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楚楚姑娘撒娇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钟叔,跟奶奶说一声儿,今天我和少奶奶不回去了!”

    磁性的声音低沉的有如大提琴的乐声悠扬动听,却夹带着一丝丝不悦,让乔楚心里美滋滋的同时又有点儿不托底。舒殢殩獍

    三爷这肯定是窝着火儿呢,至于这火窝在哪儿,因着什么窝火儿,她还无法确定,总之三爷很生气,后果可能很严重。

    想着自个儿刚刚抱着谭明轩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也不知道这位爷看见了没,不过依照原来,要是看到这个景儿,肯定是怒不可遏的奔着她过去,把她提溜起来,二话不说,带着她走人的。

    这会儿虽然生气着,但是显得淡定很多,可能没看见?

    那生气就是因为她自个儿没跟他说一声儿就跑御谭府来的事儿?

    突然,想起更重要的一件可能惹他生气的事儿,就是那五百万美金的入会费啊,天啊,她竟然把这件事儿给忘一个干净,果然花钱的时候儿相当潇洒,这会儿想想,五百万美金啊,那可是三千多万人民币啊,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啊!

    想到这儿,手心儿更加的冒冷汗了,冲动果然是魔鬼。

    乔楚心里胡乱猜测着,算计着哪一条儿都得够三爷把她教训一顿的,不禁侧眸看着那张冷峻俊逸,即便是生着气的样子也是帅的一塌糊涂,人神共愤的脸,咽了咽口水,想问点儿什么,又啥都没敢问。

    某爷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好似根本就没察觉她的眼光,只是专注的开着车,一时间,车厢安静的很,狭窄的空间弥漫着男人那强势且浓烈的气息,让乔楚整个紧绷着的神经完全放松了下来,不管他怎么生气,只要他在身边就好。

    也不知道谭明轩怎么样了,她不得不去想,对于他舍身相救,还有他对她说的话,都让她很是震撼,而这种对于她来说几乎沉重的情意,让她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她的心太小,装不下那么多的人,对于谭明轩,注定的只有歉意,不会再有其他了。

    不禁叹了一口气,坐在熟悉的副驾驶上,闻着熟悉的淡淡薄荷清香,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眼皮越来越沉,终于还是昏睡了过去。

    再次睁眼,正好儿车子已经开进了院子,雨也彻底的停了,院落里的紫色茉莉开的依旧如火如荼,香气弥漫,看来即便是这段时间一直在雷府住,他还是没有忘记差人打理这些花儿。

    久违的中山,乔楚下了车,闻着花香,那种舒心安宁的感觉让她觉得格外亲切,就连泳池旁边儿的那条她一直都很打怵的鲨鱼这会儿都变得像海豚一般可爱了。

    心情也跟着舒缓起来,许是一直以来心上便压着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倒也是锻炼了她的意志,平常人遇到的会觉得惊心动魄的事情,在她看来,倒没有觉得很难平复心情似的

    毕竟前几日刚刚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她,那种好似大彻大悟,看淡生死的想法儿还没有悉数褪尽,以至于今天的混乱局面都没有让她有更多的后怕,不过就是担心谭明轩的伤势而已。

    还有就是自己真的想好好儿的休息一下儿,好好儿的泡个澡,睡一觉,这一直以来都是她减压的最好方法,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更管用的方法,就是赖在她男人的怀里,将所有烦心琐事都跑到九霄云外去。

    “下车!”

    某爷语气有点儿冷,丢下一句话,就下了车了,留下乔楚一个人儿坐在副驾驶上有点儿愣神儿,知道他那冷飕飕的语气其实就是赌着气呢,不管因为哪一件事儿,他都有理由生气的,她也只能受着了,可是对付傲娇的某爷,她还是有点儿自己的心德的。

    坐在副驾驶上磨蹭着,半天不下车。

    本来冷冷的高大背影都奔着房子去了,可感觉到后面儿并没有人跟上来,还是停下了脚步,见着那小妞儿还在副驾驶上坐着呢,小脸儿有点儿苦,正眼巴巴儿的盯着他呢。

    沉了一口气,性感的薄唇抿了抿,不想惯着她的,可是脚还是不听使唤的绕过了车头来到了副驾驶边儿上。

    剪式门已经打开了,乔楚还是赖在副驾驶上嘟着嘴,四十五度的仰着头儿看向男人,看起来可怜见儿的,惹得男人心里那点子气闷儿也剩不下什么了。

    本来他也不是生气,只是心里那种捉摸不透的慌乱感觉,让他很是不爽而已,一路开车,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女人抱着谭明轩痛哭的样子,离的那么远,他还是清晰地听见了。

    她说,我陪着你,我一定陪着你!

    不过是因为谭明轩受伤了,她安慰而已,可是他就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一天,他真的就会失去她,听着她对别人说着这样的话,光是这样想着,便心如刀绞般疼痛着。

    “怎么了?”

    男人浓眉蹙着,上下看着那小女人,有点儿纳闷儿这会儿她这是哪一出儿。

    “我脚麻了,你抱我!”

    说着,特迅速的伸出手臂,像一个渴望被疼爱的小软猫儿似的,声儿也软糯的惹人怜爱,大大的眼睛水亮清澈,带着满满的懵懂和无辜,让人狠不下心来再硬绷着脸了,那刚硬的线条也柔软了下来。

    心下暗笑,这小妞儿今儿是怎么了?竟然这么直接的撒起娇来,这可是她以往不曾有过的。

    脸依旧板着,可还是俯身弯腰,将这个耍赖的小女人抱进了怀里。

    剪式门儿开的比较狭窄,没法儿打横儿的方式抱她出来,这会儿小妞儿倒是主动的环上他的脖子,整个儿身子也贴了上来。

    借着他起来的劲儿,就跟个小树袋熊似的缠到了他的身上,小腿儿在他劲腰上紧紧的钩缠,小脑袋也埋进了他的颈间,一阵一阵儿的馨香热气儿在脖子那儿喷洒的频率,显然能感觉到那小妞儿是在得逞似的偷笑着,腹下那股子火儿一下儿就被这该死的撩人气息给轰的点了起来。

    这个小妖精,现在越来越大胆了!

    是想要用撒娇耍赖这招儿搪塞过去今儿的冒险行为?

    进了房间,也没换鞋,某爷直接抱着这个小软猫儿似的女人上了二楼,这会儿最重要的是,得让她赶紧洗个热水澡,淋了半天的雨,在这么穿着冷衣服,非感冒了不可。

    直奔着浴室去了,想放下她,去放温泉水,可是这小妞儿好像没有要下来的意思,搂着他的手臂更紧了些,最终也只能抱着她完成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

    那边儿放着水,这边儿某爷拖着女人的小屁股让她坐到洗手台上,开始伸手给她解那潮乎乎儿的还沾染着点点血迹,不禁眉头皱的更紧了些。

    乔楚脸上已经粉红一片,却没阻止男人的动作,任由着他一件一件儿的将箍在她身上的潮湿的难受的衣服一一剥落,只是用那忽闪忽闪的大眼不时看向依旧冷着脸的男人。

    明显见着他眼底的冷意退散,慢慢变的浓烈起来,不禁眉目间闪过一丝狡黠。

    眼瞅着衣服被脱的一件儿不剩儿,乔楚才仰起头正式的对上那双热浪升腾的眸子,语气也便的极其诚恳。

    “绍霆,对不起……”

    浴室里雾气开始袅袅弥漫,本就美的不可方物的小脸儿此刻看起来更是动人心魄,那莹莹泛着极润光泽的小身体,简直就是一颗诱人采撷的圣果般娇艳欲滴。

    对上如此的诱惑小模样儿,柔柔软软的说着对不起,那声音犹如一只喵喵叫的小奶猫儿,某爷那心里的火儿哪儿还发得出来,现在只剩下身上的火儿越窜越高了。

    “知道错了?”

    声音已经被那魅惑的小人儿磨的沙哑起来,大手紧紧的掐着那小蛮腰儿,那力度带着点儿惩罚性般越箍越紧,似是要将她捏出水来一般。

    “知道了……”

    乔楚垂下眼帘,像个承认错误的孩子,小手儿交叠着,手指头纠缠在处,樱唇的唇瓣也紧紧的抿着,似是等着某爷接下来训斥的话语。

    “哪儿错了?”

    强压着身体里叫嚣的,抬起她玲珑有致的下巴,眸光深邃,似是要一眼望穿她的心思。

    “我不应该一时冲动,一下儿就花了五百美金入了御谭府地宫的会员,对不起啊,当时我就是看白翎着急找安子,他不出来,那个肖劲又不让我们进去,情急之下我就……”

    乔楚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最应该令他生气的就是这件事儿了吧,虽然人家是把卡给她了,撑死了也就是买衣服啊什么的,也没有这么个花法儿啊。

    不过这有钱人与没钱的人想法儿总是不一样儿的,乔楚比较了半天,还是觉得钱的事儿是大事儿,可是在三爷这儿压根儿就没去想钱的事儿,他的女人就应该花他的钱,给她这个无限额的黑卡,就是让她不见外的花的,显然,这小妞儿到现在还没明白这个道理。

    “你觉得爷是因为钱的事儿?”

    浓眉皱的更紧,看着她的眼神显然对她认识错误的偏差很是不悦。

    难道不是钱的事儿?那可是三千多万啊,一刷就么了,三爷竟然不是因为这个生气?

    “那……那是我不应该不提前跟你说,就带着白翎去了御谭府,我知道你不喜欢那儿,可是我给你打电话了,你没接……”

    越说声音越小,后面儿的事儿该怎么组织语言去说呢?可是淋了一身的雨,手上还沾染的都是血,这事儿他能忍了一路都没多问一句已经很不容易了。

    “接着说!”

    某爷暗哑的声音带着丝丝的严厉,却一把将那光不溜秋儿的小身子抱了起来,慢慢放进了盛满温泉水的浴池里。

    顿时,周身都被热热的舒服的温泉水包围起来,将身体里那顺着毛细孔钻进身体里的凉气一点点儿的逼走,刚刚还有点儿哆嗦的身体,一下儿就温暖起来。

    “后来就遇到了一批穿着黑衣服的人,然后谭明轩为了救我,受了伤……哦,对了,其中一个黑衣人说,说谭明轩动了别人的女人,便有人要他的命。”

    她知道在某爷面前提起谭明轩是多么的不合适,可也不敢隐瞒什么的全盘托出,本来心里也没什么鬼,自然也不用隐瞒什么的。

    边说着,边偷瞄着男人的表情,刚刚一直绷着的脸此刻已经蒙上一层寒霜,眼底闪过一丝嗜血的猩红。

    乔楚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生气是因为她任性所为,让自己身处险境,他担心所以才生气,才一路板着脸。

    忽然想到那个抓住自己的黑衣人说的那番话,这会儿冷静下来想了想,明显这些人就是故意说这样的话,为的就是让她误会他们是雷绍霆派过来的,如果真是这样儿,她误会了,有好处的会是谁呢?

    谭明轩身上扎的那一刀可是相当的狠,他帮她挡了,说明那刀本来是冲着她来的,那么就和他说的,认识冲着他去的不相符,那么会买凶来杀她的人又会是谁呢,一场厮斗,却又无数的疑点让她完全摸不着头脑。

    某爷的眉头拧了起来,刚刚被女人撩拨起来的欲火也暂且冷却了下去,慢慢的眯起了眼睛,将乔楚说的事情又在脑袋里走了一遍,便觉得这事儿蹊跷的很,霍然起身。

    “你去哪儿?”

    “乖乖在这儿呆着,多泡一会儿,身体彻底热了再出来,知道吗?”

    乔楚懵懂的点了点头,目送着男人高大的身影走出了浴室,随即沉沉的呼了一口气,这事儿算是过去了吧,不过她一会儿还得和他说说,明儿怎么她也得去看看谭明轩的,想来三爷也不至于不通人情的不让她去表达一下儿谢意吧。

    ……

    “查的怎么样?”

    “老大,黑衣人是赤峰组的人,赤峰组向来是听命办事,鲜少有见过谭明轩的,所以他们也不知道今天伤的是他们的少主,显然,谭明轩也不清楚今天会发生这样儿的事儿。”

    电话那头儿说话的正是兰溪,下午急匆匆的接到了雷绍霆的电话,让她奔着御谭府去查下午发生的事儿,要说有钱好办事儿,三下五除二便有远处的旁观者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个清清楚楚。

    随即有派人去跟踪那些黑衣人的行踪,才确定了是赤峰组的人。

    “谭家的当家查的怎么样了?”

    某爷眸光幽暗的望向窗外,漆黑的夜,狂风大作,树影疯狂的摇摆,自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谭家是出于什么原因盯上雷家的,他必须查清楚,不然永远不知道这事情的最终病症在哪里。

    “谭家的当家是谭雪,曾经也是l市的名媛,谭家因商战落寞破产,她便独自一个人去了法国,很快的联络了以往谭氏分拨在海外的旧部,慢慢又重新建立了谭家的声威,在黑道上也享有一定的位置,不过也有人说,她是因为嫁给了法国暗黑组织中的一个大佬,才能迅速扩大了谭家的声势,谭明轩就是她与那暗黑大佬的儿子,谭家一直以来都是做黑道生意,这次回l市,除了谭家的祖产多数在l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兰溪顿了顿,似是在考虑着什么,让雷绍霆眸色一冷,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继续!”

    “重要的原因就是,寻仇,而对象,就是你的老爹雷仲年,还有d&k集团!”

    “原因!”

    “当年谭氏集团一朝覆灭,听说是被一家名叫创世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吞下了所有股票而导致的,这个公司就在雷董入主d&k集团后迅速在商界消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而雷董进驻d&k集团时却带来了一笔叹为观止的数字,一下儿奠定了d&k集团在地产界龙头老大的地位!”

    这话便很明显,当年吞并谭氏的小公司就是雷仲年的公司,而这家公司的创立看来就是冲着谭氏而去的,至于其中如何运作的,也许只有雷仲年本人知道,想来方法不会很光彩,不然也不会招来谭雪如此的恨意。

    那么这次谭雪回来,自然也是有备而来,今天这一出儿竟然动用了赤峰组,不惜冒着伤到自己儿子的危险,主要就是想试探一下儿乔楚在他与谭明轩心里的位置,而后加以利用,谭明轩开始的不知情,看来后来也明白了。

    他与谭明轩交过手,绝对在伯仲之间,竟然受了重伤,必然是知道了对方是他母亲派过来的人,没办法下杀手,只能以自己受伤来收场。

    “老大,看来当年所谓的d&k集团经济危机而与萧家联姻不过是一个幌子,来掩盖他吞掉谭家财产的事实而已!”

    “雷仲年还真是好手段!”

    冷哼一声儿,对于雷仲年当年之举很是不屑,却又不免有些惊诧。

    雷绍霆从未想到,自己的父亲平时不漏锋芒,竟然能如此偷天换日的将一个如此大的集团吞并,且竟然处理的不着痕迹,那需要怎样的城府,才能将事情做的滴水不漏?

    据他所知,当年雷家与谭家可也算是世交,就是到了现在,还偶尔会听爷爷念叨起,他有两个忘年之交,一个是叶东升,当初是他的通讯员,另外一个便是谭家公子谭琛。

    他自小便知道这个叶伯伯,却从未见过那个谭琛,后来才听爷爷说起,他那个小友早就已经死了,至于为什么那么年轻便死了,爷爷却绝口不提了,只是每每提到这些,都会露出一种难掩的伤痛之色,复杂难懂。

    这其中必定有一番不为人知的纠葛,不然为何世交最终变成仇人,雷仲年竟然能下得了手将谭家彻底打垮了呢?

    “兰溪,给我彻查当年的事儿,一点儿细节都不要放过!”

    “查呢,是没问题,但是得需要……你懂的……”

    兰溪答的有点儿犹豫,东溟岛的信息网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想要查清楚当年的事儿并不难,不过现在她是真没法儿回东溟岛,躲还躲不及呢,怎么可能自个儿还扎回去?

    “我会跟爵联系,给你让出一条线,你不用回去也可以!”

    “谢啦,老大,小的一定肝脑涂地,为老大服务!”

    一听这话,兰溪算是彻底放了心,自然答的爽快外加狗腿起来。

    挂断了电话,雷绍霆才回到了浴室,见着那小妞儿已经靠着浴池边儿上睡着了,清秀的眉微微蹙着,显然睡的不是很安稳,只不过是因着太累的缘故,才忍不住睡着的。

    某爷心疼的将她从水里捞了起来,本来想训斥她不知深浅,不顾安危的任性做法儿,给她点儿教训的,可是如今是一点儿气都生不起来了,如果真的劈头盖脸的凶她一顿,她也是太无辜了。

    终究还是因着自己的事情,连累了她了,即便是她不去御谭府,没有今天的事儿,可危险还是会围绕着她,这件事情不解决,她就无法安然。

    拉过浴巾,将那昏睡的小人儿裹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了大床上,一快速的将她身上的水擦干,盖好了被子。

    转身儿便去取吹风机,想把她的头发吹干。

    乔楚感觉脊背一凉,沉沉的睡着,眉头皱起,眼前模糊一片不知道是醒着还是在梦中,蒙蒙细雨打湿了双眼,忽然,眼前一片殷红的血,随着雨水慢慢流淌着,流到她的脚下,流向她的全身。

    不远处,一个白色身影,正微笑的向着她走来,而就在要走到她身边时,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儿,那白色身影应声倒地,躺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怎么会有枪,怎么会有枪?他不是中的刀伤吗?

    是梦,一定是梦吧,可为什么自己醒不过来?

    “明轩!明轩!”

    乔楚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呓语,表情显得几位痛苦,身体也随着扭动起来,在噩梦里拼命挣扎着。

    可是脚就像被什么定住了一般,除了呼喊,她完全挪不动半步,只能看着那白色的身影孤寂的躺在冰冷的街道,无人问津。

    转身而回的某爷,修长的手指刚刚掬起一缕柔软的发丝准备为她吹干头发,可听到她呼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手僵僵的停在了半空……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5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