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只要相信你就好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我来晚了!”

    有些嘶哑的声音夹着急促的低喘,显然是马不停蹄的赶来,一刻都未作停歇的急迫。舒欤珧畱

    那仿佛天籁般的声音,让冻的有些瑟瑟发抖的乔楚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看着门口背着光站着的高大身影,还是不敢相信他会来的如此快,是不是自己太过想念他,太渴望见到了他了?

    乔楚还在怔仲间,身体已经被拥进那个她想念了许久的怀抱。

    炙热的,温暖的,那股股暖意整个笼罩了过来,驱走了身上所有的凉意。

    刚刚慢慢压抑在心头的紧张感致使胸口一下下儿起伏着,忍不住自那怀里仰起头,大大的眼睛借着那暖黄的并不算亮的灯光看着眼前那刀削斧刻般的轮廓,那绝美的线条在暗影里越加显得动人心魄。

    颤歪歪的抬手抚摸着他的脸,好似确认那真实性一般,星眸有水波氤氲丛生。

    “…绍霆…绍霆…”

    “别怕,我来了,我在这儿!别怕…”

    一遍遍的安慰,轻轻地抚摸着那微微颤抖着的脊背,每抚摸一下儿,心里就疼上一分。

    瑟缩在角落的小人儿,在黑暗里更显得柔弱可怜,这会儿正瑟瑟发抖着。

    眸色幽黯,在暗黑的房间,任谁也看不出那眼神中蕴藏的是怎样的光芒,只有圈着的手臂愈加收紧,再收紧。

    那力道,仿佛要把她揉进骨血般疼惜。

    紧绷的身体,强装的坚强,在这熟悉的,令她安心的气息里全数融化。

    眼泪如泉涌般倾泻而出,将那本就冰凉的小脸儿瞬间打湿了一片。

    双手紧紧的环住了男人的腰,小脸儿埋进了那醉人心弦的怀抱里,贪婪的吮吸着那带着淡淡薄荷香的烟草味儿。

    他独有的味道,让她安心的味道。

    “我知道你会来,我就知道你会来!”

    原来自己的泪腺并未干涸,只是没有见到让她卸下防备的人而已。

    刚刚的冷静,倔强,沉静,坚强…所有所有都瞬间随着眼泪崩塌,此刻的她只想赖在这个宁静的港湾。

    只要有他在,她什么都不怕了。

    “傻妞儿,受委屈了!”

    听着这妞儿哭的凄惨,心里就跟有人拿着刀子一下一下儿的剜着一样,深深的为自己没有保护好他的小女人而自责不已。

    当他得到消息时,已经是七点多了,一接到章放的电话,就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虽然章放向来和他说什么说什么,可从没有这么着急愤怒过,让他一下儿就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在工作上,他给自己定了诸多的条条框框,并且日复一日的贯彻遵守着,开会时不接电话,不能有人打扰,甚至陈君都不得随意进来,更何况别人了,可这会儿,他却恨透了自己定的这些狗屁规矩,自己坚持的那点子原则,却让他的妞儿在这儿受了半天的苦。

    亏这帮孙子做得出来,竟然把他雷绍霆的女人关起来,还是这样黑的屋子里,这小女人肯定吓坏了!

    “…没有…没有…”

    扎在怀里的小脑袋使劲儿的摇着,她是觉得委屈,可是他来了,所有的委屈都化成了激动,这会儿的她什么都不想去想,就想这么被他拥着,汲取那令人心醉的味道。

    圈在劲腰上的小手儿交叠在一起,十指纠缠在一起紧紧的锁着,生怕抱着的人跑了似的。

    任凭她滚烫的泪在胸口打湿一片,并未多加安慰,只是一下下儿的抚摸着那柔软的发丝,不时的在她的头道,“爷想带你走,谁敢拦着?”

    那两个警察一脸难色,听到三爷这么一说,更是低着头互相使着眼色,心里暗自叫苦,这两边儿都得罪不起,不禁扪心自问着,这会儿人家雷三爷要带人走,他们能不能拦着,敢不敢拦着。

    正琢磨着该怎么应对呢,天上掉下来救星了,让这两个警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大头儿来了,他们也就放心了,该不该带人走,该如何交涉,那都是他们上头人的事儿了,两个人赶忙往后退了几步,把门儿让开了。

    来的是比他们局长还牛逼的人物,徐海文,就连李寿林这会儿都紧跟其后,一脸严肃。

    “霆老弟,这丫头是你的人?”

    徐海文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斯斯文文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儿,所有锋芒都掩盖在那厚重的镜片下,看起来一脸和气。

    可这人物却不一般,这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别小看了这个好似没什么权力的秘书,可是加了‘长’字儿可就又高出了级别,更何况得看是在谁的身边儿,他可是俗称为二号首长的,这很多内部的事情和消息,甭惊动市委书记,找徐秘书一样儿好使。

    上来倒是开门见山,一点儿官腔儿不打,显然和雷绍霆的关系匪浅。

    雷绍霆见是徐海文,冷峻的脸才稍稍缓和,但是这种气氛下,也没什么心情顾及这忘年交,冷厉的眼神依旧没有褪去那股子任谁看了都得哆嗦一下儿的寒意。

    依旧紧紧的抱着乔楚,柔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只有低头看向这个小女人时,犀利的眼神才镀上温柔的神色。

    “嗯!”

    雷绍霆只回答了一个字,简单却郑重,这女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会儿的他懒得多说话,只想带着他的女人离开这儿。

    虽说是钱能通神,可他毕竟还是个商人,有很多事儿,他无法出面,不然还得被扣一个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儿,所以他打了个电话给他这个老大哥徐海文,这事儿,不必惊动上头,徐海文这个二号首长就能办的妥妥当当了。

    徐海文也没等什么回答,一笑,了然。

    “李局,给这丫头办手续!”

    大手一挥,就做了决定,赶过来就是为这码子事儿,早办完早利索,也给这小老弟有个交代。

    进来的时候儿也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那所谓的证据明眼儿人一看就疑点多多,本来这都不算个事儿,秦家的千金非得折腾这么一出儿,不过好歹这万事不求人的小老弟张了回嘴,他多忙也还是亲自跑了这么一趟。

    他走这么一遭,自然显出了重视程度,更是表明了一种态度,这里认识他的人便都清楚了,如果没有市委书记的授意,他就算帮忙也不会用如此直接的方法,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李寿林是秦怀礼的人呢。

    看似年轻人之间打打闹闹的小事儿,却不知道里面儿延伸出来的事情,却复杂的很。

    政界的事儿,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小小的导火索,很有可能便让那庞然大物在阴沟儿翻船。

    李寿林一听这话,脑门儿有点儿冒汗,一句话,放与不放先不说,却明显能嗅到一股子不寻常的信息。

    面儿上,这市委书记,秦副市长是两套系统,一个是机关的,一个是党委的,向来都是各有各的分工,井水不犯河水。

    但其实吃的都是一个锅里的肉,其中的利益纠葛却也都是暗藏玄机,私底下个个儿都拧着劲儿的,这会儿徐海文竟然大张旗鼓的跑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儿而来,放人是一方面,到有点儿公然宣战的意思。

    这个节骨眼儿上,两边儿的大头儿斗上了,李寿林这队伍就不好站了,知道他是秦怀礼这边儿的人不多,但是徐海文算其中一个,这会儿没有得到秦怀礼的授意可以明面儿上来,他自个儿这儿还真不敢私自做了主,应不应战也不是他能管的事儿,更何况,他心里也有苦难言,谁不想两边儿都做老好人儿啊,他和秦怀礼私交时还算不错,可是真正的大买卖倒也没做过什么,一旦被规划为任何人的同党,那方倒了他自然也没好果子吃。

    官场上行走,如履薄冰,一个偏差都错不得。

    “徐秘书长,您可别让我难办,如今这视频在网上已经传开了,您也知道,这网络杂七杂八的,多少眼睛盯着呢,这会儿把人放了,我不太好交代啊!”

    李寿林一脸的为难,不过话说的倒是不假,这前脚儿人一抓,后脚秦子珊就把截取的视频发到了网上了,一时间不明真相的网民们争相转载,虽然各持己见,怎么说的都有,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件普普通通的打架事件却换了性质,变成了今天微博上最热门的转载信息了。

    “李局,这都是孩子们的事儿,大人们就不用跟着搀和了吧?”

    徐海文拍了拍李寿林的肩膀,略有深意的一笑,那神色显然是知道这事情的始末才给出的结论。

    李寿林眉头一沉,扭头儿又看了那个脸冷的挂着霜的雷三少,心里有点儿不拖底。

    他也知道,这次的事儿,全是这秦家的公子,小姐在这儿折腾,这会儿秦怀礼在外地考察,知不知道这件事儿还两说,所以他压根儿也没怎么往心里去,自当是秦子珊想耍耍小姐脾气,整整人而已,把人抓来拘个几个天放了也就算了。

    没想到,这回秦子珊还弄的挺大扯,视频录像,验伤报告,还有几个现场工人的证词,外带打人用的棍子全数摆在了他的面前,也说不清楚那棍子是不是乔楚打人用的那根儿,但人证物证俱在,秦子珊那架势是非要把这个乔楚判个三年五载的才肯罢休。

    这乔楚他也是知道的,是雷绍霆的女人,自个儿闺女还因为这事儿吃着亏呢,要说出气,他比谁都想出这个气,可是徐海文这句话说得倒也是对,都是孩子们的事儿,总不能为了这些耽误了自己的前途吧。

    雷绍霆什么人?一个电话都能指使这个二号首长跑这儿一遭,那哪儿是他能得罪的人?

    更何况,谁能算的明白那条船能驶个万年不朽啊,最好是能圆滑的哪方也不得罪。

    有句老话说得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这会儿就是他顺人情的时候儿了,给自己铺路,顺道儿再把闺女给捞出来。

    “徐秘书长说的是,都还小孩子之间,本也没什么大事儿,照我呢,也想说和说和就算了,可是这秦家大小姐把人证物证都摆在这儿了…这…”

    说话留半句,还特意加重儿孩子之间那四个字儿,也是有意说给雷绍霆听,他李寿林的闺女犯的错,也不过就是小孩子之间的事儿,没明着讲条件,也摆明了这事儿有点儿想顺人情又讨点人儿人情的意思。

    无利不起早,总要有点儿甜头儿才好办事儿。

    雷绍霆薄唇轻勾,狭长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那暗藏的冷光晦暗不明,任谁也无法看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可很多事情,已经在人家雷三爷脑袋里跑了八个来回了。

    知道李寿林是僵着自己闺女那点子事儿,才迟迟疑疑,雷绍霆自然是愿意给他顺着个人情,一来爹归爹,女儿归女儿,作为商人的雷绍霆,考虑问题永远是会把收益和损失在最短时间内算的透彻,李寿林还有用,自然不能将路全堵死,小虾米兴许有大用处,二来,这件事儿关系着秦家,毕竟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儿,这会儿一争长短,和他想要的重创还差得远,他小女人受的气轻而易举的解决未免太便宜他们,所以他掂量的清楚,现在交换,是比较稳妥的办法。

    刚要说什么,却被依偎在怀里的乔楚打断了思绪,紧搂着他的胳膊松了松,仰起小脸儿,郑重的神色。

    “绍霆,我不能走!”

    乔楚这会儿哭够了,心里那压抑着不能呼吸的感觉也退了下去,想到雷绍霆,想到乔梁,一切一切的因素,她都大脑飞速运转着考虑了一个遍。

    听着他们话里话外,俨然秦子珊已经将事情搞大了,不将她踩扁是誓不罢休,她没想到秦子珊会如此不计后果,这件事情过去以后,秦子珊打算如何面对雷绍霆呢?

    还是她觉得,雷绍霆压根儿不会管这件事儿?

    “乔,怎么了?”

    雷绍霆不禁纳闷儿,刚刚扎在他怀里一副委屈大发的样子,使劲儿搂着他显然是害怕了这个地方,这会儿怎么又不走了呢?

    刚刚哭的泪眼朦胧的乔楚,这会儿那大大的眼睛被泪清洗的愈加清澈,灵动的闪着光芒。

    盘算着,心里将这件事儿总结了一个大概,所谓证据,也不过是秦子珊制造出来的,仔细调查,总能找出蛛丝马迹,现场那么多人,她想用钱来堵住悠悠众口,也没有那么简单,现在她手里最有利的就是握着乔梁这枚棋子,有了乔梁,自己便会乖乖的听她指挥了。

    现在只要能解救出乔梁,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刚刚一直处于害怕恐惧,是因为没有看到雷绍霆,可是现在她见到了,哭过了,心里便坦然了,有他在,她一点儿都不觉得害怕了,因为她相信,谁冤枉了她,他都会为她讨回公道。

    “绍霆,我现在不能跟你走,人我是打了,可是绝对丝毫没有伤到秦子州,而且我相信,那视频也绝对是秦子珊断章取义截下来的,既然她要将事情闹大,那么我也绝对不能退缩,她要为秦子州讨公道,那么,我还想为欧阳老师讨公道呢!”

    “傻妞儿,你出去了,爷一样儿能给你讨公道,听话!”

    雷绍霆说着,将她往怀里揽了揽,大踏步的准备往外走,可走了两步又被乔楚拉住了。

    门口的徐海文和李寿林也有点儿诧异,这会儿要是能出去,谁愿意在这小黑屋儿里蹲着啊,这小姑娘儿胆儿还挺大。

    雷绍霆却紧蹙着眉头,脸上有点儿不悦!

    这女人怎么这么轴呢?

    一看这情景儿,乔楚急忙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儿,微笑着,竟有点儿讨好的意思,那不掺杂一丝虚伪的笑颜,让某少心里不禁漏跳了一拍。

    这小女人,头一回向他展露这样的神情吧,是他眼花了吗?

    乔楚这会儿脑袋完全清醒了,事儿也理顺了,心里迅速有了这个决定,主动的拉过男人的大手,将自己的手放入那掌间。

    晶亮的眸子闪动着一抹感动,看着雷绍霆那张酷酷的脸,心里无尽满足。

    他赶来前肯定也知道这事儿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了,虽然还没有在主流媒体上出现,可是这种走势,明天早晨上头条新闻也不无可能,想来这会儿在公安局门口儿都会有‘热心网友’蹲点儿了。

    这会儿,他却不顾及自己的身份,要带着她这样一个敏感的人出去,这对他的影响有多大,相信他自己肯定也评估过。

    前不久,雷家的枪击事件还没有完全平息,她这会儿怎么能让他再趟这趟浑水?

    有他这份心思,这样风尘仆仆的赶来,她心里已经很满足了,她在这儿呆一个晚上没关系,只要心里知道有人惦念着她就好。

    “绍霆,刚刚我怕,是因为只有我自己,现在有你在,我就不怕了,你会保护我的不是吗?我问心无愧,所以我相信,我能堂堂正正的从这儿走出去。”

    公道自在人心,她虽然看透世间冷暖,可还是相信这句话,相信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更何况,她还有他这个坚强的后盾,她有什么好怕的?

    “妞儿,你听我说…”

    “不,你听说我,帮我有很多种办法,我不要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跟你出去,我不要你为了我再次成为媒体争相议论的焦点…你最近已经够累了,这次…这次就听我的好吗?”

    听到这里,雷绍霆忍不住心头一震,他完全没有想到,她不走的原因竟然是在为他考虑,一抹欣喜涌上心头。

    这个认知简直让他热血澎湃了,那不是生理上的渴求,而是从心底里涌现出的一股子难以名状的激动。

    转而又换成了万分的心疼,难道真的要让她在这儿受委屈?

    大手穿过发丝,按住那纤细的后颈,强压着吻上去的冲动,低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都变得嘶嘶哑哑的,低低的,沉沉的。

    “傻妞儿啊!你怎么这么傻?”

    “我哪有傻啊,跟你在一起,我已经变得很聪明了!”

    乔楚俏丽的小脸儿笑的很甜,又带着几分自豪的说道。

    她确实变聪明了,因为她看明白了一件事,比其他很多事情都重要的事。

    一派你侬我侬的柔情蜜意,简直是把门口儿杵着的两个大人完全屏蔽在气场外了。

    徐海文笑着点了点头,他这个老弟看来是遇到对的人了,这小妞儿也确实挺有气魄,这要照一般的女孩子受了这屈儿,看到亲人了肯定顾不了这么多了,一门心思就得想着怎么出去呢,哪儿还能做到如此清醒冷静?

    这小丫头儿,配他的小老弟,够格儿!

    李寿林却苦着脸摇了摇头,这事儿有雷三爷管了,他这儿就不知道是福是祸了。

    两个人到挺识相儿,出去将门关上了。

    这会儿没人打扰了,乔楚将整件事情简单扼要的给雷绍霆讲了一遍,主要还是得从乔梁那儿突破,她已经一点儿都不怕了,她不过就是在这里住一个晚上而已,比起刚刚脆弱的大哭,这会儿才更像是那个坚强淡定的她。

    “你也不问问要怎么去办这些事儿?”

    雷绍霆看着说完了事情便没有再追问他如何办这些事儿的问题,而是再一次靠进了他的怀里,让他都有点儿诧异。

    “我不用问,我只要相信你就好!”

    乔楚轻轻柔柔的话语是那么的笃定,充满了信任,犹如春风般拂过男人的心,整个心都醉了。

    “乔…”

    “嗯?”

    扬起了头,还要再说什么,那娇艳欲滴的小嘴儿却被男人一下捕获,来的急迫,却控制着力道,不似平日里那霸道的啃咬,作死式的亲吻,而是充满深情的,温柔的,一点点儿的吮吸,一点点儿的探入,一点点的引领,耐心的挑逗着她的回应。

    那霸道的气息突然的放柔,让乔楚心里凭生出一股异样的悸动,那种被珍视的感觉瞬间让心狂跳了起来,胳膊不由自主的攀上了男人的脖子,慢慢踮起了脚尖儿…

    ------题外话------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