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秦家傻眼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谁敢动她!就是和我雷绍霆过不去!”

    一语震慑全场,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那个睥睨于天地的高大身影,整个宴会厅就连音乐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大家屏住呼吸等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瞬间气氛静谧的诡异。

    身为副市长的秦怀礼,在官场上行走这么多年,很少感受气势一下儿被人打压的感觉,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晚辈,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而已,可这会儿他却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如果继续再坚持,那么眼前这个人会要了他的命。

    雷三爷那锐利的眼神儿扫视了全场,最后将目光落在乔楚的身上,才染上了无限温柔。

    稳步走了过去,将他小媳妇儿搂在怀里,还不忘在那光洁的额头轻啄一下儿,宠溺之情溢于言表,那些纷纷猜测结婚事件是假的留言不攻自破,看来雷三爷爱怀里那个女人真是爱的紧啊。

    “秦副市长,好大的官威啊,差点儿吓坏了我媳妇儿!”

    某爷那邪肆的笑容里带着讽刺的意味,这也是众人都能听得出,看得出的,可这会儿也都没办法儿出声儿,很明显,两大家族算是对上了。

    秦怀礼一看这架势,再看看自己一直捂着脸留着泪的女人,心里也大概明白了,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太不关心女儿的事情了,原来子珊心心念念的小子竟然有了新欢了?口口声声说是媳妇儿,雷绍霆结婚的事儿,他怎么完全不知晓呢?

    顿时,脸上闪出不悦的神色,这如果结婚消息是真,那么雷老夫人竟然一丝一毫都没有透露出来,这不是明显的不给秦家面子吗?明明都默认的儿女亲家,出了这事儿总要知会一声儿才对!

    眼前这个嚣张的雷绍霆更是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好歹他也是个长辈,竟然要受一个小子阴阳怪气的讽刺吗?

    可是,让他现在和一个小辈争长短,为自己闺女出头,又有点儿太跌了身份,这不成了以大欺小了吗?

    正这会儿,秦子州早就按耐不住了,本来就一直窝着火呢,走过来才发现,乔楚那个贱女人竟然敢打他的妹妹!

    “你丫敢打我妹?你不想活了?”

    秦子州阴狠的瞪着乔楚,眼底凶光四射,恨不能现在上去就将她掐死一般。

    啊——

    话音未落,接着一声儿惨呼!

    秦子州已经腿软的跪在了地上,看起来相当痛苦的模样!

    震惊之余本能的向后看,却只有围观的人,这会儿也都一脸惊诧的看着他,难道不是他自己无意摔倒?

    “谁?敢暗算本少?有种给老子站出来之星辰法师全文阅读!”

    秦子州恼羞成怒的吼着,眼神看着身后每一个人,却都不像,可这好好儿人的一个人说着话呢,就突然地跪在了地上,看着秦子州不想是掩盖尴尬故意找台阶儿的样子,可谁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出手,却让周围的人毫无知觉呢?

    真真儿的诡异十足!

    “你丫亏心事儿做多了,老天都来惩罚你了!”

    王川嗤笑着,还特意神神叨叨的看了看四周,那表情仿佛这大厅里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似的,惹得众人也本能的四处张望起来。

    秦子州霍然站起身儿,可是腿还是酸疼的很,身体站不直,看起来极其痛苦,可是嘴上依旧不饶人。

    “少废话,雷绍霆,这个女人打了我妹妹,现在让我妹打回来,这事儿就一笔勾销,不然,今天谁都别想走!”

    秦子州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倒是叫人称奇,试问这l市敢和雷绍霆叫板的又几个?不管有几个,秦子州绝对不是其中一个,他太不够格儿了。

    雷绍霆不以为然的一笑儿,压根儿就没把眼前的疯狗一般的叫嚣当一回事儿,转头儿看向自己的小媳妇儿,执起了那白皙的小手儿。

    “傻妞儿,谁让你自己动手的?疼了吧?”

    乔楚小脸儿有点儿微红,这男人还真敢,大庭广众这么多人看着,还这么腻歪,也知道他这话一是心疼自个儿,另一个意思是气人呢,可心里还是泛起了甜蜜,回了一句不疼。

    男人那完全是带着浓浓宠溺的责备,完全让众人倒吸一口气,都知道三爷狠,到不知道三爷宠起人来竟然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儿,即便这会儿某爷怀里抱着别的女人,可是那些围过来的千金名媛们也都不禁对雷三爷无限神往起来。

    这话伤人,忒伤人了,秦子珊愤恨的眼泪都忘记流了,就那么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一对儿你侬我侬的男女,心里好似万箭穿心。

    “三哥,现在是她打我,你到底要护着她到什么时候儿?”

    不相信,还是不相信,平时也就算了,难道雷绍霆宠着这个女人都不分黑白对错了吗?

    “雷绍霆,我***忍你很久了,今儿你必须给秦家一个解释!”

    秦子州气的直跳脚,看着雷绍霆那嚣张的劲儿,简直要抓狂了,这是御谭府,谅他雷绍霆也想象不到这幕后老板到底有多大的势力,现在御谭府和秦天集团是在一条船上的,对付雷家也是同仇敌忾,雷绍霆绝对讨不到任何便宜。

    “你配跟我说话吗?”

    雷绍霆冷冷的哼了一声儿,鹰隼般的眸子锐利冷冽,看向秦怀礼,意思是,就算要谈,也得是秦家的秦怀礼和他谈,你丫秦子州还不够格儿!

    “你作死吧!”

    秦子州的里子面子算是丢光了,刚刚本来还琢磨雷绍霆要是恼羞成怒的话会不好看,正中下怀呢,却万万没想到这会儿恼羞成怒的是自己,而那肾上腺迅速飙升的指数儿已经让他有点儿停不下来的趋势了。

    “住口!还不知道丢人现眼啊?”

    一直在旁边儿看着的秦怀礼终于怒喝一声儿,这才算是把那个要发了疯的秦子州给呵斥住。

    “爸!”

    秦子州不服气的看着自个儿的老爹,难道妹妹这亏就吃了?这可是直接打秦家人的脸呢,凭什么啊?

    “绍霆啊,你们年轻人的事儿,私下去解决,我绝不干涉,可这儿毕竟是秦天集团的庆功宴,给秦伯伯一个面子,今儿就到此为止吧神道最新章节!”

    “什么?爸,您!您这是…”

    秦子州是一点儿都不敢相信他老爹就这么服软儿了,怎么说他也是副市长,在这l市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他们秦家怎么就让雷绍霆给欺负成这样儿啊,就算他们家有钱,就算他爷爷是老将军,那不也早就退休了吗?他大伯在商务部,也管不到他们头上来啊,真不知道他老爹到底在怕什么。

    “还不带着你妹妹去休息!”

    秦怀礼紧接着又警告似的瞪了儿子一眼,一个劲儿给他使眼色,秦子州才极其不情愿的将妹妹拉走了。

    雷绍霆自然清楚秦怀礼那只老狐狸打的什么主意,这会儿忍辱负重皆是因为他还有求于雷家,最近中央纪检已经暗自派人下来调查了,这会儿的秦怀礼自己的事儿还焦头烂额呢,秦子州又在外面儿栽了跟头,内忧外患的,他怎么还会为自己树敌呢?

    回头犯事儿的时候儿,还指望雷老将军能从中周旋周旋呢,所以从上一次将那一千万的琥珀画双手奉上,后期又几次三番的向雷家示好,还要把女儿嫁到雷家,无一不是要给自己留后路。

    至于为什么上面儿会有人盯上秦怀礼,那还真就得谢谢他养的一双好儿女了,动了不该动的人。

    秦子州是傻子,他秦怀礼可不傻,别人都以为雷家现在老将军退了,就没了实权,雷家就变成了彻彻底底的生意人了,而雷仲秋是商务部的部长,怎么着,也不会明面儿上越权去管那写乱七八糟的党政纷争,可这里面儿的道道儿,也只有身在官场的秦怀礼清楚得很,雷家的势力,远比别人看到的那些光鲜还要深远。

    “既然秦伯伯都开口了,晚辈自然不能再多计较了,不过我媳妇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这会儿手还红着呢,毕竟是在您的宴会上出的事儿,秦伯伯想来也想好了解决办法了!”

    这***叫什么道理,自个儿闺女被打了一巴掌,他雷绍霆到成了受害者了,这种颠倒是非黑白的事儿,也真就那亦正亦邪的雷三少才能干出来,谁都知道他从不会按常理出牌的,而此刻,还真就拿他没辙。

    老脸憋了个通红,才从后槽牙挤出来了一句,简直要把牙齿咬碎活血吞的样子,可面儿上还得保持着微笑,这表情还真真儿的不好拿捏。

    “难道世侄还要我这老人家掏医药费吗?”

    语气似是开玩笑,也略带着警告的意味,毕竟他也不是好惹的,你雷绍霆别得寸进尺。

    “哪儿能啊,这点儿医药费,我再管秦伯伯要这也太不开眼了,咱们提钱就俗了,这样儿吧,意思意思就算了,明天让子珊登报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我也不是什么不通情理的人,对吧,媳妇儿?”

    说完,还不忘深情的看向怀里的小人儿,最后的一句是温柔的询问。

    乔楚心里都不禁笑翻了,她家三爷真是嚣张的很,一番由黑转白的话说的好似有情有义,那演技之拙劣真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故意为之。

    这登报道歉那就真是把这事儿的黑白给颠倒过来,而且还板儿上钉钉的事儿了,秦家的脸面该往哪儿放啊?这还不如赔医药费呢。

    可话说到这儿了,三爷的态度很清楚,一副宽宏大量的意思,如果秦怀礼再拒绝,就真是显得小家子气,要搀和晚辈之间的事儿,和小辈儿置气了。

    三爷这招儿,真狠!

    围观的众人也都开始同情秦怀礼了,这好歹也是个副市长呢,怎么叫人挤兑成这样儿啊,显然今儿雷绍霆是找茬儿来的,嘴上说的好像和秦家有多亲近,自个儿有多大度似的,可是说到最后都是他占便宜,让秦家吃亏的事儿,连自己媳妇儿打了人,最后都能被他歪成受害者,真是牛掰的存在强上营长!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作为晚辈,怎么能让秦伯伯破费了呢,只要登报道歉,跟大家解释清楚这件事儿,也就行了,怎么说我也得叫子珊一声儿师姐呢,自然是不想太计较的!”

    温柔恬静的笑容很是无害,真诚的话语更是感人至深,大家好像都有点儿忘记刚刚打人的那个是她了,而只感怀于她的大度和明事理的样子了。

    虽然雷三爷颠倒黑白,虽然三少奶奶挥手打人,可是他们更愿意相信,这其中是有隐情的,因为眼前这对璧人真的不像是需要特意找茬儿打人的人,他们已经是高高在上,令人仰视的了,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怎么也不会在公众场合挥巴掌的。

    不了解乔楚的人尚可如此原谅,对于认识乔楚这么久的川儿爷一众那更觉得那一巴掌甩的真是爽,都忍不住对乔楚刮目相看了起来,平时柔弱安静的乔楚,没想到爆发起来还是相当强悍的,而且演技绝对不输给雷三爷!

    这一点,从昨天那种惊险的情况下,她被救时没有第一时间瘫软下去,而是能够第一时间想到去救人,那份镇静和魄力就很让人佩服了,而今天这一出儿,更是让他们惊喜万分,这个乔楚配他们雷子,还真是毫不逊色!

    就连叶晓也没想到乔楚会有如此举动,本来就对秦家也不待见的她,虽然不清楚这个中缘由却还是觉得乔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惊讶佩服的同时,反觉得自己好似缺少了乔楚身上这种魄力,看向乔楚时又不禁多了一抹赞赏。

    甭管秦怀礼那红白纵横的脸憋成什么样儿了,可这一行人却都一脸看好戏似的盯着他,就等他一句答复呢。

    “好!那咱们明天见报!”

    一句答复,皆大欢喜,雷绍霆也没再强逼着多说什么,便搂着自个儿的小媳妇儿和一帮兄弟喝酒吃肉去了。

    只能说,谁疼谁知道!

    秦怀礼这老脸算是丢尽了,让人家牵着鼻子走了半天,可这会儿也不是因为这点儿小事儿生气的时候儿,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还得给他那个败家的儿子擦屁股。

    ……

    宴会还在继续,雷绍霆一行人倒没急着走,都是圈儿里的人,自然认识的不少,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儿,都各自忙乎去了,剩下雷绍霆和乔楚站在外面儿的露台上。

    某爷体贴的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披在女人身上,才放心的再次将那小身体拥入怀里。

    “媳妇儿,跟爷说说吧,怎么自个儿跑这儿来了?刚刚爷不及时赶到,你挨欺负了怎么办?”

    语气说不出的温柔,带着点儿小小的责怪,可嘴角噙着的笑意深邃,却全部是对她的赞赏及惊艳之色。

    他的小媳妇儿可真漂亮,一想起刚刚她那厉害的小模样儿就不禁的浑身窜上一股燥热。

    她,总是能给他惊喜!

    “有三爷的人贴身保护,小女子怎么会被欺负呢?”

    乔楚从那温暖的怀里抬起头来,调皮的一笑,语气也难得的轻松。

    雷绍霆不禁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他派来的人可都是一等一的精英,藏在暗处绝不会轻易被发觉,她又怎么会洞察到这些的呢?

    看出某爷的疑惑,乔楚一笑,看来自己猜的果然没错军长的隐婚娇妻。

    “我不过是猜的,以我三爷的了解,发生这样的事儿,你怎么可能不派人保护我呢?刚刚你明明看见秦子珊气势汹汹的来了,却没有及时过来,我就更笃定了猜测了。”

    乔楚蕙质兰心,怎么不知道她男人的心思呢,许乔的事儿一出,他一定是会派人保护她的,虽然她没看见,但是心里就是莫名的踏实,刚刚明明看到秦子珊,三爷都没有立马儿过来,一定是因为心里有底。

    这种事儿,男人出面不太好,女人对上女人,想怎么撒泼欺负秦子珊都无所谓,三爷就是给她制造了一个这样儿的景儿,发泄心中愤恨的机会而已。

    “呦呵,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我媳妇儿这么聪明呢!”

    越看越稀罕,越看越顺眼,他雷绍霆上辈子积了什么德了,怎么就捡到这么个宝呢?

    想着就心里美上了,要不是要注意三爷那光辉伟大的形象,就差抱着媳妇儿傻乐了。

    “不过……我有没有坏你的事儿?毕竟刚刚可是副市长,他不会回头找你麻烦吧?”

    乔楚刚刚倒是出了口气,可是别因为自个儿,给雷绍霆树敌了,那自己今天的事儿做的可就有点儿不计后果的冲动了。

    “傻妞儿,秦怀礼算什么东西?他这会儿焦头烂额的,已经自身难保了,我说过,一定要让欺负你的人付出代价,那代价,绝对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儿,某爷那温柔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戾,转瞬即逝,再次看去,依旧是那魅惑众生的雷式痞笑,全世界独一份儿。

    想必这会儿,资料也快转到秦怀礼的手中了,不知道他得到这个规划计划书的时候儿,会是怎样的表情。

    ……

    御谭府竹香园

    这个时间竹香园里已经没有人来喝茶了,自然,舞台上也没有了乐师演奏,空旷的竹香园此刻冷清安静的很,就连白日里的茶香四溢也淡去了不少。

    不怎么喜欢在御谭府露面的谭明轩,最近却很喜欢在竹香园坐着,泡上一杯清茶,冲着空空的舞台发呆,好一阵子都回不过神来,像是入定了一般。

    肖劲笔挺的站在一边儿,已经陪着他的主子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呆了一个多小时了。

    中间儿就是有人来禀报,说乔楚今儿到了玉苑楼参加宴会了,一直入定似的脸上丝毫没有波澜的谭明轩才露出了一抹笑容,那笑容极淡,不自信看都很难抓得住。

    可肖劲知道,那笑容中藏着什么,欣喜,期盼,无奈,还有忧伤,那笑容太过复杂,到底这其中的比重是如何分配的,也只有少主自己知道了。

    “劲,你说如果雷绍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她,会怎么样?”

    儒雅清冷的面容,眼底掠过一抹寒冷杀意,语气却云淡风轻的似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那么随意简单。

    “这……”

    肖劲有些为难的低下了头,难道少主要越过夫人的决定,直接兑付雷绍霆吗?可是,如果雷绍霆死了,那么乔楚真的就能接受少主了?以最近这一段时间的暗地调查,显然,雷绍霆与乔楚之间的关系并非一开始那般带有目的性了。

    “说!”

    清淡的口气却带着令人臣服的震慑力,高大的身体靠在软榻上,将自己隐没入一片暗影里,只留下影影绰绰的轮廓,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冥逆乾坤。

    “以乔小姐的个性,恐怕……”

    肖劲是想说,以乔楚的个性,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在雷绍霆死后接受另外一个,而那倔强的性格万一再对雷绍霆一往情深不能自拔,很有可能这一辈子,少主都不会有机会进入她的心里,想必自己知道的,少主也自然可以想得到。

    “呵……是啊,如果她会看向我,那也就不是乔楚了。”

    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却夹带着丝丝的苦涩和自嘲,到底还是错过了,如果一切都能倒转,在她还没有对雷绍霆情根深种的时候儿,将她带走,那么就不会有此刻求不得的自己了。

    可那个时候儿,自己却迟钝的没有意识到她的好!

    再以后,一切皆是徒劳了!

    “少主,秦家父子已经在办公室等您很久了!”

    一声叹息,起身,收起一身的落寞,他还是那个器宇轩昂,儒雅清贵的谭明轩。

    “走吧!”

    ……

    “谭公子,关于东郊那块地的合作项目,我想终止!”

    秦怀礼开门见山,没有过多的寒暄,因为他没有时间寒暄了,抽出功夫儿来给自己那败家儿子解决这麻烦事儿,已经让他有些恼怒了。

    见着眼前这个将自己儿子玩弄于鼓掌的人,年纪不大,差不多和秦子州相当年纪,却有着同龄人无法企及的深沉内敛,尤其是那抹看似无害的笑容,春意盎然中却危机四伏,确实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爸!您这是……”

    秦子州一听楞了楞,赶紧想阻止老爹说话,刚刚说跟他一起来找谭明轩谈进一步的合作,怎么这会儿变成合作终止了?可还没等说完,就被老爹一记严厉的眼神儿给瞪了回去,也只有默不作声儿的在旁边儿听着了,可这合作合同都签了,也不是老爸说反悔就反悔的。

    “秦副市长好像找错人了,我并没有和秦天集团有任何生意上的合作!”

    谭明轩依旧是温和笑容,彬彬有礼的回答,显然是对于所谓的合作毫不知情的模样。

    “什么?谭明轩,你不会不认账了吧?”

    秦怀礼没急,秦子州先急了,明明合同签的好好儿的,他怎么就能不承认呢?

    “二十亿的生意让秦公子做成了六十亿,秦副市长您觉得我会和这样的人合作吗?”

    谭明轩轻笑一声儿,诚挚的请教着秦怀礼,显然这话让谁听起来都觉得和秦子州合作太过白痴的缘故。

    一提到这件事儿,秦子州也有点儿理亏的低下了头,本来以为有谭家做后盾,即便是地拍的贵了,自己的资金再加上谭家,合作开发项目把钱赚回来不难,可这会儿谭家竟然翻脸不认人,这让他心里有点儿没底了。

    手里攥着签过的合同,秦怀礼却觉得那简直跟一沓子废纸没有什么区别,即便是他再不去了解这商场上的事儿,可是世界上有名的几大家族他还是有耳闻的,其中就有在法国的华裔的名门望族谭家。

    而谭家是以什么出身,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即便近些年一切都已经入了正行,可私底下的势力也依旧存在。

    “谭公子这是要黑吃黑吗?”

    秦怀礼心里已经有了数儿,所谓的合作合同都是狗屁,是对方说翻脸就翻脸的事儿,现在的年轻人竟然都如此张狂,刚刚的雷绍霆是一个,眼前的谭明轩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自己这败家儿子拿什么和人家斗?

    “所谓黑吃黑,那都是暗地里的事儿,我是正当商人,秦副市长何出此言啊?”

    “秦家与谭家可素来没有什么瓜葛,谭公子又何必赶尽杀绝呢?要怎么样谭公子还是给一句名话吧妾谋一色全文阅读!”

    秦怀礼这句‘赶尽杀绝’绝对没有夸大其词的成分,因为这东郊的地皮一旦都砸在了秦天集团的手里,那么他多年的经营将毁于一旦。

    “我要收购东郊所有的地皮,所有!”

    “那谭公子想以什么价位收购呢?”

    秦怀礼心下一沉,这位看来是要吃霸王餐的架势,而此刻秦天集团讨价还价的机会也很渺茫,要么资金负重自己全部扛下来,那无疑就是一个闪失面临破产,要么就寻求合作,可是这成本已经让他败家儿子给抬高到了如此,除非是找雷家合作,不然,l市可找不到再能接下这个口子的人了。

    可,被谭明轩收购过去,也没准儿还能保一个成本资金。

    “东郊本就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也不过是被肆意宣传成如今这个样子,所有的地,我按拍卖价的三成收购!”

    “什么!三成?”

    秦子州脑袋都大了,一成?那他秦天集团平白损失的那九成谁来填补?丫谭明轩也太狠了,难道老爸堂堂副市长,还让这么一个商人给要挟了不成?

    谭明轩洒脱的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当初选了秦子州还真是再明智不过的选择。

    “三成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秦公子觉得不合算,那么可以看看这个再做评估!”

    肖劲走了过来,将文件夹的资料递给了秦怀礼。

    翻开文件夹,刚刚气的通红的脸瞬间煞白的没有血色,心里的震惊简直让他无暇顾及整理自己的表情了。

    那资料显然是副本,是l市土地规划局即将要发布的文件,为了防止沙尘暴直接袭l市,东郊的那块地皮被规划为绿化用地,下个月一号便会正是发布文件,也就是说,秦子州天价拍下来的地皮,最后什么项目都做不了,最终都要被政府征用收回,那么到时候儿那价格,可是比这三成都低了。

    “爸,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你都不知道?”

    秦子州看了也心里惊讶的很,照说l市的任何规划项目,秦怀礼应该清楚的,这个规划文件难道自己老爸竟是一点儿都不知晓吗?那后面儿引伸出来的问题连他想着都有些毛骨悚然了。

    “秦副市长这会儿恐怕也是公务缠身呢,我现在收购也算是帮了你的大忙,也许钱数没多少,还能少判几年!”

    谭明轩再次悠然自得的靠回沙发,完全无视眼前父子两个骇然的模样,很开心这个消息是自己递给他们的。

    这事儿,自己不做,雷绍霆也会派人去做,秦家注定是留不得的。

    “你买了不照样儿还是被规划?等着赔钱?你怎么可能有这个好心?”

    秦子州还是忍不住问了,因为他真的不相信自己竟然能输得如此惨烈,而父亲这边儿好像遇到了更严重的麻烦。

    谭明轩不置一词,显然对与秦子州这种白痴问题都懒得回答一般,只是随性的摆弄着小手指上的紫玉戒指,很是随意仙道兑换师。

    “行啦,你就别问这种白痴问题了,他既然能够知道这些事情,自然就有本事改变这决定,你的脑子想跟人家混,还差得远呢!”

    一看到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秦怀礼就气不打一处来,谭家既然能够将事情知道的如此详细,竟然连即将下发的文件副本都能拿得到,那么他的能力可见一斑,既然他三成要收购,那么他便一定是有把握颠覆这个东郊变绿地的决定。

    里外里,秦家这哑巴亏算是吃的死死的,人家把黑秦家的事儿摆在明面儿上说,秦家都一点儿脾气不能有。

    秦子州彻底颓废了,这事儿老爸都认了,看来真的没有反悔的余地了,可难道就这么被骗了嘛?他还是无法相信,昨日还一脸得意的鄙视雷绍霆呢,可今天竟然就面临着损失惨重,这种瞬息变化让他简直无法承受。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件事儿你就不怕我会告诉雷家?你当初怂恿我不惜一切代价的竞拍,不就是想针对雷家吗?你想如果雷绍霆知道了,会让这块地轻轻松松到了你的手吗?”

    秦子州为了集团,他不怕向雷绍霆低头,毕竟凭着老爸和雷家这么多年处下来的关系,总要卖个人情给秦家,更何况还是对雷家有利的事儿呢,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如果可以掰回这一成,他可以和雷绍霆合作。

    “你以为我怎么得到的这个批文副本?雷绍霆本就无意东郊,他就知道东郊的地皮将规划成为绿地,昨日拍卖会他的出现,也不过是让你赔的更多一点儿,你以为他真的是去和你争地皮了?多出的二十亿他早就和规划局三七分账,这会儿,人家雷绍霆正拿着你的十几亿再投资海外项目呢,这次,也算我和雷绍霆不是合作的合作,他得钱,我得地,而你,一无所有!”

    谭明轩本也懒得说这么多话,可是眼看着秦子州不见黄河不死心的傻劲儿,还真是想让他死个明白!

    “你们***合起伙儿来阴我?”

    秦子州不敢置信的吼了起来,怎么想都不敢去相信自己竟然能被耍到这种地步。

    “秦家动了不该动的人,这只不过是个教训!”

    昨天的事情,肖劲回来已经禀报过了,本来关于东郊,他还真想合作,自己不露面,也让秦家跟着喝一碗汤的,可是,秦家兄妹竟然敢动乔楚,那么他绝对要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也许他做的一切,乔楚永远都不会知道,可是他愿意如此这样守护着她,让她不能再受到任何威胁和伤害。

    不该动的人?

    秦子州压根儿不知道所指是谁,难道是那个许乔?不可能,许乔如果有如此的背景,又怎么会来找他呢。

    那不该动的人又是谁呢?

    “谭公子,果然好本事,你说的三成收购,成交,明天我会派人来签署合同,那么后续的事情,还请谭公子高抬贵手,一切纷争也就都与秦家无关了!”

    秦怀礼起了身,苍白的脸始终没有恢复血色,此刻他已经无力再多说什么了,因为有更重要的事儿还得需要回去部署,今天谭明轩虽然黑吃黑的吃了霸王餐,将秦家那些家底儿吃去大半,但是也给他提供了一个讯息,就是自己已经被上面儿盯上了。

    是福是祸,丝毫都不能有偏差……

    ------题外话------

    感谢亲们送的花花,还有钻石,还有票票!

    感谢大家包容二货倾,经常干点儿犯二的事儿,好吧,就这样,大家晚安吧!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4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