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静夜,等待!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御谭府竹香园

    珠帘微掩,包厢内茶香四溢,端坐在桌边的一老一小显得很是悠然自在,舞台上的乐师,拨弄着那琵琶弦儿,一曲《雨打芭蕉》流畅明快的演奏着,那时而短促,时而催递的旋律,犹如雨打芭蕉,淅沥作响,让人不禁联想到那芭蕉在雨露拍打下那摇曳生姿的景象。看小说最快更新)舒欤珧畱

    品尝赏乐,人间乐事!

    “关老,本应该我去拜访的,却劳动您到我这儿来了!”

    谭明轩谦逊的一笑,温文尔雅的举止,作为晚辈的礼仪是面面俱到。

    “我可不是冲你,我是冲着这御谭府的好茶来的!”

    关守天笑的温和豁达,手里摆弄着架子上的白玉盘的摆件儿,调侃的说着。

    “您来了,自然是有好茶的!”

    谭明轩将茶具一一摆好,手下忙乎着,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关老,您看,这乐师怎么样?”

    “你御谭府的乐师,自然是错不了!”

    关守天矍铄的眼神望向舞台,手里的白玉盘也放了下来,好似明白点儿了什么。

    “我得听听您这专业人士的评价啊!”

    儒雅一笑,虽然口音还带着那种外国人学中文的强调儿,可是手里这茶道的功夫确实可称为炉火纯青,一看便知道是经过多年研习而得来的,手法流畅,一气呵成。

    接过茶杯,闻香,闭目,伴着茶香袅袅,仔细专注的听着曲子,娓娓道来。

    “基本功很是扎实,一听便知出师名门,指法苍劲有力,曲子整体的掌控也颇为自如…”

    关守天评价了好大一段儿,总体说来就是对这个乐师赞赏有加。

    谭明轩眉头微蹙了蹙,看着那珠帘后认真弹奏的乐师,忽然一抹倩影与之重叠,随即,幽深的眸子敛起那一瞬的激动,再定睛时,那倩影已经消失不见。

    “这些专业的东西我是不太懂了,可总觉得这曲调间缺了点儿什么…”

    同样是琵琶,同样的曲子,可是换了人弹,听起来却好像缺乏了一种韵致,怎么也无法再融入曲中了。

    当初听乔楚弹这首曲的时候儿,一个个音符都好似能凭生出一幅幅画卷一般,让人听起来身心愉悦,连他这个不太懂的人,都觉得煞是好听。

    可如今再听此曲,却觉得索然无味,只不过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再也提不起任何欣赏的兴趣了。

    “这曲子也分谁弹,也分谁听,这会儿在高琴技的人在你面前弹琴,你也不会觉得有何高明之处喽!”

    关老爷子是个眼明心亮的老人,笑意了然,怎会不知道谭明轩想的是什么?

    本来念桐中心新来老师试讲,他不必亲自去听的,手下很多优秀的导师,完全可以派他们去,可是,这事儿是谭明轩拜托的,他便亲自跑了一趟。

    与谭明轩认识,也是因为叶家的关系,但是第一面见,便对这个斯文儒雅的年轻人颇有好感。

    在法国那段日子,倒是经常见面,品茶论道。

    没想过,一个从小生活在国外的人,竟然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很是热衷,一见到他也会问很多关于这方面的问题,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

    他也愿意和年轻人去探讨这些,这正是他一辈子为之奋斗的东西。

    平时除了聊这些,其实互相没有过多的接触和了解,却没想到,那日,忽然接到这个小友的电话,说要推荐一个人到念桐中心任教,话里话外都是对这个人满满的赞誉,不仅让他有点儿好奇了,所想答应下来,还亲自去听了课。

    谭明轩凤眸微微转了转,唇角勾起一抹淡笑,关老这个年纪的人,看人已经是不用眼而是用心了,自然也把他的心思看了个透彻。

    可一想到那抹倩影,又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刚刚的淡笑也凭添了不易察觉的苦涩。看小说最快更新)

    “乔楚的事谢谢您帮忙!”

    “也不算我帮忙,那姑娘有天分,你不说,我也会收下的。”

    关守天想起那日听的一节课,也确实对乔楚这个女孩儿颇有好感,年岁大了,好像特别容易看到一些冥冥中注定的事情,那天见到乔楚时,就不自主的将她和一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

    优雅恬静,看起来颇有灵气,不似一般同龄孩子那样浮躁,显出了和她年龄不太相符的稳重大气。

    像,很像,样子有五分像,可举手投足间的神似却像了七八分了,旁敲侧击的多问了几句她的家庭情况,才发现不过是个巧合罢了。

    如此这般的女孩儿,这谭明轩为止着迷也是情理之中,可想起她抱着的那紫檀琵琶,又不禁觉得这时间的事儿确实戏剧化,两个孩子偏偏看中的是一个女孩儿,这…可有得闹腾了!

    “是啊,她…是很好!”

    修长的手指在杯沿儿上来回摩挲着,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抹倩影,挥之不去。

    乔楚离开御谭府,他第一个便想到了关老名下的念桐中心,那里的环境氛围都很适合她,她应该呆在那种被艺术氛围熏陶着的高雅的地方,而不是御谭府这种龙蛇混杂的场所,所以他拜托了杨总监找到了乔楚,自称是在御谭府听过她的演奏,觉得很适合在念桐发展云云,杨总监倒是也办的漂亮,还真就让她去面试了,许是她正好儿也在找工作吧,也没多怀疑。

    可,雷绍霆竟然会让她去工作吗?

    或者说,她已经离开雷绍霆了?

    思及此,心里都不禁跟着一悦,如果是这样,那有没有可能是因为那视频的原因?

    “明轩啊,有些事情不要太过执着,中国有句老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关守天轻叹了叹,虽然不了解这其中具体的事情,可是,谭明轩私下拜托却不表明身份,明摆着是暗里使劲儿不能明说的感情,压抑且隐晦。

    可另一头儿雷家那小子,可就不是明轩这个性格了,他看上的那绝对是势在必得,一旦两个孩子对上了,这谭明轩没准儿还能让让,但那霆小子是绝对不会让的。

    两个都是他的至交小友,哪一方受伤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世间唯有一个情关最难过啊!

    “我明白!”

    谭明轩点了点头,垂眸,将所有心思都收回了眼底,让人无法探究。

    关老话中的意思,也不过是劝慰,可自己心里却清楚,自己的一厢情愿也许真的是强求了。

    心里就是想对她好一点儿,仅此而已,他不去过分奢求什么了,尤其经过上次视频的事情以后,他不知道具体给她带来了什么麻烦,但他必须懂得远离便是对她最好的照顾了。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也许有一天,这一切都完成了,无事一身轻的时候,才有资格去谈那奢侈的爱情吧。

    如果那时候,她仍旧没有爱上谁…

    话都未明说,这场茶喝的却显得有些压抑,一时间,一老一小相对无言。

    这会儿,肖劲掀开竹帘走了进来,一脸凝重。

    “少主,乔小姐…出事了!”

    “什么?”

    一贯翩翩风度,儒雅内敛的谭明轩这会儿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声调儿,语气里明显带着不可置信和焦急。

    “事情是这样的…”

    肖劲一五一十的将整件事情汇报了一遍,外带把里面儿的黑事儿也都一一分析,经过上次少主动了怒,领了罚,肖劲也自知是做错了事情,很明显,这个乔楚在少主的心目中,并不单单是一具美丽的皮囊而已,他便知道上一次和秦子珊的交易错的有多离谱儿。

    秦子珊的一句双赢,让他动了心,看得出少主对乔楚的心意,也听到了一些关于雷绍霆和乔楚的过往,那么,他助秦子珊一臂之力,也不过是帮了忙而已。

    少主虽然面儿上看不出,可他却是一个孤独的人,难得看上谁,如果真能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陪伴,是不是可以弥补一些。

    可显然是他想错了,也小看了少主对乔楚的感情,一向明白少主意思的他,却犯了这种低级错误,所以这次禀报乔楚的事情也格外仔细。

    “关老,恕我失陪!”

    依旧保持着温文尔雅的姿态站起身,只是后面的椅子发出的声响却没能掩饰男人的焦急情绪,还是没有忘记礼数,对关守天充满歉意的说道。

    关守天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事儿让他这个旁观者一听,并没有觉得很严重,至于让谭明轩紧张至此,不过是那个叫秦子珊耍了点儿小手段,而且还是很拙劣的手段,这霆小子或者谭明轩,哪个出手,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这事儿,虽然说是乔楚那丫头出事儿,他还真觉得有多担心。

    可这也分人,万事儿遇到情字,总是让人判断偏差,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这老爷子是能理智明白,可是这小子可就没那么淡定了。

    谭明轩疾步往外走,肖劲紧随其后,步伐急速却保持着该有的距离。

    少主如此焦急的样子很是少见,显然这是要去见乔楚,所以才脚下生风一般。

    可是…

    “少主,少主!”

    “有话就说!”

    谭明轩并未放慢脚步,反而更加急促的奔着停车场而去。

    “雷绍霆在那儿!”

    本来要去拉车门的手,一瞬僵在了把手上,急急如火般行动的身体也瞬间冷却下来,如此不冷静的样子,真不像他。

    是啊,这时候儿,雷绍霆怎么会不在呢?

    他去了,也许又会给她招来麻烦吧。

    在自己还无法保证能够保护她的时候,便要忍住不去踏出那一步。

    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打电话给赤峰组,凌晨之前,找到乔梁!”

    “少主,赤峰组不到用时不能露面,若夫人知道了…”

    “让你打你就打!”

    平静无波的声音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明面儿上的事儿雷绍霆肯定打点得妥妥当当,那么,暗里的事儿,就让他来做吧。

    刚刚那火气十足的谭明轩着实骇人,让肖劲这个平时荣辱不惊的人都猛咽了好几口口水,随即抄起了电话。

    ——☆——

    乔楚虽然没离开公安局,可是房间却彻底换了个样儿,对于这种地方,此刻呆的很是简单的房间和刚刚的小黑屋比起来已经是天壤之别,房间里不过就一个桌子一把椅子,还有一张简陋的单人床。

    在她坚持下,雷绍霆最终妥协,直到给她换了这个房间后,才一脸不悦且恋恋不舍的离开。

    这会儿的乔楚反倒心里坦然悠闲的很,将所有事情都交付给雷绍霆去做,自己竟然很是放心的毫无怀疑。

    只是,秦子珊会把乔梁藏在哪里呢?l市这么大,要找一个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难道要去直接问她?她会说吗?

    思及此处,乔楚心里又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可是,再怎么担心,也只能等消息了,只要她在这儿蹲着,想来秦子珊便不会把乔梁怎么样吧。

    这个房间已经不似那小黑屋里的阴冷了,可乔楚还是裹着男人批到她身上的风衣,看着玻璃窗上透出自己模糊的黑色轮廓,不禁傻傻的笑了笑。

    唇间,衣服上,满满的都是他独有的味道,抚摸着有些酥麻的唇瓣,她能感觉到,刚刚开始温柔的吻,到后来是有些气闷的。

    那位爷的脾气,她是再清楚不过了,这会儿竟然能踏踏实实的走,着实不容易。

    不一会儿,有警察送过来了晚餐,乔楚一看,竟然都是她喜欢吃的菜,不禁心中一暖,自然都是他交代的吧。

    连这些小事儿都事无巨细的给她想在前面,知道她出事,便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她只顾着哭,都忘记问问他晚饭吃了没。

    心里有事儿,饭吃的也索然无味了,随便儿扒拉了两口,便放下了。

    送饭来的警察态度显然也比下午好了很多,不再用看待犯人的眼光看她了,饭端进来,竟然还把手机还给了她。

    放下筷子,打开手机,没有信息,也没有未接电话,心里放了放,事出突然,估计都还不知道她关在这儿呢,这样也好,起码都不用为她担心了。

    打开相册,找到了那天一早雷绍霆发过来的照片,看着自己满足的睡颜,孤独感渐生,看来今晚她是睡不了这么甜了,长长的呼了口气,还是就这么坐着到天亮吧。

    看了许久,才关闭了相册,突然想起那个李局说的秦子珊把视频发到了网上,急忙打开了微博,先看看是否有关于自己的新闻。

    本来不太喜欢上网的,却分别被白翎和小桃数落了一顿,这年头儿,谁还不拿手机上个网啊,那不成远古人了?

    这号儿还是白翎给她注册的,很少上,可今儿她却发现了这微博的好处,因为一打开,她的事儿就被很多人转载了。

    果然,那视频很短,截取的正是她挥着大棒子打人的形象,而那四个少爷打欧阳老师的画面却剪辑的很好,一点儿都没看出来。

    没有声音,只有画面,不明当时情况的人肯定会以为她的一棒子打上去很大劲儿,因为棒子落下,秦子州立马儿倒在了地上哀嚎。

    秦子珊这次就是打了网络传媒的牌,将这件事儿迅速的扩大开去,这年头儿仇富心理的人太多,她也知道避重就轻的将四个人的身份隐去,只弄出一副受害者妹妹对行凶者声讨的帖子,将乔楚完全妖魔化了。

    她的见义勇为,最终被扭曲成‘求爱不成恼羞泄愤’,在贴吧,天涯,猫扑…各大网站纷纷转载,热闹非凡。

    乔楚从没想过自己个儿还能走到如此风口浪尖儿上,真真儿是囧囧人生,多姿多彩!

    真是佩服秦子珊为了她能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儿,这会儿都忍不住替她发愁这事儿秦子珊准备如何收场。

    难道不知道网上有‘人肉’这个说法儿吗?还是琢磨着自己的计谋高超,行动迅速,可以很快将她乔楚定了罪,扔进号儿里就皆大欢喜了?

    想来这样拙劣的闹剧一出,恐怕连一直挺她的雷老夫人也不会插手此事了吧,因为连乔楚都觉得这事儿干的太上不了台面儿了。

    总的说来,乔楚也没时间替秦子珊伤春悲秋了,既然要做什么事情,那自己就要承担后果,没有人能帮得了她。

    只希望,秦子珊还没有那么坏,绑了乔梁也不过是想威胁她,不会真的对乔梁怎么样才好。

    看着纷纷扰扰的新文,真是佩服这帮编故事的人,越看越是无语,索性从微博上退了出来。

    坐在床上,心里总有股子焦躁不安的劲儿,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本来天塌下来都能睡得着的她,这会儿是一点儿困劲儿都没有,摆弄着手机,谁也联系不了,这都快十二点了,也不知道他回家了没有。

    攥着手机,思来想去,还是发了一条信息。

    “我很好,放心!早点儿睡!”

    盯着屏幕半天,也没有动静儿,乔楚失望的抿了抿嘴唇,那酥麻的感觉已然不在了,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么晚了,也许已经睡了吧。

    门,推开。

    “没有你,我怎么睡?”

    ------题外话------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