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各种真相各种伤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起了个大早,简单收拾了一下儿,就奔着和苗苗见面的地儿去了,怎么想,也没想明白苗苗是怎么和秦家扯上关系的。

    冬天的气息越来越浓郁了,早晨的温度更是冷的很,出门儿的时候儿,奶奶还嘱咐这她多穿些,显然通过这一系列的事儿,雷老夫人对她的态度也转变了很多,这令她比较欣慰。

    司机把她送到了千秋百货,便折回去了,对于最近出入这些奢侈的地方,乔楚也差不多习惯了,毕竟的话,现在联想起来还真就是那么回事儿。

    难怪,她待见秦子珊,看来这其中存在了太多的纠葛。

    “都是孽缘,本也不想提的……”

    苗玉容眸光深远,似是思绪已经飘向了远方,飘向了那段久的自己都快忘记了的岁月。

    “我和秦怀礼是老乡,从很小就认识,后来一起上大学,我分配回了当地做老师,他却毅然留在l市打拼,说好了,等站住了脚,便把我接到l市,其实我是不愿意的,我是个没什么远大志向的人,并不觉得l市这样儿的大都市有什么好,可是我想他在哪儿我就在哪儿,这就是我本来就选择好了的生活。”

    “有的时候儿,你觉得你很了解一个人,其实在遇到一些事情后,便会觉得这个人变得很陌生,三年后,我如愿到了l市,我放弃了我的生活,我的事业,还有我自小学习的芭蕾舞,身边的人都觉得很是可惜,因为在老家有一个很好的出国交流的机会,可是为了来l市找他,我也放弃了。”

    “我满怀憧憬的来了,开始自然是一切都好,他将我的一切生活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我就甘心在家做一个小女人,每天等着他回来,就这么过了大半年,他回来的越来越晚,回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哦才知道,很多事情都在这半年里慢慢的开始变化了,我努力的挽回,我不知道我在和谁争这个男人,就是觉得暗处有那么一股力量,在和我争抢着他,再后来,我怀孕了,我想结婚,他满口答应,可是结婚那天,他却没有出现,三天后,他便和这个城市里知名企业的千金结婚了,一切来的太快了,就好似天塌下来一样,可是我也只能任由它塌下来,却无力反抗!”

    苗玉容语气平静无波,听不出喜怒,也听不出哀怨,仿佛讲的故事并不是自己,她没有沉浸一丝丝的感情,只是觉得这件事儿从头到尾的跟乔楚说清楚,她才会帮了自己这个忙一样。

    苗苗坐在一边儿,听着母亲讲的这些,更是冷着脸的没有任何情绪,尤其在苗玉容提到秦怀礼的时候儿,还不时哼出一声儿鄙夷的笑声儿。

    乔楚静静的听着这个故事,这是肥皂剧里经常会出现的戏码,简直被那些导演拍烂了,可是如今这么一听,心里还是唏嘘不已。

    “我不争不闹,选择默默离开,早就知道那是他的理想,早就知道他为了仕途一定会这么做,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平静的离开,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再也没有回头!”

    苗玉容一笑,刚刚淡漠的脸却显露出了些许感慨,这对于她来说,仿佛上辈子的事情一样,提起来时,觉得已经遥不可及了。

    “不过也有好处,秦怀礼天生就聪明,他的基因优良,所以才有我的苗苗也这么聪明懂事,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楚楚,不必为阿姨伤心,其实有了苗苗,我就很满足了归源界!”

    乔楚点了点头,虽然和苗阿姨接触不多,可在医院里的那些天,她也能看得出,苗阿姨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就算是叔叔那样的病,都没有将她压倒,依旧乐观的面对生活,想来也是自打年轻的时候儿受的那些苦养成的性格。

    苗苗听了母亲的话,却不以为然,好似对于自己有秦怀礼的血统很是不屑。

    “妈,我跟秦家没有任何关系,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乔楚没功夫儿听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苗苗冷冷的说道,显得有些不耐烦,可眼底里却隐约能看得到对自己母亲的心疼,只不过是恨母亲这么多年还忘不了那个男人的事儿而感觉到不值。

    “哦,是啊,是啊,长话短说吧,楚楚啊,阿姨想求你,让雷三少放秦怀礼一条生路,他的一切都没了,就给他留条命吧!”

    苗玉容说到这儿时,声音有些颤抖,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与秦怀礼又岂止一日夫妻啊,女儿都这么大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念想儿了,只是不想女儿刚刚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这人就将不久于人世,那这对苗苗太打击了。

    “留命?苗阿姨,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对,就跟你猜的一样儿,那个大贪官作恶太多,被判了死刑了,真是老天有眼!”

    苗苗冷哼儿一声儿,拍手称快!

    “苗苗!”

    苗玉容制止了一句,想说点儿什么,却始终也没有说出口,她都不恨了,更不想让苗苗去恨自己的爸爸,不想让她后悔。

    “怎么会是死刑呢?”

    乔楚有些纳闷儿,这一般被双规的人,充其量也就是没收财产,开除党籍,起过,如果有那么一天,她与苗苗一路前行,她弹琵琶,苗苗跳舞,过着那种无忧无虑,恣意随性的生活,当时苗苗也是满口答应,想来,也都是一种想摆脱眼前困境的一种逃避的想法吧,不过,确实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

    白翎怕乔楚上课来回折腾,最后还是约在了念桐中心附近的一家韩国料理吃饭,许久不见的两个人见了面儿,自然是兴奋得很,打从两个人见面儿,白翎的嘴就没停下。

    “我说小乔,你行啊,保密工作做的够好的,那原色网站做的有声有色的,都不知道叫上我!太不够意思了!”

    白翎佯装生气的说着,可是眼珠子来回转着,哪儿有半点儿生气的意思?她为乔楚高兴还来不及呢,心里是多希望乔楚能够得到幸福啊贩卖绝版花美男。

    “当时也没想到会运作的不错,再说你学业忙,哪儿能麻烦你啊?小桃儿正好空闲有时间嘛!”

    乔楚笑意盈盈,见着白翎自然心里高兴,刚刚和苗苗母女谈话的沉闷心情也散去了不少。

    “还是为我着想了呗?我还得谢谢小乔姑娘呗?你快点儿麻烦麻烦我吧,不然我一天闲的都要发霉了!”

    “怎么着?你这谈着恋爱,还能闲住?你最近怎么样啊?跟安子发展的挺好吧?”

    乔楚忍不住调侃,对于白翎说的闲的都要发霉的事儿是一点儿都不带信的。

    刚刚还一派轻松表情的白翎,忽然间声音都哽咽了起来,乔楚方才明白,白翎那几句开场白,是强装着没事儿一样,今天约她出来,也没说什么事儿,直说这是想她了,可这会儿的表情,俨然就是有事儿,而且还很严重,因为白翎此刻不止脸色苍白,身体都有些瘫软了。

    “不好……小乔,我一点儿都不好……”

    “翎子,有什么事儿慢慢儿说,怎么了这是?”

    “小乔,我没办法了,我实在没办法了,我只能找你了,我找不到安子了,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带着哭腔儿的白翎,眼泪已经止不住了,她本来以为自己挺坚强,挺扛得住事儿的,可是几天联系不上安子,她已经慌了,心里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小乔,你知不知道安子在哪儿?你告诉我!”

    乔楚一时也有点儿惊着了,一边儿安慰着翎子一边儿琢磨,上次见着安志文就是在御谭府秦家庆功宴那天了,算下来,已经有几天了,不会是打从那天,安志文就没回家吧?

    乔楚了解翎子,但凡她自个儿能扛过去的事儿,她从来就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不让别人为她担心,显然今天一开始那几句,也是想强迫自己扛过去的,可是这事儿太严重了,她根本抗不过去了,才再自己面前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

    “安子多少天没联系你了?经常跟着他的手下呢?难道都联系不上?”

    “从他去御谭府,我就没见过他了,气出还有电话,后来就变成短信,到后来就彻底联系不上了,他的手下我也都联系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他会不会出事了?我已经叫人全城的找了,可还是没有消息,怎么办,怎么办,小乔,他一定是出事了!”

    白翎已经这样诚惶诚恐的过了好些日子了,开始还没有太过着急,到后来意识到事态有点儿不对,可是碍于听小桃说起,在御谭府,安志文和川儿爷动手儿的事儿,竟然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看来关系是僵的可以了。

    她自然也不好意思再找雷绍霆和王川打听安志文的事儿了,至于龚奇伟,她倒是打了电话问了问,基本就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

    乔楚也突然想起了那天宴会的事儿,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忧色。

    这事儿,当时她就想得找白翎谈谈的,可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间,可如今,看着白翎面儿上满不在乎,其实比谁心里都急的样子,又突然难以说出口了,如果告诉她,安志文嗜赌成性,不知道白翎得多心窄。

    “翎子,你先别着急,也许想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先别自己吓自己!”

    乔楚隐约觉得这事儿并不像白翎想的遇到了什么危险,毕竟在l市,安家绝对是黑道的第一把交椅,即便是真有人要动他,也得考虑到安家本身的实力背景,还有他这帮儿哥们儿,哪一个出去不是牛逼人物?还真的有人偏捡着最不好啃的骨头较劲儿?

    “可是我真的害怕了,好好儿的一个大人,怎么就能凭空消失了一般呢?连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他是混黑道儿的,你说是不是碰到仇家了?会不会……呸呸呸,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也许他不在l市,也许他不方便和我联系……也许……”

    白翎心绪已经乱了,开始自顾自的自言自语起来,想着那些可怕的可能,那些胡思乱想简直就要把她逼疯了天蟒!

    “翎子,你先别慌,安子在l市没人敢动的,如果真是那样儿,绍霆他们也早就接到风声了,不会现在还如此平静,你好好儿想想,最近安子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没有?他经常出入的地方都是哪里?”

    乔楚自己心里也照着自己说的话合计着,便更觉得安志文应该不是出危险了,一旦有什么事儿,雷绍霆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她绝对不相信就上一次在御谭府打了一架,就真的如那赌气的话说兄弟没得做了?那么多年的兄弟情,怎么可能是一拳头就能打散的呢?

    因着乔楚的冷静,白翎也渐渐从有些难以自控的情绪里平静了下来,她就是有让人能够安静下来的力量。

    白翎软软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儿,却也没想到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前一阵张罗卖香雨墅的别墅,不止我们住的那一套,是整个儿一排,都要卖,后来我们也搬到了三环的一套楼房里,那香雨墅也不知道到底卖出去了没,我问他是不是缺钱,他也没细说,就说有好买家儿就卖了!这个……算不算异常?照说他不至于缺钱到卖房子的地步啊!”

    白翎问了两次,后来也觉得人家安家的产业,她也不方便多过问,也就两句话就过去了。

    “小乔,你是不是知道点儿什么啊?”

    难道这卖房子和他突然间消失有关系?显然乔楚好像知道些什么事儿似的。

    “我……我也不敢确定,可是……你稍等,我给绍霆打个电话!”

    乔楚不敢贸然就下决定,想着还是给雷绍霆打个电话说明白情况比较好,虽然她现在心里都已经确定了安志文的所在了。

    电话没人接,想来是开会呢,又挂断,给王川打。

    “嫂子,这事儿你别管,雷子也说他不管了,让丫自生自灭吧!”

    “那怎么行?你们好歹兄弟这么多年,怎么能让他往火坑里跳呢?”

    乔楚听着王川事不关己的样子,有点儿起急,这难道还真以为那点儿子破事儿就不管兄弟死活了?王川儿一直都不是这样儿的人啊。

    “嫂子,这事儿我做不了主,你上次也听雷子说了,丫要是一意孤行,那兄弟没得做,你看看现在,丫打从那天进了地宫就没出来呢,我们还能说什么?我们还能怎么帮?我劝你也别管这事儿!”

    “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乔楚气闷的挂了电话,怎么这兄弟情就这么浅吗?这叫什么事儿啊,难道眼瞅着安志文一步步踏入深渊,他们都不拉一把?

    “小乔,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火坑?难道你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小乔,难道这时候儿你还要瞒着我吗?就让我一个人当傻子?”

    白翎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刚刚稍稍平静下来的心又跟着揪紧了起来。

    “翎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也许,安子在那儿!”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5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