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八十章 妯娌情深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皓白的月光,银辉倾洒在二楼的露台上。

    躺椅上两个人相互依偎,女人身上盖着黑色的西装外套,契合在男人的怀里,沐浴着柔美的月色。

    修长的指,在细化如丝的秀发间穿行游走,一下一下儿的爱不释手,时不时的挑起一缕,放到鼻尖儿,轻轻的闻着令他着迷的芳香。

    “冷吗?”

    远离了楼下的喧闹,此方天地只有他们两个人,男人的声音也格外柔和起来,带着丝丝暗哑。

    “不冷!”

    乔楚在那怀里摇了摇头,抬手又将西装往男人身上搭了搭。

    其实这已近冬季的天气已经让人感觉到瑟瑟风凉了,可是乔楚却觉得就这样被他抱着,浑身都是温暖的,她也不喜欢下面嘈杂的气氛,只想和他静静的依偎着,哪怕不说话,就这么呆着也是好的。

    某爷在女人的发起如此温情的话,让乔楚心里不禁漏跳一拍,抬手抚上男人那微皱着的眉头,拇指一下一下儿的将褶皱舒展开来,心疼的看着他眉宇间沉淀了许久的孤单感觉。

    “那就不要皱眉,我会一直陪着你!”

    感觉到腰间的手臂又紧了几分,仿佛要将她揉入身体般的力度,她知道,那是他深藏心底的孤独感瞬间的释放,想要拼命抓住什么的表现。

    不知道这样相拥着呆了多久,夜色也深沉了几许,一阵冷风吹过,乔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确实这会儿感觉有些凉了。

    “我们进去吧!”

    雷绍霆心疼的看着她,有些懊恼自己的任性,这十年来,每当合家团圆的日子,他都会找到一个高处,吹着夜风,希望风能将心中的孤独和恨意带走。

    如今,有了她,忽然感觉不再孤独,那种温暖的感觉盈满了胸口。

    乔楚到觉得好奇了,平时这位爷恨不得两个人一直腻歪着,这会儿却主动提出来下楼去,还真是难得。

    “嗯!也是有点儿冷了!”

    乔楚语起身,却被男人一下儿压在了身下,那专注的眼神仿佛要认认真真将她看个仔仔细细,一丝一毫都不想错过一般。

    眼见着小妞儿有点儿诧异的眼神儿,便也能猜出她心底里想什么了。

    邪肆的笑容一反刚刚的忧郁气息,又换上了那个坏坏的雷三爷。

    “我是怕再不下去,爷在这儿就要了你!”

    乔楚也忽然感觉到了抵在柔软处的激昂,不禁脸颊绯红,三爷果然牛,随时随地都能发情。

    “讨厌,快让我下去!”

    “傻妞儿,你本来就在下面儿呢!还是你想在上面儿?今儿晚上咱俩试试?”

    看着乔楚那小脸儿羞红的如蜜桃一般粉嫩,不禁心头的郁结也消散了不少,忍不住逗弄着她。

    “色胚,想得美!一会儿回家,还是各回各房间!”

    小嘴儿嘟的可爱至极,一双剪水秋眸在月光的映衬下更似一弯静湖,清澈干净,闪着粼粼光泽。

    “媳妇儿,说实话,你也想了吧?”

    男人恶趣味的诱惑着,那深沉的嗓音暗哑的性感至极,浑身都散发着魅惑人心的气息。

    “少来!我才没有呢!谁都像你呢?”

    乔楚娇羞的别过头去,懒得和这个兽血翻滚的无赖男人理论这事儿,撅着嘴不予理睬。

    “呦呵,小妞儿嘴挺硬啊,信不信爷在这儿就把你办了?”

    威胁的邪笑,慢慢的压低了身子,俨然就似一个张开血盆大口要将身下的小白兔儿生吞活剥了的样子,惹的乔楚左右的躲避着男人落下来的吻,可是怎么躲都能被他逮个正着。

    眼瞧着三爷是逗她玩儿呢,再怎么着,也不可能这么大冷的天说干嘛就干嘛吧,乔楚只好赶紧讨饶。

    “好啦好啦,别闹了,咱们在这儿好长时间了,爷爷奶奶一会儿该找人了!”

    被男人吻的有些气喘吁吁,小手儿撑着男人结实的肩膀,劝说着。

    这么一折腾,身上倒不像刚刚那么冷了,血液都循环开了似的,乔楚这才知道这位爷是故意折腾她呢,免得身体冷飕飕的进了房间一时缓不过来。

    “嗯,走吧!”

    从躺椅上将那小人儿捞起来收进怀里,大手将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梳理整齐,细致的左右端看一下儿,才满意的放下了手。

    乔楚正巧一歪头儿,从二楼瞥见了楼下院落的大门,门口儿一辆香槟色的劳斯劳斯,车边站着两个人。

    看着那翘首观望的动作,似是在等着谁,表情虽然看不真切,却明显能感觉到两个人带着一丝丝的渴望。

    那车,乔楚认识,是雷仲年的车,而此时站在车旁的一个女人是林素素,一个女孩儿和自己的年龄相仿,难道是上次秦子珊口中提到过的,林素素和雷仲年的女儿?那么今天钟叔陪着林素素去机场接人,看来就是接的这个女孩儿吧。

    感觉到乔楚的眼神定在了一处,雷绍霆也顺着她目光的方向看去,脸色不禁沉了几分,蒙上了丝丝的冷意。

    “嘶——”

    感觉到几根发丝被扯了一下儿,头皮酥麻的一疼,原来是男人还没来得及手回的手指攥了起来。

    “没事儿吧?”

    猛的意识到自己的手没受控制,急忙担忧的看向微微皱眉的小女人,愧疚的将刚刚脸上所有的神色都剔除干净,只剩下心疼了。

    “没事儿,那个……绍霆,今天是爷爷的大寿,有些事儿能忍耐的,就别惹爷爷奶奶不高兴了!”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说这些,但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想来,即便是林素素进了门儿参加了爷爷的寿宴,应该也不会代表什么的,毕竟绍霆的妈妈还在,雷家这样的大家族,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公众场合下默认了这么一个外面儿养的女人吧,怎么说脸面上也是过不去的。

    “嗯,我明白!”

    男人低低的应了一声儿,便搂着她下了楼。

    楼下还是一派热闹景象,今儿这寿宴确实举办的很是成功,参加寿宴的人也都是真心送来祝福的,一个个儿的笑的都很是开心,本来不太喜欢热闹的雷震,今天叫来的也都是自己的亲信部下,还有至交好友,自然就不会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了。

    这还真是乔楚参加宴会以来,唯一一次觉得挺舒服的宴会了。

    可是,就在乔楚正满怀笑容的感慨着的时候儿,两个人走进大厅,迎面却正好儿看见了雷仲年走了过来。

    显然雷仲年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到雷绍霆和乔楚,更是眸光阴沉着,似是隐忍着怒火。

    雷绍霆不以为然的看着雷仲年,压根儿就没将他眼中的怒意当一回事儿一般,刚刚还稳健的步伐,这会儿却变得有点儿玩世不恭的劲头儿。

    乔楚明显感觉到雷绍霆浑身都一瞬间的紧绷后的变化,明显是和雷仲年较着劲儿呢,可是她也没有什么立场说什么,只是悄悄儿的在他的衣袖上扯了扯,将他本蓄势待发的气势给拉回去了些。

    冷冽的眸光收回,搂着乔楚径直从雷仲年擦身而过,连个招呼都没有打。

    就在侧身走过的一瞬间,雷仲年的怒意仿佛升腾到了某一点,最终语气却怒极而反的深沉阴冷。

    “现在你满意了?”

    听完,雷绍霆定住了脚步,对上雷仲年的时一点儿都没有儿子应该有的尊重与礼貌,而是一副桀骜不驯的姿态。

    他满意?他如果满意,今天就无需如此心绪阴霾了,雷仲年竟然还有脸问他?

    “雷董何出此言啊?你的女人和私生女被关在大门外,可不是我的主意,别把这帐算在我的头上!”

    雷绍霆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温度,嘴角勾起的一抹笑容也残冷无情,带着无尽的讽刺意味。

    “如果不是你和奶奶那儿上风点火,她们怎么可能连门儿都进不了?要不是你拿集团的业绩来和奶奶谈条件,奶奶怎么会妥协?你早就算准了这一步是吧?你那天在家还没闹够,就等着今天寿宴上让我丢脸是吧?”

    雷仲年虽然压低着声音,可是那语气中的怒火俨然已经燃烧到了完,便大摇大摆的搂着乔楚步入了大厅,只留下雷仲年如僵了一般的站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

    虽然雷绍霆此刻依旧是惯有的狂傲不羁的表情,可是乔楚还是能清楚的感受到男人周身泛着冷意,那是一种怎么都不会捂热的冷,连她都无法靠近,借口说去看看爷爷奶奶,便走开了,她知道,他需要独处一会儿,也许习惯了孤单的他,并没有完全适应在如此心境下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也许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远远的看着那个坐在窗边的男人,这个人都深陷在暗影里,只有那绝美的侧颜轮廓,透着刚硬冷冽,看不清楚他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只有嘴里叼着的那根香烟,红色的光点忽明忽暗,没有规则,显现出他的心绪繁乱,那闪耀着绚烂光泽的打火机,在他灵动的手指里来回翻飞着,偶尔有一道光射出,又瞬间隐去,瞬身都散发着无法让人靠近的孤冷气息。

    乔楚最然坐在莫宛如的身边,可眼神还是不时的看向那个男人,担忧之色溢于言表,这会儿雷仲年也从里面走了出来,坐到了席间,阴沉着一张脸,坐在那儿一语不发,显得很是沉静,只有手指轻轻敲打着椅子把手才显现出内心的交集,毕竟此刻有两个人心心念念的等着他,带着她们也坐在这席间,一家团圆。

    不禁冷眉对上乔楚,他的女人和女儿可是真真正正的雷家人,竟然都比不上一个舞女出身的乔楚令人接受吗?

    乔楚接收到那带着嫌恶的目光,不禁心头一震,不必多思,也知道雷仲年因何而恨,如此眼光也不足为奇了。

    并没有倔强的迎上他的目光,在乔楚心里,他始终是雷绍霆的父亲,不管他们父子两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不能成为自己不去尊重雷仲年的理由。

    莫宛如早就注意到乔楚的眼神一直看向雷绍霆,又见雷仲年也是浑身都压抑着怒火,心里也早就明了,脸上平静无波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你很急?”

    这话似随口一问,却明显带着威严和警告的意思,使得雷仲年一愣,稍稍坐直了身子。

    “不急!”

    正在与雷仲秋聊着天的雷震,也将目光放到了二儿子的身上,看着他焦虑的神情,不禁透出一丝不悦。

    他的两个儿子,脾气秉性虽不尽相同,却都没有遗传到自己的性格,就连莫宛如那铁娘子的手腕儿他们也没有完全继承,许是这样强势的父母面前,反倒物极必反的使他们做事儿变的畏首畏尾起来。

    雷仲秋走仕途,除了家庭背景,对于自小就在父母这儿察言观色来看,倒是把性格上的缺陷转变成了优点,可是对于一个集团的决策者来说,这优柔寡断的性格便不可取了,雷仲年便是这样儿的,勉强做一个守成之主而已,事业是这样儿,婚姻也是这样儿,如果当年他能够特立独行,有铁血手腕儿,又怎么会需要与萧然联姻来挽救集团,自然也不会有后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

    思及此处,又不禁叹息,造物弄人,到底是谁的错,现在已经算不清楚了。

    可这有关于雷家颜面的事儿,他作为雷家的大家长,还是一定要把关的,有些事情,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即便是他心里也同情儿子的苦楚。

    “不急就踏实点儿,东升刚刚还找你呢,去那边儿找他们聊聊吧!”

    雷震矍铄的双眸微微一沉,语气极具威严,也断了雷仲年想蠢蠢欲动要说的话,对于他再次求情让林素素母女进来的事儿也堵死了,让他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好!”

    雷仲年起身,狠狠儿的瞥了乔楚一眼,才离开这边儿的座位。

    乔楚对于这样的眼光已经释然,没去理会,微微一笑,显得淡雅干净且不失风度,反而倒显得雷仲年有些小家子气的和晚辈置气了。

    莫宛如看到此景儿,也不禁眸中闪过一丝赞赏,不卑不亢确实是她从第一眼见着乔楚时就有的印象,那清冷的性子,倒是和自己当年有几分相像。

    可再仔细看去,那微微低头的侧颜,又让她一阵儿的恍惚,透过她,看到了另外的一个影子,心下莫名一震,不敢再去回想。

    同样捕捉到雷仲年那厌恶眼神的还有一只在雷绍峰身边儿坐着的齐媛,对着乔楚微微一笑,似是安慰一般。

    乔楚也回以微笑,见着她好似有话要说,便起身坐了过去,只是也知道有些话,可能她是不想雷绍峰听到的,自然是没坐太过,中间隔了两个座位坐了下来。

    齐媛对乔楚玲珑剔透的心思投去一抹谢意,起身儿坐了过来。

    “不好意思,过了这么久,我一直在娘家,都没正式跟你说声儿谢谢呢!”

    齐媛握住乔楚的手,由衷的表达着谢意,最近雷绍峰也完全没有过问她上次去医院的事儿,甚至他好似都不太清楚一般,便也知道乔楚并没有透出过什么话锋,心里便也踏实了几分,自然也对乔楚又亲近几分。

    “我们两个血型一样,也算是缘分,就别说那么见外的话了!”

    乔楚微微一笑,觉得自己输血救人的事儿不足挂齿,更不想总放到嘴边儿,反倒有点儿像要邀功的意思似的,她到宁可大家谁都别提这件事儿的好。

    “是啊,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我也就不和你见外了!你和绍霆的婚礼定下来了吗?到时候儿我可得送一个大礼给你!”

    齐媛温婉的一笑,倒是没再过多的客套,显然也是个性子比较直率的人,不过说起话来声音倒是轻柔无比,一看便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乔楚脸微微一红,这倒好,三爷气他爸的事儿,现在弄的和真事儿一样儿了,他不解释,她也没法儿反驳,更奇怪的是,连奶奶都没有去调查这其中的真伪就这么暂时认下了似的。

    “还早呢,我这刚上大一……”

    乔楚也只能这么说了,总不能把三爷卖了不是!

    “也对,反正证儿都领了,人也跑不了,其实,二叔人不坏,就是对于你来说可能有所误会,当初毕竟是你弟弟伤了绍霆,始终二叔心里也都有着隔影儿你,慢慢儿就好了!”

    齐媛劝说安慰着,也不禁一声叹息,二叔平时都是温文尔雅的带着点儿书生气质,虽然话不多,但是对于他们这些晚辈,也从未苛刻过,而且在生意上,还特别提拔绍峰当他的左膀右臂,面临着以后庞大财产的归属问题,二叔还能这样培养绍峰,真的是很难得了,齐媛也忍不住多为他解释几句。

    “我明白的,雷伯伯和绍霆之间的误会也许太深了,一时半会儿解不开,我想以后会好的!”

    “是啊……会好的!”

    齐媛点了点头,却有些若有所思一般,虽然对待乔楚很是真诚,聊着天儿,也带着温柔笑意,可是怎么看都觉得那笑容里带着憔悴和忧愁。

    “你……还好吧?”

    乔楚平日里也不喜欢与谁如此亲近,即便是和白翎,也没有手拉着手坐在那儿聊天儿的时候儿,她的朋友,心近,但是身体上不会亲昵到那种程度。

    可是,看着齐媛那憔悴的脸庞,便忍不住握上她的手,关切的问话,齐媛也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凑合吧,还能怎么样呢,我现在已经不奢求别的了,只要我的孩子能够平安长大,我就心满意足了,等孩子生下来,我也算对得起雷家爷爷奶奶对我的好了,至于我以后的去留,还没想清楚,走一步算一步吧!”

    说完这话,便是无力的叹息,仿佛早已经将她与雷绍峰之间的感情看淡了一般,可是却明显能从她的眼底看出失望与落寞。

    如果真的想开了,不爱了,又怎会是这样的表情呢?

    “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也许有了孩子,他也就明白了什么叫家庭的责任感了!”

    乔楚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其实很多事情齐媛心里比谁都清楚,那边儿的女人已经有了孩子,显然比她的肚子都大了,也许这关系早在她与雷绍峰结婚的时候儿就已经有了。

    所谓的有了孩子就会有了家庭的责任感,怎么会呢?如果真的是有责任感的男人,又怎么会到外面去沾花惹草,伤害自己的爱人呢,这话乔楚劝着都觉得无力,可是还能说什么呢?

    齐媛微微扯动了嘴角,笑容里带着难掩的凄苦。

    “是啊,也许以后会好吧,他的事,我也不想过问了,也许我就是这个命吧,家族联姻,他对我毫无感情,也许我最终和二婶儿是一样的命运吧!”

    齐媛强压着眼底的泪水,为了孩子她也不能哭,这样对孩子不好,医生已经交代过,她再也不能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了,不然,也许连这点儿念想儿都保不住了。

    “好好儿照顾自己,照顾孩子,要做妈妈的人了,一定要坚强,宝宝就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乔楚看得出齐媛心里的苦楚,赶紧笑呵呵儿的鼓励的说着,齐媛也点了点头,看着乔楚那可以让人心绪平静的笑容,也稍稍宽了宽心。

    是啊,孩子,将是她最坚实的后盾,是她以后生活的希望!

    看着齐媛眼神里又燃起了希望,乔楚也放了心,又和齐媛闲聊着宝宝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以后叫什么名字,扫去了刚刚谈话中的阴霾。

    就在这会儿,却见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手撑着腰满满的走了过来,眼神中闪着得意且孤注一掷的光芒,直直的冲着齐媛的方向而来,后面儿的安保人员跟着进来,却是因为是孕妇,不敢真正的上手去拦。

    大家都用诧异的眼神盯着那个孕妇,只有齐媛的面色僵住,而一旁站起身的雷绍峰,脸色更为难看起来,看向那孕妇的眼神也透着恐怖的阴鸷暗沉。

    而那女人似是不怕一般,抚摸着那看似已经有七八个月的肚子,有恃无恐。

    “雷绍峰,今天你就在爷爷的寿宴上做个选择,你到底要我,还是要她!”

    ------题外话------

    亲们送的钻钻和票票,某倾真心感谢,嘿嘿!

    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过百万!(*^__^*)嘻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4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