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颠倒黑白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一百三十七章

    “姓名!”

    “乔楚!”

    “年龄!”

    “二十岁!”

    ……

    “你知道自个儿犯什么事儿了吗?”

    “我是来协助调查的!”

    乔楚一听话头儿不对,急忙回答道。舒鏎趔甭

    “协助调查?你知道秦子州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吗?有人证明,是你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棍子对其殴打所致,是不是你打的?”

    警察板着个脸,边问,边做着笔录,看着乔楚时也严肃的很,摆着一副公正不阿的态度。

    “是他先打了我的老师,四个人打欧阳老师一个,现在欧阳老师还躺在医院里…”

    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陈述事情的起因,因为乔楚知道,这样回答出来,很可能被断章取义,话刚说一半儿,却被硬生生给打断了。

    “现在只问你,有没有拿棍子打秦子州!其他的你不用回答!”

    那警察猛的拍了一下儿桌子,震的整个审讯室带着回响,乔楚也不禁跟着心吓了一哆嗦,这种带有威慑性的问话,一般人肯定吓懵了,好在乔楚脑子转的快,也许是经历过爸爸的事情,四处奔走询问案情,也明白一些,这个地方,这个是时候儿,可能会因为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有可能变成呈堂证供,更会被有心人曲解利用。

    所以回答问题,一定要谨慎再谨慎,甚至保持沉默,也比极力辩解强。

    这毕竟关系着秦子州的事情,副市长家的公子被打,那么牵扯的事态之大可想而知,如果这个时候儿她承认了,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问你话呢!”

    “秦子州与另外三个人殴打我的老师,导致我的老师现在还受重伤,在医院…”

    “你听不懂我说话是吗?”

    再一次从头说起,让那个警察很是不耐烦,冷冷的打断了乔楚的话,手里笔摔在了桌子上。

    乔楚默了,此刻沉默是最好的回答,她不能错一句话,一个字,一旦笔录上写了她承认自己打了秦子州,那么日后被断章取义,她将百口莫辩。

    这会儿的她脑袋转的飞快,警察不问整个事件的缘由,单单从秦子州被打问起,显然这并不正常,再联想到这关系着秦家人,那雄厚的实力背景,怎么可能坐等着走程序,秦子珊知道这件事,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乔楚都有点儿佩服自己,竟然在如此混乱和压抑的环境下,保持着难得的清醒和理智。

    希望章放能够找到雷绍霆,一切事情便都可以解决了,她相信,雷绍霆不会丢下她不管的。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见乔楚不说话,那警察又追问一句,“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打了秦子州?”

    沉默,一个字都不说。

    清冷的眸子微眯着,嫣红的嘴唇紧抿成一条线,端坐在椅子上没有显出特别的紧张情绪,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孤傲的很。

    紧张是没用的,如果有人打定了主意挖了坑等你往下跳,那再多情绪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隐隐的就觉得,这件事儿不是那么简单,一场闹剧俨然已经升温,被导演成一起刑事案件了。

    “等秦子州的验伤结果出来,看你说不说!”那警察冷笑着说道。

    渐渐燥热的感觉,让乔楚头有点儿晕,被那审讯室炙热的灯烤着,即便是再淡定自若,却还是觉得口干舌燥的呼吸困难,脸也被那烘烤的热度逼出一脸的薄汗。

    僵持着,审讯室里安静着,那警察好像也看出问不出什么,也住了口,不时的看着手腕儿的表,又看看门口,好像是在等谁。

    乔楚感觉浑身都不舒服着,手在大腿外侧狠狠儿的掐了一把,希望自己别被这强烈的灯光给烤晕了,让自己保持着理智。

    砰砰砰——

    随着敲门声儿,门被推开,还没抬头儿看是谁,便闻到了那一股呛鼻子的香水味儿。(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该来的,终于来了。

    冷笑一声儿,早有预料般的抬眸,看着那一身儿湖蓝色套装,脚底下蹬着高跟鞋的秦子珊走了进来。

    “乔楚?真的是你?”

    秦子珊张大了嘴巴,显出一副惊诧的样子,仿佛在这儿看到了乔楚,是一件不可置信的事情。

    乔楚不禁觉得这拙劣的演技要多好笑有多好笑,如果这会儿她还相信秦子珊毫不知情,那她也真够傻逼的了。

    这是审讯室,却没想到秦子珊还能大摇大摆的进来,一不是受害者,二不在现场,即便是找人来指认她行凶,可怎么也轮不到秦子珊来吧。

    一切了然,秦子珊有备而来,而且不会善罢甘休。

    思及此,心下到坦然的很了,不管未知的前路如何,起码儿这次知道自己栽在谁手里了,大概其也能猜到会是用何种手段,大不了就是栽赃嫁祸吧,将小事儿化成大事儿,人家是千金大小姐,有权有势,那不就是可着她怎么折腾吗?

    “你为什么要打我哥?你知不知道,他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至今昏迷着?”

    美丽的脸庞,眉头微皱着,那大大的杏核眼这会儿满是失望和痛心,那表情是真真儿的让人跟着心疼,像新闻里演的那种受害者家属似的,就差在这儿哭一鼻子了。

    如果看到下午那一幕的人,都会觉得秦子珊这会儿的表情很是可笑,只不过,这会儿也只能由着她演了,这里的观众除了乔楚,应该已经都内定好了是她的观众了。

    从下午事情发生,到警察来抓她,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来的还真是快!

    有一次白翎和她夜间放学回家,遇到了拦路抢劫,一路狂跑到附近亮着灯的超市才算是躲过一劫,不敢出门的两个人拿出手机报警,等了足足三个小时,都不见警察出警,最后,还是白南下班了,赶到这边儿,将她们两个人接走,今儿她还真是见识到了他们的雷厉风行了。

    “秦小姐,您不用太过伤心,只要验伤报告出来,不管她现在承不承认,我们都可以马上立案!”

    刚刚还板着脸的警察客气的说着,虽然没有表现出很是相反的嘴脸,可那话里话外已经将乔楚的罪名定了一般。

    乔楚眸色一黯,验伤报告?该做验伤报告的是欧阳老师吧,现在却颠倒黑白,施暴者反倒成了受害者。

    所谓的验伤报告,那不过也是可以用钱驱使的东西吧!

    本来就充满着戒备和猜测的心思,这会儿一下儿全都通透了,明白了,秦子珊抓住这一个强有力的小辫子,怎么可能不利用这个将她踩死?

    “怎么?她还不承认吗?这都是明摆着的事儿,我哥哥还昏迷不醒呢,我会尽快联系医院那边儿的!”

    秦子珊焦急的神色,却还坚持维持着自己那高贵优雅的千金名媛的形象,知书达理又柔弱的女人着实让人同情。

    那小警察急忙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水递了过来,脸上的神情也柔和的尽显同情之意。

    昏迷不醒?

    在秦子州被抬走的时候儿,虽然被她踢了一脚,可还是清醒的很,还叫嚣着要杀了她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呢,自己挥的那几棒子,也自然是清楚力度的,她拼尽全力,也不一定能把这几个大老爷们儿伤成什么样子,更何况,是他们行凶在先,欧阳老师这会儿还虚弱的躺在医院里呢,这会儿倒好,她倒成了被告了,还真是佩服秦大小姐颠倒黑白的本事。

    沉默,这会儿乔楚就算心里有多大的积愤,也只能保持沉默。

    反正说到底,人家早就把诬陷的剧本儿写的好好儿的了,根本不需要她再说什么了。

    打定主意不去配合她的乔楚,打算就这么让秦大小姐一个人唱独角戏。

    这会儿的乔楚对于自己如此的淡定和冷静都觉得不可思议,照理说,看透了秦子珊的圈套,她更应该害怕才对。

    可心里就是有一个念头,不管发生什么事,雷绍霆都会来救她,不会不管她。

    如此的笃定,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他,是她的希望!

    “乔楚,你看看,你把我哥打成了什么样子?你现在一句话不说,也无法抹去事实!”

    秦子珊打开手机,点了几下儿,还是保持着那受伤的神情,就差挤出几滴眼泪了,慢慢踱步走到乔楚身边,将屏幕送到她的眼前。

    乔楚不禁觉得很是好笑,这位秦大小姐演戏还真是演上瘾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就是想让她承认了打人吗?

    这样就能顺理成章的随她怎么定罪了?

    乔楚不知道一个副市长家的千金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她的钱能盖住多少人的眼睛,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不可能被那么轻易掩埋。

    她是承认,她打了秦子州,还不止一下儿,可是她脑袋还没有昏,没有被冲动完全左右了理智,要害的地方都没有打到,只是打到了胳膊,她不觉得她这点子力气能把秦子州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儿给打的昏迷不醒。

    强压着心里的厌恶,还是忍不住抬起眼皮,扫了一眼那在她面前来回晃着的,生怕她错过什么精彩画面的屏幕。

    眸光一冷,半眯着的眸子已经注满了怒火。

    “你!”

    秦子珊,千想万想却没想到你会把事情做的如此绝,难道你已经有了万分的把握,可以将我置于死地了吗?

    “你看到了?你还不想承认吗?”

    照片上,根本不是什么秦子州重伤,而是堵着嘴的乔梁,被捆绑在椅子上,脸上,脖子上一条条的血道子,看起来伤的不轻,虽然虚弱的将头靠在椅背上,不是正脸儿,可乔楚确认那就是乔梁,是她的弟弟。

    看来,早就算计好了的,她秦大小姐走这么一遭怎可无功而返呢。

    秦子珊唇间一抹得意的笑意,睨视着怒瞪着她的乔楚,更是心里舒坦。

    权和钱,可真是好东西,本来还想着怎么对付她呢,却没想到,她自己却很配合的找到了充分的理由,那怎么能不好好儿的利用。

    “秦小姐,真真儿是费了心思了!”

    乔楚清冷的语调儿,一点儿也听不出愤怒,有的只是对秦子珊无尽的鄙视和不屑。

    “你伤了我哥,那就别怪我公事公办了,虽然我们同在一个学校,可这一码归一码!我不会冤枉好人,但是也绝对不会放过伤了我哥的人,我相信,人民警察自然会给我们一个公道的!”

    “是啊,公道自在人心,我也确实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道理!”

    紧咬着牙关才说出这句话,眼前这个端庄淑雅的皮囊,却藏着一颗如此恶毒的心肠。

    上一次的绑架事件,并未成形儿,事后乔楚也担心了几天,可中间乔梁和她通过一次电话,才放了心,心想着,秦子珊不过是做做样子,威胁她而已,不会真的付诸于什么行动,可如今,她还真就敢这么做了。

    秦子珊收起了手机,俯下身子,低低的声音都掩不住那阴冷的语气,长长的指甲在桌子上敲了敲,“你的弟弟是个混子,糟烂事儿不少,就算我做了什么,责任最后也追不到我身上,我随便儿说一个罪名,也够他蹲上几年的,事情…你看着办!”

    得意的转身儿,冲着那警察点了点头,便出了房间。

    审讯室里就剩下乔楚一个人怒火中烧,周边残留着那呛人的香水味儿闻着着实让她恶心。

    极度的愤怒,反倒让乔楚显得异常的平静,在这种地方,歇斯底里是没用的,这审讯室秦子珊都能进来,那必然是动用了关系的,就算自己再如何辩解,也不会有人听的。

    她不知道这件事儿到底会扩大到什么程度,看着门口不时往里看的警察那僵冷的嘴脸,并不乐观。

    本来她这不算是见义勇为,也总应该算自我防卫吧,整个打架的过程,有那么多的证人,难道真的会由着秦子珊如此胡作非为吗?

    不一会儿,送走秦子珊的警察又折了回来,拉了椅子坐在乔楚的正对面。

    “现在秦家要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你,有什么说的吗?”

    呵…民事案件变成了刑事案件,世事变幻无常却又在意料之中。

    这个社会,果然很现实!

    古语云,有钱能使鬼推磨,可在现代,却是有钱能使磨推鬼。

    她已经不寄希望于真相和公理了,她此刻只想见一个人。

    “我想见一个人!见了,我自然会认!”

    现在她想见他,很想见他,即便是他什么忙都帮不了,她还是迫切的想见他。

    “现在你任何人都不能见!”

    “是吗?那为什么秦子珊可以见我?”

    不过是打架事件,现在倒把她变成重刑犯似的关押,任谁都不能见了,秦子珊使得劲儿还真不小。

    乔楚这么一问,那个小警察一时都有些语塞,板着脸,干咳了两声儿,站起身,喊了门口的两个警察进来将她带了出去。

    看来,她认不认对于人家来说根本不重要,一切都已经安排的很是妥当了。

    乔楚被带进了一间小黑屋,铁门嘎啦上了锁,将她整个儿封闭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看来今天晚上就要在这里度过了。

    黑暗,黑暗,还是黑暗…

    眼前的黑,房间的黑,还有…人心的黑…

    阴冷的房间,让乔楚心里也跟着冰凉一片,紧紧的环抱住有点儿颤抖的身体,刚刚被炙烤出的一身燥汗这会儿却变成了她瑟瑟发抖的根源,贴着墙滑坐在地上。

    所有的淡定,所有的坚强,在这暗夜里变的不堪一击,无尽的黑暗笼罩过来,这里没有窗户,只有门上那巴掌大的小个子,几根栏杆隔着,透出楼道里微弱的灯光。

    他们还真是知道人心脆弱的点在哪里,在这样的黑暗环境下呆久了,人很容易崩溃掉。

    乔楚也怕,而且是怕得很,突然间想起了爸爸,想着爸爸被带走后,是不是也被关在这种不见天日的房间里?这里还不是监狱,便已经让她觉得恐惧了,那么监狱里,会是个什么样子?

    爸爸犯的是经济大案,没门没路的根本无法探监,那种完全见不着面的日子,让她自然有了逃避的想法,骗着自己说爸爸在里面很好,一切都很好。

    可是现在,她真的心里如刀绞一般的疼。

    黑暗,总是让人恐惧,蹲坐在角落,背靠着冰冷的墙壁,闭起眼睛,尽量让自己纷乱的心跳变得平和。

    她害怕了,害怕弟弟会有危险,害怕自己会出不去。

    听着楼道里不时有脚步声来回经过,可都没有在她的门口驻足,一次次的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

    此刻,她多想看到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就如每一次自己遇到危险时一样的从天而降。

    他会板着那张酷酷的脸,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儿狠狠儿的责怪着说,‘妞儿,你就不能让爷省点儿心?’

    这会儿多想告诉他,她听话了,以后都会听话,只要他来就好,怎么说她都好。

    想念他身上那令她安心的味道,想念他磁性的声音,想念他炙热的拥抱…

    他一切的一切,她竟然是如此想念。

    不知道这样瞪大着眼睛,盯着窗口那一点儿微弱的光芒多久了,只觉得眼底酸疼着想流眼泪,可是揉了揉眼睛,却又觉得泪腺枯竭了似的。

    坚强习惯了,即便是这样的情形下,也不会卸下那层保护色,现在这样的情况,她能软弱给谁看?

    倏然——

    门锁转动的声音,乔楚心下一惊,充满了戒备的身体不自主的蜷缩的更紧,大大的眼睛瞪着即将要打开的门。

    屏住呼吸,不想让自己显出惧意,告诫着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软弱。

    她要有信心,不管发生什么,她对他都充满了信心,很是坚定。

    手紧紧的攥着衣袖,等着宣判似的,她完全无法预料接下来秦子珊又会出什么招数,可一想到乔梁,她也只能无条件的答应下来,即便是不知道答应下来,自己会被诬陷什么样的罪名上去。

    门被满满推开,楼道里昏黄的灯光将投射在地上的人影照的格外高大,那人就站在门口久久未动,挟着风尘仆仆的冷风,却给这阴冷暗黑的房间注入了一股暖心的气流。

    “乔,我来晚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