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少奶奶范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一路就在盘算着开场白,脚步也自然放慢了一些,穿过回廊,阵阵的茉莉清香,好似回到了中山别墅了一般,一直知道他不喜欢太过浓郁的香气,虽说茉莉清新淡雅,但是一簇簇的栽倒一起,那馥郁芬芳却还是很浓郁的。<>

    这男人真傻,她都不在这里住,他还种什么茉莉呢!

    心,却还是暖了又暖。

    娇艳的唇线上扬,眸子里蕴含的也全部是感动和甜蜜,还有对下午那一份犯了轴的坚持而心生懊恼。

    风锦园是离着风清园最近的院落,可见老爷子和老夫人对这个宝贝孙子是多么疼爱。

    风锦园院落不大,中间是一套古典风格的二层小楼,装饰风格也走的是复古路线,不奢华但很是大气,院子里也简单的不似中山别墅那么多的装饰,一切都近乎于原生态的样子,就连那看似整齐的花坛也都是选用的未经打磨的石头堆砌而成的,花坛中一片一片的黄色郁金香。

    郁金香耐寒,所以这时节虽然天气已经转冷,经过园丁辛勤培育,那金灿灿的一片依然开的绚烂。

    房子看着是年头久远了,能看得出来修缮的痕迹,可并没有大肆动工,看上去还大抵保持着原有的状态。

    如此张扬不羁的雷三爷,竟然是在如此静雅安然的环境下生活的,还真的和他的性格不太搭调。

    “对不起,乔小姐,三少已经休息了!”

    乔楚刚进了客厅,迎面却被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儿给挡住了去路,虽然话显得很是恭敬,可是那’乔小姐’三个字,也咬的很是清晰。

    并没有明显的敌意,可是女人的相当准确的直觉,这迎面过来的女孩儿并不喜欢自己。

    “我看他房间的灯还亮着!”

    乔楚并不想树敌,人家说这话也是职责所在,她懒得去计较。

    “三少吩咐过,风锦园除了老将军和老夫人可以来,别的人一概不可以进入,就连雷董都不可以,所以…”

    “你叫什么名字?”

    乔楚不禁有点儿好奇,这女孩儿看着自己的样子,好像很是不放在眼里一般,俨然这里她才是主人,而自己不过是过客而已。

    “苏苏!”

    苏苏一笑,眼神也在不经意间上下打量着乔楚,心想着,这个乔小姐确实是个美人儿,不过再美,老夫人不认可也是白搭。

    虽然上一次见识过了雷绍霆的冷面决绝,可毕竟自己被派到了风锦园工作,对于这群佣人来说这绝对是很大的殊荣,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自己将三少爷的起居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三少爷便会离不开她的照料了。

    她并没有奢求太多,只要能得到了三少爷看过来的眼光,那么她便有迈向成功的希望,既然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接近,她为什么不为自己的未来把握一次呢?

    哪怕是露水情缘,最坏结果也能换来点儿经济补偿吧,如果幸运的话,也许自己一夜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不是不可能的。

    贪婪,会让人变得可怕,极度的妄想也会让自己忘了是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人们都在寻找着可以一步登天的捷径,殊不知,命运这东西,还真的是没有公平可言,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到辛运之神的眷顾的。

    “苏苏…”乔楚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随即一笑,“你很是尽忠职守啊!”

    虽然脸上挂着悠然恬静的笑意,可那清冷的眸子草草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个字不算太高,却身材很是匀称的女孩儿,那一双长腿在那短短的裙子映衬下白莹莹的很是出彩。

    乔楚的本就清冷的面孔更加降温了几分,倒不是因为她油盐不进,好似女主人般拒人千里的口气,而是这一身儿被改良的雷府的工作服。

    本来是保守的白色宽松衬衫,黑色的及膝一步裙,素净得体,可这会儿穿在苏苏身上的却完全是另外一番光景,白色的衬衫纽扣儿略比原本低了一些,不过就是那么细微的一点儿距离,却让胸线若隐若现的呈现出来。

    裙子也裁短了,将她引以为傲的双腿展现的更为修长,白翎说过,女人最为诱惑的裙子长度便是这种似要看见内裤却又怎么也看不见的位置,俗称‘齐b小短裙儿’,对于白翎的糙话,乔楚是习以为常了,也只能脸红着一笑而过,可是眼么前儿真就杵着这么一位,忽然觉得网络上有才的人还真是多,这个形容太特么的到位了。

    这样儿的一身儿打扮,又是家庭服务员的身份,更是有一种让人遐想的冲动,尤其是男人,遇到这样在身边儿二十四小时贴身服务的人,还不得两眼狼光了?

    “应该的!”

    苏苏回答的很是自然,抬起的下巴竟然现出了几分高傲的不可一世。

    乔楚不禁无奈的嗤笑一声儿,不知道这女孩儿是从哪儿来的自信心,便觉得她可以压过自己一头,几句话便像是要打发个麻烦一般的把她赶出风锦园。

    本不喜欢与这样的人多做口舌之争,可显然,如果自己不说两句,这女孩儿便绝对不会罢休的样子,不知道一会儿被雷绍霆看到了她想如何收场,还是她压根儿就觉得她乔楚是个无足轻重的人呢?

    苏苏的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多少在私底下也听很多人议论过,那报纸也看了不少,眼前的乔楚也不过就是三少爷众多女人之一,这会儿老夫人让她来住,也并不代表什么。

    也有人私下里传着三少爷拿出的结婚证儿根本就是假的,就是为了气雷董事长的,老夫人的态度表现也很明确,如果是真的,为什么还有让两个人分开,不住在一起呢?

    既然老夫人不在意的人,她也没必要拿出什么尊重的态度,再说,这话也不是她说的,确实是三少爷吩咐过的,除了老将军和老夫人来,别人都不可以进入风锦园,她也是照吩咐办事儿而已。

    乔楚看出了苏苏的有恃无恐,不禁觉得她满怀信心的样子很是好笑,其实人的工作不分贵贱,主要还是在人的思想,有很多人,站在名品店的柜台,便觉得自己都跟着高贵了一般,对一般客人鄙夷的样子很是让人恶心,这会儿的苏苏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对于这样的人,你便不得不用身份去压她,虽然这是乔楚很不愿做的事情。

    “很好!”

    乔楚依旧保持着淡漠的笑容,星眸中的沉稳大气蕴含着一股子让人无法逼视的光芒,纤弱的身躯里好似盈满了让人折服的力量,踱着步子进了房间,却不着急上楼,稳稳的坐在了沙发上。

    苏苏对上那清冷淡然的眸光,眼风却透出一丝锐利,‘很好’两个字听起来也不是夸奖之意了,一时竟然有点儿不知道该接什么,气势一下儿掉下去半截儿。

    整理了半天的情绪,才恢复如初,虽然不能正面儿冲突,可怎么说心里也是没把这个乔楚当回事儿的。

    “乔小姐还有什么事儿吗?”

    “给我倒杯茶吧,天晚了,不要泡太浓!”

    摆谱儿谁不会啊?乔楚就是看不惯这样没有理由的瞧不起别人的做法,当然她心里更多的是别扭,郁结,原来一直都是这样一身打扮的女人在风锦园,在雷绍霆眼前晃荡。

    虽然她心里很是笃定着雷绍霆绝对不会对这个苏苏有半分兴趣,可是该别扭还是别扭,没办法,这就是女人!

    一贯淡然的她也不可免俗的被苏苏那一身儿勾人的穿着给惹怒了。

    “乔小姐,很晚了…”

    苏苏还心想着自个儿是老太太钦点的来伺候三少那特殊的待遇呢,对于别人的吩咐,自然是不愿意去的。

    “怎么?作为家庭服务员,倒杯茶对于你来说,很难吗?”

    都说在一起时间久的两个人便会相像,此刻乔楚轻轻勾起的菱唇弧度,简直和那睥睨天下的雷三爷如出一辙,同样的夺人心魄,同样的危险邪魅。

    苏苏脸色一僵,这话提醒了她应该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虽然心里不服气,可还是不得不转身儿去倒了杯茶,自然,那茶水不过就是随便捏了把茶叶,倒了都快放凉的水冲泡上了。

    乔楚瞟了一眼那在一点儿没有热气的水里漂浮的干瘪茶叶,不免笑的更加灿烂了起来。

    “不错,这杯茶就赏给你了!”

    苏苏一听这话急了,明明是想阻止她进来的,怎么现在像是气场换了,什么事儿都成她主导了?竟然说赏给她?还真以为自己是雷家的少奶奶了?

    “你…你什么意思啊!”

    乔楚轻笑一声儿,语气冷冷,“字面上的意思,不称呼我三少奶奶,你年纪小,我不怪你,可你叫我一声乔小姐,那么你也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应该掂量清楚了再做,我不想多说什么,免得让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说完,起身,优雅的步伐向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走了两步,忽然脚步一顿,似是想起什么,转身嫣然一笑,眼神却极其锐利的看着一脸僵硬的苏苏。

    “对了,我不喜欢有人在我老公面前穿成这个样子,麻烦苏苏小姐以后穿戴整齐了,再出来工作!”

    一句‘苏苏小姐’听起来极具讽刺,这会儿苏苏那僵的很是尴尬的脸早就羞愤的红了一片,不都说她是个舞女出身吗?老夫人难道就由着她了?

    再次转身,乔楚正好儿对上那深邃幽暗的眸子,那幽黑的瞳仁似有流光溢彩闪过,转而变成了冷冽阴沉。

    “绍霆!”

    乔楚心里一颤,看着男人那不苟言笑的神情,想来还生着气呢,不禁抿了抿嘴唇,刚刚那淡定自若的样子在男人面前全数崩溃了,今儿她错在先,声儿也跟着软了下来。

    “怎么回事儿?”

    雷绍霆冷眼扫过苏苏,口气难掩的不耐,眼神再次回到乔楚身上时,却凭添了一丝柔和。

    “三少,您吩咐过除了老将军和老夫人,别人不可以进风锦园的,我只是提醒了乔小姐,可是乔小姐她…”

    苏苏这会儿心里倒是暗喜,三少爷对于别人进入风锦园这件事儿很是厌恶,这是他的私人领地,自从雷董的夫人送进医院去,三少爷便从风清园搬进了这里,而且不让人随便进入,这也是雷家的禁忌。

    这会儿乔楚就这儿闯进来,三少爷还指不定怎么发火儿呢。

    “滚!”

    一声儿怒喝,让低着头儿的乔楚吓了一跳,急忙抬头儿,她也没想到雷绍霆会如此大的火气,下午的事儿真的把他气成这个样子?可是他下午走的时候儿,还没有这样的啊。

    更加吃惊的是苏苏,因为这会儿一脸阴鸷的雷三爷怒视的正是她。

    苏苏有点儿不敢置信,自己毕竟是老太太吩咐过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平时她工作勤勤恳恳,并没有招来过他如此厌恶的表情,甚至有一次,她在精心照料那一院子的郁金香时,三少爷竟然对她展露笑颜,满意的点头,更何况今天她是按着三少吩咐的事儿去做的啊,怎么…

    “三少…不是您说的,不许随便让…”

    “你他妈知道这是谁吗?这是我媳妇儿,对少奶奶不敬就是我对我不敬,去找钟叔领了薪水,滚出雷家!”

    苏苏心一下子凉了,不是滚出风锦园,是滚出雷家,她千辛万苦找的工作,就这么因为自己忠于职守而断送了?

    “绍霆,她也是…”

    乔楚刚刚也就是想让苏苏明白有些事儿她没必要振奋相对的去贬低别人,却没想让她丢了工作,不禁想劝两句,可是显然三爷一言九鼎,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人家说完径直上楼了。

    苏苏几乎是捂着脸哭着跑出去的,留下乔楚一个人在客厅了想着刚刚的一场闹剧,人的心思很难捉摸,这个苏苏好像是很喜欢雷绍霆的样子,被男人这么说,悲愤欲绝一般,难道那位爷给过她什么错觉吗?

    总说她不让人省心,眼瞧着这位爷也够不让人省心的!

    别杵着了,来了不就是来道歉的吗?

    心情复杂的上了楼,凭着在外面儿看的亮灯的屋子找到了门儿。

    咚咚咚——

    轻轻儿的敲门儿,心里也跟着有几分紧张,思索了半天,再让那个苏苏一闹,那开场白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进来!”

    口气淡淡,虽然不是刚刚那般火气,却也听不出喜怒一般。

    推门儿进去,男人正坐在电脑前忙着,知道她进来了,眼皮也没抬,继续专注着自己手里的事儿。

    天知道雷三爷忍耐着将那小女人涌入怀里的冲动有多难受,刚刚听到楼下有人说话,便想着下楼去看看,在楼梯拐角就听到了那么一句。

    ——不喜欢有人在我老公面前穿成这样儿——

    这一句话明显是宣布主权的意思,这小妞儿下午还犹豫的很,这会儿怎么又如此大方的在佣人面前承认了呢,他本来也觉得自个儿下午的事儿不至于弄的这么火儿,可这会儿明显看着她有点儿放软了意思,不禁想看看她会如何做。

    乔楚哪儿知道三爷心里的小九九儿去,还一心想着怎么哄人家呢。

    鼓了半天涌起,努了半天的嘴,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在这位爷面前,本来就花话不多的她,变得更加笨嘴拙舌的了。

    说不出来,难道真的要做?

    色诱?肉偿?

    天啊,想想自个儿都心跳急速,这也不是她的风格啊。

    左右踌躇着,那佯装一头儿扎在工作里的三爷可有点儿坚持不住了,这妞儿大半夜跑过来就是为了跟这儿杵着的?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

    本来想特别痞里痞气,或者阴阳怪气儿的,很吊的问一句,有事儿?

    可话都到嘴边儿了还是换了文字,换了口气,真真儿的是没出息到极点。

    乔楚慢慢的挪着步子往男人跟前儿凑合,她也听得出那语气渐软,可却还是听得出一股负气的意思。

    “那个,奶奶叫我过来看看你…”

    说完,乔楚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怎么就那么笨呢,来道歉还扯上奶奶不***,直接说自己错了不就完了?

    某少也没抬头儿,淡淡的‘嗯’了一声儿。

    不冷不热的一声儿‘嗯’,弄的乔楚郁闷了,这男人小心眼儿到什么程度啊,刚刚吼苏苏的话犹在耳边,那护犊子的劲头儿她听着都震撼,可这会儿又弄的跟她不熟似的。

    装!继续装!

    索性,迈开大步走到男人跟前儿,将男人手里的文件合上,扔到了一边儿,一屁股坐到了男人的大腿上。

    “你欺负人!”

    撅着嘴,赌气的控诉,惹来了某爷的一脸冤枉,这妞儿把他弄得郁闷一下午,这会儿到恶人先告状了。

    “爷怎么欺负你了?”

    看着那表情丰富的小脸儿,心早就软的跟一团棉花似的了,哪儿还有什么郁结,再说刚刚那小妞儿宣布主权的样子,更是让他窝心的很。

    “…那个…那个…反正你就是欺负我了!”

    听着小媳妇儿不讲理似的话,男人那俊逸的眉挑了又挑,显出茫然的样子。

    直到坐到男人怀里,又闻到了那独有的气息时,吊着的心才变得踏实,原来她竟然是如此害怕离开这个怀抱,害怕的整个人都是紧绷着的,想到这儿,心里不禁委屈了,本来要道歉的,却变成了两行眼泪,扑簌簌的没有预警的落了下来。

    “你就是欺负我了,就是欺负我了,你自己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个结婚证儿,根本都没有和我商量,现在因为这个,奶奶都把我隔离起来了,好不容易下午能见着你了…呜呜…你最后还摔脸子,把我一个人丢在酒店里,本来就是假的,那本来就是假的啊,就因为没叫那个称呼,你就把我自个儿扔在那儿了,你知不知道我害怕了,我害怕…你还说你没欺负我…”

    道歉而来,却变成了控诉大会,可乔楚还真是越说越委屈,本来这几天见不着他,思念的跟什么似的,对于前路的渺茫,她还鼓励自己坚强的撑着,好不容易见面,却弄的不欢而散,她怎么可能不委屈,不害怕。

    女人这么一哭,某爷是彻底的慌了,眼瞅着那大眼泪豆儿跟不要钱似的,簌簌的往外流,手忙脚乱的在那小脸儿上抹巴着。

    “怎么哭了呢,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媳妇儿,咱先别哭了成不?”

    盈满了泪水的眸子这会儿看着那俊脸都是模糊一片,委屈的抬手揉了揉眼睛,小鼻头儿都哭的泛了红,嘴角儿瘪成一个弧度,看起来像个做错事儿的孩子,我见犹怜。

    “那你不生气了?”

    撒了一通儿的委屈,一句道歉的话没有,这会儿却问男人是不是不生气了,这种道歉方法还真是别出心裁。

    某爷被那带着哭腔儿的小人儿弄的心慌慌,只要她这会儿不哭了,让他上刀山下油锅都肯了,更何况什么气不气的,他压根儿也没生什么气,只是对于女人的犹豫有些失落而已,可这话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可能矫情的说啊。

    “傻妞儿,我本来就没生气!”

    “那你…你冷着一张脸走了,还说没生气?”

    他没生气的话,她忐忑了一个下午岂不是自己吓自己了?

    “是我错了,成不?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回,别哭了。”

    那眼角还残留着的晶莹,又随着那大大的眼睛一眨,落了下来,让某爷心疼不已。

    这不是自作自受嘛,瞅自个儿那点子男人的面子把他小媳妇儿给委屈的,到了儿到了儿还不是自个儿心疼?

    对于一个充满着内疚,带着满满歉意而来的乔楚,这会儿反转剧一般的结果应该是很令她满意了,这会儿自然是乖顺的点了点头,搂着男人的脖子,使劲儿在那名贵柔软的家居服上蹭着眼泪儿,把那委屈娇柔的小女儿态演了个淋漓尽致。

    手臂紧紧的圈着那热乎乎儿的小身体,一下儿一下儿的摩挲着还因为哭泣而略有颤抖的脊背,哄着,安慰着。

    刚刚在楼梯拐角儿的那句话足以证明了她的心意了,可是此刻他也不想去追问了,毕竟这件事儿都是他大包大揽的没告诉这妞儿,对于她来说确实不公平,等他计划好了一切,边等着她真正心甘情愿的叫自己一声儿吧。

    “那个苏苏…”

    乔楚平息了心绪,想起了刚刚被这男人骂跑了的苏苏,不禁为她那幼稚的行为感到同情和惋惜,进入房间时看到整个房间收拾的干净利落,井井有条的样子,确实也说明她是个工作能力挺强的人,不过是用错了心思了。

    “她一说,好像是哈,长的是很好看!”

    “嗯?”

    乔楚眸色一聚,没想到这位爷竟然一本正经的顺着自个儿的话往下接。

    “长长的头发,小小的脸,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

    眼瞅着那小妞儿刚刚推下去的委屈模样儿又有要涌上来的趋势,男人心里暗笑着,继续说。

    “尤其是那双修长的腿,白白嫩嫩的,缠在腰上的时候儿,简直要了爷的亲命了,一声儿一声儿的好哥哥叫着,那小样儿别提多欠干了!”

    “你!”

    “还多才多艺的,又会跳舞,又会弹琵琶,最动人的还是在爷身下…”

    “别说了!”

    听了半天,乔楚才明白,这是说谁呢,脸不禁红的透透的,自己险些因为刚刚男人顺着往下说的话又哭起来。

    这个腹黑男,见天儿的就把她当个傻瓜耍!

    “那小地方儿真是把爷的魂儿都吸走了…”

    “…你…流氓!坏蛋!不许再说了!”

    羞红的脸没地儿躲,只能一头扎进男人的肩窝儿,使劲儿拿小脸儿往里面儿蹭,惹得某爷一阵儿爽朗的笑声儿。

    “妞儿,爷就是喜欢你这欠干的小样儿!”

    低沉的声音已经渐渐沙哑起来,蠢蠢欲动的战火再一次被点燃,本来下午时间紧任务重的他就没有尽兴,遐想了一个下午的小身体,没想到晚上又能拥进怀里,那这会儿怎么可能放过?

    洞察到男人情动,因为她坐着的地方,明显是起了巨大变化的,那本就嫣红如花的小脸儿更是荡着红晕,娇嗔的看着男人。

    “别乱来,我得回去了!”

    “什么?你还回去?”

    “是啊,奶奶就是让我过来看看你…嗯…你先放开…”

    “不成,爷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走,这老太太也忒不人道了!”

    抱怨的口气像个孩子,乔楚腻在那柔情碾磨里不能自拔,却也忍不住噗嗤的笑出声儿。

    “好啦…我真得回去了,不然奶奶该生气了…”

    任凭男人在颈项间辗转徘徊,可理智还是没有完全抽离呢,笑着劝说。

    “爷还没稀罕够呢!”

    “这都几点了,等你够了,还不得后半夜啦!”

    嗔怪的睨了男人一眼,小手儿也推拒着越加压上来的大身板子,虽然自己也想和他在一起多待会儿,可确实是不合适了。

    急着忙着的就想从男人身上爬下去,可是三爷那手劲儿哪儿容她逃啊,在细腰上一掐,将她安放在桌子上。

    “关键是爷稀罕你就没个够!”

    粗喘着,那幽暗的眸子此刻已经满是欲火丛生,熊熊的燃烧着大有燎原之势,手下的动作也跟着急切的很。

    “绍霆…不行…真的不行…快放我下来…”

    一下一下儿的被撩拨着,已经不能自已的乔楚还在讨着饶,那理智的意识也慢慢消散开去,身体也开始变的轻飘飘起来,越来越难以自控了。

    “不放!”

    男人强硬且霸道的宣布,这会儿让他放开,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这小模样儿也忒的勾人了,一个眼神儿一个动作,都能勾的他心猿意马,兽血沸腾,柔软的身体,柔软的声调儿,每一下儿都能让他心尖尖儿都跟着发颤,就想这么沉沦在她的紧扎的空间,不能自拔。

    “…别撕…别…我还得回…唔唔…回去呢…”

    抬手阻止着,最然自个儿硬软趴趴的,手一点儿都使不上力气,可还是试图用那如软绵的声线儿说服着。

    “专心点儿,爷一会儿快点儿,不耽误事儿哈!”

    越来越急切的喘息,越来越迫切的情绪,如脱了缰的野马,如匍匐多时的猛兽,一旦疯狂,便无止境。

    “色胚…啊…。绍霆…。”

    吻一下一下儿的加深儿,将那欢愉的呼喊声儿全数都堵在了那方寸的口腔里,勾缠着那细滑柔嫩的丁香小舌,一遍遍描摹着那性感的唇线,所到之处,火辣生香!

    莹白的月光倾洒,一室银辉都被这逐渐升温的热度镀上了一层温润的暖色,伴着那浓烈且悠长的喘息,描绘着令人欲血喷张的画面。

    ------题外话------

    嘿嘿,大家晚安啦!咩哈哈,在群里讨论了下一本书的男主,在本文里提到过哦!才对有奖,留言区留言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3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