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三少闹脾气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雷家二少爷这事儿一出,显然这几天在雷家别人都得当配角儿了,老爷子和老夫人对于失去重孙子一直沉浸在伤痛中,雷仲秋一家人也自然是一天眉头紧锁,愁云满面,雷仲年因着这事儿也心情不好,其实让他更心情不好的却还是林素素和自己的女儿不能进雷家门儿的事儿。

    至于雷三爷和乔楚小两口儿,俨然就成了配角儿了,即便是现在把乔楚接到风锦园,估计老太太也没空儿理会了。

    可是对于三爷来说,他更想现在就回中山别墅去,和他小媳妇儿躲起来过小日子,可家里这么一出事儿,现在就离开也着实有点儿不合适,所以这分居生活还得继续,这不得不说,是最苦逼的事儿了。

    “媳妇儿,我想回家!”

    三爷搂着小媳妇儿在那儿腻歪上了,这是他几乎这几天每天都要腻歪上一阵儿的事儿,弄的乔楚也挺无奈的。

    她又何尝不想回中山过二人世界啊,可是眼么前儿就这么走了,有点儿不合适,虽然自己也是一屁股事儿,还是忍不住惦念别人。

    这几天齐媛一直住院呢,乔楚也陪着莫宛如去了医院好几次,齐媛的状态也不是很好,让她觉得有点儿和许乔的情绪类似,都是一潭死水的感觉,不由得也是一阵儿的心疼。

    莫宛如也不知道因为这事儿哭了多少回了,这林芳又跟着雷绍军出差,白敏自己伤心欲绝的自顾不暇,还真就多亏了乔楚了,一直跟在莫宛如身边儿劝解着,安慰着,东跑西颠儿的忙乎。

    “过段时间再和奶奶说吧,最近事儿这么多,奶奶一个人,没人陪着怎么行呢!”

    感觉某爷将脸埋在自己的肩膀上,跟一个吃不到糖果的孩子一般,就不由得有点儿心疼,她也知道,最近肯定是把这位精力旺盛的爷憋坏了。

    “你知道让奶奶高兴起来的方法是什么吗?”

    某爷突然抬起头儿,盯着那张白皙纯净的小脸儿,眉眼都带着笑意,浓眉微挑,似有深意。

    “什么?”

    “就是咱俩赶紧努力,让她抱上重孙子呗,老太太肯定就能缓过来了!”

    “啊?”

    乔楚惊的张大了嘴巴,心里一下儿紧张起来,孩子?她可从来没想过,她以为这位爷更不会想这些事儿,怎么突然间……

    “啊什么啊?怎么着?不乐意给爷生孩子?”

    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身体瞬间都紧绷起来,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悦与凝重,对于她这样儿的反应,心里忽然没底了起来。

    他对于万事都自信的很,总觉得一切皆在自己的掌握,也一切都会按着自己设想走的。

    可是唯独对上这个小女人,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哪怕想到她终归有一天会离开的可能,他就心里骤然收紧,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如若是以前不懂的自己的心思,那么他还可以用霸道强势的方式将她困在身边儿,可是如今这种情势,她要真的还有什么顾虑,他还真的能做到强迫她吗?

    那天他是想将那张黑卡放到她的钱包里,无意间发现背包暗格里的药,原来她一直都在吃避孕药,他也明白,这是乔楚保护自己的方式,她还这么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有了孩子,对她很是不公平,可是,不管怎么明白,心里还是没来由的堵得慌,觉得她的心里好似什么都不确定一般,这一点认知让他心急如焚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

    他不是也不想要孩子的牵绊吗?乔楚能做到这一点,保护了自己,也不给他添麻烦,这不是很好的事儿嘛?为什么他有了这样的认知,会觉得心里一阵恐慌呢!

    更加让他震惊的是,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什么避孕的事儿,照以前是肯定会带套儿的,可唯独和乔楚,他好似将这些洁癖,责任,全都忽略不计了,只想和她真正的融合在一起,一点儿距离胳膊都没有的在一起。

    到底是何时情根深种的,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打从那天夜里,看见她的第一眼,便已经注定了,一眼万年。

    “不……不是……我只是……”

    乔楚想找点儿什么话解释这件事儿,或是能像小桃那样能说会道的将话题开着玩笑岔开,怎么都好,可她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某爷这样的问话,尤其是那表情里带着真诚还有丝丝受伤。

    关于孩子,这是她一直慎重的事情,在这一方面她不想有一丝一毫的差错,所以宁肯花贵的价钱,去买进口药,总觉得那样更保险一些,到现在两个人真正在一起了,心里已经不似以往对这件事儿的排斥,可还是会觉得恐惧,因为一旦牵扯上孩子,那么很多事情也许就看不透彻了,自己是,他也是。

    她不想做那个用孩子拴住男人的女人,她也不想因为有了孩子,一切美好都变质,因为像雷绍霆这样的人,他是天生的王者,他的心里还要装着除了女人以外更多的东西,而自己呢,心里只装着这么一个人而已,那么,一旦意外有了孩子,也许很多事情便都要改变了。

    乔楚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将这话圆起来,她没想到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儿不是平时玩笑似的愠怒,而是带着失望和伤楚,这不禁让她心里更加的没底起来。

    雷绍霆眸光深邃,那个所有情绪都掩盖在了那幽黑的瞳眸里,最终薄唇扯出一抹弧度,确实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出来的无奈。

    “傻妞儿,吓着了?”

    “没有,只是我现在还在上学,我没想过……再说我们现在的关系……总之……”

    颠三倒四的是怎么都没法儿把话说完整了,她想着,其实其中的道理,他也应该都懂的,为什么这会儿竟然提起这个了?难道是因为齐媛失掉孩子反倒让他有所触动了?

    “逗你的!看把你吓的!小笨蛋!”

    雷绍霆爽朗的一笑,在她那俏丽的鼻尖儿上刮了刮,宠溺的很,可是却不知道那笑声下隐藏了怎样的心慌。

    “你!整天就没正经,懒得和你说了,我去看看奶奶!”

    乔楚眸光轻转,看着男人确实是一副开玩笑后得逞的笑意,心里才稍稍松了松。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因为这样儿的一句玩笑,紧张了,戒备了,那关于未来的事情,是她一直都不敢去细想的事儿,也许是因为齐媛的事情,她有些怕了,尽管她心里清楚,雷绍霆和他二哥不一样,可是,那嫁入豪门的压力,却真的令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起了身,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除了风锦园,留下了窗边负手而立的男人,看着她飘远的背影,唇间一丝苦笑。

    傻妞儿,我是真的吓到你了吗?

    ……

    白天里的一通儿对话,让乔楚在吃晚餐的时候儿都显得有些不自然,平时都会和雷绍霆眉目传情一番的她,今天却是格外安静的埋头儿吃饭,话也不多,这雷府这几天气氛都很是压抑,到也没显得她这沉默寡言有些突兀,可是这不正常的状态也就三爷能悉数体会了第四次重生。

    “丫头啊,多吃点儿鱼,对身体有好处!”

    沉闷压抑的气氛,终于是被莫宛如一句话打破,竟然还是让乔楚多吃饭的话,一下儿让乔楚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意思。

    “奶奶,您也多吃点儿,这几天您和爷爷都瘦了,我们看着也担心啊!”

    乔楚拿起公用筷子,给爷爷奶奶各夹了一块儿鱼肉,这话说也并不是客套,而是真的心里担忧。

    “嗯,都多吃点儿吧!”

    莫宛如点了点头,对着乔楚欣慰的笑了笑。

    最近这几日,还真是多亏了这个丫头忙前忙后的跟着她,甭管是去医院,还是在家里,也是把事儿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一般家里的孩子,二十岁还会躲在父母怀里撒娇呢,却没想到她能有这样超越同龄人的能力和性情,钟厚在私下里也不止一次的对这个年轻的姑娘赞不绝口。

    思及此处,看向乔楚的眼神自然也是温和了不少,人心都是肉长的,对于这么懂事儿的孩子,莫宛如再苛刻严厉,终究也还是放下了冷脸了。

    一顿饭,寥寥数语,还是没能让大家压抑的心情得到缓解。

    吃罢了饭,放了碗筷,雷绍霆和乔楚陪着爷爷奶奶到了客厅坐下。

    雷震先开口吩咐道,脸色显然不太好,还带着怒意,“绍霆啊,给你二哥办出国手续,我眼不见为净!”

    莫宛如听了,不禁叹了口气,“让绍峰走也解决不了问题,我看这回齐家肯定是不会原谅绍峰了,这几次去看媛媛,应该也是没心思和绍峰再继续下去了,哎……”

    好好儿的一门亲事儿,竟然最终落得这样的结果,忽然又想起了自己那个还躺在医院的儿媳妇儿,好像这失态的走向都和萧然无异,心里沉了又沉,本以为还是有不同的,绍峰和齐媛是青梅竹马,是有感情基础的,自然错不到哪儿去,可是如今……

    “人家就算原谅了,咱家孩子还好意思耽误人家闺女啊?这么久以来,媛媛受了多少委屈,你我不是不知道,我看那小子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也甭再替他遮掩了,赶紧让他走的远远儿的,别在我眼前晃荡!”

    雷震显然是气得不轻,这怎么就教育出来这么个混蛋孩子,竟然招惹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大闹寿宴,连个女人都管不住的,还能指望他干成什么大事儿?

    雷绍霆在一旁没有出声儿,眼神不时的扫向乔楚,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看她今天晚上异常的安静,心里便不自主的烦乱。

    “爷爷,您别太生气了!这些事儿,还是看二哥和二嫂自己的意思吧,还是等二嫂身体好一些,再决定吧。”

    最终,雷绍霆劝了这么一句,一个确实是爷爷宽心,再一个却是觉得雷绍峰还是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比较稳妥。

    眼神儿扫了一眼若有所思的乔楚,其实这会儿他什么都懒得管,心里就像是长草了似的,恨不得穿越到今天白天,将那冲动的话收回去,不是本来就换了药了吗?不是无论如何都要将她留在身边的吗?何必说那些话吓到她呢?

    思及此处,不禁懊恼非常,可是话都说了,怎么也收不回了,总不能让他小媳妇儿总这么紧绷着和自己过日子吧。

    乔楚接收到三爷的复杂眼神儿,却一点儿也没猜出这其中的心思,压根儿不知道三爷还为着下午那玩笑话跟自个儿那儿较劲儿呢。

    虽然当时三爷这话问的突然,确实让乔楚一愣,有点儿不知所措,可是后来细细想来,好像也没什么,既然他能说出孩子的事情,起码儿代表他是全心全意的要和自己走下去,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儿,而目前的状况,确实谈孩子有点儿早,想来回头儿再和三爷把这事儿谈明白了也就没事儿了无限之高端玩家。

    她吃饭的时候儿有点儿不在状态,却是因为下午接到的一通电话,是苗苗打来的。

    自从新生晚会后,她在学校也就没见着苗苗了,本来民乐系和舞蹈系的教学楼离的就比较远,见面儿比较困难,再加上网站的事儿,雷家的事儿应接不暇,她最近连白翎都没怎么联系了,更别说苗苗了。

    可是苗苗突然间来的电话,语气却极为沉重,好似有很重要的事儿要说一般,还提到了秦家,这就不禁让她很是好奇起来,可苗苗又嘱咐她,先不要告诉雷绍霆,便更加让她好奇起来,脑袋里一直转这事儿,所以才有点儿走神儿。

    又聊了几句,老爷子和老太太也上楼了,客厅就剩下雷绍霆和乔楚,还有一帮伺候的佣人了,看着三爷和少奶奶没动,自然也都不敢动。

    倏然,三爷霍然起身,遂不及防的将乔楚打横儿抱了起来,惹得佣人们都是一阵儿低呼,这三爷还真是说干嘛就干嘛,这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呢,这三少奶奶不瘸不拐的,还非得用抱着的?俨然有点儿激情燃烧的架势似的,岁数儿小的姑娘都纷纷脸红了起来。

    “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乔楚一惊,再加上那么多人看着,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小脸儿红扑扑儿的,低声儿娇斥着男人这大胆行径。

    “跟爷回风锦园!爷有话问你!”

    低沉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坚持,可是却弄的乔楚一个愣神儿,问就问呗,也不至于非得抱着吧,她又不是不会走。

    不顾对于三爷这想起一出儿是一出儿的霸道行径,她也习以为常了,也只有将脸埋进男人的怀里,做鸵鸟了。

    望着远去的背影儿,突然间客厅有人开口了。

    “钟叔,能不能调我去伺候三少奶奶啊?”

    能直接提出这样儿要求的自然就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莫无疑了,惹得钟厚直拿眼睛等她,这个不开眼的丫头,以为去三爷那儿伺候是什么好事儿呢?

    “为什么啊?”

    “因为三少奶奶长的漂亮呗,谁不喜欢看长的美的人啊?对吧对吧?”

    小莫眨了眨眼睛,笑的那叫一个灿烂,任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只觉得她这话说的很是有问题。

    什么叫三少奶奶长的漂亮啊,分明就是看上了三少爷长的好看,起了邪念了,想要学那个苏苏呢!

    “我看你是目的不纯吧!”

    钟厚冷哼一声儿,一副‘什么也逃不出我法眼’的架势。

    “哪儿能啊,我这不是和三少奶奶投缘嘛,上次老爷子寿宴,可是三少奶奶发了话带我去的,你说以三少***冷清性格,能提出来带我去,那说明什么?嗯?嗯?嗯?说明我和三少***关系处的好着呢!”

    小莫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凑合到钟厚身边儿直套近乎儿,谄媚的眨着眼睛,就等着钟厚点头儿了。

    “你以为风锦园那么好伺候的呢?”

    钟厚这话说的,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纷纷将质疑的目光看向小莫,果然是色胆包天啊,为了多看三爷几眼,竟然主动提出去风锦园伺候。

    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劲头儿,真不知道是应该说小莫勇敢呢,还是犯傻异世仙尊全文阅读。

    “不好伺候我才申请的啊,您说我来雷家也这么久了,您不是让我罚我去洗衣房,就是罚我去厨房,那我什么时候儿才能锻炼成为一名合格的家庭服务员呢?人都是有压力才能有动力的,给我一个严格的环境,我的进步一定是飞速前进的,不出一个月,我肯定是雷府上下的一名优秀的家庭服务员!”

    慷慨陈词,决心远大,钟厚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一套一套的话都不用打草稿的,真能贫!

    可是,这姑娘就是有这个特点,让人讨厌不起来,反而还会觉得她这歪理邪说有几分道理。

    “明儿我跟三少奶奶请示后再说吧!”

    钟厚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也就算是答应了,本来这风锦园也得有一个随时都能伺候着的人,既然这丫头大义凌然的张罗去,他也不想拦着,最近观察她干活儿还算是利索,有点儿小聪明儿,只要这小聪明儿用在正道儿上,放在风锦园倒也可以。

    ……

    某爷一路将乔楚抱到了床上,不等喘口气儿,就直接压了上了,将乔楚锁在身下,紧紧的,让她一点儿也动不了。

    “你又发什么疯啊!”

    乔楚不禁笑骂着,这位爷那眼神儿很是强烈,弄的她有点儿云里雾里。

    “你也看出爷疯了?”

    晕,还真疯了?

    照原来,三爷肯定特严厉的给一句,‘呦呵,胆儿肥了啊,敢说爷疯了?’可这会儿大方承认,反倒让乔楚有点儿不习惯了。

    “到底怎么啦?”

    娇俏的小脸儿漾起一抹笑靥,语气软糯的挠人心肺。

    “你,刚才……怎么不理我?”

    某爷憋了半天说了这么一句,俨然像个受气包儿似的抱怨,那俊美的脸庞竟然隐约的泛着微红的光泽。

    “我哪有不理你啊?”

    乔楚纳了闷儿了,翻着眼皮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刚刚吃饭儿好好儿的,聊天儿也好好儿的,突然间就很无辜的被三爷一下儿抱回到床上,就开始质问了,她自个儿还觉得冤呢。

    “就,刚才!”

    “刚才?我没有啊!”

    “吃晚饭的时候儿,我给你夹菜,你都没吃,还不承认?”

    某爷眉毛都竖了起来,对于这女人压根儿不知错的小样儿,恨不得上去咬一口,这会儿后槽牙都开始来回磨了。

    乔楚都不免觉得好笑了,这还是她认识的雷三爷吗?怎么这点儿小事儿也揪着不放啊,这也叫不理他了?

    可是,这么久以来的经验,她也清楚,这三爷是个顺毛驴,顺着总比呛着说好,再说她真的没觉得自己个儿哪儿错了。

    “我这不是忙着劝奶奶嘛,三爷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小女子这一回吧?”

    这一招儿绝对的百试百灵,只要软软的窝在男人怀里一哼唧,那就眼瞅着某爷的眼神儿里的火儿就被那柔情似水给扑灭了,一点儿脾气没有了。

    “知道错了?”

    乔楚还是觉得冤,可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儿大艺术家。

    “知道了!”

    “那下回还敢不敢了?”

    某爷威胁的眼神儿,充满着警告,心里总算是稍稍放下点儿,还真以为今儿白天的话,把这小妞儿给吓着了呢。

    “不敢了!不敢了!”

    乔楚很讨好的求饶,因为她也意识到,某爷的大手有望咯吱窝眼神的趋势,这搔痒是她最受不了的,还是赶紧讨扰的好,虽然真不知道三爷今儿是哪儿来的别扭脾气。

    “以后不许不理爷!”

    “好!”

    “爷给你夹的菜,得乖乖吃了!”

    “好!”

    “以后爷说什么你都得听!”

    “好!”

    “那以后爷要干你,你不能拒绝!”

    “什么?”

    乔楚有点儿懵,这位爷怎么又扯到这事儿上来了?而且说这糙话是一点儿都不带脸红的!

    “怎么着?不愿意?”

    大手放在女人的咯吱窝下,有点儿蓄势大发的意思,惹得乔楚赶紧说软话。

    “愿意愿意,行了吧!”

    “口说无凭!”

    “那你说怎么办?”

    乔楚泄了气,不知道这位爷又要耍什么无赖了。

    某爷狡黠的一笑,似是千年狐狸成了精一般,看着身下的小猎物,狭长的眸子都眯了起来,眼角带着三分恣意,七分邪气。

    “我得检测一下儿这话的真实性!”

    “成成成,赶明儿啊,给三爷买个测谎仪行了吧?”

    乔楚也忍不住笑了,这位爷今儿这一出儿简直就像个孩子似的,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有这样儿的一面儿呢?硬是毫无理由的赖着她承认自己错了,自始至终她都没觉得事儿有他说的那么严重。

    但是刚刚他质问自己的时那气闷的劲头儿又不像是装出来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照她看,这男人心也够难琢磨的。

    “不用买,爷自备!”

    得意之色尽显,那大手可就忙乎开了,还没等乔楚反应过来,那身上几层衣服几乎让三爷剥的不剩什么了。

    炙热的抚摸,狂热的舔舐,让乔楚一阵一阵儿的眩晕,感觉到身体一凉,才琢磨过味儿来。

    “雷绍霆你无赖!你!你!”

    怎么就稀里糊涂又让人家剥的一丝儿都不剩了呢。

    “你不是说要测谎的吗?”

    某爷不以为然的问道,又开始迅速脱自个儿身上的衣服,那动作叫一个麻利,让乔楚看着都不禁咋舌。

    “什么意思啊?”

    “爷发现,只有这个时候儿,你的话才最可信逆天抽奖!”

    倏然——

    低头吻上那樱红的唇瓣,吮啃了许久,似是吃不够那甜腻的滋味,辗转钩缠着,手下也不闲着,在那柔软的地界儿一阵儿的鼓捣。

    乔楚感觉腹下一涩,浑身好似过电了一般一瞬紧绷了起来,所有的神经都已经无法靠自己的意志运作了。

    感觉到一下儿的异样侵入,又抽离,仿佛下来,乔楚已经气喘吁吁起来,嘴里忍不住抗议着。

    “雷绍霆,你无赖你!拿开拿开!”

    羞愤的脸热的无法自控,大大的眸子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身体也好似柔软的蛇一般,左右真挣扎着。

    “媳妇儿,不是我不拿开,是你夹着我呢!”

    某爷嘿嘿儿的坏笑,感受着那粘腻细滑的触感,不禁心神荡漾起来,浑身的燥热已经聚集到一点,跃跃欲试。

    让某爷这么一说,乔楚是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动吧,就是配合三爷那邪恶的手指,不动吧,又确实觉得痒得很……

    这色胚男就是把她吃的死死的了!

    看着小媳妇儿那别扭儿又着急的小样儿,某爷也舍不得总是这么逗她了,慢慢儿的收了手。

    “媳妇儿,别急,咱现在就开始测谎哈!”

    “啊——”

    满满的充盈,炙烫的触感,都让乔楚忍不住苦嚷了起来,更别说三爷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劲头儿,横冲直撞的不按章法儿出牌了。

    又好几天没有好好儿的看看他小媳妇儿这诱人的小样儿了,这会儿还能斯文,那绝对不是男人。

    “媳妇儿,还无视爷不?”

    “……不……嗯……不了!”

    乔楚嘤咛出声儿,只能顺着三爷的话走了,因为这会儿的她正在云端飘飘忽忽儿呢,眼前的景物也变得运动起来,让她有些晕眩。

    不知如此高温持续了多久,终于在男人的低吼一声后,恢复了平静。

    “乖!这样儿,爷就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了!”

    某爷低沉的声音还带着**渲染的味道,邪肆的在那香汗淋漓的女人耳边低喃着。

    “雷绍霆,你这个无赖!色胚!流氓!”

    娇斥着那一脸满足笑意的男人,浑身都觉得要散了架子似的,浑身粘腻的感觉,让她觉得再一次被毫无理由的吃干抹净而困惑不已,怎么聊着聊着测谎的事儿,就又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了?

    强打着精神,起了身,得洗个澡,不然粘腻的感觉怎么穿衣服啊。

    狠狠儿的瞪了男人一眼,可是那眼神儿里哪儿有责怪,满是娇嗔的意味,抄起男人的衬衫儿裹到身上,奔着浴室去了,明摆着是不想邀请三爷一起沐浴的意思。

    雷绍霆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药,将女人暗格里的药换了出来。

    唇角微微勾起,好似看到了一副美好的画卷一般,幸福四溢。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5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