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九十章 谢谢你的信任!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一百九十章 谢谢你的信任!

    这遇险事件,就在几重后烟消云散了。舒殢殩獍

    任凭三爷再心里过不去,可是杵在那小蜜窝儿里,畅快驰骋的感觉,也让他将心底那点子怨气全数随着汗水挥洒出去了。

    那是英雄冢,那是窟,这魂儿都没了,还生什么气?

    搂着那香汗淋漓的小女人,一下下儿的亲不够,最后那吻落在那早就被他蹂躏的娇艳欲滴的唇瓣上,没有深入,只是轻啄着。

    乔楚累的眼皮子都要抬不起来了,躺在男人的臂弯里,低低的喘着气,那雪白的泛着粉红的胸上下起伏着,一下一下儿的贴向男人本还炙热的肌肤,又不禁让某爷呼吸渐渐浓烈。

    这个小女人,真是个妖精,怎么就要她要不够呢?

    可看着她那虚弱的拿不起个儿的小模样儿,还是有点儿舍不得再折腾她了,虽然他高昂的火儿还熊熊燃烧着,有点儿欲壑难平,但还是忍住了,让她多歇一会儿。

    虽然在雷府住着的时候儿,也有几次‘偷情’成功,可远不如今天这般畅快淋漓,某爷心情那叫一个大靓,心下合计着,不能回雷府了,总过着那牛郎织女的生活,他非得疯了不可。

    “媳妇儿,媳妇儿?”

    “嗯……”

    乔楚回答的有气无力,半眯着的大眼缓缓睁开,对上的就是一副笑意盎然的俊脸,果然是得了福利,这三爷的脸没那么冷了,这会儿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她就惨了,这会儿大腿根儿酸疼的都快合不上了,被某爷摆成各种姿势疯狂的折腾了一大上午,感觉浑身的零部件儿全部都不是自个儿的了,就跟被坦克车碾过一般,麻的都快没了知觉。

    尤其是下面儿那火辣辣的有点儿疼,可却比平时敏感的很,稍稍一动,都好像有什么涌出来似的,忍不住低低的娇哼,那小声儿媚惑诱人。

    “告诉爷,爽了没?”

    捧起她的小脸儿,嘴角扬起一抹上扬的迷人弧度,那笑容显得邪恶的很。

    乔楚不禁羞的将脸别过一边儿,刚刚她娇喊苦嚷的声儿还不足以证明吗?这男人竟然恶趣味的问这个!

    “无赖,还没吃早饭,你看都折腾都几点了……”

    乔楚避开那问题,直接对自己没吃早饭而被折腾到现在的事儿控诉着。

    “你这小地方儿太了,勾搭着爷就想在里面儿呆着,你说怎么办?快说,爽不爽!”

    调笑着,舌头在她的耳贝猛的呵着气儿,引诱着她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儿。

    “不爽!”

    乔楚被问的羞的无处躲藏,索性嘟着嘴回了一句,某爷那得瑟的得意的样子,还问着露骨的话,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的心都有了。

    “看来爷伺候的不好?那咱们继续,非得给你干爽了为止!”

    虽说这妞儿口是心非,可这话着实是让男人听了很是受挫,正好儿借着由子再来一次,他绝对是乐意奉陪的。

    “你饿死鬼投胎啊,没完没了的!”

    乔楚娇嗔睨了男人一眼,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会儿的姿势是多么的撩人,多么的……与人方便。

    “老婆大人说不爽,为夫的还不得好好儿卖力气?瞅瞅,这么半天了,还这么湿乎乎儿的呢,媳妇儿,你这儿真是个宝器!”

    “啊——雷绍霆,你流氓!”

    大咧咧的劈开的腿,完全的就是给某爷大开方便之门呢,无疑,那刚硬的不能再刚硬的所在,顺顺利利的就攻开城门,开始横扫掠夺起来。

    “雷绍霆!你谋杀!我要死了……唔……”

    某爷对于那小妞儿的呛声儿不以为然,胳膊穿过拱起的小腰儿,一把将她带了起来,两个人完全坐了起来,依旧保持相拥的姿势。

    即便是如此大的动作,那粘合处一点儿都没有分开,换了如此角度,那深入感简直让两个人位置疯狂。

    身体里仿佛翻起来了巨浪一般,一波一波的拍打着每一处神经,又一轮的乘风破浪的旅程又开始了……

    某爷疯狂的折腾着,简直是要将前一阵子在雷府的落下的都补回来一般,丝毫不放松,掐着那细弱的小腰儿,上下运动着。

    “妖儿,舒服吗?嗯?撒谎的女孩儿可不乖哦!”

    乔楚再次意识迷失了,完全被淹没在欲海之中,无法自控,只能一声声儿的随着男人诱惑磁性的声音应答着……

    再次醒来已经快下午一点了,两个人方收拾了一番,下山去吃东西,眼中的体力消耗,让乔楚窝在副驾驶上,直拿白眼儿瞪那个得意悠哉的爷,不过这会儿,除了眼皮还能有点儿劲儿,浑身已经完全像一摊软泥一般瘫在座椅上了。

    “媳妇儿,你这不行啊,小身子骨儿欠练!”

    某爷一本正经的说着,瞅了瞅乔楚那软塌塌的小样儿,不禁摇了摇头。

    乔楚一听这个,心情郁结了,还不行?当然,这事儿,她也没和谁探讨过,可是照着三爷一天三遍儿的折腾,一般人都得受不了吧?她还觉得自个儿这身体就算扛造的了,到人家三爷哪儿倒成了欠练的了。

    “我身体挺好的,要非得拿我和非人类比较,我怎么练都不成!”

    乔楚撇了撇嘴,翻着眼皮,老大不高兴的反驳,她这儿浑身散架子了,哪儿还容得了某人在那儿拿这话抻掇她。

    “呦呵,牙尖嘴利了啊,爷给你制定个计划,回头保准你的身体杠杠的,耐操的很!”

    邪笑着,腾出一只手伸过来捏了捏那能拧出水的小脸儿,心情倍儿美。

    “少流氓了你!”

    耐操?

    乔楚脸都红到脖子根儿了,这位爷说话能别总这么直白吗?

    “嘿!我怎么流氓了我,想歪了不是?人家这耐操是台湾话,意思就是说你勤劳朴实,能抗,能吃苦的意思,哎,媳妇儿,你思想能不能阳光一点儿!”

    “你!”

    乔楚气结的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瞅着三爷那一本正经的样儿简直就是倒打一耙的把她说成思想不健康的那个了,她可以对毛爷爷发誓,这位爷刚刚说的那两个字儿,绝对是大陆这边儿直面上的意思。

    这个恶质男,天生就是无赖!和他议论这种事儿,永远都是输。

    一路上被男人那好心情加坏嘴皮子给嘚啵了一路,到下车的时候儿,乔楚那脸红的都快赶上煮熟的虾子了,刚刚那狭小的车厢内,是怎样的一段深入交流。

    不过,说到底,肚子是真饿了,这会儿真是到了瞅谁都想烙饼的程度了,饭菜一上来,乔楚不管不顾的吃上了,气死事小,饿死事大,先填饱了肚子再说。

    “傻妞儿,慢点儿吃!”

    男人宠溺的笑着,不时的给她往盘子里夹菜,帮她顺着气,眼瞅着她吃了点儿东西,恢复点儿了精神气儿,这才安心一点儿。

    虽说这妞儿的身材堪称极品,可却还是略瘦了点儿,怪不得每次他折腾的时间一久,她就会昏过去,平时也给她补了不少了,这妞儿就是不见长分量,看来还真得让她锻炼锻炼身体才行,除了自个儿的福利,主要还是惦记她的身体。

    “你也快吃啊,你不饿啊?”

    乔楚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吃相儿着实有点儿不雅,要不是饿叽歪了,她平时还是挺注意自己的吃相儿的,从小的性格使然,即便是和翎子那么大大咧咧的性格在一起那么久,也没有染上太多豪放的性格。

    “好!”

    说着,也拿起筷子,一口一口吃起来,嘴角荡漾着一抹温柔的弧度。

    这是第一次带着这小妞儿来的私家菜馆儿,记得这妞儿为了气他,还点了什么红豆汤和凉皮儿,那倔强的小模样儿煞是可爱,想起来不禁心里变得柔软起来。

    “绍霆……我想下午去看看谭明轩……”

    乔楚吃的差不多了,便支支吾吾的试探着问着,毕竟这谭明轩受了伤又是因为自己,她也知道三爷肯定不乐意,可她不能真的就不闻不问了吧,那也忒忘恩负义了。

    “不行!”

    不出所料,刚刚还笑意深邃的某爷,这会儿一下儿冷了脸,依旧优雅的吃着菜,没抬头儿看她。

    “别那么小气嘛,毕竟,他也是因为救我,才受伤的,我不去看看也说不过去啊,要是你不放心,那我叫上叶子姐陪我一起去,行不?”

    乔楚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儿,恳求的大眼忽闪忽闪的看着他,希望能得到同意。

    昨天晚上喊了谭明轩一宿的事儿确实给三爷添了堵,照理说呢,她也不应该又提这事儿再坏了气愤,可是今天她是肯定要去看望谭明轩的,但是她不想对他有任何隐瞒,才大大方方的说的。

    “你说爷小气?”

    男人挑着眉,筷子也放下了,显然对这句话是很有意见。

    他要是小气,昨天晚上就把这不知死活的小女人给掐死了!

    “不是不是,三爷不小气,三爷最大度了,那,您就特批一下儿,让我去医院看看呗!”

    乔楚急忙改口,拉着椅子往某爷的身边儿又靠了靠,笑意潋滟。

    “呦呵,为了去看他,都肯跟爷这儿服软儿了?你是不是吃准了爷吃你这一套啊?”

    雷绍霆瓮声瓮气的哼了一声儿,看着小女人这会儿献媚的小模样儿,竟然是为了求着他去见另外一个男人,他咋能有好气儿?

    再说,谭家还是让这个妞儿躲得越远越好,必须将她绑在身边儿,才能心里踏实。

    乔楚还真有点儿算准了三爷能吃她撒娇这一套,因为这一招儿她不是经常使用,毕竟她的性格还是属于保守一些的,不过男人都喜欢女人撒娇,这是小桃告诉她的,所以她才学着让自己偶尔也说说软话,低低头,撒撒娇,好像确实有很多事儿可以事半功倍的。

    从自个儿的椅子上站了起来,顺势就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胳膊也圈上了男人的脖子,微扬着小脑袋,眸子里闪耀着迷人的光芒。

    “你吃醋啊?”

    从昨天到现在,自个儿虽然也是承认了错误,赔礼道歉了,甚至肉偿了,而她也把和谭明轩的事儿说的清清楚楚,他也没有怀疑,可是毕竟这关系着另外一个男人,不管有没有关系,某爷介意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废话!”

    本来以为三爷拒绝回答呢,谁知道答应的这么痛快,乔楚心里一阵儿美滋滋儿的,他板着的扑克脸也瞬间看着俊朗多了,一切皆由醋生,就算是心里早就知道,可还是想听他说出来。

    “绍霆,他毕竟是因为我受伤的,于情于理我也应该去看看的,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安危才不让我去的,放心吧,我就是去医院看看,心意到了就行了,总不能让人家笑话了你雷绍霆的媳妇儿太不会做人啦!对不?”

    乔楚柔声细语,句句说的入情入理,而且话里的意思也很是明确的分清亲疏,这让某爷很是受用。

    其实三爷心里虽然别扭,但还不至于小气到那个程度,连人情都不讲,那是因为他心里清楚的很,整个事件就是谭家一手策划的,谭雪为了试探她儿子,竟然都对乔楚起了杀心,他怎么可能放心让乔楚去医院呢?

    可这事儿,他又不想让这小妞儿知道,不想让她生活在这么复杂的世界里,每天都要顾及很多事情的去生活,一切的事情,都有他为她撑着呢。

    “非去不可?”

    怀里抱着这柔软的小身体,再加上那挠人心肺的小声调儿,心早就温柔的摊出一汪水了,要是别的要求,某爷早就乐不呵儿的答应了,可是关乎她的安危,他不得不慎重。

    “明天去也行……”

    这甭管今天明天,这说明反正就是得去就对了。

    乔楚大大的眸子里一汪水儿似的潋滟着夺目的光泽,那小模样儿真是勾人,让某爷本来冷硬下来的心软了又软,心里思忖着,这事儿怎么安排才能万无一失,他不允许让她再涉险境,可另一方面又不想干涉她的自由,这么一来,也只能派人暗中保护着了。

    “好吧,让兰溪跟着你!”

    这是他最后的妥协,如果派两个男的保镖跟着,自然是无法进去病房的,根本做不到贴身保护,让兰溪跟着,他才能放心。

    “嗯,就知道你最好了!”

    乔楚得到了领导首肯,自然是笑眯眯的,还主动的送上红唇,在他性感的薄唇上印上一吻,刚要离去,却被某爷反捉住,一通儿的深吻,纠缠,到了两个人都濒临窒息才算松开。

    其实她并不是高兴了他答应了让她去看谭明轩的事儿,而是因为这件事儿衍生出来的他对她的信任,这是两个人感情的进一步升华的表现,自然心里美滋滋的。

    “绍霆,谢谢你相信我!”

    男人眸色放柔,将她的头发拨到背后,珍视的抚摸着她的小脸儿,满含深情。

    “是我谢谢你才对!”

    “啊?”

    乔楚又点儿纳闷儿,他谢她做什么?他这气儿不是才消了吗?

    “钱顺儿看见了你和谭明轩在一起,告诉了我,然后你就碰到了那群黑衣人的袭击,我回来给我道歉,就说明你一点儿也没有怀疑这件事儿是我做的,傻妞儿,我真的很高兴有你的信任。”

    “哦哦哦!那你摆臭脸原来全是装的,其实你什么都知道,哼,我简直是亏大发了,竟然信了小桃的话!”

    “小桃的什么话?”

    “小桃说……不告诉你!”

    乔楚娇俏的小脸儿明显带着笑意,却硬是歪着头儿,嘟着嘴,摆出一副生气的小模样儿。

    小桃告诉她,只要男人一生气,肉偿这一招儿,绝对管用,这叫一招儿鲜吃遍天,保管爷有多火爆的脾气,也都在那窝里磨蹭的啥脾气都没了。

    可这会儿压根儿人家三爷那火儿都是装出来的,可不是她亏大发了吗?

    一个追问,一个不说,笑闹着算是把这顿饭给吃完了。

    乔楚跟着某爷回了公司,又跟着兰溪出来的。

    一上车,乔楚便对这兰溪一个劲儿的嘱咐和申明,她绝对绝对不赶时间,只要兰溪把车当车开就行,千万别幻想出什么飞机火箭的就成。

    “我说嫂子,你太可爱了!”

    “你开这么快,小心被开罚单!扣到了12分就吊销驾照了!”

    虽然系着安全带呢,乔楚还是扶着车把手,稳着自个儿的身体。

    兰溪笑容明媚灿烂,一脚油儿出去,就跟一阵儿风儿似的,不过已经是压着速度了,她都不知道这个月脑袋上面儿飘了多少超速罚单了,不过她开车就这个习惯,罚单与她如浮云。

    “没事儿,我压根儿就没驾照!”

    乔楚一身儿冷汗,一个小桃开车就够疯的了,人家好歹也买了个驾照,这兰溪可好,直接无照驾驶,一个比一个疯狂。

    她是怎么认识了一群疯子的事儿,她已经不想去多琢磨了,有的时候儿在贼船上呆久了,自个儿也快被感染了,这会儿车开起来,她倒没觉得像第一次做小桃的车时那么肝儿颤了,说话聊天儿基本很是自如。

    “好吧,你们都是不要命的主儿!我认了!”

    ……

    “明轩,好好儿养伤,公司的事情一切都有我!”

    谭雪的慈母形象尽显,坐在谭明轩床边儿的椅子上,安慰的说道。

    “嗯!”

    脸色有些苍白的男人斜靠在病床上,微垂着眼皮,即便是自己的母亲在说话,他都没有抬起头来,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儿。

    “你是在怪我吗?”

    谭雪的声音有些严厉,刚刚慈母般的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

    “不敢!”

    好听的嗓音这会儿有点儿嘶哑,显得有些虚弱,语气却格外平静,在一切事情他都知晓了以后,还能如此平静的说话,可见他的心思深到什么程度,这无疑让谭雪连话都不好接了。

    “明轩,妈这都是为了你好,只是没想到的是你会受伤,既然你喜欢她,救了她,那么她也一定会对你充满感激,这也算是妈帮了你吧,你不用摆脸色给我看啊!”

    “那我还要谢谢母亲的好意了?如果我不救,那么死的那个就是她,母亲要对我心爱的女人下杀手,如何说成是为了帮我呢?”

    谭明轩微微一笑,依旧淡然儒雅,可笑意却未达眼底,那深邃的眸光晦暗不明,不知道表达的是怎样复杂的心情。

    “爱上一个人,就会困住你向前的脚步,你别忘了,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是你答应我的事,雷家的事情一解决,我自然会把你的妹妹送到面前!”

    谭雪眸色一凛,神色立马儿显出了不悦,她忽然觉得这个从小养到大的儿子,已经越来越不受他的控制了,他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了。

    “我已经不奢望了!现在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许再动乔楚!”

    妹妹!这么多年的寻找,他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而且当年谭雪用此事作为威胁,将他抚养在身边为她做事,而这么多年过去,他熟悉了谭家所有的事务,却一点儿关于妹妹的消息都没有,由此可见,妹妹根本不在谭雪手上,不过是找了一个牵制他的理由而已。

    想来谭雪也一定是全世界撒网的在找他的妹妹,只不过找到了也未必会让他们兄妹相见,也许会变成一辈子牵制着他的事情,此刻,他到宁愿妹妹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生活着,不要卷入这交易中来。

    而今,他明知道谭雪手中已经没有了牵制他的条件,可他依旧还将她视为母亲,帮她做事,皆是因为当年在他几乎要死了时候她救了他,让他脱离了那个生不如死的环境。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可是这份救命之恩他终究是要还的,不管有没有妹妹的事情,他都要还,可如今,要搭上乔楚,他是绝对不肯的,一切的事情,有他一个人去承担就可以了,再也不要牵扯任何人进来了。

    “那个乔楚就那么重要?你要知道,你用生命保护的那个可是别人的女人,尤其,那个人还是雷绍霆!这是一个很好地机会,利用乔楚打击雷绍霆,如果d&k没有了雷绍霆,那吞并d&k的计划将提前一大步,我希望你考虑清楚,把握这个机会!”

    “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求过您什么,甚至于关于我妹妹的消息,我都没有主动问及过,今天,我求您,高抬贵手,不要动乔楚!”

    即便是身体受了如此重的伤,却依旧还能保持着惯有的雍雅气度,语气轻缓却掷地有声,让人完全看不出一丝丝的激动情绪,却又无法去忽视他所说的意思,话面儿上的意思很是客气甚至恳切,可却完全看不出他因为这样的话显出卑微之色。

    如此言语也不过就是给了她面子,而真正的一身谭雪也清楚的很,这么久的培养,权力已经不是完全在自己手上了,而谭明轩手上到底握着多少,连她都难以估量,这不得不让她内心恐慌,明面儿上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暗地里试探。

    这一次动用赤峰组,不止是想试探乔楚在他心里的位置,更想试探的是他谭明轩到底有多少实力,当然,这个目的,她连肖劲也是没有告知的。

    “好,我答应你,暂时不动她,如果她对整个计划有任何影响,也就别怪我了!”

    “放心,不会!”

    谭明轩松了一口气,又重新垂下眼眸,闭目养神起来,似是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那你先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送送夫人!”淡然的声音响起,眼睛没睁,只是吩咐着站在一旁的肖劲。

    “不必了!”谭雪抬了抬手,“还是让劲陪你说说话吧!”

    门打开,再次阖上,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少主!”

    肖劲单腿跪地,面露愧色,俯着身子不敢抬头。

    这件事儿的始末他完全知晓,虽然也觉得这其中又很多不妥之处,可还是听从了夫人的吩咐。

    “你好大的胆子!”

    谭明轩猛的睁开眼睛,眸色清明,不似刚刚那般有气无力的样子,一双凤目直视着肖劲,冰冷刺骨。

    “少主息怒!属下也是认为夫人说得有理,而且夫人句句都为少主着想,所以才听从了夫人的命令。”

    “她是不是跟你说,想试试乔楚在我心里的位置,然后借着钱顺看到我和乔楚在一起,便顺势将黑衣人的事情嫁祸给雷绍霆,让乔楚误会,从而将感情移向我这边儿?而如果在无意中受了伤,乔楚便更会对我死心塌地了?所以,她为了帮我得到乔楚,又重伤了雷绍霆,一举两得?”

    肖劲心中一震,这正是夫人分析的话,而且他也认为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却是很好,少主得到心爱的女人,而雷绍霆因此也会受到重创,如果再加入传媒的力量,将这买凶伤人的事情大肆炒作,想必雷家的股市又要大跌了,可显然少主领会的并不是这个意思……

    “糊涂!”谭明轩猛的咳嗽了几声儿,俊逸的脸拧到一块儿,想必是咳嗽时扯到了伤口。

    “少主!”

    肖劲虽然担心着,可是这会儿也不敢起身儿,依旧单腿跪等着少主的训斥。

    谭明轩抬了抬手,示意他没事,深呼吸了一口,才恢复了平顺的呼吸。

    “今天她会拿乔楚试探,那下一次就绝不会是试探这么简单,她表面的意思是想试探乔楚在我心中的位置,实际则是想试探我的真正实力,在我生命遇到威胁时,会否有暗中的人出现,那才是她想看到的,至于乔楚,她也是下了杀手的,因为在她的眼里,乔楚不过是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人而已,杀了她的唯一作用就是让雷绍霆疯狂,从而对谭家报复,而谭家一切的反抗也变得顺理成章,战争就可以打到明处,而非现在的借刀杀人!”

    “属下……明白了!”

    肖劲愧疚至极,显然自己一时的糊涂,差点儿害了少主,一旦少主背后的实力暴露了,那么夫人就会顺藤摸瓜的将一切事情查个清楚,那么想脱离谭家自立门户的事情就想都别想,而只能一辈子成为谭家使唤的棋子而已,就算到最后,谭家的家业也绝对不会留给少主,虽然夫人无后,可是她还有一个失落的侄女,那才是她谭家正统的血统,整个谈价是夫人的哥哥谭琛的家业,最终也还是会归还给谭琛的后人的。

    “这是最后一次!不要让你的自作聪明,将所有人的性命都葬送了!通知下去,玄组所有的人都不可在l市露出任何行踪,自保为上,我既然收了你们,就绝对不能让你们任何一个人出事!”

    听到少主如此重承诺的话,肖劲更是惭愧不已,这一次绝对是一个血的教训!

    “是,属下知错,今天回去就到暗室领罚!”

    “嗯!”

    而赶来探望的乔楚和兰溪进门时,看到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幕!^-^(www.)無彈窗閱讀^-^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5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