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媳妇儿,快点儿开窗户!”

    故意压低的声音,传到房间里闷闷的听不真切,这句话,乔楚完全是从那位爷夸张的嘴型里读出来的。

    她也真是服了,这位爷总是能弄出新花样儿来,干一些离经叛道的事儿,这大半夜的,竟然翻窗户,上一次在平房,翻窗户也就算了,现在这可是三楼,这位爷不要命了还是怎么得?

    乔楚急忙扔下浴巾,奔到窗户跟前儿,可到那儿就傻眼了。

    这窗户…

    竟然是指纹锁的!

    这会儿一个窗户里,一个窗户外,那隔音玻璃效果是相当的好,只听两根人呜呜的声儿,谁也分辨不出对方说的是什么,再怎么看口型也没学过唇语不是?

    操!

    雷绍霆这会儿杀人的心都有了,小媳妇儿近在咫尺,一层玻璃之隔,摸不着也就算了,竟然连声音都听不着。

    老太太真狠!

    比起雷绍霆那疾驰把火儿的今儿,乔楚心里也急,她到没有像那位爷一样被下半身憋的五积六受,而是单纯的担心雷绍霆的安危而已,三层楼啊,这要不小心脚下踩空了怎么办?

    想到这儿手心儿一层层的冒汗,心也跳的飞快。

    抄起手机给他打电话,见着男人在外面儿摇头,显然是没带手机出来。

    乔楚又四处的找笔和纸,趴在桌子上窸窸窣窣写了半天,又贴在玻璃上。

    “快回去,太危险了,明天见面再说!”

    为了让男人能够听话,乔楚还特意在下面儿加了个小桃心儿和一个飞吻的小笑脸儿,可显然那位爷虽然看了挺高兴,但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怎么就一时冲动没细想呢,这房间的窗户是他小时候住的房间,因为他叛逆期时,二半夜总是翻墙出去,老太太有一天急了,彻底就辟出这么一间房间,还特别狠的将窗户装上了指纹锁,没有她老太太的指纹,是怎么也开不了窗户的。

    就说这老太太小心眼儿吧,为了出这口气,竟然把他媳妇儿锁在了这个暗无天日,对他有极大心理阴影的房间里,这也忒恶毒了点儿。

    乔楚看他不走,又急忙抬笔写了起来。

    “先回去,我们电话里说!求你了,快回去!”

    心里是真急,害怕他有个什么闪失,这老太太这么一出儿她也是明白的,从她心里想也是不愿意耽误了他的休息,为了两个人的未来,他已经够累的了。

    眼见着女人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有波光流转着,眼神里充满着哀求和担忧,菱唇也耷拉下来,撅着嘴似是有些生气了,雷绍霆也只好抿了抿嘴,闪身儿下了楼。

    乔楚扒着窗户,早就紧张的不行不行的了,看着三爷那利落的身手,矫健的身姿三下两下儿安全落地,这才是放了心。

    松了一口气,坐在床上时,才发现手心儿的汗都把那厚厚的纸给浸湿了。

    这会儿也没办法去洗澡了,躺倒床上等着男人回到房间给她电话,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也知道这位爷下去了,又想什么怪招儿呢。

    又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房一遍?那这老太太也忒毒了点儿吧?

    “那什么,你可别听老太太瞎说哈,你得相信爷,知道不?”

    要说咱三爷啥时候儿这么心虚过啊,可是这会儿眼瞅着小媳妇儿那小脸儿严厉的很,神色也和刚刚窗户外面儿看的不一样儿,心里就不由得有点儿毛了,心想着要不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

    可原来那些事儿都太久远了,简直不值得一提的事儿,再说自个儿虽然劣迹斑斑这妞儿也是知道的,可不会这会儿跟他算账吧,今儿的日子特殊,他可不想这么浪费了。

    乔楚眸光一转,这位爷说的哪儿跟哪儿啊,合着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所在呢。

    人在生气的时候儿,不是破口大骂就是闷不做声儿,显然乔楚就属于后者,越是因为男人轻率的举动生着大气,就越不知道这气从何发泄了,只是怒瞪着男人,瞪的男人一头雾水心慌慌。

    “媳妇儿,咱说句话行不?让为夫的死也死个明白不是?”

    贫!接着贫!

    乔楚怎么觉得最近这男人无赖的劲儿头儿有疯涨的趋势呢,一个假结婚证儿,人家愣是说的跟真事儿似的,一句一个媳妇儿的叫的还挺顺溜儿。

    当然,乔楚心里也挺受用的,在这么听下去,自个儿都觉得这事儿是真的一样儿了,可眼么前儿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儿。

    “你疯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这是三层啊?你知不知道那房的很是直接。

    “你个小没良心的!爷冒着生命危险爬进来陪你,结果就落得这么个评语?你也忒欠揍了!”

    紧紧掐着女人那不盈一握的小腰儿,慢慢施力,恶狠狠的威胁。

    “呦呵,敢情三爷也知道是冒着生命危险呢啊?”

    乔楚学着某爷的口气回敬了一句,那火儿可是一点儿都没有被压下去的迹象。

    雷绍霆不禁笑的爽朗,他的小媳妇儿生气起来,还真不是一点儿都不饶人。

    咋办?哄呗!

    “媳妇儿,确实是特殊情况,相信你我,真是特殊情况,我保证以后不这么干了,行不?”

    声儿也放软了,双眸更是柔情万丈的,三爷这话确实不假,今儿还真是特殊情况,他心里激动着呢,洞房花烛啊,能不意义非凡吗?

    虽然这事儿干的有点儿无赖,可是她早就知道他无赖不是?也不差这一件了,反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还必须这么定不可了。

    “拿什么保证?”

    乔楚瞪着那水汪汪的大眼,一脸探究的看着男人,似是想从他的神情里确定一下儿这保证的真实程度。

    她是太清楚这位爷想起一出儿是一出儿了,他说的这些保证八成儿都是废话!

    男人诡黠的一笑,柔情蜜意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低头儿就在那白皙的脖颈间狠狠儿的嘬了一口,眼瞅着那大大的草莓种下去就熟透了,红红的一块儿印记看起来妖冶的很。

    “给你盖个章,就是爷保证了!”

    “雷绍霆,你变态!”

    丝丝连连的酥麻感,让乔楚不禁娇恼着捶打男人那结结实实的大身板子,小脸儿气的嘟嘟的,泛着有人的绯红,看起来特别儿招人儿疼。

    “嘘!乖,叫的小声儿点儿,回头把老太太招来!”

    忍不住在那娇艳欲滴的菱唇上啃了一口,宠溺的眼神将她的倩影整个儿拢在眼底。

    “知道***意思,你干嘛还非得跑来,老老实实回去睡觉!”

    “媳妇儿,你也忒残忍了吧,今儿咱俩新婚之夜,你忍心赶我走吗?”

    男人瘪着嘴一脸委屈,那认真的表情跟真事儿的似的,惹得一肚子气的乔楚也忍不住笑出声儿。

    “少来,什么新婚之夜?我还没问你呢,你为了气你爸,还弄出这么一出儿,提前也不告诉我一声儿,弄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你那证儿哪儿弄来的?”

    这也是这一晚上乔楚一直纳闷儿的事儿,还真想把那证儿拿过来好好儿看看,刚刚那么一晃,她也没看太清楚,知道是假的,别的她也不好奇,就是好奇那两个人的合影他是怎么合成的。

    “什么哪儿弄来的,民政局领的呗!”

    “哼!你就别说实话吧,我没去,你跟谁领的啊?”

    乔楚瞥了男人一眼,压根儿都没往别的可能上去想,对上男人那邪肆的笑意,更是觉得这男人邪恶的很。

    “这不是想我媳妇儿跑一趟太受累嘛,为夫的就把这事儿给办妥了,怎么样?有啥奖励没?”

    雷绍霆一副‘我办事儿你放心’的得意样儿,俊脸也凑到女人嘴边儿,已经表明了他要的奖励是什么了。

    某爷一副没正形儿的样子,明显就是不想说实话的意思了,乔楚也是没辙没辙的,眸色一聚,冲着那俊逸的下巴就是一口。

    “嘿!你这女人,谋杀亲夫啊!”

    下巴渐红,小女人才撒了嘴,某爷不怒反笑,笑的还特惬意。

    这叫什么?闺房情趣!

    想让这小妞儿服服帖帖的还不容易?

    邪唇微微勾起,手下的动作也开始愈加嚣张起来了。

    本来刚刚换了浴袍的乔楚,这身上哪儿有能阻拦这位邪恶的主儿的大肆进攻啊,三下两下儿,这浴袍就散落到床下去了。

    曼妙的曲线宛如一幅引人入胜的画卷,淡淡凝结的圣洁的光芒,让男人忍不住喉头发紧,胯下更紧了。

    虽然无法完全言说,可是,今夜确实对于两个人很是神圣的一夜,他不想那么猴急儿,他想拿出自己能想到的所有温柔去对待,他想这小女人能够有一个难忘的回忆。

    当然,某爷也是有私心的,这是想给自己留后路呢,一旦这事儿揭开的那一天,还不知道这小妞儿什么反应呢,到时候儿还能用这美好难忘的事儿当个挡箭牌什么的。

    三爷合计的是挺好的,这事儿吧,也确实是按着他的意愿进行的。

    难忘,确实难忘,至于是怎么个难忘法儿,好像没有按着三爷的想法儿来。

    柔暖的灯光下,一对热情的男女惹火钩缠着,那浓重急促的呼吸交织在一起,那清浅的口申口今声也慢慢自唇角滑出。

    如歌轻唱,如火燎原。

    浓烈且爱美的气息弥漫着两个人的**已经不受控制的被撩拨到了山巅,早已准备好了接受彼此的身体,此刻也跃跃欲试的紧贴着,再紧贴着…

    就在这浓情吟唱要开腔儿,磨枪霍霍上战场之际…

    咚咚咚——

    要命的敲门声儿,好像算着时间来的一般。

    “丫头啊,开下门儿,把红枣汤喝了再睡!”

    红枣汤,红枣汤啊…

    她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

    乔楚从沉浸在**中无法自拔的自个儿硬生生儿的抽出来了理智,浑身紧张的除了一层薄汗。

    想到奶奶自个儿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会努力,不会打扰绍霆,不让他分心的,可这会儿眼瞅着箭都上了弦了,不禁愧疚的直脸红。

    什么时候儿她乔楚答应过的事儿没有做到过,可是自个儿那点子决心却经不起某爷三两下儿的撩拨,瞬间投降了。

    “…好,奶奶稍等…”

    艰难的挤出这么几个字,推着身上那一脸欲求不满的男人,紧张的无以复加,这怎么感觉像是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呢!

    这哪儿跟哪儿啊!

    可这老太太就在门外,怎么办,怎么办啊!

    问询的目光看着男人,小脸儿已经抽抽的没型儿了,反观人家三爷倒是一副没事儿人似的样子,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乔楚硬是使出吃奶的今儿了,将男人推到一边儿,将躺在地上的浴袍胡乱的往自己身上裹,一边儿裹着,一边儿小声儿的让男人躲起来,别让奶奶看见。

    某爷一听这个,眉毛都要竖起来了,这老太太来了,至于把这妞儿吓成这样儿?他们俩可是有证儿的人。

    受法律保护,有恃无恐君临韩娱!

    某爷四仰八叉的躺到床上,那小兄弟还雄赳赳气昂昂的在那儿敬礼呢,乔楚看着直翻白眼儿,恨不得给这位爷磕头了,这要是让奶奶抓个现形儿,唯一对她一点儿好感估计也不复存在了。

    知道这位爷来软的不行,必须她生了气,他才能老实点儿,这也是最近她总结出来的浅显经验,不知道这会儿管不管用。

    本来还一副满不在乎的三爷一看小媳妇儿的小脸儿都撂下来了,不禁叹了口气,还是起了身儿,老大不情愿的往浴室走,随手儿关上了门。

    乔楚以飞快的速度将男人刚刚扬的满处儿都是的衣服收吧收吧给塞到了被子底下,这才镇定了一下儿紧迫的神经去开门。

    当然这一系列的双方对峙和清扫现场也用了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变速战速决了,乔楚长呼一口气,想着时间没用多少,老太太不至于怀疑什么。

    “奶奶!”

    “睡了?”

    莫宛如略有深意的看了乔楚一眼,随口问道,却也没管乔楚让不让进,径直就进了房间。

    后面儿跟着的佣人端着那红枣汤,看到她时却是极为恭敬的颔首示意,才随着老太太走过去,将红枣汤放到茶几上。

    “正准备洗澡呢,谢谢奶奶!”乔楚看了看那红枣汤,急忙懂事儿的说道。

    “嗯,趁热喝吧,我看你喝完了我再走!”

    话一出,里外两颗心都沉了沉,这老太太呆的时间越长,可能发现蛛丝马迹的可能性越高。

    乔楚二话没说,特听话的端起碗来就开吃。

    要不是顾及着老太太刚刚嘱咐她得学名媛淑女的样子,她真想狼吞虎咽的把东西吃完把老太太糊弄走,这会儿却还得细嚼慢咽的放缓速度。

    “我也问了医生了,你好像有贫血的症状,今儿还献了那么多血,得多补补,女孩子嘛,尤其是得注意补血的!明儿我带你去看看中医!”

    莫宛如瞟了一眼乔楚,虽然低着头儿,可是那白莹莹的脖子上,极是显眼的一块儿红也是尽收老太太的眼底,不禁了然一笑。

    虽然语气没有很是温和,可是话里说的也都是关心乔楚的话,这令乔楚更加的内疚起来,刚刚都答应了的事儿,却没有做到,这还叫什么接了军令状了?

    一口一口的舀着那红枣汤,甜丝丝的直暖人心,只是点着头,并没有再推却奶奶安排的好意,因为这种温暖的感觉很是难得,她也忍不住想多享受一些。

    “什么?献血?到底怎么回事儿?”

    一听这个,里面儿的某爷哪儿还能呆得住,这妞儿不是说低血糖吗?这就已经让他担心够呛了,心里就琢磨着事儿没那么简单,没想到这妞儿给他还献血去了,还真是不让他省心!

    乔楚一口红枣汤差点儿呛着,瞬间脊背一层薄汗,尴尬看着那个**着胸膛,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的男人,再看看同样一脸震惊的奶奶,不禁低下头儿,就差哭一场了。

    事实胜于雄辩,这明摆着的事儿,她一百个嘴也说不清了,更何况却是也说不清,刚刚自己的意识都被男人那狂热的吻一并吸走了一般。

    “绍霆?大晚上的不睡觉,你跑这儿干嘛来了?”

    莫宛如眸中闪出一丝狡黠,稍纵即逝,依旧保持着震惊的神情,好像真的没想到一般。

    也就乔楚觉得这事儿内疚着,不敢抬头儿呢,可这祖孙俩压根儿对对方的反应门儿清。

    要说雷三爷腹黑,人家雷老夫人也不差,不用找,不用问,一句话,直接就让藏在里面儿的人自己现形儿了。

    一切一切都算准了似的,一切一切也好像是和自己的宝贝孙儿斗法斗定了一般,俨然是要把这棒打鸳鸯的王母娘娘演到底了。

    跑这儿干嘛?干他媳妇儿来了呗!

    当然,这糙话就算是无赖耍惯了的三爷也跟老太太这儿说不出口啊。

    恨不得都嬉皮笑脸上了,走到奶奶身边儿,“我这不是怕我媳妇儿头一回住咱家,不懂规矩,打扰爷爷奶奶休息嘛,要不我还是带她到风锦园吧…”

    某爷一副不死心的样儿,心里都下了瀑布雨了,想和媳妇儿过个新婚之夜咋就这么难呢。

    “呦呵,没看出来,我宝贝孙儿这么懂事儿啊,我看这丫头挺稳当,在这儿住着挺好,不光今儿在这儿住,接下来的日子都得在这儿住,你踏踏实实的干好你自己的事儿,我还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莫宛如冷哼一声儿,一副‘还不知道你小子想什么’的意思,索性把这事儿就说来了,说到腹黑老太太可也不差,她这怀柔政策,骗不过这小子,可是糊弄这丫头可还是管用的,这么一来,不用她说,乔楚这丫头都得往外推那小子了。

    得意的笑着,看着雷绍霆吃瘪的样子,莫宛如忽然觉得心里豁然开朗,一个心思涌上心头,也许有了乔楚这丫头,也不坏。

    起码儿这么多年,这个做奶奶一直担心着,自打绍霆的母亲一躺下再没醒过来,他已经很吝啬与将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了,就算是平时跟自个儿打趣开玩笑,也不过是另外一种让她安心的表现而已。

    这会儿,他便是最真实的他,改变他的原因,就是身旁这丫头。

    “什么?不是…奶奶,您什么意思啊?”

    声儿都调高了八度,这么个决定,雷绍霆算是彻底毛楞了,商场上的冷冽内敛,平日里的倨傲不羁全都不复存在,这会儿俊脸拧着,完全就是一头被抢了媳妇儿后炸了毛儿的狮子一般。

    莫宛如不紧不慢的站起身儿,压根儿就没把某爷那焦躁的样儿往心里去。

    “什么意思?字面儿上的意思,雷总裁这理解能力有点儿差劲儿啊!”

    一直埋头儿吃东西的乔楚,看着祖孙俩斗法,都呆了,一勺勺儿舀的都是空气,还机械性的往嘴里送呢。

    思忖着,这会儿是不是应该她说两句了,总这么对峙着也不是事儿啊。

    放下碗,走到男人跟前儿,抬起头儿给男人使了使眼色,意思也是让他别和奶奶犟了的意思。

    “绍霆,我已经答应奶奶了,最近在风清园住,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剑眉紧皱着,那模样儿比起杨白劳都苦了,可是发现这会儿他的小媳妇儿俨然是被老太太给降住了,心里咋这么憋屈呢。

    “听到了没?乔丫头都这么说了,你还不明白?三少爷,回风锦园吧!”

    莫宛如这会儿心情没来由的大好,老小孩儿一样的一口一个三少爷揶揄着雷绍霆,更是让某爷心里气闷的无处发泄,谁让这是他亲爱的奶奶呢,谁让他家小媳妇儿傻呢!

    “那…那献血是怎么回事儿?”

    别的是甭想了,可是这妞儿的身体还是得关心,这才是大事儿。

    乔楚看了看莫宛如,那眼神中的意思也是让她说清楚,这才低低的将下午的事儿了个清楚。

    “你傻啊?就你那小身子骨儿,还给别人输血呢?”

    一听这话儿就急了,这妞儿竟然还给跟她撒谎,要不是这会儿奶奶说出来,看来她是不打算邀这个功的样子了。

    “你也知道乔楚身子骨儿不好,你还二半夜跑来?”

    莫宛如严厉的口吻,瞪了雷绍霆一眼,一边儿是忙着集团的事儿不可开交,一天休息那么几个小时,一边儿呢是输了血,又折腾了那么一大天,别的不说,单从身体上来看这么折腾也受不了啊。

    她这么大岁数儿也是过来人,自然之道今儿这事儿也是那混小子忍不住跑来的,自然也怪不到乔楚头上,可这小子喜欢乔楚就到这个程度,又不免让她有点儿有心,心里矛盾着,最终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好,只能现在先让两个人分开着,节制着,一切都等绍霆把集团步入正轨了再说吧。

    让老太太这么一说,雷绍霆自然也是心疼自己小媳妇儿,虽然不能抱着媳妇儿睡确实很憋屈。

    就是这样一个晚上,在很多年后都成了雷家佣人们争相谈论的传奇故事,就是雷家三少被奶奶抓包,直接从三少***房间给请了出来。

    据说那是那高大俊逸的男人,就跟被抢了糖果的孩子一样,身穿浴袍,抱着自己的衣服,三步两回头儿的离开风清园的。

    ------题外话------

    哈哈,俩人儿的洞房花烛啊…彻底的被老太太给搅合了!三少憋屈啊!

    高速首发豪门通缉女人别跑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 ./19675/3972586/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3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