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知道了真相!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醒过来的时候儿,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这一觉睡的昏天黑地,不知今夕是何夕。

    睡眼惺忪,随着眼皮子缓慢的睁开,眼前模糊不清的景物也愈加清晰起来。

    这儿,竟然是中山别墅,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大床,还有男人熟悉的味道。

    她是睡了多久啊,怎么感觉头疼的厉害,甩了甩头,再用力眨了眨眼睛,努力回想着睡着前发生的事儿,明明在和谭明轩喝茶,怎么这会儿却回到了中山了。

    抬眼一看,已经是七点多了,下了床,拿过放在床头的包包,掏出手机,一看日期才知道自己竟然迷迷糊糊儿的睡了一天一夜。

    不用去猜度他是如何找到自己了,又是怎么回来的,反正他有得是办法就对了。

    脑袋恢复清明,那纷纷扰扰的事儿又重新回到了脑海,并没有因为睡了长长的一觉而改变什么,那报道依然存在,她依然是站在风口上那个瑟瑟发抖的人。

    这事儿都是既定的事实,也无法改变什么了,被人如何评说她,用什么眼光看她,都不重要了,她只是担心奶奶知道这个消息,会是怎样的反应。

    一天一夜了,外面儿发生着什么任谁都无法预料清楚了。

    奶奶只知道雷绍霆是个生意人,可并不知道他的生意大到什么地步,光这身份就够让奶奶震惊的了,更何况这报纸上他那纨绔公子的形象,再加上自个儿这不明不白的身份,奶奶不上火才怪。

    越想心里越害怕,攥着手机的手不停的颤抖起来,想着如果奶奶知道了,她该如何解释这件事儿。

    自己在心里组织了半天的语言,终于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先试探试探***口风,也许奶奶还不知道呢,那就再好不过了。

    “丫头啊,这两天怎么没给奶奶打电话啊?很忙啊?”

    “嗯,这两天太忙,新生晚会昨天才结束,太累了,我就没回去,在宿舍呢!”

    “你自己注意身体,可别累坏了,奶奶这儿一切都好,你别惦记!”

    “好的,奶奶,我这边儿忙完了就回家去看您!”

    ***语气依旧是温和慈祥的,几句对话也没有听出什么情绪上的波动,乔楚这才长吁了一口气,这会儿她的心态真就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了。

    不过也好在是住在胡同儿的平房区,在那里住着的人信息相对闭塞一些,不是落后,是因为那里的人生活无欲无求,过的都是悠哉的小日子,很少有关注这些事儿的,平时和奶奶接触的邻居阿姨们,也都是上了年纪的,有时间她们关注的也都是那些育儿经,养生经,不知道这些事儿倒也不足为怪。

    万事都往好的方面儿想吧,反正生活已然很糟糕了,别再给自个儿添堵了,希望这事儿能够很快平息了,再怎么轰轰烈烈的新闻也都是炒几天就过去了,忍忍吧。

    舒展了一下腰肢,这睡了一天一夜免不了有些昏沉沉的感觉,开门儿,下了楼,房间里极其安静,看来那位爷没在家。

    正这功夫儿,有人儿开门儿进来了,还以为是那位爷,却没想到进来的是小桃。

    “哎呦,姐,你可算是醒了!”

    小桃正好儿出门儿去扔垃圾,才进门儿就看到乔楚从楼上下来了,看起来安然无恙,挺精神的,也算是放了心。

    “小桃,你怎么在这儿啊?”

    眼瞅着一身儿休闲装的小桃,挺居家的打扮,照雷绍霆那挺事儿的人,最注重家里的意思了,这会儿能把钥匙都给小桃儿用,让她自由出入,着实不容易,看来是全因着王川儿的面子吧。

    “你家三爷给的特权,我现在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专职小催吧儿,少奶奶有啥吩咐尽管吱声儿啊,千万别和我客气!”

    “行啦行啦,别贫了!我怎么回来的啊?”

    乔楚听着小桃儿那一套一套的小嗑儿,再加上那调皮的样儿,笑呵呵儿拍了拍她的脑袋问道。

    “还说呢,那个叫什么谭什么轩的,假意约你喝茶,实则早已对你色心大起,方想了如此计谋,趁你不备,在你的茶水里下了药,导致你昏迷不醒,想趁你之危啊,怎么办!怎么办!一个如花似玉,我的天仙姐姐啊,就要被那万恶的色狼扑到了,说时迟,那时快,雷三爷从天而降,三拳两脚便把那谭什么轩的打翻在地,英雄救美,你才顺利脱离魔爪,才有此时我们姐妹相见啊!姐姐你…受苦了!”

    这调皮鬼连说带比划,跟讲评书的单田芳似的,演的是不亦乐乎的,最后说到姐妹相见,还不忘记抽抽鼻子,一脸戚戚然。

    “得了得了,别演了啊,你说谭明轩给我下药?谁告诉你的?”

    这哪儿跟哪儿啊,满拧!

    乔楚无奈的摇头,也不知道这其中的阴差阳错是怎么造成的,谭明轩一个谦谦贵公子的形象整个儿被这小妞儿给妖魔化了。

    怎么听怎么就觉得小桃嘴里说的那个色狼和谭明轩一点儿也沾不上边儿,要是说那位雷三爷,好像更贴谱儿一点儿,想到这儿也噗嗤的笑出了声儿。

    这事儿吧,绝对是冤枉人家谭明轩了,先不说自己对他的为人信得过,关键是她昏昏沉沉的时候儿还有意识,模糊间也能知道他叫来医生为她检查了半天,说是过于劳累才给她开了安眠的药,谭明轩一句句的询问和确定,那其中的担忧和关切绝对不是假的。

    “姐啊,你就是太善良,还用谁告诉我啊,地球人都知道啊…好吧,那啥,川儿爷告诉我的!”

    这事儿也是川儿爷回到家和她说的,让她确实震惊不小,心里就火烧火燎的要给乔楚打电话,生生儿的让川儿爷给拦下了,后来琢磨着有人家三爷照顾着,倒也用不着她瞎操心。

    第二天早晨起了个大早儿,就是惦记她这个姐姐,还没出门儿,正好儿就接到了三爷的电话,口头儿调令把她给安排着过来照顾乔楚,她自然是乐不呵儿的答应了,脸都没洗,饭也没吃,就开着车来了。

    本来想好好儿安慰安慰这姐姐受伤的心灵呢,没想到这睡了一宿还没醒呢,看着三爷那红的跟兔子的眼睛估摸着也是一宿没睡,守着来的。

    平时没见雷三爷那冷脸儿跟谁有太多的好态度,话也不是很多,今儿却大不一样,絮絮叨叨的交代个没完没了的,其实说来说去一个宗旨就是好好儿照顾乔楚,她赶紧立正站好的下了保证,这才算是把雷三爷这尊佛给送走了。

    溜溜儿守了一天,这姐姐也没有醒的迹象,多亏了昨天医生看过说是没事儿,自然醒了就好,不然她心里真是毛楞的想送姐姐去医院了。

    “他呢?”

    “三少去公司了,哎呦,对,我还得赶紧回个电话报告一声儿!”小桃忙忙叨叨的跑到茶几上拿手机,琢磨了一下儿又转过头儿,这姐姐都醒了,哪儿还用的着她,也忒没眼力见儿了,“姐,你自个儿打吧,三爷可惦记着这事儿呢,一天都打了八个电话来问了!”

    小桃说话向来夸张,乔楚却也信这话,到底是关心她,还是怕她起来问起那篇报道的事儿不好回答?

    立马儿又甩了甩头,如果真是他所为,又有什么不好回答的?

    人家爷就直接告诉她,这事儿就是利用她来达到某些目的,她又能把人家爷怎么样?

    昨天谭明轩将她带到了天秤座,也就是想让她明白,雷绍霆是活在那万人瞩目的位置的,他代表的不止是一个人,而是整个的家族,为了家族的利益,牺牲小我,电视剧上上演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或计谋,或无奈,总之都要做出一个抉择。

    他刚刚接手d&k集团,如果需要这样的新闻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他顺手拿过来利用也不是不可能的,抛去心里的不舒服,其实就事论事儿却真是这么个道理。

    他这样做对与不对,那都是相对而言,对于她,当然被推到风口浪尖很是郁闷,可是对于人家爷来说,有可能会换来很多东西,是什么东西她虽然说不明白,但是,以自己对他的了解,如果无利可图,他是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儿的,把自己塑造成花花公子的形象应该不是他的一贯风格,要说塑造那种玩世不恭,谁都不吝的嚣张样子倒是有可能,不过也不用塑造,人家爷就是那样儿原汁原味儿的在那儿摆着呢。

    虽然这事儿确实挺膈应的,不明不白的被推了出去,都没个人跟她打个招呼。

    其实她很乐于做那个见不得光的人,起码儿自己知道就行了,可这回倒好,真如小桃说的,地球人都知道了,她还没处儿说理去,一直处于这种有苦不能诉,有冤不能伸的位置,确实挺憋屈的。

    事情已然如此,该如何解决自然也不是她能左右得了的事儿。

    一切还得全凭人家爷做主,或是给她个合理的解释,说明缘由,亦或是根本就没有人管她的死活,利用完了也就算了,总会有个解决办法的。

    至于人们怎么看她这个见不得光的女人,对于人家爷来说也许不重要吧。

    “还是你打吧,就说我洗澡呢!”

    乔楚破罐子破摔的想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跟他打电话该说些什么,质问吧,没什么资格,就当没这事儿吧,心里还犯膈应,反正怎么着都是各种不自在就对了,还是被招摆人家爷了,自个儿这儿郁闷再因为态度不好招一顿骂,真是得不偿失。

    毕竟,他是从谭明轩那儿把自己个儿接回来的。

    走到餐厅,倒了杯水,睡了一天一夜,嗓子干涩的发疼,说话的声儿也嘶嘶哑哑的。

    小桃看出来乔楚悻悻然的样子,情绪不高,不禁皱着眉头走了过来,试探的看了看在那儿一脸淡然的喝着水的姐姐。

    “姐,你没事儿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儿啊,这不是好好儿的?”

    “哦…”

    小桃点了点头,可心里还是觉得这姐姐心情很荡,提不起来精神似的。

    “桃儿,咱来下山吃饭呗,我正好儿回去看看奶奶!”

    “啊?这…不好吧…”

    一听这话,小桃琢磨着自个儿可做不了主,这万一三爷回来见不着人,还不得怒了?她还想多活两年儿,和川儿爷过过小日子呢。

    再者说,现在这姐姐哪儿是轻易能抛头露面的人啊,一出去还不得被围观啊,那报纸上的大头照那么清晰,这姐姐又这么漂亮,二半夜连墨镜都没法儿带,一准儿就得让人认出来,怎么出门儿啊。

    “有什么不好的?”

    乔楚这会儿真不想在这儿呆,事儿赶事儿的都到了一块儿了,对于雷绍霆过来给她解围这事儿她真的挺感动的,甚至意识到自己心里的真实感受,可那不过是一种依赖的感觉,她还无法确定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如果这一切都是他有意为之的话,那她算什么,她的信任又算什么。

    “姐,报纸上的事儿你也清楚,这会儿你出门儿真不合适,万一有什么事儿,我一个人照顾不过来你…我怕到时候儿…”

    哦,对啊,她现在可算是这两天媒体上头勾的角儿了,照着雷三爷的光环,自个儿也确实光辉灿烂了一把。

    叹了口气,刚刚提起的兴致又瞬间打了蔫儿。

    就凭一张报纸,也不会被人认出来吧,那些明星不也经常出去逛街吃饭的吗?她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扔人堆儿里就找不着了。

    可,敢赌吗?人家明星被认出来,了吧,你可别感动的扒我身上哭啊,我新换的衣服!”

    乔楚噗嗤的笑出声儿,这小丫头一句不贫就不受应似的,急忙催促着,“快说快说!”

    “其实吧,那个琵琶不是我送的,是三爷送给你的…”

    “什么意思?他?”

    “那什么,事儿吧还得从你过生日前夕说起…”

    小桃扔下手机,一屁股坐在乔楚身边儿,准备全盘托出了,反正她知道的事儿她得全说出来,免得人家没怎么着呢,给自个儿憋个好歹的,那真真儿是不合算了。

    这会儿总觉得给雷绍霆打电话报告不重要,让这姐姐开开窍儿才重要。

    小桃儿是一点儿没藏着,还绘声绘色的把事儿说了一遍,听的乔楚一愣一愣的,脑袋再灵光,一下子接收这么多信息,而个个儿都是让她完全没有想到的,脑袋运转的有点儿更不上趟儿了。

    不用问小桃怎么知道这么多,肯定是王川告诉她的,而小桃知道的如此详细的东西,她却一点点儿都不清楚,竟然还傻了吧唧的一点点儿都没有感受到。

    这都是真的?这么久以来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法保护着她?

    如果是真的,那报纸上的事儿也绝对不可能是他做的。

    人生大起大落来得太快,让她有些应接不暇了,反倒显得很淡然似的,有点儿呆,有点儿懵,有点儿不知所措。

    “姐,你咋啦?傻了?”

    小桃猛的在乔楚眼前摆着手,觉得这姐姐有点儿不太对,这么令人感动的事情,在她这儿竟然一点儿反应没有,就算是这姐姐再冷清的性子,也总得有所表示吧,又或是高兴傻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姐,你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给点儿反应行不?”

    小桃继续挥着手说着,不禁瘪着嘴心情郁结,这事儿她憋了半天告诉了这姐姐,连自个儿说的时候儿都莫名的带着激动呢。

    因为在她眼里总是一脸嚣张,冷眉冷眼儿的雷三爷真的是人敬而远之的主儿,可能为乔楚做到这份儿上,真真儿的是不容易,虽说这么浪漫的事儿还是人家三爷亲自说可能更好一点儿,可这么多天过去了,看着是压根儿俩人儿也没说上什么话,这不是急死人嘛?

    转念一想,倒也正常,川儿爷就算是挺能说的了吧,可是到了关心自个儿的话上也总是说的别别扭扭的,平时怎么扯淡都行,一道正经事儿上就什么好听的话都不会说了,她爱王川是爱到骨子里了,所以怎么说她都乐意听,可这姐姐是个冷性惯了的,三爷再拧巴着,只在背后付出,不表表功劳,乔楚可能真的就不明不白的顺过去了,这不是耽误大好姻缘嘛。

    所以,她今儿索性就把这事儿说明白了得了,此一时彼一时,事儿都过去了,干嘛还不把话说清楚,留着在肚子里长豆芽儿啊?

    可这姐姐怎么说也得给点儿反应吧,这愣不呲牙儿的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乔楚水亮的大眼睛眨了又眨,这会儿脑袋里比刚刚还乱了,不是她不想给反应,是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应,因为太不敢置信了。

    雷绍霆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爷,真的会为她做到如此嘛?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何时向别人说过软话,用过心思,可就在他处于事业最紧迫的时候儿,还在为她的生日会费尽心思。

    为了让她避开危险,不被牵连,才说出那些伤她的话,原来那日宴会上竟然是如此凶险,他吼她,就是怕她受伤。

    一幕幕的景象,一点点的细节,全数都回到了脑子里,太多太多她遗漏的东西此刻也都显得格外清晰。

    腾的一下儿站起身来,噔噔噔的跑到楼上,打开琴箱,拿出了那把紫檀琵琶细细的端看着,抚摸着。

    手触及琴身,顺着那细滑的泛着光泽的木质琴身,摸到琵琶的右下角觉得触感有细微的不同,仔细看去,却见琴身顺着木质的纹理,隐约暗雕着一朵茉莉,轻轻浅浅的,紫檀木的光泽致使不仔细去看根本就不会发现.

    泪水盈满了眼眶,真的是他,真的是他,这一切都是他.

    她喜欢茉莉花,喜欢茉莉花洁白无瑕的样子,小小的花朵却可散发出那样淡然悠远的香气,不张扬却优雅。

    所以,她把茉莉刻在了琵琶上,觉得那便是贴上自己独有的标签了.

    不喜欢总是把自己的喜好挂在嘴边的她,在他怒砸了她的琵琶后的一天,她躺在他的怀里,无意间对他提起过这么一句.

    可惜了琵琶上那朵茉莉,那是我专门找老师傅学艺,自己刻上去的.

    那是已是深夜,在两厢喘息后他好像已经昏昏欲睡了,不知道为什么那晚她独独睡不着,才想起了想让自己普通的琵琶与众不同,采取磨了爸爸带着他去找了个老师傅学习,要任性的自己刻上去.

    男人收紧了手臂似睡非睡的在耳边说,傻妞儿,为什么是茉莉?

    她浅笑,答道,茉莉的花语是忠贞,质朴,与其说是喜欢它的花朵和香气,其实我更喜欢的是它的那种姿态。

    男人埋在秀发里的脸蹭了又蹭,睡意熏然。

    就像你这样儿的傻妞儿才信这个,赶紧给爷睡觉!

    一段温馨的谈话终归是以那位爷的霸道结束。

    她住了口,闭上了眼睛,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听着那安稳有力的心跳声,却没想到不经意的话也随着那强而有力的心脏跳动着。

    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嘴角却是上扬着幸福的弧度,是哭是笑,自己都分不清楚了,她只知道心底里那最后一丝丝的疑虑都烟消云散了。

    小桃疑惑的在客厅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追到楼上,这位姐姐忒的反常了,心里不禁担心起来,难道不但没敢动,反倒因为大家都瞒着她而生气了?

    不能啊,这事儿要放到自己身上非得哭疯了不可,有一个人对自己如此用心,死了都值了吧,至于上了点儿小当,跟着担心郁结点儿都不算事儿了啊。

    疾步走到那宽敞的卧室,看着乔楚蹲坐在大床边儿上,怀里抱着那紫檀琵琶,哭成了泪人儿,小桃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对嘛,这才是正常反应嘛!

    慢慢的走了过去,拿着一盒儿纸巾盘腿儿坐在了乔楚的对面儿。

    “哎呦,我的姐姐,你终于感动的哭了,我就说嘛,怎么还不按套路出牌呢,要我早就嗷嗷儿哭了,你可真能忍!”

    递过来一张纸巾,小桃心里算是落了听,这事儿还是早说出来好,总这么阴差阳错得僵着,回头再闹出什么误会来,好事儿都变坏事儿了。

    不过这事儿让她这么一折腾,说明白了,这两位得少走不少冤枉路了,一想到这儿,心里甭提多美了,忽然想起来了那京剧里那活泼可爱的小红娘,瞬间觉得自个儿都提了个格儿似的。

    被小桃这么一说,哭的梨花带雨似的乔楚也忍不住笑了,感情小桃刚刚那郁结的表情就是因为她听完了这些没有嗷嗷儿哭的原因啊。

    “小桃,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乔楚吸吸鼻子,结果纸巾擦吧擦吧眼泪儿,问着小桃,如果早知道这样,她何苦受这么多日子的煎熬,胡思乱想的几乎好久都没怎么正常过了。

    “川儿爷不让说,三爷也不让说啊。”小桃两手一摊,表示她也没辙。

    “说了又怎么样,我还能跑去往枪口上撞啊!”

    乔楚语气里都是埋怨,倒不是冲着小桃,是这会儿哭完了,想起来雷绍霆在那天宴会上竟然处境那么危险,那枪击事件如果伤的是他…她不敢想象。

    “你还不了解男人那点子小心思,保护你那是肯定的,不跟你说就怕你担心,心里有负担,但是他更怕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小桃一脸的高深莫测,把男人们那点儿事儿看的十分通透的样子。

    “更怕什么?”

    乔楚还带着鼻音儿,好奇的问道,有些方面,她还真就没有小桃看的明白,透彻。

    “他更怕告诉了你,你却一点儿担心都没得来,这才是最要命的!男人嘛,说白了,还不就是好个面子嘛,甭管是久居高位,还是普通百姓,都一样儿,想当英雄大包大揽着什么事儿都给你顶着,绝对是顶天立地勇猛的男人,可是有的时候儿,他们比谁都胆儿小,害怕被拒绝,害怕被忽视,这不分身份地位,这是男人共有的特性!”

    小桃讲的头头是道,乔楚都不禁跟着认同的点头,细品起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可雷绍霆这样的男人,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他也会有怕的时候?

    虽然这儿和小桃聊着,像是已经平息所有激动的情绪,其实她只是强压着那都快雀跃的蹦跶出来的小心脏,那满足的感觉在胸口胀的满满的。

    绍霆…我想你了…

    ------题外话------

    大家晚安啦,艾玛,困得不行不行的了,如果有错别字,亲们多担待啊,木马木马!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1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