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叫一声儿‘老公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当理智再次回归的时候儿,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乔楚半眯着眼睛,任凭着某爷将她抱进了大大的冲浪浴缸,水温被男人调整的正好儿是她觉得最舒适的温度,瘫软的倚靠在男人怀里,任凭着男人往自己身上撩着水。

    沉沉的眼皮,近乎虚脱的身体,要不是男人在水中托着她的腰,这会儿肯定是顺势就滑入水底了,大大的满足过后总免不了对男人抱怨一番。

    “…雷绍霆,我以后再也不和你玩儿了…”

    像个孩子赌气一般的话语,不但没让男人生气,却惹来一阵儿爽朗的笑声儿。

    “为什么啊?”

    眼瞧着那小妞儿有气无力的小样儿,都拿不起个儿来了,疼惜的亲了亲小脑门儿,顺着她的话问道。

    “你总是往死里折腾,我还想多活两年呢,照这样儿下去,我非得散架子不可!”

    一脸埋怨的嘟囔着,那娇憨的小样儿简直是让人欲罢不能,某少忍不住在那小嘴儿上啃了两口,才又将那往下出溜儿的小身体往上拽了拽。

    “刚才谁嗷嗷儿喊着好哥哥别停的?”

    男人笑的邪恶,边说着,边在那元宝似的小耳朵边儿吹气,大手也水中游移,有意无意的撩扯着腿根儿的软肉儿,得意的神情,妖孽的很。

    这一句话,让乔楚刚刚埋怨的话更加的没什么力度了,想着自个儿刚刚忘情哭喊的那一幕,简直羞的她想扎到水里不出来了,她就纳了闷儿了,这男人就是能轻易将另外一个自己给逼出来,每每那无法控制的**蹿升的时候儿,简直都难以想象,那一声声儿媚惑撩心的哼鸣,还有那大胆羞涩的话语是她说出来的。

    显然,男人对于她如此的表现很是受用,每每她发出这种动静儿,男人那策马狂奔似的驰骋身姿便更加的威武起来,硬生生的要将她穿透一般的力度狂野着,让她在死去活来的边缘徘徊。

    “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什么?”

    “因为你使坏!”

    乔楚睨了男人一眼,漂亮的菱唇嘟的老高,控诉似的看着男人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笑的很是欠揍,他就是有本事让她不能自控,为了让她喊好哥哥,无所不用其极。

    本来那潮水般的感觉一浪接着一浪的扑过来,可偏偏就在快要冲到着,显然对于男人刚刚那句话很是有意见,一副护犊子的模样儿。

    “行行行,爷说错了,是安子的福气,行不?”

    惹不起,他的小媳妇儿现在脾气越来越大了。

    可他怎么就越看越稀罕呢,如此真实的她更加让他怜爱,哄着她偶尔的小脾气,是他特别喜欢的一件事儿。

    乔楚点了点,一副‘这还差不多’的意思,她倒不是对安子有什么意见,就是太护着白翎的结果,要是两个人真的很好,她也不用跟着操这个闲心了。

    “这事儿你不用太担心,安子这人脾气好,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而且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们家没有那么多的说道,没有门第之间,俩人儿看对眼儿了,是说结婚就结婚的事儿!”

    雷绍霆正了正色,这话说的倒是实在且认真,确实也是这么回事儿,他们这几个好兄弟,龚奇伟脾气算是好的,可也有发火儿的时候儿,可人是安志文这么久,连他都没见过安子真正发火儿是什么样子。

    什么事儿都做的慢条斯理的,一个黑道起家的少主,可行事作风都显得很是规矩且斯文,从未见他因为什么事儿急过,也只有这几个兄弟清楚,他的狠不在外表呈现,这也确实适合他阴柔的外表相得益彰,他的狠是骨子里的,是沉淀在无人可发现的地方。

    安志文虽然看上去有些阴沉不多话,可却是一个充满侠义的人,一般这样的人,为朋友两肋插刀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儿,只要他认定的朋友,那便是一辈子不会改变的,这样的人,人品大多不会错到哪里去,而且对待感情也绝对是忠贞不渝的。

    “可关键是安志文对翎子是不是真心的啊,会不会是一时新鲜,把翎子吃干抹净了就甩一边儿了?你们男人可不是都这样儿,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天啊,如果是这样儿的话,那翎子怎么办,她已经经历过情伤了,真的不能再让他受伤害了!”

    乔楚只顾着担心和心疼白翎,哀嚎着往最坏的结果上合计,也根儿就没注意到咫尺间那张黑的都要掉了渣儿的俊脸,那双眸子正蕴含着怒火的看着她。

    “在你眼中,男人都是这样儿的?”

    低低的声线却掩藏不住磨牙的声音,显然某少话里所说的‘男人‘就是他自个儿,因为在他的想法儿里,乔楚的世界只有他一个男人。

    乔楚跟哪儿想翎子的事儿,忽然感觉耳边有冷风扫过,不禁打了个哆嗦,这才回过味儿来,她的三爷生气了!

    这男人小心眼儿起来,也是够一梦的。

    人家说安子和白翎的事儿还不够乱呢,他还跟着儿来劲儿。

    可是,是自个儿说错话了,也得端正了态度知错就改不是。

    他这儿就以来对自己的好,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心意呢,刚刚那句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话说的确实不合适了,这不是侮辱了三爷对自己的一片深情嘛,也怪不得人家黑着脸老大不乐意的了。

    “绍霆…”

    狗腿的嘿嘿儿笑了两声儿,水亮的眸子眨巴着,试探的瞄着俊脸上细微的变化,可那紧致刚硬的脸部线条就跟僵住了似的,一点儿松动的痕迹都没有。

    “绍霆…霆…好哥哥?”

    腻歪的称呼,叫的乔楚自个儿都一身鸡皮疙瘩了,如此献媚般的往男人变蹭边叫的时候儿,那可都是被某爷撩扯的失去理智的时候儿,清醒着的她这会儿可是头一回。

    越贴越近,那长长的浓密睫毛忽闪忽闪的在男人的脸庞扫来扫去,就等着男人破功,可是显然,某爷的定力相当牛掰,只瞪着他,纹丝儿不动。

    是装呢,还是真生气了?

    乔楚心里有点儿没底,可是搜肠刮肚的琢磨哄人的法儿,她也就会这么两招儿了,这还是因为刚刚**未退下的余温状的胆子呢。

    “生气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担心翎子嘛,你也知道,她是我最好的朋友,经历了林涛的事儿,确实对她打击挺大的,现在她对安子一往情深,如果安子只是玩玩儿的话,那翎子怎么办啊。”

    乔楚那俏丽的眉皱的紧紧的,因为担忧小脸儿抽抽儿到一块儿别提多可怜了。

    某爷自然心里都软了一大截儿,可是这妞儿如果如此看待他的话,确实让他很生气,很不爽,这小妮子一天脑袋里想什么呢,怎么能这儿糟践他一片深情呢。

    “绍霆,你别生气啦…我已经知道错了…”

    没辙了,这位爷还挺小心眼儿!

    虽然话是放软了,道着歉,可是心里不免腹诽上几句。

    某少冷着一张脸,可是心里有点儿绷不住了,眉毛挑了挑,看着女人低着头,那发两个人的感情急剧升温的趋势,真的是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可一想到那不过是个假的结婚证儿,这会儿叫老公,心里多少有些复杂。

    彷徨,失落,却又充满着一种莫名的期待,很多难以名状的感触交织在一起,对于男人一句玩笑话,自己却真的纠结了。

    也许男人和女人真的不同吧,男人可以随便的拿这种事开玩笑的说,可女人总是需要一份真正的笃定后,才会心里踏踏实实改变称呼吧。

    殊不知,这件事儿,对于雷三爷来说,那更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绝对不是对边开玩笑那么简单,要知道,婚姻束缚对于以往的雷绍霆来说,那可是会要命的。

    “那个…可不可以换别的?”

    乔楚心里确实挺在意这件事儿,试探的看了看某爷那不明情绪的眼眸,声儿有点儿小。

    “换别的?难道你要叫相公啊?”

    某少戏谑的一笑,可心里却没来由的有点儿别扭,这妞儿明显是有心思而非害羞才这样儿的。

    虽然这事儿她并不知晓,可是她不愿意这样叫,着实让他的心里有点儿受挫的感觉。

    男人和女人再怎么亲密无间,也总有思想偏差的时候儿,更何况三爷这事儿是先斩后奏,弄的楚楚姑娘还云里雾里呢,那百转千回的心思肯定是纠结的很,又想叫,又害怕叫,担心前路渺茫,担心自己一旦叫的顺口了,如果一切并不是最好的结果,那心里会更疼吧。

    “绍霆…”

    “很难?”

    他也觉得矫情这么两个字儿有点儿不像他,他也觉得本来这小妞儿不知道整个事件,不叫也没关系,可是看到她眸光中的犹豫他的心里还是不禁像扎了一根刺。

    “…不是…绍霆,你听我说…”

    “算了,安子的事儿我会跟他说的,你放心!”

    腰间的手臂松了松,男人已经起身去拿架子上的浴巾了,忽然冷却下来的气氛,让乔楚心里一疼,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慢慢的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抬腿向外迈,男人一把将她圈入怀里,把浴巾包裹到了她的身上。

    细致的擦拭着她身上的水,最后将她整个儿围在大大的浴巾里,又扯过一条毛巾,挑起她沾湿的头发,轻轻擦拭起来。

    一时间浴室里静谧的很,只有两个人轻缓的呼吸,没有交织,各有各的频率。

    刚刚的火热褪去,好像两人之间蒙上了一层尴尬的烟雾一般,一时被这烟雾呛到了嗓子,想说点儿什么也都哽在了喉咙里。

    都收拾妥当,男人深深看过来的一眼,那眼神里仿佛透出一丝失落的情绪,让乔楚莫名的有些心虚。

    “快去穿衣服,别着凉!”

    最终,男人似是叹了一口气,刚刚冷凝的线条也柔和了几分,只是那眼眸中那晦暗不明的光芒却让乔楚有些无措。

    他还是生着气的,不是因为她说男人怎么样,而是因为她没有叫那一句‘老公’,尽管生着气,可是他还是关心着她别着凉,看她都穿的妥妥当当的才离开的。

    留下乔楚一个人坐在那张凌乱的大床上,仿佛还能闻到两个人汗水交织在一起的靡靡气息,可是此刻却已经凝结成霜,让她心里不禁丝丝荒凉。

    她很怕他生气,怕他生了气就不再理她,这么久以来的相处,她已经不是那个对什么事儿都可以不在乎的乔楚了。

    如果他有一天说要离开了,她绝对不可能像对待陆宇那般云淡风轻,以为他已经如烙铁一般在心上熔铸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是啊,不就是叫一声‘老公’吗?为什么自己非得纠结着那点子连自个儿都觉得没必要的坚持,不是认定了他嘛?不是相信两个人有未来吗?为什么连这两个字都吝啬于给他了呢?

    此刻她想叫了,只要不在他眼里看到失望的神色就好,可是那个时间点过去了,再叫也许便不是哪个味道了。

    回到白翎家已经六点了,白南的那帮子兄弟还都欢天喜地的逗着新郎新娘,这会儿白南和苏小小站在椅子上咬苹果大概咬了十分钟了,吻是接了不少了,可是那苹果去完好无损的在哪儿吊着呢。

    每一次的接吻,都引得大家一阵儿的起哄,那气氛真是热闹非凡,白家把晚上这一顿饺子安排在家里吃了,一个是人数不算多,家里能坐得下,这样儿团团圆圆的在家吃饭,确实比在外面儿吃的更温馨。

    乔楚在厨房帮忙包饺子,白翎去外面儿送了水果,又进来了,安志文吃完午饭就走了,说是乔楚的朋友,白翎父母也是热情的很,可是于白翎自个儿这儿还是有点儿心虚,毕竟父母都是知识分子,老实人,让他们知道自个儿找了一个黑社会老大家的儿子当男朋友,估计老爹得气背过气去。

    白翎洗了手,也过来一块儿包饺子,歪头儿正要说什么,这小乔出去一趟回来,好像若有所思一般,不禁关心的凑了过来。

    “嘿嘿嘿,这么包下去,还不成了丸子汆片汤儿了啊?”

    乔楚低头儿一看,自个儿捏吧的饺子,馅儿挤的满手都是,愣是什么感觉没有。

    “干嘛啊这是,出去一趟,魂儿都丢了?这得了是你有那雷三爷了,不然还以为你喜欢我哥,人家结婚你郁闷了呢!”

    白翎揶揄着,其实也是想拿这话逗乔楚开心,这不用想也知道能让这小妞儿心不在焉的,也就得是那雷三爷了,可这么一会儿功夫儿,笑逐颜开的走的,可怎么就郁闷着回来了呢。

    “别瞎说,也就你这张嘴什么都往外招呼!”

    乔楚将那饺子连皮带馅儿的扔进了垃圾桶,又重新拿起一个饺子皮儿放在手里,低着头儿继续忙乎。

    “行啦,什么事儿,快跟我说说,姐姐给你掐掐脉!”

    白翎顽皮的眨眨眼,肩膀儿你,说你!”

    这在亲密的朋友,自个儿那点子糗事儿还是别往外散了,现在但看着乔楚这儿跟着起急了。

    “那我怎么办?”

    乔楚越琢磨也越是那么回事儿了,就一个称呼嘛,干嘛那么纠结,心里认定的那个能称为‘老公’的人,不就是他吗?

    本来两个人最近都聚少离多的,好不容易今儿见着了,却惹的他生气了,说是生气,更多的是失望吧,以为她心里对他还存在犹豫。

    “肉偿呗!”

    “什么?”

    看着白翎接的如此轻松,显然对这事儿轻车熟路一般,乔楚不禁脸红了又红,照说自个儿这方面的经验应该比白翎丰富两个月吧,可是明显人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趋势,说起这事儿啦,一点儿都不含糊。

    “我告诉你,这一招儿对男人超级管用!那什么…你就…”

    白翎贴到她耳边儿一通儿的交代着,乔楚是越听脸越红,到后来眼睛瞪的老大,都成惊恐状了。

    “翎子,你这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自学成才!”

    白翎得意的扬了扬姣好的下巴,我自学,我骄傲啊!

    “i服了you!”

    ——☆——

    闹腾了一天,这喜庆的日子也过去了,人家洞房花烛夜去了,乔楚也拖着疲惫才出了白翎家的小区。

    要说这当有钱人家的司机也是够不容易的,她在外面儿忙乎一天,中间还落跑了一阵儿,又折腾到现在,这司机还坚守岗位,一点儿都没挪窝儿。

    笔挺的西装,礼貌的开车门儿比划着请的收拾,一点儿看不出来等了一天的疲惫的样子。

    一看时间也不早了,这会儿都快十点了,乔楚心里不禁也有点儿着急,奶奶虽然说晚点儿没关系,可是也不能太不像话了,老人都睡得早,这会儿回去,肯定要打扰人家休息了。

    “乔小姐,刚刚老夫人打电话来了,说让您别着急!”

    那司机好像是看出来她的焦急,恭敬的汇报着。

    “嗯,那咱们回去吧!”

    瘫坐在后座,乔楚感觉到没精打采的,心里还翻腾着下午的事儿呢,再想到白翎教她的那些招数儿,又免不了脸红心跳的,这让她来,还真是难以想象,自个儿还是琢磨别的办法儿吧。

    晚上车不多,半个小时不到,车便拐进了院子了,乔楚下了车,看风清园的灯还开着,心里有点儿过意不去。

    “对不起,爷爷奶奶,我回来晚了。”

    雷震和莫宛如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眼瞅着有点儿犯困了似的,一听到乔楚回来,倒好像放了心似的,雷震更是一脸的笑意,看着这个孙媳妇儿。

    “回来就好,收拾收拾快点儿休息吧!”

    莫宛如发话了,虽然不似雷震那么亲切,可还是让乔楚感觉到了温暖,明显爷爷奶奶是要等着她回来后才去睡呢。

    “奶奶,绍霆…回来了吗?”

    乔楚忍不住问了问,也不知道他晚上是不是回家吃的饭,平日里,两个人也全靠着晚上这么一会儿呆在一块儿,虽然得陪着爷爷奶奶干这个,干那个的,可习惯了,还是听享受这种眼神交流的默契的。

    男人是不是偷偷儿的伸过来的手,都会让她心中颤了又颤,可今儿这位爷却被自己个儿给惹生气了,不禁想从奶奶这儿得到点儿他的信息,是不是还心情不好着呢。

    “嗯,也是刚回来,没抄面儿就回风锦园儿,怎么,你找他有事儿?”

    “哦,没什么事儿,就是今儿打电话说他要开会,我以为会忙很晚!”

    莫宛如审度的眼神儿上下迅速的扫了一眼乔楚,大概也看得出来两个人好像因为什么闹了别扭了,晚上去给那小子送养身汤的时候儿,就瞧着那小子不对劲儿,脸色不太好,话也不多,她可从来没见他因为什么事儿情绪低迷过,看着有点儿疲惫似的,嘱咐了两句才回来的,心下就一直合计着呢。

    左右一想,估计又是和这个乔楚脱不开干系,可至于什么事儿,她就算再手眼通天,也没法儿事事都探究清楚,而且这几天的相处,她也对乔楚这丫头颇多了几分好感,知书达理,很知进退,而且对什么事儿都有个坚忍不拔的劲头儿,这一点也是通过老爷子说起来,她才特意去注意的。

    也许,她这宝贝孙子,还真就栽在这个丫头身上了,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所谓的缘分?

    “这会儿,他应该还没睡呢,你要是担心,就过去看看吧!”

    乔楚一愣,却没想到到奶奶会如此说,这几天有意无意的不也都是隔离着两个人呢吗?怎么今儿忽然又松了口儿了?

    当然,这个时间,她过去也就只是看看,也做不出什么事儿来,一切也都在***掌握之中,虽然这会儿显得淡然的很,可是心早就飞到男人身边儿去了。

    确定了老夫人的态度并不是试探,乔楚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将包包送回了房间,奔着风锦园去了。

    一路上,满怀心事,不知道见着那位爷第一句话要说什么,下午那一声儿没有叫,现在又上赶着去叫,总觉得又失了你那意思了似的。

    如果那位爷还在气头儿上呢?要是发顿火儿也就算了,要是还冷冷的不爱搭理人,她该怎么办?

    总不能真如白翎说的一样,肉偿?

    ------题外话------

    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哦!

    好友的新文在首推,喜欢的可以去看看,点个收藏神马哒!谢谢啦!

    百里堂《夫人在上——嫁值千金》

    一场漏洞百出的骗局,一个精心谋划的陷阱,让来自现代的她,“一睁眼”便成了这个声名狼藉的少女。

    她没有高超的武艺、出色的容貌和出众的才能。

    上不得厅堂,下不得厨房,不会酿酒、织布,更不会吟诗、作对。

    自私狠毒的亲人、虎视眈眈的重生女,让她的生活举步维艰、危机重重。

    靠着对未来的那一丁点了解,她努力改变命运!

    靠着东拼西凑的宅斗术,她在勾心斗角的宅院里挣扎!

    靠着微弱的经商能力,她试图改变生活!

    光辉慢慢显露,才华慢慢显现,渐渐地,她在这危机四伏的世界里一步一个脚印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3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