头问道,刚刚生硬的挤出来的笑容这会儿却变得柔和了不少,好像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被回忆渲染上了一丝愉悦的神采。

    乔楚摇摇头,她想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可是又不能显得太过激动,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保持着自己一贯清淡的态度。

    “那一年,我去沂蒙山区一个村子里支教,遇到了震华,有着共同理想,共同目标的人很快便熟识了,在那里,我们只是普通的支教老师,我没有叶氏的光环笼罩着,他也不会因为自己是个孤儿一无所有而自卑,那是我们最平等相处的一段时光,两年,我们就保持着那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像朋友却又比朋友亲密,无话不谈,可谁也没有提过关于爱情的话题,不过,我们心里都明白,其实这就是属于我和他的爱情,可是这话总安静的生活,总会不经意的被一些插曲打断,有一次下大雨,我送孩子们回家,每次从学校回到村子里,都要趟过一条河,那天也不知道怎么的,水流特别急,风也特别大,孩子个子小,如果不抓紧,很容易就会被水冲的摔倒,所以我紧紧的抓着她们,生怕有个什么闪失,现在想想,我还真是幼稚,我自己不会游泳,我竟然那么不知死活的带着孩子那样趟水…”

    说到这儿,顿了顿,叶晓转身坐到了长廊边儿的椅子上,对乔楚招了招手,示意她也坐下来。

    “好在,孩子们都安全上岸了,我刚要放松的喘口气,不料脚下一滑,我整个人就仰了过去,不会水的我一下儿就慌了,连呼救都忘记了,手使劲儿在水里瞎扑腾,趟水的地方水浅,可是我倒下去的地儿水就深了,我听到孩子们在岸上吓得直哭,当时我也吓的想哭,可是想哭都没时间了,水迅速的没了这么多,这个吊坠是我表白后他唯一手下的东西,我就知道他心里有我,可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了,对于你来说,这个东西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不过是我专门找人做的,还算精致,送给你,留个纪念吧!”

    乔楚想了好几种可能,质问,疑惑,甚至歇斯底里的哭泣,她都给自己做了心理准备,可却没想到,叶晓会给她讲关于他们之间的故事,这会儿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叶晓了,平静的让人心疼。

    真想把心里知道的一切全盘托出,为什么要爱的如此压抑呢,说出来,难道真的对叶晓是伤害吗?

    “叶子姐,它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这样吧…我找机会再给欧阳老师吧!”

    乔楚思忖良久,还是被刚刚的故事唏嘘感动着,最终倒戈了。

    显然刚刚的做戏,叶晓根本就没有相信,她的心里一直想的还是欧阳老师有门不当户不对的心结。

    难道是爱的不够深吗?还是欧阳老师隐藏的太好了?

    叶子姐啊,欧阳老师是在用最后的生命给你最深沉的爱啊。

    叶晓点了点头,又换上了自信优雅的笑容,在爱情的道路上,她已经百炼成钢了,如果没有这点儿心理素质,怎么能坚持这么久呢。

    “楚楚啊,你和雷子不要像我们这样,能爱就好好儿爱,珍惜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其实一辈子很短的,经不起挥霍的!”

    直到叶晓走出了视线,乔楚依旧坐在远处,脑海里反复的回放着叶晓最后说的那句话。

    一辈子很短,真的经不起挥霍…

    在今天直到了欧阳老师病情后,乔楚真的对这句话深有感触。

    能爱时,就好好儿爱吧,这是经历生死的人才会有的透彻感悟吧,所以叶子姐才会在爱情面前如此的奋不顾身,勇往直前。

    听了一段故事,仿佛经历过一次大事件般的疲惫,拖着略显沉重的步子往病房走。

    抛去欧阳老师和叶子姐的事情,自己的事情还没解决呢,毕竟她是挥着棒子把秦子州打了,不管开始是谁的错,可最终是是谁的错,那就得看哪边儿的势力大了,副市长家的公子被打,这事儿可大可小,她不是雷绍霆,可以把这么大的事儿压下去,那么此刻是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自己从来不是个冲动的人,抄起棒子打人更是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可是看到那四个人往死里踢的势头儿,如果她不出手阻止,恐怕他们四个人可以草菅人命的将欧阳老师打死也说不定。

    但事后了,她也怕,远没有电视上那些见义勇为的人那般坦然,虽然事情再重新发生一次,在那种没有人肯出手帮忙的情况下,她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可她还是会怕,她还有奶奶,这个家绝对不能再出事了。

    忽然很想给他打个电话,想听听他那痞里痞气的声音从听筒那边儿传来一句‘妞儿,嘛呢?’

    她便会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一五一十的告诉他,甚至还会求他帮忙吧,反正自己求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是想着,跟他说了,肯定会被骂,骂她笨,骂她做事儿不经大脑,骂她二,骂她活该…

    反正他总有各种各样的话损她的,不过,这会儿,她还真想听听那个别扭男人这种别扭的关怀方式,听久了,习惯了,那夹枪带棒的话里其实蕴含的是浓浓的可以暖道心窝儿里的担心和惦记。

    “是乔楚吗?”

    两个穿着笔挺的警察这会儿正站在病房门口,见到乔楚问道,冷硬的口气,听起来很是不善。

    “我是!”

    “关于下午在l大发生的恶性斗殴事件,需要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一个警察说着,举起了警官证出示,没有闪躲很是正式,看来不像是假的。

    说完,那警察一把将她手里刚刚才解开锁的手机夺了过去。

    乔楚一愣,脑袋有点儿懵,恶性斗殴事件,听起来好像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是为了了解欧阳老师被打伤的事儿,这会儿应该进病房去问当事人啊,怎么需要她去协助调查呢?难道是去指认吗?那没必要拿走她手机啊。

    “协助调查还需要没收我的手机吗?”

    “我们是按规章制度办事,请配合!”

    一句规章制度,乔楚也没法儿反驳,可是心里一阵儿的发毛,总觉得后脊梁刮过一阵儿冷飕飕的风,好像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似的。

    就这样被带走,连知道她去向的人都不知道,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闭着眼应该是睡着了的欧阳老师,心里更是凉了又凉。

    “我能不能…进去和我的老师说一声儿!”

    涌起一股子不好的预感的乔楚脑袋飞速运转着,一下子想到了好多事,秦家的所作所为,她不得不为前路担忧,这会儿起码得有人知道,她是被警察带走的。

    “为了案件的公正,现在您不可以接触任何与本事件有关的人,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再一次的重申,乔楚陡然一震,此时手脚都有些冰凉了,没想到刚刚担心的事儿这么快就发生了。

    “乔小姐?”

    一身白大褂,斯文有礼的男子迎面走了过来,温和的话语让乔楚心里长吁一口气。

    “章大夫!我现在要跟警察回去借助调查下午l大斗殴的事件,欧阳老师的伤势就拜托您了!”

    乔楚尴尬的笑了笑,眼神不自主的一瞥,看了一眼身后的警察,她这样说也算是点明了事件,章放有什么事儿也会知道去问欧阳老师,章放知道了,那么代表雷绍霆也知道了,心里终于放了放,幸好在这儿越到章放。

    没办法多加停留,随着那两个板着脸的警察走了出去。

    不知道到了公安局,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也只能寄希望于雷绍霆了,想到他那时而冷峻,时而痞笑的脸,烦乱的心绪安宁了不少,原来心里的某一处对他的依赖是那么的明显。

    绍霆,你会来吧…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