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乔楚,我的妻!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几天下来,乔楚整个儿就被雷老夫人给’保护’起来了一般,每天上学放学都有专职司机接送,基本就是学校和雷宅两点一线的生活,事无巨细的周到照顾,虽然让乔楚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可心里也有点儿惦记她家的三爷。

    因为这几天她基本没怎么见着他,两个人都起早贪黑的忙乎自己个儿的事儿,基本事件都不怎么能对得上。

    同在一个屋檐下,这会儿也只能在饭桌儿上眉目传情一下儿,晚上用手机诉诉衷肠了,可是把两个人憋屈够呛,可这老太太就是有各种办法,找各种事情,要么就是让巧除陪她看电视,耗时间,要么就是让乔楚陪着老爷子下棋,这大庭广众下,三爷想干什么都不行了吧,一玩儿就是十点多,也就该各回各屋,各睡各觉了。

    乔楚自然是一点儿辙都没有,俩人儿都快赶上牛郎织女了,隔桥相望了。

    不过今儿倒是有喜事儿,吃早饭的时候儿,乔楚就和老夫人请假了。

    “奶奶,今天我同学的哥哥结婚,我们两家相处的挺好的,所以我得去参加婚礼,晚饭就不能回来吃了。”

    l市的规矩,中午办了婚礼,晚上还得继续吃一顿饺子,都是请最亲近的人和为了婚礼忙前忙后辛苦的人吃的,所以怎么着,这婚礼也得折腾一天的,乔楚说是去参加婚礼,其实也是琢磨着去帮着忙乎忙乎,时间肯定是早不了。

    这几天和老太太相处下来,其实发现平时很是威严的老夫人,也满好相处的,除了该坚持原则的地方寸步不让,但是平时的事儿,她到是很少去限制和要求,这会儿参加婚礼的事儿,想来也不会反对的。

    “嗯,那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到时候儿让他等就成,晚一点儿没关系!”

    不出所料,莫宛如确实是没反对,可是话也说到了,晚一点儿没关系,可是太晚也不合适了,乔楚心里自然是有数儿的,不禁点了点头。

    “老钟啊,给乔丫头拿个红包去,既然从雷家出去,别失了礼数!”

    “是,老夫人!”

    乔楚急忙阻止,这事儿和雷家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再怎么说包红包也不能让奶奶出钱的,别真以为她是冲着钱来的了,可拒绝的话也不能太直接。

    “奶奶您放心,红包我都准备好了!”

    “你打工赚的那点儿钱怎么拿得出手啊?听话!”

    这会儿,钟厚已经从房间里出来,拿了一个厚厚的红包,打眼一看儿,那厚度怎么也得有两万块钱,乔楚一看脑袋都大了,这估计还得是因为就是一般朋友的原因,还是收着给的,对于雷家,这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是两万块钱的份子钱,对于她们这些小百姓来说,也是出手太阔绰了。

    不过,莫宛如说的话基本是没有商量的余地,都是板儿上钉钉的事儿,只能先拿着了,自己包包里那五百块钱的红包自然也是要带着的,当然还有那张银行卡。

    准了假,乔楚也是心里一松,上楼换上了一套奶白色的坎袖小洋装,一字领上精致的蕾丝衔接着真丝布料,镂空的设计正好将那锁骨紧致的线条绝美的呈现。

    不用项链的点缀,我的锁骨就是最美的饰品!

    乔楚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所以除了戴了一副珍珠耳环,就没有再戴其他的饰品了。

    头发自然蓬松的大大的卷度,不是十分刻意,却在高雅中带着丝丝慵懒的媚态,化了一个淡淡的妆容,精致白皙的皮肤,晶莹剔透,一双水亮的眸子波光潋滟,长而密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更显那双大眼灵动如星般闪烁。

    最近这几天除了学习和代课,左右也是闲暇下来的时间挺多的,乔楚还真是翻开小桃发过来的邮件看起来,一方面是为了网站,一方面也是向着奶奶要求的方向努力着。

    经过几天的琢磨研究,本就气质出众的乔楚,稍稍了解和打扮一下儿,便已经将那名媛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了,明显也看得出老太太对她最近的打扮很是满意最新章节。

    打扮的美美的出门,其实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乔楚也慢慢的开始接受了很多时尚的东西。

    今儿确实是个好日子,白南的婚礼,新娘便是上一次在御谭府演出时看到的苏小小,乔楚听白翎说的时候儿,倒是一点儿没觉得意外,南哥人老实忠厚,确实得找一个像苏小小那样有主意且敢说敢干的女孩儿,他们走到一起倒是在预料之中的事儿。

    婚礼算不上盛大,也没有太多的新奇点子,也是找了一个饭店的宴会厅,程序也走的想对简单很多,不过每个人脸上洋溢的笑意,都是完全发自内心的,由衷的为两位新人祝福。

    乔楚自然也是为白南高兴,都说成家立业,白南的勤奋努力,在事业上已经算是个金领了,以一个平民百姓,学历又不算很高的他来说能混到这一步,付出的远比别人多太多了,现在终于身边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心疼他,惦记他的人了,算很是圆满了。

    刚从新娘房里出来的乔楚,奔着门口儿写礼单那边儿去,正好儿迎面儿却看到了和这个场合儿完全打不上噶的人。

    “安子?”

    “啊,嫂子,你也在这儿啊,那个,雷子呢?”

    显然安志文看到乔楚也有点儿尴尬,左顾右盼的寻找雷绍霆的影子,有点儿像是在找救星的感觉。

    对于从‘小嫂子’变成了‘嫂子’这个称呼,也皆是因为三爷把两个人结婚证儿的事儿宣扬出去的结果,反正别人不知道,这哥儿几个显然是知道的,所以称呼也完全变了,弄的这事儿是越来越真了。

    现在连小桃儿都时不时的叫她‘嫂子’,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会儿看到安志文出现,不得不将乔楚心里本来有些模糊的感觉更加清晰了几分,狐疑的看着安志文,想看出点儿蛛丝马迹,但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这事儿要问,也得问翎子才行。

    “绍霆最近集团太忙,再说他和南哥也不认识…”

    这话说的就更显得安志文出现在这儿的突兀了,那阴柔的俊颜俩色变了又变,从兜儿里掏出一张卡,放到了写礼单的地儿。

    乔楚是不知道那张卡里有多少钱,如果是乔楚心里认定的可能的话,想来那卡里比两万块钱可多多了,急忙将那张卡按住。

    “安子,礼金可不是这么给的!”

    这上来就送一张卡,显然这钱是现金无法带来的,那么这卡收了白翎和家里人怎么解释呢,目前连她都不知道安志文和白翎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开始的,一切都得问明白了再说吧,可别找什么麻烦。

    安志文这么送钱也送习惯了,本来就不太懂这些事儿的他让乔楚一说,也含糊了,“那怎么办?”

    “差不多就得了,你身上有现金吗?五百块钱就成了!”

    “什么?五百?”

    安志文那丹凤眼瞪大了有点儿诧异,五百块哪儿拿得出手啊,这可是他大舅哥的婚礼,虽然那小娘们儿还不承认吧,可是怎么着五百块钱也忒打他脸了。

    “这事儿说明白了,还有你花不这钱的时候儿?不差这么一回!”

    乔楚这会儿到真有几分做嫂子的风范了,脑袋转的也是极其的快,她也挺三爷提过几次安志文虽然说得不多,她也清楚他是有黑道背景的,很是复杂,对于白翎这种知识分子家庭,估计想都不敢想的组合。

    她这会儿一门心思就是想找白翎问个清楚。

    “这位是?”

    正这会儿,白守成走了过来,看着安志文有点儿眼生,白家的人际关系简单得很,所以来的宾客包括白南的朋友,他也都是有印象的。

    “白叔,这是我朋友,让我叫过来帮忙的!”

    “哎呦,真是麻烦你们了,今儿人多,还真得你们多帮忙张罗张罗,回头儿白叔再单请你们!”

    儿子婚事儿,老爹自然也是笑逐颜开,喜上眉梢,一听是乔楚的朋友,自然更是笑的亲切的很。

    “白叔,翎子呢?我找她有点儿事儿!”

    “那不是在那边儿招待你嫂子那些同学呢!”

    “成,白叔您去忙吧,我自己找去就行了!”

    这会儿基本宾客都落了座,一切也都准备就绪,就等着吉时一到,婚礼开始了。

    乔楚借着这个功夫儿,将白翎拉到了身边儿,在宴会厅外面儿的沙发座上坐下。

    “翎子,怎么着,还不从实招来?”

    “那个…小乔,这事儿吧…对了,你要不要喝果汁?”

    白翎脸红扑扑儿的,眼神儿时不时的飘向那亲朋桌儿那儿坐着的安志文,俨然一副娇羞小女人的模样儿,可回头儿对上乔楚审讯的目光,又十分没正正形儿顾左右而言他。

    “怎么?还要继续保密工作啊?”

    乔楚佯装生气的等着白翎,这么大的事儿她都藏得这么严严实实的,一点儿风儿都没透露,这要是不她脑袋转的快,将一切蛛丝马迹联想到一起,还不知道这姐姐要瞒她到什么时候儿呢。

    这会儿生气倒不是因为白翎没说这事儿,她更多的是担心白翎没有考虑清楚,再一次上当,毕竟,她心里对于安志文的黑道背景还是不老放心的,雷绍霆这一帮人,可都是花花公子,现在她是了解三爷,不会去怀疑了,可是别人她不了解,更不好评断什么,比起自己的事儿,她更加担心的还是翎子。

    “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

    “要你说了才知道!”

    乔楚一脸正色,双手交叉在胸前,审度的看着白翎,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切,你这做派到还真是越来越像你们家雷三爷了!”

    白翎撇了撇嘴,睨了乔楚一眼,虽然她见着雷绍霆的次数儿相当有限,可她还是很清楚的将两个人那相似的神韵重合到一起,本来就冷性淡然的乔楚,好似身上又多了些许的大家风度似的,有且再配上这名贵考究的衣服,更是将她平时掩盖住的风华展现出来了。

    “别顾左右而言他,快点儿说正事儿!”

    乔楚可是急着呢,这事儿如果是安志文强迫欺负了白翎,她必须得找雷绍霆把这事儿说道说道,自己搭进去了就得了,她可不能让白翎受任何委屈。

    “这事儿吧,还得从你过生日那天说起来,那天你不是喝多了嘛,然后我就喝了你那杯不知道是什么酒,真够烈的,后来吧就晕晕乎乎儿的…。后来吧…”

    越听,乔楚的眉头皱的越紧,这阴差阳错的也太巧了吧,这醉酒之下发生了这个事儿,安志文这不是趁人之危吗?这会儿看白翎却跟中了邪似的,不但没怪他,一副小女儿态的沉浸在爱情了一般。

    这叫什么事儿啊,乔楚感觉到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上不来下不去的,一想到安志文的复杂背景,就不禁对白翎担心的很。

    “你这么信他?你知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我知道,他们家是黑道出身的,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我喜欢的似他的人,别的我不想去想!”

    白翎笑了笑,这一点安志文倒是对她很是坦白,不了解他的人,从外表看感觉他是一个很阴柔,捉摸不透的人,其实骨子里他是铁血柔肠,却又是嘴很笨的人,一般可以用行动做的事儿,便不会用语言表达,除了在床上霸道,平时他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人。

    “翎子,很多事情,你要想清楚,不能再犯傻了!”

    “小乔,我经历了两次失败的恋情,我一直都喜欢那种自己努力奋斗,为了自己的前途拼搏的人,鄙视那些富二代,权二代,我觉得他们就是一群寄生虫,可是,现在我忽然想明白了,不管是什么群体,都有好人坏人,林涛,还有前面儿那个,不都是努力奋斗的励志青年吗?到最后怎么样了?其实现在想想,我想找的人,不管贫穷还是富有,他必须有担当且脚踏实地的人,我不管安子的背景如何,但是我相信他就是那个有担当的人,可以保护我不受任何伤害的人,这就够了!”

    白翎在说这些的时候儿,心里泛着甜蜜,也许就是在你对爱情绝望的时候儿,上天便会派下来这么一个人来拯救你,带你脱离苦海,她想着,安子就是上天派下来的那个人吧,虽然他们还有着未知的前路,可她想为这份感情再去努力一次。

    “你们才认识多久,你就这么信任他了?”

    乔楚这会儿也不想因为安子是雷绍霆的朋友就爱屋及乌了,现在关系到的是白翎,她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认了,不管了,她没办法再看着白翎受一次伤害,因为白翎对于感情总是全心全意投入的,这一点真的是傻的让人心疼。

    “以往我总是想多了解一些,再多了解一下,然后去确定恋爱关系,再去一步一步的发展,那漫长的过程经历了,却发现我的观察能力简直糟透了,我和林涛认了半年多,我才同意和他交往的,交往了那么久我们甚至连深吻都没有过,一直都是互相尊重着,寻求的是慢慢发展,可最后呢,不也是这样惨淡收场吗?又差点儿连累了你,所以这次,我想凭直觉的爱一回!”

    见乔楚依旧是眉头紧锁,很是担忧的神色,白翎握住了她的手。

    “小乔,其实很多事情,不必想那么多的,我们总是在担忧的事情,也许在未来并不会发生,那我们何必让那些也许不会发生的事情困扰着现在的自己呢,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这就足够了,至于他是什么人,真的不重要!”

    是啊,他是什么人又有什么重要的,她对于雷绍霆,看的不也是这个人吗?

    她一直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其实她才是最胆小的那个,身边的人好像都比她活的要洒脱,勇敢。

    忽然心里燃起了一种斗志,本没有想过太多未来的她,此刻忽然想着要为她的男人而奋斗的决心更加的强烈了起来。

    不过眼么前儿,关于安志文和白翎的事儿,她还是比较持有保守态度的,她得去找三爷把这事儿说一说,然后逼着安志文下个保证才行,虽然这么干有点儿没立场,不合适,人家谈恋爱,他们这些外人去施压,总归是有点儿太霸道了,可是为了白翎,她也无所谓什么合不合适了。

    婚礼进行的很是顺利,白南和苏小小这一对璧人,柔情蜜意的羡煞旁人。

    看着他们彼此眼中的深情,乔楚真是打心眼儿里面开心,又有丝丝的羡慕,结婚,真的是一件美好而神圣的事情,可以与自己爱的人享受白头,那种永恒的誓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了。

    当然这会儿,咱家楚楚还不知道自个儿艳羡着别人,憧憬着自己的美好婚姻时,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了,这事儿以后还有得热闹呢。

    先说眼前,乔楚惦记这白翎的事儿,和白翎说了一声儿,下午得出去一趟,自然是不能跟白翎说干嘛去了,只是把那三百万的银行开硬塞给了她,作为今儿婚礼的份子钱儿了,好一阵儿推开推去,白翎才算收下。

    要说大手笔,咱雷家的三少奶奶才真真儿是大手笔。

    再来说说咱们雷三少,这几天下来,简直就是可以用苦逼来形容。

    每天起的比鸡早,忙了一大天的集团的事儿,晚上还没办法踏实的抱着自己的小媳妇儿睡觉,这话总惨无人道的日子,他真是过的够够儿的了,可是,显然他们家老太太是和他杠上了,一点儿面子不给。

    这合法了,反倒没媳妇儿抱了,雷绍霆想着这事儿就憋屈,最近的脾气也变的格外暴躁,集团上下压根儿就都躲着这个随时都能点燃的炮仗,什么事儿都不敢直接面对他,全数都交给陈君去办的,一下儿弄的陈君也是忙的不可开交的。

    咚咚咚——

    “进来!”

    陈君进了门儿,看着那一脸厉色的某少,明显是内分泌失调的真实写照,一贯在三爷面前也是不卑不亢的她这几天也是提着脑袋做事儿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儿雷三爷就发飙了。

    多少还是听说了雷府家宴的事儿,下面儿的人不知道三爷为什么最近如此狂躁,她还是清楚一些的,只要碰上乔楚的事儿,这三爷就没有正常的时候儿。

    刚刚发了一顿脾气的三爷,这会儿修长的手指正在电脑键盘上翻飞着,瞟了一眼桌上摆的高高的文件已经全数签署完毕了,这会儿又开始在修改新项目的计划书了。

    俨然三爷把身上难以泄的火都放在工作上了,铁人一般的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运转的状态。

    “三少!”

    “什么事儿,说!”

    雷绍霆整个儿状态简直是冰与火并存,眼神冷厉好像冻了一层冰碴子,而是那口气确实暴躁的要喷火似的,一般人儿在身边儿还真是受不了。

    “乔小姐刚刚打过电话来…”

    “说什么了?”

    那冰凌子的眼神儿一听小媳妇儿的名字瞬间开化了,嘴角儿都忍不住向上扬了扬。

    “据说是参加婚礼,中途从后门儿落跑过来的,一会儿还得回去,不方便出现在这儿,我已经安排乔小姐到对面的索菲亚酒店了,这是门卡。”

    陈君一向办事周到,什么事儿都安排的事无巨细,这会儿能降三爷火气的恐怕还真就得是这少奶奶了,让他出去一会儿也好,下面儿这些绷着弦儿的人们也能稍稍松一口气。

    直觉身侧一阵劲风袭过,男人那高大身影已经消失在办公室那扇红木浮雕大门。

    乔楚的确是从婚礼现场的后门儿偷跑出来的,司机虽然在外面儿候着,但起码儿不是监视,她出来这么一会儿,想来也不会有人知道,速去速回就好。

    她惦记着白翎的事儿,其实心里更多的是想念他了。

    很想,很想…

    这一切都得低调行事,多亏陈君办事周到,安排在索菲亚酒店,这会儿站在诺大的落地窗前,这种偷偷约会的感觉,反倒让她有些紧张和刺激的感觉了。

    咔嚓——

    门锁打开,乔楚已经迫不及待的奔向门口。

    门打开,她想念的他正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那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她瞬间吞噬的感觉。

    “绍霆…唔…”

    那急迫且炙烫的吻铺天盖地的袭来,瞬间整个人都被男人那浓烈的独有气息笼罩了起来,强而有力的手臂圈着她,施着力,仿佛要把她揉进身体般强烈,迫切。

    舔舐着,碾磨着,直接勾上那丁香小舌纠缠着,不放过那檀口中任何意思芳香气息,全数都被某爷那强势的气息熏染上了自己的烙印。

    乔楚已经感觉到阵阵的晕眩感觉,只能本能的攀上男人的脖颈,踮着脚尖努力的回应着那猛烈地攻势。

    唇齿间缠绵哼鸣交织,丝丝银亮动情流泻…

    急不可耐的将所有的束缚都去除,身上一凉的乔楚这才找回了些些的理智,虽然还在男人那怀里被圈的紧紧的,头往后仰了仰,拉开了些距离。

    时间紧迫,还是得先说安子和白翎的事儿。

    “…嗯…绍霆…我有事儿跟你说…”

    柔糯媚骨的声音,撩扯的男人心里更加痒痒,手臂一收,将那小人儿整个儿抱了起来,让她整个儿都挂在了自己身上,径直冲着那大床而去。

    “…绍霆…我真的有事儿…”

    这种近乎于口申口今的声音妄图唤回某爷的理智,那基本是不可能的,得说咱三爷憋了多少天了,这会儿要是再被叫停,爷那压抑着的小兄弟非得炸了不可。

    “做完再说!”

    低哑磁性的声音简直魅惑至极,大手也已经在那白皙的领地游弋开去。

    “你…你!”

    眯着眼,啜着气,身上仿佛要燃烧起来了一般,语言很难再组织通顺了一般。

    “要么边做边说,只要你说得出来!”

    薄唇勾起一抹颠倒众生的邪魅弧度,狭着那嫣红欲滴慢慢施力,轻易的掌控了所有的引着点,只要他一声令下,那美妙的眼花便会为他绽放一般。

    好吧,任由着自己沦陷在着炽热的**的海洋吧,反正确实如男人所说,此刻的她除了那不受控制的苦嚷和嘤咛外,已经无法说出任何与情爱无关的话了。

    那浓浓的想念终于找到了最好的释放方式,那被送上云端的一刹那,几乎快要虚脱的小人儿,忍不住狠狠儿的咬上了男人的肩膀。

    呜呜咽咽的声音自那唇角溢出,嫣红欲滴的唇,犹如啐了蛊惑人心的毒,妖冶至极。

    迷乱的眼神,游离的思绪,被那猛烈的如狂风一般的男人硬生生的聚敛又打散,一切由他主导着,她甘愿沉沦。

    就在以为自己已经濒临死亡般的昏迷前,她分明听到男人在耳边的喃喃低语。

    “乔楚…我的妻…”

    ------题外话------

    又到月末啦,谢谢亲们送的票票,谢谢乃们对某倾的支持!要是时常能冒个泡,让我知道你们都在就更好啦!哈哈,欢迎骚扰哦!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3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