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兄弟反目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秦家这庆功宴俨然成了催命席了,站的多高,摔的就有多狠,这次秦天集团元气大伤不说,就连秦怀礼也是一脑门子的官司,整个秦家都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向来在官场上混的如鱼得水的秦怀礼,虽说是凭借着自己妻子林秀云家的势力爬到了这个位置,可是如果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和手腕儿,恐怕也是做不久的,可怎么就突然被上面儿盯上了呢?自己竟然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听到,这件事儿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从竹香园出来的两父子,此刻都可以用灰头土脸来形容,再回到玉苑楼看那热热闹闹的庆功宴顿觉讽刺的很,可是,这戏还是要做下去,不能失了面子,再如何心急如焚,也得应付这一晚。

    “爸,现在怎么办?”

    “你现在知道问我了?当初我是怎么嘱咐你的?让你不要再继续动东郊那块儿地的主意,你偏不听,现在如何?你是怎么认识这个谭明轩的?”

    秦怀礼也完全知道这事儿秦子州是彻底让人家给耍了,可是,他也有些好奇,谭家就算势力范围再打,毕竟大部分的生意及势力都在国外,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势力,能左右政府土地规划?

    “在……”

    秦子州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偷偷儿瞄了一眼冷着脸的老爹,更是觉得说了,肯定还得招来一顿骂。

    “在地宫?”

    一看儿子吭哧半天也没说个四五六,自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之间秦子州有点儿惧意的点了点头。

    “你啊你啊!我怎么告诉你的,不管你平时怎么顽劣,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一个赌,一个毒,是我明令禁止的,你竟然!”

    秦怀礼气的一阵儿的咳嗽,一眼看上去好似老了十岁一般。

    秦子州也不敢反驳,更不敢告诉老爸,当初是因为在地宫赌钱一下儿输了三千万,傻了眼,毕竟不算个小数目,一动便会被老爸知道,所有为难之际,谭明轩慷慨的免了他输的钱,说要交他这个朋友,几次往来,相谈甚欢,才谈到了东郊地皮合作的事情。

    “爸,您就先别说我了,还是先办正经事儿要紧,我就不信了,你是官,难道还怕他一个商吗?他有本事将那块地翻过来,咱自然也能想到办法的!”

    秦子州气急败坏的说着,越想心里越不甘,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其实这话说的倒也没错,向来民不与官斗,再怎么经商,有钱,比起掌权者还是差着段呢,可那说的都是普通商人,那红道。

    “有秦子州这个货,还怕没有导火索?秦怀礼要怪,就怪自个儿的种不好,生了这么个儿子吧!”

    王川讥讽的一笑,随后儿又乐不呵儿的倒了杯酒,似是庆祝般的举了举,一饮而尽。

    转头儿看着安志文一直盯着手机,有点儿不爽,一把将那手机抢了过去。

    “我说你丫一天不赌爪子痒痒是不是?你丫知不知道赌字头上一把刀啊?”

    “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吧,大哥!赶紧还我!”

    安志文也不恼,可是明显眉头皱起来了,口气透着不悦。

    “不给,我看你能把小爷怎么着?”

    王川得势了一般的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成心就要和安志文过不去了。

    雷绍霆看着两个人这儿较劲儿,沉默不语,只是眼神犀利的看向安志文,浓眉蹙了蹙,要说什么,又闭了嘴。

    安志文不急不缓的从西装内袋里又掏出一只手机,悠哉的翻开,又打开了赌球的网页,继续盯上了。

    “操!算你丫狠!”

    王川一副没辙的样儿,把手机又一下儿扔了回去。

    安志文不以为然的一笑,将手机接了个正着,随即起身儿,就要往外走。

    “你丫嘛去啊?”

    王川有点儿纳闷儿,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问的时候儿,带着点儿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你管呢,小爷今儿手气不错,下去走两局!”

    安志文那精致的五官透着阴柔之美,一双眼睛却幽暗的很,整个人散发的气质也都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无法掌握的,任凭谁都无法动摇他的意志一般。

    可是这种执着用在好地儿还行,用在赌上,可是要出大事儿的。

    王川瞅着这个兄弟,也是心里担心,这兄弟几个,雷绍霆放荡不羁,安志文阴沉莫测,龚奇伟云淡风轻,就属川儿爷是侠骨柔肠的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眼瞅着哥们儿往火坑跳,他就忍不住得拦着,他可不管人家回头是否记恨他还是怎么样。

    “我今儿非得管不可!”

    “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你丫管得着吗?”

    安志文嬉笑着看了王川一眼,对于王川的阻止不以为然,拿起沙发背上的西装外套就往外走。

    “操,少他妈嬉皮笑脸的,小爷今儿就不让你走了,有种你就给我撂倒在这儿!”

    王川一把抓住安志文的胳膊,显得尤为坚持,也引来了宴会上诸多人的眼光。

    安志文一看王川突然这做法儿,一副来真的的样儿,也不禁脸色阴沉下来,他是黑道少主,那骨子里的戾气绝对不是表面上不多话便可以被人忽略的,眸色一凛,敛去了刚刚调侃的笑容,冷眼看着王川。

    “你丫有病吧!放开!”

    一甩胳膊把王川抓着自己的手甩开,眉宇间尽是厉色,任谁都知道安家是什么出身的,l市的黑道势力大部分都是安家的势力范围,身为玄帮少主,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下说被人抓一把就抓一把的?回头儿怎么面对帮众?威信何在?

    从开始是为兄弟好的王川,这会儿被哥们儿卷了面子,显然脸上也挂不住了,脸色也是相当难看,俨然暴风雨盘踞的意思。

    “安子,是兄弟的,今儿你就别去,不然兄弟都没得做了!”

    川儿爷是相当那个挽救失足少年的天使,但是也得看人家安爷领不领情了。

    “你威胁我?你知道我安志文从不受这个!”

    眸光凛冽,丝毫不容人质疑,两个人就这么对上了,奇虎相当的气势,谁也不让谁。

    “**你大爷,拱火儿是吧!”

    说着,那特种兵的架势全副武装了,一拳挥出去,如风一般的迅猛至极,一点儿没有留情面,一下儿砸在安志文那绝美的脸上,瞬间鲜血就顺着嘴角儿溢了出来。

    “老子的事儿还轮不着你管!”

    安志文哪儿是吃素的,抬起一脚,斜着就砍在了王川的脖子上,王川一个踉跄,靠到了旁边儿的桌子上,歪着脖子显然这一脚踢的不轻。

    震惊的眼神看着安志文,刚刚他的一拳头看似迅猛,可是确实是收着劲儿呢,不然以他的伸手,安志文不可能还好好儿的站着,可是安志文这一脚可是出的全力,这会儿脖子完全回不过来弯儿。

    来真的!跟小爷这儿来***真的!

    行,安志文,你***真行!

    “行!行!安志文你有种,你他妈为了这个连兄弟都不要了,我看你丫就是吃错了药,魔杖了,我不管你!我也懒得管!”

    王川显然是憋了有些日子了,今儿就痛快儿的爆发了算了,早就知道安志文是这御谭府的常客,但凡明白点儿事儿的也都知道这御谭府到底是靠什么营生儿呢,早就明里暗里的提醒过安志文,丫一点儿不往心里去,还一如既往。

    雷绍霆一直冷眼旁观这一切,并没有上前去拉架,好似思索着什么,又好像是等待着什么一般。

    旁边儿的人可就议论纷纷起来,这好好儿的兄弟,怎么突然就这样儿毫无预警的动起手来了?冲突没开始的时候也有人往这儿看,刚刚好像还是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这爷们的脾气还真是难以预料,说打就打。

    细细听来,也听出了大概,看来就是川儿爷堵着安少不让他到下面去赌,而安少呢,面子挂不住,恼了,兄弟俩红了脸了,动了手儿!

    一直在另外一边儿聊女人心事儿的乔楚和叶晓也闻声儿赶了过来,看着这两位对峙着,一个嘴角儿流血,一个歪着脖子,一脸寒意的怒视着对方。

    这什么情况啊?

    乔楚有点儿摸不着头脑,旁边儿的叶晓更是一头雾水了,刚刚不是好好儿的吗?

    “绍霆,这……怎么回事儿啊?”

    看着雷绍霆冷峻的脸庞,看不出喜怒,看着两个人又好似没有看,听到乔楚的声儿,面色才稍稍放柔。

    “没事儿,媳妇儿,咱回家!”

    起了身儿,搂着乔楚,扫了一眼对峙的两个人,脸色冷了冷,那寒气逼人的眼神,让围观的众人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显然这会儿雷三爷是气着了,这哥儿俩儿是三爷带来的,这会儿竟然因为自己的事儿闹起来了,分明就是没给三爷面子,怪不得三爷那脸都快结了冰碴儿了。

    “那怎么行啊,安子,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乔楚知道川儿爷是个火爆脾气,这会儿问他肯定炸了庙儿,还是安志文相对稳当点儿,还有翎子那一层关系呢,安子一直对自己挺尊重的。

    “嫂子,丫要下去赌,我们都劝了八百回了,人家压根儿就不往心里去,你说这赌是好事儿啊?不知道我们这是为他好呢?丫这会儿跟疯狗似的,还咬上人了!”

    王川看到乔楚,脾气也敛了敛,依旧歪着脖子,但压低了声音,心里还是维护着这个兄弟,不想把他嗜赌成性的事儿说出来,也搭着周围看热闹的人惹不起这几位爷,虽然往这边儿关注着,但是也都站的远远儿的,没敢往前凑合。

    乔楚一听这话,立刻眉间有了担忧之色,她也听过一句话,吃喝嫖赌抽反过来最要人命,没听说吃穷穿穷的,可是赌的倾家荡产的简直不胜枚举,即便是安志文有多大的家业,也无法填满赌的**。

    “安子,大家也都是为你好,跟我们回去吧!”

    “嫂子,这事儿你甭管,我看丫能不能挡得住我?”

    彻底杠上了,安志文怒意十足,语气却很是平静无波,听起来更加让人觉得具有震慑力。

    “你想想翎子,她要知道这些,得多担心啊!”

    乔楚没辙,只能搬出来白翎,可心里却没什么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白翎到底在安志文心里有什么分量。

    只见安志文眸色一沉,眸间闪过一丝复杂,随即又全数隐了去,又恢复成与王川剑拔弩张的模样儿。

    王川气都堵脖子了,他这是为什么啊?这是为他好,好心当作驴肝肺,还***跟他叫上板了。

    侧身一退,和安志文保持了更远的距离,冷笑一声儿,眉宇间却带着点点失望。

    “行,安爷,我挡不住您,您随意!”

    “明白就好!”

    安志文放下一句,转头儿就要走,可是看着这僵局,乔楚可是急了,明明儿的好兄弟,怎么突然说翻脸就翻脸了呢?平时整天混在一块儿,恨不得穿一条裤子那种要好的劲儿呢,就这么闹翻了?

    急的乔楚直跺脚,这会儿兄弟反目的样儿,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绍霆,你快劝劝!”

    看着自己小媳妇儿焦急的样子,雷绍霆那冷脸也开化了几分,俊逸的脸庞沉着,薄唇抿了抿,带着一股自不愿多管的厌烦之色。

    “安子,这事儿你自己掂量,如果再一意孤行,兄弟没得做!”

    语气冷冷,带着不容置疑的笃定,说完,便揽着乔楚走了出去。

    乔楚脑袋有点儿懵,她让这位爷劝和劝和,怎么这会儿反倒把话说僵了?

    据她的了解,这哥儿几个都是以雷绍霆为核心的,这话要是他说了出来,那么基本挽回的希望不大,可怎么琢磨,也觉得这事儿有点儿小题大做了,既然是朋友,有了什么事儿说开了就行了,也没必要弄的剑拔弩张的啊!

    可是被某爷那不容反抗的胳膊搂着,乔楚也只得跟随着他的脚步往外走,就连回头和叶晓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没有,看来三爷也很是生气,不过就是在那么多人们面前不好发作而已。

    王川也愤愤然的紧随其后的离开了宴会厅,安志文冷冷回眸,看着兄弟离去的背影,鼻子冷哼一声儿,满眼的狂妄与不屑。

    对上安志文那冷厉的眼神,自然这些看热闹的人都不敢再往这边儿瞅了,都跟没事儿人似的各自去聊天儿了。

    “安子,大家说的都是为你好,你今儿怎么……”

    叶晓作为这几个认得姐姐,也不得不站过来说一句,在她对这几个人的了解来看,今儿的事儿远不至于弄成这样儿,怎么就一句好话没有的,劈头盖脸就闹上了呢?

    不过兄弟之间红个脸,倒是好调节,这会儿她最为担心的还是按职位这嗜赌的事儿,一旦扎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叶子姐,我有事儿,先走了!”

    就没打算和叶晓多说什么,转身儿就离开了,可是走的方向不是离开,却是往回廊壁那边儿去了,叶晓知道,这回廊连着的就是御谭府的地宫,不禁为之一叹,看来拦也是拦不住的。

    好好儿的庆功宴,也显得萧条的很,接二连三的闹剧,令人目不暇接,这宴会的主人秦子州说有些不舒服离开后也就再没有露面儿,主人都走了,他们也没必要多做停留了,整个宴会也显得意兴阑珊,不一会儿,人们走的走,散的散,宴会便也提前结束了。

    ……

    “绍霆,你怎么都不劝着点儿啊,安子是你的朋友,我们应该帮他才行,不然他不更要踏入万丈深渊了?”

    上了车,乔楚有点儿不明白的问雷绍霆,别的不说,以她的了解,三爷绝对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对于兄弟不可能不管不顾的。

    某爷一个手把着方向盘,一个手握住那小媳妇儿的手来回摩挲着,深邃的眸子在夜晚那暖黄的路灯照射下显得幽暗闪亮,可其中的意味深长是任谁都无法明白的,就连乔楚也无法看明白。

    “傻妞儿,这是男人的事儿,你就别操心了,手还疼吗?”

    乔楚脸一红,哪儿就那么矜贵了,今儿这一出儿颠倒黑白,算是唱的顺顺利利的,那一巴掌她也是打的相当痛快,可这位爷都问了不下八遍了,显然这会儿就是想转移话题呢。

    也没法儿再多问了,人家都说是男人之间的事儿了,她作为女人还跟着搀和什么啊,赶明儿问翎子去,这事儿她为了翎子的幸福,也不能袖手旁观。

    “不疼了,疼的应该是秦子珊吧,不过这点儿教训,还远远不够,我一想到许乔毫无生气的样子,我就忍不住生气,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呢!”

    换了话题,乔楚也自然想到了许乔,现在她这么养着伤,她无法做什么,等可以活动了,恐怕还难以控制她会不会有什么反常情绪。

    “秦家离倒台不远儿了,到时候儿带着你去看看,给我小媳妇儿解解气!”

    某爷指背刮了刮那柔滑的小脸儿,宠溺的神情溢于言表。

    “嗯,好!真是天意如此,报应不爽,恶有恶报,哼!”

    娇俏的小模样儿可爱的紧,大大的眼睛,水亮清澈,对于天网恢恢这件事儿满是欢喜。

    傻妞儿,哪儿是什么天意,老天什么时候儿开眼过?

    不过,也到算是天意,爷就是你的天,就让你在这片天地里,永远都不受任何委屈的生活。

    看到此刻小女人那满足的笑意,想着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秦家一定要除,那么下一个便是……

    ……

    “此事属实?”

    “少主,事情确实如此,刚刚王川和安志文差点儿大打出手,看起来不像装的!”

    肖劲谨慎的回答,刚刚的一幕是他亲眼看见的,两个人的架势眼看着就要动手儿了,那怒火明显,看起来并非是演戏。

    谭明轩一双眼睛透着一丝精明,眯着眼睛,像是思忖着什么。

    “那雷绍霆是什么反应?”

    “雷绍霆好像早就知道此时,显然是有些失望,懒得去管的意思,而且这么多人看着,他肯定觉得没面子,只说了一句,如果安志文一意孤行,兄弟没得做!”

    肖劲据实禀报,可是那雷绍霆一直都是冷着一张脸,让人无法探究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也不过是凭着自己的想法儿去猜测而已。

    “劲,有的时候儿,看到的也未必是真的,凭空猜测,就更不可取了!我要的是确实的证据!”

    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肖劲,仿佛可以将人的心底看穿一般,自然也把肖劲的想法儿看了个底儿掉。

    “是,少主!我记住了!”

    谭明轩的点了点头,依旧抚摸着那紫玉的尾戒,思绪却已经飘的很远了,将一些事情串联在一起,又打散再次串联,翻来覆去的想找到一个将事情理顺的方法。

    “安志文的情况,查的怎么样了?”

    “回少主,安志文确实在地宫输了不少的钱,每一次来都会开vip专席,五百万起局,输赢比率平均在一比九,不止在地宫,他平时还会炒股和赌球,在l市各大盘口都有下注,赢少输多,总的算下来,不出半年年,安氏就会毁了,听说,近期他已经要将香雨墅联排别墅拍卖呢,看来安志文自身已经出现了赤字了,只是暂时没惊动到安老爷子,他只是在折腾自己名下的产业!”

    打从安志文第一次来地宫赌,肖劲便开始注意他了,一是因为安家在l市的黑帮势力,毕竟这地下赌场也都是一条线儿上的,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总要防备着点儿好一些,再者,他是雷绍霆的朋友,多关注着他的动向,也有可能能查到关于雷家生意的消息,多一条腿走路总是没错的。

    “继续跟进,查清楚接手人的身份,是否和雷家有关,如果没有,那就派人去各个赌球的盘口知会一声儿,让他先赢一些尝尝甜头,放长线,这个人也许对我们有用处!”

    谭明轩说这话的时候儿,也没来由的很是谨慎,虽然如此吩咐,可还是无法忽略心中疑虑,如若是别人还则罢了,可对上的雷绍霆,他就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儿,一步都不能错。

    这一次虽然自己算是捡了便宜吞下了东郊的地皮,可是雷绍霆那边儿却平白落了十几个亿,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一样儿,以雷家的实力和背景,这十几个亿却可以发挥上百亿的作用。

    而自己对于东郊地皮的开发和未来前景,还得费一些周折去周全这一系列的事儿,着实还是要费些心思,整个l市乃至更上层的形势也要更加的摸清楚,毕竟雷绍霆在明,自己在暗,他竟然要掰倒秦怀礼而完全不让秦家得到一丝一毫的消息,可见雷绍霆果然是深不可测的,雷家,更是深不可测。

    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悄然开始了,显然这次,双方获益,算是打了个平手,可比起雷绍霆凭借一句话便拿到十几个亿来看,自己这次却是略逊了一筹。

    不过,你我来日方长!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4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