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折腾,就是折腾!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翻手是雨,覆手是风,甭管多大的事儿,只要咱雷三爷管了,那就是天空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

    这也激情了,也燃烧了,凌乱的大床,勾缠的身体,还有一室旖旎靡靡的气息,无一处不显示着,刚刚这里发生的是怎样火热的场面。舒欤珧畱

    乔楚再一次觉得被这位爷如此折腾下去,自个儿早晚得交代了。

    小腰儿这会儿还被男人那大手钳着,有一种一碰就要折断的感觉,不敢动,也懒得动。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疯狂啊,她也没干什么,却非得被他诬陷成这整个事件都是她勾引在先的,顿觉有一种躺枪的感觉。

    无辜,忒无辜!

    及腰的发丝在后背铺散开来,鬓角的几缕湿哒哒的贴在脸颊,迷蒙的双眼半睁不睁的状态。

    累,真累,连眼皮都累的抬不起来了。

    “妞儿,累了?”

    “嗯…”哼唧着,小脑袋枕在男人的胳膊上,完全顾及不上自个儿这会儿的姿势是有多撩人,白皙的肌底透着淡淡的粉红,身上还有男人疯狂之下留下的青紫的印记,这会儿的她什么都懒得去想,脑神经都跟着歇菜了。

    埋在柔软的发丝间闷笑的某少,这会儿却还是意犹未尽,这几天真的把他给憋坏了,他就纳闷儿了,这女人到底给他下了什么毒,怎么一碰到这小身体,就无法自持了呢?

    猴儿急的就跟个愣头小子似的,她一颦一笑都能将他身体里最原始的那股子**勾出来,让他每次都欲罢不能。

    一次次的索取,一次次的贪恋,只想埋在那**窝里再也不出来了。

    “傻妞儿,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什么?”

    本来眼皮抬起来都费劲儿的乔楚一下儿惊着了,水亮的眼睛还带着刚刚攀向巅峰时冲出来的泪水,依旧迷雾一般的挂在那美睫上,微微颤颤的樱唇嫣红似火,勾人心魄,这会儿微张着,显出惊讶的弧度。

    本来趴在床上的小身体,上半身翻转过来,歪头看着那个一脸恶质笑容的男人,刚要说什么,却因为刚刚太激烈运动,胳膊撑的时间太久,已经没了什么力气,一下儿没有撑住自己的小脑袋,结结实实的撞到了男人那铜墙铁壁一般的胸膛上。

    一阵儿爽朗且欠揍的笑声自头说!”

    坏笑着,手下动作也没停,反倒有更近一步的趋势,乔楚吓得直噔楞着小腿儿往后躲,无奈被那大身板子压着,即便拼尽全力扭动,也没挣脱出男人的桎梏,笑的肚子都跟着疼起来,险些岔了气儿了。

    “…这儿…这儿…”

    “还有这儿吧?”

    某少那邪恶的大手探进腿间那块儿软肉儿,丝滑的触感让他喉间一阵儿的干涩,本来戏谑的逗弄却忽然暗哑了几分。

    那柔嫩的触感太过诱惑,以触及便像是被吸住了似的,让人爱不释手。

    翻云覆雨几次下来的乔楚,变得异常敏感,只被男人那手轻轻碰触几下儿,就已经忍不住口申口今出声儿了。

    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心里是已经全数接受了,可是毕竟床笫之间的事儿,作为女人,她无法做到很是放肆。

    他说的很对,她的身体很诚实,早就已经沦陷在他的‘淫威’之下了。

    xxsy

    “妖儿,我的妖儿!”

    喃喃的喊着女人的名字,那是专属于他的特别称谓,每当这么喊的时候儿,他都会觉得这个女人的是完完全全属于她的,一丝一毫都归她所有。

    一声声儿动人心魄的低吼,让乔楚的心尖尖儿也不禁跟着颤巍巍的不能自持起来。

    皎洁的月光也躲进了云层,无法直视这一室春色,只留下了点点余晖,铺洒在那张缠绵的榻上。

    ——☆——

    东方渐亮,又是一夜缠绵。

    房间内依旧弥漫着湿漉漉的战火硝烟的气息,挥之不去,一呼一吸间都提醒着瘫软在男人身上的乔楚未眠夜发生的一切。

    动了动身子,后背紧贴着男人的身体,汲取更多的温暖。

    “醒了?”

    就那么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好久了,小脸儿染着欢爱后特有的绯红,长睫在眼睑处画上一条弧形的阴影,俏挺的鼻子上还能看到薄薄的一层汗珠儿,被他蹂躏的有些红肿的唇嘟着,看起来特别的可爱。

    “嗯…你没睡?”

    掀开眼皮看了看男人那清明的眸子,显然不是初醒的样子,不禁问道。

    窗外看起来还没有大亮,再看看墙上的挂钟还不到六点,她也不过才睡了两个小时而已,如果被男人折腾的几乎昏厥过去也算在内的话,那就是睡了不到三个小时。

    这男人还真是强大无比,那精力充沛的吓死人,要不是昨晚他赖赖唧唧的在她身上来回蹭着说累了,她还真就觉得这位爷就是铁打的了。

    “困就再睡会儿!”

    眼瞧着女人连抬眼儿都费劲儿,心里就不禁心疼上了。

    对于和这个小女人上床这件事儿上,他总是十分矛盾,那副小身体太**了,让他每每覆上去就不不愿意下来,多少次都不餍足,可一切恢复平静,看着她软软如泥一般的靠在自己身上时,又不禁自责着,一点儿都懂收敛,把他的妞儿累坏了。

    “不了,也该回去了…”

    折腾了一宿,虽然迷迷瞪瞪的,可乔楚脑袋还清楚着呢,还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事儿。

    放任着这位爷胡作非为,她也没容出空儿来问他关于弟弟的事儿,这会儿不禁心里暗骂着自个儿,到底是怎么做姐姐的,怎么就任着他折腾成这样儿了呢。

    “给你看样东西!”

    男人胳膊一捞,将那软软的小人儿往上带了带,将她的小脑袋在他肩膀上安放好,随手拿起了手机。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果然是三少出马,万事不愁。

    手机里的照片儿正是乔梁,可能没料到会被拍照,眼神儿中还带着一丝丝的惊慌,但是看上去是已经被救了,旁边儿还有几个人蹲在地上,显然是被制伏的绑架乔梁的人。

    “你是怎么找到的?我弟弟没事儿吧?”

    乔楚拿过手机,看看照片发过来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多,也正是她被折腾的晕过去的时候儿。

    松了一口气,心里就相信着,他一定能找到乔梁,他真的做到了,不禁更觉得这男人深不可测了,这世上好像就没有能够难倒他的事情一般。

    “嗯…没事儿!”

    雷绍霆简单的回了一句,随即在女人的发的‘谢谢’很是不待见。

    乔楚吐了吐舌头,没敢再接这话茬儿,不过她心里是真的感激他。

    他的出现,搅乱了她平静的生活,犹如一颗巨石,投入这个沉静太久的湖面,必然是会激荡出巨大的水花的。

    可此时的她却庆幸有他在身边,自己才不会觉得孤单,觉得是被人心疼着的。

    “我先起来回去了,你再多睡会儿!”

    乔楚从男人的怀里抬起了头,这才看出来他那双浓黑的眸子里也布满了红血丝,前半夜折腾她,后半夜估计是折腾她遇到的这事儿,压根儿就没睡觉,这铁人总这么着也盯不下来啊。

    “不用回去了,我跟那边儿打过招呼了,这事儿就这么着了!”

    “这么着是怎么着?这事儿就过去了?”

    不禁纳闷儿,她不用回去了,那说明她没事儿了,是不是也同样儿说明秦子珊也没事儿了?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

    蹙着眉,收去了眼神中的慵懒,虽然也想到了,关于秦大小姐的事儿即便查清楚了,也照样儿会被压下来,但还是忍不住心里有怨气的想问个明白。

    凭什么她秦家说打人就打人,说诬陷就诬陷,到了她们头上,又黑不提白不提儿了,她被愿望了,行,她忍,可是欧阳老师被打的住了院,难道这事儿就这么了结了吗?

    “乔,这事儿,我会给你个交代,但是…暂时只能这样儿!”

    雷绍霆说这话,心里也说不出的堵得慌,他也是今天早晨得到的消息,救乔梁出现的一系列的事儿就先不说了,一大早雷老夫人就来了个电话,这回显然对于秦子珊的所作所为,莫宛如也颇有微词,只不过碍于长久以来两家相处的情分在那儿摆着,终归还是顾及了秦家的颜面。

    再者说,这事儿又关乎到乔楚,莫宛如不得不又老调重弹的对他一番说教,话里话外都是对他的不满。

    秦怀礼也知道他是个混不吝的主儿,压根儿不可能给他什么面子,给他打电话解决这事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丫毕竟是个副市长,又是长辈,跟一个小辈儿的在那儿求情着实不合身份,所以电话不出意外的打到了莫宛如那里。

    老太太一出马,他这事儿也不能做的太绝了,而且目前这种小打小闹儿,不足以解恨,他要的可不是秦子珊过来低个头认个错就能了事儿的。

    乔楚看着男人紧锁着眉,若有所思的神情很是凝重,想着刚刚的表现有点儿太过激动了,打人的是秦子州,诬陷她的是秦子珊,怎么着,也不应该冲着他发脾气。

    一宿没睡等着关于乔梁的消息,就是为了给她个安心,这会儿她再要求什么也有点儿说不过去。

    “我…明白!”

    深叹了一口气,最终将心理的怨气给压了下来,他说能给她个交代,那她就相信吧。

    除了他,还能相信谁呢,这事儿连他都说要先压下来,她更是没有任何反手的可能了,好在乔梁没事儿。

    “乔!”大手捧着那有些失落的小脸儿,很是郑重的看着她,“相信我,你的委屈不会白受的!”

    很多话,他无法说明,但是后半句,他想说的是,小小的惩戒远远不够,他必须给她一个安全的没有顾虑的天空,伤害了她的人,他必将让他们百倍偿还。

    “我相信,现在乔梁没事儿,我就放心了,我…没关系!”

    乔楚点了点头,再点了点头,让自己镇定,也让他能够放心。

    她越是懂事,男人越是心疼的紧,不得不说,他的小女人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淡定聪慧,有些事情,也许她并不完全了解个中缘由,却很是明白,什么时候儿该争取利益,什么时候儿需要忍耐,该争取的时候儿她是那么倔强,不退半分,该忍耐的时候儿,她却又能静下来,不知自己,还可以给周围的人安定下来的力量。

    乔楚菱唇勾起对着男人一弯浅笑,证明着自己对这件事儿已经不是十分在意了,既然先压下来,那么就得先忙眼前的事儿了。

    今天晚上是新生晚会的正式演出,本来昨天还琢磨着,这排练了一六八开的事儿要泡汤了呢,心下觉得可惜,没想到今儿就恢复自由了。

    乔楚发现只要这位爷不腻歪着,这早晨起来连洗澡带收拾的事儿吧,也挺快的。

    今儿这位爷就表现的挺好,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困扰和阻碍,在她一再坚持下,他先去洗澡,乔楚呢,就负责收拾战场,将被他们俩霍霍了一个晚上,有点儿七零八落的大床给收拾干净。

    等到她洗澡出来,男人已经下楼去了,乔楚边擦着头发,边检查着房间里还有哪儿没有收拾到的地儿,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一遍,才放了心。

    这及腰的长发极其不好打理,擦了半天还在不停的滴水,在人家的家里,也不好意思翻箱倒柜的找吹风机,拿了个电话线的发圈儿把头发随便儿团了起来,浴巾搭在脖子上便出了房间。

    打扰人家了,总得表示表示,好在起得早,做份儿早餐也算是廖表谢意吧。

    刚出了门儿,就听楼道深处的房间里,一声儿女人的喊叫声儿。

    “安志文,你王八蛋!”

    听不太真切,仿佛就是这么一句话,喊了一嘴后半句好像被什么堵了回去,乔楚眨了眨眼,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这声音…嘶…怎么…

    一路上就没停了胡思乱想,一边儿擦着头发,一边儿往楼下走,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想着又不老靠谱儿的,脚下一个不稳,差点儿从楼梯拐角儿那儿滑了出去,幸好从房间里出来的安志文眼疾手快,抓住她的胳膊拉了一把,才算是站稳了。

    一股子熟悉的香味儿从鼻间儿扫过,乔楚更是一个愣神儿,看着安志文胳膊上搭着两件儿衣服,那香味儿好像就是从这衣服上飘过来的。

    “呵,谢谢!”

    乔楚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安志文,再加上脑袋里满是自个儿那点子猜测,干笑了一身儿掩饰刚刚的尴尬。

    “小嫂子,这么早起啊!”

    显然,安志文也有点儿不大对劲儿似的,表情极其不自然,那阴柔俊美的脸多少有点儿僵的笑了笑。

    “啊…你也这么早啊!”

    “那个…雷子呢?”

    “啊…那个楼下呢!”

    乔楚瞥了安志文一眼,又忍不住将目光飘向楼道深处,本来自个儿也不是个很八卦的人,可是那声儿也忒熟悉了,但是又没办法问,只能自个儿心里来回来去的猜度着。

    “啊,那个,我正好儿下去…洗衣服,洗衣服!”

    “啊…这香水味儿…那个,一块儿下去吧!”

    俩人儿就在这支支吾吾,干干巴巴的对话中走下楼来,一个奔着洗衣房,一个奔着客厅沙发过去了。

    早晨一杯特浓咖啡,一份儿国际财经,这是雷三爷的每天的习惯,即便是有乔楚给做早餐,他也会喝完了咖啡,看完了报纸再坐下来吃早餐。

    “嗯…真香!”

    女人翩然坐到身边儿,某少不禁靠近一闻,赞赏道。

    乔楚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难得今儿凭生出了一股子八卦的心情,低声儿的问男人,“绍霆,安子房间里是不是有女人啊?”

    “你怎么知道的?”

    男人放下报纸,看着那小女人一脸儿好奇的小眼儿,生动可人,是外人很难见到的小模样儿。

    “那个,我刚刚好像是听到有女人喊了一声儿!”

    得,和安志文,那个那个的说习惯了,这会儿还有点儿改不了了。

    “什么时候儿这么八卦了?嗯?”

    嗅着女人身上独有的芬芳,那是隐藏在浓浓沐浴乳下单单属于她的味道,他可以很精准清晰的闻到。

    “我哪有,我只是觉得那声音有点儿耳熟!”

    “哦?”这倒是引起了雷绍霆的几分兴趣,那房间里的女人竟然让乔楚听着耳熟,有点儿意思。

    “哎呀,也许是我听错了,听错了!”乔楚翻着眼皮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摆了摆手,推翻了自己心里那个令她震惊的想法儿,“那个,我去做早餐!”

    “嗯,去吧!”

    看着那从床上软塌塌爬下来的小人儿又恢复了生气,眉宇间顿时舒展,嘴角也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

    有她,真好!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