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寿宴 好礼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睁开惺忪睡眼,懒洋洋的伸手去抓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是八点了,眸光瞬间清明了许多,一般老爷子和老太太早饭时间都是在七点半,这会儿都八点了,这也忒不礼貌了。舒殢殩獍

    叽里咕噜的爬了起来,奔着浴室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又换下睡衣,套上一套休闲运动服,头发随意的一扎,最后照了照镜子才出了门儿,已经晚了,别再仪表不整的出门儿,对于出身名门的奶奶来说,这更是不礼貌的。

    也难怪她今儿睡的沉,昨天白天排练了一天,这新生晚会结束又该元旦晚会了,系里已经紧锣密鼓的张罗起来了,放学回来又开始和小桃忙网站的事儿,一下儿就忙到大半夜才睡,这会儿虽然清醒了,可是头还是有点儿胀胀的,浑身也说不出来的乏力。

    带着歉意急匆匆出了门儿,可是客厅,餐厅也没见着老爷子和老夫人的身影儿,看来自己的确是起晚了,人家都吃完了。

    “少奶奶好!”

    一个和乔楚年纪相仿的女孩儿急忙迎了上来,一双灵动的大眼看着乔楚有一种被惊艳住的神色,随即展现了出一抹明媚的笑容。

    乔楚一怔,这女孩儿还是第一次见,听着声音倒是有几分熟悉。

    “你是?”

    “啊,我叫小莫,这几天被钟叔罚着去洗衣房那边儿了,所以你肯定没见过我,不过上次差点儿就见着了,我给你送过压惊茶的!”

    小莫笑眯眯的边说边给乔楚端过来早餐,一边而殷勤的伺候着,一边儿说着,那动作干净利索,声音也脆生生儿的听起来甚是舒服。

    怪不得听着声音耳熟,原来是那天晚上……

    想到这儿,不禁脸上红了红,当时人家进门儿送压惊茶的时候儿,自个儿正被那发了情也三爷起话来犹如黄莺婉啭,为这个早晨都增色不少,一看也是个性子活泼的女孩儿,乔楚一直都对这样的女孩儿很是羡慕和喜欢。

    “爷爷和奶奶呢?钟叔怎么也不在?”

    乔楚一边吃一边儿问道,平时就算是爷爷奶奶出门儿遛弯儿去,钟叔总也是在的,等着全家人都吃完了,才会忙别的事儿去。

    “老爷子和老夫人遛弯儿去了,钟叔跟着林女士去机场接人去了!钟叔交代了,您要有什么事儿吩咐我就行了!我今儿是您的贴身小宫女儿!”

    小莫顽皮的一笑,冲着乔楚挑了挑眉,眉眼笑的弯弯的,显得特别可爱。

    乔楚听到这儿,也不禁被小莫的话逗笑了,这女孩儿虽然是一派天真无邪,可是乔楚总觉得她好像骨子里有一股子精明劲儿,那精明好像又不会招人讨厌,反而让人觉得她是个极聪明的女孩儿。

    “我也没什么事儿,今儿是爷爷的八十大寿,我得去会场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要不你跟我去?”

    乔楚琢磨着,左右也是一个人儿无聊,带着小莫,还能有个说话的伴儿。

    “嗯,反正钟叔派我伺候,您到哪儿我就跟着到哪儿!没看出来,今儿那钟老头儿竟然这么好心,让我伺候少奶奶,难得难得!”

    小莫笑呵呵儿的搭着话,水亮的眸子叽里咕噜的转了转,又翻了翻眼皮,好像在琢磨什么。

    “这什么意思啊?”

    乔楚听这话,好像这小莫对钟叔颇有微词,口口声声儿的叫钟叔‘钟老头’,那不爽的神情好像是钟叔经常欺负她一样。

    “您不知道,那钟老头处处和我作对,您就说上次给您送压惊茶的事儿吧,我好心好意的要给您和三少爷铺床,听着您喊了一声儿,那都不是好声儿了,奔着对雷家负责的态度,我说去给您叫医生,你可没看见那钟老头横扒拉竖档的样儿呢,少奶奶,您是不是有什么地儿得罪那老头儿了,他好像对你很有意见啊!”

    小莫想找到伸冤的地儿了似的,对着乔楚一顿的控诉钟厚的种种罪行,最后一句还不忘记特别认真且神秘的左顾右盼后才说道的。(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乔楚一听这个,脸都红的透透的了,想想也知道钟叔是看出来那状况,赶紧拉着这小丫头离开呢,现在却被小莫解读成了钟叔对自个儿有意见了,这哪儿跟哪儿啊。

    这小丫头儿的想法儿还真是挺特别的,抬眼儿看着小莫一本正经的架势,乔楚不禁有点儿疑惑,不是她太过天真,那就是她会装傻了。

    “你去收拾一下儿,一会儿我们出发吧!”

    乔楚吩咐着,也没对小莫说的话往下接,失笑的摇了摇头,便回房间了。

    小莫眨巴眨巴眼睛,哦了一声儿,目送着消失在餐厅的纤瘦背影儿,不禁脸上闪过一丝笑意,普普通通的一张脸,却很难掩住那夺目的光彩,只不过风清园这会儿一个人儿没有,谁也没有看到这小丫头身上散发出来的无法让人直视的光芒。

    ……

    雷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安排在了雷公馆,这儿也是雷家的一处产业,是雷老夫人娘家留下来的祖产,房子是三十年代老上海式的建筑,里面儿的摆设的也都是老物件儿了,这房间里随便儿掰下一块儿来都值了老鼻子的钱了。

    八十整寿,是要大庆特庆的,要不然也不会将这都能成了博物馆的地方儿开放出来办寿宴了。

    复古的建筑,大气中带着神秘,此刻连放的音乐都是从那古老的留声机播放出来的,听起来别有一番韵味在心头。

    入夜,宾客们也都陆续的进场了,很多宾客知道来这儿参加宴会,很多人不约而同的都穿起了旗袍,中山装,这一恍惚下,还到真想回到了三十年代老上海了似的,穿越感十足。

    忙了一天的乔楚感觉浑身有点儿乏力,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看着这暗香浮动的人们举杯间的笑语欢歌,仿佛坠入梦中一般。

    眸光有点儿呆呆的愣神儿,举目看去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显得有点儿兴趣缺缺,那位爷刚刚才打来电话说在路上了,她才算明白,这儿没有他,多热闹也是没什么意思。

    “三少奶奶,宾客到的差不多了,可是雷董他们还没到,宴会要不要现在开始啊?”

    宴会的司仪过来问乔楚,弄的乔楚也有点儿发懵。

    照说吧,今儿一下午忙乎着跟着这承办公司布置会场,虽然自个儿没有亲力亲为的干什么,但是她算是雷家最早来的一个,自然这些人也就把她当个主心骨儿了,什么事儿都会过来请示请示她。

    雷家都是大忙人,本来她以为平时爱张罗事儿的白敏肯定在这儿呢,却没想到今儿也没在,另外两个少奶奶,齐媛身怀有孕,自然是不会早早儿上这儿听这乱哄哄的,林芳跟着雷绍军出国考察,也说是六点多才能下飞机,这一下儿倒弄的乔楚一个外人跟这儿张张罗罗了一大天了。

    这会儿爷爷奶奶在后院儿和几个老朋友聊天儿呢,一会儿简单的仪式,老爷子出来说两句话,也就完事儿了,可这什么时候儿开始,她可做不了主,这会儿三爷也没过来呢,也不知道这群人都忙什么呢。

    “稍等会儿,我去后面儿看看吧,问问爷爷***意思!”

    起身儿,准备奔着后院儿去,正好儿三爷这会儿赶到了。

    乔楚一见三爷,刚刚有点儿没精打采的她立马儿眼神儿都变的有神采起来,可是抬头看向三爷,却见他冷峻的脸庞隐隐有一丝不快。

    “绍霆,你怎么了?”

    “没事儿,咱们去叫爷爷奶奶出来吧!”

    某爷隐去了眉宇间的不悦,换上一抹温柔的笑容,也只有对着他的小媳妇儿才能舒心一点儿。

    “可是你爸……他们还没过来呢,宴会能开始吗?”

    乔楚看得出雷绍霆这会儿心情不是很好,心里也是担心得很,仔细琢磨一下儿,也能明白点儿什么的,今天是爷爷的寿辰,这众多宾客媒体都在,爷爷奶奶并未阻止林素素来参加这个寿辰,明显就是有意接受林素素了,这无疑对雷绍霆是一个打击,他自然也是高兴不起来的。

    “不用,时间到了,不用等!”

    雷绍霆语气冷冷,搂着乔楚就往后院儿走去,步伐有些急切,好似有意想将宴会仪式提前,让后来的人赶不上似的。

    乔楚自然之道他冷冽的气息不是冲着她的,只是心里却心疼着身边这个浑身都泛着冷意的男人,今天如此大喜的日子,其实他并不好过。

    静静的呆在他的身边儿,脚下的步伐也加紧了些,跟随着他的步子,现在什么都不用说,只要在他身边陪着他就好。

    到了后院儿,没进门儿就听到房间里的谈笑风生,很是热闹,显然今天雷震很是高兴,见着两个人进去也急忙招手儿,让两个人坐在自己身边儿。

    “绍霆长的真是越来越精神了!齐伯伯都有几年没见你了?”说话的是齐媛的爸爸,雷家和齐家也是世交了,自然说起话来也是热络的很。

    “算起来可是有三年多了吧,上一次见面还是我出国前了!”

    雷绍霆在长辈面前还是很懂礼数的,虽然脸上没有太多笑意,态度却很是诚恳尊敬。

    “这位是?”

    本来和雷老爷子相谈甚欢的叶东升,见着两个人进来时不禁一愣,目光全部放在了乔楚的身上,眉宇间有着一丝疑惑,转而又渐渐隐去,可还是放下茶杯,不露声色的问了一句。

    “叶伯伯,这是我媳妇儿乔楚,快叫叶伯伯,这是叶子姐的爸爸!”

    雷三爷介绍自个儿媳妇儿的时候儿,那小样儿叫一个自豪,刚刚愁闷的情绪也先放到了一边儿。

    “叶伯伯好!”

    叶东升点了点头,没再多问什么,目光却愈加深沉起来。

    “这绍霆结婚这么大的事儿,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啊,老雷,你这可不够意思啊!怎么说也得让我们喝杯喜酒啊!”

    章部长笑呵呵儿的看着两个孩子,倒是觉得一对璧人看着挺养眼,这事儿别人不知道,可是和自个儿无话不谈的宝贝孙子章放却说过好几次雷家三少爷跟这个姑娘的韵事儿了,他也算是将雷绍霆打小儿看到大的,自然也了解那脾气属性,倒是和雷震年轻的时候儿没两样儿。

    “喜酒肯定少不了你的,回头儿让你喝个够!”

    “绍霆这小子还能有踏实下来结婚这么一天儿,真是不容易,都说成家立业,这小子事业上蒸蒸日上,成家的事儿也妥了,这回你们老两口儿可是能放心了!”

    “是啊,绍霆年轻有为,这才多久功夫儿,d&k集团就让他做的有声有色的了,听说,现在北二环那片儿的平房区就是你开发的?那地方儿你都能给收入囊中,真是后生可畏啊!”

    这几个叔叔伯伯对雷绍霆是赞不绝口,听的雷老爷子和老夫人也很是受用的抿着嘴乐,他们这宝贝孙子也确实是他们雷家的骄傲。

    莫宛如略有深意的看了看雷绍霆,又看了看乔楚,笑意未减,显然好像是对什么事儿默认了一般,毕竟雷绍霆这军令状接下来了,完成的也漂亮。

    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不单单是大换血后的集团全部步入正轨,一些在枪击事件以及绯闻事件后所停止的项目,也都开始运作起来,特别上东郊那块地皮的事儿,一句话套来十几个亿的资金,凡是业内懂点儿行的,也都知道那秦子州是被雷绍霆摆了一道,可是面儿上看来,谁又说不出什么来。

    而今北二环的一块儿紧俏地皮竟然也被雷绍霆拿到了手,那开发后的前途无可限量,也正是因为这个项目,股民们又对d&k集团重拾信心,股市也稳步的回升,前景一片大好。

    总之,雷绍霆是在莫宛如面前交了一张满意的答卷,她也不好再拦着什么了,虽然不会那么早宣布什么婚礼日期,起码儿莫宛如此刻想着,让他们年轻人发展试试看也许并不会太坏吧。

    虽然对乔楚还存在着诸多的顾虑,可这会儿她是真的说不出泼冷水的话了。

    “爷爷奶奶,咱们到前面儿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别让宾客等急了!”

    雷绍霆这么一说,大家也都起了身儿,奔着前厅去了。

    雷老爷子一出场,自然是掌声雷动,人们也都端着酒杯,聚到了舞台前,等着老爷子讲话。

    雷绍霆与乔楚一边儿一个搀扶着雷震和莫宛如,也站在台上,这情况就不言而喻了,乔楚的身份不用去多家介绍,明天也自然会见报了,不管明天是诸多猜测也好,明确身份也罢,总之乔楚是以雷家人的身份出现在了这个盛大的宴会上,足以说明一切。

    雷震极具威严的站在台上,自然有一股军人气势,气若洪钟,嗓音高亢的致欢迎词,简单的几句,宾客们频频的送来掌声。

    最后大家共同举杯,送来祝福,一派其乐融融的和谐景象。

    显然雷老爷子今天也是高兴的很,笑意盎然的下台和大家打着招呼,威严犹在,却还是增添了更多的和蔼温和。

    就在老爷子讲话的时候儿,雷家人也都悉数赶到了,虽然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的,可总算没有错过仪式,可独独没见雷仲年,自然林素素也没有出现。

    雷老爷子在早就准备好的主座上坐定,宾客们也时不时的过来敬酒的,送上礼物,一时还真有点儿应接不暇。

    乔楚和雷绍霆在一边儿待人接物也是忙不暇接,终于道贺的都一一散去,家人们才坐了过来。

    “爸,这是送您的,我从d市带的云山毛尖……”

    “爷爷,这是我们两个孝敬您的……”

    “爷爷,还有我们的……”

    大家也都送出了礼物,雷震都笑呵呵儿的摆弄着,见着孩子们的孝心,很是欣慰。

    雷绍霆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别人都送的茶啊,玉啊,三爷却是自己亲手做的弩,让老爷子爱不释手,直夸雷绍霆的手艺精湛。

    就连乔楚都没想到,那个霸道嚣张的爷也有如此心思细腻的时候儿,那一双大手竟然这么巧,忽然脑海里闪现出来自己那紫檀琵琶上的那朵茉莉,随即又摇了摇头,这男人再手巧也不会做那种女儿家的事儿吧。

    看着大家送的礼物都极其金贵,乔楚从手包里拿出一个信封的时候儿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毕竟算来算去,这礼物也都是雷家的钱,自个儿不过就跑了跑腿,跟着忙乎忙乎而已。

    这礼物就连雷绍霆都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在忙乎网站的事儿,却不知道这后续的事儿了,对于给爷爷的礼物,某爷说她这个孙媳妇儿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老爷子高兴着呢,她也就暂时忍住了这个秘密。

    “爷爷,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希望您别嫌弃!”

    别人都是大包小包儿的送的礼物,瞅着乔楚拿出来的就是个简单的信封儿,都不由得有点儿好奇起来。

    雷绍霆都俊眉微挑着,心里也是好奇的很,本来跟她说了,不用准备什么礼物,她当时也没再坚持,却没想到今天竟然有礼物,而且直觉告诉他,这里面儿一定会有惊喜。

    雷震颇为好奇的打开信封儿,展开来看,不禁有一瞬间的怔忪,似是明白了只是不敢相信的意思。

    “丫头,这是?”

    “爷爷,我和朋友做了一个时尚网站,前一阵子举行了一个慈善拍卖会,得到的善款我就以您的名义申请了一个慈善基金会,挂名在我们网站上,这个基金会主题关爱抗战老兵,回馈历史功臣,希望能够利用基金会筹得的善款,帮助那些为抗战做出贡献的军人。”

    乔楚坐在雷老爷子的身边儿,边指着文件上的细节部分,便讲着,心里也忽然感觉到一阵儿暖烘烘的,看着爷爷那矍铄的眼睛好似有泪花闪动,便知道,她这个礼物爷爷是真的很喜欢,自然也跟着高兴。

    “丫头啊,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如今,竟然是你为了我做了啊……”

    雷震慨叹的说着,眸光深远,好似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儿,和战友们冲锋陷阵的情景一般,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今天的安定和谐的生活,确实应该为那些可敬可爱的军人做些什么的。

    一直有如此的想法,可是终归没有成型,却没想到,今天,竟然是乔楚这个丫头帮他完成了这个心愿,这是他八十大寿收到的最好的贺礼了。

    “爷爷,现在资金比较少,我们只从您参军的庆城开始寻找老兵,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基金会规模会越来越大,会让更多的老兵都得到应有的回报!”

    “好,好啊!”

    雷震眼含泪光,却是欣慰的不住点头,将文件收起来放到信封里,又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军装的口袋里,很是珍惜。

    一样感人的一幕,不禁让全家人都跟着动容,坐在雷震身边儿的莫宛如更加是对乔楚刮目相看起来,她也算是跟自个儿下了军令状的,要变成一个真正的名媛淑女的形象,要真正能配得起站在雷绍霆身边,看来,她是做到了,虽然莫宛如心里早已预感过,她会做到,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润物细无声的温暖感觉。

    “行啦,老头子,瞧把你感动的,这是高兴事儿,感动的哭鼻子了,可是有损你这老将军的威武形象啊!”

    眼瞅着老爷子有点儿沉浸在怀念战友的伤痛中,不禁缓和气氛一般的调侃了这么一句,一下儿沉重的气氛又缓解了下来,大家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雷绍霆这会儿更是美的跟什么似的,他的小媳妇儿真是每时每刻都会给他惊喜,让他将她爱到骨子里。

    对上那双深邃且炙热的双眸,乔楚脸微微一红,显得有些羞涩。

    男人冲着她伸出手来,那眼神中的宠溺溢于言表,又带着一股子要将她燃烧殆尽的热度,让她受了蛊惑一般,慢慢起身走到了他的身边。

    男人大手握住她的,拉着她直奔后院儿而去,留下了一众人有点儿纳闷儿,可随即又是了然的微笑。

    乔楚一路小跑儿的跟着三爷迈着的大步,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儿,可是却心里莫名的雀跃着,想就这么让他牵着手,一直这么走下去。

    到了后院儿的回廊,男人一个转身,将那小身体抵在了廊柱与结实的胸膛之间,低头直直的看着她,月色下那双如幽潭般的双眸,眸光深邃且炙热。

    “绍霆,你……”

    话未说完,那吻便劈天盖地而来了,他等不及了,一分一秒都等不及了,此刻他只想吻她,吻到天荒地老去。

    唇齿相依,抵死纠缠,就在这绝美的月色下诉说着对彼此的情意。

    就在乔楚觉得快要窒息一般,整个身体都软软的摊在男人怀里时,他才不舍的放开了那诱人心弦的唇瓣,呼吸也变得浓重异常。

    鼻息喷洒在那本来就已经燥热的小脸儿上,磁性的嗓音犹如天籁回响。

    “乔,你到底还要给我多少惊喜!”

    乔楚嫣然一笑,水亮的眸子显得格外清澈干净,犹如九天上璀璨的星辰,闪耀着炫目的光芒。

    “只要爷爷喜欢就好了,其实……我也没想到能这么顺利!”

    说着这些,到有点儿不好意思似的,微微低着头,不敢对上男人那火热的好似下一秒就要将她一口吃掉的样子。

    雷绍霆温柔的将那羞涩的小女人搂紧在怀,视若珍宝一般,却又占有欲十足的不让两个人中间又任何空隙。

    “乔,你就是上天赐给我的至宝,我会用一辈子好好呵护!”

    紧紧的贴合在一起,乔楚能清楚的听到男人那强有力的心跳声,伴着那绵绵的情话,通过耳朵一直传达到心里。

    绍霆,你又何尝不是上天赐给我的至宝啊,我也愿我的一生去好好儿守护你!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4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