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亲们粽子节快乐!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关于秦家后续发生的事儿,乔楚也没再多问雷绍霆,她知道凡是她在意的事儿,他不会不管。

    一切都等许乔再恢复一阵儿,心情上也能调节好的话,将秦子州告上法庭也是迟早的事儿,而且有几次在雷绍霆身边儿,也大概听到过两次,关于秦家如今水深火热的状态,就连秦子珊也已经有几天没来学校了,想来秦家最近不会好过。

    不过值得高兴的事儿是欧阳老师出院了,最近忙的焦头烂额的她也没有多抽出时间去看看,一个确实是忙,再一个则是因为三爷那霸道劲儿也不愿意见她对别人太过殷勤的,有他派的人照顾着,想来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再者说,即便是她去了,也只能凭添伤感而已。

    无暇顾及其他,现在眼么前最重要的事儿就是雷老爷子的八十大寿了,自个儿准备的这个礼物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入了爷爷的眼。

    “姐啊,昨天拍卖会上所有款项我都已经统计出来了,下午咱就去申请资格,川儿爷那边儿帮咱们打好招呼了,估么着明儿就能批下来!”

    电话的一头儿,小桃儿的语气格外兴奋,近期为了原色网站忙的热火朝天的小桃,不但没有显出一点儿疲惫,反倒是一身干劲儿,每天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虽然这只比小桃大了两岁而已的乔楚,却真真儿的觉得精力跟那小丫头比还是略逊一筹呢。

    “这么快?”

    知道有王川帮忙,但是能这么快解决也让乔楚有点儿没想到,在这个权与钱的社会里,有些事儿确实是那些掌握实权的人好办事儿得多。

    并非羡慕权钱或者拜服与这些,但是通过这些东西去做好事儿,乔楚觉得没什么不好的,这样反倒方便很多,相信即便是有权有钱的人,也终究还是存留着一些爱心的。

    原色网站这次的公益拍卖会能够举办的如此盛大和成功,也多亏了这些社会名流的支持,筹得的善款完全够她和小桃去申请慈善基金会的本金了。

    当然,为了能够保持原色网站的神秘感,她们是完全交给经验丰富的策划公司一手操办的,毕竟现在网站刚刚开始,让他们知道如此火爆的网站竟然是两个曾经千夜魅的舞女开的,估计那些趋之若鹜的名流也得琢磨琢磨了,虽然这个现实听起来很悲催,可这就是现实,不能一时为了自己的骨气和面子,让网站陷入瘫痪,那么他们前期的努力便全都付之东流了。

    “嗯,是啊,这不是得赶着你们家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嘛!姐,这份儿礼总出去,估计雷家老爷子肯定高兴,你这少***地位在雷家可定也会一路飙升啊!”

    小桃为了这个网站奔波这么久,一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可是一投入进来,便让她看到了这件事儿的前景,这个网站很有可能就是乔楚正是进入雷家的敲门砖,所以她必须全力以赴的帮忙,因为在她的心里,早就立下誓言了,乔楚就是自己的亲人,她一定要努力让乔楚能够得到幸福,她得到了,那么也就算自己得到了吧。

    “我可没想那么多,再说,你也知道那结婚证儿是假的啦,什么少奶奶啊,我只希望绍霆的奶奶不反对我们交往,我就知足了,以后的事儿太远了,我也不想去多想,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过好每一天就行了!”

    乔楚笑呵呵儿的回答着,手里拿着ipad翻看着网站,最近已经有很多一线品牌的商家找她们联络,这广告业务一来,网站的收益就有了,很快便彻底可以将此网站变成非营利性网站,专心做慈善了。

    “三爷甩出的结婚证儿还能有假啊?真是没看出来,三爷还有这一招儿,佩服啊佩服,这回是铁了心儿的把你套的死死的了,看来你想逃可是费了劲儿喽!”

    小桃在那边儿一副老道的样子,打趣儿着乔楚,可是心里也是真为这个姐姐高兴,想到自己的未来,也不禁唏嘘不已,忙完这阵子,也该回家去看看了吧,算算日子,也就是最近了。

    反正下午也要见面,电话里也没再多说什么,乔楚便起身儿去换衣服了,虽然被许乔劫持的那天被雷绍霆抱回了风锦园住了一晚,可是后来,自个儿还是坚持着回了风清园去住,左右想着还是两个人别总在老头老太太面前儿腻歪在一块儿的好,最终雷绍霆拗不过自个儿也勉强答应了,又过上了两两相望的日子。

    好在也不用等太久了,等一个月的约定时间到了,爷爷的大寿一过,老太太是否同意也都成了定局,自然也不会再继续在雷家住了,毕竟这假结婚,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一直这么住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不过自从这次慈善拍卖会成功举办,她这身份也变得越来越透明化了,原色网站街拍不断,现在就连很多其他的时尚网站,也都转载着她的街拍信息,一下儿自个儿成了不是名人的名人了。

    好在只限于时尚圈儿的,还没有波及到其他地方,自个儿一天出门儿也是有专车接送,去的也都是高端场合,也没有引起什么sao动,在学校一贯低调的自己,也没想出和别人有什么格格不入的,有知道的这个网站的,也不过就是在身后议论一下儿,也就没法儿往心里去了,这越解释事儿越多,还不如顺其自然了。

    下午和小桃碰了面,把申请资格表递了上去,一件事儿又算是办踏实了,小桃着急回家给川儿爷做饭去,她自然也不能拦着,琢磨着时间还有富余,就奔着d&k集团去了,这两天三爷忙的跟什么似的,挺陈君说好像是在做什么新的项目,自个儿是完全不懂这些了,不过去送个下午茶慰问一下儿倒是可以的。

    特意到了金公馆打包了三爷最爱吃的鱼翅凤眼虾饺,想必他忙起来也是没个时间观念,这午饭吃没吃都不知道。

    到了集团,才被告知雷绍霆还在开会,陈君也自然是跟随在侧的,也只能在办公室等,这一等可就没时候儿了,透过落地窗照射过过来的夕阳余晖,映着晚霞将整个房间都照的红彤彤的,如此暖意的房间,本来就忙乎了一天的乔楚靠在沙发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雷绍霆进了办公室,已经是忙的头都大有些疼了,一堆的事儿堆在一起,也确实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可是怪谁呢?谁让他接了这军令状了呢。

    海外项目投资的资金已经打了过去,可是那些都是老项目,也只能使集团稳步发展,如果想在最快的时间里提升集团经济指数,那么就得开发新的项目,将这项目成为本年集团的核心项目去做,那么大手笔的投入,和大规模的开发就会出现一系列需要解决的问题。

    虽然集团一直宣传的是向东发展不过是个幌子,可如今被谭明轩捡了个便宜也着实让他心里堵得慌,以后交战的时候儿还多着呢,而雷家与谭家似乎远不是商业竞争这么简单,希望自己早就下的一步棋最后能够是关键一击。<>

    活动着脖子,将西装外套脱下来随意的扔在了进门儿的酒柜上,他确实觉得有些疲惫,只想躺到那儿休息一下儿,松了松领带,抬头儿,却看见了那个窝在沙发上的小人儿。

    纤细曼妙的身形儿,就软软的斜倚在沙发上,在晚霞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柔和安宁,秀发丝丝缕缕的垂在脸庞,映衬的那本就白皙的小脸人更加的如雪似霜般的洁白透明,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形成一个淡淡的弧,静静的睡的很是安稳,樱红的唇瓣轻抿着,自然上扬的唇角儿,似是在做着好梦一般带梦幻般的笑容。

    轻手轻脚的坐到了她的身边儿,不敢使劲儿往里靠,只坐在了沙发的一个边儿,生怕将这睡的安静的小人儿给吵醒。

    手轻柔的抚摸着那长而柔的发丝,似是抚摸一件珍宝般的小心翼翼,对上她,一身疲惫尽数散去,此刻心中满是柔软,那些恼人的数据都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了。

    睡梦里感觉到有人在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就像回到了小时候儿,自己枕在爸爸的腿上,爸爸那温柔的大手就是这样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哄她睡觉,也只有在确定她睡着的时候儿,才会听到爸爸的喃喃自语,说她的头发像她妈妈一样的好。

    “爸爸……爸爸……”

    呓语的声音不大,好似含在嘴里说的,不太真切,可是雷绍霆却还是听的清清楚楚,她是想爸爸了吧!

    思及此处,眸光柔情似水中却带着满满的心疼,他该如何告诉她,她的爸爸已经……

    慢慢睁开眼睛,对上的正是这双满含深情却又复杂的眸子,那眼底的疼惜好似和往常不太一样,有些失神,有些哀伤,他怎么了?

    “我吵醒你了?”

    雷绍霆见着那水亮的眸子睁开,性感的唇线微微勾起,刚刚的复杂情绪也随着这一抹笑容统统隐去,剩下的只有温柔的注视。

    “没有,我也就是眯一下儿,你开完会啦?”

    乔楚柔柔的嗓音还带着丝丝初醒的沙哑,慢慢的坐起身子,眯缝着的眼睛还带着几分睡意,那小模样儿看起来娇憨的惹人怜惜。

    “嗯,等很久了吧?”

    “我也是刚到一会儿,不过,估计那鱼翅凤尾虾饺要凉了。”

    看着茶几上放着的饭盒儿,有些可惜瘪了瘪嘴。

    “不会,一会儿热一下儿就好了!”

    她特意带来的东西,某爷是说什么也不会辜负了她的好意的,虽然鱼翅凤尾虾饺再热便失去原来的味道,甚至还会带着点儿腥味,那他完全可以当美味咽下,因为是他的小媳妇儿特意买来的。

    “还是别了,那个放久了就腥了,三爷这么挑嘴的人,哪儿能受得了?”

    乔楚顽皮的眨了眨眼睛,对这位爷的口味她掌握的还是蛮准的,说不上挑食,可是什么东西放那儿再热来吃,他可是受不了的。

    “这么说来,爷是挺挑嘴的,就喜欢吃眼前这个!”

    某爷意味深长的点着头儿,对乔楚说他‘挑嘴’这话很是认同,但是显然是给了另外一个解释。

    乔楚哪儿能不知道三爷那话里有话的意思啊,对于他的曲解,也早已不以为意了,可还是忍不住娇嗔的对着男人皱了皱鼻子,那小样儿别提多可爱了。

    本来就对她爱不释手的三爷,哪儿还能受得了这娇俏的小模样儿啊,一把就将本就在咫尺的小人儿给拉进了怀里,紧紧的贴着,密不透风。

    温热的唇也倏然封住了那娇艳欲滴的唇瓣,将女人一瞬的娇呼全部都堵在了口中,许是那晚霞映衬出的景儿很是绮丽,男人也不愿用自己的急迫打破这美好一般,只是浅浅的在那柔软的唇上来回**着。

    慢慢的挑动女人的情绪,直到那唇瓣细滑滋润的有些迫不及待的时候儿,灵活的舌才积极探入,寻觅那方寸清香。

    四片唇紧贴着,舌与舌相互勾缠,彼此为对方呼吸着,双双闭起的眼睛,在这深吻中慢慢沉溺……

    许久,才恋恋不舍得分开,女人喘着气有小脸儿已经绯红一片,某爷意犹未尽的,声音粗噶的带着浓浓的**。

    “媳妇儿,我想你了!”

    这话说的竟然带上一股子哀怨的味道,外人儿不知道,可是这几天三爷憋得紧,又是几天都没有好好儿的抱抱自个儿的小媳妇儿了,不哀怨才怪呢。

    俊逸非凡的脸,此刻却似一个耍赖的孩子一般,将脑门儿抵着女人的额头,喃喃的诉说心事。

    这堂堂d&k集团的大总裁,谁又能看到过他这样儿的一面呢?恐怕也只有乔楚见识过了,其实甭管男人在外面儿多么的是那内裤怎么处理的事儿吗?这个无赖!

    “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看着男人那恶趣味的笑容,以及对他以往的种种无赖行径,她绝对有理由怀疑,打从一开始,三爷就买安好心,明明儿也知道这点儿再去买衣服都来不及了,而且总不能让陈君姐跑出去给她买内裤吧,这也忒说不过去了,他就是打着这个主意呢。

    “故意什么?”

    某爷还不忘在那柔滑上来回磨蹭,唇也在那元宝似的小耳朵上来回逗弄着,就等着那小妞儿自己说出来!

    “反正你就是没安好心!”

    小脸儿气的嘟了起来,但是心里合计着一会儿怎么出门儿呢,虽然这床上了衣服,没人儿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吧,可自个儿心里别扭啊,再加上身边儿这位爷肯定也且得拿这个说事儿呢,怎么琢磨,都觉得他是故意的。

    某爷眼皮一翻儿,俊逸的眉宇间全是笑意,明显的就是在说,‘爷就是故意的’!那坏笑极其欠揍。

    乔楚心里翻腾着,总觉得长此以往,自个儿非得被他吃的死死的不可,为啥这事儿上总是三爷占上风,自个儿是被耍的那一个啊?一定要逆袭一回,非得让这个爷吃吃瘪不可!

    虽然这么想着,可是转念又推翻了这个念头儿,要比无赖的劲儿,自个儿比那三爷绝对是望尘莫及的。

    “放心,爷就对你一个人儿不安好心,高兴不?”

    一句话惹得乔楚直翻眼皮,起身儿开始往身上套衣服,怎么来送下午茶慰劳慰劳他,最后自个儿却变成下午茶让人给吃干抹净了呢?

    失策,失策啊!

    ——☆——

    秦家大宅

    秦家一家人,此刻都一脸愁云惨淡,围坐在一块儿的除了秦家人,还有秦怀礼一直以来信得过的几个部下,这会儿也是战战兢兢的愁眉不展,自然里面儿也包括了本不想趟着浑水的李寿林。

    这几个人里,最觉得冤的应该就属李寿林了,平时和秦怀礼屁股后面儿转,其实真正的也没分到多少好处,反倒让别人把他归结为秦氏一党了,这会儿竟然又被抓来开这个秘密会议,心里就不禁犯嘀咕,显然要是秦怀礼不说,那么他们谁都没想到,上面儿下来人竟然不是查小头儿,第一个就是拿秦怀礼开刀,那么要办他们的人,肯定是中央一级的了。

    可是细算算,他们秦氏一党基本都是处事圆滑之人,照说不可能得罪到什么人,即便是有做的不当之处,一般都能坐下来说和说和也能过去的事儿,可这次,好像完全不给说和的机会,有点儿一下儿就要判死刑了似的。

    “大哥,您说这事儿到底是那条线儿走了火儿了呢?”

    平时私底下,他们都称呼秦怀礼为大哥,一个是显得亲热,秦怀礼的岁数儿也在那儿摆着呢,再一个,也确实叫一声儿大哥显得贴切,其实混政界有的时候儿跟黑社会也没啥区别,都是老大带着抓钱的事儿。

    李寿林问这么一句,可不是从心里关心秦怀礼,完全是想探探消息,自个儿两边儿关系都走着呢,万一这要整秦怀礼的人自个儿偏巧能说上话,那就得赶紧行动起来,免得自个儿受连累,所以才先开了腔儿,给自己萨么后路儿。

    “现在还不太清楚,这次的事儿太严密了,竟然一点儿风声儿都没漏,东郊地皮的事儿也没经过这一手,规划局就直接从中央下达了文件,照说这东郊这块地远不用动用中央的人。

    ”难道是黎书记的人?“

    身边儿的秘书突然间说了一句,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

    秦怀礼也不禁脸色一冷,消息如此严密的不透风儿,他反倒把事儿想复杂了,一味的往上想,可是经秘书这么一说,也不禁往回想了想,自个儿没有跟谁有真正的利益冲突过,要说斗,那便是l市这个领导班子的内斗了,而有可能搬得动这么大势力的,也就得说是是黎书记,他的岳父可是共和国的老将军,立战功无数,如今手中的权力都没有完全下放。

    可黎兆平一直和自己都保持着一种看似和谐的微妙关系,从未被打破过,如今怎么就迫不及待的要整他,还整的滴水不漏呢?

    不懂,秦怀礼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现在还没办法儿确定,你们几个也把手里的东西都清一清,钱是身外物,能保住人才是最重要的!“

    秦怀礼叹了口气,这会儿也只能这么想了,他这两天也打了无数个电话了,可是得到的消息要么是不知情,要么就好似推诿,一瞬间事情变得迷雾重重起来,好像坑早就挖好了,就等着他秦怀礼往里面儿跳呢一般。

    可是他冥思苦想,都没琢磨过来,到底是得罪了谁,人家要将秦家连窝儿端!

    秦子州本来想插句话,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心里也有点儿慌神儿,凭着和妹妹聊天儿得知,这事儿八成儿是雷绍霆从中间儿搞的鬼,毕竟两次三番的他兄妹两个都和那个姓乔的女人杠上了,但是这雷绍霆真的就能为了一个女人而对他们整个秦家下手吗?再怎么说,雷绍霆动用如此大的关系,必定也要付出很大代价的,如今的人都是无利不起早,谁能真的不计利益的帮他呢?

    ”嗯,大哥放心!“

    几个人点了点头,神色都显得很是凝重,在政界就是这样儿,即便再混的风生水起,也保不齐就哪天翻船了,那翻了,将是一无所有,就像一场赌博,就看你下的注儿对与不对了。

    又嘱咐了几句,秦怀礼也是心绪烦躁,就让几个人都散去了,最后独独留下了李寿林,他心里也清楚,李寿林属于那种左右逢源的墙头草,所以一般小打小闹儿的带着他,大事儿他并没有多参与过。

    越是这样儿,李寿林巴结的人多一些,也自然在某些方面,比他了解的情况也多一些。

    ”寿林啊,这事儿,你怎么看?是不是黎兆平?“

    ”这个……“

    李寿林哪儿敢这么下决断啊,在他心里,如果是黎兆平倒好了呢,上次秦子珊诬陷乔楚的事儿,自个儿也算和那个二号首长徐海平碰过面儿,以前高攀不上的人在那天倒是聊了一会儿,也算是混了个脸儿熟,如果去找他,把自己知道的事儿一说,兴许自个儿就摊不上大事儿了。

    ”大哥,这事儿我也不太清楚,要不咱们再打听打听,这黎兆平现在整您,总得有个理由儿啊!他也不敢随便儿就能封锁所有消息的吧。“

    挂了一脑门儿的汗,李寿林还是谨慎的回答,这话说了也等于没说一样儿。

    ”你平时路子野,我不是不知道,你和徐海平见过面儿,他是不是跟你说过什么?“

    秦怀礼对部下一直都属于比较多疑的,上次因为自己闺女的事儿,徐海文竟然出面要放了乔楚,压根儿不给秦家面子,他多少页猜出点儿来那嚣张的背后就是要宣战的意思,皆因当初三环的那一片仅有的一块儿好地儿让秦天集团给占了,黎兆平因为这事儿损失了好大一笔,这个仇他肯定还记着呢,就是差一个由头对付他而已。

    ”那个……上次都是他们年轻人的事儿,徐海平过来倒也没说什么,不过看起来,他到是和雷绍霆关系不错,有点儿忘年交的意思!“

    李寿林也算是据实说了,至于这里面儿深远的事儿,就得靠秦怀礼自己去捋顺了。

    通过自个儿闺女受屈开始这么一系列的事儿来看,雷绍霆对那个叫乔楚的女人可是上心的很,那么很有可能这事儿的导火索便在于此。

    是否真的如自己所想,那就不得而知了,可是如果真是这样儿,雷绍霆因为那个乔楚整倒整个秦家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方法,却很是简单,雷家的世交叶东升的表哥便是中央纪委的头儿,虽然看着好像有点儿八竿子打不着,可是雷家和叶家的关系绝对是非比寻常的亲密,雷家完全可以靠这层关系,打压秦家,而将自己摘的清清楚楚。

    雷绍霆与徐海文的关系看来也非比寻常,将自己的私仇引成了政治斗争,一旦秦怀礼倒台,一个拿钱,一个解恨,两厢收益。

    虽然弯子绕的大,可是却不失为一个万全之策,至于其中的利益关系,便不是他一个小分局的局长可以弄个明白的了。

    但这话,李寿林烂在肚子里也绝对不会说的。

    ”寿林啊,那你明天给我约一下儿徐海文,你明白我的意思!“

    李寿林一听这话,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这难道是两厢要谈判?

    他可得想个脱身的万全之策……

    ------题外话------

    嘿嘿,章节名儿都是粽子节快乐了,看完早睡!大家晚安啦!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4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