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惊险!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我出五十亿!”

    此话一出,整个会场都跟着骇然一震,看着那个犹如神祗的高大身躯,眸光里闪耀的都是自信与笃定,而且这句嚣张的话语,也只有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才不会觉得突兀。

    五十亿,也只有他有这个实力了!

    雷绍霆并未去在意别人的眼光,犀利的眼神投向秦子州,眉宇间渲染的不屑。

    这一表情,无疑让秦子州觉得自己是被挑衅了,不是说他今天不会出现的吗?

    心里的愤恨有些控制不住即将外泄了,拉住他胳膊的秦子珊手下加重了力度,示意哥哥不要一时冲动。

    秦子州只能暂时忍耐,又坐回了座位,只是眸中渐渐积攒起来的火光,已经熏红了眼,今天他是一定要和雷绍霆死磕到底的。

    比起秦子州那如临大敌,浑身戒备的样子,三爷便显得极为洒脱随意,转身儿也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陈君从文件夹里掏出资料,递了过来,然后便一脸专注的看向拍卖师。

    被三爷的气势一下儿震慑住的拍卖师,对上陈君的目光才算回过神儿来,立马儿清了清嗓子,将程序继续。

    “五十亿!加价请举牌!”

    雷三爷那满是鄙夷的眼神看向秦子州,凉薄的唇线飞扬着,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存心就是要和秦子州杠上了。

    这不禁让秦子州恨的压根儿痒痒,一想到今天本来稳拿的四号地,却还是被雷绍霆给搅合了,难道消息不准确?明明他得到的通知是雷绍霆不会出现的!

    其实雷绍霆确实不必出现,东郊的地皮之所以一直放水让秦天集团拍得,也全部是商业战术而已,压根儿他就没有着眼于东郊。

    这种烟雾弹,是要很早就要打下的,这个还得多亏自己亲爱的奶奶,在他没有真正进驻d&k集团的时候儿,集团东扩的消息便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业内全部都认为东郊地皮也是非d&k集团莫属的。

    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d&k集团接连发生事端,秦天集团这匹黑马才脱颖而出,几块儿地拍下来,大家也都渐渐把目光转移到了这黑马身上。

    一直主营国际贸易的秦天集团,忽然转行进驻了房地产,一个是因为国内地产业确实蓬勃发展,再一个众所周知,秦天集团背后的人是谁,l市的副市长秦怀礼,那么很多东西和政府挂上了勾,实力可想而知了。

    刚拍的两块地皮的时候儿,便已经有很多周边公司到秦天集团寻求合作了,秦天集团大刀阔斧的架势,俨然是要把东郊作为自己的大本营,在地产界大展拳脚一番,那迅猛势头直逼d&k这个业界的领头老大。

    雷绍霆就是要看到秦子州如此的架势,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秦子州已经习惯于眼高于什么也不能让他拍走,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哥哥了。

    “我出六十亿!”

    此话一出,全场全都屏住了呼吸,俨然这块地已经不重要了,而是这件事儿该如何收场,很明显,秦子州是要和雷绍霆杠上了,对于这面子,是寸步不让的,他们还真想看看这最后结果到底花落谁家!

    秦子州犹如赌徒杀红了眼一般,看向雷绍霆时也凶狠中带着一股子怒后的兴奋,在他的眼里,此刻已经不是地的问题,而是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能打到那个不可一世的雷绍霆,便是可以让他最满足的事!

    “六十亿一次!”

    “六十一两次!”

    “六十亿三次!”

    “成交!”

    拍卖槌一落,一直绷着呼吸的人们心里也全部松了一口气,看来秦天集团的势力果然不容小觑,既然秦子州敢叫出这样儿的价格,那必然是胸有成竹,心中有底的。

    啪啪啪——

    最先鼓掌的竟然是优雅的站起身的雷绍霆,嘴角那抹弧度更加的深邃,秦子州啊秦子州,我给你设计的戏码儿,还真是一点儿不差的演绎精湛,这个掌声给你简直当之无愧!

    “秦公子!恭喜恭喜!”

    雷绍霆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简直让全场人都为之倾倒,包括一直站在一旁的秦子珊,即便是他再怎样的伤了她的心,可她还是甘愿在这样的笑容下沉沦。

    绍霆,等该走的人都走了,在你身边的还是我,也只能是我!

    “多谢!害的雷三爷空手而归了,真是子州的不是!”

    秦子州拿下了四号地,又杀了雷绍霆的锐气,简直是双喜临门,自然是眉目间都藏不住那得意的笑意。

    “哪里哪里,秦公子出手阔绰,以如此天价拿下东郊新地王,看来是要刷新地产界的新纪录了,地产大龙头的名号,真是实至名归!”

    雷绍霆没有半点儿恼怒,还出乎预料的好心情的对秦子州极尽恭维,这倒是让大家很是纳闷儿,可是仔细一听,却都不禁心里暗笑了起来。

    地产大龙头?是地产冤大头吧!

    就说嘛,雷三爷什么时候恭维过人呢?他是拐着弯儿的骂人还差不多。

    一下儿大家也都释然了,这秦子州明摆着就是被雷三爷给耍了还不自知,本来四十亿的生意做成了六十亿,平白无故的这二十亿,都可以再买一块地了,这便等于是买一送一了,两份儿地的钱买了一块地,秦大少竟然还沾沾自喜的为了自己那点子面子而高兴不已呢。

    “明天晚上庆功宴,还请雷三爷赏脸,来喝一杯!”

    “好啊!一定到!”

    三爷答应的那叫一个痛快,这不是给秦子州面子,而是他想去看看,秦子州背后的那位听到秦子州多花了二十亿来买了这一块儿地,会是怎样的表情!

    潇洒的转身,留个众人一个华丽的背影,就连不苟言笑的陈君,此刻嘴角都微微上扬,三爷这一招儿玩儿的漂亮。

    怎么算计,这事儿也不过就是给秦子州个教训,至于钱的方面,他不会亏损太多,可是三爷今儿走这么一遭,凭空就让秦子州抛出去二十亿,这二十亿可真真儿是打了水漂儿的钱,想想怎么能不痛快呢?

    刚要上车,秦子珊追了出来,刚刚那一出儿,忽然让她心里一阵儿的繁乱,总觉得有些事儿,除了什么偏差,可又说不上是什么。

    一直看着时间,看着手机,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难道许乔没有得手吗?在那样的侮辱下,她难道会放了乔楚?

    “等一下,三哥!”

    不让叫绍霆,那叫三哥总不会不理她吧,反正让她叫三少,她心里是不舒服的,那真的就是离的太远太远了!

    某爷眉头皱的紧,厌恶的神色溢于言表,上次是听了他小媳妇儿的话,没有严厉的对她怎么样,只是向秦怀礼试压,让她出国去,再也不得踏入中国,算算日子这会儿她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眼前才对。

    想来又是奶奶把这事儿压下来了,他最近忙着集团的事儿,也无暇顾及,这会儿他到真得再给秦怀礼打个电话,问问他是怎么教导女儿的了。

    “有事儿?”

    看她追出来有话说,雷绍霆耐着性子问了一句,怎么也是个从小就认识的,再怎么厌恶,他心里还是看着大伟的面子呢,也觉得乔楚上次说的话有几分道理,万一丫大伟脑袋犯轴,就非她不娶,两个人到一块儿的话,难道他连大伟都不理了?为了朋友,乔楚都能忍耐,他这事儿也想听他媳妇儿的。

    “我哥这次也是想在我爸面前做出点儿成绩来,所以才…你别怪他!我替向你道个歉!”

    秦子珊知道雷绍霆久居高位,那权威自然是不得有人忤逆和挑衅的,如今自个儿的哥哥和他对上了,最然这个结果自己挺满意,还是忍不住跑出来解释解释,打个圆场,在她的心里,两家迟早还是有机会成一家人的,这大舅哥和妹夫搞不好关系,终归以后都是事儿。

    可见,咱秦大小姐确实想的有点儿多了!

    “你哥哥好本事,拍得这块儿地也是众望所归,你不必跟我道歉!”

    众望所归,确实是众望所归!

    连他都祈祷着这块地赶紧让秦子州拍走呢,这样便能看到秦家知道一切真相后的震惊表情,他才真真儿的可以为他的小媳妇儿出口恶气!

    “那……三哥,你和乔楚……那结婚证是真的吗?”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还是软弱了,几乎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那个高大伟岸却一脸冰霜的男人。

    看看我吧,一直在你身边喜欢着你,爱着你的我,为什么你就看不见呢?

    “你觉得我会那婚姻的事儿开玩笑嘛?”

    “可是,可是奶奶说……”

    “奶奶压下你出国的事儿,不代表什么,还有,离我媳妇儿远点儿,有些事儿我不管,是看在大伟的面子,别一再挑战我的底线!”

    冷冷的说完,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只留下一地伤心的秦子珊,看着那辆加长悍马绝尘而去。

    媳妇儿?她乔楚也配?

    好啊,那要看看你的媳妇儿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

    “不要过来!都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和她一起跳下去!”

    东鼎会展中心侧楼,许乔像疯了一样,手里那把水果刀明晃晃的闪着寒光,架在了乔楚的脖子上。

    楼下围观的人都惊恐的看着楼顶上那两个单薄的身影,在傍晚的风中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警察感到,下面一行人急忙行动着给气垫充气,另外一队人已经赶往了楼顶,显然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人,看似是谈判的专家模样。

    乔楚此刻已经手脚冰凉,浑身的汗毛都已经竖了起来,太阳穴也像装了马达一样突突的跳个不停。

    看着不远处的小桃已经哭的无法自已的小桃,更加让她觉得也许她在下一秒便会从这里掉下去。

    就在半个小时前,她还在和小桃热闹的在餐厅聊着原色网站的发展前景,一片光明的展望让她很是欣喜。

    吃的差不多了,她起身去洗手间,却没想到厄运却再次袭来。

    看到许乔的时候儿,她正在低头洗手,再次抬起头来时,就看到脸色苍白如鬼魅一般的许乔站在她的身后,正恶狠狠地盯着她,那双空洞的大眼,看起来骇人的很,

    意识到危险的乔楚还来不及转身,许乔手中那泛着冷光的刀便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冰冷的刀片紧紧贴着她的皮肤,虽然害怕的已经心脏猛跳了,可呼吸都不敢有太大的弧度,此刻,她只能任凭这许乔摆布,找适当的机会逃离。

    一步一挪的跟着她上了楼顶,心里才一瞬的绝望,刀子抵着脖子,她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明显能感觉到许乔的身体紧绷着,随时处于崩溃的状态,她不知道许乔受了什么刺激,今天找上她显然也是有预谋的。

    能如此做,恐怕也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乔楚还能想到刚刚在镜子里看到的许乔的眼神,那里满是痛苦,愤恨,还有绝望,她是抱着与自己同归于尽的打算来的。

    将死之人,力气也格外的大,被她勒住的脖子呼吸都变得很是困难。

    想到这儿,乔楚头皮都发麻了,浑身血液逆流,无法传达到四肢了一般,同样紧绷着的身体,不敢动一丝一毫,生怕一个动作便惹怒了身后这个几乎进入癫狂的人。

    胃里一阵儿的翻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感觉到浑身都颤抖着,却不知道是自己,还是身后的许乔。

    “先把刀子放下,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那个穿西装的谈判专家,试试摸摸的向上前,试图用柔和的口气让许乔放松警惕。

    “你别过来,退后,你们都退后!再往前一步,我就和她同归于尽!”

    “好好好,我们不过去,请你冷静,一定要冷静!”

    边劝说着,边慢慢往后,退出去好远,许乔看到人都退出了危险范围,刚刚那激动的表现稍稍稳了下来。

    乔楚知道,这时候儿,那些谈判专家说什么都是废话,她看得出许乔视死如归的样子,那绝望的眼神,就是求死而来的,可是为什么忽然拉上自己做垫背的,是怎么也想不通,记得上次宴会上,许乔与她聊天时,两个人已经算是冰释前嫌了,可今天……

    局面就这么僵持着,夜风吹来,早已以一身虚汗的乔楚此刻觉得每一个毛细孔都被那冰冷刺骨的寒风填满,将浑身的血液冻结了一般。

    喉咙被许乔的胳膊勒住,完全动弹不得,感觉到许乔慢慢想往角落里靠,手上的劲儿松了几分。

    乔楚心头一惊,如果她们退到死角,那么获救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她要冷静,必须冷静,她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当了垫背的。

    她还有雷绍霆,她还有家人等着她,她不能如此软弱,如此认命,那就不是乔楚了。

    “许乔,为什么?”

    勉强发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嘶哑的很,可语气却难以想象的镇静,天知道乔楚是鼓起多大的勇气让自己能够保持如此淡定。

    许乔拿着刀的手微微一动,并未答话,只是缠着她脖子的胳膊又收紧了几分,显然是不想听她说话。

    “……咳咳……我只想……死的明白!”

    看得出许乔视死如归的心,现在怎么求怎么劝都于事无补,还不如做出坦然面对,要一个解释,要一个明白,也许反倒会得到回答,拖延一些时间。

    ……

    楼下,那加长悍马不知道是如何风驰电掣而至的,刺耳的刹车声儿,还有浓浓的轮胎摩擦地面的焦糊儿味儿,陈君知道,那一通电话后,雷绍霆以及濒临疯狂了。

    鹰隼般的眸子已经染上了嗜血的光芒,拳头攥紧,青筋仿佛在下一秒就要爆裂开去,可冷冽如霜的脸,却没有任何表情。

    冲动的跑上楼去对峙,那绝对不是他雷绍霆的风格,越是心急如焚,越是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时候儿稍稍一个冲动的念头,都有可能害了乔楚。

    如果是其他人,以他特种兵出身,在美国时,更是与爵出生入死过,这样的阵势都是小意思,可是如今那个被刀子挟持的人是乔楚,他必须一切都要想的很是仔细才可以,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下了车脚步便没有停歇,边走着,冷冽的眸光已经将整个大厦的状况扫描了一遍,心里已经对于营救的最好位置有了数儿。

    这前后也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雷绍霆已经自侧楼的外部扶梯攀上了顶楼下面一层的露台。

    会议中心的每一层都是挑高设计,他所在的这一层是娱乐中心,调高足有十米,外部扶梯只到这一层,剩下的便是全数的钢化玻璃外壁,毫无借力的的地方可以使用。

    唯一的方法,就是进入娱乐中心顶部的中央空调,爬行到达楼角,再顺着顶端的房檐凸起处,徒手攀爬至楼顶,才不会被发现,顺利的占据有利位置。

    可是要徒手攀爬这个突出去的楼顶天台,那么下面几乎都是悬空的,没有借力的地方,完全需要靠手臂的力量,而且,他还不能先上到天台,必须在攀爬到一半儿,一手护栏,一手制服挟持者,才能有机会救了乔楚,让她不受伤害。

    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这无疑是一个冒险的不能再冒险的事情,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先掉下楼的那个人是他。

    随着下车的陈君发现三少已经疾步进入大厦,而没过一分钟,那抹矫健的身影已经顺着那钢化玻璃上方的管道爬行着。

    陈君的心整个儿都揪紧到了一块儿,这种阵势她从未见过,那稍有差池,将万劫不复,那是怎样的深情,才能让一个人把命都豁出去了?

    手哆里哆嗦的拿起手机,才一切她能够想到能帮忙的人拨打着电话,下面的人看着那不惧生死的男人在夜风中摇曳着,都不禁屏住了呼吸,很有默契的不去制造声响,一面影响到那个舍命去救人的男人分毫的注意力。

    ……

    “为什么?你说这是为什么?要不是你,子州怎么可能抛弃我,要不是你告诉了他,关于那晚的事,他怎么会如此对我!”

    许乔冷笑着,想到昨天的屈辱,那噩梦般的景象又在眼前呈现,那些恶心的男人,在她身上一遍遍的凌辱着,她不知道是如何去的医院,她也不知道今天一早是如何醒过来的。

    医生冷冷的下了诊断书,她便知道,这辈子,都已经毁了!

    全都是因为乔楚,就是因为她,将整件事情告诉了秦子州,自己才落得了如此悲惨的下场。

    她怎么能不恨,既然死,也一定要拉着她一起死!

    几乎疯狂的惨笑,让乔楚觉得耳朵边儿挂着刺骨的寒风,那如鬼厉般的声音,是对生命绝望的象征,可是,这一切并不是她带给许乔的。

    看来这个可怜的女人,也是被别人利用的对象,目标其实是她乔楚。

    她从未与什么人结过怨,有人竟然要置自己于死地,想到这里,不禁自嘲的一笑,自己总不想去把别人想的太坏,可是却处处受人打压,如今竟然恨她入骨到这种地步。

    “你笑什么?不准笑!我最讨厌的就是你那副自认为很清高的笑,就是因为你,我才落得如此下场,我告诉你,就算死,我也拉着你一块儿死!”

    凄厉的声音,每一字每一句都透着凄凉狠戾,一下下儿的敲击在乔楚的心里,她不知道许乔到底遇到了怎样的事儿,才会让她绝望的连命都不要了。

    “……咳……我笑,是因为你被人利用还不自知……你不去找事实的真相……咳咳……现在……那个人还不知道躲在哪里看我们的笑话呢!”

    乔楚艰难的说着,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显得淡然,这样说的话才更加能够令人信服,细想想也知道,针对许乔和自己的,应该就是秦子珊。

    那天宴会上,她便看出来秦子珊对许乔的厌恶,而许乔又是她哥哥的女人,这么一计,一石二鸟,她才是最后赢家。

    一直觉得秦子珊刁蛮任性,不过就是大小姐脾气,上次龚奇伟说乔梁的事情不是她做的,她便也信了,一个是信大伟的为人,一个是她本身心里也没想过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儿会那么狠心的绑架,而如今,看来是自己想错了。

    肯定是她那日和许乔的对话,被秦子珊听了去,这一次正好儿是一个好机会,将她与许乔一起解决干净,而自己却丝毫都不会惹上任何的麻烦。

    这心不可谓不毒!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这件事儿只有你和我知道,如果不是你还能有谁?是秦子珊亲耳听到你告诉秦子州的,你打电话的时候儿,她就在身边儿!你都已经嫁入豪门了,你为什么还要害我?我没有害过你,你为什么要来害我!”

    许乔早已被仇恨蒙蔽的双眼已经看不清楚方向了,她只知道她这辈子毁了,而眼前和她同样在千夜魅做过舞女的乔楚,却嫁入了雷家当了少奶奶,为什么同人不同命,为什么命运会对自己如此的不公平。

    “许乔,你也知道我已经嫁入豪门了,你也知道我根本没有必要害你,你以为秦子珊是好心为你着想吗?她是千金小姐,她巴不得让你离她哥远远儿的,然后再利用你来打击我,最好咱们两个一块儿掉下楼去摔死了,一了百了,我想第一个鼓掌的就应该是她!许乔,在千夜魅的时候儿,我很佩服你,我觉得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在那样与蛇混杂的地方,你都能游刃有余,我也想变的和你一样聪明,能够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保护自己,可没想到你今天竟然如此糊涂!和你这样的糊涂鬼一块儿死,我真觉得冤!”

    乔楚虽然身体还是那般僵直着,可心里忽然松了松,也许恐惧到极致便是无惧了吧,此刻她说话反倒理智清醒的多,她不相信许乔那样一个八面玲珑的聪明人会做这样的傻事儿,她必须要冷静的给她分析利弊,也许还能说服她,哪怕只有一点儿松动,自己便有获救的希望。

    当然,她也想救许乔,通过上次的谈话,她知道,许乔人不坏,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而已。

    “乔楚,我早就知道,你平时虽然话不多,可是你伶牙俐齿的很,你现在和我同仇敌忾,不就是想让我发了你吗?你休想!不管是谁对谁错,总之,今儿我就非得抱着你一块儿死,一了百了也不错,就不会再想起那些噩梦了……”

    许乔突然间笑了起来,感觉完全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可是乔楚还是感觉到了刚刚她的话让许乔有一瞬间的犹豫,说明许乔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

    “许乔,我不光是想就自己,我也想救你,死,是最懦弱的反抗,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亲者痛,仇者快,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可是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为你讨回公道,也为我自己讨回公道,只要活着,我们就一定能看到正义战胜邪恶的一天!”

    乔楚语气句句掷地有声,不光为许乔,也为了振奋自己的,她希望这话可以让许乔找回一丝丝的理智。

    “……呵呵……正义?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公道?自打我踏入这红尘,我便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正义,还有公道?……哈哈……乔楚,你别想骗我了……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都不重要了,你自认倒霉吧,咱们黄泉路上……”

    啊——

    乔楚只觉得脖子上一阵儿的刺痛,那锋利的刀片儿犹如西北呼啸的烈风刮过,本能的抬手去捂住脖子。

    只感觉桎梏着自己的胳膊一松,身后紧贴着的许乔好像被一股大力给扯了出去,只见那寒光凛冽的刀也被大力甩了出去。

    楼下的人一阵儿惊呼,扯住许乔的那个男人动作干净利索,很明显被劫持的人已经脱离了危险。

    “许乔!”

    风驰电掣之间,乔楚回头,本能的去拉往后仰过去的许乔,一把攥住了她的胳膊,往下冲的力量过大,扯得乔楚一下儿也跟着往前趴去,乔楚刚刚脱离危险连大气儿还没来得及喘,那窒息的接近死神的感觉又再次袭来。

    “乔楚,你***给老子放手!”

    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让雷绍霆整个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怒吼着,想让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清醒!

    他不想管任何人,别人的死活和他无关,他只要她好好儿的,更何况这个许乔本就该死!

    坚实的手臂抓住栏杆,刚刚那一把将许乔扯下来的动作着实险恶,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他便随着刚刚那一股子大力一起掉下去。

    可这会儿,那个傻女人竟然要就她!

    “绍霆……救她……救她……”

    乔楚及时的将腿勾住护栏,稳住了身形儿,可是手上的力气已经要撑不住了,毕竟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那样下坠的重量。

    “该死!”

    雷绍霆看着那小女人拼死了救人,愤怒的简直要爆炸了,她到底什么时候儿才能让自己省省心,到底什么时候儿才能让她知道,她有任何的闪失,都是要了他的命啊!

    把一个人扯下来容易,可是再拖上去就难了,毕竟连他自己都这么悬着呢,他也不是真想不管许乔的死活,不过下面有充气垫,她掉下去也不会没命,受点儿伤难道不是她应该得的教训吗?

    最终,拗不过那小女人的坚持,试图往那边儿移动。

    后面儿被刚刚那一幕惊险的场景都吓着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哭成泪人儿的小桃儿。

    “快救人,快救我姐!”

    小桃率先跑了上去,拉住许乔的胳膊往上拽,可这是面对着一条人命啊,手上噙满了汗水,感觉到手越来越滑。

    “乔楚,谢谢你,可,我真的累了……”

    许乔微微一笑,又恢复了乔楚去千夜魅时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样子,在一切所谓的竞争还都没有开始的时候儿,她也曾对自己如此真诚的笑过。

    抬手,掰开了乔楚本就已经麻木无力的手指,在后面儿的警察一哄而上来救人的时候儿,许乔已经随着那凄冷的夜风飘落……

    “许乔!”

    乔楚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如棉絮一般随风飘舞的生命,看起来是那么的渺小,轻盈,那抹真诚纯净的笑容离的越来越远,从清晰慢慢变成了模糊。

    雷绍霆抓住栏杆,身体一跃而起,稳稳的上了天台,一把接住了那个已经瘫软下来,满眼泪痕的小女人。

    “乔,别怕,我在这儿,我来了!”

    狠狠儿的搂着那娇弱的身躯,心疼的无以复加,那心慌的感觉简直令他几乎窒息,此刻能感觉到她身上那暖暖的温度,瞬间觉得一切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只要她好好儿的,只要她还在他怀里安好就好。

    投入男人温暖的怀抱,乔楚刚刚的佯装出来的坚强全数崩塌了,哇的一声儿哭的像个孩子,汲取这那令她倍感安全的气息,心虚才慢慢平静下来。

    “绍霆,许乔……她会不会死?”

    刚刚她没敢去看,她不敢看!

    “不会,谁都不会死,谁都不会!”

    温柔的抚着她的背,安抚着她恐惧情绪,其实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才能让她此刻好过一点儿,他完全不想去管任何人的死活,可是此刻,他又要坚定的告诉她,谁都不会死,都会活的好好儿的。

    如果许乔死了,也许这个小女人会因为救不了她而内疚一辈子。

    “真的?”

    泪眼迷蒙的眸子,此刻认真的看着男人,想要再确定这个答案,她看得出许乔赴死的心,她是奔着死来的,只是,她并没有真的想让自己陪着她一起死,不然她刚刚完全可以再用力去扯,自己已经会跟着一起掉下去。

    “相信我,谁都不会死!”

    “嗯,我相信你!”

    乔楚点了点头,只要有他保证了,那么就肯定不会有人死了,她相信他,一直都相信!

    男人不顾酸痛的手臂,将小女认得胳膊环住自己的脖子,将那细若无骨的身躯拦腰抱在怀里,犹如抱着一个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一切的焦急,愤怒,都无从想起,有的只是温柔的不能再温柔的话语。

    “乖,我们回家!”

    -----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3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