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辈子,好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拖着一身疲惫的雷绍霆,此刻最想的事情就是立马儿回家,和他的小女人腻呼儿着,一切繁华皆浮云,只有那个安静的空间,有她在的地方儿,便是他心灵的归属,停泊的港湾。(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军令状算是立下了,对于商界的尔虞我诈,他已经很是熟稔,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可是一个月的时间,也着实紧张了一些,要知道,让一座大厦倾颓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可是力挽狂澜,将集团如今呈现的窘态迅速的转变,那还是需要一个时间和过程的。

    接手集团,排除异己,其实还有很多方式,他却选择了最极端冒险的做法儿,但也是最迅速看到成果的方法。

    一贯喜欢把事情做的出其不意,以最快的速度达到最好的效果,尽管这是兵行险招,可是得到的收益却是让那些稳抓稳打的人望尘莫及的。

    雷绍霆的成功不可复制,他对集团的了解,对商界整个儿大形势的了解,还有对人性的了解,都远远在他人之上,这种极致的方法并不适合每个想速度达到目的的人,只能说他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可如今,一个月的时间,让一切恢复如初,甚至更好,确实是要颇费些功夫的,他懂的,老太太自然也懂,之所以给他一个月的时间,那是料定他不可能完成,才会如此说的。

    自古治国之道也是想要攘外,必先安内。

    目前集团人员变化可以用动荡来形容,虽然他早已预先培植的精锐都可以独当一面,但是琐碎小事儿加起来,也必定需要时间,那么现在要开创新项目,那么必定是攘外安内同时进行,集团刚刚受过重创,一切名誉,信誉都是需要瞬间恢复的,加在一起,一个月,太紧张了。

    老太太这招儿确实毒辣,明知道是激将法,可他不得不往套儿里钻,因为老太太下了大赌注,这是让乔楚名正言顺进入雷家的机会,这一步迈出,以后的事情都将顺理成章,老太太这次也算是孤注一掷了。

    蜿蜒的盘山道,好像预示着前方还有很多曲折的路要走,他早已习惯了,可是她呢,在根本没有问过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便已经将她拖进了这个圈子,也许想迈出去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他舍不得放手,就连那样想一想都觉得心痛的感觉。

    中山别墅,那温暖的灯光点亮着,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儿,总喜欢将院子里,房间里的灯光都亮着,她说那是属于家的温暖,不管多晚,都会有那温暖的灯光等着他回家。

    遥控钥匙一按,大大的黑色铁艺的院门儿打开,那怪兽级跑车缓缓的开进了院子,下车的一瞬间,便闻到了随风飘来的阵阵的饭香,那是属于家的味道,看到院子里一早还纷乱的落叶覆盖这的小路,已经被清扫干净,在旁边儿分成小堆儿整齐的堆放。

    今夜无风,院落里开满的紫茉莉,散发着浓郁的香气,那是他的小女人喜欢的花,所以他特意将雷府的园艺师找来,开辟出来那么一块儿地方,种满了紫色的茉莉,温度土壤一切方面都经过精细的调整,一年四季都会开花,一贯不喜欢浓郁香气的他竟然也觉得这味道闻起来特别舒服。

    还有早早儿的就站在门口儿等着他的小女人,笑靥嫣然,亭亭玉立,一身淡紫色的家居服,并不是那种宽大的款式,虽然休闲,但也适当的收腰效果,那那玲珑曲线勾勒的恰到好处,站在那儿,就如一朵盛放的紫茉莉一般,恬静纯美,给这深秋的夜带来丝丝的暖意。

    眼见着那高大俊逸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乔楚已经眉眼笑弯,对车并不甚了解的她,却独独他汽车引擎的声音老远都可分辨出来,刚刚手上有活儿,耽搁了一下儿,完成了才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回来啦!”

    虽然只是一个下午没见,却似好久没见了一般,恰恰的体会了一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真正含义,一点儿也没敛着自个儿想念他的心思,一路儿小跑儿的就奔着男人去了。

    那宽阔的怀抱,那浓郁的烟草味儿,让乔楚瞬间觉得被整个世界包裹着,是那样的温暖,安宁。

    “傻妞儿,穿这么少还跑出来!”

    头到吃鱼,反倒是一般家庭吃的比较多一些,爸爸最擅长做鱼,所以她自小也懂得其中门道。

    边说着,便殷勤的给男人夹着菜,看着他一口一口吃着自己做的东西很是可口的样子,她那小心思就得到极大的满足,忽然萌生了一种一辈子就这样该多好的感慨。

    一辈子,好长…

    可如果能如此长久的感受着岁月静好,那应该是很幸福的事情吧。

    “妞儿,今儿见着老太太了?”

    男人嚼完了嘴里的东西,抬起筷子又去夹别的菜,动作及时优雅,也没看乔楚,语气也好像是不经意问了一句似的。

    其实,只有他知道,他是不敢看女人眼里哪怕透出一丝丝的委屈。

    “啊?哦,是啊,正好下楼的时候儿见着奶奶了!”

    乔楚本想着男人不提,她也不想招他烦心了,老太太的事儿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说与不说都不在于这一时,却没想到男人还是问了。

    “她跟你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就是先聊了两句,后来正好儿兰溪来了,我就打了顺风车去了学校,对了,说起来,我还想和你说呢,她一口一个老大的叫着你,你还是劝劝她吧,她开车那速度,那架势,简直…简直…总之,还是小心点儿好,这是在中国,车多人多的,哪儿能和美国的乡间公路比啊,主要还是注意安全!我是真怕她出事儿。”

    乔楚把事儿转到了兰溪那儿,一个是真担心兰溪,第二是不想提起***事儿,让他为难,起码儿现在憋烦他了,想必楼下的时候那写对话,陈君也自然会如实禀报的,她不说,他也自然清楚。

    这会儿问,也是因为心疼她,怕她隐忍着不说,毕竟老太太那话说的确实刻薄了一些,现在,估计他恨不得自个儿骂他一顿,打他一顿撒撒气,他心里都能比现在好受点儿。

    雷绍霆放下了碗筷,深深的看着那喋喋不休的小女人,心里泛起心疼,她是怕他烦心才顾左右而言他的吧。

    “过来!”

    乔楚起身挪了两步,倚在男人的双腿间站好,以往他也总是霸道的对她说‘过来’,那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小猫小狗之类的,任凭这位爷呼来喝去,心里真心不爽。

    可这会儿,同样的两个字,听起来依旧霸气,她却迫不及待的走过去,因为她知道他需要她,这种需要让她心里很是甜蜜。

    微微颔首,对上男人那双深邃的写满柔情的眸子,不禁心跳都跟着漏了一拍,如此迷人如渊潭般的双眼,深不见底,那里面藏了太多的东西,几乎很少示人,可是,对她的深情,却总是毫无掩饰,表现的淋漓尽致,让她恨不得腻在这双黑曜石般的双眸里永不出来。

    慢慢抬手,在那俊眉上轻轻的抚摸,将紧皱着的眉头一点一点而得抚平,同样是皱眉,她反倒喜欢他霸道的发脾气时那种皱眉,却不喜欢现在这样,将所有的担子都扛下来,却只担心,心疼她有没有受委屈而皱眉。

    一切都仿佛变的越加通透了,即便是不说话,他们彼此都能了解到对方的心意,这种默契是什么时候培养起来,两个人谁都说不清楚,也许就是上天注定好的吧,从一开始两个人的想法儿总是满拧着,到现在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轻易可以洞察,有时这看似遥远的距离却只需要小小的一步。

    “绍霆,奶奶…现在还不能接受我,也是因为不了解我的缘故,我想以后慢慢对我有了了解,就不会这样了,奶奶反对,其实她还是全心全意为你好的,而不是针对我,我明白的,所以你也不要太自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相信,奶奶一定会明白的!”

    顺势坐在男人的腿上,胳膊环上男人的脖子,将自己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交付于男人身上,枕着他宽阔结实的肩膀,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这是让她安心的港湾,有他在,再大的困难,她都无所畏惧。

    感觉到女人全部的依赖,雷绍霆心里便愈加有了信心。

    他其实满可以不去顾及老太太说什么,什么赌注什么军令状,他都懒得去管,他只想和这个小女人在一起,朝朝暮暮,长长久久,即便是老太太怎么反对,他都会坚持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他必须接下来,是因为他不能自私的将她当做一个东西,一个物件儿,就那么私藏在身边就好,他要给她的是光明正大的爱,让全世界都祝福的爱,让所有人都承认的爱,因为她值得他去这样做,她值得得到让女人们都仰望的幸福,他必须给她,也只能给她。

    “乔,奶奶那边的事儿,我会解决,只是她老人家年纪大了,有些事情需要慢慢来,我希望你能名正言顺的得到他们的认同,所以…是因为我的自私,才将拉入这样的漩涡里,如果我不是这个身份,也许你便不会受今天的委屈…乔…其实…”

    没想到的是,女人那柔软的唇瓣便贴了上来,将他要说的话全数堵在了嘴里。

    这小女人,竟然用他的招数来对付他?可是怎么心里这么美滋滋儿的呢?本来心里的阴霾一经接触上这柔软,心里就不禁荡漾开了,那丝滑的触感,让他浑身都瞬间紧绷了起来,这小妞儿知不知道这样儿的主动,随时都能让他爆炸的?

    本就紧紧圈着纤腰的大手,开始在玲珑有致的曲线上游弋着,所到之处都是燃烧着的滚烫温度,已经不满足于那隔着衣服的碰触,他极度的渴望着那副如玉般稚嫩柔滑的小身体。

    燥热,浑身都开始燥热起来,女人主动点的火,比平时烧起来更加的旺盛。

    狂热如猛兽般的眼神早已被欲火填满,那炙热的唇也反客为主的衔住了女人略显生涩的唇齿间的动作,辗转碾磨,檀口的芳香,丝丝甜蜜盈满口腔,让他本来就粗喘的呼吸显得更为急促起来,那小火苗儿,猛劲儿的往上蹿着,大有将眼前这小东西燃烧殆尽的架势,攫住她的唇,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的舔舐着。

    她就是蜜做的,怎么吃都不够!

    急不可耐的逮住你丁香小舌,勾缠着,温润的小嘴儿也极其热烈的回应着他,他的妞儿越来越放得开了。

    一个巧劲儿,将契合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抱起,像抱个洋娃娃般,那本来身材高挑的乔楚在男人身上却显得很是娇小。

    紧紧的贴着男人的上半身,整个身体的重量除了男人腰间的手承受外,几乎就是自己那换在男人脖子上的手臂了,那点儿小劲儿还真就撑不住她的身体,有慢慢往下滑的趋势。

    男人好像也不想卖力气帮她,迫使着她只能双腿紧紧的勾住男人的劲腰,以防自己掉下去,这动作太过惹火,让乔楚羞红着脸埋进了男人的肩窝。

    某爷对此刻的动作很是满意,邪唇一勾,在那白皙的脖颈上狠狠儿的嘬了一口,一下嘴就有点儿受不住的趋势,就想一口将这小东西拆吃入腹一般。

    “啊——好疼,讨厌!”

    娇嗔的在男人厚实的肩膀上轻捶了一记,那柔糯的声儿却媚到了骨子里,那丝丝绕绕的盘旋在男人的耳边,不禁让某爷更加的兽血沸腾起来。

    已经等不及走到楼上了,他现在就想要她,那中迫不及待的心情任凭什么都已经拦不住了,急急的走了几步,强压着身上那紧绷的发疼的感觉,将女人放在了厨房的操作台上。

    每次看到她扎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小身影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别样的感觉,那种强烈的近乎于变态的**,让他自己都觉得吃惊。

    要她!狠狠儿的要她!此刻,现在,刻不容缓!

    手下的动作也凶猛的紧,那淡紫如花瓣的衣服几乎是被男人生生的给撕碎的,犹如那盛放的花瓣,一片片去除,在花心儿便呈现了那如仙子一般的女人。

    那如雪的美肌,白生生,粉嫩嫩,让简直让人心动的发了狂。

    男人的眼眸幽深了几分,眼底的欲火扑棱棱燃烧起来,死死的掐着她的细腰,那火热的吻密密匝匝的落下,点燃着每一寸,熊熊燎原之势,让女人不禁跟着颤粟起来。

    烦躁,急切,在情事上向来自持的他,只有对上这个小女人,这一切一切反常的情绪全部爬了上来,控制着他的大脑,四肢,毫无理智可言,只有身体上那最最本能,最最原始的渴望。

    “妖儿,今儿可是你自找的!”

    某爷的声音已经沙哑不堪,在那小巧的耳垂儿上边啃咬,边低喃着,那小耳垂儿极其敏感,稍稍一碰便会红上一片,每吻一下儿,都会惹来那小女人不由自主的一颤,百试百灵。

    这次确实是她主动的,上一次主动的吻他,是她来求他放过乔梁那次,那种生涩的,孤注一掷的吻,让他莫名的心动且气闷,复杂的感觉其实早就已经占据了心房,只不过自己不曾去深深探究而已。

    到后来,她再不曾主动过,到了现在,他对她满满的都是疼惜,更不想强迫她做什么,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渴望这个时刻很久了。

    每次小妞儿被折腾的云里雾里时,都会眯着眼睛抱怨着他霸道,他禽兽,他压上了就疯狂的要她要不够,可这次,他到腰听听小妞儿还有什么话说。

    “你…你就会欺负我!”

    乔楚深知这次是自己主动的,可是这位爷哪次不把他那兽欲的理由都归在她身上?

    在这件事儿上,三爷把无赖耍到了极致,不是说她太过惹火让爷把持不住,就是说她故意勾引,其实就是想了,爷不过是乐于助人而已,更加不要脸的是,连给他倒杯水,冷了一度,热了一度,都能成为他压到她的理由。

    可,如此无赖,乔楚却一点儿辙都没有,因为只要被那位爷黏上,身体就变的不是自个儿的了,软塌塌的任由爷怎么说怎么是了,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也只有大汗淋漓后,瘫软在男人怀里时,嘴里嘟囔着,抱怨着,那为时晚矣。

    “我怎么欺负你了?是这样儿吗?”

    某爷那恶质的笑容竟然拿都可以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帅,那嘴角勾起的好看的弧度,透着几分邪气儿,让人看了便会不由自主的神魂颠倒了。

    这男人,就是个妖孽!

    感觉到身下一凉,乔楚便知道自个儿又成了砧板上的小嫩肉儿,任凭爷品尝了,刚刚本来是想用一个吻来表达自己会和他一起坚持下去的决心,却不曾想竟然又是被如此华丽丽扑倒的下场。

    某爷恶趣味的摆动这腰肢,好一阵儿逗弄着,让大脑意识早就愈加薄弱的她,只有本能的攀着男人的脖子,身体主动的往上贴了过去。

    一边儿金刚钻儿,一边儿是绕指柔,两厢一经接触,那必将是柔情蜜意如清泉喷薄,源源不断绝。

    从开始的口申口今,到后来的娇呼哭嚷,乔楚早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了。

    那发了狠的冲入激流,欲海中徜徉的爽利,让人欲罢不能。

    一夜笙歌,曲曲撩人心肺。

    满室春意,句句诉说衷肠。

    如雨般的汗水,如歌般的喘息…

    身儿颤,心儿颤,整个世界都仿佛随着那纠缠这的两个人颤抖起来…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2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