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三爷怂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一天的时间,能发生多少的事情没有人真正的估算过,按部就班的生活也是一天,惊涛骇浪的颠簸也是一天,而今的d&k集团的一天却是在风雨飘摇中度过的.

    股市持续下跌,股民纷纷抛售,试问有谁能接下如此大的摊子,恐怕l市数不出几个,而一旦接手了,那么d&k集团恐怕就要改名换姓了,持股的人倒是在寻活路了,可普通的员工却深深为自己捏了把汗,当初引以为傲的工作,竟然拿面临失业的危险,这会儿各部门都在严正以待,准备视频会议,有的人已经忍不住掏出纸巾擦拭着脑门儿上的汗珠儿了.

    当然也有清醒的人看出了端倪,虽说商海风云变幻,沉浮不定,可终归是有据可循的,如此大的集团一招衰败也得需要一个过程才好,如此大起大落造成的恐慌局面,恐怕是另有内情,不过有此想法的人也不过是少数,人们大多还是不清醒的,尤其是在集团突然新总裁上任而出来这一系列的事儿,让人怀疑下来也是无可厚非。<>

    要说抛售最猛,连点火儿再煽火儿的还是那群雷绍峰的旧部,先别管雷绍峰是怎样的人,他与雷绍霆的处事风格又有多大的不同,但是毕竟是留着雷家人的血,那骨子里多少都会带着一股子震慑的力量,能笼络到人心也是自然的事。

    更何况在雷绍峰任职期间,这些人没少从d&k这块儿肥肉中捞好处,跟着谁混有好处,他们自然是掂量清楚的,所谓力挺雷绍峰,也不过就是利益驱使而已。

    视频会议由雷绍霆亲自召开,除了暗下与海外那边儿联系密切,在国内这些人眼里,他从未像今天这般正儿八经过,语气神态颇为慎重。

    无外乎就是总结了一下儿这几天公司的运营情况,往东扩展的项目停滞,海外投资海滨浴场别墅的两个项目也停滞,总之是没有什么振奋人心的消息,更加坚定了那些股东们离开d&k的决心。

    雷绍霆超高的演技,从哪个角度上看都是一个力不从心的末代皇帝的模样儿,除了感谢大家能够继续支持d&k,也没有什么正能量输送过去了,当然今儿开会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雷绍峰手下的精英干将。

    这群人也是一群不小的势力,想将他们连根拔起,破费功夫儿,虽然才没几天的功夫儿,可一步步都要想的清清楚楚,不能有任何的偏差。

    这么大动静儿,就是为了铲除异己在外人看来好像过于复杂,可这么大一个集团盘根错节,还真就得在一团乱麻中仔细摘清楚了,才能彻底达到目的。

    雷绍霆很乐于玩儿这样的游戏,就如一个大大的操盘者,高高在上的俯瞰那些贪婪的人们,在那轮盘赌桌上拿着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赌,那是一种近乎超然的感觉,总是能让他得到大大的满足。

    会议结束,一切又恢复了安静,平时绝不会在办公室里喝酒的他,今儿不知道怎么,打开酒柜,抽出一瓶伏特加。

    倒上一杯,将那高大的身躯深陷进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沙发上,呷了一口,烈意直达心肺。

    连喝了两杯,感觉酒精里的麻醉感好像舒缓了颈椎压抑着的沉沉的感觉,修长的腿横搭在茶几上,头向后仰着,合起酸涩的眼睛,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这便是他放松的方式,只消这么一下儿,压在肩膀上重重的担子便会轻了不少。

    不禁自嘲一笑,果然还是养尊处优下退步了,在部队时又何止两天两夜不睡觉,却没感觉到如此疲惫过。

    习惯于游戏商海,玩儿转人心的他,此刻倍感压力的却不是这一天纷乱股市的事儿,而是想起了家里那个还在睡着的小女人。

    咚咚咚——

    敲门声儿打断了思绪,刚刚露出一抹倦意的俊脸再次恢复如常,冷静且深沉的声音略带着嘶哑。

    “进来!”

    “三少,龚少那边儿发过来消息,说事情已经办妥了。”

    身为雷绍霆特别助理的陈君,自然是三爷到哪儿她便跟到哪儿,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集团各部门都知道陈总监,只听命与雷绍霆一个人,绝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肱骨之臣。

    雷绍霆点了点头,想着大伟今儿白天给秦子珊求情那么一出儿,他话说的有点儿过,可他也深知大伟的为人,永远都是公私分明,这会儿还真就凭生出几分内疚,但一想到秦子珊对乔楚的所作所为,又觉得那惩罚是必不可少的。

    “刚刚小桃小姐打来电话,说乔小姐已经醒了…三少,对不起,因为刚刚您再视频会议,所以我…”

    陈君自然知道乔楚对于三爷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一天三少除了忙,其实也是在等着乔楚醒了的消息,从他忙得不可开交的间隙还抽时间拨了好几通电话询问,便知道他心里有多么的惦念。

    可刚刚视频会议还真就是那最后的一哆嗦,这场戏才算是唱的圆满,所以她思来想去,还是没有进来打扰。

    “嗯,知道了!把剩余的工作收收尾,你就可以下班了!”

    雷绍霆对于乔楚醒了的消息到没有预想的激动,淡然的语气有点儿不太像他平时的火爆性子,本来不喜欢多事儿的陈君也不禁眉头轻皱,面露疑色。

    “三少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儿回去休息,我左右回去也没什么事儿,我在这儿就可以了!”

    她今儿一天都端了多少杯咖啡给这个男人,她自个儿就记不清了,这种脑袋高速运转的工作,在休息不够的情况下,一般人还真盯不下来,也就是搭着他身体底子好,这会儿才依旧保持着男人那俊朗挺拔,刚毅果决的形象,一般人丝毫不容易察觉那眉头紧皱间的疲惫之色。

    “不用,我还有些事儿要处理!”

    “哦,对了,老夫人那边儿又来了两次电话,听起来不是十分太高兴,我都给拦下了,您要不要回一个?”

    “那边儿的事儿等明儿再说吧,老太太这会儿正气头儿上呢,我还是躲着点儿吧!”

    难得一天冷着的脸露出一丝笑意,这话说的也既是轻松,殊不知那气儿就是他惹的,还惹得不小。

    “想来也是,您自求多福!”

    一贯不苟言笑的陈君,也难得幽默一把,确实也是被雷绍霆这难得的笑容打动了,这是打过一场硬仗后胜利者的笑容,欣慰间也松了一口气。

    陈君回以微笑,便拿着需要处理的文件出了门,诺大的办公室里又变的极其安静下来。看小说最快更新)

    夜幕降临,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十点多了,修长的手握着晶莹剔透的玻璃杯,左手上铂金尾戒一下一下儿的磕着杯壁,深邃的眸子看着酒杯里慢慢消融的冰块儿陷入沉思。

    其实,事情已经都解决完了,他也早就迫不及待的想奔回中山,看着她醒过来,看着她好好儿的。

    可,却又被一个念头给拦住了,忽然急迫的心情却变的踌躇不前了。

    昨天,一路抱她着她下楼,她嘴里喃喃呓语的话翻来覆去说的都是那么一句,绍霆,你别骗我。

    看来她是知道了报纸上的事,他本来想昨天就跑过去跟她解释的,可被事务缠身,却让谭明轩把她带走了。

    谭明轩是早就有预谋,别得放全都不去,单单就选择d&k集团的大楼,为的也就是让乔楚把最近他频频与兰溪出息活动的场面看的更加清晰而已。

    丫出于什么目的,用手指头想都能想得出来,就从他为了救乔梁动用了赤峰组,就能看得出他对乔楚的用心了。

    这一会儿,他拖延着时间,就是不想回家面对上女人那拒人千里,冷清淡漠的脸,以往是厌恶,现在却是心慌了。

    细想想,当初的厌恶和如今的心慌,也都是出于同一个情绪,那就是他不喜欢她与自己有距离。

    从来不会去纵容女人的他,却想着可以放任乔楚做任何事儿,生气也好,发怒也好,折腾也好,闹翻天了都好,反正有他这儿给她撑着呢,再怎么样天塌下来也砸不到她身上,可他就是不要看到她冷着一张脸什么都不说的样子,那种无法靠近的感觉让他心没来由的慌乱。

    对于女人,他未下过心思,一直都是觉得,女人就是虚荣的代名词,只是病症有轻有重而已,不妥协,那代表钱砸的不够,不然任何女人都可以乖乖就范,可遇到乔楚,他明白了,有的女人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一掷千金也许都无法靠近一步。

    回想起来,他能把她据为己有,留在身边,完全都是凭着自个儿的霸道的天性,到后来的耍赖行径,竟然还得用上威逼利诱的手段,才算是让这小妞儿对自个儿有了那么点子打心眼儿里的亲近,可这一纸报道是不是会把那一点儿亲近的意思又给打回原形去,他有点儿估摸不准了。

    想象自个儿也是够悲催的,一直都是高不可攀,俯瞰天下的姿态,如今却被一个小女人给治的服服帖帖的,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的心神,一个皱眉,一个嘟嘴,都能让他慌乱不堪,心疼不已。

    越是如此,越是害怕她冷冷的问起报道的事情,虽然不是他所为,确实奶奶所为,这和他做的没有什么区别,总之是雷家对不起她,本来没有必要的事情,却硬生生的把她拖到了这趟浑水里,事实已经存在,再解释的分到底是他,还是奶奶做的,又能怎么样呢。

    铃铃铃——

    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一看不是乔楚,竟然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雷子,还忙着呢?”

    “嗯,有事儿?”

    “我说你家那妞儿都醒了,你总得把我家小桃儿还了吧,还真把小丫头当催巴儿了?”

    王川儿吊着嗓子没好气儿的质问,这一天没见着那活蹦乱跳的小丫头了,心里还挺想的,要说原来一个礼拜不到就换个妞儿的他这回也不知道咋了,对这个小丫头都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腻的感觉,就感觉这小丫头有点儿道行,要细说哪儿吸引自个儿了,也说不上来,反正这会儿他挺想她,想的还五积六受的,刚刚回家被老爷子熊了一顿,一通儿的拿他和雷绍霆横向竖向的作比较,彻底把她扁的是一无是处,这会儿就想抱着那小丫头儿腻歪一会儿,可一打电话说还在中山呢,他对雷绍霆有好气儿才怪。

    “川儿,叫上大伟还有安子,咱九号公馆聚聚!”

    丝毫没有被王川那挑高的嗓门儿哀怨的吼声儿影响,一贯的低沉语气和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操!我***跟你说正经事儿呢!咳咳…”

    王川嗷唠儿一嗓子怪叫,刚从老爷子那儿出来,迎面儿一口冷风直直的灌到嗓子眼儿,这一激动,咳嗽个不停。

    “少他妈废话!”

    “操!操!操!…一会儿见!”

    惯了电话,王川儿又猛的咳嗽了半天,才把这口气儿给倒回来,一边儿骂着雷绍霆的七舅姥爷,一边儿上了车发动引擎,麻利儿的起步了。

    要说川儿爷这火儿灭的倒也快,哥们儿张罗喝酒他是没卷过面子的,更何况是雷三爷张罗喝酒,这面子就跟得给。

    从来跟酒不亲的雷绍霆,在乔楚都睡醒了的时候儿还张罗着喝酒而不是回家抱着美人儿嘿咻去,这绝对是碰着烦心事儿了,这做兄弟的就得陪着,再怎么想女人,也得先放放了。

    ——☆——

    “我说姐,你做这么多东西不怕把你们家三爷撑着啊?”

    小桃看着一桌子好菜不禁咋舌,摇着小脑袋发出啧啧的声儿,赞叹之情溢于言表。

    果然说女人恋爱了就变傻,难道不知道养生讲究的是晚饭吃少吗?

    不过这男人的饭量也确实大,最近她在家没事儿就看养生经,晚上见天儿的就是稀粥外带银丝卷儿,提前进入老年生活,饿的川儿爷二半夜嗷嗷儿直叫唤,强逼着她给弄宵夜不可,可这吃多了伤身啊!

    “啊?很多吗?”乔楚看了看准备出来的料也就四个菜而已,再说雷绍霆生活讲究,就算吃不了倒了,那桌儿上也得摆的好看点儿,她也习惯了。

    有一次她琢磨着两个菜也就够他们两个吃了,可人家三爷撇着嘴是老大不乐意的,冷眉冷眼儿的给了她一句,‘打发要饭的呢?’

    得,人家爷发话了,她也不能太寒酸了,反正又不花她的钱,她跟那儿省什么啊。

    不过看着浪费粮食也着实心疼,所以每次四个菜,就是菜量都不算多,浪费的也就能少一点儿。

    这么琢磨着,其实自个儿在这过日子上,还是下了不少心思的。

    “不多吗?你别忘了,锅上还有条鱼呢。您没看看这都几点了!”

    小桃敲了敲皓腕上的hellokitty的限量手表,又指了指放到锅里准备清蒸的桂鱼,这是乔楚张罗着想吃,小桃开车下山一趟买回来的。

    “咱这不三个人嘛,你要是觉得多,就把川儿爷也叫来,正好儿你一会儿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

    乔楚浅浅一笑,看看早作态上这些原料,也觉得自个儿有点儿做多了,不过谁让她心情好呢,一激动手上有点儿没准儿也是难免的。

    “艾玛,姐姐,合着这么晚你不打算收留我啊?那我还是趁早儿打道回府吧,省的当个千瓦电灯泡儿碍眼!”

    “哪儿跟哪儿啊,你一天就贫吧你,我哪儿是那个意思啊!”

    “那我也不能没有眼力见儿不是?就算您没那个意思,三爷可绝对有那个意思,我还是走吧!”

    “我服了你了,行,今儿谁拦着我也不能让你走了,川儿爷找上门儿来要人,我也不放你走了,够意思吧!”

    “姐啊!你可饶了我吧!”

    一听这话,小桃赶紧告饶了,没想到她这个一贯温柔淑女形象的姐姐,逗起闷子来也比她毫不逊色,只不过人家轻轻柔柔的声儿特别好听,那话也不显得贫了,不想自个儿那嗓门儿清亮,分贝高,再加上说话也是个急性子,快的都不带加标点的,从她身上很难找到温柔二字。

    乔楚在厨房忙乎着,小桃屁颠屁颠儿的跑去给王川打电话了,她琢磨着乔楚说的也对,虽然自个儿这二把刀的开车技术还挺自信的,可是毕竟是夜间的山路,想想还是有点儿肝儿颤,还是让川儿爷过来接她比较稳妥。

    可电话里一听,那边儿已经喝嗨了,川儿爷说话的声儿显然是舌头喝大了的表现,要不是她这习惯了,别人压根儿不知道他嘟嘟囔囔说什么呢。

    反正大概意思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让她们自个儿先吃饭云云。

    乔楚在一边儿也听了个大概,手下忙乎的活儿也停下了,“桃儿,一会儿让川儿爷跟着绍霆一块儿回中山来吧。”

    小桃儿点了点头,又在电话了交代了几句,也觉得这样儿比较妥当,他本来就不能担酒,这样儿一个人回家,她也不放心。

    既然不回来,就起火做饭吧。

    乔楚还是把四个菜都炒了,方正这些准备的食材到明儿也不新鲜了,那位爷铁定是不会吃的了。

    “我也真服了这三爷了,白天恨不能打了一百个电话跟催命似的问你醒了没,醒了没,这会儿你好不容易醒了,人家有心拉长儿的喝酒去了!”

    关键还拉着她家川儿爷一块儿去,就川儿那酒量,喝完一回准得闹回胃病,她最近都把他那胃养的好多了,得,这一舍命陪君子,又全回去了。

    “也许最近忙,好久没聚了吧,不管他们,咱们吃咱们的!”

    乔楚倒没觉得怎么样,反正这会儿心里幸福满满,那男人怎么着她都不会生气似的,淡然自若的样子和小桃小脸儿气嘟嘟的模样儿形成鲜明对比。

    “姐姐,你还真大度,九号公馆那是什么地方儿?那妞儿们长的都妖着呢,据说最低学历都得是硕士,精通好几门儿外语呢,靠,你说现在做小姐怎么要求还那么高了呢?有钱人真尼玛会享受!”

    “呵…你还懂得挺多,他们就是兄弟几个出去聊聊,别瞎琢磨哈!”

    乔楚听着小桃在那儿控诉,不禁笑了又笑,这么久的相处,别人不说,她对雷绍霆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一向不嗜酒的他,张罗着局儿也不过就是想和朋友坐坐而已,加上上次许乔跟自个儿说了上次的事儿,她就更加的相信,他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起码儿有洁癖的他不会轻易搂个小姐就上床。

    总之要说喜欢了,就看着哪儿都好了,雷绍霆现在在乔楚心里的形象那绝对是英武高大,毫无缺点可言的,小桃看着乔楚那善解人意,大度贤良的模样儿不禁摇头,沉溺于小幸福里的女人分析的话可信度着实不高。

    不禁叹了口气,思年华为食量,小桃儿这一顿是没少吃。

    揉着肚子,打着饱嗝儿,栽歪在沙发上,显然是吃得太多连呼吸都困难的架势。

    “不行了不行了!撑死老娘啦!”

    小桃嗷嗷儿喊着,胳膊半空挥舞的有气无力。

    听着这哀嚎,在看她称的都弯不下腰儿的样儿,乔楚愣是拦着没让她干活儿,自个儿把厨房收拾干净了。

    “你刚刚不是还说晚饭要吃少的吗?怎么这会儿自个儿这么没出息啊!”

    “谁让你做的好吃呢,本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我就发挥了我宁可撑死人,也不占着盆的精神,我容易嘛我…嗝…”

    “嗯,我看你是发挥到极致了…”

    乔楚一边儿忙乎着收拾桌儿,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小桃儿侃大山,觉得这小日子还真是惬意的。

    这平时觉得空旷的大房子,顿时变得温暖了起来,做了饭,招待朋友,自个儿倒是找到了点儿女主人的感觉,干起活儿来也特别带劲儿,仔仔细细的收拾着厨房的每个角落。

    记得上次她与他两次摔盘子的事儿,不免觉得挺傻,那个时候儿,自个儿还没有意识到那餐具引申出来的含义,也许她早就把这里看做是她的避风港了。

    收拾完东西,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罐儿酸奶,走到沙发边儿上,递给小桃一罐儿。

    “来喝点儿酸奶,消化消化食儿!”

    乔楚坐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这点儿了,是什么韩剧都没了,翻来覆去的找了一六八开,也每一个能看的好电视。

    “姐,别看了,你给我弹个琵琶听呗,昨天看演出我都没听够!”

    “好啊!”

    今儿的好兴致简直让她是有求必应了,更何况是自个儿喜欢的琵琶呢,特别爽快的答应下来。

    这会儿天儿是冷了,山风呼啸着,如果是夏夜,坐在院子,听听曲儿,赏赏月,绝对是人生一大乐事。

    “想听什么?”

    “我哪儿懂这个啊,就上次你过生日的时候儿唱的那个曲子,我特喜欢呢!叫啥来的?”

    “子衿?”

    “叫子衿啊,反正特好听,你唱的也好,怪不得三爷…”

    小桃说到这儿立马儿住了嘴,大眼睛溜溜儿转着,暗骂自个儿嘴没把门儿的,她是把三爷策划的这些事儿都说了,可没说生日会那天他去来的,毕竟后来她才知道她家川儿爷给这姐姐下药的事儿,要说了,不就把川儿爷给卖了?估计这姐姐听了非得炸了庙儿不可。

    “什么?”

    乔楚贴着琴身,调着琴弦儿,专注的压根儿没听清小桃说什么。

    “没事儿,我说怪不得三爷要送你琵琶呢!”

    抚摸上琴身那朵茉莉,心里暖暖的,笑意盎然,嘴角勾起的漂亮的弧度,眉眼都跟着笑的弯弯的。

    琴音清冽,歌声悠扬,小桃躲着自个儿吃撑了的肚子,斜靠在沙发上眯缝着眼睛挺的如痴如醉。

    看着乔楚纯熟的弹拨着那琴弦,羡慕不已,心想着,要是自个儿也会个什么乐器,是不是川儿爷就能喜欢自己更多一些?好像自己除了听话,除了这一副年轻的皮囊,就再也找不到吸引他的东西了。

    想到这儿不禁神色黯然,心里叹了无数口气。

    一曲终了,回味无穷,小桃突然睁开眼睛,那眼神儿跳跃着兴奋的光芒。

    “姐,你教教我呗?”

    “你想学?”

    “是啊!我除了跳个肚皮舞,还是现学现卖的,啥都不会,不像你什么都会,所以三少才对你情有独钟。”

    小桃琢磨着肯定是这样儿的,想着一无是处的自个儿,越想越没信心了。

    “傻丫头,川儿爷喜欢你,也是喜欢什么都会的,最主要的还是要看你这个人!”

    “反正你教教我吧,我想学!”

    乔楚笑了笑,也猜中了这小妮子的心思,估计是想学个一星半点儿的,跟她家川儿爷献献宝去。

    “桃儿,其实也不是非得学琵琶的,古筝也很好啊,而且简单易学,主要是很快就会出成果!”

    “真的?”

    小桃眼睛直放光,听到很快出成果这几个字儿格外兴奋,其实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学了,谁能知道明天又发生什么呢,所以简单易学确实对于她来说确实很是吸引。

    乔楚一看自个儿的想法儿没错,确实对了小桃的心思,便道,“那下周开始你就去艺术中心找我吧,我给你介绍个老师,只要你用心学,两三个月弹个四级的曲子还是可以有木有样儿的。”

    “是吗?是吗?太好了!姐,你简直就是我的亲姐姐啊!”

    心里满满的期待,开始畅想着有一天也能如乔楚似的,弹一首曲子给他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儿。

    这想曹操,曹操就到了,听着外面儿窸窸窣窣开门儿的声响儿,乔楚也急忙把怀里的琵琶放了下来。

    今儿这两位和乔楚,小桃推断的是截然相反。

    川儿爷好人儿一个,虽然也身上染着酒气,有点儿微醺,不过走路还基本正常,一点儿没跑偏,可肩膀上挂着的那位爷可就没有那么清醒了,显然喝了不少酒,这会儿半眯着眼儿,俊脸不似平时那般紧绷着,看起来到多了些许柔和慵懒,西服外套儿在肩膀上搭着,领带歪歪松松的挂在胸前,衬衫扣子也松开好几个,结实紧致的肌理显得别样性感。

    这位爷是喝酒不上脸那伙儿的,脸上皮肤还基本是健康的阳光肌,但是那一步三晃荡的样儿确实是说明他喝多了。

    乔楚急忙跑了过去,那大身板子靠在王川身上都有点儿显得沉重,别说她了,伸手扶住他另外一边儿的胳膊,可也好像没帮上什么忙儿似的。

    王川也一脸无辜的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我来吧,丫今儿没少喝,这身板子非给你压趴了不可!”

    “那直接扶到卧室吧,我去弄点儿水过来!”

    乔楚急忙到厨房去倒水,小桃也想过去帮忙,走到跟前儿更觉得自个儿这小个儿完全插不上手,紧跟着踉踉跄跄的两个男人上了楼。

    “怎么喝了这么多啊?”

    把水放到床头,看着床上醉意醺然的男人,没有生气,只有心疼,他不是个嗜酒的人,今儿这是怎么了?

    王川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位爷只说是喝酒,他们去了,丫还真就是喝酒,什么都没说,那哥儿几个就陪着吧,他先和小桃通了电话才搂着没喝多,不然照着陪下去,自个儿非挂了不可!

    “谁知道丫今儿抽什么风了,也没人儿劝他喝啊!”

    王川总了耸肩表示很无辜,小桃看着川儿爷这会儿确实是神智正常,倒是放心了不少,看来平时她提醒着少喝酒还是起了点儿作用的吧。

    “小桃,你们今儿就住这儿吧,别往回赶了!”

    “嗯,成!”

    小桃答应的痛快,虽说王川没喝多,那也肯定不能让他开车了,出事儿了怎么办。

    “姐,你就照顾三少吧,不用管我们,放心吧!”

    说着,就拉着王川往外走,乔楚也跟着送了出去,王川在这儿住过,自然也都门儿清,大概交代了几句又回来了。

    刚进门儿,就听着雷绍霆那带着醉意,嘶哑磁性的嗓音在那儿嚷嚷呢。

    “妞儿,你回来!你别走!爷不让你走…不让你走!”

    ------题外话------

    大家晚安啦!明儿见!么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1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