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许在别人面前咬嘴唇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许在别人面前咬嘴唇

    三个人的早餐,本来也不费事儿,可是乔楚心里还是有点儿疑惑的想耗着点儿时间,再加上,在人家安志文急啊叨扰一晚,还是把早餐做的精致一点儿。舒欤珧畱

    火腿煎蛋,鲜榨了果汁,再加上蔬菜沙拉,着实也是费了些时间的。

    做好了,都上了桌儿,还是雷绍霆给安志文手机上打了个电话,安大少才下了楼。

    通过刚刚支支吾吾的聊了两句,乔楚和安志文也算又熟悉了一步。

    以前见面过几次,也都是王川和她说话比较多,大伟属于沉稳腼腆的,而安志文显然是阴柔疏离一些,可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对她还挺友好,又带着点儿尊敬的意思。

    虽然这状态吧,乔楚倒是觉得挺好,她是不想弄的人家不自在,自个儿像个不速之客似的。

    但要说是看在雷绍霆的面子吧,又不太像,毕竟以前她也是贴着雷三少标签儿的,人家安志文也没表现出有什么特别熟络的感觉。

    “吃饭还想东想西的?”

    雷绍霆横棱着眼睨着她,可是大手却宠溺的揉了揉女人的头,自然都心知肚明。

    “你那边儿不方便,我派两个人保护小嫂子吧。”

    这会儿调什么人,全在雷老夫人的掌握之中,通过上次的生日会,安志文也是看得明明白白,这乔楚在雷绍霆心里的分量,既然要暗下保护,通过他这条路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保护?”埋着头儿吃东西的乔楚一听说她的事儿,急忙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儿懵懂的样子,“我不用保护,真的不用!”

    说着,又特别诚恳的对着身边儿一脸严肃的男人摇了摇头,以示确定的意思。

    虽说这事儿让秦子珊颠倒黑白摆了一道,可终归还没到需要有保镖跟着的必要吧,难道她还真能明目张胆的把她怎么样?总要顾及自己的身份地位,为她一个无名小卒,总不会冒太大的险吧。

    怎么想怎么觉得不用那么夸张,可什么事儿还得等旁边儿这位爷发话,他要是非得给她安排来门神跟着,她也是一点儿辙没有。

    “乖!就这几天!”

    雷绍霆捏了捏她水嫩嫩的小脸儿,语气软了软,深邃的眸子专注的看过去。

    被这样亲昵的动作弄的有点儿不太好意思的乔楚,不禁羞赧的低下了头,这个霸道的男人偶尔的温柔还真让她小心脏跳的有点儿乱。

    “嗯!好!”点着头,答应着,有没有必要也不是她说了算的,琢磨着,又扭过头儿来,“那能不能,别让他们跟着我啊?你知道的,那样儿挺怪的吧。”

    一想到后面儿跟着两个黑衣黑裤外加黑脸的保镖,就觉得完全和自己的身份不搭调,怎么想怎么滑稽。

    噗——

    “小嫂子,真不是那么回事儿!”

    刚刚往嘴里塞了一口面包的安志文一听这话,差点儿笑喷了出来,急忙解释着。

    “傻妞儿,你以为拍大片儿呢啊!”

    某少俊朗的眉扬了扬,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看着那眨巴眨巴的懵懂的大眼,真是可爱的紧。

    “那…”

    “放心吧嫂子,派去保护你的人,你都不知道是谁的,大张旗鼓跟在后面儿的那些一般是没什么用的,不过是壮声势用的!”

    “哦!”

    乔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一想到说保护,那必定是屁股后面儿跟着一帮人,遇到危险就立马儿拔枪开火那出儿的,看来,确实是自己想太多了,或者说是被香港警匪片儿误导的有点儿拧巴。

    “懂了?”

    雷绍霆轻笑着,在那俏鼻上捏了捏,眉梢眼角儿都难掩的温柔。

    “嗯…不是十分太懂,不过不是我想的那样就好!”

    乔楚确实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儿,更说不清楚这些男人身后到底蕴藏着怎样的能量,她不过生活在男人羽翼下的小女人而已。

    男人满意的点点头,勾起她的一缕发丝在手上把玩着,想起昨晚她趴在自己身上那轻飘飘儿的小身体,便催促着她多吃一点儿。

    这个小女人乖乖听话的样子特别可人儿疼,经历这么一出儿,她好像哪里有些变化了似的。

    以往的她也不会反驳他的意见,可依然能看到那大眼睛里的漠然和似是认命的无奈,而此刻她乖乖点头的小样儿,眼神表情都是真诚且真实的,那是毫无隐藏的信任一般。

    这一发现,让他心里一瞬的满足。

    雷绍霆先带着乔楚回家拿了趟琵琶,又把她送到了学校,路上,乔楚是在是困得不行,基本就是昏昏沉沉睡过啦的。

    “你也回去休息休息吧!一个晚上没睡!”

    乔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眯了这么一会儿稍稍缓解了点儿,可还是觉得眼睛酸涩的难受,好歹她晚上还睡了一会儿呢,可这位爷可是通宵没睡,怎么能盯得住啊。

    “嗯,去吧,有事儿就打电话!”

    男人牵起女人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又吻,才放下反握在手心儿里。

    “今天是新生晚会…应该挺晚的,嗯,你不用接我了,我自己回家就行!”

    乔楚话里顿了顿,突然就琢磨起现在和他算是怎么回事儿,晚上是回家,还是要回中山去,可话说出来了,又不免觉得有点儿意有所指的意思,咬了咬下唇,垂下眸子说道。

    人的心真的很奇怪,那天排练时听到苗苗提什么京城四少在新生晚会上都会到场,她还紧张兮兮的害怕里面儿有这位爷呢,觉得撞上他那犀利的眼神儿,什么演出都得砸,可是,这会儿她心底里却有个小声音,她想在演出的时候看到他,看到他注视着自己的样子,就会觉得很放心。

    眼瞧着女人欲言又止的小样儿,男人不禁嘴角扬起笑意,这话里话外的明显就是一种隐晦的邀请,照以前这小妞儿才不会跟他宝贝什么行踪计划,他不逼问她都压根儿不带说的。

    “嗯,到时候儿再说吧!乖乖的!”

    撤回了手,拍了拍女人的小脑袋,也没多说别的,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即便是再多想在车里和她腻歪一会儿,可还是忍住了,先下了车,到后备箱拿出了琵琶,递给了随即也跟着下车的乔楚。

    “那我先走了!”

    被牙齿咬的异常嫣红的唇抿了又抿,接过琵琶柔声细语的回答。

    这女人,难道不知道这小模样儿有多勾人吗?

    “不许…”

    男人那有些低哑的声音,本来要说的话,卡在了半截儿上,连他自个儿都觉得这近乎疯狂的占有欲有点儿太过了,本来呼之欲出的话又在犹豫间停住了。

    “嗯?什么?”

    乔楚刚要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仰着头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有点儿纳闷儿,这话说半截儿还真不像这位爷的作风。

    “没什么!”

    “你刚刚说不许…不许什么?”

    以往如果男人说不许这个不许那个,她肯定心里肯定是暗暗的把这个霸道恶质男骂上几个来回儿了,可是这会儿依旧是这样专职的话,她却听着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忍不住要问,想知道他要说什么。

    “不许在别人面前咬嘴唇,明白吗?”

    某少语气严厉,眼神中也都是霸气狂狷的满满的占有欲。

    “啊?”

    乔楚怎么也没想到他不许的竟然是这个,不禁有一瞬的愣神儿。

    “为什么?”

    “也说不许就不许!”

    让别人都看到这小样儿,这不是擎等着被骚扰呢么,一想到有人会觊觎他的小女人,就不禁要发狂了。

    瘪着嘴,不知道又哪儿找了男人的冷眉冷眼儿了,本来想试探的邀请他,能不能来看她演出的话也终归是没说出来。

    眼瞧着不说话的乔楚一脸失落外带着委屈的小样儿,某少一把将那小人儿搂紧在怀,贴在女人的耳畔低喃。

    “你不知道你咬嘴唇的小样儿多欠干,这模样儿只能让爷看,明白吗?”

    呼的一下儿,小脸儿就跟着了火似的,烫的只想一头扎进冷水里才能清醒,那本来还因为男人没来由儿的抽风儿郁闷着呢,这会儿却听到男人说这么露骨的话,那磨着牙似的警告,让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已经找不到调儿了。

    “…我…我得进去了!”

    让男人撩拨的话,弄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儿了,即便是这么多次的亲密,在他的面前还是动不动就会脸红心跳,这会儿更是难为情的无以复加了。

    小脸儿红红的看着煞是可爱,男人笑得惬意非常,拇指在那嫣红的唇瓣上来回描摹着,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按回车里,好好儿的疼爱一番。

    雷绍霆一贯的作风是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会提前说的,就如今天晚上乔楚的演出,他是否能出席还是个未知数,因为今天是进入集团最关键的一仗,完美收官就在今天了,所以忙到多晚真的不清楚。

    终归还是舍不得让他的小女人失望,在脑海里缜密的计划了今天的行程安排和进行速度。

    “晚上我会过来!”

    这笃定的话,让低着头儿在男人衬衫上数纽扣儿的乔楚心里漏跳了一拍,却又还是强忍着心里莫名的雀跃,保持着该有的淡定自然。

    “嗯,要是忙,不用急着赶过来!”

    先是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而后又觉得自己好像心里的期待太过明显,又急忙补了后面儿的一句。

    女人总是口是心非的,即便是一贯冷性的乔楚,在感情面前,也依然逃不开这样的俗套。

    “看来…你这个小东西不止在床上口是心非!”

    男人恶质的笑容,大手在女人的小蛮腰儿的软肉儿上一捏,惹得女人低呼破口而出,那细软的小音调儿别提多诱人了。

    赶紧东张西望的看了看四周,车停在校园旁边儿的一条街上,这条街人不算多,尤其这会儿时间还早,没什么人,才松了一口气。

    忍不住对着男人的胸膛上轻拍了一下儿,娇嗔的看了男人一眼。

    这男人真是三句不离那点子事儿,随时都会给她来这么一句,让她防不胜防,只有脸红无语的份儿。

    再三腻歪也得有时有晌,终于,那圈着她的大手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乔楚背着琵琶往排练室走,心里不禁泛着甜滋滋的味道,刚刚故作淡定的笑靥也在转身后完全绽放。

    想想自己挺傻的,她与他,中间还有很多没有解释清楚的东西,从那视频开始到现在发生的一系列的事儿,一桩桩,一件件,短短几天就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那重重的误会还没有个定论,这会儿两个人谁都没去想也没去提这些事儿,竟然很有默契的摒弃了那些繁乱,你侬我侬起来。

    说实话,乔楚是喜欢这种感觉的,昨天在小黑屋儿被关着,那个高大伟岸的男人再一次犹如天神般从天而降的时候儿,她豁然开朗般的明白了自己心里对他是有多么的依赖,很多东西就是这么潜移默化的进驻了心里,让人没有防备。

    现在的她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她不敢轻易去碰触是否喜欢这个话题,只是不想再逃避自己的心过日子了,既然喜欢他在身边的感觉,那么又何必强迫自己去逃避呢,也许面对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吧。

    不知道这样的感觉能够维持多久,她强迫自己不去想什么未来,什么雷家,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兰溪。

    对,还有个兰溪啊…

    刚刚雀跃的心情瞬间被自己从头儿捋下来的事儿降了温,想想自己尴尬的身份,心里不禁黯然了许多,本来轻快地脚步也放慢了速度,感觉肩膀上的琵琶格外沉重起来。

    心就在自己思来想去间飘飘忽忽儿的没个着落,也不知道怎么移着步子走到排练室的,以为自己来的早,这会儿基本舞蹈系的女孩儿们都到了,唯独没看见苗苗。

    “哎呦,乔楚,你可来了!”

    一群人围了过来,看到乔楚进来,都好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我还以为我来的早,没想到你们都到了!”

    “网上的事儿我们都知道了,放心,我们都看见了,肯定会为你作证的!”

    一个女孩儿提起昨天的事儿有点儿义愤填膺的,漂亮的眼瞪的圆圆的,旁边儿的女孩儿们也都跟着附和着,说要给乔楚作证云云。

    昨天都是是演出前最正式的一次彩排,除了她,后面儿伴舞的女孩儿们都是穿着服装,甩着水袖儿上台的,换衣服自然就麻烦一些,后台又听不太清楚前面儿发生的事儿,连她出来的时候儿欧阳老师都已经受伤了,更何况这些女孩儿,其实整件事儿应该连个尾巴都没赶上。

    不过乔楚还是很感动,这些女孩儿对自己的信任,网络上一边儿倒的言论看来并没有影响头脑清醒的人。

    “谢谢你们,我没事儿了,我相信,事实终归会水落石出的!”

    乔楚笑的真诚,打心眼儿里跟这些女孩儿道着谢。

    “就是,你说这发视频的人怎么那么能编啊,就乔楚这小身子骨儿,还能把那四个大男人给打的进医院?简直无稽之谈!这场子就这么点儿人,要查其实也容易着呢,想赚点击率,想借着这事儿炒作也没这么炒的啊。”

    “关键是,这么不靠谱儿的事儿还真有人信啊,你没看网上那些一边儿倒的话啊,好像他们都亲眼看着了似的!”

    “你们没听说过有一个职业叫‘水军’吗?想要诬陷,花钱请人呗,现在是一个有钱能使磨推鬼的时代!”

    女孩儿们愤愤不平的议论着,倒还真都是头脑清醒,向着乔楚这边儿说呢,当初一提京城四少就跟着瞎激动的女孩儿们,这会儿也完全把那激动劲儿抛到脑袋后面儿了,而是都站在了事实和正义这边儿。

    乔楚一直微笑的看着她们,虽然她们也会勾心斗角,也会互相拆台,那也不过是排练上的小事儿,她们无疑是一群可爱善良的女孩儿,骨子里的赤子之心,还没有被这个充斥着铜臭的社会污染。

    不过倒是得到了一个信息,这事儿估摸着除了她和雷绍霆,别人应该都不知道是秦子珊把这事儿捅到网上的。

    秦子珊这会儿倒是把自个儿摘了个干干净净,一贯优雅得体的千金名媛,也许没有人愿意相信她使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对付自己的同门师妹吧。

    这事儿说过去了,其实也没过去,那位爷说回给她个交代,她便等着,她还真想看看,秦子珊一切事情都败露后还是不是能保持着一贯高雅不可一世的形象。

    “咱们还是趁着别的节目没过来占教室,再合几遍吧,吃了午饭,就得上妆换衣服,也就没时间练了!”

    “好,现在欧阳老师住院,秦子珊受伤退出,这会儿还真就你这个主心骨儿了!”

    “我也不太懂得,就照着欧阳老师说的那样儿吧,回头和布景儿的老师说一声儿,城楼的造型儿撤一个,我还在左边儿的位置,这样你们排练的位置也不用做太多的改变!”

    乔楚谦虚的说着,心里却也把自己的想法儿说的清清楚楚,这会儿也只能照着她这个方法,才不需要重新排了。

    其他女孩儿们也都点头表示同意,也不禁对乔楚的喜爱又增加了几分,照说这是琵琶合奏的节目,她们不过是歌伴舞的,换成谁,这会儿的情况,也得说把城楼的造型儿放在舞台中间,好不容易自个儿挑大梁,唱主角儿了,可不是得让别人都围着她转嘛,可是乔楚却考虑到她们这些伴舞订好了走位,把这个节目要费的事儿减到最低,这样的话,基本队形什么的都不用去变化,只是整体往右移动一些,还有最后的亮相造型再斟酌排练一下儿就好了。

    “对了,苗苗怎么还没来呢?你们谁有她的电话啊?”

    大家都没有异议,就各就各位了,乔楚才突然想起来苗苗没到,虽然在学校相处的不错,总觉得每天都会见面,还真就忘记了互相存电话号码了。

    “我有,我打给她吧!”

    乔楚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会儿她还真就有如这帮女孩儿说的一样儿,成了主心骨儿,她天生带着的一股子淡然大气的气质让身边儿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听她的话,并不是发号施令般的生硬,只那柔柔的声音便入清流一般让人听得舒服,心甘情愿去配合。

    “甭打了,本宫来了!”

    人儿还没进来,声儿就先到了,那边儿电话刚要拨号儿的女孩儿也把电话挂断了,只见苗苗一身儿利落的练功服,头发梳了一个高马尾,干净利索,一蹦一跳的就进来了,手里还搂着一个ipad,神采奕奕,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儿。

    “哎呦,小主您可来了,咱们这儿就等您的大驾了!小主您这是跟哪儿得瑟去了?”

    看着姗姗来迟的苗苗,有人儿就忍不住逗上闷子了。

    “本宫见如今世风日下,风气不正啊,所以,本宫刚刚伸了个张,正了个义,这不就把时间给耽搁了嘛!”

    苗苗得意洋洋的举了举手里的ipad,愣是用那蹩脚的甄嬛体外带让她拆的面目全非的成语逗得大家咯咯儿直笑,不禁都好奇的围了过来。

    “就你这小样儿还伸张正义呢?快给我们喽喽!”

    “切!不信,自个儿看!”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2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