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遭遇不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你动了别人的女人,便有人要你的命!”

    说完,不等反应,那群黑衣人又围了过来,谭明轩根本不去管那些人,直接冲着拉乔楚的那个黑衣人奔了过去。舒殢殩獍

    平时温文尔雅的他,却没想到身手敏捷,出手也是招招狠戾,直中要害,显然是受过专业的训练,如果懂行的人,却也看得出来,他是手下留情呢,不然以他的伸手对付这几个黑衣人还是绰绰有余。

    乔楚却不清楚这中间的道道儿,那黑衣人口口声声的说是因为谭明轩动了别人的女人,她便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

    刚刚遇到了钱顺,显然刚刚钱顺对谭明轩充满敌意的眼神是看到了什么,那么他会不会直接就告诉雷绍霆了呢?

    再加上,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持械厮杀,试问这l市里又有几个人敢这么做?

    想到这儿,乔楚心里不禁一沉,难道是绍霆?

    只这么一想,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不会的,绍霆虽然对谭明轩的事情格外介意,但是他也不会冲动到这种地步,更不会搞买凶杀人这一套,就算要动手,也绝对会亲自来的。

    她可以赌吗?赌她很了解他!

    谭明轩一把趁着那黑衣人不备,一脚踢在他的腋窝下,那也是身体柔软的缩在,顿时乔楚就感觉胳膊上的禁锢一松,整个人已经被谭明轩带进了怀里。

    “别怕!有我在!”

    闻着那春日里才会有的清新味道,乔楚没来由的感觉到丝丝的安心,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那你们就一块儿死吧!”

    黑衣人说完,已经亮出了短刀,刚刚缠斗间虽然他们手里都拿着刀,可似是都在躲着,尽量不要见血光,如今训练有素的黑衣人被这两个人就打的有些不能近身,便只能刀刃相见了。

    谭明轩一手搂着乔楚,一手还在奋力搏斗,虽还能应对,可终归还是施展不开拳脚,两个人被逼的节节败退的趋势,可却还是不见御谭府了的人出来,这不禁让乔楚好奇起来,如此大的阵仗和动静儿,怎么可能一点儿人都惊动不了呢?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乔楚忍不住问道,虽然被谭明轩护在身后,可身体压根儿就没法儿承受这样来回折腾,浑身冒着冷汗,手脚也变得不听使唤起来江湖遍地是奇葩最新章节。

    她此刻还能保持清醒的问上一句实属不易了,她就想确认一下儿,这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又是冲着谁来的,她始终不愿去相信,这件事儿和雷绍霆有关系,可是今儿的事情太过于巧合,她又不得不往这个方面考虑,心里繁乱的一塌糊涂。

    “看来是冲着我来的……”

    谭明轩似是犹豫了一下儿,随即答道,他没有办法也没有勇气告诉她真相,那会让她知道自己身边是充满着怎样的复杂和腥风血雨,更不想让她知道是谁导演了这场戏,将她牵涉其中,此刻,他只要保护她就好了。

    这会儿肖劲在那边儿占了上风,突出重围,便奔到这边儿来帮忙。

    “少主,您带乔小姐先走!”

    眼瞅着二十几个黑衣人已经被撂倒了一半儿有余,不得不说,肖劲的身手了得。

    “嗯!”

    谭明轩点了下头,便拉着乔楚往另一边儿跑,可是这些黑衣人哪儿可能放过,分出几个人依旧穷追不舍。

    眼瞅着要进了御谭府的侧门了,突然一个黑衣人抓住谭明轩的肩膀,而另一个人也跟上去抓乔楚,短刀在手,冲着乔楚便刺了过去。

    谭明轩心中骇然,如果他刚刚没有猜错,这些人应该是赤峰组的人,不用多想也知道这是母亲派过来的,虽然他还没有想清楚是何目的,可还是知道,这些人不会真的伤了他们,可这会儿竟然要对乔楚使出杀招,这简直让他浑身血液都瞬间凝固了一般。

    一个旋身,将乔楚扯进怀里,将她纤弱的身躯整个儿护在自己的臂弯,而与此同时,黑衣人那森冷的短刀,便直直的扎进了他的后腰,登时一股钻心的痛自腰间袭来。

    回身一拳挥过去,这次是真用了杀招,那黑衣人应声倒地,就再也没起来,如此狠戾的拳头,让旁边儿的人也有点儿打怵,一时不敢上前。

    再说,上面儿交代的,女的可以杀,男的必须留,那么这会儿,女的没事儿,男的受伤了,这事儿有点儿难办了。

    这些人一时不敢上前,才让谭明轩有些许时间喘息,双臂紧紧的搂着乔楚,不让她有机会挣脱开,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受的伤。

    “咳咳咳——”

    一阵猛烈的咳嗽,从乔楚头的上方传来,显得极其痛苦。

    “明轩,明轩你没事吧!”

    乔楚转身儿,扶住他,迎上的确实一抹复杂难懂的目光,那眼底好似带着歉意,纠结,还有很多乔楚根本看不明白的信息,可那手臂抱的紧紧的,她即便是转身也依旧是被男人锁在怀里,看着他脸色有些苍白,好看的唇角却温柔笑意。

    “我没事!放心!”

    “那我们快进去!”

    正这功夫儿,正门儿那边儿才出来一批安保人员,那帮黑衣人这才见情势不好一般,调头便跑了。

    这一场厮杀来的太过诡异,这群黑衣人来的快去的也快,而且单单的说什么谭明轩动了别人的女人,有人要他的命,这理由也未免太过牵强,而这么半天,里面儿的人都不出来,偏偏这会儿打的差不多了,人又出来了……

    这一切都有点儿说不通似的,可又真是的发生了,乔楚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倒是认准了,这事儿和雷绍霆应该没有关系煌煌箭芒。

    “少主!少主!”

    肖劲看着那群黑衣人转眼间就跑没影儿了,也没叫人去追,只是回头儿去看少主,神色大变。

    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去,扶住谭明轩,手有些颤抖,声儿也变了调儿,正欲说什么,却被谭明轩抬手打断。

    “你慌什么!先送楚楚和她朋友回去!”

    眸光犀利,语气却平静异常,身后早已被血迹染透,可站在他正面的乔楚却一点儿都没有看出来他受了伤。

    “楚楚,吓着你了吧!”

    抬手抚摸着她的头,眼底尽是担忧,温柔如水的话语也只有对上乔楚的时候儿才会呈现。

    “我没事,倒是看你脸色不太好!我扶你进去休息一下儿吧!”

    一场虚惊,乔楚也不禁松了口气,看着苍白脸色的谭明轩,也是担忧的很,甭管这些人是什么目的,是冲着谁来的,可刚刚那一幕,他一直护着自己,她何德何能,总是让他不顾生命的保护着自己。

    思及此处,秀眉皱起,总想着不去欠他的人情,因为觉得怎么都还不清,可这会儿,人情算是又欠下了。

    “楚楚,你是在担心我吗?”

    浅淡的一笑,眸子里却充满了希冀一般,闪着从未有过的光彩,而这一句却问的小心翼翼。

    肖劲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震撼不已,少主何时如此卑微过,可在乔楚的面前,却屡屡变得不像他了,这样下去,不知道是福是祸。

    而此刻,他收到了少主警告的眼神,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眼神不时的看着少主的后腰,那血依旧慢慢往外渗透着。

    “当然担心,你是我的朋友!”虽然无法回应你的爱,可我还是想把你当做朋友,不希望你出事。

    后面的话,乔楚并未说出口,此刻说这些,也未免太伤人了,点到为止,相信聪明如他,自然也能明白她的意思。

    男人儒雅的一笑,笑意却耐人琢磨,朋友,也只能是朋友了吧……

    刚刚那一刀,本也可以躲过去的,可自己竟然就这么卑微的想得到她的关心,哪怕一点点也好,可是得到又如何?也不过是对于朋友的关心而已,而自己,又是那么的贪心,怎么算也都是自己输的。

    “如果我今天死了,你会哭吗?”

    “别乱说,你怎么会死呢,快回去休息吧!”

    “你会吗?”

    他问的执着,脸上也全部都是认真的神色,专注的看着她的眼,等待着那个答案。

    “会!”

    她又不是冷血,失去一个朋友,怎么可能不去伤心?她本就朋友不多,更何况他救过他,不止一次的救过她,这份情,又岂是几滴眼泪便可以还清的?

    “那就够了……我还有些事儿要处理,让劲送你们回去吧!”

    “少主!”

    “听从命令,别再叫我失望!”

    看向肖劲的眸子,犹如两把利刃,可以只穿人心,让肖劲不禁瞬身一震,这带着深意的话,别人听不懂他却明明白白官道之权色撩人。

    这一切都少主全都知晓,不然以他的身手,怎么会被赤峰组的人伤到呢?而对于他也全程跟着参与了,少主也是完全明白,所以才说了这句‘别再叫我失望’。

    肖劲点着头,不敢再直视那种可以洞察人心的眼睛,只是恭敬的对乔楚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乔小姐,请!”

    谭明轩有些不舍的放开了手,感觉的那馨香渐渐远离,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像是想要拼命抓住什么一般。

    “那你也快点儿回去休息吧!”

    乔楚退出了他的怀抱,颔首微笑,此时雨已经小了许多,从淅淅沥沥的雨丝,变成了如牛毛的水雾,让眼前的景物越加朦胧起来,看着他没事,心里也稍稍放下了许多。

    随着肖劲往车的方向走去,那边儿白翎还被锁在车里,肯定已经担心坏了。

    刚走出去几步,就听到身后嘭的一声儿,待回头去看,那白色的身影已经顺着墙滑了下去,而那红墙上一道血痕猩红刺目。

    “明轩!明轩!”

    ……

    跑上前去,不住的唤着他的名字,手慌乱的在他身上检查着伤口,手上沾染的全部都是血迹,几乎让她惊的忘记了呼吸。

    刚刚他还云淡风轻的和她聊天,说让肖劲送她回去,压根儿就没看出来他竟然受伤了,而且还如此严重,他就那么忍着,是怕她担心吗?

    为什么每一次与他见面,都会发生这样那样的事儿,而每次他都会因为自己而受伤,上次的一刀,这次又是……

    “对不起,对不起……”

    乔楚忍不住留着眼泪,拍着他的脸,想让他保持清醒。

    “楚楚……我没事,没事儿……”

    本也私心的想多享受一会儿她担心自己的感觉,可一听到她哭泣的声音,便忍不下心来让她着急了,赶紧睁开了眼睛,伴着闷哼的声音安慰着她。

    “嗯,没事儿就好,没事就好,白翎已经叫了救护车了,他们去抬担架了,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乔楚看大他醒过来,显出了一丝欣喜,想到他靠着墙壁太冰冷,扶住他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好,那你陪我等等吧……咳……咳咳……”

    咳嗽了几声儿,嘴角却上扬着幸福的弧度,此刻的他,到宁愿就在这样的飘雨的傍晚,结束他漂泊的一生,那应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吧。

    为什么刚刚那一刀,没有再深一点儿呢?

    “嗯,我陪着你,我一定陪着你!”

    乔楚点着头,又将他的领口紧了紧,手臂紧紧的搂着他,希望能给他多一点儿的温暖。

    “如果不是现在,你对我说这句话,那该多好。”

    “你怎么就这么傻呢?你明知道……”

    “嘘!不必内疚,也不必自责,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我曾在心里默默的发过誓,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你是否把我当朋友,我都会好好儿的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不出于任何目的,没有被任何人强迫的去保护一个人,我不要什么回报,我只要看你好好儿的,我就很开心了……咳咳……”

    “我明白,我都明白……”

    乔楚不住的点着头,生怕他说太多,耗太多的力气,而说得越多,就好似在交代遗言一般的感觉,所以她不想听,很排斥听超级拍卖行。

    其实她并不明白,谭明轩为何对她这般好,几乎不惜用生命去维护她,到底值不值得,她什么都给不了他啊……

    “其实你不用明白,我不希望你有负担的生活,你只要记得,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都有我在守护着你,不管你做什么事情,你永远都有退路……”

    慢慢抬起了手,移到了她的脸庞,冰冷的手就要触到那白皙的一瞬又停住了,那被雨水打湿的脸,与热泪混成一处,竟然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让他这双沾染血腥的手不忍亵渎。

    最终似是没有力气的放下了,只是淡淡的语气安慰着。

    “楚楚,别哭,为了守护你,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他心里清楚自己这一刀的位置,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上一次的刀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在加上以往的旧疾,一到阴天下雨,便伤口疼痛难耐,胸口也似有猫爪抓的那样,忍不住咳嗽不已。

    刚刚确实可以躲过那一刀的,只要再多迈半步,那么伤的也不过是手臂,可是却是有百分之一的可能,那刀会将他与她的手臂一同穿透,他怎么能允许她受到一点点儿的伤害呢?

    “嗯,我知道,我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乔楚使劲儿的点着头认同着他的话,吸了吸鼻子,眼泪也稍稍止住了,嘴角强扯出个笑容,她信谭明轩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惨白的脸绽放出一抹醉人的笑容,又无奈,又心疼。

    傻丫头,你越是这样,便越让我放不下啊……

    当雷三爷风驰电掣的赶到御谭府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那女人正跟那儿抹巴着眼泪儿,而那男人就躺在她的怀里,一身白色西装已经狼狈不堪,尤其是半边儿身子已经被血浸染了大片。

    他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样儿的心情,照原来的脾气,他一定是怒气冲冲的奔过去,一把将他的女人扯进怀里,而别人是死是活,都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可这会儿看着乔楚哭的那样儿伤心,竟然挪不开脚步了,只是胸口翻涌着什么东西,无从发泄。

    昨天一句玩笑,说起了孩子,他便觉得自己过于冲动了,有些东西,不需要说的,直接做就可以了,他不是一向如此吗?

    可如果不是她心甘情愿,又有什么意思?

    眼前的这一幕,忽然让他对很多事情都不确定起来,他与她的开始,一直都是他在主导,强迫她做任何事,即便是宠着她,纵着她,可都没有问过,她是否愿意,而今走到了一起,依旧是他安排着一切的事,认为什么样是好的,什么样的事是对的,甚至结婚,他也没有跟她知会一声儿,便做了主了,因为一切的一切,他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她就应该是他的。

    忽然间觉得,如果自己不去安排了,不去主宰了,让她自由去选择,或者一切都公平的开始,那她会否选择自己……

    不一会儿,救护车到了,医护人员急忙将谭明轩抬上了车,这会儿谭雪也出来了,显得有些焦急,却未对刚刚发生的事儿多问一句。

    准备踏上救护车的谭雪,忽然转头儿看向乔楚,上下迅速的打量了她一番,目光有微微的停滞,最终又化为冷淡。

    “这位小姐,以后请离我的儿子远一点儿高手寂寞2!”

    乔楚一愣,眼前这个冷艳高贵的女人竟然是谭明轩的母亲?被人如此拒绝,即便是再担心谭明轩,也没法儿厚着脸皮跟过去了,还是回头给肖劲打电话再问情况吧。

    救护车开走了,跟着里面儿去找人的白翎也松了口气,走到了乔楚身边儿。

    “对不起啊,小乔,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非得张罗来,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儿了,这个谭明轩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惹上这样儿的仇家呢?”

    “我也不清楚!”

    乔楚疲惫的摇了摇头,一切喧嚣归为平静,才感觉到身上已经有点儿冻僵了似的,忽然很想他,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中山别墅的温泉水。

    也许人在疲倦时,劫后余生时想念的人,才是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吧,而此刻她庆幸,她身边有一个雷绍霆。

    “我们回去吧!”

    一抬头,却见那抹高大伟岸的身影远远的在雨中伫立,好似已经站了很久了,乔楚疾步狂奔了过去,狂喜的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绍霆!”

    虽然他的身上也已经被雨水湿透了,可她还是感觉那怀里无比的温暖,让她这纷纷扰扰的一天终于平静下来。

    大手搂上她那细弱的肩膀,心头那揪着的快要窒息的感觉终于稍稍松了松,看着她丝毫没有慌乱的奔向他,毫不犹豫的撞进他的怀里,好似思念许久的人重聚一般的迫切拥抱,让他如释重负。

    刚刚那写胡思乱想也暂时跑到了脑后,这个小东西,就是有这个本事,她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的心神,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他就是自从有了她,才得上的病。

    “小东西,你!”

    想要说什么,终究化做了一声叹息,他永远是拿她没辙的。

    下午刚刚散会时,打开手机,便收到了信息的提醒,他总给她的黑卡,刚刚刷走了五百万美金。

    本还以为他小媳妇儿想开了,知道花他的钱了,那么就代表她终于不会和他分的那么清楚了,这事儿让他心情舒畅,可紧接着,就接到了钱顺的电话。

    这才知道,这小媳妇儿花那五百万美金,竟然是去了御谭府的地宫,这妞儿还真是见天儿都给他惊喜。

    钱不是问题,关键那地方儿是她能去的吗?

    御谭府远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的和谐光鲜,尤其是地宫,简直是坏人胚子集中营了,他小媳妇儿儿那娇俏的小模样儿往那儿一晃荡,这不是擎等着遭人骚扰呢吗?

    他再有权有势,一切事情没有公布,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乔楚是他雷绍霆的媳妇儿,就算事后知道了,这人也先挨欺负了。

    “你生气了?”

    乔楚听出了男人那无奈的叹息,其实是带着责备又不忍责备的意思,心里一暖,他的担心,他的惦念,当然,更多的还是因为他的信任。

    刚刚那么一幕,他却没有劈头盖脸的质问,怀疑,就像她刚刚对他没有怀疑一样,彼此可以这般的信任,感觉真好。

    “你说呢?”

    气闷的声线,明显带着不悦,虽然还没到这儿,便知道她没事儿了,是谭明轩帮她挡了一刀,先不说这件事儿的诡异,但是她好好儿的就行,所以刚刚看着那一幕,他并没有上前去打扰玄血沸腾。

    “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冲动,白翎她……”

    说到这儿,才想起来自个儿也忒没分寸了,就把白翎扔在一边儿自个儿跑过来了,可转回头儿看过去,白翎已经不在了,一会儿手机上来了一条短信,正是白翎发过来的。

    ——小乔,别担心我,我先回去了。——

    知道翎子是不想打扰她与他的二人世界,可是心里还是不由的涌起了些许的内疚,这会儿可能在赌场里的安志文还在豪赌,压根儿不知道外面儿发生的事情吧。

    “白翎先走了……”

    乔楚再次仰起头,对上那双深邃如幽潭般的眸子,那眼底还带着薄怒,却又好似对她无奈似的,憋着火儿,又发不出来,只能冷冷的绷着一张脸,不给她任何表情。

    “绍霆,我冷……”

    “活该!”

    楚楚可怜的大眼眨了眨,那小模样儿让男人的心一下儿软了大半儿,嘴上不饶人,胳膊一施力,打横儿将她抱进了怀里。

    上了车,车里刚刚开着空调的暖度还在,瞬间驱走了一身的寒意。

    男人抽出根烟,叼在嘴里,狠狠儿的吸了一口,斜着眼睛扫了她一眼,似是等着她的解释。

    他没有忽略她手上的血迹,就算心里没有任何怀疑,可刚刚的一幕还是让他很不舒服。

    “绍霆,我们今天可不可以不回家?”

    “为什么?”

    吐了一口烟,看了看她可怜兮兮的小样儿,也确实是,这狼狈的样子,要是回了雷府,爷爷奶奶还指不定怎么盘问呢,可还是随口问了她一句。

    “我想……我想回中山!”

    微微颔首,小脸儿也红了又红,她想静静的和他呆着,就他们两个人,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她最想的就是躲在他的怀里再也不出来了,那里才是她最安全的港湾,可终究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为什么?”

    忽见她小脸儿一红,男人就不免有些好奇她在想什么,又追问了一句,可是冷峻的脸,还是没有开化的迹象,让乔楚又些失落。

    “我……我想……今天下雨了,我害怕打雷!”

    看看外面儿下着雨,乔楚憋了半天找了这么个理由,说完,都想咬了自己的舌头,怎么就不能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自己的感受啊,就说想躲在他怀里安安稳稳的睡一觉,很难吗?

    “呦呵?这会儿想到爷了?”

    男人挑了挑眉,话说的阴阳怪气儿的,反正这会儿看着小妞儿也啥事儿没有,就不免想到自个儿这点子气了,自然是得抻掇抻掇她,不过对于她的依赖,心里却挺美的。

    “好不好嘛!”

    会撒娇的女人,才有人儿疼,乔楚也明白这一点,而且在逐步的实验中效果相当好。

    男人睨了她那乞求般的小脸儿,不禁冷哼了一声儿,一副不太待见她的样子,可还是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钟叔,跟奶奶说一声儿,今儿我和少奶奶不回去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5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