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三少怒了,谭总郁闷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三少怒了,谭总郁闷了

    三爷怒了,后果很严重!

    在谭明轩被那重重且极其狠戾的一拳打到在地时,后面儿紧赶慢赶着跟上来的川儿爷,安志文还有兰溪。舒虺璩丣

    也就前后脚儿的功夫进了房间,那开展的第一拳他们还是很可惜的错过了。

    两个大男人,将近一米九的个头儿,这会儿却在这极尽奢华的总统套房里上演了一出儿现实版的龙争虎斗。

    一招一式,拳拳直中要害,明显两个人无论从技术到体能都不分轩轾,在伯仲之间,你来我往,招式灵活且狠烈,打的煞是漂亮,看上去俨然就跟跟美国大片儿似的。

    雷绍霆懒得和谭明轩纠缠,每一招儿都没有手下留情,只想赶紧解决,带她的妞儿离开,可显然谭明轩是护定了乔楚,见招儿拆招的还真是让他一时半会儿没法儿靠近床边儿。

    站在后面儿的王川儿饶有兴趣的看着场内两个人儿激烈的打斗,压根儿就没有上前帮忙儿的意思,安志文更是拉了把椅子,稳稳当当的坐下来打算好好儿观赏一番。

    这事儿吧,他们不好插手,三个打一个,也忒的欺负人了,这么不爷们儿的事儿,怎么着他们也不会干的,更何况,能见者和雷绍霆实力相当的人真心不容易,以往在部队训练的时候儿,雷绍霆就是一个狠角色,王川没少挨他的揍,这会儿终于遇到如此精彩的画面,他准备在这种实战中找到自己败下阵来来的原因,总得找机会掰回一局不可。

    安志文呢,黑道儿上混的,学跆拳道也就是为了防个身,健个体,现在这道儿上的事儿,很少有电视上拿着片儿刀乱砍,光着膀子肉搏的了,素以这体力对付一般的架势还行,和特种兵出身的雷绍霆比,那绝对还是差这段呢。

    一寻思,这俩哪儿还能动手儿啊,乐不呵儿的想看着有人能把雷绍霆撂倒呢,王川还从旁边儿的吧台上抽出一瓶儿酒,利落的开了瓶儿,倒了酒,和安志文把酒言欢起来。

    交次损友,夫复何求!

    也只有旁边儿的兰溪眉毛挑的格外凌厉,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两个人,倒是有点儿跃跃欲试的意思。

    她倒不是多好心怕他们家老大挨欺负,这会儿毒辣的盯着与雷绍霆鏖战的男人,眼神分外的冷厉,绝对是出于私仇,想起前日与谭明轩交手,她惨败一招,这会儿巴不得把老大扒拉下来,自个儿冲上去一搏高下。

    可这事儿吧,他也不好上去搅和,两个男人打的如此激烈,全都是因为床上躺着的那个女人,男人要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自然是拼尽全力,外带不想让别人帮忙的,她自然也没法儿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报私仇,不然自个儿的前耻还没有洗涮,后脚儿再被老大给削一顿,那绝对是得不偿失。

    再怎么能打,也不能忘了自个儿是个女人,这情况儿,自然是不能带着小桃和白翎一起来了,一旦有什么极端情况谁都不好说,要是不小心溅了一身血,那得给那小美女心里造成多大的心灵创伤啊,所以那两位美女被安志文派人送回了小桃的住处,这会儿这里也就直剩下她一个女的了。

    女人就得干点儿女人的事儿,老大那儿脱不开身儿,就得她去照顾照顾那个小嫂子了。

    那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打的是不相上下,从开始激烈打斗的场面,现在却成了有默契一般的,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谁也不多占谁便宜似的,可那拳头是越来越狠,两张俊脸,这会儿说不出的狼狈,嘴角都噙着血,目光一样的狠戾,冷意十足。

    “我休想把楚楚带走!”

    “由不得你!”

    猝不及防的又是一拳砸了过去,结结实实的砸在谭明轩的腮帮子上。

    操!让你丫那假洋鬼子的脸在我面前得瑟!

    老子的的妞儿什么时候儿就轮到你丫这儿做上主了?

    那一句一句的楚楚,听着怎么那么蹿火儿呢!

    “那就试试看!”

    谭明轩也不是吃素的,一拳挥过去也是极其不留情面,冲着那已经破了顺着流血的嘴角儿又是一拳。

    打定主意不能再让乔楚回去,不管她心里有谁,起码儿现在绝对不放手,不能让雷绍霆再耍着她玩儿了,他压根儿不配呆在她的身边!

    被这么挡着,拦着,雷绍霆本来就跟个炸了毛儿的狮子似的,被这两句话一击,那更是火上浇油了。

    人的潜能是无限大的,打从进门儿还没法儿看他的妞儿一眼呢,虽然兰溪在那儿照顾,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可是丫谭明轩总在这儿横扒拉竖档的,真是让他恨不得杀人了。

    接到安志文电话的时候儿,他才刚刚散会,本来六点多就可以完成的,偏偏老太太又给安排了一堆的事儿,一来二去算是把他给缠的死死的,就跟知道他散了会要去哪儿似的,d&k忙完了又回到恒创,来回折腾了一大圈儿,整个晚上一点儿没消停。

    可是,他还真没辙,关键时刻可能就在那一哆嗦之间,就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不能去看那妞儿的演出很是遗憾,可是为了他与她的将来,能够平静,让她不再受到威胁,他也只能忍了,尤其在老太太那儿还是得稍加稍敛才行。

    但是,听安志文一说,他的心里立马儿毛楞了,放下手上一切工作,风驰电掣的一路赶了过来。

    这事儿安志文绝对有发言权,因为三爷那黑得掉渣儿的脸显然对他手下办事不利很是愤怒,那怪兽级的座驾在前面儿狂飙,他是油门儿踩到底都没跟上,他是看出来了,一到乔楚的事儿上,这三爷彻底就能把汽车当飞机开了。

    安志文可以说是打从出生就是在黑道儿上混的,什么风浪没见识过?让他怕的人不多,可是雷绍霆就是其中一个。

    早晨起来还张罗着派保镖保护着呢,晚上就把人给跟丢了,这***也忒的丢人了,说出去,他安家还怎么立足啊,关键是真要出事儿,先别说安家,他自个儿就得先自裁了,兄弟的事儿没办好,是他心里觉得最耻辱的事儿。

    跟了过来,看着三爷心尖尖儿上的那个人没啥大事儿,他心里也落了听了,不然不被三爷弄死,也得被某个妞给大卸八块儿了,左右想着,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劫后余生唏嘘不已。

    “我说安子,你看他们俩谁能赢?堵一个吧?”

    川儿爷心里可没那么多弯弯绕儿,这会儿非常单纯的在观战,乐不呵儿的摸着下巴,看着那两个男人你来我往的你一拳我一脚,打的好不热闹,心里就琢磨开了,摩挲着手里的车钥匙,想打个小赌的心思又活动上了。

    要说起来赌,找安志文就对了,大赌小赌,没有他不跟着下注儿的,只要是赌,他都不会缺席。

    “赌什么?”

    安志文挑了挑眉,努了努嘴,看着王川手里的车钥匙摇了摇头,显然对那车没啥兴趣,“这辆不行,我得要你车库里藏着的那辆!”

    “你丫早就存着贼心呢吧!”对安志文一副极其不待见的撇了撇嘴,语气坚定决绝,“那辆不行!”

    “那不赌!”

    “你丫还有不赌的时候儿?”

    “就要那辆!”

    “早就知道你觊觎我那辆车好久了,没想到你还挺有品位!”

    “操!就你丫那老爷车,白给我都不要,我赌赢了,也是拿过来给你丫砸了,省的你他妈一天穷琢磨!”

    “关你jb毛事儿啊,赌不赌,一句痛快话!”

    往事依旧似昨天一般,想起来不免有点儿烦躁,皱着眉头,似是被人说中心事后的恼羞成怒。

    骂了一句,车钥匙一甩,意思就这辆,爱要不要。

    安志文嗤笑着,接过钥匙,车不车的是小事儿,他的目的还真是想把丫车库里那几乎可以称作一堆废铁的玩意儿给砸了,总觉得留着以王川儿这绝了,让他们走!咳咳…”

    面无血色的谭明轩,猛的咳嗽了几声儿,胸口大幅度的起伏也说明着他强忍着什么。

    “少主,少主!”肖劲一见此情景,急忙跑了过来,看着谭明轩痛苦难忍的样子,不禁一脸的慌乱和担忧,举手对着门外已经摆开阵势的人示意了,“放行!”

    收了招式,让出了一条路,雷绍霆没再说什么,此时他没空儿计较那话里说的到底是人家放了他走,还是根本拦不住他,只想赶紧带着妞儿回家。

    安志文和川儿爷也随着出去了,兰溪最后又将目光投向已经坐在床边儿,面露青色,明显是在用最大的忍耐力忍受着什么剧痛一般,不想咳嗽,只是轻声儿的闷哼着,看起来格外难受,突然觉得没有那么想报昨天那仇了。

    “还是带你家少主看看医生吧!”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了这么一句,却还是说了,兰溪再一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转身离开了。

    ——☆——

    商海风云,瞬息万变,一瞬新星崛起,一瞬大厦倾颓!

    头一天的股东大会,还有下午紧跟着出现的报纸的头版头条,确实达到了目的,d&k集团因为在海外一个投资项目也面临资金周转不灵搁置,直接导致了股市下跌,再加上前一阵子的枪击事件尚未平息,一桩桩,一件件,都让人对d&k这个庞大的集团出现如此的境况而感到好奇。

    再一个商业运作链条上的诸多关系网,几乎都炸了锅,一万四千点跌倒五千点,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若说明天一早d&k集团关门大吉都是有可能的。

    一下儿巨大的恐慌笼罩过来,持有d&k集团股票的大小股东以及散户,纷纷抛售,人们的鱼群效应更是一哄而起,抛售的速度比预想的还要快,还要急。

    也有作壁上观的,却毕竟是少数,眼见着股市一跌再跌,一路下滑,很多人也都坐不住了。

    “比想象的快!”

    雷绍霆揉了揉眉心,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这会儿布满血丝的眸子酸胀胀的发疼。

    昨晚回到中山,医生看过说是因为服了有助于安眠的药品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可又怕这妞儿醒过来有什么问题,毕竟不知道是什么安眠药品,会不会有副作用,只能一步不离的看着,一点儿不敢怠慢。

    知道一早,王川把小桃给送到中山别墅去守着,他才抽身出来处理集团的事儿。

    这会儿坐镇于恒创,已经盯着屏幕看了一个上午了,股市走势平稳下滑,一切都在掌握,这才让疲惫的感觉稍稍缓解了一些。

    “三少,您休息一下儿吧,这边儿我盯着!下午您还有个重要的会面要去!”

    陈君端过来不知道是第几杯咖啡了,看着他疲累的样子,有点儿忍不住劝说道。

    “嗯,吃完午饭再说吧,还差多少?”

    “已经购入五十个百分点,只差一成了!”

    “最关键的时候儿,过了五十一就不用再吸纳了,让老太太那边儿明白什么意思就行了,局势她自然回去稳固!”

    “是!”陈君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雷绍霆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舌头麻木的已经尝不出咖啡的苦味了,确实喝的太多了。

    放下杯子,看看时间十一点半,拿起电话拨给了中山别墅。

    “三爷,我在这儿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

    雷绍霆眉头深锁,看来那妞儿还没醒过来,也是,如果醒过来了,小桃也一定会打电话过来了。

    “放心吧,她醒了,我立马儿跟您汇报,成不?”

    挂了电话,听不到她的声音,他也没什么可说的,那些客套话更是别想从三爷嘴里听到了,他心里满满的都是对乔楚的惦记而已。

    高大的身躯向着椅背重重的靠了过去,活动活动脖子,还是把那杯尝不出味道的咖啡喝了个干净。

    这会儿,龚奇伟走了进来,看起来也是一宿没睡的样子,脸色有些凝重。

    雷绍霆按下电话键,吩咐道,“陈总监,送杯咖啡进来!”

    “怎么?你丫昨儿跟哪儿得风流快活去了,折腾成这样儿?”雷绍霆一看那眼圈儿发黑,面色蜡黄的龚奇伟忍不住调侃,虽然自个儿也没好到哪儿去。

    “雷子,求你个事儿…”

    龚奇伟欲言又止的样儿,让雷绍霆有点儿好奇,丫求他?

    “你丫有话就说,哪儿那么费劲啊?”

    “关于乔楚的事儿,能不能别怪子珊?”

    也是觉得这要求有点儿过,毕竟雷绍霆把乔楚当个宝那劲儿他是看在眼里,这次秦子珊做出这样的事儿,差点儿害乔楚坐牢,确实太过分了,以雷绍霆的性子肯定是不能轻饶的,可他也不能眼瞅着子珊出事儿啊。

    今儿一早秦子珊就哭哭啼啼的跑到他的住处,一开门儿,就扎到他怀里哭个没完了,即便是知道这事儿的始末,却还是心软了又软。

    问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

    他龚奇伟还真就是被秦子珊降住了,知道她任性,嚣张,甚至有的时候儿还会做出很大胆的不计后果的举动,可毕竟她才二十岁,他是真的不忍心怪她。

    “她折腾出来这么多事儿,你让我不怪她?我晚去一步,她就敢跟那个李菲菲似的,对乔楚动私刑你信吗?”

    一听这话,雷绍霆火儿了,虽然他也猜出来大伟会跑来求情,可还是忍不住发火儿。

    她到行,自个儿惹出一堆事儿来,倒是知道找谁当避风港。

    “我知道,这事儿让乔楚受了委屈,可是我们和子珊认识这么久,昨天他爸连夜从h市赶回来,已经把她教训一顿了,这事儿如果再追究下去,对两家都没有好处,你要动秦家,我不拦着,只是子珊…她毕竟还小还不够成熟,才会…”

    “她小?她不成熟?我看她把这事儿想的挺周密的嘛,这事儿一出,监控录像就全数销毁了,要不是有人手里提前有了证据,你觉得对于乔楚以后的名声会怎么样?就得凭着她秦子珊怎么告怎么是了,我是可以再把乔楚捞出来,可那这辈子就得背着一个行凶者的身份活着了?她还会拿绑架这一套儿要挟,上一次就有过一回了,所幸没出什么事儿,老太太那头儿压着,我才没追究,这次她又来这套,你觉得我还应该什么都不做?”

    也就是跟自个儿哥们儿不藏着掖着,如若别人,雷绍霆根本懒得说这些,也不会解释他是为什么不会放秦子珊一马,多说无益,他一直都是行动派。

    “雷子,我没求过你,子珊这事儿算我求你,她一个女孩儿,你还打算怎么惩罚她?难道也让她上号儿里蹲着去?”

    “有何不可啊?”

    雷绍霆眸色一冷,不禁反问。

    “关于乔楚弟弟的事儿,子珊和我说了,那照片儿是她无意间得到的,绑架的事儿不是她做的。”

    虽然秦子珊哭的泣不成声儿,说话都不连贯了,可还是把事儿又从头儿和他说了一遍,这事儿她顺水推舟的诬陷乔楚确实做的她荒唐,可是说绑架的事儿不是她做的,他倒是相信,因为怎么也不想把他心里这个一直美丽,聪敏的女孩儿想的那么坏。

    “大伟,她做的小动作不少,我只是不想一一去算这个帐了,乔楚有我护着,我也懒得和她计较有的没的,你以为第一次秦子州差点儿强暴了乔楚是谁下的药?你以为上一次她醉酒那次,是真心想请乔楚去玩儿而已?李菲菲设计让乔梁在监狱里挨打,你以为凭她李菲菲是怎么知道乔梁坐牢的?她不是你心里那个单纯只是有些骄纵的大小姐,她心里的阴暗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趁着现在还没铸成打错,还是重新回回炉,受受教育的好!”

    雷绍霆一点儿也没留情面,索性把话说明白,对于龚奇伟一直迷恋秦子珊这事儿,他就想不明白,让丫早点儿清醒也好。

    “我可以让出我2的股份,可以吗?”

    龚奇伟知道,他都知道,打从第一次她设计陷害乔楚时他就知道,可那又怎么样,他就是瞎了心了喜欢着秦子珊,纵容着,所以再后来的日子,他愿意帮助乔楚,从一开始对乔楚就没有有色眼光去看,就是因为那一次的亏欠,虽然后来雷绍霆去了,乔楚没事儿,可他心里还是太多的内疚。

    爱情面前,其实人都会变得狭隘和不冷静,力量也非常非常的有限,他只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那一个。

    “操!那***是钱的事儿吗?你丫竟然跟我讲这个?”

    火儿了,雷绍霆这会儿真是气急了,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还***拿钱说事儿,丫脑袋被门挤了吧!

    这么多年的兄弟,竟然就这么看他的?

    就***为了一个那样儿的女人?

    挺大个老爷们儿,怎么是非不分呢!操!

    “我告诉你大伟,这事儿没缓儿,你丫那2的股份,爱***要不要!”

    一声儿怒吼,确实是生了真气了,雷绍霆身边儿能交心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这会儿他不是气别的,就是气丫大伟怎么就这么轴。

    可是,爱情面前,有几个不轴的?他雷绍霆不也因为护着自个儿的女人呢,连家里的老太太都给算计了吗?

    这事儿,谁也别说谁!

    龚奇伟也自知刚刚的话时候的太冲动了,遇到秦子珊的事儿,他就容易冲昏头脑,这一直都是他的一个弱点,她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也是有生以来喜欢的唯一一个女人,他想要戒掉这个习惯太难,太难。

    “雷子,刚刚的话我收回!”

    “操,你丫赶紧给老子滚蛋!别他妈弄一出儿活不起的样儿!”

    自然也知道和雷绍霆多说无益,叹了口气,还是转身儿出去了,这事儿秦子珊理亏在先,同样儿是人,他这样的请求确实对乔楚不公平。

    嘶——

    等到龚奇伟出了门儿,三爷才倒抽一口冷气儿,丫谭明轩下手正够狠的,刚刚一激动说话嘴张忒大,扯着了嘴角儿,连带着一面儿脸都跟着刺刺的疼。

    这会儿,***龚奇伟又给他来这么一出儿,瞅丫那没出息的样儿,愣是让一个女人给玩儿成这样儿,真尼玛丢人。

    气归气,怒归怒,还是拿起了电话。

    “兰溪,秦子珊的事儿先压着吧,等乔楚醒了问她的意思再决定!”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1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