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有她陪伴,不再孤单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三少好像总是来晚的那个!”

    本来已经要走到门口的雷绍霆突然停住了脚步,怀里的乔楚心里也不禁一紧,看着站在床边的谭明轩,话里好像是带着三分怒意,七分复杂,那三分怒意,估摸着是因为自个儿,那七分复杂,是乔楚也看不透的,好像他和雷绍霆另外还有别的恩怨一般,那话说的也是意有所指。\\******更新快!\\_dyzw8_

    “别以为爷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l市,还轮不到你折腾!”

    鼻腔里冷冷的哼了一声儿,似是对一些事情了若指掌,口气里也满是警告的意味。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

    谭明轩轻笑,眉宇间充满的完全是自信和笃定,话说的却云淡风轻般,可谁又知道这里面藏着的暗波汹涌呢。

    “哦?”

    雷绍霆不以为然的嗤笑一声儿,狭长的眸子,精光一闪,锐利如刀锋。

    “听说d&k集团东扩的计划好像要搁浅了,不过三少利用女人一招置死地而后生使的不错,前半部分玩儿的确实妙,可后面的事儿,却不一定那么顺利了!”

    谭明轩如沐春风的笑容与雷绍霆那冰川冷冽的脸形成鲜明对比,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男人,可是眉宇间那股子气势却又惊人的相似。

    他就是要点明了雷绍霆利用女人这一点,利用了乔楚的善良达到目的,这样的人如何配要得起乔楚?

    “东郊的地皮,谭总没少费心思,不过,谭总好像是有点儿忙糊涂了,听说谭夫人今天晚上的班机,谭总这会儿难道不应该是在去机场的路上吗?”

    谭明轩本带笑意的脸,倏然一冷,温润如玉的眼神也蒙上了一层冰霜。

    “多谢提醒!”

    “不客气,上一次谭总动用赤峰组救了乔的弟弟,今儿这消息,就算是爷还你这个人情,不过,想来动用了赤峰组,你向谭夫人可有的解释了!”

    雷绍霆冷然一笑,大有讽刺的意味,如果赤峰组蛰伏于l市毫无动静儿的话,可能连他都查不出什么,可是,谭明轩为了乔梁竟然调动了赤峰组,那么他们一动,查起来自然容易很多。

    谭家竟然动用了赤峰组来到l市,那必定是谭家想到l市有一番大作为,至于想从哪儿入手,而真正的目的何在,还在雷绍霆的调查中,可是直觉告诉他,他们的目的肯定和雷家有关。

    东郊那块地皮,虽然是秦天集团在主营,连拍三块地皮,可是这巨大的资金运作下来,绝不是秦子州一个人可以的,凭着他老爸贪的那些钱,不足以做大,而现在秦天集团却势头很猛,大有要吞并东郊的势头。

    那三块地,虽然d&k有意放水,可那拍下来后,后续做出的规划,宣传中所要开发的项目,确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以秦子州的智商是绝对不会做到如此的完美。

    那么后面便一定有一个支持秦子州如此大胆行事的人,本来他还一筹莫展的不知道是谁,可赤峰组一出,便给了他一个警钟般立马儿着兰溪去调查,却知道,很多东区的高官近期频频到御谭府,这其中的关系不言而喻。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为了最大的利益,明里暗里都要较着劲儿,绷着弦儿,高官入御谭府自然是不会让外界人知晓,一切皆是秘密行事,若不是他的渠道,不会有人知道,这外表看起来不过是个私人会所的御谭府会和政府官员联系的如此紧密。

    东郊这块儿风水宝地,看来真正想要吃掉它的,是谭家,而秦子州也不过是当个枪使而已,用完被甩也是迟早的下场。

    “哦,对了,忘记告诉谭总,下一块儿东郊的4号地,爷一定会跟,拍卖场见!”

    “好啊,一定奉陪!”

    既然话说明白了,也都没必要掖着藏着了,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东郊算是他与雷绍霆的第一个战场,以后还将有无数的战役等待着他们。

    回来l市,是母亲的缘故,他要为母亲拿回本该属于她的东西,他没有别的选择,因为那是她的母亲,她依赖着自己生活,却也是掌控着自己的生活。

    有的时候儿,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工具,无法预知的被搬到哪里,从小经受各种各样的训练,每一样都精益求精,十六岁的年纪,别人还在路上飙车捣蛋的时候儿,他便已经身着西装,与政界,商界的人周旋了。

    他发现,笑容是掩盖一切内心想法的东西,所以他喜欢自己总是保持着那种无害的笑容,久而久之,那张面具越来越和自己的脸融合,犹如烙铁一般,印烫在了他的脸上,既然已经走了这条路,便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他的责任就是照顾好母亲。

    可如今,那个轻易撩动他心神的女人,也是他为之努力的方向,与公与私,他都要将雷绍霆打败,拿回本该属于谭家的东西。

    目送着雷绍霆抱着乔楚离开了视线范围,才收回了眼神,他从小到大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隐忍,谁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成功,他不急于这一时。

    虽然刚刚雷绍霆没有预期的动怒,自己与乔楚在一起的画面也必定刺激了他的神经,这就已经够了,不管利用什么,终于挑起了战火,他喜欢这样明枪实弹的作战,这样好像更有趣!

    ——☆——

    这会儿是下午六点半,正是下班高峰期,三环上最堵的时候儿,要回到中山别墅,看来要颇费些功夫了。

    前面儿,后面儿,左面儿,右面儿,双向八车道,排的满满当当的全是车,衔接在一起,长龙一般,俨然,这三环上成了天然的停车场。

    即便是这恶魔之眼的怪兽跑车再牛逼,也绝对是飞不过去,只能也在这长龙里排着,一步三歇,这样的路况,真心是委屈了这辆超级跑车了。

    男人那刀削斧刻般的侧颜,冷冽紧致,大大超黑墨镜,完全将那半张脸都遮住了,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凉薄的唇,漫不经心的叼着根烟,斜斜的叼着,虽然没有点燃,可还是能闻到那浓郁的薄荷掺杂着香草的味道。

    乔楚侧目,偷偷的瞄了男人几眼,他好久没有如此静默过了,此刻的安静不知道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心里有点儿没底。

    那有点儿尴尬的一幕过了,乔楚这会儿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本来自己也没做什么,而且这位爷也没有她想的那样和谭明轩大打出手,这一点,她倒是挺安慰的,他的脾气能忍到那个程度,真的不容易。

    该说点儿什么呢,刚刚她与谭明轩的对话,他又听到了多少?

    可这会儿他那双深邃的眸子,被那乌黑的镜片遮着,一时让她无法探究他的真正心思,心里翻腾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反正就是不舒服。

    男人与男人之间,商场上的争斗,她是不懂,可是显然通过对话,她也明白了,他与谭明轩是对手。

    自己的女人,与他的对头相谈甚欢,喝着一碗红豆汤,这件事足以让他抓狂了。

    乔楚后悔了,后悔了刚刚一下儿卸下防备,真心想和谭明轩做朋友的感觉,可是他就是有那样的力量,她也无法对他一次次的帮助视而不见。

    这位爷是生气了吗?生气就说出来,别总这么吊着啊,让她心里更是没着没落的。

    “绍霆…你怎么啦?”

    过了半晌,乔楚还是忍不住试探的问道,再这么沉闷下去,她肯定会内伤的,这男人阴沉着一张脸,到还真是像她做了什么似的。

    “爷就这脾气,一点就着,这不是你说的吗?”

    雷绍霆阴沉沉的口气,没啥温度,也没啥情绪,抬手把嘴上叼着的烟拿了下来,放到了烟缸里,继续专注着开车。

    得!显然她和谭明轩的对话,爷是听见了,还听见了不少,这话确实是她说的,那不也是替他说话呢,谁近谁远听不出来啊,怎么不懂好赖呢。

    可这会儿,乔楚是压根儿不想和她争这些有的没的,这男人刚刚没发火儿,说明并没有误会什么,可毕竟那对话听着了,别扭一下儿也是人之常情,乔楚这会儿心可是大的很,人家爷分不清例外,她可分的清清楚楚,只要他没生气,怎么都好说。

    “我不就是那么一说嘛,毕竟上次你把人家给打了,还不得客套两句啊,我这是帮你圆场子呢,别不懂好赖啊!”

    “呦呵,女人,你现在胆儿肥啊,竟敢说爷不懂好赖?”

    刚刚阴沉着脸其实也不是冲着乔楚,可是这会儿让他乐不呵儿的当啥事儿没有,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今儿烦心事儿太多,不止眼前这一件。

    刚刚谭明轩那句‘三少总是晚到的那个’一下儿就杵到肺窝子上了,丫怎么不说见天儿觊觎他的女人居心叵测呢!

    想起上次,谭明轩为乔楚挡的那么一刀,他是打从心里别扭着呢,他的妞儿,让别人挡了刀,这叫个什么事儿啊,再这么三番两次的偶遇下去,还了得?她的妞儿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三爷其实是个很自信的人,可是也得分跟谁,到乔楚跟前儿了,他还真是自信不起来,生怕她被别人的一句话左右了,动摇了,从而想起他以往做的那一堆混蛋事儿,离他而去。

    丫谭明轩句句话都咄咄逼人,说的也都是挑拨离间的话,要不怎么说他不待见这帮假洋鬼子呢,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儿,其实肚子里全是坏水儿,也就骗骗那些蒙蔽了双眼的小女生儿,他家的妞儿傻了吧唧的,估计还给丫当好人呢。

    可他不想让她脑袋里装着太多的是是非非,也不希望任何乌七八糟的事儿影响到她的情绪,他与谭明轩在商界的竞争,也没必要和这小女人细说让她跟着操心。

    他宠着她,惯着她,目的就是给她挡去一切风霜雪雨,让她不受那写纷纷扰扰的影响,她只要每天都快快乐乐的就好。

    所以此刻虽然脑子里已经飞速运转着,思虑着如何应对那一堆烦心事儿,可和这小女人在一块儿,他还是尽量的不让自己表现出太多的忧虑和烦恼,免得给她压力。

    乔楚一听三爷这话,心里算是放下了,能这么阴阳怪气儿的,说明压根儿就没生气,也没误会什么,可毕竟事儿在那儿摆着呢,心里别扭那也是肯定的,这会儿她就哄着点儿吧,别呛火了。

    那转脸儿一想,自个儿这是见义勇为去了,还是救的雷家的人,这会儿还得赔礼道歉的哄着爷,自个儿也挺冤的。

    “本来就是,小心眼儿!”

    “嘿!爷还真是把你惯出毛病了!”

    雷绍霆瞥了一眼那娇俏的小脸儿,翻了翻眼皮,很是不爽的怒道,腾出手来,在那粉嫩的脸蛋儿上没轻没重的捏了捏。

    “哎呀,疼着呢!”

    瘪了瘪嘴,娇嗔的瞪了男人一眼,惹得男人冷的这一张脸终于有了点儿笑纹儿,乔楚也算是放了放心。

    “你还知道疼?一点儿也不让爷省心!”

    佯装着责备,可语气里哪儿有半点儿严厉的意思?满满的都是对这小女人的疼惜,手在那小脸儿上又揉吧了两下儿,才抓起女人的手,收在大掌内,只用左手把着方向。

    “你没生气?”

    这人吧,其实挺矛盾的,刚刚害怕这位爷生气,可这会儿人家啥事儿没有,心里又有点儿不是滋味儿似的,毕竟她和别的男人独处一室,他没动怒,可真有点儿不像他,这么轻易翻篇儿了,弄的乔楚到有几分好奇了。

    “你特想气死爷是不是?”

    男人刷的一下儿摘了那黑超墨镜,那双瞳眸幽暗深邃,横棱着那小脸儿歪歪,试探他的小妞儿,眼神儿虽然锐利,可是心里早就柔成了一滩水。

    要说这事儿,他还真没生气,章放一个电话,也没说明白,直说看到乔楚晕倒了,被人送到病房,也不过是一晃眼儿,人家还有手术要做,自然也没法儿去细问缘由了,他心一下儿就慌了神儿了,放下了手头儿的一堆工作,急忙就奔着医院来了。

    推门儿的一刹那,看到谭明轩坐在那儿,那小妞儿一口一口的吃的挺欢实,他第一个想法儿不是生气,而是揪紧的心一松,长吁了一口气,她没事儿,不管是谁帮了他,救了她,只要她没事儿就好。

    乔楚笑眯眯的一脸讨好的模样儿,看着现在车速慢,自个儿胆子也大了点儿,乖巧的将小脑袋凑了过去,靠在男人的肩膀。

    “我哪有啊,你没生气就好!”

    “不生气?爷不生气才怪,你个小东西,就没让爷省过心,说说,今儿怎么回事儿?”

    男人嘴硬,可心里担心的不得了,这小妞儿上午还好好儿的,怎么说晕倒就晕倒,这还了得?

    乔楚眼珠子转了转,这会儿也不想说自个儿救了雷家人输血的事儿,这位爷的脾气,估计直接把车停在路中间儿教育她都有可能,什么事儿都等着到家再说吧。

    “没什么大事儿,可能是低血糖,每个人都会有的啦,我也不是经常这样儿,歇一会儿就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

    男人越听越眉头皱的紧,动不动晕倒还没事儿,这小妞儿说的轻描淡写的,压根儿就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

    “别跟爷这儿插科打诨的,明儿非得给你绑医院做个全身检查不可!”

    嘴里训着,心里疼着,大胳膊抽出来,将那小妞儿整儿圈进怀里。

    “行,三爷怎么说怎么是,只要你不生气就成!”

    “爷哪儿就那么小心眼儿了?丫谭明轩那点子小伎俩,当爷看不明白呢?就是怕你个妞儿,一天傻了吧唧的,上人家当。”

    “我跟三爷在一块儿时间长了,学的聪明多了,您没看出来?”

    乔楚一句一句的跟三爷那儿逗闷子,本来清冷的性子,现在在他的面前倒是多了些许的顽皮,不过,这也只是在三爷面前而已,她可以如此放松着自己,爷不生气,她也心情好了。

    三爷被那小妞儿一句一句奉承的心里美美的,今儿一天的烦心事儿好像一扫而空了似的,这会儿小小的车厢里,净剩下甜蜜了。

    “嗯,是学聪明了,都会跟爷这儿讨巧卖乖了,嗯?什么时候儿你在床上也跟爷来一出儿呗?估么着爷就更能深切体会你的聪明所在了!”

    “流氓!”

    乔楚扬起小脸儿,美目闪耀着醉人的光芒,那眉眼间流转的全是柔情,那柔声细语的两个字儿反倒似一般,瞬间让男人下腹一阵儿的紧绷,搂在女人肩膀上的胳膊,往下一滑,在腰间那软软的小肉儿上轻捏,笑意邪肆。

    “小妖精!乖乖那边儿坐着去!”

    松了手,人也坐正了,明显感觉到男人刚刚低沉的声儿带着点儿浓重的喘息,明显是压抑着命根子那窜起来的火儿呢。

    乔楚一看这景儿,也老实了不少,无数次的亲密接触,一眼便能看出男人这会儿隐忍着什么呢。

    “好,我乖乖的,你也好好儿开车!”

    看来这小妞儿也不算傻,还挺明白事儿的不往他身上蹭了,不过看到那脸红扑扑儿的羞涩小模样儿,还是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将那小白兔儿扑到,压在身下好好儿疼惜一番。

    可今儿,还有个重要的事儿得去办,再怎么渴望也得先忍忍了,这帐也只能等晚上一块儿算了。

    “绍霆,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车下了三环,可远没有到去中山的出口,乔楚有点儿纳闷儿,车窗降下来,又确定了一下儿,的确不是回中山的路,方向就反着呢,光顾得和这位爷打情骂俏了闹了,都没注意车往那边儿开呢。

    “回家!”

    淡淡的口气听着似漫不经心,却很是笃定,可是说的乔楚一愣。

    这也不是回家的路啊,虽然她坐车从不操心什么路线,虽然她摆明了就是一个路痴,可回中山别墅应该从三环哪个口儿出去,她还是知道的。

    “那你怎么提前出来了?”

    “回雷家!”

    “什么?”

    乔楚惊着了,真是彻底的惊着了,嗓门儿都不由的提高了不少,俩字儿惊诧的,差点儿咬了自己的舌头。

    “小东西,鬼叫什么!”

    男人一个方向往右打的时候儿,正好儿小妞儿这一嗓子,看来是真惊着了,这连带着他都跟着手一哆嗦。

    “为什么去你家啊?”

    “你不愿意?”

    “我不是不愿意,可你明明知道奶奶不喜欢我,你干嘛还招她生气啊。”

    乔楚心里提溜起来,是一百个不安,一百个忐忑,这好么样儿的,怎么说去雷家就去雷家了啊,她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这哪儿跟哪儿啊,这位爷怎么想起一出儿是一出儿呢。

    “你是爷的人,她喜不喜欢,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早一天晚一天没区别!”

    男人说完,又将刚刚放下的烟叼在了嘴上,心里又想起下午那糟心的事儿,不禁刚刚那点子好心情也冷却了下来。

    抬手抽出点烟器,想点上一根烟把心里那股子烦躁压一压,刚抽出点烟器,手僵了僵又放了回去,那小女人身体还虚着呢,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本来下午的会议开得好好儿的,一个电话,将他一早起来喝小女人腻呼儿的大好心情全然打碎。

    电话是兰溪打来的,被告知雷仲年从国外考察回来了,身边儿还带着一个女人。

    有意思,这***有意思,这么多年都忍了的雷仲年,一向对***要求逆来顺受的他,不知道这回怎么就忍不了了,竟然就那么明目张胆的带着那女人回家来,提名儿是为了老爷子的寿辰特意回来的,可是老爷子的寿宴还有半个月才到,跟没有人会邀请那个女人也跟着一道而来。

    今儿是十五,是雷家人团圆的日子,雷仲年竟然还要带着那个女人回家吃饭,那他的母亲算什么?在那间冷冰冰的房子里,他从未去看过她,现在却要带着另外的女人回家!

    雷仲年,你还真是个多情种!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跟奶奶下的军令状是一个月,他为了这个妞儿拼着,努力着,本不想因为自己的自私任性,而连累了家人对这妞儿的看法。

    虽说他做事儿向来不看别人的眼光,可是现在有了她,他的心思也稍稍起了变化,他不希望她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没有家人的接受,他再怎么护着,于她心里也肯定不是滋味儿。

    真若有一天,努力也终究无果,他才会采用强硬的方式,反正说一千道一万,这妞儿他是要定了,而且这种念头,是一天比一天强烈。

    本来现在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集团的很多事情都步入了正规,内部的事儿平息的差不多了,股市现在平稳回升,虽然速度缓慢,但起码儿没有再跌,便是好的现象。

    他手上的资金,还能撑一段日子,下面着手的这个项目一旦谈成,那么集团的一切就恢复如常,甚至上一个新的台阶,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他为了他的小女人一直在努力着,拼搏着。

    就等着一个月期限已到,将那美丽的成绩单交到老太太手上,她便可以光明正大,毫无顾忌的进入雷家,谁也不敢给她什么颜色看了。

    可就这节骨眼儿上,他的老爹给来了这么一手儿,让他也不用顾及太多了,不守规矩的事儿他做的太多了,不差这一件。

    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那紧绷绷的手上,青筋凸起,眼神里也如蒙上一层冰霜般泛着冷森森的光芒。

    乔楚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如此的表情,乔楚从未见过,隐怒,愤慨,又夹着一丝丝的痛苦悲凉,这表情太过复杂,让乔楚看着莫名的心疼着。

    她一直以为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对什么事情都不会太过在意,能够让他有如此神色的事情,那一定是大事,但是又没办法问,只能这么静静的陪着他。

    辅路上的车更是堵的厉害,放下车窗放下来的,外面的人都不时的往这边儿张望着,纷纷猜度这豪车里面坐着的人是何许人物,自然也有认得出的,毕竟最近头版头条都是这位爷高大俊逸的身影,那张魅惑众生的俊颜,任谁看过一次都不会忘记。

    默默的坐在副驾驶上的乔楚,压根儿没去注意外面是什么状况,因为她心里专注的也只是眼前这个男人而已,他一定是遇到了烦心事儿了。

    抬手,将男人嘴里叼着的烟卷儿拿了下来,反倒了自己嘴里,抽出点烟器,学着男人的方法,笨拙的去点烟,吸了一口,那骨子呛人的味道,远不是男人身上那令她心醉的味道,辣辣的,麻麻的感觉,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儿。

    好歹是把烟点着了,又送回到了男人嘴里,她发现了,最近在她的面前,他总是克制着自己,抽烟远不像以往那么凶了,偶尔忍不住抽上一根儿,也是让她躲的远远的。

    其实他不知道,她很喜欢他抽烟时候的样子,在烟雾弥漫中的那张脸,显得愈加的神秘迷人,可是她不能说,抽烟毕竟对身体不好,这事儿她总不能去鼓励吧。

    烟再次回到嘴里,那烟嘴上还残留着女人湿湿甜甜的香气,男人歪头看了那还在咳嗽着的小女人一眼,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宠溺的揉了揉她那如丝秀发,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笑的欣慰且满足。

    有她的陪伴,他便不再孤单!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哦!嘿嘿,今天是周五,终于又可以轻松两天了,大家周末愉快!

    ♂♂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2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