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救了雷家人?
    [9xds.com(就喜读书网)]    l市的秋天总是特别短,转眼进入十一月,空气骤冷,山风呼啸着,俨然已经是寒冬咆哮着如刀锋般的冷风了,刮的脸丝丝拉拉的疼.

    这是一个只想窝在温暖的被窝里不出来的季节,乔楚也不例外,生物钟早已固定的她,虽然早醒了,可就是舍不得那热乎乎儿的满是男人炙热气息的被窝.

    每一年的这个时间其实是最难过的,外面冷,家里也冷,供暖的时间没有到,虽然开着中央空调,可那种干干的热风,总是没有地暖来的舒服,当初这中山不过是雷绍霆偶尔落脚的地方,并没有打算长住,尤其是天冷了,更是不会来这边儿了,再说他那大身板子,真的不会感受的特别明显,对于供暖的事儿还真是没想太过周全.

    这再有钱,有些事儿也得按规矩办事儿,到什么时间供暖也都是市政府定的,他们这别墅区也不例外,不过有中央空调,其实倒是没有什么的,只是乔楚不太喜欢而已.

    当然,她也不会说这些的,本来也不是娇气的人,每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不是?就是在男人面前,喜欢撒撒娇而已,总体说来,就是犯懒了,想多在床上赖一会儿而已.

    “绍霆,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赖着床的乔楚终于意识这件事儿了,见着男人也没有要起床的意思,半眯着眼儿,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准备睡个小回笼儿的意思。

    “再睡会儿!爷今儿罢工了!”

    埋在女人那芬芳的发丝间,是死活都不想起床了,一直严格律己的他,虽然有起床气,那也是再被别人吵醒的时候,一般的时候儿没等别人吵,三爷也早就起床了。

    其实他今天很忙,当然他每天都很忙,不过是因为今天上午没有会议,一切事务安排在了下午,他才能忙里偷闲的多和他的小女人腻呼儿一会儿。

    乔楚不禁扑哧一笑,以往不了解他,如若他如此说,她还真就当真事儿信了,以往就觉得这位爷就是那种纨绔子弟,每天没正事儿,也就是在公司挂个名儿,每天罢工都是可能的,可了解了,就知道,压根儿就是自己当初的偏见,她家的爷不但有正事儿,而且还很有正事儿。

    几次去办公室,看到他忙的半天都没有时间抬头儿,便知道了,那办公桌上堆成山的文件,好不容易处理完,陈君便又会送来一批,好像那工作就做不完似的,看的乔楚直心疼。

    尤其是最近半个月,算起来应该也就是从上次见到雷老夫人的时候儿开始的吧,难道是给他安排很多工作,让他无暇顾及其他,尤其是自己,久而久之就淡了?

    虽然很忙,但是男人好像还是坚持着回家吃饭,中午是别想了,可晚上多晚,他也都会尽快赶回来,这么忙了两天,乔楚心疼的不行,自然也知道男人怕她一个人孤单,所以,她即便是早下课,或者艺术中心的事儿早忙完,也找个地方等着晚饭时间,陪着他吃完了饭,然后再办公室等着他忙完再一起回家。

    即便是这样,还是觉得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太少了,也许是心里有事儿,总觉得这些幸福瞬间好像都是偷来的,不好好儿的把握可能随时都会溜走一般,她对男人有信心,可是这也许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有太多太多的纷纷扰扰,有太多太多不同意的声音了。

    “好啊,那咱罢工,不给他们忙了!哼!看他们都把我们三爷累成什么样儿了。”

    乔楚随声附和着,撅着嘴,显出对于雷绍霆如此忙碌劳累的事儿很是愤慨和心疼。

    “呦呵,这么心疼小爷呢,嗯?”

    男人埋在白皙的颈间的头抬了起来,直直的看着那娇俏的小女人,粉扑扑儿的小脸儿泛着的都是被疼爱过的光泽,一想到那通体泛着粉晕是自己的杰作,那仿佛比前签下一个大大的单子还要兴奋的很。

    “当然啦,我乖吧!”

    乔楚可劲儿的往那温暖的怀抱里拱了拱,小脸儿蹭着那硬邦邦的结实胸膛,像一只软绵绵的小猫儿搞怪似的,眨着眼睛卖乖,长长的睫毛在那麦色的肌肤上一下下儿的扫着,撩扯的男人直冒火。

    乔楚也发现了,每一次扎眼,那两块儿健硕的胸肌都会跟着紧绷一下儿,屡次又试了几次,果不其然,一下儿玩儿上了瘾了一般,猛眨眼睛。

    “呃…找着好玩儿的了哈?”

    呼吸都变得浓重了,这小妞儿还乖?大早晨起来就开始撩他的火儿,哪儿乖了?是越来越嚣张了才是。

    “嗯…好玩儿!”

    乔楚玩儿在行头儿上,压根儿就没听出来男人那狠狠儿的带着威胁的声音已经嘶嘶暗哑了,还不知死活的特兴奋的回答呢。

    “那咱玩儿点儿更好玩儿的!”

    说着,那大身板子已经一个翻身儿将那玩儿的正兴致盎然的小妞儿压在了身下,双眸的色泽越加的浓深。

    乔楚自然之道那饿狼的眼神代表的是什么,和这位爷亲密的次数儿多的她自己都数不清了,都说一开始的激情散去,也就那么回事儿了,可是这话远不能放在他们两个身上,这位爷对他不但兴致不减,反而更胜的趋势,而自己呢,每一次于他亲密都害羞的不行,总像是第一次一般的,心跳加速,紧张着,却又有些向往。

    总之,激情并未褪去,而是每天烧的都很旺盛。

    “啊——不行不行,你还得上班呢!”

    “都说了,小爷今儿罢工了!”

    “可是…可是我还有课!”

    乔楚被这么一刺激,脑袋倒是灵光了,说的没错儿,十点半确实有一节课,不过不是专业课,可听可不听的,所以她压根儿也没太着急,盘算着时间赖床呢,可是如果被这位爷一折腾,那可就没点儿了,到了学校,黄花菜都凉了。

    “小爷都罢工了,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儿,翘个课?”

    男人俊眉一挑,那妖孽的脸一副不悦的样子,性感的薄唇邪邪的勾着,带着点儿威胁的意思,好像是爷罢了工在这儿欺负你,那可是天大的恩典了。

    “三爷,这课吧…挺重要的!”

    小手儿抵着男人要压下来的身子,赶紧一副乖乖的讨好样子,其实她但凡刚刚玩儿心没那么重,也能正确评估到这会儿的结果,可是谁让她在这男人怀里,就很容易放松警惕呢,那次不是被爷吃干抹净后才万分后悔自己的危机意识不够啊。

    “爷这课更重要,来,爷给你讲讲,怎么才能更乖!”

    邪恶的大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在那如柳细腰上连摸带捏的,那麻酥酥又带着点儿疼的感觉,惹得乔楚完全败下阵来,更何况再加上那热烈的吻,灵动如蛇的…

    不出所料,乔楚这只小白兔,不止被大灰狼吃干抹净外,还落了一身不是,今儿被压倒的理由是因为她淘气。

    天知道乔楚有多冤了,自个儿不过就是小小的玩儿了玩儿,结果落得个浑身散架,课还耽误了。

    可翻过来,人家爷那罢工,可压根儿称不上什么罢工,合着一堆事儿都安排在下午,人家爷早就算计好了的,把他上下翻飞的折腾够呛,人家洗洗澡,收拾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去上班儿了,什么事儿都不耽误。

    这上哪儿说理去?

    一路上三爷得意的笑,乔楚却哭着一张小脸儿,大围巾蒙着脑袋生闷气,恨不得将那张妖孽的脸撕碎了。

    “行了啊,今儿这事儿算小爷的,别哭丧着小脸儿了!”

    看着那小妞儿要一路演到底的样儿,雷绍霆笑的更得瑟了,不过最终还是妥协,一直搭在手扶箱上的手伸过去揉了揉那小脑袋哄着。

    刚刚那么一出儿吧,也确实是闹腾的狠了点儿,谁让这妞儿就是这么惹火呢,抱着她去洗澡的时候儿,看着那儿微微都有些红红肿肿的,心里就特不落忍,一边儿给那妞儿里里外外的洗干净,还一边儿温声细语的哄着,她那小身体,要适应他,确实挺难为她的,所以每次他那兽性大发后,就是满满的后悔和心疼。

    “没诚意!”

    乔楚不情愿的嘟囔一句,睨了一眼那满是笑意的男人,倒是把那蒙着脑袋的大围巾拿了下来。

    虽然撇着嘴,其实乔楚压根儿也没生气,男人疼爱她那劲儿,从哪儿说也不能算是欺负她,嘴上说着没诚意,也不过就是想放放赖,还有就是转移一下儿男人那注意力,不然肯定得就着她一大早儿那控制不了的撩人的喊声儿调侃半天呢,惹得她躲都没处儿躲。

    “那怎么才算有诚意?”

    “嗯…现在还没想好,先欠着吧。”

    “成,先欠着,今儿晚上让你睡回来,行吧?”

    乔楚差点儿气的吐血,这位爷曲解她的意思绝对是一绝。

    气鼓鼓儿的小脸儿再次嘟起,怎么就斗不过他呢,总是挨欺负的份儿。

    “懒得理你!”

    “可是爷特爱理你呢!”

    ……

    俩人儿就你一句我一句的,斗的不亦乐乎,一路盘山路,外面萧风瑟瑟,车内却是浓情蜜意。

    两个人在一块儿腻歪的时间总是过得快,下山找个地儿吃了饭,再把乔楚送艺术中心,好像就一会儿的事儿。

    恋恋不舍的下了车,目送了那怪兽级的跑车远去,乔楚才拎着琵琶进去。

    下了课,乔楚就奔着军区总医院去看欧阳老师,有雷绍霆安排的人照顾着,她自然是放心的,只是那病情,也不是照顾几天就能好的事儿。

    有的时候儿,乔楚真的想一冲动,将这件事儿告诉叶晓,总觉得如果欧阳老师真的有个什么,叶晓起码不会有什么遗憾,如果等人走了,她才知道,那这一辈子她应该都不会好过了。

    欧阳老师把自己认为好的方法强加在叶晓身上,其实在她眼里看来并不公平,虽然出发点是好的,可他就这样为叶晓做了决定,是太了解叶晓,还是低估了叶晓的承受能力呢?

    心里来回琢磨着,还是要劝劝这事儿,上次听了雷绍霆说的,欧阳老师病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只不过几率小,但总是有可能的,只要他认真面对,积极治疗,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对病情恢复最好的,便是心情,他一个人背负这么重的担子,怎么可能对他的身体会好呢,绍霆说的对,早晚都要知道的,她也不想看到两个人如此遗憾。

    可,这话要真说了,又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不知道两个人会是什么反应,如果弄巧成拙了,反倒是害了两个人,说与不说都痛苦,真真儿的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两边儿矛盾,彻底是被这事儿弄的乔楚心情挺压抑的,要是让三爷知道了,她为了人家的事儿弄的心不在焉的样儿,肯定又得挨骂,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一会儿再试探试探欧阳老师的意思吧。

    要去后院儿,得穿过一片小花园儿,很多人借着午后这会儿还算暖和,在回廊里晒着太阳,还有很多孕妇,老公陪着,挺着大肚子遛弯儿,看起来是一片祥和景象。

    乔楚却忽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儿,自己的药快没了,一会儿还得到前院儿开一点儿。

    以前吃药是怕和那位爷扯上不必要的麻烦,可如今,虽然心境变了,可还是不能有半点儿马虎,对于她和绍霆,现在在这事儿上不能出偏差,自己还在上学,总不能闹出个孩子来,还有雷家那边儿,太多太多让她不能掉以轻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她这样吃药,他知道了会怎么样。

    “啊——”

    只听一声惊呼,乔楚惊觉的四处张望,这会儿穿过回廊人多的地方,这儿到是个清静处,那声儿不算太大,好像是压抑着什么的感觉,带着点儿哭腔儿,听起来很是难受,乔楚放眼望去并未发现什么,这才寻声儿找了过去。

    只见一个腆着大肚子孕妇,蹲坐在地上,身体靠着后面儿的椅子,脸色极是苍白,豆大的汗珠儿顺着脸颊直流,看起来相当痛苦的样子,毫无这种事儿的经验的乔楚,只能凭借着在电视上看到的情景,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孕妇的腿下有没有血,见着没什么事儿,稍稍还放了点儿心。

    “您怎么样?”

    乔楚急忙上前,蹲下身子,关切的询问着,女人的背包已经散落在一边儿,显然是突然肚子疼起来,可这会儿她一个人站在这儿做什么啊?遛弯儿的都在回廊那边儿,怎么着这么一个孕妇,腆着肚子,应该也有人陪的啊。

    “…我…我肚子疼,麻烦…麻烦你送我…”

    后面儿的话是实在说不出来,紧紧咬着嘴唇的孕妇,抬手指了指近在咫尺的后院。

    可这种情况,她哪儿敢乱动啊,万一对孩子有所损伤,那就那么发大了。

    “…那个,你稍等一下儿,我现在就去叫医生,你再坚持一下儿!”

    乔楚这会儿倒是一点儿没想什么现在世风日下,被讹诈什么的,只是怕自己什么都不懂,乱动了反而坏事儿。

    “…不…不行,别叫医生过来,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能坚持得住,你扶着我…扶着我走过去就行…”

    那声儿听着很是虚弱,可是又充满了坚持,乔楚一听,手心儿都冒汗了,看看四周,这会儿还真就没人经过,心里得迅速做出决定才是。

    看着乔楚一瞬的犹豫,孕妇急忙说,“…我不想,让我老公看见我…求求你…扶我进去,我坚持的住!”

    乔楚顺着孕妇指的方向看过去,隔着一排矮矮的冬青,隐约看到两个人站在那边儿,一男一女,女人在哭,男人在安慰。

    男人一个侧脸,看着有些许的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而女人,她是压根儿不认识,只不过,倒是和眼前这位一样儿,也是个孕妇,显然那肚子比这女人的还要大。

    电影里拍烂了的剧情,在生活中却上演的更是频繁,脑子稍微一转,再看看眼前这孕妇,一副头上蒙着围巾,鼻子上驾着一副大大的墨镜,恨不得把半边儿脸都遮上了,应该就是来盯梢儿的,不必问,那男人肯定是负心汉,被安慰的就是小三儿了。

    这孕妇最忌情绪波动,看到这样的一幕,怎么可能不动了胎气呢。

    被陆宇那一出儿给弄恶心了,虽然早就翻篇儿了,可是对于这种事儿,乔楚顿生愤慨,眼见着这孕妇痛苦,却又一股不想让那负心汉和小三儿看笑话的坚持,乔楚那股子侠女心肠又上来了,小心翼翼的扶起孕妇,冲着后院走去。

    好在没有多远,那孕妇也是堵着一口气似的坚持着,进了大门儿,已经阻隔了外面人可以看到的可能,乔楚急忙放开嗓子喊救人。

    随即,孕妇便晕了过去。

    经过的医生护士急忙跑了过来,一阵儿忙活,终于是把孕妇抬到了抢救室,奔着负责任的心,乔楚也没着急走,她的家属不在,老公都不管她,还能有谁管她啊,也就是她父母了,总得有个人通知才好,还有办理一些手续。

    坐在抢救室,心里莫名的跟着紧张起来,那是一个小生命,如果真的就那么没了,作为母亲,她怎么可能承受的了呢。

    抢救室那盏红灯依旧亮着,乔楚真的就跟家属似的,心里也跟着直着急。

    不一会儿,一个小护士匆匆忙忙的往外跑,乔楚心下一沉,不会孩子有事儿吧,急忙问了一句,“护士,那个孕妇怎么样了?”

    “失血过多造成昏厥,急需输血,你是什么血型?”

    小护士本来是奔着血库去,可是转念一想,随口问了一句。

    “我是ab型,需要什么血型的血?”

    “那正好儿,你跟我来!”

    “好!”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是两条生命,二话不说,乔楚就急忙跟着进了抢救室。

    救人就是要分秒必争,现在去血库拿血浆,都要耽误时间,抓人来直接输血是最快的方法。

    随着血液抽离,乔楚也觉得有点儿晕乎乎儿的,躺在床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这么一阵儿的惊心动魄,她还真是感觉有点儿累了。

    迷迷糊糊儿的闭着眼睛,倒是没有睡着,只是养着神,输的血比较多,护士嘱咐她多躺一会儿再起来。

    过了一会儿,乔楚便听到外面一阵儿脚步声儿,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馨萍啊,媛媛怎么样?”

    那是雷老夫人的声音,几次对话,乔楚不会听错,尤其这会儿闭着眼睛,耳力却显得愈加灵敏起来。

    “老夫人,您放心,孩子暂时保住了,可是这三番两次的出这种事儿,对孩子没什么好处啊,现在媛媛身体虚弱的很,一点儿也经不起刺激,上一次我就舒服过,要在家里安心养胎,不能随处走动的,今儿这孩子竟然一个人儿来医院的,好在遇到好心人,把她送来,还及时输了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那医生显然是和雷老夫人很是熟悉,这话说的也是一点儿没见外,医者父母心,多少话里都带着点儿怨怪的意思,倒不是冲着老夫人,八成儿是冲着那负心汉去的。

    莫宛如也叹了口气,终究是再接着说什么,“馨萍啊,那你去忙吧,这没事儿我也就放心了!”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儿离开,隔着一个帘子的乔楚这一下儿倒像是被遗忘在这儿没人管了,缓了缓神儿,慢慢的坐起身子,好像感觉还好,便起身下了床。

    她也没想到,救的竟然是雷家的人,她和雷家人还真是有缘分!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好在大人孩子都没事儿,不然,她心里也会感到很自责的。

    回想着刚刚那救人的一刹那,还是有些心有余悸,自己也是做事儿有点儿不经大脑,人命关天的事儿啊这可是,万一出了什么差错…

    好在…好在都没事儿。

    掀开帘子,本来也没想过要得到什么谢意,尤其是在对她诸多误解的雷老夫人面前,没准儿这次行为还会被解读为别有用心也说不定,不是她小人之心,只是接触的有钱人太多了,他们总会把穷人的所作所为都冠上目的性的标签儿,这是有钱人的惯有思维。

    慢慢往外走着,可是脚还是有点儿不听使唤,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输了多少血,仗着年轻,身体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基本也没怎么休息就往外走,可是出了门儿,走了几步,就忽然觉得身体好像不对劲儿了,一下儿扶住墙壁,眼前的景象变得越来越模糊。

    眼看着,身体就要向前砸了下去,那不受控制的失重感,让乔楚彻底的闭起了眼睛。

    眼瞅着就要和那冷冰冰的地板亲密接触了,小手儿也顺着那光滑的墙壁,抓了几下儿,也丝毫没有抓住什么可以借力的东西。

    一切听天由命吧!

    恍惚间,自己那轻飘飘的身体,仿佛被一个结实的怀抱紧紧的抱住,预期的重创并未到达,已经顾不得想到底是谁接着了自己,眼皮已经沉的睁不开了。

    再次醒来时,有点儿不知身在何处,慢慢撑起身子,环顾四周,才发现是病房,叹了口气,看来自信于年轻是没用的,果然还是晕倒了。

    纯白色的房间,看上去格外的清爽干净,乔楚才知道,这后院儿的病房,竟然也各有各的风格,清静素雅的格调,看起来很是舒服,窗台上放着一盆君子兰,叶子绿油油的,一看就是被主人悉心照顾的结果。

    乔楚琢磨着一会儿怎么谢谢人家呢,正这会儿,有人推门进来了,那挺拔的身影,却让乔楚有些意想不到。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票票!按到么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2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