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掌掴秦子珊!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今天是秦天集团的大日子,活动设立在御谭府的玉苑楼,那是御谭府最大的宴会厅,富丽堂皇的装修风格,与御谭府的古朴大气显得不太搭调。(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纯文字)

    可是店揽八方客,虽然这样金碧辉煌的装饰略显浮夸,尤其在很多有品位的人眼里觉得庸俗,可是就是有人喜欢这样的感觉,通过这华丽绚烂方能凸显自己的身份地位。

    悠扬的音乐响遍大厅,绚丽的灯光,交错的人影,可谓是高朋满座,贵胄云集,浮光魅影间尽显奢华。

    秦天集团作为一匹刚刚进入地产界的黑马,便有如此大的手笔,背后又是秦副市长的有力后盾,自然商圈儿的这些人都要给上面子来参加。

    东郊的新地王,被秦天拍下,甭管别人心里怎么觉得秦子州这事儿干的傻逼,可是人家有钱,赔得起也就另当别论了,那些小虾米自然也还是对秦家有一种仰视的感觉。

    今儿人来的全乎儿,不止雷绍霆和龚奇伟来了,王川跟安志文也来凑热闹,本来这两位爷跟这个圈儿没什么关系,不过今儿他们是专程来热闹的,再给这么好的日子添点儿堵那就更好了。

    “呦,三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秦子州一脸得意之色,瞬间又被那道貌岸然的笑容掩盖了去,故作热情的上来打招呼,只是看到身后的王川和安志文也在,略皱了皱眉头,太阳穴有点儿犯疼。

    要说雷绍霆和龚奇伟来吧,也勉强算是个商业伙伴,可是他记得并没有发请柬给王川和安志文啊,一个整天游手好闲的,一个是黑道起家根本和政界打不上噶的,今儿出现在这儿,绝对没好事儿。

    “今儿是秦天集团的大日子,我怎么会不来呢?不止来了,还带了朋友来为你道贺,秦公子不会介意吧!”

    雷绍霆话说的很是官方,可那双狭长的眸子却闪着一道意味深长的光芒,笑意十足的有点儿不像一贯冷冽的雷三少了,倒叫秦子州心里不免一紧。

    可,今儿是他秦天集团的大日子,而且还是在如此公众的场合,谅他雷绍霆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儿来,诸多媒体都在这儿,谁闹事儿谁就是丢人的那个,想来这雷绍霆再混不吝,也得顾及着自己的面子吧,因为没有拍到地皮而恼羞成怒的事儿,他应该不会干的。

    “当然不介意,贵客到来,理当欢迎的!”

    “东郊新地王,秦大少果然出手阔绰,在下真是佩服的很啊,用高出两倍的价格拍了那么一块儿郊区的地,这说明什么?说明秦大少不差钱儿,玩儿的就是心跳!”

    王川嘿嘿儿的笑着竖起大拇指,一脸的赞赏,可话里话外说的呃却都是秦子州冤大头儿的事儿,声儿挑的高,让周围的人都不禁看了过来,那坏笑的样子简直让秦子州脸都气绿了。

    这事儿他也是事后才想明白,昨日拍卖会上,分明就是雷绍霆故意抬高地价给他下的套儿,可是哑巴亏已经吃了,庆功宴还得硬着头皮做,今天已经被他们家老爷子骂了个狗血喷头了,这会儿这帮围观的人还指不定怎么说他呢,只是碍于面子都还恭维着,可让王川这么一说,四下里也是一片窃窃私语的议论,无外乎就是议论这块儿地买的有多冤。

    他今儿把宴会放到御谭府,也是另外有自己的目的,毕竟离的近了,这事儿他得找合伙儿人好好儿谈谈。

    “川少抬举了,地皮的价值不在于表面的数字,而是在于它有多大的潜力和升值空间,想来川爷流连于声色犬马,自然是对房产业不是十分熟悉,说出这样的话也是难免!”

    秦子珊勉强维持着风度,眼底里却透着阴狠,那本来应该礼貌的笑容也变得似皮笑肉不笑的僵硬了。

    “我自然是不懂什么房地产,不如秦大少独具慧眼,六十亿拍了一块儿风水宝地,想来日后要日进斗金,那钱是数也数不完了,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费劲儿将钱发到国外洗了,在家门口儿洗就能洗干净了!”

    秦子州脸色一僵,这王川还真是什么都敢说,这不就是告诉大家他的公司是专门为他老爸洗黑钱的吗?虽然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儿,可谁家没这事儿呢?他王川家就清白了?这会儿大肆说出来,不是也给他自个儿找麻烦吗?

    可这话还不能接,说多错多,老爷子已经对自己这草率决定不满意了,这会儿别再直接连累上老爷子,他可是秦家的唯一倚靠。

    “我还有事,各位请自便!”

    秦子州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很是客气,那笑容如若不是了解他的人,俨然就是一个斯文儒雅,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的形象。

    可是从背影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是灰溜溜走掉的,昨天拍卖会上那洋洋自得,嚣张跋扈的劲儿头儿已然不在了。

    王川不禁鄙夷的嗤笑一声儿,“操!大伟,瞅你大舅哥那傻逼样儿!”

    王川是调侃龚奇伟习惯了,尤其对于自己兄弟非得喜欢秦子珊那个货尤为不待见,所以那话说的也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生怕龚奇伟不腌心。

    龚奇伟不免弄个大红脸,照平时他肯定一拳捶过去反驳几句,可今儿却出奇的什么都没说,略低了低头儿,眸光看向别处。

    “怎么着?还惦记秦大小姐呢?你丫不知道他们兄妹俩干的不是人的事儿啊?看着你就***跟着起急!”

    王川是个急脾气,有什么说什么,那是一点儿也不给别人留面子,本来就不待见秦家兄妹,再加上自个儿兄弟这么白目的看上那个不着调的秦子珊,琢磨琢磨气儿就不打一出儿来。

    “川儿,注意场合,淡定!淡定!如此太有辱斯文了!”

    安志文收起手机,转头儿阴柔的一笑,煞有架势的拍了拍王川的肩膀。

    “操!你丫一道儿上的,干什么事儿注意过场合儿啊?这会儿转性子了?要不是雷子集团的事儿,我早***揍丫的了。”

    “得了,大伟的事儿他自个儿有分寸,少说两句!”

    雷绍霆适时的拦了这么一句,也是看着龚奇伟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叹气,昨天的事儿他唯独没有跟龚奇伟详细的说细节的事儿,倒不是怕他坏自个儿什么事儿,只是不想这么将他心里那个美好的人做的那些糟烂事儿**裸的呈现在他面前,这事儿,还是等都解决完了,再让他自己去问秦子珊吧。

    王川撇了撇嘴,真是不知道那个秦子珊哪儿好了,这大伟是中了邪了还是怎么的?

    龚奇伟自然心里也是别扭的很,关于昨天许乔的事儿,一直到今天雷绍霆也绝口不提细节,可越这样儿他便越心里犯堵。

    雷绍霆不会瞒着他什么事儿,除非这件事儿关系到秦子珊,他又去查了一下儿,有十几个人被雷子派的人监控了起来,而今的计划又要提起那一步,无一不说明自己怀疑的方向是正确的。

    这事儿和秦家的人脱不开干系,雷绍霆不说,也就是顾虑到自己对秦子珊的那份心思而已。

    难道雷绍霆害怕自己坏了事儿吗?

    可他知道,今天他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就算雷绍霆要怎么对付秦家,他都没有什么立场阻止,毕竟昨天那事件太过骇然,乔楚的生命受到威胁,雷三爷能就此罢手才怪!如果真是秦子珊做的,他也无法再腆着脸去找雷绍霆求情了。

    焦急的眼神寻找着秦子珊,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希望亲口问问她,想听一句实话,如果连她自己都亲口承认了,那么他便再也没办法给自己找理由去帮她了。

    ……

    乔楚一身华丽,走进御谭府时便惹来了一圈儿人的注目,有的在竹香园工作过的人倒是一眼就认出了乔楚,只是今天的她太不一样了。

    以往总是素面朝天的她,今天略施粉黛,看起来更加的明艳照人,最美的还不是她的外表,而是那无与伦比的优雅气质,让人看了都不禁赞叹不已。

    乔楚嘴角噙着一抹耀眼的微笑,自信且随性,从容的迈着优美的步伐,每一步都透着难以描摹的精致之美。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您有邀请函吗?”

    门口儿一个白衬衫,黑西裤的安保人员礼貌的拦住了乔楚的去路,其实也不是对谁都这样的好态度,只是见到如此明艳动人的美女忍不住说话都不敢太大声儿,怕惊着了美女一般。

    “我是秦小姐的好朋友!刚从国外回来,是要给她给惊喜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她,她应该很高兴见到我的!”

    乔楚笑容很是美丽,特意把好朋友那个‘好’字咬的极其真切,别有深意的菱唇一勾,让人看了不禁心神荡漾,仿佛什么要求都答应了。

    见着那保安犹豫着,乔楚正想再多加解释一番,正好儿花店将她定的鲜花送到了,一共是个花篮,每个花篮里都插满了飞燕草与天竺葵,看起来很是漂亮,可是,明白这些花的人,方知道它其中的含义。

    “你瞧,这便是我送来的花篮,姗姗肯定还会喜欢的!”

    “这样,那您是稍等!”

    再美女当前,虽然看着心跳加速,可是本职工作还是要做的,安保人员礼貌的躬了躬身子,拿起步话机。

    “楚楚?”

    “叶子姐?”

    同样是一身盛装出席的叶晓这会儿出现的很是及时,老远就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走近一看却真是乔楚,只是又觉得哪里不一样了似的。

    对于那日雷三爷甩出结婚证儿,震翻了一溜街的事儿她也是有耳闻的,只不过自己的事儿一团糟,也没什么心思找乔楚出来问个明白,可是心里确实是为他们两个终于修成正果高兴的。

    “没想到今儿能碰见你!都忘记恭喜你了!”

    叶晓洒脱的一笑,眉梢眼角都掩不住看到乔楚的开心,上次欧阳震华借着乔楚来让自己的死心的事儿好像一点儿也没有影响她对乔楚的友情,因为打心眼儿里就喜欢这个姑娘,总是莫名觉得很是亲近的感觉。

    乔楚也正想着说这一句呢,这自己的事儿,雷家的事儿,又赶上许乔的事儿,基本就没个喘息的时候儿,想一想上一次和叶子姐见面还是在医院那次了,也不知道她最近心情是不是平复了,可今天看着她状态不错,心里稍稍放了心。

    “叶子姐,你可别笑我了,这事儿回头儿我再和你细说!”

    乔楚一听也知道叶晓要说的是结婚证的事儿,这三爷大嘴巴,到处宣扬这八字儿没一撇儿的事儿。

    那边儿安保人员本来要用对讲机问个明白,可是刚刚那位漂亮的小姐她不认识,可是后来的这位叶氏的千金他却在好几次宴会上见过,看着两个人认识,自然也不用再多加阻拦了。

    “两位小姐请!”

    乔楚微微一笑,转头儿对着送花的工人们说了道了辛苦。

    “麻烦你们把花篮送到大厅主席台旁边儿的,一边儿五个,谢谢!”

    叶晓有点儿纳闷儿,可是看到那花儿,心里又有点儿明白了什么似的,女孩子都喜欢鲜花儿,而各种的花语也自然是都熟悉,这花儿组合起来,意思显然不是很友好!

    也没多问,随着乔楚步入了会场,边走边聊着最近的近况。

    “叶子姐,最近一直忙忙叨叨的,都没和你联系,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一会儿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儿好好儿说说话儿!”

    “我这也是被赶鸭子上架的,我老爸下达的命令,今儿非得让我来替他出席这次宴会,你说秦家的事儿,我还来祝贺,想想他打了震华,我就气不打一处儿来……不过,也轮不到我生气,被打的那个都没说什么呢,我还有什么计较的!”

    从开始的愤恨到后来的无奈一笑,乔楚看出了那眼中的辛酸与哀怨,不禁握住了叶晓的手,很像安慰两句,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说可能不可收拾的就把事情全盘托出了,急忙清了清嗓子,寻找别的话题。

    “那些讨厌的人不去想也罢,对了,我还有正事儿求你帮忙呢!”

    “什么事儿?”

    “我们网站过几天要举行一个慈善拍卖会,都是京都各界名媛来参与,早就想邀请你,可是总觉得电话里说不不够诚意,一拖到现在,现在就借着这地儿,真诚邀请啦!”

    “网站?不会是原色吧?”

    乔楚笑着点了点头儿,看来她们网站还真是发展的不错,叶子姐也算是这京都名媛里的一号儿人物,不过平时朴素大方,不太追逐那些名利场的事儿,却也能知道原色,真是容易。

    “哇,楚楚,没看出来,你还真厉害,我还琢磨,这网站如此火了,全靠你的街拍,要是不知情,得去告她们呢,没想到就是你自己的网站!”

    “叶子姐可要保密哦,开始吧……”

    两个人聊的很是欢实,以至于乔楚进了会场,也没急着去找雷绍霆,只是大概的扫了一眼,却没见着他,也许这会儿还没来呢吧,索性和叶子姐找了个一个靠旁边的位置坐下来继续聊。

    过了一会儿,却见到秦子珊带着三分狐疑和气氛怒气的往她们这个方向来了,乔楚优雅的笑靥仿佛看到了等了许久的朋友一般。

    叶晓看着秦子珊虽然稳着自个儿的身形儿走过来,可是眼神儿里的怒气冲冲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为了雷绍霆,她看乔楚的眼神儿如此到是无可厚非,可是平时怎么也要装一装的,今儿确实来势汹汹的样子,让叶晓有点儿费解。

    “子珊,这是怎么了?”

    叶晓毕竟是姐姐,总不想看到这些小妹妹中间闹不愉快,再说雷绍霆和乔楚人家已经是板儿上钉钉儿的事儿了,秦子珊再闹就不合适了,自然站起身儿来,打破这剑拔弩张的气氛。

    “那主席台上的花,你是什么意思?”

    秦子珊气呼呼的质问,刚刚聊着天儿就看到一行人送来的花篮儿,上面儿竟然是飞燕草和天竺葵,别的不知道,天竺葵的话语可以愚蠢,荒唐,一下儿送来十个花篮,那不就是说他们秦家十足的愚蠢,十足的荒唐吗?她怎么能不气?

    一问才知道,这花篮竟然是乔楚送来的,那怒火就更加压不住了!

    “没意思,道贺而已,花如其人,这就是秦小姐给我的印象!”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谁让你进来的?”

    这会儿的秦子珊跟炸了毛儿的鸡似的,被乔楚一句话噎的鼓鼓儿的,已经无法维持她佯装出来的优雅了。

    本来刚刚还在那边儿和一群名媛聊的很是开心,却听到有人来报,乔楚竟然出现在这儿,这怎么能让她不火大,今儿查了一天的行踪都没查到她,以为许乔的了手,亦或是乔楚藏着不敢出来了,却没想到这会儿她竟然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宴会上。

    殊不知,这一切的消息早就被雷三爷封锁的滴水不漏了,任凭秦子珊那点子本事怎么查,也不会查出个所以然来的。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我陪着绍霆来的,我们夫妻同体,自然是他到哪儿我就到哪儿喽,怎么?秦小姐好像很不喜欢看到我!难道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了?”

    乔楚故意太高了声音,倒是把刚刚和秦子珊聊天的一众名媛还有媒体的几个人都吸引了过来,虽然这是大厅的一角儿,不过有这么几个人见证一下儿也够了。

    围过来的人一看是乔楚,这名媛里也不乏原色网站的会员,要是仔细去分析,在有些人身上都能看到乔楚那些街拍里的元素在里面儿,看来原色网站对她们的影响也不小。

    自然,看到乔楚时的眼神儿也莫名的带了一些羡慕和猜测,毕竟这个不是名媛出身,身份却比名媛还贵重的女孩儿她们从未听闻过,此刻见着,确实是绝美动人,却又凭添神秘。

    这是就是雷家的三少奶奶,果然样貌气质不同凡响,当初都说只有秦子珊那样的美人儿才能配得上雷三爷,可如今这么一对比,却有点儿高低立显的意思。

    “那礼服不是锦绣中华的镇店之宝吗?”

    “没想到,她和金希希关系这么好!”

    “人家是雷家的三少奶奶,雷家是什么势力?金希希再怎么傲气也得给着面子呢!”

    “那到底是真的假的啊?她真跟雷三少结婚了?”

    低低的声音议论纷纷,看着对着站立的乔楚和秦子珊,心下都期待着下面儿的好戏登场了。

    “你说什么鬼话?我能做什么亏心事儿?倒是你,攀龙附凤,耍尽手段!”

    秦子珊真想直接骂乔楚狐狸精了,只不过这么多圈儿里的朋友还有媒体在,她也多少收敛着点儿,可是心里那火儿可是快压不住了。

    看着乔楚那身儿行头,心里就不禁想把她撕碎的心都有了,那个许乔真是个废物,竟然让她现在还活着!

    “比手段,在秦小姐面前,我真是甘拜下风!”

    乔楚淡然自若,笑意潋滟,毫不畏惧和闪躲的眼神儿直直的看着秦子珊,倒让她心里凭生出一股惧意,说不上是哪儿来的,可心里就是觉得这个乔楚好像哪儿不一样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秦子珊等着杏核儿眼儿,怒视着乔楚,眼神里满是警告,这里如此多的媒体,乱说话对她乔楚也没好处。

    “秦小姐难道不明白什么意思吗?许乔现在可还躺在医院里,等着你去探望呢!”

    秦子珊眸色闪过一丝紧张,看来这个乔楚是冲着这事儿来的,那不用说,许乔把事情全部都告诉她了。

    “我不认识什么许乔。”

    “不认识?她可是因为你们兄妹两个才落得如此下场的,难道你们不应该负上一点儿责任,去探望一下儿吗?”

    乔楚就知道秦子珊不会承认,她也不怒不恼,依旧云淡风轻的说着,可是句句带刺,将秦子珊努力伪装的优雅淡定一点点儿的刺穿为止!

    昨天的事儿,雷绍霆已经吩咐下来,全部封锁消息,包括网络监察也极其细致的删选,所以这件事儿绝对没有外露,围观的人自然也不清楚昨天东鼎侧楼还出现了这么一出儿事儿,狐疑的看着两个人,心里到有点儿好奇的期待着下面儿的对话了。

    秦子珊恶狠狠的瞪了乔楚一眼,心中甚为恼火,是谁放她进来的?专程给她添堵来的吗?

    “还是秦小姐已经探望过了,觉得给了钱,就可以把事情解决的干干净净了?”

    乔楚见秦子珊想羞愤离开,又悠闲的口吻追加了一句。

    “哼,她自己水性杨花被轮jian,那是她咎由自取,跟我有一毛钱关系?一个千夜魅的舞女,被轮了也是活该!”

    “哦,轮jian?我只说许乔在医院里躺着,我可没说是因为什么,秦小姐原来可以对一个不认识的人的遭遇如此清楚啊!真是佩服佩服!”

    秦子珊脸腾的一下儿就红了起来,更显得方寸大乱,作则心虚的意思,所有媒体都将闪光灯投向了她,让秦子珊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简直胡说八道!”

    秦子珊已经恼羞成怒的近乎于吼的冲着乔楚抬起手就要一巴掌,本来乔楚伸手要去挡,却没想到那手腕被硬生生的抓在了半空。

    巴掌声儿没有预期落下来,众人都将目光看向那个抓住秦子珊手臂的人。

    “真的是你!”

    秦子珊转头,迎上的却是龚奇伟那双失望的眼神,平日里对她的纵容,宠溺已经不复存在了,剩下的只有无法置信。

    龚奇伟心里五味杂陈,他明知道这件事儿和她脱不开干系,可还是忍不住想找她问个清楚,虽然说找人轮jian的事情也许不是她做的,可是以他对她这段时间所作所为的了解,怂恿许乔去害乔楚的背后推手一定就是她无疑,利用一个人的绝望去打压另一个人,这是个绝佳的好机会。

    她,何时变得如此狠毒了?

    秦子珊心里忽然一震,对上那完全失望的眼神竟有些不知所措,好像心里什么东西突然被抽离,再也回不来了一般,杏核眼眸中多了一丝惊慌无措。

    “大伟……”

    不等秦子珊再说什么,龚奇伟放下了握住她的手臂,那种被放弃的感觉瞬间再一次袭来,秦子珊的眼眸里仿佛有水雾丛生。

    “我早就应该知道,我看错了!”

    说完,不等秦子珊回答,龚奇伟已经转身离去,那语气中的落寞仿佛不带一丝丝的温度,温柔已经不复存在。

    乔楚看着龚奇伟落魄的背影,心里也有点儿不好受,可是如果他真的和秦子珊在一起了,那也太不公平了,秦子珊根本配不上他。

    “乔楚!”

    秦子珊已经无法再顾及什么优雅了,先是抢走雷绍霆,现在又让她暴露在龚奇伟的面前,一切一切都是这个叫乔楚的女人毁了。

    再次抬起手冲着乔楚就挥了过去,那愤恨的力度,简直要把乔楚千刀万剐般狠烈。

    乔楚鄙夷的一笑,侧身一躲,秦子珊被那大力挥出去的手臂带了一个踉跄,差一点儿便摔在了地上,引得四周纷纷低笑,更加让她羞愤难当。

    啪——

    刚站稳了身子的秦子珊,此刻杏核眼睁大。无法置信的看着乔楚,捂着火辣辣的脸,怔仲当场。

    “你!你!”

    乔楚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然优雅的笑容,再配上双剪水秋眸,美的惊艳,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此刻,却眸光显出一丝冷厉,优雅的甩着手,那动作怎么看都觉得美艳中更多的是嚣张,而那嚣张又有一种令人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一巴掌是替许乔打的,秦小姐若心中无愧,自然可以打回来!”

    清冷的声音,却带着一股莫名的震慑力,从那纤弱的女人嘴里发出来,让人不禁对这女人的魄力臣服。

    不光秦子珊惊呆了,就连身边儿的叶晓也惊呆了,一直在她眼里是恬静温和的乔楚,竟然有如此彪悍的一面儿,虽然她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显然,这件事儿确实是秦子珊理亏,不然,她不会被打了,还说不出话来。

    ……

    “我说雷子,你不过去看看你媳妇儿啊?”

    眼瞅着刚刚秦子珊气势汹汹的过去的情况,不禁摸了摸鼻子,想着这秦子珊还真不消停。

    雷绍霆这会儿却悠然自得一笑,没有想象的那么着急,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一般,他一直派人保护在侧,想要欺负到他媳妇儿谈何容易?

    “让她先玩儿会儿!”

    起初注意到他小媳妇儿一身盛装出席也有点儿纳闷儿,可是看着她那自信淡定的小模样儿,忽然觉得,他不必每一次都急扯把火儿的挡在前面儿,她今儿来,自然有她的目的,忽然对她要做什么很感兴趣。

    “你还真放心!”

    安志文收起手机,来了这么一句,却只听那头儿人头攒动处,传来了啪的一声儿脆响!

    雷绍霆也忽的心中一凛,不会是他小媳妇儿受委屈了吧,可是眼见着他安排保护的人微动声色,应该是没事儿的。

    慢慢踱步走了过去,还未至人群处,就见到秦怀礼与秦子州急匆匆的奔了过去。

    雷绍霆嘴角不禁勾起,笑容尽是讥讽之色,眸光也越发阴暗了下来。

    秦天集团的事儿,秦怀礼向来不会在明面儿上多加过问的,可今儿竟然会毫不避讳的出席,看来有点儿狗急跳墙的意思,毕竟东郊这个买卖做的是忒不合算了。

    “爸,她打我!”

    一见到亲人的秦子珊,立马儿可怜兮兮起来,眼泪儿也簌簌的往外流,那样子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这位小姐,这儿毕竟是秦家的宴会,希望你对于打我女儿的事情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当官儿的就是当官儿的,即便心里多郁闷,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为自己闺女解气,可面儿上还是得镇定自若,以理服人,毕竟这么多目光,这么多媒体看着呢。

    他今天出席本来就不太合适,可是心急如焚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他的宝贝儿子竟然多花了二十个亿来拍东郊的地皮,到底是谁给他的这个胆子,他必须亲自出马来解决这件事儿了。

    显然他那没脑子的儿子是受人利用了,在他自己这儿一堆烂事儿要处理的情况下,儿子又添了这么一笔,他便总觉得有事儿要发生,既然是庆功宴,那么想来儿子背后的那个人也会出现的,想想就不禁胆寒,这样的一个人支配着自己的儿子,他却一点儿都没有查出任何线索,这难道不让人觉得蹊跷和害怕吗?

    “解释?因为她该打,一巴掌是轻的,既然您不会教育女儿,我就帮您教训一下儿,不必客气!”

    乔楚才不论他是什么市长不市长的,她吃秦家亏吃的太多了,这会儿对这个看似和气的副市长也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她进门儿之所以没有着急去找雷绍霆,其实也想着这些事儿自己处理,不想连累他生意上的事儿,毕竟自己不算是真的雷家人,打击报复也连不上雷家。

    她这样想也皆因不知道雷家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在如此愤恨恼火之余,心里想的还是维护雷绍霆,也就是进门儿的时候儿亮出个身份,跟别人,她却从来没有提过这些。

    “你!保安,把这位小姐给我赶出去!我不吮许这样没教养的人出现在我秦家的宴会上!”

    怒喝着,显然气已经堵到了嗓子眼儿,是强忍着没有当众发怒。

    此时他已经没闲心管这些事儿了,心里焦急的还是想搞清楚这次拍卖地皮的事儿,虽然是已经板儿上钉钉的事儿了,可是如果要退,动用关系也是有可能的,再者说,就算不能退,他也不想让儿子趟进一趟连自己的毫无把握的浑水里,总要找到一个两全的解决办法,他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钱,很有可能就在这一遭全数打了水漂了!

    “谁敢动她!就是和我雷绍霆过不去!”

    ------题外话------

    虽然今天安袭姑娘放我一马,木有投催更票,可是我也不好意思写的好,~(>_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4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