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压惊与送惊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如你所愿!”

    说着,那炙热的唇,倏然攫住了已经肖想了半天的唇瓣,天知道他多想吻她,可是就怕一旦碰触,便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忍着,一直忍着!

    可面对小媳妇儿的邀请,他总不能再装大尾巴狼了吧,大手已经迫不及待的忙乎上了,一一点不犹豫!

    不得不说,他的小媳妇儿皮肤真好,细滑白皙,柔软的像是一块儿嫩豆腐一般,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似的,晶莹剔透,如玉生烟!

    被那萌萌的大眼望着,某爷已经两眼蹿火儿了,她知不知道这会儿这小眼神儿很引人犯罪啊?

    早已兽血汹涌的某爷也完全控制不了自己那已经狂野的神经,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丝毫不带犹豫的。<>www.dyzww.[第_一_中_文_网]

    这会儿哪儿叫吻,那几乎就是最原始的最强势的啃噬,仿佛要把身下的小猎物拆吃入腹才肯罢休一般。

    密密匝匝,结结实实,丝毫不允许拒绝,烈焰般的唇简直要将她整个儿点燃,让她顺着那熊熊燃烧起来的火一切舞动那摇曳身姿。

    那半眯着的眼睛媚眼如丝,渴望的唇瓣微启,一声声儿溢出那的声响儿。

    “……绍霆……绍霆……”

    “妖儿,你的声音真好听!”

    男人邪肆的一笑,灵动如蛇,紧扎的一层层的感觉袭来,让某爷的眼神愈加幽暗深邃,那本就邪肆的笑意更添鬼魅般的妖冶。

    “……啊……你坏蛋,欺负人!”

    乔楚娇斥着男人的恶劣行径,只是点滴撩拨着她,而又不完全给她释放的机会,总是在那要被抛出去的临界点又被生生的拉回来,几番周折,乔楚已经眼角溢出了点点晶莹。

    “妖儿……慢点儿,爷的手要断了!”

    磁性的声音犹如天籁般魅惑至极,犹如云遮月般的沙哑异常,某爷的话说的也越来越露骨,听的女人简直要将自己那红的犹如煮熟的虾子似的小脸儿往枕头里藏。

    这个男人,太邪恶了!

    甭管怎么着,她总是先败下阵的那个,而且每次都被男人欺负的死死的,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

    一紧一松,那是完全无法自控的力道,谁让他的唇在她耳蜗上个没完,惹的她不得不随着那触电般的快感而浑身颤粟呢。

    “就是要弄断你的手,省的你总是使坏!”

    娇俏的脸庞,赌气的小嘴儿看起来别样诱人,那不知道放在哪儿的小手儿紧紧的抓着床单,来回拧巴着,嘴上嗔怪,可身体那欲求不满的小样儿完全出卖了自己!

    “使坏?爷看你喜欢的很啊!”

    恶质男的本质立马儿呈现,在那儿磨磨蹭蹭的,不说给也不说不给,殊不知其实三爷自个儿也难受着呢,只是更想看看把这小妞儿逼到什么份儿上,她才会反客为主的将自己按到为止。

    三爷虽然平时霸道嚣张,就算在床上这档子事儿也绝对都是主导地位,可是对于眼前这个小女人,他好像有了某种改变,他并不介意让她主动一次,甚至还是满心渴望着她的表现。

    乔楚哪儿知道身上这只狐狸在这儿算计她呢,只是一味的想捋清楚自个儿的思绪,以往都是承受着男人带来的一切,温柔的,霸道的,焦急的,席卷一切的,每一次都是不同感受,可她一直都是承受的那个,从开始的不适,到现在的渴望,她却从未主动过。

    因为在心底深处,依旧还是个保守的不能再保守的姑娘,总觉得这种事情自己太过主动,好像是天大的事儿一样,在这一方面,她仿佛比古人顾及的都多似的。

    难以启齿的话,生生儿的憋在了喉咙口儿,说不出,咽不下,因为那邪恶的大手已经快将她的理智撩拨干净了。

    再这么下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手愈加的攥紧起来,真丝的床单瞬间已经被她拧的皱皱巴巴起来。

    “雷绍霆!你到底……你到底要干什么!”

    急了,真急了,那种无法解释的空虚感觉,让她即便是一次次的经受还是觉得无法控制的大喊起来。

    “妖儿,爷要干你啊,这都没看出来?”

    某爷俨然一副你个小傻瓜,怎么会问如此白痴的问题,可分明那幽黑的眸,闪着狡猾的光芒。

    “你!…。那你还不快点儿!”

    这句话说完后,乔楚都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了,这哪儿是她,这哪儿是她能说出来的话,可是这男人就有方法折磨的她完全不像自己了,显然她这个反映令三爷很是满意,这会儿人家正咧着嘴嘿嘿儿乐呢。

    原来这小妞儿也会急啊,感受到被同样的渴望着,而不是他单方面的撒了疯儿中了邪,心里无尽的满足,那嘴角儿上扬的弧度更加绝美起来。

    “真是个心急的小东西!”

    某爷宠溺的在那嫣红上一吻,惹得乔楚又是一阵儿无法控制的颤粟,每个毛细孔都好似渴望,以往她是无法明确那空虚感觉到底是渴望着设呢,而此刻她却真真切切的明白,自己想要的!

    好吧,色女就色女吧,反正她色与不色,明天一早都要被那位爷笑话一番的,她认栽就是了。

    小媳妇儿既然都如此主动邀请了,三爷那绝对是得卖力气了,积攒了好几天的劲儿可算是找到地方儿释放了,那如猛虎出笼,如万马奔腾,撒了欢儿的驰骋着。

    咚咚咚——

    该死!

    三爷暗骂,谁二半夜这么不开眼的来敲门?这不是直接影响人家的夫妻生活吗?

    已经神情有些迷乱的乔楚柔柔的声线儿,还带着娇弱的喘息,吃力的睁开了眼睛。

    “谁啊!”

    某爷几乎是怒吼出声儿的,门外的人显然是被吓了一跳,听着听到一声儿杯盘碰撞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声儿低低的训斥。

    “三少,老夫人让我给少奶奶送压惊茶来!”

    钟厚的声音恭敬的从门外传来,自然是不知道房间里面儿已经热火朝天的情形,不然他肯定不会张这个嘴,立马儿转头儿走了。

    “放在外面儿吧!”

    某爷一听是奶奶送来的,而且钟叔嘴里还称乔楚为少奶奶,难道奶奶想明白了,妥协了?

    心里不禁一阵儿窃喜,可是这情形儿,就算是***好意,他也没法儿受了。

    “老夫人吩咐着,让少奶奶要趁热喝了!”

    这个不开眼的老头子,都让他放外面儿了,愣是想不到爷这儿正忙大事儿呢?

    可是半迷糊儿的乔楚一听,却回过来点儿凌乱的思绪,一听到奶奶,乔楚总是想把事情做的完美一些,不想让钟叔回去汇报了实情,折了老太太的面子。

    “不好吧,毕竟是奶奶让送来的,你不让钟叔进来,还以为我们在干吗呢!”

    男人绝美的笑容噙上嘴角,“难道我们没干吗?”

    乔楚一听,潮红的小脸儿如烟似霞,娇羞的样子更加动人心魄。

    “别闹了,快去开门!”

    “你这会儿让爷停下?”

    某爷脑门子上滚烫的汗珠儿,正好儿就掉在那嫣红光晕,真真儿的是烫到了女人的心尖尖儿上,可是横棱着的俊眉这会儿可是表现的很是不悦。

    正在兴头儿上,怎么舍得离开那窝,这会儿估计八头牛去拉他都不见得能拉的回来。

    乔楚这会儿也知道拗不过这男人那气血上涌的劲头儿,可是她确实不想抚了***好意,她也不傻,一直都称呼自己乔小姐的钟叔,今儿突然说是给少奶奶来送压惊茶,怎么着也说明了,奶奶目前认了这事儿了,至于态度是如何转变这么快,她自然是不得而知,可既然奶奶都如此让步,她就更得知进退才是。

    而一想到如果都知道了她这会儿正在做什么,那岂不是显得太……

    左右为难,可这会儿要是坚持喊停,眼前这位爷非得炸了庙儿不可,她怎么这么悲催呢!

    “那怎么办……”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吧,乔楚那迷蒙的大眼这会儿格外的水亮清澈,无辜里带着三分楚楚可怜的意思,那小样儿,即便是要天上的月亮,男人也得屁颠屁颠儿的给摘了来。

    可那密热的小窝儿啊……他哪儿舍得!

    鹰眸一转,唇角微勾,一把将那小女人捞到了怀里,双臂紧紧的箍着女人的腰,带着她整个儿站起了身儿。

    啊——

    乔楚一声儿低呼,下意识的环住男人的脖子,整个儿人像个树袋熊似的挂在了男人身上,双腿也紧紧收着,生怕自个儿掉下去。

    “夹紧点儿,掉下去,爷不负责!”

    男人戏谑的一笑儿,可是换了位置,又换了另外一种全新的感受,让他都忍不住从嗓子眼儿里发出一声儿性感的口申口今。(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乔楚那脸红的简直赶上火烧云了,这男人怎么可以如此邪恶?他不会像这样儿去开门吧,那还不如杀了她算了。

    “你要干嘛,快放我下来!”

    在那拧来拧去的小屁股上使劲儿拍了一下儿,又往上拖了拖。

    “别乱动,小妖精,再动就出来了!”

    乔楚一下儿稳住了身形儿,身体一瞬的僵直,被三爷一句话给震慑住,一点儿都不敢乱动了,只是趴在男人那宽阔的肩膀,任凭男人带着她往浴室那边儿走。

    一紧张,就难免哆嗦,尤其那些不受控制的地方儿变得尤为紧实,一开一翕的较着劲儿!

    “嘶——进来!”

    某爷简直被那小东西折磨的够呛,还得强忍着那开合的绚烂感受,压抑的说出进来两个字,近乎于低吼。

    这小东西倒是一点儿重量都没有,可是那接壤的地界儿却让他不住的倒吸着气,步履也显得颇为艰难起来,好不容走进了浴室,两厢都松了一口气。

    看着小媳妇儿紧张的小样儿,某爷那性感的唇角扬了又扬,犹如夏日灿烂的阳光一般的耀眼,那是一贯冷冽示人的他不曾多现的温柔。

    钟厚听着三爷那嗓子眼儿里好像塞着什么东西似的,喊了一声儿,心下还琢磨着,是不是应该给三少也多带一碗,毕竟今儿那惊心动魄的事儿三少爷也是极度危险的那一个。

    房间里没人,床上已经被那两个人折腾的乱七八糟的,钟厚再眼拙也能明白是啥意思了,不住的骂自个儿老糊涂,怎么这点儿眼力见儿都没了?

    “赶紧放下放下!快出去!”

    低低的声儿催促着后面儿的佣人,平时一贯沉稳的钟叔这会儿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后面儿的佣人,是个新来的小姑娘,还不到二十岁,自然是没明白这房间有什么不对,更是没看出来钟叔是什么意思。

    一向沉稳自若的钟叔,这会儿吩咐的极为仓促,让这小姑娘儿转头儿看了看钟叔,不知所然。

    她是新来雷府没几天,所以一切都是挺吩咐办事儿的,懵懂的看着钟厚,很是单纯。

    “老夫人不是吩咐,要看着少奶奶喝完吗?”

    因为这虽说是查,切实也是中药搭配起来的,那苦劲儿可就别提了,刚刚熬的时候她就闻见了一股子苦涩的味道,即便是加了蜂蜜也还是盖不住,可据说药效确实是极佳的。

    估摸着老夫人是怕少奶奶嫌苦,偷偷儿倒掉,才吩咐说要看着少奶奶喝完了再回去的。

    老夫人对少奶奶还真是没话说,可是这会儿钟叔怎么就不听吩咐了呢?

    “别多嘴,赶紧走!”

    钟厚老脸有点儿泛红,总不能让他这个老爷子给一个小姑娘儿解释这儿出什么事儿了吧,那老脸还要不要了?这不成老不正经了?

    “钟叔,你的脸怎么了?是不是外面风吹着了,怎么这么红啊?”

    小姑娘儿关心的问着,美丽的眸子依旧一派天真,眨着眼睛甚是可爱,可说的话确实白目的让人抓狂。

    “你哪儿那么多废话,赶紧跟我走!”

    那小姑娘‘哦’了一声儿,点了点头,正在钟厚松了一口气,疾步往外走时,那小姑娘儿又一瞬间停住了。

    “哎呀,钟叔,少爷和少***床都乱了,用不用我收拾一下儿?”

    “你!你这个笨丫头啊!”

    钟厚简直被这傻丫头给气的疯疯的了,明显那两个人……

    啊——

    浴室里传来一声儿娇呼,那是某爷没有停歇的动作使然,一点儿都不肯放松的折腾着,本来乔楚都将手放在嘴里紧紧咬住了,可还是控制不住的喊出这么一声儿。

    这一声儿,让钟厚脸更红了,这在雷家做了几十年,可千万别一朝英名尽毁,这不成了偷听少爷墙角儿了吗?

    一把拉住那还一脸纳闷儿的往浴室里看的小姑娘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把门儿带上后,才算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钟叔,少奶奶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要不要叫李医生来?”

    “我怎么就挑了你这么个笨丫头来了呢!”

    钟厚一脸黑线,对于刚刚挑兵挑将的挑到这傻丫头而悔不当初,当时也是觉得这小姑娘儿灵气十足,眼睛大大的看着机敏的很,竟有一种可堪大任的感觉,却没想到这丫头能笨的如此离谱儿。

    不都说现在孩子挺开放的吗?怎么这小姑娘什么都不懂呢?当然这么单纯的孩子,确实难得,可是幸好今儿是他跟着来了,不然指不定惹出什么事儿来呢。

    除了风锦园,这小风儿一吹,钟厚才发现自个儿已经浑身是汗了,这叫什么事儿啊,下次还是多注意点儿吧,这风锦园儿要来还真得是提前打个电话来比较保险一点儿。

    正忙着擦汗呢,那边儿一直望天儿的小丫头儿,又很不开眼的开口了。

    “钟叔,我觉得还是叫李医生来比较好,您看,奶奶那么心疼三少奶奶,要是有个闪失就不好了。嗯!我现在就去!”

    小丫头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那坚定的神情,那种雷家为家似的忠贞表现的淋漓尽致。

    “去什么去!谁让你去了?你个死丫头,你是想气死我啊你!”

    钟叔这会儿吐血的心都有了,仔细打量着这姑娘,个子挺高,模样儿也俊俏,尤其是那双眼睛,水灵灵儿的看着烁烁有神,怎么看都觉得不是那缺心眼儿的货,怎么光干缺心眼儿的事儿呢。

    “钟叔,您老消消气儿,我不去,不去还不成吗?您是不是不待见三少奶奶啊?您放心,我是您面试进来的人,一定是站在您这一边儿的!”

    小丫头很讲义气的点了点头,江湖范儿的拍了拍钟厚的肩膀,递过来一个让他大可放心的眼神儿,甩开步子踏出了风锦园的院子。

    钟厚此刻满脑袋都是黑线了,他真是瞎了,怎么就招来这么一个活宝呢,好是想个什么由子把她开了算了,回头儿还指不定惹什么祸呢。

    不禁黑着脸,也奔着风清园去了,一路上的佣人们谁也没有猜透一贯喜欢带着和蔼笑容的钟叔,今儿怎么一张老脸红黑相间的,看着很是不适应。

    这房间里的火热仍旧持续升温着,一点儿也没有因为这中间的插曲而打扰了兴致,反而三爷还非常恶趣味的在浴室那会儿很是兴奋的表情。

    乔楚在浑身无力之余不禁暗骂这个色胚,简直变态的令人发指!

    可是,已经无力反抗什么了,这会儿的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昏厥了,那攀上云端的感觉已经让她觉得已经到了连哥哥都利用上了,不过他也没什么损失,她既帮哥哥处理了一个那样攀龙附凤的女人,又可是达到自己的目的,一举两得,想来这件事儿就算是告诉了哥哥,他也不会怪她的。

    想起来昨天去医院看许乔的情景,就不禁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哥哥下手真狠,看来关乎到雷绍霆的事儿,哥哥都不会手软,她也正好儿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许乔被打击的越严重,那么她失去理智的程度就会越深。

    自己再在她最为脆弱和茫然无措的时候儿对她说出真相,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那么她怎么可能不心生嫉妒?

    同样从千夜魅走出来的舞女,人家风光无限,而她却遭人凌辱。

    “许乔,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我看得出来,哥哥很看重你,作为妹妹我也无法干涉,可这次,是你和绍霆的事儿彻底把哥哥激怒了,可是这件事儿,怎么会有别人知道的呢?你也太不小心了!”

    好意提醒也不过是将思路往乔楚的身上引而已。

    看着许乔从茫然,到想清楚,再到笃定了什么一般的样子,心里真是开心的不得了。

    “我亲耳听到他接了一通电话,你认识我哥这么久,你应该了解他的脾气……怪只怪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呵……电话是乔楚打的?”

    许乔已经蒙了心智,已经完全归结不到问题的根本了,自己说了那通电话的事儿人,俨然许乔已经将自己被凌辱的事儿也全都赖在了乔楚身上了,毕竟那次宴会上,她只和乔楚说了这件事儿。

    “那我就不清楚了,我向来不过问我哥的事儿,今天也是因为同为女人,我只是想劝你,息事宁人算了,这些钱你拿着,回老家也够你用一辈子了!”

    拿钱补偿,拿同为女人说事儿,许乔便早就忘记了秦家的坏,一心想的都是乔楚坏了她的好事儿了,选中许乔这条线,还真是没有错。

    “事到如今,我要钱还有什么用?谁毁了我的生活,我便要让她加倍偿还给我!”

    “钱我已经送到了,事情该如何办也不是我能管的,我只希望你别做傻事,难道要和告密的人同归于尽嘛?你还年轻……”

    同归于尽?有何不可啊?

    “谢谢,我自己的事情,不牢你费心了!”

    谢谢,哈哈,许乔竟然还对她说谢谢呢,瞧瞧,这许乔得有多傻。

    想起来,脸上不禁尽是嘲讽之色,这许乔也不过就是个笨女人,经不住自己两句话,便一下儿就认定了这事儿是谁做的了,而且还深信不疑!

    自己又适时的提了一句‘难道要同归于尽’吗?却给她指了一条路了,想来她也一定会照着往上爬的。

    自然,她也把乔楚的行踪无意识的透漏给许乔,这还多亏了那个原色网站的接拍信息,冲着背景找一个人不难。

    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天该绝你乔楚,我也没有办法。

    所以,综上分析,这件事儿绝对不会有偏差,终归是她乔楚躲也躲不掉的!

    再次拿起手机,又将该联系的人拨了一通儿电话,还是无果,而直到这么晚,却还是没有在新闻或者网上看到关于这件事儿的信息。

    难道许乔做事儿做的隐蔽?还一时没有被查到?亦或是真的就落空了?

    那她是不是应该赶紧联系哥哥,将那些施暴的人先处理干净呢?

    反复辗转的思来想去,秦子珊最终还是笃定,这件事儿应该没有偏差,只是消息还没有放出来而已,明天一早,她便亲自去东鼎侧楼问问情况,想来总有人知道的。

    可事情又怎么会照着秦大小姐安排的轨迹运行呢?她的得意之色也不过止于今晚了。

    ……

    翌日

    乔楚心里一直惦念不下的就是许乔,怕她醒过来,会再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一大早便奔医院来了。

    病房里,许乔已经醒了,倒是没有乔楚想的那样,她醒来会有什么情绪上的不稳定,反倒如此安静的让人觉得害怕,那是一种完全将自己与这个世界隔绝开来的感觉。

    只见躺在床上的许乔,此刻虚弱的睁着眼睛,面如死灰的直直的盯着天花板,脸色惨白的毫无生气,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身体一动不动的僵在那儿,如果不是那眼睛偶尔眨一下儿,简直与死人无异。

    她的伤势的确很重,虽然章放说如果恢复良好,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可是一切都有变数,还有就是许乔是否愿意配合治疗,现在眼见着她是一心求死般的沉寂,对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好处。

    “许乔……”

    乔楚叫了一声儿,又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因为自己仿佛对着一张已经对什么事情都不会再有兴趣的脸,好像说什么,问什么,都是再刺痛她的心一样。

    许乔在落下去的那一刹那,说了谢谢,那谢意应该并不是谢她就了自己,而是想感谢,想让她送自己一程。

    乔楚不知道救她到底是对是错,也许死亡真的能让她彻底解脱?

    那么,如果真是这样儿,此刻许乔是不是还对自己有着恨意呢!

    有的时候儿,被别人恨,并不是你做了什么,即便是你什么都没做,依旧会被别人当做假想的敌人,对手,而默默地恨上你,这一切都是命运使然,也许自己命中就有如此的劫数。

    此刻,她一点儿也不怪许乔了,脖子上的伤口还有些隐隐作痛,可是比起此刻的许乔,自己是何等的幸运。

    “我明白,我现在说什么,你都觉得我是在安慰你,不过我答应过你,要为你讨个公道,我一定会做到,也许不会很快,可是这件事儿我一定要去做,我要将那些欺负你的人绳之于法,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乔楚说的义愤填膺,她是第一次对一件事儿如此愤慨,秦子州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也是啊,当初,他不是也用同样的伎俩想算计她的吗?

    这种人渣,简直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可此刻,他竟然还逍遥法外,做他的大少爷呢。

    想想怎么可能不气愤?

    许乔眼珠动了动,似是要说什么,可是努了半天嘴却发不出声音。

    那空洞的眼神,流泻出一丝谢意,许乔此刻无法讲话,她心里却真的对这个差点儿死在自己手里的女孩儿很是感激,可是,乔楚啊,你又何苦救一个一心寻死的人呢,这无疑是给她更大的痛苦而已。

    死亡,是最懦弱的反抗!可是她也只有用死亡来解脱了吧,她哪儿还有什么力量反抗呢。

    乔楚坐到床边儿,拿起床头柜上的被子,用棉签儿沾着水,一点点儿的滋润着许乔干涸的嘴唇。

    “许乔,希望你能够振作,我不会多劝解你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楚,到头来也只能自己去面对,没有人能真正的帮得了你走出心灵的困境,也没有人真正能打垮你,能打垮你的只有你自己!”

    是啊,能打垮她的只有她自己。

    许乔麻木的眼神,望着天花板,想起过往的一幕幕,仿佛前世的事一般,最终眼角流下一行清泪。

    她还能再重新开始吗?

    陪着许乔呆了一会儿,又去了章放那边儿问了问许乔的病情,被告知没有进一步的潜在危险,一切都只能静养着看,一切恢复起来还是很有希望的,乔楚也稍稍放了心。

    到了门诊,给脖子上的伤换了药,她告诉医生,不想箍着那纱布了,医生间那伤疤不算深,经过一个晚上用昂贵的药敷着,伤口已经愈合了,只留下一条淡红色的线,看起来不算狰狞却在那白皙上显得格外妖冶。

    上了药,走出医院,乔楚整了整心中沉闷的情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初冬的寒气已经悄然而至了,乔楚紧了紧大衣领子,上了车。

    “少奶奶,我们现在去哪儿?”

    乔楚坐定了身子,眸光中有着前所未有的睿智,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她如果再这样坐以待毙的任人宰割,那就不是那个倔强的乔楚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那么,她便只能随风而动,就像劝解许乔的话一样,一切事情都只有自己去勇敢面对!

    “去锦绣中华工作室!”

    那是乔楚很喜欢的一个品牌,在国际上享有盛名,专门以做礼服为主打,全部手制作的礼服全部价值连城,而那工作室的老板也极其有个性,并不是有钱就能穿上她亲自设计的礼服,那也得看她看顺眼了才行。

    因为原色网站的缘故,和这个工作室的老板金希希见过两次面,虽然话说得不多,但是却彼此很有眼缘儿,对于原色网站的事情,金希希也是一路给她开绿灯。

    “呦呵,楚楚姑娘,今儿不会又到我这儿淘宝来了吧?我可跟你说,我这儿镇宅之宝都被你拿走去拍卖了,我可真没什么值得你拿的了!”

    今儿也巧了,一直都是世界各地飞的金希希正好儿在,看到乔楚来了,热情的不得了,这个女孩儿她从第一次见就特别喜欢,那种与生俱来的淡然气质是后天怎么雕琢都不会有的,那纤瘦的身体里蕴含的却是一股强大的令人安静的力量。

    “金大设计师,今儿还得麻烦你了,看看我这条件,给包装包装呗?”

    乔楚见到聊天投缘的人,也会不自主的变得放松很多,尤其最近跟小桃儿在一起时间长了,和这些时尚圈儿的人打交道,免不了就会开几句玩笑,调侃上一番,她自然也比以往显得开朗很多。

    “哎呦,你可别埋汰我了,瞅瞅您这一天的日搭街拍,俨然领导时尚潮流了,哪儿还用我给你包装啊?”

    金希希笑呵呵儿的说着,亲自给乔楚泡了一杯咖啡端了过来。

    她这话说的倒是由衷的赞扬,乔楚是难得的对于色彩搭配很有天分的人,可能是学艺术的愿意,对于着装品位也十分高雅,很多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方显出了那衣服应有的价值一般。

    有是衣服衬人,但是有的时候儿却是人衬衣服,这原色网站短短的时间内,就发展成时尚圈儿的一批黑马,俨然很多大的时尚网站都没办法的相比,除了缜密的分析,和最新最精准的时尚讯息,有一大部分功劳全来自于这个叫乔楚的女孩儿。

    外面的人不知道原色网站的老板到底是谁,只知道,他们网站是靠拍这个神秘的雷家准少***节拍红火起来的,却不曾在时尚圈听闻过,这网站也自然显得更加神秘起来。

    “还是你设计的衣服好,谁穿上都漂亮!”

    金希希也不再谦虚的推诿,她的确是对自己的设计很是满意,尤其穿在乔楚身上,看着更加的物有所值了。

    “对了,你们网站过几天的慈善义卖安排的怎么样了?最近我正好儿在国内,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那写琐碎的事儿我们忙就好了,如果到那天你能大驾光临给我去捧场,我就很感谢了!再说,你已经帮了大忙了,你赞助给我的那个纯手工祥云礼服,我可指望它拍个大价钱呢!”

    乔楚说到这儿确实对金希希的鼎力相助表示着谢意,虽然她也知道,这都是看在雷家的面子上,可是这一点儿,在她和雷绍霆在一起时间久了以后,也想开了,既然可以伸手就拿来的资源,为什么不用呢?又何必计较她们是冲着谁的名头?只要把事情做好了,达到了目的就行了。

    乔楚说明了来意,金希希听了也仿佛明白点儿什么,自然是给乔楚找来了自己一直喜欢的得意之作,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模特去展示,打从认识乔楚,她就一直觉得自己设计的这件礼服特别适合她,可是平时乔楚参加活动少,用到礼服的时候儿也不多,今儿到是自己找来了,正好儿就送给她了。

    那是一条乳白色的真丝礼服,上面纯手工缝制的都是来自大溪地的珍珠,一颗一颗呈水滴状,在灯光的照射下,珠圆玉润的光泽,不会像钻石那么闪耀,一下儿抓住人的眼球儿,可是,却仿佛蕴含着一种神秘莫测的光芒,不耀眼,却不容忽视,正适合乔楚那恬静内敛的气质。

    礼服的领子呈改良旗袍的领子,领口的盘扣儿做工精细,是个琵琶形状,立起来的领子也正好儿将脖子那道浅粉色的刀疤遮掩的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砍袖的短款佯装,将那修长的胳膊和双腿的优势展现的淋漓尽致,本就白皙胜雪的肌肤那珍珠的柔和光晕映衬下,更显得几乎透明如美玉般的通透。

    头发优雅的盘起,将那精致的五官全部先露出来,都说这年头儿,敢把刘海儿全部梳上去的女人,才能称作为美女,乔楚就是美女中的美女,头发优雅的盘起,看似松散却又有规律可循的发髻透着一丝慵懒的媚态。

    一转身,风华无限,一回眸,百媚丛生。

    金希希见过太多国外国内的模特儿了,各式各样的美女不计其数,可是有乔楚那种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气质,几乎是少之又少,那都是经过后天雕琢才形成的,却远不如这天然的美,更加动人心魄。

    “美!太美了!今天绝对艳惊四座!”

    金希希忍不住拍手赞美,她自然是不知道乔楚此次打扮的如此漂亮是为了什么,心想着可能是因为以往都传雷绍霆与秦子珊是天生一对儿的事儿,这乔楚过去就是要两名身份而去的,本来就对秦子珊不太待见的金希希,肯定是权力支持,为乔楚准备战衣了!

    乔楚照着镜子里的自己,菱唇微扬,她也很喜欢今天这个装扮,就是不知道,秦子珊见到自己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今天一早,雷绍霆就嘱咐自己,从医院出来就让司机直接将她送回雷宅休息,说她身体还虚着呢,却没说自己要去干什么。

    打从两个人互相明白了心迹,三爷更是到哪儿都给她报备行踪的,今儿说晚上不回家吃饭,却也没说去哪儿,她就不禁有些纳闷儿了。

    不过以她的了解,三爷绝对是睚眦必报的人,尤其是秦家伤了他的女人,他又岂可放过呢?

    想来不告诉她,也是怕她担心,他总是这样儿,将她保护的好好儿的,一切的事情,他都会冲到前面为她解决,可是如今,她不想总是做他身后的小女人,一味的躲避在男人的羽翼下,一时可以,难道一世都要如此吗?那还怎么配做那个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呢?

    如今那十几个施暴的人已经被雷绍霆秘密监控起来,想来也是跑不了的,可最让人恨的压根儿痒痒的还是那兄妹两个。

    但是目前许乔还不能说话,很多证据还很是不足,毕竟对方是秦家,也是有自己的势力背景的,想真正的告倒秦子州,现在也许还不到时候儿,可给他们点儿警告,却是可以的。

    拿起电话,此刻她也只能问陈君了,关于绍霆的工作行程,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君姐,你在公司吗?”

    “小乔,我和三少都还在集团!”

    自从上次乔楚那么一说,陈君也就没再和乔楚见外,两个人说话也随意很多,关系也更加拉近了。

    “绍霆今天晚上要去哪儿?”

    陈君一愣,这事儿三少交代过,不能告诉乔楚,免得她担心生气,毕竟这会儿收拾秦家兄妹还差那么一点儿意思,想要将事儿办的妥妥当当,那么就得做到万无一失,不能冲动,所以今天去参加宴会,雷绍霆并没有像就这许乔的事儿说什么,说了也不过就是打草惊蛇,对方反倒有了防备。

    “呃…你找三少有什么事儿吗?”

    “他今天是不是要和秦家兄妹两个见面?”

    乔楚也是试探着问的,也没准儿是别的事儿,也许是自己猜错了。

    陈君那边儿也是有点儿犹豫,她今天的确是要陪着三少参加秦家的庆功宴,如果乔楚去还不够憋气的呢,可是商业上面儿的事儿,还有三少下的比较大的一盘棋,现在正是收尾的时候儿,他还必须去了做做样子,她也不知道乔楚是否能够理解到这一层,毕竟她不是很了解生意场上的事儿。

    “君姐?”

    “是,今天是秦天集团在东郊拍地的庆功宴,三少受邀前往!”

    “绍霆出息这样的场合,怎么能不带夫人去呢?”

    乔楚樱红的唇瓣微微扬起,眉宇间的自信让本来就美的不可方物的她更显出耀眼的光芒,仿佛那蜕变的天鹅,终于要张开翅膀,一展优雅身姿了。

    “小乔,你的意思是?”

    “君姐,麻烦你帮我安排点儿媒体的朋友,这么大的日子,怎么能不宣传一下呢?”

    “那三少那边儿?”

    陈君也大概明白点儿乔楚的意思,也许去了不用提许乔的事儿,只要她出现,就足以给秦子珊添堵了,而治这两兄妹也是早晚的事儿,今天不过是个警告,在媒体面前,谁先失态谁就输,她绝对相信乔楚会是淡定的那个。

    “先不告诉他,也算我给他的惊喜!”

    一提起雷绍霆,乔楚眉眼笑弯,心里也一阵儿的温暖,除了许乔的事情以外,她也想能够站在他的身边儿,去努力做那个可以与他睥睨天下的人。

    她不强大,也没有什么家世背景,可是,有了他的爱,那便是她最大的资本,她也仿佛拥有了让全世界认同一般,没有胆怯,没有茫然,只有一个清晰的前路,那就是她要和他在一起。

    一贯认为宴无好宴的乔楚,今儿却格外有兴致,自己捯饬一番不说,还特意去了花店,定了一个大大的花篮,花篮里飞燕草搭配的天竺葵着实让花店的老板犹豫了再三,才给包扎上。

    许是和三爷在一起时间久了,算计人的事儿乔楚也学了个七八分,看着那包装好的花篮儿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告诉了花店老板送花的地址。

    其实所谓的宴无好宴,也全看是什么心境,往日里,她总是躺枪的那个,不是自己出事儿,便是被抓壮丁儿演戏,屡屡出现状况,让她一听宴会就打怵。

    今儿却不一样了,是她去搅合别人,心里竟平凭生出一股雀跃痛快的感觉。

    果然和三爷在一起,学坏了!

    具体的事情,她到没有什么计划,因为对于秦子珊的了解,她那点子伎俩也不过尔尔,只不过是自己没去防备而已,对付她,根本不需要什么周密的计划,只要骄傲的出现,就是给她最沉痛的打击,如果在带着那么点儿淡然自若的劲头儿,那么秦子珊肯定会气的跳脚。

    狭路相逢勇者胜,她只有去勇敢面对那些龌龊的嘴脸,才能让自己真正的变强大。

    秦子珊,我等着看你那惊诧的表情!

    ------题外话------

    感谢亲们送的花花和钻钻!大么么!

    话说某倾呼吁啊,支持正版吧!某倾感激不尽!

    ♂♂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4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