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视频曝光与弹劾三少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一帮女孩儿都好奇的围着那十寸的屏幕,等着苗苗揭晓答案,乔楚也放下了手上的琵琶,走了过去。舒虺璩丣

    解锁,屏幕点亮,进入微博的客户端,一下儿旁边儿圈儿过来的回复声儿此起彼伏的,一扫已经有上千条儿了。

    点开视频,显然昨天的事儿并没有这么快平息,反倒有越炒越热的趋势,视频上大大的题目呼吁着大家要相信事实,不要被断章取义的截取视频所误导,正是苗苗的杰作!

    视频长达四分半钟,是整个事件的完整的不能再完整的版本,并不是手机拍摄,看起来角度和位置,倒是和秦子珊传上去的一样,只不过更清晰,而且音频也没有消除,事实大白于天下,将事件真真实实的呈现在广大网友面前,各大网站争相转载,一石激起千层浪。

    “哇,原来是这样儿的,乔楚,你太牛掰了!真是勇猛啊!”

    “这就是京城四少啊?真***不男人!”

    “人肉,绝对得人肉那个截取视频的人,这回证据就在眼前,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就是,欧阳老师绝对不能白白被打!一定得找到那个人!”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着,已经有人抄起电话,去找自己认识的人想办法开始人肉昨天视频的上传者了。

    不到一天一夜的时间,整个事件就跟演反转剧似的,原告变成被告,受害人变成了施暴人,网络的力量,信息的传播速度果然飞速惊人。

    乔楚也不禁对失态变化的如此快而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连雷绍霆都说要压下来的事儿,显然是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却没想到苗苗竟然有这个视频。

    “苗苗,你怎么有这个视频的?”

    大家都围着视频看,乔楚把苗苗拉到了一边儿,想问问清楚。

    对于秦子珊能够那么明目张胆的跑到公安局去威胁她,想来也一定都是万事安排的妥妥当当,关于真相的视频,也肯定处理干净了,要不然雷绍霆也不会没办法了,没凭没据,只靠说是没用的,不得不说,秦子珊为了诬陷她还是下了不少功夫儿的。

    “就许丫秦子珊有钱啊?我就非得杀杀她的锐气,估计她都没有想到,我先一步拿到了整个视频的光盘,怎么销毁都没用啦,我这可是第一手资料!”

    苗苗很是得意的扬了扬那娇俏的眉毛,眼神闪着精明的光芒,对于今天如此热闹的局面很是满意。

    那边儿回复转发的声音还一声声儿的响着,回复的留言里也发动了大家一起人肉那个断章取义的发帖人。

    “你怎么知道是秦子珊?”

    别人都不知道这事儿和秦子珊能扯上关系,就算会有人认为是秦家人有意为之,也许是秦子州呢,为什么苗苗就会笃定的说是秦子珊做的呢。

    苗苗语气一顿,瞄了瞄还未在那边儿看视频的女孩儿们,确定了她们并没有听到她和乔楚的对话,才又转过头来看向乔楚。

    “乔美人儿,这事儿吧,我也没法儿和你细说,反正呢,秦子珊做的坏事儿,我肯定得拆台的,这秦家的大小姐我太了解了,我一琢磨她也得拿这个说事儿,反正当时我也没猜到她要干什么,但是先拿到监控录像总是没错的,果不其然,她还真就用这么拙劣的手段,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呢?不过…谁发上去的,自然也是查不到她那儿的,这一点她倒是计划的挺缜密的,除非专业人士,靠网友的力量是不太可能了。”

    苗苗叹了叹气,她虽然了解秦子珊,可毕竟也不会神机妙算,她把视频发上去,也只能是给乔楚正正名,还有就是给秦家添添堵而已,至于秦子州打人,在视频上他也确实好像受了伤,两边儿都伤着,也只能说是一场误会,一般这种事儿都私了也就算了,怎么翻也翻不到秦子珊那儿去,这事儿要是闹大,就得进一步的扩大影响才行。

    “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秦子州他们四个打了欧阳老师是事实,既然视频明明白白的摆在眼前,总能讨个说法儿吧。”

    乔楚心里也明白,这件事儿她这委屈算是受定了,不过起码儿人身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经过这件事儿,了解了自己真心的想法儿,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可是欧阳老师呢,就这么白白被打了?他可是因为保护她才被打的,越想这事儿越不公平。

    “可以讨说法,秦子珊不是要告你个故意伤害罪吗?现在咱们可以反过来告秦子州,他们捏造事实作伪证,一告一个准儿,多少也得判个几年吧,就算是他老爸动了关系,不用判刑,那起码儿得赔钱外带公众道歉吧?到时候儿你想想,会是什么样儿的局面?”苗苗美目流转,越说越兴奋,仿佛已经看见了那一幕令人称快的画面。

    乔楚让苗苗这么一分析,并没有预期的兴奋,却忽然冷静了下来,这样无疑是个好方法,现在证据都在,通过庞大的网络媒体,这事儿基本想压着很难,就算是秦子州做不了了牢,也必将是给他秦家仗势欺人的一个教训。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得给欧阳老师验伤,那样的话,欧阳老师的身体状况也会被公布于众,相较之下,也许欧阳老师宁可吃了这个哑巴亏,也不想将自己的病情曝于人前,更不想让叶子姐知道这件事儿吧。

    “怎么了?想什么呢?”

    苗苗还抑制不住兴奋心情呢,可却却见刚刚义愤填膺的要给欧阳老师讨公道的乔楚这会儿陷入思考的有点儿失神,忍不住捅捅她的胳膊问道。

    “苗苗,这件事儿还是问问欧阳老师的意见吧,如果他不想告,那么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乔美人儿,你受了这么大冤枉,难道也不想讨公道了?你要知道,秦子珊可是要诬陷你故意伤害的,如果走刑事诉讼,你最少也要判个三年五载的!先不说欧阳老师,这事儿你能忍?”

    苗苗调高了几个声调儿,本来想着自个儿手里有证据,乔楚或者欧阳老师,哪边儿一告都能给秦家重创的,却没想到刚刚还说的挺来劲儿的乔楚突然又转了话头儿了。

    乔楚也颇有疑惑的看了看苗苗,不禁对她产生了几分好奇,从一开始就觉得她对秦子珊的敌对,言谈话语中也都带着对秦家的厌恶,现在又鼓励她去告秦子州,到底苗苗和秦家有怎样的过节呢。

    冷静,必须冷静!

    绝对不能听风就是雨,不能傻傻的听几句煽风点火儿的话就被人当枪使了,苗苗近乎于极致的作为,让她不得不在脑海里打个问号儿,虽然到现在为止苗苗到没有对自己不利,可也不能掉以轻心的就觉得没问题了。

    得静下心来,想想这样做的后果,她必须考虑到雷绍霆的话,也得考虑到欧阳老师的感受。

    “先不想了,反正我现在这不是没事儿吗?先把今天的演出完成了再说吧!”

    乔楚笑了笑,拍了拍苗苗的肩膀,转身儿便招呼着大家开始排练了。

    苗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着乔楚的背影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她并没有想利用谁达到自己的目的,这都是秦家人多行不义必会有的结果,但是自己的力量太薄弱了。

    其实,那天,她看到了,看到了雷三少的座驾,看到下来的那个女孩儿正是乔楚。

    想着乔楚今天能够好好儿的站在这儿而不是关在局子里,那也绝对是雷三少动用的关系,一般人哪儿能有这个本事,毕竟伤的是副市长家的公子,既然秦家的面子都不给,那就说明雷三少对乔楚绝对不一般,思来想去,能掰倒秦家的,还真就得雷家这样大的势力才行了。

    本以为拿出这个视频,雷三少一定得给自己的女人讨回公道吧,如果有了雷家的力量,秦家一定会得到重创的,却没想到,如此好的机会摆在面前,乔楚却并不像她预想到的那么激动。

    知道乔楚是个冷性的人,但是最基本维护自己的利益的事情总要做的,怎么可能对于如此大的诱惑无动于衷呢?

    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不过,对于帮了乔楚正名这事儿,她到一点儿都不后悔,虽然也许什么都得不到,但是她孤单,需要朋友,而乔楚却是她这么久以来遇到的难得心地善良的女孩儿,同样,乔楚也是个受了很多磨难的女孩儿,想必对于她的很多事情都可以感同身受的理解,虽然现在她什么都不能说。

    时间过的飞快,照着乔楚说的方案,大家又合了几遍,节目才彻底顺溜儿下来了,十一点半,大家都奔着吃饭去了,下午就是化妆准备的时间了。

    本来还想中间抽时间去医院看看欧阳老师的,看来是来不及了,脑袋里就转悠着苗苗说的话,越想越觉得这事儿还真就得像雷绍霆说的一样,先压下来。

    ***

    d&k集团会议室

    长长的会议桌,围坐的是d&k集团的几个大的股东,这会儿个个儿表情严肃的看着坐在总裁位置上那个斜靠在椅背,放荡不羁的男人身上。

    浓眉如那锋利的短刀,让本就棱角分明的俊脸更显冷毅,如鹰隼般的眸子此刻微眯着,掩去了大部分犀利,到让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了,修长的手指在硬挺的鼻梁上虚搭着,胳膊撑在椅子把手上,另一只手随性的在另外一边儿把手上搭着,偶尔动一动手指,慵懒的以为却一点儿都没有人们心里所谓总裁该有的威严,反倒看起来太过悠然自得,那时不时在椅子上弹钢琴的手指,又显现出对今天会议兴趣寥寥的意思。

    没错儿,这一副玩世不恭,对台下人不屑一顾的男人正是下面儿不明所以的人眼里的花花公子,一天被绯闻缠身且没什么正事儿的雷家三少。

    男人不说话,下面儿各怀心事的人也都不想做第一个吭声儿的人,毕竟这话说出来还是挺伤感情的。

    今儿这帮股东聚齐了,就是要来弹劾这个新任的执行总裁的。

    因为打从这位新任总裁上台那天,便发生枪击案件,随后这位爷又是绯闻不断,眼瞅着d&k陷入低谷,本来预计好的要全面向东发展的计划完全进入不了正轨,东郊的地皮大半都被秦天集团拍得,d&k只能干看着,整个运作链条也都呈现半瘫痪状态。

    回回找人解决,回回都被告知这雷三爷现在正在哪个哪个发布会,或者正在去哪个哪个发布会的路上。

    香车美人,美酒佳肴,几乎每天都过着甚为奢靡的生活。

    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心里犯嘀咕,提意见呢?

    合着上台那激昂的就职演说都是说说而已吗?

    那岂不是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

    如此庞大的一个d&k集团,交给这样的人手上,那岂不是离着关门大吉不远儿了嘛。

    这就是他们眼里的雷绍霆,一个不学无术,只会挥霍的大少爷。

    有人问了,不是咱三爷一天累够呛,没完没了的开会吗?这会儿怎么还能让大家有这样的认知呢?

    还是那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话说三爷这出儿戏演的着实辛苦,见天儿私下里忙着了解集团的各项事宜,面儿上还得把那浮夸公子的样子演的滴水不漏,要照他的心思,还真就厌恶那聚光灯下的生活,有这功夫儿,还不如回家抱着那小妞儿做点儿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来的更有意义。

    诚然,d&k作为l市最大的房地产集团也不会因为总裁参加几个时尚大爬梯就面临崩塌的状态,这上百年的基业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败了呢。

    其实,今儿这一出儿也都是人的贪婪之心在作祟,下面儿的人各有各的目的,有的确实是为d&k的前途担忧,更有一部分人,甚至是多一部分人,却是冲着雷绍霆这个人来的。

    他们都是雷绍峰的旧部,事态到了今天,也是少不了他们在私底下鼓动撺掇,一来二去,大家也都对于现在d&k集团面临巨大危机的事情信以为真,而且还有愈加恶化的趋势。

    左不过就是因为这些旧部跟着雷绍峰吃香的喝辣的习惯了,上来新人肯定各方面都极度不适应,更何况,这雷三爷上台没干别的,就跟廉政公署似的,简直就是一个扎过来的反腐倡廉的钢刀,把各个部门儿的帐查了个遍。

    虽说是多少都有些准备,但是也没想到这新任总裁如此风风火火的,着实让他们手忙脚乱了一阵子,虽然都各有各的计谋,这账面儿看着还算是干净,可照这么查下去,保不齐就有什么纰漏了。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就是这个道理,如此打压下,他们不奋起反抗,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什么d&k的命运,根本就不是他们真正考虑的事情,他们考虑的都是自身的利益。

    也好在这雷三爷是个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儿的主儿,他们也好顺水推舟,来个弹劾,再把雷绍峰往回一接,照样儿喝酒吃肉,皆大欢喜。

    雷绍霆扫了一眼这众生相,还真是有趣儿的紧,眼瞅着私底下为首挑事儿的人这会儿有点儿按耐不住了,估计现在什么话都不说,也确实是等着做主的人来呢。

    不一会儿,这些人等着盼着的人,便到场了,正是d&k集团最大的股东,雷老夫人莫宛如。

    见到老夫人来了,在座的人自然都站起了身鞠躬示意。

    很少再参与集团大小会议,一直就是在在家过着和普通的老人一样的天伦生活的莫宛如,换上套装,走进d&k,却依旧还是人们印象中的铁娘子的形象,举手投足间的雍容大气,看向众人的眼神也带着独有的威仪,抬了抬手,示意大家都坐下。

    看到奶奶来了,再怎么一副吊儿郎当模样儿的雷绍霆,这会儿也恭敬的站起身,把中间这个位置让给了奶奶,自己则坐到了老夫人的左手边儿。

    “如此兴师动众的请我这个老太婆来,自然是有一肚子话,说说吧,别憋着了!”

    莫宛如似是聊家常的语气,可本来温和的眼神却透着一股冷厉,话里仔细听也能寻得一丝不悦的意味。

    股东们都面面相觑,又想争取利益,又都不想做出头鸟,一时间静默了。

    可这事儿还得办,好不容易把雷老夫人请到了这儿,总得目的达到了才行。

    一个年岁稍长的人先开了话头儿,他也算是集团的老人儿了,论辈分论资历,他说话都比较有分量。

    “董事长,我们这也是逼不得已,下面儿的人都议论纷纷,对d&k的前景也是诸多质疑,这么下去,您看…”

    说话留半句,是办事圆滑的人惯用的说话方式,这会儿正试探的眼神看着雷老夫人,自己则显出一副欲言又止且不好言说的架势。

    其实说不说,都一样儿,新闻上把雷三少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雷老夫人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会儿把她请过来,就是想把这事儿摊开来说,让她表个态,最好就是让雷绍霆下马,一切恢复正常。

    “我看?”莫宛如反问一句,精明的眼神扫过众人,“下面儿的人诸多质疑,议论纷纷?我看诸多质疑的是你们吧?这绍霆才刚上任几天啊?瞅瞅你们一个个容不得人的样子,怎么着?绍峰和绍霆都是我的孙儿,怎么你们能容得下绍峰,却偏偏对绍霆指手画脚的?”

    “这…”

    老太太这么一问,大家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董事长,我们也都是为了集团着想!”另外一个接上了话茬儿,嗓门儿洪亮,一听便知道是个急脾气,“我这人说话直,您也别不爱听,自打三少上任,我们除了听花边儿新闻就没剩下什么了,东郊那块儿地,现在也都搁置了,这下面儿人都知道,开发东郊是今年d&k大力度抓的一个项目,可现在工期全部停止,地皮也被秦天拍去不少,这业内都传d&k这是要倒啊,您说我们能不急吗?”

    众人一听有出头鸟儿,自然也都跟着点头称是,一下儿矛头就直直的对准雷绍霆了。

    莫宛如转头儿看着旁边儿一副不以为然的宝贝孙儿,脸上却放柔了许多,“绍霆啊,这事儿你怎么说?”

    雷绍霆冲着那帮人嗤笑一声儿,本来以为还要等时间,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按耐不住,正好儿,一切计划都可以提前完成了。

    “奶奶,我参加个慈善晚宴,总不能就把d&k给推向水深火热了吧,集团的账目我看过了,那是相当漂亮啊!怎么被说的危机四伏了呢,关于东郊地皮的事儿,很多东西还有待商榷,我这儿也正在做调查,这总需要时间的,对吧?各位?”

    那几个人一听雷绍霆提起账目,不禁都有点儿脸色发暗,本来刚刚要紧跟着争论下去的人又住了嘴,眼神儿都看向雷老夫人。

    现在也就得听老太太一句话了,如果连她都任由着这位三少爷为所欲为,那么他们弹劾的理由也便更充分一些,想来为了集团考虑,老太太也不会太过纵容吧。

    却没想到,雷老夫人却好像挺同意雷绍霆的说法儿,随即点了点头道,“嗯,说的也是!d&k有你们这些元老帮衬着,自然是坏不到哪儿去,绍霆呢,年纪尚小,阅历稍浅,贪玩儿一些那也无可厚非,放心吧,回头儿我会提点着他,让他收收心的,我自认雷家也从未亏待过你们,现在正是用得着你们为我孙儿保驾护航的时候儿,总这么闹分歧着,这生意还做不做啦?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你们都是集团的老人儿了,我把你们看成家人一样,这在家里头说说就得了,我心里有数儿!”

    本来挺严肃个话题,却让雷老夫人打上亲情牌了,这话说的倒是谦虚温和,可明摆着就是想护着自己的孙子,摆明了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董事长,如果这样偏袒自己的孙子,放任他如此的话,那么下面的员工如何对集团再充满信心?现在就已经有部分股东撤了股,就已经表明了大部分人的态度了,您不能为了培养孙子,就置集团的命运于不顾吧,我们这么多年和d&k同舟共济,难道都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儿嘛?”

    刚刚那个脾气急的人站起身来说的慷慨激昂的,这种急性子的人属于第一炮打响了就忍不住连环炮了,自然是刹不住车的。

    旁边儿的人也乐得有人出头,都默不作声儿,静观其变。

    莫宛如对于如此的质疑却并未动怒,依旧保持着优雅雍容的气度,话也是说的慢条斯理。

    “说啊,这不是一直让你说呢嘛?你这么激昂的控诉我溺爱孙子,这不也没人拦着你吗?”

    这么一说,到让这急性子有点儿下不来台的,脸上僵了僵,吧嗒吧嗒嘴也觉得自个儿有点儿太冲动了,毕竟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了,说话怎么也得注意点儿方式方法。

    “奶奶,您也别为难了,还是重新投票表决吧,我承认,我的资历尚浅,上来就查公司账簿,确实是件很不应该的事儿,也难怪这些叔叔伯伯们对我意见多多!”

    “清楚公司账目,是最基本的,有什么错?你连自己有多少钱都不清楚,还谈什么投资,谈什么项目?”

    “可是奶奶,这么下去,我得成千古罪人了,还是把二哥叫回来吧,毕竟他比较熟悉这里面儿的事儿!”

    “你二哥的身体受了重伤,需要静养,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儿好呢,难道这集团上下都停工了,都等着他一个人儿?”

    这祖孙俩一唱一和的,压根儿就没把旁边儿的观众放在眼里,一个逗哏,一个捧哏,那绝对是默契十足。

    “好啦!这d&k还是姓雷,我还是集团的最大股东,这事儿我说了算,你们说我溺爱也好,老糊涂也罢,总之,有我雷莫宛如在的一天,你们就别想着法儿的弹劾我宝贝孙子,我老太太第一个不答应!有什么异议的,就到雷家大宅找我!”

    此话一出,让这些人心里都毛楞了,想到老太太会维护自个儿的孙子,可却没想到会如此直接,如此没有原则。

    准备了一堆的长枪短炮的,这会儿算是一脚踢在钢板上,只有自个儿疼的份儿。

    都说雷家三少爷特别得宠,这些集团的老人儿也多少知道一些,之所以老爷子老太太宠着这个三少爷,除了因为他是老小儿以外,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雷三少的母亲。

    刚刚祖孙的对话里,也透漏出一个信息,这雷绍峰一时半会儿是回不了集团了,那么现在的情况看来,要么撤股走人,要么就得在这儿受着,可是各自都有自己的黑账,时间久了也是夜长梦多,这么一算,不弹劾倒好,这一弹劾,反倒让自己处于被动,必须做出抉择了。

    莫宛如也没给大家面子,说完那段儿话,起身儿就走了,这这群人有点儿哑口无言,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们再怎么也不能真跑雷家大宅再去说这事儿了吧。

    雷绍霆目送着奶奶出门儿,转脸儿对着众人呈现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再一次坐到刚刚老太太坐的那把椅子上,把那吊儿郎当的纨绔大少爷形象演了个淋漓尽致。

    “怎么样,各位?有什么事儿尽快说!”雷绍霆帅气的抬起手腕儿,俊美的眉毛一挑,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眯,看着手上那全球只有这么一块儿的高级定制手表。

    “三少…刚刚…”

    “哦…不好意思,到时间了,我晚上还有一个晚宴要去参加,各位,有没有兴趣一起?”

    嚣张,极其的嚣张!

    雷绍霆起身离开会议室时那高大英挺的背影,迈着放荡不羁的步伐,留给错愕的众人就是这么一个感受。

    直到那嚣张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会议室里才从陷入一片沉默中苏醒,从窃窃私语到大声议论,好不热闹。

    有人忍不住不满和怨气,有人在一旁暗自挑唆,也有人陷入沉默,总之今儿这祖孙俩的这么一出儿,确实让很多人心里产生了很多不一样的想法儿。

    评估自身,再评估发展前景,都不禁开始要为自己的未来想好退路了。

    就在这会议里的寥寥数语,便让很多人做出了几乎影响一声前途的选择,现实就是那么残酷,抉择是那么艰难,祸福得失,一念之间!

    一场游戏一场梦,有的人的游戏才刚刚开始,有的人的梦却要醒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3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