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遇险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一道如风般的身影在御谭府的回廊里狂奔着,俨然成了一道令人注目的风景,所见之人都停下了手中所有的动作,只呆呆的感受那阵风疾驰而过。舒殢殩獍

    谭明轩本就在御谭府不怎么走动,近期出现也不过就是在竹香园喝茶,听曲儿,要说一个从法国回来的贵公子,如此热衷中国文化,真是少有,最近大家私下议论的也便是这位高大俊美的少主在竹香园海选乐师的事儿了。

    稍微明白点儿其中道道儿的事儿,便知道,这轮番儿的换乐师还个个儿都是弹琵琶的,不惜重金聘请,却也没有能挺得过三天的,皆是因为原来有个乔楚,而今,再怎么找也无法替代了。

    一贯儒雅俊逸,和煦暖笑的谭明轩,今天的确是反常的很,虽然如此狂奔的身影也是极其帅气,但确实是和他平日里的样子很不相符。

    大家都纷纷猜测,可能是谭少主请到了可心的乐师了,不然怎么会如此欢脱的满院子跑呢?

    谭明轩直奔地宫,他也是急匆匆的扫了一眼那屏幕,便看到乔楚和身边儿的白翎倒了下去,至于后面儿他是样儿没看见,就已经心急如焚的奔这儿来了。

    正欲推开门,正好儿乔楚从里面儿开门儿往外走,带着些许的怒意,想要去那房间,把安志文再叫回来,却没想到一开门儿便看到了气喘吁吁而来的谭明轩。

    乔楚一愣,正琢磨着想说点儿什么,却被男人一下儿拉扯进了怀里。

    那带着如阳光般清新的味道充斥着整个鼻腔,手臂也紧紧的,让乔楚一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僵直在一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语气里的担忧和惦念显露无疑,那简直就不是他认识的自己,可是他却因着怀里这一缕芳香欣喜不已。

    乔楚极不自然的挣扎了几下儿,退步将他推开,尴尬的红着脸,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他,好似对于他的这个举动惊诧不已。

    上一次是她推门,这一次是他推门,要不要这么巧?

    被推开的谭明轩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尴尬的一笑,倒是有点儿自嘲的意味。

    “少主!”

    肖劲出来,身后还跟着御谭府的医生,见着谭明轩过来,急忙躬身示意。

    一般没有特殊情况,少主是绝不会进入地宫的,他自小就在鱼龙混杂的地方训练成长,如今可以选择了,自然再不愿踏入这种地方一步,今天竟然屈身来到地宫,那不用说,就是因为眼前的乔楚而已。

    如果他现在将乔楚自称雷家三少***事情与少主汇报了,不知道少主会是怎样的反应,为什么一路坎坷的少主,如今终于找到爱的人,却是敌人的女人呢?还有比这个更狗血的事情吗?

    “嗯!怎么样?”

    谭明轩轻咳的一声儿,似是掩盖着什么尴尬的事情。

    “回少主,乔小姐的朋友刚刚晕倒,情急之下便送到了这儿,白小姐现在不宜走动,医生已经开了写辅助睡眠的药品服下了!”

    肖劲如实的汇报着,眼神儿瞄了瞄少主,又看了看乔楚,两个人脸色都显得有些尴尬,尤其乔楚的脸颊绯红,似是刚刚有什么事情发生,虽说自己光棍儿了这么久,不懂得男欢女爱的事情,可是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脸红,起码儿可以证明,这个男人在她的心里还是有所不同的吧,更何况这个脸红的女人还是一贯清冷的乔楚呢?

    想到这儿,不禁为少主高兴几分,关于乔楚自称雷家三少奶奶这事儿,他还得去着手调查才是。

    “打扰了,就让她睡一会儿就好,她真的太累了!”

    乔楚轻扯一抹浅笑,顺着肖劲的话往下说着,白翎倒是没有别的大事儿,就是担心安子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就好像上一次的她一样,困到极点了,才晕倒的,难得这会儿能好好儿的睡一觉,她也舍不得现在就把白翎叫醒,带她离开。

    “没关系,我说过,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找我,更何况是这样儿的小事儿呢,放心让她在这儿休息就是了!”

    乔楚也没再推辞,心里却还是惦记着翎子的事儿,烦闷的很,想来刚刚自己喊成那样儿了,安志文都没有出来,想必是真的不想管这事儿了吧,可她始终还是想不通,安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儿开始嗜赌的,从未听绍霆说起过。

    其实她倒是可以求求谭明轩的,求他不要让安志文在这儿赌了,他是老板,总会有办法的吧,可是,又想着让人家做生意的人,将自己的大客户硬生生的赶走,也不太合适,话到嘴边儿又咽了回去。

    最终,这事儿别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有安志文自己想通了才好。

    “刚刚医生说,白小姐虽然睡着,但是睡眠还浅,不宜被人打扰……所以……”

    肖劲自然是要助少主一臂之力的,不然以少主的个性,定然又是默默看着乔楚,不会多说上一句话的。

    谭明轩略有深意的看了看肖劲,又对乔楚微微一笑。

    “既然这样儿,我们就先出去吧,肖劲,你派人在门口儿守着,有什么情况立即来汇报!”

    “是,少主!”

    “这里空气不好,我们上去,到竹香园吧!”

    谭明轩看得出乔楚欲言又止的样子,便提议道,自然也清楚乔楚心里所想,应该就是帮忙让安志文不要沉沦在这儿的意思,作为御谭府的老板,完全可以拒绝接待某些客人的。

    只要她说了,他便会应允,不管这枚棋子对自己有多大的用处,他都会答应,只要能帮到她就好。

    “也好!”

    乔楚是真不喜欢这儿的环境,好在白翎呆的房间干净整洁,没有这种烟雾缭绕的呛人气味,听到谭明轩的提议,自然是点了点头。

    而刚刚门口这一幕,却恰恰落在了一个人的眼里,而这个人正是久违了的钱老板钱顺。

    细细的眼眯缝着,这会儿更是成了一条线儿,笑眯眯的迎了上去。

    “小表婶儿!您吉祥!”

    钱顺说话向来挺不着四六儿的,因着她是雷三爷的女人,他这也得恭敬着点儿,这里里外外的工程还都指望着这个三叔儿呢。看小说最快更新)

    刚刚就上厕所的功夫儿,竟然让他看见了这么一幕,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捉了奸了,不过刚刚那个拥抱,他可是看个真真儿的。

    要说这么巧的事儿,还真多亏了,那日雷三爷手下留情没和他计较调戏乔楚的事儿,反倒出资让钱顺到地宫这儿玩儿上两把,这算是让钱顺开了眼,在老家哪儿见过如此规模的赌场?也不过都是小打小闹儿而已,顿觉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所以这会儿,他看见了这小表婶儿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的,自然是知道胳膊肘儿往哪边儿拐。

    乔楚一见钱顺那大腹便便,眯缝着眼睛笑呵呵儿的样子,就不禁想起他初次到竹香园与她探讨‘艺术’时的情景,便有点儿忍俊不禁,可他刚刚一句小表婶儿,倒是叫她不好意思起来。

    “你们认识?”

    对于钱顺的称呼,谭明轩眸色一冷,看着钱顺的眼神更是有几分警告的意味,而往前迈了一步,将乔楚挡在身后保护着。

    “他是……”

    “雷绍霆是我三叔,那她就是我三婶儿啦,自然是认识!”

    钱顺没等乔楚说,便自报家门了,一提起雷绍霆,难掩的自豪之感,好像雷绍霆身上所有的光环都在他身上闪耀着一般,说这话时很是得意,压根儿就没觉得,自个儿比雷绍霆大上几岁却矮了一辈儿的事儿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在这京城里见识的人也少,更何况鲜少在外面儿的露面的谭明轩,他自然更是无从知晓了,傲慢的态度俨然就是将谭明轩化为奸夫那伙儿的。

    谭明轩看向乔楚,柔和的眸子带着询问。

    “她确实是绍霆的……侄子!”乔楚点了点头,嘴角抽了抽,介绍道。

    钱顺那未老先衰的样子,说他是雷绍霆的叔叔倒是有人信,可人家钱顺那一副自豪的样子,她还真不好意思大小他的积极性。

    “你看看,对吧?那什么,小表婶儿,您要去哪儿啊,我送您!”

    钱顺这会儿可是真心为了小表婶的安危考虑,都放下了手里热衷的赌局,好像势必要将乔楚带出苦海的感觉,刚刚那拥抱他也看出来了,是男的主动地,所以他心理断定了乔楚的无辜。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也是人中龙凤级别的长相儿,可是要论综合实力可就比不上他那个平时害怕,可心里又不禁臣服的三叔了。

    乔楚对于钱顺自来熟的劲儿还真有点儿受不了,到是看出来他没有恶意,反倒像是把谭明轩看做洪水猛兽似的,极力在保护她的感觉,这一点儿认知让乔楚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不用了,我朋友还在这儿,一会儿我和她一起回去就好了,谢谢你!”

    对于和雷绍霆能扯上关系的人,乔楚总会不自觉地放柔态度,这应该就是爱屋及乌吧,虽然是这个不太着调的钱顺,发现他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图,也还是好言以对。

    “那成,有事儿您就喊我,我就在地宫一层呢!”

    钱顺又盯着谭明轩看了看,眯缝着的眼带着警告的意味,最后转身儿走了。

    若不是身边儿有乔楚在,而她又态度很好的和钱顺说话,就凭着钱顺那挑衅的眼神,谭明轩便可以当场要了他的命,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

    温润的眼眸,却闪过森冷的杀机,正巧被乔楚看到,不禁对这个一贯雍雅高贵,翩翩佳公子形象的谭明轩有了另外一种感觉。

    那温文尔雅的笑容只不过是他的一张面具而已,而面具后面儿藏着的是怎样的面孔,她无从知晓,早便觉得他不会是一个单纯的生意人那么简单。

    “我们到那边坐吧!”

    出了地宫,谭明轩便引领着乔楚到地宫附近的小茶座,这儿离着地宫很近,也随时能知道白翎的消息。

    乔楚看得出他的细心安排,微笑的点了点头,随着他走了过去。

    虽然他是个让人难以捉摸的人,可乔楚始终有一个直觉,他是不会伤害她的,而心里也对于他的感情无法回应感觉有些歉意,不过,也只是歉意而已,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她却无法放进去别的心思了。

    “最近好吗?”

    这是久违的老朋友总会说的开场白,也是某一方爱恋至深而不可得故作潇洒的问候,总之,这四个字总会让人感觉有些唏嘘和无奈之感。

    “还不错,你呢?”

    “也还好!”

    收敛了所有的狂热情绪,这会儿他只想静静的和她坐一会儿,感受着这份难得的安宁。

    “怎么突然来这儿了?”

    “怎么?不欢迎吗?我现在可是地宫正式的vip会员喽!”

    乔楚浅浅一笑,难得语气轻松下来,也许因着这小小茶座装修的别具匠心,也许是因着眼前落地窗前种的一片茉莉,总之刚刚的烦闷之感缓解了不少。

    “哦?”

    谭明轩倒显出了几分好奇,随即又迅速的想到了什么,眼底浮现出一层晦暗不明的情绪。

    “你要成为正式会员,跟我说一声儿便可以,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

    如果你喜欢,整个御谭府都是你的!

    这是谭明轩心底里跟着的一句,不过,如果不是因着白翎的事儿,什么会员,什么御谭府,恐怕都不是她会看得上眼的吧。

    “事出突然,也是救朋友心切,不然我不会赌,入这个会做什么?”

    乔楚一想到刚刚安志文对白翎的态度,就不免心中气闷。

    “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得上忙的,你尽管说!”

    那美丽的脸庞微蹙着眉头的样子,让谭明轩心头一软,忽然有一种念头,只要她开心,让他奉上手中的一切他都心甘情愿一般。

    乔楚顿了顿,踌躇着要不要求谭明轩帮这个忙,其实心里也清楚,即便是谭明轩帮这个忙了,不让安志文在这儿赌了,那也是治标不治本的事儿,就算l市的其他赌场没有地宫如此大的规模,可是也都大同小异,不过就是筹码多少的事儿,安志文出了地宫,自然回去找别家继续赌,而以安家在l市的黑道势力,也不是谭明轩可以轻易拒绝的吧。

    “没什么,有些事儿,也只能他自己想明白了才好,别人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总不想再欠谭明轩的人情了,如果自己说了,他肯定会去做的,那么这一次又一次的她真的还不清了,致使现在每一次见到他,都会觉得有些歉疚。

    更何况,人家就是做这个生意的,虽然这赌场让很多人迷失心智,她觉得是个挺缺德的买卖,可转念一想,也是这些人自愿而已,没有人强迫着他们嗜赌成瘾,所以也怨不得人家开赌场的人,还得是分人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挺缺德的?”

    仔细的端看着她微微嘟起的嘴,水泽的眸子瞟了一眼地宫的方向有些厌恶,又有些无奈,便猜到了什么一般。

    “为什么这么说?”

    乔楚一笑,却没想到他能洞察自己的心事,她以为只有雷绍霆会读心术呢,是专门儿读她的心的。

    “有的时候儿,我也觉得我挺缺德的,很多人一辈子奋斗的东西,也许就在一朝一夕就交代在这儿了,其实御谭府的地宫以往也不似现在这般全部是高级会员的,上面儿的美味佳肴消费不起的,都能通过熟人介绍进来赌上两把,没有什么入会费,没有什么规矩,地宫是赚天下好赌的人的钱,在这儿是一个社会上少有的对贫富毫无等级之分的地方儿,可就在我上一次回国,应该是四年前吧,想一想,好像很遥远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不似雷绍霆那般磁性低沉的性感,而是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温暖感觉,有且是对一件事娓娓道来时,好似电视上那些风景大片画外音,给人一种安宁美妙的享受,不由自主的便会安静的听他说。

    无疑,这是一个令很多女人都仰望的男人,集合了女人心中设定的白马王子的形象,温文尔雅,绅士有加,好似从未有过什么事情可以让他着急,仿佛天塌下来他都不会显出一丝慌张一般。

    “我在御谭府门口看到一个乞丐,他见着有人从后面儿的小侧门儿进御谭府,就拉住他们劝解,那日竟然和一个来这儿赌的人打了起来,被对方将腿打断了,我亲自送他去的医院,我才知道,他的妻子得了癌症,需要很多钱,他只有将自己的房子孤注一掷,想在这儿试试运气,筹到治病的钱,没想到他手气不错,确实赢了个好彩头,做手术的钱乃至以后化疗的钱都有了,可是他的妻子没多久就去世了,而他却因为这一次的好彩头儿而一下儿扎了进来,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输了个倾家荡产,最后自己沦为乞丐。”

    “初衷是好的,却没想到误入歧途了,我想,也许是他太想念妻子,也带着一种自我毁灭的想法儿吧!”

    乔楚听了这个故事,也唏嘘不已,但她还是会将事情往美好的善良的方面去想,尽管这个男人最终没有把握好自己的命运,可是他对自己妻子的不离不弃,也确实难能可贵。

    “也许吧……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所以我回来,便制定了入会标准,将整个地宫的人提高到了一个水平,现在地宫里赌钱的人,没有几个人的钱是自己辛苦赚来的,我心里才能稍稍舒服一些,也许给很多人关了这道门,便会防止很多悲剧的发生。”

    谭明轩阖上眼眸,似沉浸在某个回忆里,温润如玉的脸上染上些许的痛苦,那个人啊……是他永远的伤。

    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其实自己根本不配谈这件事,仁慈,永远和他挂不上钩。

    “你是个好人,我想虽然那个乞丐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可是你却因此,救了千千万万个可能会成为乞丐的人,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可是有一些人的出现也许是冥冥中注定的,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那么突然出现了,然后会给你或多或少的影响,影响着你去做一些事,这种缘分,也很难得的吧!”

    “是啊……就会有这样的人,就那么突然出现在面前,从此,她的身影,她的笑容,她的一切的一切都会在心里挥之不去,烙下永不可去除的痕迹,这种缘分啊……确实很难得!”

    一抹苦笑,眉宇间愁云微启,难得,确实……不易得!

    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乔楚垂眸看着手里的茶盅,沉默不语,一时间,小小茶座变得格外安静。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儿,那些小块儿的乌云越聚越多,最终变成一大块儿压了下来,天也渐渐变暗,远处的余晖依旧散发着光芒,可却顾及不到这片天空的情况了。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雨点儿密密实实的落了下来,冬雨看起来格外冷些,不一会儿,透过玻璃去看外面的世界已经模糊一片了。

    窗外碎雨喧笑,屋内茶香四溢,两人安静的对坐,观雨品茶,好不惬意,好似书中描绘的岁月静好之感。

    本来要说些什么的谭明轩,最终没再说话,只是不时看向低头喝茶的乔楚,不想打扰这份美好的感觉。

    和谐的气氛总是让人心绪平静,乔楚也似与他有了默契一般,没再开口,只是静静的喝茶,一室温馨,唯有房不定会遇到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样提议着。

    可心里却是想有个这样的机会,和乔楚雨中漫步,哪怕只有这么短短的距离,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好!”

    也没推辞,随着他回了地宫,叫醒了白翎。

    白翎状态不是十分太好,毕竟睡的时间不算长,而且担心着安志文,睡的也不算安稳。

    乔楚扶着迷迷瞪瞪的有些消沉的白翎往外走,一旁谭明轩为乔楚打着伞,西装的半边儿已经湿透了,另一边儿肖劲也举着伞给白翎遮着雨,身上也狼狈的很。

    车已经安排妥当了,乔楚心里很是感谢谭明轩思虑周到,这句谢谢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在谭明轩面前说谢谢这两字,总会觉得有些苍白无力。

    冲着他微微一笑,一切谢意全在这笑容里展现,先将白翎扶上了车,自己刚要迈步,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意自脊背蹿升,一股莫名的肃杀之气自身后传来。

    急忙转头,却间一群人冲着将他们四人团团围住,慢慢逼近,都是一袭黑色金装,着装整齐划一,紧绷的脸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犹如机器一般,每个人手里都攥着短刀,直直的盯着目标而来。

    “快上车!锁上车门!”

    谭明轩一个大力将乔楚推到了车上,迅速的关上车门,黑衣人已经扑了过来,一把将谭明轩带上车门的手挥开,车门又随着这样的力度打开了。

    雨水淋漓,谭明轩和肖劲已经与那黑衣人打成了一片,显然这些黑衣人训练有素,招招狠厉,似是下了杀心一般,毫无留情之处。

    乔楚一瞬间慌了神儿,如此激烈的争斗,谭明轩和肖劲两个人很难抵挡这么多人的车轮战,她肯定不能袖手旁观,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跳下车去叫人。

    虽说这是在御谭府门口儿,可怎么说,也是御谭府的地界儿,这儿如此混乱,难道都没有人听见吗?

    冒着雨,乔楚嘱咐着白翎千万不要下车。

    白翎哪儿见过如此阵仗,本来睡的迷迷糊糊的神智一下儿被惊的清醒了不少,看着那一群围攻着谭明轩主仆二人的那群黑衣人,犹如天降的魔鬼,出手尽是杀着。

    “小乔!你快回来,快回来!”

    眼瞧着乔楚下了车,猫着身子往外跑,她是想去叫人,可是这会儿刀子不长眼,伤了她怎么办!

    正欲推门儿下车,就挺滴滴两声儿,乔楚已经先一步将车门儿锁上,她就知道白翎肯定会跟着下车,所以刚刚临下车时,竟然还保持冷静的拔下了车钥匙,这会儿才能跑出去后将车门锁死。

    “小乔!小乔!”

    白翎急的直拍车窗,可是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谭明轩听到这边儿的声音,才看到乔楚就这么跑了出来,显然她是要进去叫人,可这会儿他还没搞清楚这些人到底是冲着谁来的,如果冲着他还好,乔楚应该没有危险,可是上一次她被许乔劫持的事儿,他事后知道,那种后怕简直要将他的心吞噬掉,那么这次,会不会又是?

    只见两个黑衣人已经奔着乔楚而去,谭明轩一拳挥倒身边儿的人,飞起一脚又踹向另外一个,三下五除二身边儿围攻的人就被撂倒了好几个,突围出一条路疾步本想乔楚。

    一把揪住一个人的肩膀,一记猛拳挥了出去,另外一个黑衣人已经扯住乔楚的胳膊。

    乔楚拼命反抗,那黑衣人却越抓越紧,阻止着她进去叫人,谭明轩放倒一个,又冲着这个黑衣人攻过来。

    “明轩,小心!”

    刚刚被撂倒的那几个又纠缠上来,乔楚急忙喊着,死命的挣脱着那个黑衣人的束缚。

    一番打斗下来,虽然谭明轩没受什么伤,但耗掉了不少力气,而那群黑衣人明知自己不敌两个人时依旧选择进攻,这无疑是被下了杀手令,而如此的招数,还有如此的命令,谭明轩所知道的只有一个,不禁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你们是什么人?”

    谭明轩边打着,便问着,只要他们开口说话,他便可以从中听出破绽,l市能这样明目张胆的对着他下手的人,简直是凤毛麟角。

    精锐的眸子警觉的盯着这群黑衣人,每一招出手都攻向胳膊,格斗中胳膊绝对不是什么要害之地,可是他却像探寻一样东西,想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他所想象的一般。

    那些黑衣人也仿佛看出了谭明轩的意思,对自己的衣袖也是格外保护着,可这样的举动,还是让谭明轩看出了蛛丝马迹,更加确认这些人的身份了。

    那拉着乔楚的黑衣人,始终没有放手,显然是这群人的首领人物。

    “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你动了别人的女人,便有人要你的命!”

    ---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5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