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别扭的俩人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本来是想好好儿的跟三爷承认错误的,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一觉睡到大天亮,起了床,身边儿没人,便更加的纳闷儿了,这三爷是最喜欢赖床的,今儿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殊不知,三爷赖床也皆因为有她在身边,平时他却绝对是严格律己的人美大厨的发家致富路全文阅读。

    下了床,简单洗漱了一下儿,房间里的中央空调开的暖呼呼的,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初冬没有供暖的阴冷,乔楚随手拿起三爷的一件大大的t恤儿套在了身上,穿来穿去,那些睡衣啊,家居服啊,都没有t恤儿来的方便随意。

    塔拉着拖鞋,伸着懒腰下楼,还是在中山比较舒服,可以睡到自然醒,而在雷府,即便是自己的生物钟固定了,可还是怕不保险,每天都定闹钟,要知道,定了闹钟,反倒总惦记这事儿,每天便起的比闹钟还早。

    不出所料,这会儿的三爷一身儿休闲的装,掩去了些许的冷冽,凭添了一丝柔和的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报纸,手边儿放着一杯特浓咖啡,这是只要在中山别墅,每天早晨都会上演的一副美景儿。

    刚刚搬进来的时候儿,两个人中间隔着太多的东西,以至于她从未仔细的去端看过,可如今,每每看到他那高大挺拔的身形儿,犹如精雕细琢的雕塑一般靠在那儿,专注的眼神,随意拿起咖啡时那修长的手划过的优美弧度,都让她移不开视线。

    无疑,从这样的美景儿开始的一天,任谁的心情都会不错的。

    虽然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围绕着,虽然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去解决,可是她却不希望打扰这份好不容易和他独处的安宁。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对他的依赖越来越强,强的让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样针锋相对,权色交易的开始,却没想到竟然随着命运的齿轮走到了如今无法分开,短短的时间却如此大的变化,真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痛苦与幸福的路相邻的很近,也许只需迈出一步,便可换上一番天地,虽然乔楚迈出了这一步了,可还是觉得有些迟了,如果早一点儿,再早一点儿知道自己的心意呢?

    不过还好,现在她与他在一起就好,以后的时间她会好好珍惜!

    思及此处,平常还会有些害羞的乔楚,今儿却大大方方的走到了男人身边儿坐了下来,不管某爷昨天的火儿消没消,她都做好了任凭处置的准备了。

    “早啊!”

    俏丽的小脸儿一抹浅笑,眉眼都跟着弯出了美丽的弧度,犹如一朵盛放的茉莉,清新干净,却又扣人心弦。

    “嗯!”

    某爷眼皮都没抬,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儿,继续专注着手里的报纸,乔楚撇了撇报纸上那密密麻麻的英文,一个头两个大了,真难为三爷每天早晨能看得进去。

    可这不冷不热的‘嗯’一声儿就把她给打发了,显然是因着昨天的事儿,还气儿没消呢?

    乔楚安稳的睡了一宿,这会儿脑子也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也稍微琢磨过点儿味儿来,昨天差点儿受伤的可是她,就算是她现在抗打击能力强了吧,但是也还需要温暖的怀抱安慰的好不好,好不容易不用回雷府,在中山别墅过二人世界了,这三爷就从昨天下午一直摆臭脸给她看,算怎么回事儿啊?

    又盯着他看了半天,还是没反应,乔楚不禁有点儿泄气,自个儿压根儿就不是那主动的人,可昨天也破天荒的主动承认错误了,而且把事情的始末从头儿到尾交代个清清楚楚,怎么想也都觉得没什么了啊。

    再说了,去找安志文,一方面是因为翎子,另一方面不也是因为安子是他的兄弟,不想让安子误入歧途啊。

    可是,这都是心理活动,乔楚除非逼急了,一般是没有什么好口才和他争论个子午卯酉来,努了半天嘴,最后问了一句特别没营养,特别官方的话鬼医契约师全文阅读。

    “你吃饭了没?”

    刚刚她可是挨三爷熊来的,这思想都准备好了,还有啥怕的?

    可她怕的是他不理她……

    “没!”

    继续不抬眼皮,继续大爷范儿,随手端起咖啡,优雅的抿了一口,继续跟那张报纸死磕。

    终于体会到,刚认识那会儿,三爷猛跟她发火儿,而她半天没反应后,三爷那抓狂的感觉了,这会儿的乔楚恨不得抢过他的报纸,破他一脸咖啡!

    什么跟什么啊,他都不问问她昨天吓着了没,受伤了没,哪怕昨天看到她和谭明轩在一起劈头盖脸的骂她呢,总得有点儿反应吧,难道他看见了这些,都不生气,不吃醋的吗?

    越想越郁闷,最终,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气结,只能用充满怨念的眼神儿表达了,狠狠儿的瞪了一眼那个低头儿看报纸的男人,才转身儿奔着餐厅去了。

    再怎么生气,饭也得吃啊,一翻开冰箱,都是新鲜的食材,显然是今儿一早就有人送来的。

    在冰箱里一通儿翻巴,低着头儿开始忙乎上了。

    一边儿忙乎着,一边儿撇向哪个装大爷的男人,愤懑的心情全数发泄在了手里切的小番茄上。

    一刀……

    两刀……

    三刀……

    啊——

    一声惨叫,切着手了,立马儿血就顺着手指头流了一菜板子,跟小番茄的红汤儿混到一块儿,看起来好像一大摊,触目惊心的。

    “怎么了?”

    某爷简直以豹的速度,身手敏捷的越过沙发背直奔厨房来了,抓过乔楚的手一看,心疼的跟什么似的,赶紧拉着她到水龙头那儿冲洗伤口。

    那手上的那些血迹和番茄汁儿都冲掉了,看看食指上伤口不深,口气才松了松。

    “瞅你笨的!”

    眼里满是心疼,可嘴上还忍不住斥责着,刚刚他哪儿看得进去报纸啊,就是心里窝着一口气呢,这妞儿在他怀里叫了别的男人一宿,他今儿一早儿有好脸儿才怪呢。

    就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可他的女人,惦记着别人,他还能和颜悦色的当啥事儿没发生,那纯属是脑袋有泡,怎么想怎么窝火。

    也就这个傻妞儿还当人家英雄救美呢,压根儿就不知道又进了人家的套儿了。

    什么时候儿她才能长点儿心眼儿啊!

    这个谭家还真是和他犯冲!

    乔楚翻了翻眼皮,这男人能不能有点儿好话了?

    她这儿也郁闷够呛呢,要不是没心没肺的劲头儿在这儿撑着,她想起昨天的事儿也得郁闷的没个笑脸儿呢。

    不就是因为见着他了,心里就踏实了嘛,不就是因为见着他了,才安心了嘛。

    “乖乖等着!”

    某爷的声音柔软了不少,疾步跑到楼上,一会儿便拎着医药箱下来了掌控欲全文阅读。

    乔楚想着自个儿的委屈,眼底不禁蒙上了一层水雾,眼瞅着某爷下了楼,还是赌着气似的在那儿站着一点儿没挪窝儿。

    在某爷眼里还以为她是疼的要哭了呢,眼圈儿红红的,马上就有要下雨的趋势,无奈的喟叹一声儿,走了过来。

    “这会儿知道疼了?那自己还不小心点儿!”

    还成了她的错了!她要不是一边儿忙着做饭一边儿察言观色的看着他,能切到手?

    “不疼!不用你管!”

    甩脸子谁不会啊,乔楚压根儿不瞅那有点儿愣神儿的俊脸,一侧身儿,就除了厨房。

    “呦呵,小脾气还上来了!轴上了你还?”

    某爷阴阳怪气儿的声儿,调高了几度,这妞儿除了喝多了还有上一次被王川儿下了药时才会发脾气,平时还真没有这样儿过,这会儿压根儿就没听他说什么似的,径直的往外走,把他一个人儿晾厨房这儿了。

    “嘿!你这女人,还反了你了!犯了这么大的错儿,你还有理了?”

    大步的追了过去,一把将那倔强的小人儿捞到怀里,不容她反抗的将她整个儿抱了起来,坐到沙发上,将她安放在大腿上,搂的紧紧的。

    乔楚几欲挣扎,却还是被男人那钢铁铸就般的手臂圈着,压根儿就动不了地儿,小脸儿抽抽到一块儿,满是不悦的,眉头皱的都快凝成一个疙瘩了。

    “别动!你会儿疼了别叫唤!”

    某爷不耐的轻斥了一句,可手上的动作却轻柔的紧,一点一点儿的给将消毒药水点在伤口那儿,一边儿轻抹着,还一边儿吹着气儿,比他端坐在办公室时签署文件时还要专注。

    “一点儿都不疼,反正不用你管!反正你也懒得理我,干嘛现在装的很关心我的样子?你不是喜欢摆臭脸吗?你管我干嘛,我是生是死也和你没关系!”

    乔楚就被这么圈在怀里,看着男人那细心处理伤口的摸样儿,那委屈劲儿就上来了,赌气的话便一股脑儿的说出来了。

    其实她昨天晚上睡的很不安稳,一直都在做恶梦,她以为对于昨天的遭遇,可以做到淡然无波,其实也不是一件难事儿,其实,她不过是强迫自己没去细想,没去后怕那其中的危险性,可是当闭上眼睛时,那血腥画面还是无法控制的回到脑海。

    本以为今天一早便没事儿了,起码儿可以和他好好儿说说话,可是人家三爷就是来个爱答不理的劲儿,她能不委屈吗?

    “没良心的小东西!你一个晚上做恶梦,以为是谁哄了你一宿啊?”

    横棱着眉毛,老大不高兴,可手上却和嘴上执行的是两个程序,一点儿点儿的给她缠上纱布,本来伤口不深,也就是怕她不小心碰到疼,所以纱布也没又弄太厚重,有这个东西提醒着她别乱碰东西就行了。

    乔楚一肚子委屈也被某爷这句话弄的有点儿灭火儿,看看他眼底里的红血丝,好像看起来是没睡好的样子,做恶梦的事儿,她自个儿也知道,昨儿晚上折腾成什么样,也就是他知道了。

    “谁让你哄了,你接着摆你的酷脸,继续你的大爷范儿去吧!我可受不起!”

    继续嘴硬,可心底里却有点儿心疼,但凡她有个什么难受的地方儿,他还真就是成宿的不睡觉的看着她,生怕她哪儿不舒服了,可是,有的时候儿人就是拧着那么一根儿筋,说不出那软话儿来。

    “你就气人吧你红楼之重生缘全文阅读!今天儿的光想着别人,你就没想过我!”

    某爷也有点儿火儿了,昨天他听了一晚上让他闹心的声儿了,一遍一遍跟念经似的,他还憋着气呢。

    “我怎么不想你了?我遇到那样的事儿,我吓的不行,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是因为想到你,就是因为我知道有你我就什么都不怕,我才坚持着让自己保持冷静,你都不知道我昨天看到你时有多开心,我知道我错了,也承认错误了,结果你还是摆着臭脸不理人,你怎么都不问问我还不害怕……你都不理人……”

    这男人忒没良心,他火大,她火儿更大,越说越委屈,那大眼泪豆儿就不争气的流下来了,跟一个委屈大发劲儿的孩子似的,哭的恣意飞扬的。

    “我……我看你抱着人家哭的挺伤心的嘛,我站那儿半天你也没看见我啊!”

    被女人这么一控诉,那话迅速软了不少,可是没有刚刚大爷范那气势了,但还是免不了阴阳怪气儿一番。

    “你还说,你还说,那你都看见我了,都不去帮我,让我一个人在那儿不知所措,你现在还反过来怪我,你放开,我懒得理你!”

    敢情他都看见了,她当时多需要他的肩膀啊,可他就在那儿杵着看来的?

    挣扎着,想挣脱开他的桎梏,小手儿也在男人胸口儿推搡着,沙哑的声线儿尽是委屈。

    “不放!放开,你就跑了!”

    “废话,我就是要跑!”

    “你敢!跑到天边儿去爷也给你追回来!”

    霸道的喊着,手臂圈的更紧了,让她连动弹的余地都没有,被强迫着对上那双还微微带着红血丝的深思双眸,眸光除了强势的占有欲,还有掷地有声的坚持。

    “霸道!无赖!你到底想怎么样?不理人的也是你,现在不让人家走的也是你,凭什么都是你说了算?凭什么?”

    “就凭我是你男人!”

    倏然——

    那凉薄的唇一下儿便攫住她的小嘴儿,将她要反驳的话全数的含进了嘴里,那略带惩罚的舌,狠狠儿的钩缠着她的,比平时那种狂热更多出了一丝狠戾的劲头儿,就像下一秒就要将她生吞了一般的强烈攻势,惹得乔楚完全失去了能动性,只有任凭男人的舌在那方寸间肆意掠夺。

    这是他忍了一个晚上要做的事儿,却因为这妞儿把他气的差点儿吐血,只能挪到晨练这会儿了,思及此处,手上的动作也急迫了起来。

    乔楚脑袋嗡的一声儿,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间就兽性大发了,刚刚两个人不是还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辩呢吗?这男人怎么说亲她就亲她,把她当什么了?以为一个吻就能把她的话全都堵在嘴里了?

    “……唔唔……”

    左右卜楞着脑袋,想多来男人那燎原的攻势,可是某爷是那霸道狂傲的脾气又岂是她能躲得过的?

    后脑勺儿被那大手定住,不能动半分,那樱唇被他狂浪的吻碾磨的已经阵阵儿的酥麻了,舌头也被他灵活的钩缠逗弄的酸酸的使不上力气反抗。

    本来凉薄的唇却带着难以测量的炙热温度,那浓浓烈烈的只属于男人的强势气息还带着那丝丝咖啡的醇香洗漱贯入她的口中,原来特浓咖啡也不是那么难喝,苦涩中带着阵阵的回甘,尤其还能品尝出男人口腔里惯有的薄荷清香。

    乔楚彻底被这样儿复杂且迷人的味道迷了心智了,不由自主的双臂已经攀上男人的脖子,身体本能的贴了上去花都十二钗。

    迷乱了,沦陷了,完全忘记了刚刚自己据理力争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了,只想沉迷于这令她心跳加速的气息里。

    本来只是惩罚性的一个吻,却慢慢的便的火热难挡,大手也开始隔着那柔软的t恤儿上下游走着,最终狠狠儿的掐住那小蛮腰儿,用力一带,让本来侧坐在他大腿上的小女人正正的对上他。

    白莹莹的双腿分开在他大腿的两侧,跨坐在男人身上,而那柔软与冷硬,正正好好儿的碰触到了一起,惹的两个人都不禁闷哼了一声儿。

    带着薄茧的大掌,在柔嫩的肌肤上游走,迫不及待的将那高级真丝亚麻的t恤儿一丝两半儿,乔楚感觉到胸口一凉,才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出了一个小内内,就穿了这么一件儿衣服。

    真丝啊,亚麻啊,那密密实实织就的衣服多结实啊,却轻而易举的被某爷那双邪恶的大手给毁了个七零八落。

    “雷绍霆!事儿还没说完呢……你先停一下儿!”

    终于能松口气的乔楚,赶紧喊停,攀着男人脖子的胳膊也收了回来,抵着男人的胸口儿,不让他再有机会亲上自个儿。

    强硬的态度确实是挺坚决的,可是配上身上那撕扯的不成形儿的t恤儿,还有白晃晃的瞬间蹦出来的两只小兔子,就没有什么震慑力了。

    “这会儿喊停不嫌晚了点儿?”

    某爷邪笑着,这会儿他可没空儿和小妞儿理论,先忙乎正事儿再说,昨她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在他怀里就拧扯了一晚上,这简直就是致命的煎熬,他忍了一个晚上,听着她喊着谭明轩的名字,这精神上和**上的双重折磨,这会儿他能停才怪呢。

    “不晚……现在说正好儿!”

    乔楚也从刚刚迷乱中找回了些些清明之色,这会儿突然脑筋飞速运转起来,甭管刚刚的委屈,还是昨儿的错误,现在这境况,还真就能一招解决了,只要她能坚持住他的撩拨。

    “好,那你说你的,爷忙爷的!”

    不有份的继续着自己的工作,那修长的指尖儿一点点儿的在那q弹的肌肤上游弋,挑逗般的弹着钢琴,那柔嫩的触感让他简直瞬间兽血沸腾起来。

    “你总是乱来,我怎么说……你先把手拿开!”

    抬手去扒拉男人那四处游走的魔爪,以免自己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连说话的声儿都跟着颤乎乎儿。

    可这男人就是天下第一大无赖,那手被扒拉到这边儿,他就在这边儿摸一把,扒拉到那边儿,就在那儿捏咕一下儿,反正每一处儿都是敏感地儿,每一处儿的碰触,都让乔楚忍不住娇呼出声儿。

    也懒得去管他那双邪恶的手在做什么了,还是得借着现在把事儿说清楚。

    “你说……你跟我摆臭脸,是不是……是不是你错了……”

    小声调儿已经颤歪歪,整个人都颤歪歪的,可是还坚持着一息尚存的理智,为自己的权益据理力争着。

    “爷什么时候儿摆臭脸了?”

    在一片雪白间抬起头来,棱着眉毛,显得诧异与无辜。

    “你还说你没有……嗯……昨天是,今天也是……”

    嗓子有点儿发干,话说的也有点儿艰难起来,不自主的扭了扭身子,这个坐姿,让她大腿根子都跟着酸疼起来修罗武神全文阅读。

    “你没想想是因为什么?”

    某爷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句,显然这会儿聊这件事儿并不是重要的事儿,捏着她的小腰儿,将她又往自己这边儿带了带,那凉丝丝,肉嫩嫩的小身体就这么倾斜过来,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她的柔软。

    “我去御谭府,不也是因为你的朋友在那儿吗?所以……所以扯平,你摆臭脸的事儿我不生气了……你也不许,生我的气了!”

    乔楚必须在男人兽性大发之前把这事儿给摆平了,这样儿一会儿完事儿了,他一不会再翻小账儿的再提这件事儿了,也算是轻松解决,所以她必须据理力争。

    瞅着那小妞儿霸道的小样儿,不免失笑,他的小媳妇儿现在脾气还真是越来越长,看来还真是被他给惯坏了,这会儿竟然都能在这紧要关头儿跟他谈条件,甚至命令他了。

    “那……你一晚上都喊着别的男人,这笔账,爷应该怎么跟你算呢?”

    性感的声线儿带着几分邪气儿,醇厚低沉的音色犹如一杯上好的葡萄酒耐人寻味。

    “什么?”

    乔楚一愣,刚刚那小气势立马儿折了,狐疑的看着男人的脸,想确定他话里的真实性。

    “妖儿,我昨天晚上真应该掐死你!”

    恶狠狠的瞪着那有些错愕的小脸儿,咬着后槽牙说出的话,好似一匹饿极了的猛兽,随时都会将眼前的小白兔扑到后,吃干抹净。

    “我……我叫谁了?”

    有点儿奇怪,更多的是心虚,琢磨着昨天做了一晚上的噩梦,要真是喊了,那喊的是谁不想也知道了。

    怪不得,过了一个晚上,三爷脸更冷更臭了呢!

    这事儿对于男人来说,还真真儿是不小的打击。

    “还用我提醒你?”

    看得出小妞儿有点儿懵了,效果也一步步达到了,三爷勾唇,极力隐藏着得逞了的笑意。

    “我怎么知道我喊什么了,我睡着了!”

    小脸儿一歪,来个死不认账,反正她睡着了,难道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她不知道。

    “看来,不用刑,你是不打算说实话了!”

    说着,小内内已经拨到一边儿去了,肆虐的在四周游走的粗糙手指,让她浑身都战粟起来。

    “那个……不用了,反正是梦……都是浮云……”

    乔楚干笑了两声儿,刚刚的气势是一点儿都不剩了,慢慢儿的往后退,想趁着男人不注意赶紧跑。

    这要是加上这条罪过,这位精力旺盛的爷还指不定怎么折腾她呢。

    什么不畏强权,什么坚韧不屈,那都是跟别人,三爷面前他有得是招儿让她乖乖就范。

    “想跑?也知道理亏了?你刚刚跟爷叫嚣的不是挺带劲儿嘛?”

    边说着,却不忘在那萋萋芳草上来回撩拨着,大胳膊一圈,将她本来就没挪走多远儿的小屁股一把又托了回来,重新坐到了他勃发的火源。

    “那个……我那个……”

    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腹下却被撩扯的极其难受,一团火在周身游走着,简直都要逆血横流了,那话就更加说不连贯了平行末日之旅全文阅读。

    “知道错了没?”

    “……嗯……知道了……”

    点着头,眯着眼,显然这会儿意识又渐渐滑向了迷乱。

    “那爷应不应该跟你板着脸?”

    三爷还是把那句臭脸给去除掉了,他怎么也不承认刚刚摆臭脸给这小妞儿看了。

    “啊——应该……嗯?”

    乖乖的点着头,却又突然感觉有点儿不对,怎么这会儿完全大掉个儿了?

    不是她据理力争,争取利益吗?怎么这会儿变成她认错了?

    “有问题?”

    “没……没……绍霆,我难受……”

    被某爷那**圣手撩拨过的小身体,能不难受吗?不止难受,肯定还得有点儿欲壑难平的意思,那无法自控的小身体一点点儿的贴近就可以看得出,她已经动了情了。

    娇媚的小脸儿,染上特有的粉红光泽,那被他蹂躏啃噬过的唇瓣也泛着晶亮,红肿的上唇微微嘟着,而雪白的贝齿则紧紧咬着下唇,强忍着男人给她带来的强烈感觉。

    “哪儿难受,就说出来!”

    磁性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步一步引诱着小女人本就濒临迷幻的意识,而动作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一个旋身,将她小身体整个儿压倒在沙发上,铜墙铁壁般的身体强势的压了上来,将她修长的胳膊之余头顶,而火热的吻密密匝匝的洒落下来。

    额头,鼻梁,脸颊,耳廓,锁骨……

    所到之处,都如桃花绽放,整个肌肤都泛着淡淡的粉红光泽,有人一枚待人采摘的圣果,甜腻诱人。

    “绍霆——绍霆——”

    “我在了,宝贝!”

    柔声的哄着,声音嘶哑低沉,粗粗的喘着气,那欲念早已到了顶点。

    一沉,一挤,一滑,一冲……

    毫不犹豫,却一气呵成!

    “绍霆——绍霆——”

    阵阵的呜咽,低低的却魅惑入骨,纤细的手穿梭在他蓬松的头发,四目相对,情到浓时。

    “妖儿,我的妖儿!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霸道强势的宣告,狂肆的掠夺,一下下儿的冲击着她的灵魂,那重重的沉沉的力度,便是要让她将这句话清清楚楚的记住。

    浑身都已经酥软的乔楚,却将这句话听的清清楚楚,一字一句都撞击着她的耳膜,就像那两个人接壤的地界儿正在运行的事情一样,强烈,震撼。

    只要像他那样霸道的人,才会说出那样霸道的话吧,不容任何人质疑,却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

    她是他的,永远都是他的……

    其实,她也是这样想的……^-^(www.)無彈窗閱讀^-^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5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