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四十章 你说‘别停’的!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没有你,我怎么睡?”

    那磁性的且带着暗夜赶路的淡淡的喘息,挟着凉风而至,心下一片孤寂的乔楚仿佛听到了这世界上最美好的声音似的,水润的眸子亮了又亮。舒欤珧畱

    完全没有想到,这么晚了,他竟然又出现在了这里,心里有了对他依赖的认知,自然是被一种满足和雀跃甜的满满的,可是在不好意思再像刚才一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投怀送抱了,即便是心里想,也还是忍住了,只是慢慢的走了过去,身上还裹着男人那件儿大大的黑色风衣。

    “这么晚了,你怎么又过来了?”

    “废话,我能让你自个儿在这儿睡啊?这外面多少狼呢?”

    男人看着她一直裹着那大风衣没有脱下来的女人,看着很是顺眼,那白皙的小脸儿被黑色衬托的更加的细嫩柔滑,在暖黄的灯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晕,樱红的小嘴儿一开一翕的说着,她的每一个眼神儿,每一个动作,竟然都有一种让他想不顾一切将她捞过来好好儿疼爱一番的冲动。

    毕竟场合儿特殊,压下了那冲动,却还是将那小人儿搂进怀里,冲着脑门儿就狠狠儿的亲了一口,跟不解恨似的,重重的,拿出了要把她拆吃入腹的劲头儿,

    到外面儿这么一圈儿该办的事儿也办的差不多了,就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他是真不放心这妞儿自己在这儿呆着。

    乔楚怎么会不知道他这会儿隐忍的是什么,多少个夜晚,她便是在如此炙热的眼神下,如此温热的气息里一次次的沦陷的,到了如今,心里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更是无法抗拒男人的邀请,就这样被男人吻着额头,小心脏已经乱跳的失了规律。

    深深一吸,男人身上的味道好闻极了,她好像没见过他用什么男士的香水儿,但是那独有的味道,就跟已经入了骨髓一般,成了他特有的标签儿。

    一闻,便知道是他,一闻,便很是安心。

    不禁唇角儿浮上一弯浅笑,任凭男人大半儿的重量放在自己身上,将她圈的死死的,以前这个动作她只会感觉到窒息,这会儿却是无尽的安全感,她心里默默的承认了,她喜欢这个男人如此占有欲十足的抱着她,就像真的怕她跑了似的,特别被珍视的感觉。

    也许是换了心境了吧,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换了一般,以往觉得抗拒的东西,换了一个方向,竟然变成了很是美好的东西。

    很多事情,一念之间,一念之差,天壤之别。

    她不会把这些心事说出来,并不是所谓的谁先承认谁就输了,她忽然理解了小桃的处境,也许说出来,一切也就要结束了,她刚刚才意识到自己的心,所以她贪心的不想这么快结束。

    都说一个人总要傻傻的爱一次才好,想起和陆宇在一起的六年,却不如这两个多月的日子来的震撼,看来爱情这东西,真的不是靠时间或者是习惯来决定的,是要碰到对的人,面对了自己的心,才忽然觉得以往的六年里,不过是习惯,而不是爱情。

    可现在,她也不算是爱情吧,爱情向来都是两个人的事,现在不过是她自己的事而已。

    不管怎么样,就让她犯一回傻吧,不去求什么结果,但求能开心一天是一天吧,小桃说的挺对的。

    “你晚饭吃了没?”

    忽然想起来这事儿,急忙问道,琢磨着他这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直觉他根本没时间吃饭。

    看着女人挺严肃,微蹙着眉头的小样儿,某少心里一动,他以为一进门儿,她问的第一句事儿会是‘我弟弟怎么样了’之类的话,却没想到是关心的是他吃饭了没,听着特别暖和。

    也不是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喜欢在一句话上来回矫情,只是通过这事儿吧,他突然感觉到了点儿这妞儿不经意间的小变化,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总之两个人的关系好像莫名的近了一步,萌生出了一些东西的感觉。

    “还没呢,没顾上!”

    “怎么能不吃饭呢?这都几点了!”

    乔楚声音细细柔柔的,嗔怪的看了男人一眼,带着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心疼意味。

    “你不是也没吃?”

    雷绍霆一笑,刮了刮那俏挺的小鼻子,一脸宠溺的说道。

    一进门儿就看见送过来的东西基本没怎么动,想来心里有事儿,也吃不进去什么,就是怕这个,才急扯把火儿的赶了过来。

    “我…”

    乔楚抿了抿唇,扫了一眼桌子放的饭菜,确实,她也没什么胃口,一方面是心里着急这些事儿,再一方面是觉得自己吃饭真的很没意思。

    这会儿一见到他来,一切系统恢复正常,倒还真觉得有点儿饿了。

    “要不,问问他们这儿能不能把饭菜热一下儿,我陪你吃点儿。”

    乔楚说着,就想去收拾那还有几个没开盒儿的菜,琢磨着,这儿肯定能有个微波炉什么的,热一下儿再吃点儿。

    “热完了还是味儿吗?”

    雷绍霆皱了皱眉,一脸嫌恶的瞅了瞅那放凉了的菜,琢磨着那堆东西热完了一没卖相儿,二没味道,便彻底没食欲了。

    乔楚忙着收拾的手停了下来,一想也是,这位爷要是在家里,这点儿饿了,估摸着也是厨师现做好了,巴巴儿的给爷端过去,哪儿吃过这剩菜啊。

    “那怎么办?总不能饿着啊!”

    “出去吃呗!”

    “啊?怎么出去啊!”

    乔楚一愣,这怎么说也是公安局吧,就算这位爷手眼通天,终归还得讲个规矩吧,这会儿的她的事儿还没说明白呢,也不可能说出去就出去啊,怎么让这位爷一说,好像自个儿不是犯事儿了,是度假来了似的。

    “没事儿,咱偷偷出去!”

    雷绍霆狭长的眸子里一抹狡黠的笑意,在乔楚耳边儿轻轻的说着,顺道儿在那小巧的耳朵上咬了咬,惹得乔楚值躲。

    “那怎么行啊…”

    乔楚不敢置信的看着男人那贼贼坏笑的样儿,好像很是期待偷跑出去的事儿,明显能看出兴奋的感觉。

    “有小爷在,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那自信,那嚣张,透着一股子放荡不羁的傲娇样儿,让乔楚都跟着倍加信心了似的,有一种要去冒险似的小雀跃。

    可心里不禁还是犹豫,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儿还是不靠谱儿,仰起头儿看着某少,一脸求知欲,认认真真的再确定了一下儿这个事态的严重性。

    “…这…算不算越狱啊?”

    “嗯…算!”

    “啊?”

    一直按部就班的生活,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规矩外面的事儿,可是遇到这个男人,好像一直都在做一些常理之外的事情,尤其这会儿她还真觉得从公安局跑出去是一件很刺激的事儿,骨子里的叛逆因子已经蠢蠢欲动了。

    “啊什么啊,去不去?不去小爷可自个儿吃去了哈?”

    最终…心里天人大战一番后,在那深邃的眸子里彻底沦陷了。

    乖乖的点了点头,随着男人走了出去。

    乔楚还是不放心的,设计了半天方法,最终选择某少穿上黑色的风衣,把她裹在里面儿,两个人同步往外走,天儿这么晚了,估计值班警察这会儿也都打瞌睡呢,不容易被发现。

    三爷倒是没有什么反对意见,竟然积极配合,这让乔楚放心不少。

    脚下还是放轻了很多,猫着腰,紧紧贴着男人的身体,躲在男人那宽敞的风衣里,被裹的严严实实的,安全感十足。

    某少让她别抬头儿,跟他步调一致就好,乔楚自然也听话的很,乖乖的数着一二,跟着男人的步子认真的走着。

    警察的一排办公室在雷绍霆那边儿,窗户还都比较高,自然看不出这风衣底下的四条腿,乔楚心里还暗暗窃喜着,上学这么多年从未逃过课的她,这会儿还真找到了逃课出去玩儿的兴奋感觉。

    得意过头儿就容易乐极生悲,正美呢,心里数的数儿一乱,脚底下也就跟着乱了起来,一个趔趄,差点儿从那密密实实的风衣里摔出去。

    好在,一把被男人强有力的胳膊给捞住了,稳了稳身子,长吁一口气,还是忍不住从风衣的领子里弹出小脑袋,警觉的张望了一下儿。

    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这对面儿正好儿两个警察笔挺的停住了脚步站住了。

    乔楚心里连喊着糟糕,虽然身边儿这位爷面子大,可是这种感觉确实像是逃学被抓包一般的狼狈。

    这面儿对面儿撞见了,确实很是尴尬,藏了半天压根儿白忙乎了,这样儿的情况,人家警察再看不见,除非是瞎了。

    “三少,回去啊!”

    “嗯!”

    两个警察打了个招呼,便跟真瞎了似的,又拿着手里的文件夹研究上了,压根儿就没问别的。

    了,乔楚大眼睛眨巴眨巴,眨巴半天,琢磨着,这俩人儿难道没看见她?灯光不暗啊!

    愣着神儿,已经被男人带着机械性的往前走了,来来回回这楼道里碰上了三四拨儿的人,都跟把他们当空气似的,即便是有不巧和她眼神儿对了个正着的,也立马儿把眼神儿别开。

    一路畅通无阻,跟隐形人儿似的,大踏步走出公安局到了停车场,整个儿过程都有恃无恐的。

    乔楚不禁觉得自己够傻的,想想这位爷所谓的‘越狱’一点儿都没有躲的意思,走的还极其嚣张的今儿,她怎么就信了呢,还做贼似的弄的心里紧张兮兮的,压根儿是这位爷早就跟人家说好了的吧。

    等到上了车,某少终于绷不住了,哈哈大笑的极其没有形象,像稀罕个小宠物似的,没完没了的揉吧她的头发,一边儿揉吧着一边儿笑。

    小脸儿红红的乔楚边躲着,就不禁有点儿恼怒的别过头去,想着自个儿猫在风衣里跟一个小贼似的才是形象尽毁。

    合着,又被这位爷耍个够呛!

    也不知道这位爷今儿怎么笑点这么低,险些笑岔气儿了。

    “小心笑的闪了舌头!”

    娇嗔的斜了男人一眼,再次扭头看向窗外,一副被气的鼓鼓儿的小样儿。

    “呦呵,胆儿肥了啊?牙尖嘴利!”

    大手一扯,那柔柔软软的小身子便一下儿跌进了怀里。

    蓦然,那唇便印上了她的,将那因为不满而嘟起的小嘴儿一并吻进嘴里,舔舐着,吮吸着,汲取那檀口中的甜津。

    一通儿深吻,女人已经因为窒息与撩拨起来的悸动而被吻的七荤八素了,那本来就不算是生气的气也一并被男人给稀释的干干净净了。

    “傻妞儿!小爷想出去,谁还敢拦着啊?”

    可不是?人家是爷,谁敢拦着啊。

    乔楚不禁心里琢磨着,以后是不是也应该站在这位爷前面儿狐假虎威一下儿。

    “那你不早说,刚刚我紧张的差点儿摔了!”

    红扑扑的小脸儿这会儿被男人一吻更是绯红一片了,嗔怪的睨着男人。

    心里却是怨怪着自己为什么一遇到这个男人,大脑就运转速度缓慢,还经常有短路的状况发生!

    某少一笑简直颠倒众生,看着那小女人嘟着嘴可爱的模样儿,白皙的脸上两片红晕,香甜的跟个水蜜桃儿似的,恨不得上去啃两口。

    身上一紧,干咳了两声儿,这会儿还是把她的小女人上面儿的肚子喂饱了再说,至于下面的事儿,怎么也得等这事儿都完结了,再慢慢儿的讨回来了。

    “傻妞儿!”揉了揉那柔软的发,圈着的胳膊稍稍放开了一些,“想吃什么?”

    “吃什么都行!就近吧!”

    乔楚也不是真生气,说过笑过也算了,这会儿离开那压抑的小房间,心里还真是舒服,夜风一吹,豁然开朗,饥饿的肚子也跟着复苏了,这会儿狂叫着抗议上了。

    “就近啊…”雷绍霆似是考虑了一下儿,才发动了车。

    “去哪儿啊?”

    乔楚对于男人的半句话也很是好奇,这么晚了,还真没什么吃饭的地儿,以前他带着她晚上去的地方,都离着挺远的呢,这一来一回的,晚上也甭睡觉了,全搭在路上了。

    “去安子家,过一条街就是!”

    “这么晚去打扰不好吧…”乔楚犹豫着说道。

    “丫就单帮儿一个人,这会儿兴许没在家,住一个晚上,明儿一早再回来!”

    “那还是先打个电话问问吧。”

    乔楚总觉得不太合适,这大半夜的说去打扰就去了,总得打个电话才好吧。

    “不用,这就到了!”

    车拐了两个弯儿,就到了一个豪宅区,一片高楼耸立半环着一排独栋别墅,这地界儿绝对是市中心的市中心,在这里竖起来的别墅奢华程度可想而知,后来乔楚听雷绍霆说,才知道,这连着的几套独栋别墅以及后面儿的三栋摩天公寓楼都是安家的产业。

    这别墅也算是安志文自己的私宅,家人都不住在这边儿,嫌这儿车水马龙的闹腾,可安志文就喜欢在这种闹市区里住着,说这样才接地气儿,接人气儿,其实最终目的,也是因为夜生活方便,远离家人束缚。

    这香雨墅也是哥儿几个的一个据点儿,因为这儿离哪儿都近,而且安子属于一个没那么多讲究的人,谁来都行,怎么折腾都行,没有像雷绍霆那种洁癖的爱好,也没有王川家里那么复杂,更没有大伟那种按部就班的拘谨,这儿是个自由的天地,所以,这哥儿几个一人一套钥匙,随时都能来。

    当然,有人问了,这里里外外的,也不方便吧,他们还真没觉得不方便,哪怕是一开门儿,人家安子正客厅上演肉搏大战呢,也不过是随意的一个点头儿,该干嘛干嘛,互不干扰。

    不过,雷绍霆很少来,即便来了,还是会打个电话知会一声儿的,不是外道,是懒得看着什么让他生针眼的事儿,他还做不到王川那种看到什么状况,都如入无人之境的境界。

    怎么也不能让他的妞儿睡在公安局那小破房间里吧,想着她那轴的劲儿还不肯跟他走,就近儿到安子这儿,一早再给她送回去,挺好的,怎么这也能安安生生的睡的舒服点儿,所以临来的时候儿就跟安子打了电话,知会了一声儿。

    要说很多话吧,还是得说清楚点儿比较好,这边儿雷三爷问了安子今儿在不在香雨墅,那边儿以为三爷是要找他喝酒什么的,赶紧说不在,生怕他找来似的,所以两边儿正好儿叉劈了。

    雷绍霆刷卡,进院子,整个儿就跟到了自个儿家似的,乔楚也跟着下了车,看着这令人咋舌的别墅,心里不禁想着在如此寸土寸金的闹市区里,这种独栋外带这么大院子的别墅价格应该是个天文数字吧。

    隐约看着有一间屋子里有微弱的灯光,不太明显,但家里应该有人吧,不禁看了看身边儿从车另一边儿绕过来的某少,人家倒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儿,直直往里走,想来是没发现房间里有人。

    走到门口儿,乔楚一把拦住了要拿钥匙开门儿的大手,抬手按了门铃儿。

    “我刚才看见那边儿窗户好像亮着灯呢,可能有人在家吧!”

    某少俊眉一挑,抄起了手机,丫安子的车都没在,怎么可能房间里有人,难道是遭贼了?

    随即就否定了这个可能,哪个不开眼的贼能偷到这儿来啊,但凡有点儿见识的也知道,这儿住着的是什么人物,安子的老爹那可是实打实混出来的,是他们这帮混混的祖师爷,要是打了安家的主意,那还真是长了胆子了。

    “雷子,啥事儿?”

    响了好几声儿才接起电话的安志文,这会儿喘着粗气,显得刚从什么重体力活动中好不容易抽身出来。

    雷绍霆倒是深知这声儿是干嘛呢,照说打扰人家好事儿本来应该觉得不好意思的,可人家雷三爷哪儿管那个啊,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的威胁道。

    “赶紧提上裤子下来给爷开门儿,不然爷可自个儿开门儿进去了啊?”

    “操!你丫怎么二半夜跑这儿来了?”

    “哪儿那么多废话,赶紧的,我妞儿冷着呢!”

    照三爷的习惯,那肯定是直接开门儿进去了,甭管安子干嘛呢,反正那么多房间呢,井水不犯河水的,可是乔楚非坚持着主客之道,他也没辙,看着小妞儿收了收衣领儿,本来搂着她的胳膊又往里圈了圈,跟安志文儿说话的嗓门儿也提高了几个音调儿。

    “啥?嫂子来了?那什么…你丫等会!”

    那边儿语气也不由自主的提了几个声调儿,一下儿惊着了,里面儿窸窸窣窣的一串儿声音外带着安志文的一阵儿暗骂,挂断了电话。

    雷绍霆一阵儿幸灾乐祸似的坏笑,丫安志文算着这哥儿几个里这方面儿比较单纯的,关于找女人,除了平时一心为秦子珊守身如玉的龚奇伟,还就属安志文在这方面儿‘洁身自好’了,没有女朋友,甚至找女人的事儿也寥寥。

    安子本身长的就有一股子阴柔的美劲儿,哥儿几个经常调侃丫是不是个gay,还是里面儿小受的角色,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儿被说成是受,任谁都得叽歪了,可是安子脾气好,也懒得反驳,在哥儿几个心里到成了默认了。

    刚刚某少那贼耳朵明明听见电话线那头儿是个女人的生意,就不禁有点儿好奇,丫不会真怀疑自己的性取向问题,找人儿实验呢吧。

    大门口儿,两个人杵着好久,一个坏笑,一个仰着头儿一脸狐疑的瞅着那个一脸坏笑的男人,直翻白眼儿,笑的那么贼,不知道又合计什么坏事儿呢。

    过了一会儿,龚奇伟才过来开门儿,眼瞅着那身儿衣服似临时胡乱套起来的,衬衫儿口子就系了一个,还系错了,半敞着的胸膛,露出来的胸肌看起来很是健壮,如此不规则的穿着,非但没有显出狼狈,倒凭添了魅惑的气质。

    “小嫂子来啦,快请进,请进!”

    没想到平时看起来瘦瘦的安志文,板板整整儿的西装里也隐藏着这么一副好身材,不过乔楚是不好意思看,赶紧低下头。

    安志文倒是客气的往里让,虽然平时哥儿几个扯扯淡怎么说都行,可是有女人在,尤其是大家都看得明白,这乔楚绝对不同于他们平时找的那些女人,所以自然对她也是比较尊重的。

    雷绍霆一看这情景儿,脱下风衣一下儿扔到安志文身上,犀利的眼神儿瞪了安志文一眼,弄的安少一头雾水。

    怎么着?他可是从**窝硬拔出来给丫的开门儿,这是啥表情。

    “衣服穿好了再下来成吗?你丫这是待客之道?害我的妞儿长针眼呢?”

    雷绍霆斜楞着眼睛,那大爷范儿拿捏的是十足十,压根儿没有意识到他才是那个大晚上打扰人家休息,外带搅乱人家好事儿的人,那话说的理直气壮的。

    安志文低了低头儿,也意识到自个儿这打扮儿有点儿太随性了,接过来的风衣扔到了一边儿,倒是迅速的把口子解开重新都系好了。

    乔楚可弄不出这位爷这出儿,看着安志文衣冠不整的出来,也没往歪的地方儿想,琢磨着他们突然的打扰给人家造成困扰了,挺抱歉的。

    “不好意思啊,这么晚还来打扰你!”

    既然来了,也没办法了,乔楚一脸的歉意。

    “啊,没事儿,小嫂子客气了!”

    乔楚脸红了红,被他们一句一个小嫂子也叫的习惯了,今儿听起来,心里还是不禁一颤,有种异样的感觉滋生。

    转头看了看雷绍霆,水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等着这位爷发句话呢,这么尴尬的站在这儿,也不叫个事儿。

    某少接收到了信号儿,一笑,他没和安志文怎么客气过,被这小女人的眼神儿监视下,还真就语气软了下来。

    “行了,别管我们了,你忙你的吧!回头儿让川儿审你!”

    略有深意的看了安志文一眼,笑的邪魅,别人找女人稀松平常,这安志文找女人,他们怎么着也得好好儿审审不可,还别觉得这几位爷无聊,要想欺负王川儿,那得从酒上来,要想欺负安志文儿,那就得从女人身上来。

    安志文犹豫了一下儿,心里想着上面儿没干完的活儿,也有点儿呆不住,挠了挠头,干咳了两声儿。

    “那什么,小嫂子,您自便哈,我上去睡了!”

    雷绍霆他们在这儿随便惯了,他确实也不用担心照顾不周,在这儿没主没客,生活自理。

    “嗯,你快休息吧!”

    乔楚点了点头,还是觉得今儿这一趟太唐突了,一听安志文要上楼了,她也自然松了口气,不然这不知道要客套到什么时候儿。

    一看点儿,都快十二点了,这一天真是长,来来回回折腾,让乔楚有点儿精疲力尽的感觉了。

    雷绍霆本来是说打个电话,让前面儿酒店做好饭送过来,乔楚却觉得太麻烦了,翻开冰箱一看,东西全着呢,还是决定自己做了。

    两份儿简单的通心粉,凑合着吃了点儿,收拾好了,就上楼了。

    进了房间,乔楚刚想伸个懒腰舒展一下儿,就被那男人压在了墙上,大手游移到后颈,迫使着她回过头来,那火热的唇便铺天盖地的下来了,一通儿的乱啃,就跟那动物园儿里饿了三天的狮子见着兔子了似的,作死的啃咬。

    想着这位爷是压着一路的**,到现在才释放出来了,乔楚心里不禁有点儿发颤,这毕竟是在别人家呢,这位爷不会也那么肆无忌惮吧。

    “不专心的小东西,想什么呢?”

    啃了半天,终于松了口,暗哑的声线儿蛊惑人心带着低低的喘息,显然如此深吻,让男人已经欲火丛生了,能够松开口说上一句话,显然是压制着自己快要着火了的身体呢。

    “我没…”

    “打从吃东西就见你若有所思的,糊弄爷呢?”

    乔楚赧然的抿了抿嘴,这事儿爷到说的不假,她是有点儿若有所思,因为打从打开冰箱的一瞬间,好多东西都太过熟悉,熟悉的让她把这些说成巧合自个儿都有点儿不信。

    那冰箱里摆放东西的方法,包装封口儿的方式,还有整个吃东西的口味儿简直和一个人太相像了。

    可是随即又推翻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儿,这根本无法联系到一块儿的人,只能说这世界真奇妙!

    下次要见到白翎,一定得和她说说,这安志文竟然有着和她一样的冰箱强迫综合症。

    “我哪有啊!你不好好儿吃东西,干嘛看我啊!”

    某少那被**覆盖上的眼神儿,极度不满,额头抵着额头的两个人,明显感觉得到男人那粗重的气息一下下儿的喷洒在她的脸上,心里砰砰乱跳间,话也跟着软了又软,带着一股子娇嗔的意味。

    “这怪不了爷,你个小妖精总勾搭着爷看你,你说怎么办?”

    磨着牙,一副饿狼就要扑食的模样儿,幽深的眸子都是那难以熄灭的欲火,燃烧的熊熊如燎原之势,圈着那纤细的小蛮腰儿,紧了又紧,让她整个身体都紧紧的贴向自己。

    僵直的男人象征盯着后腰,像一块儿炽热的烙铁,那如电流般流窜到身体里的悸动以腰为中心像四肢迅速覆盖了上去。

    脊背一颤,小脸儿瞬间羞涩的如火烧起来一般,星眸闪烁着,不敢看再去看男人炙热的简直要把她焚烧殆尽的眼神。

    这姿势太过暧昧,太过火热,男人浓重的呼吸激荡着耳膜,整个天地间都好像仅剩下了这纯纯的喘息声儿,那热气就喷洒在颈项间,酥酥麻麻,让她一时不知道想躲还是想索求更多。

    “别…很晚啦…睡…睡吧。”

    长睫震颤着,迷乱的闭起了眼睛,柔柔诺诺的声音,跟那轻柔的羽毛似的,不断的撩骚着男人本来已经濒临爆炸的神经。

    “妖儿,就知道你想了!”

    雷绍霆嘿嘿儿的坏笑着,动人心魄的声线儿在耳边儿施着催眠术,一把将女人拦腰抱了起来,迫不及待的冲着那张大床走去。

    “别…快放开…这是在别人家里呢!”

    “放心,没人儿听得见!”

    “绍霆…真的别…霆…别。等等…”

    扭动着腰肢,却正好儿配合了男人的动作,不一会儿,身上本就不多的衣物已经所剩无几了,口申口今着,话说的都不连贯了。

    “妖儿啊,是你说‘别停’的…”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