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探望病人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章节名:第一百九十一章探望病人和神秘夜晚

    倒不是乔楚想没礼貌的不敲门就随便进人家的房间,可是门儿二米关,乔楚刚要抬手敲门时,兰溪已经越过她直接进去了,那动作潇洒利索,犹如清风刮过,弄的她一愣一愣的。(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舒殢殩獍

    刚在车上还好好儿的兰溪,到了医院就有点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乔楚倒也知道兰溪不是冲着她,隐约也知道点儿好像兰溪上次因为救乔梁的事儿和谭明轩有些过节,至于具体是什么,连雷绍霆都不清楚,总之一句话,兰溪对谭明轩很是不爽就对了。

    人家兰大小姐都走进去了,她也用不着敲门儿了,也随着兰溪一脸歉意的走了进去。

    肖劲一见是乔楚,急忙起身,对着她微微躬身,对于刚刚跪在床前的事儿却没有露出一丝尴尬的意思。

    “乔小姐,兰小姐!请坐!”

    礼貌的打了招呼,接过了乔楚递过来的鲜花和果篮,转身儿去倒水。

    乔楚微微一笑,“肖经理,别忙了!”

    兰溪则木着一张脸,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扫了床上躺着的谭明轩,显得有点儿不耐烦,接着就左顾右盼的看起了景儿,压根儿就把自己放在状况外,单等着乔楚慰问完伤员就完成任务,立马儿走人的意思。

    “你怎么样?伤的严重吗?”

    看着谭明轩虚弱的有些苍白的脸,愈加的内疚起来,两次刀伤,都因她而起,要么就是与雷绍霆大打出手受伤,总之,她是没给他带来什么好运气,这次探望完了,还是少见面吧,某爷介意先不说,就是那个谭夫人看着她的眼神儿,也是充满敌意的,显然对于她连累自己儿子受伤的事情,很是不满。

    这个也是自然,想想当初乔楚伤了雷绍霆,雷家人看她的眼神也是一样的,忽然怀疑起自己是个不详的人,所有关心她的,爱护她的人,都相继的出事,她不是个迷信的人,可却又不自主的这么去想。

    “已经没事了,楚楚,你能不能坐到这儿来?离的太远,我说话有点儿吃力。”

    谭明轩和暖的笑容让人无法拒绝,声音也轻柔得很,听起来有些虚弱,毕竟受了那么重的伤,说话确实也是费力气的。

    “哪儿那么多事儿啊,我告诉你啊,别想借着自个儿受伤呢,就糊弄我嫂子啊,你大点儿声儿说不就行了?”

    兰溪翻了翻眼皮,神游的思绪回笼,瞪着谭明轩时满是警告的意味。

    “兰溪,少说两句!”

    乔楚失笑,不知道上一次到底谭明轩是怎么得罪她了,这完全是吃了火药来的,还是起身坐到了谭明轩的身边。

    兰溪撇了撇嘴,继续看向别处,斜靠着椅子的坐姿也显得很是倨傲不羁。

    “医生说严重吗?有没有伤到什么要紧的地方?”

    边问,便寻着那缠的厚厚的纱布的地方看去,基本上身都缠着纱布呢,腰哪儿是最厚的地方,虽然他还是轻松的笑着,可是看起来就伤的不轻。

    “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

    笑着安慰,怕她因为自责而难受,可是端茶过来的肖劲却有些为少主不平,既然为了她受了那么重的伤,干嘛还掖着藏着不说出来超级神兽养殖大师。

    “医生说少主这一刀要是再偏一点儿,肾脏就被捅穿了。”

    “肖劲!我刚刚说的话看来你是一句没记住!”

    谭明轩怒斥一声儿,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本来惨白的脸瞬间泛起了红,看起来很是痛苦。

    “属下知错!”

    肖劲明知道少主肯定是不想让他多嘴的,难道少主真就这样儿默默付出不求回报了?干嘛为了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女人,花这么多心思啊?

    肖劲明显感觉到少主的不悦,收敛了刚刚的情绪,将茶端了过去。

    “乔小姐,兰小姐,请喝茶!”

    “免了,谭家的茶,我们可不敢喝!”

    兰溪阴阳怪气儿的冷哼儿了一声儿,显然又想起上次在天秤座救出乔楚的事儿,当初就是因着和谭明轩喝茶她这嫂子才晕过去的吧,老大可是三令五申的让她一定保护好嫂子,首先就得从饮食上抓起。

    “兰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肖劲皱了皱眉,脸儿立马儿冷了,上一次她伤了他的两个兄弟,这仇他还没报呢,这会儿竟然在少主面前如此没有礼貌。

    “什么意思,你们心里自然清楚!”

    “有兰小姐在这儿,茶有没有问题自然知晓!”

    谭明轩到没有想肖劲那般冷了脸,依旧一派和颜悦色,云淡风轻,只是那凤目冷冽,毫无温度。

    “对于目的不纯的人,总还是要小心点儿的好!”

    一身儿幽兰色的漆皮劲装的兰溪,行动矫捷,还没等乔楚端起,便起身儿将那杯茶端了起来,放回了肖劲手里,随即又转身儿坐回了椅子,整个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点儿不拖沓。

    乔楚是搞不清楚状况,不过她也没有什么立场去管兰溪如何,毕竟她是来保护自己的,可不是自己的使唤丫头,她就算说话也不过是劝说而已,可是眼瞅着兰溪对谭明轩的成见颇深,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看了看兰溪,希望她能看得出自己的颜色,别让她太为难。

    聪明如兰溪,自然也是明白乔楚的意思,索性就不再说话。

    “明轩,这是真的吗?都怪我不好,连累了你!”

    乔楚这才松了一口气,目光再次投向谭明轩时,更是满怀内疚。

    这要是那刀再偏一点儿,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傻丫头,就算没有你,也会出现这样的事儿的,你不要过分自责,你今天能来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刚刚训斥肖劲时的愠怒和对上兰溪的冷厉都不复存在,眼底里呈现的全部是柔和的光泽。

    乔楚忽然有些哽咽,他这是在安慰她,怕她因为这件事儿内疚才这么说的吧,上一次是这样儿,这一次还是,他就是那种不想给别人任何负担的人,可他越是这样儿,她的心里越是不好受啊。

    想起昨天他浑身是血的靠在自己怀里,说的那些话,

    ——不必内疚,也不必自责,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我曾在心里默默的发过誓,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你是否把我当朋友,我都会好好儿的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不出于任何目的,没有被任何人强迫的去保护一个人,我不要什么回报,我只要看你好好儿的,我就很开心了——

    她到底有什么好,值得让他如此倾心相付,而她呢,却任何回报都不能给他,甚至去和他做朋友,都好似玷污了他对自己这份深情一般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世间的事往往没有两全其美的,选择了一个,便注定会伤了另外一个,乔楚向来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可是对于一个这样舍命就过她两次人,她不得不震撼,爱,她是肯定给不了的,可是她发现除了爱,她依旧是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他的,这才让她很是挫败的感觉。

    “我会经常来看你的,一定要好好儿养伤,这会儿别说太多话了,多休息,恢复的也会快一些!”

    乔楚刚刚还想着这次探望完了,还是离的远远儿的好,可是看着他这样一副憔悴的样子,自己如此不负责任的就来看望一次便不闻不问了,那也太说不过去了,所以话还是转了回来。

    “如果你经常来看我,我倒希望我这辈子都不要痊愈了!”

    男人浅笑,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线,明知道这样的话,会给她压力,可还是忍不住这样说了,因为这正是他心中所想,有她在身边这么坐着,他就会感觉到那可飘摇多年的心会完全的平静下来。

    “别说傻话了,好好儿休息!”

    面儿上有些尴尬,微俯着身子,为他掖好了被角,这才露出一弯安慰的浅笑。

    “好,你可不可以等我睡着了,再走?”

    这会儿的谭明轩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虽然还是那雍雅淡然的笑容,可却多了一丝平时从未见过的恳求。

    “咳咳——”

    兰溪很不应景儿的咳嗽了两声儿,翻愣着眼皮,嘴都要撇到姥姥家去了。

    丫谭明轩还能要点儿脸不?

    人家乔楚是有主儿的人,你丫瞎啊!

    肖劲也有点儿大跌眼镜儿似的嘴角抽了抽,就算是少主喜欢乔小姐吧,可也一直都是深沉内敛着呢,这会儿竟然说出如此孩子气的话,简直无法和平日里孤傲沉静的少主形象重合在一块儿。

    “好!”

    乔楚微笑着点了点头,并未拒绝,她能为他做的还能有什么啊,如果这点儿要求都做不到,还说什么谢意,还说什么内疚之情呢?

    谭明轩满足的勾起嘴角,随即闭起了眼睛,就在大家都默认了这谭公子的反常行为后,谭公子竟然还伸手抓起了乔楚的手,握在了掌中。

    “咳咳——”

    又是重重的咳嗽两声儿,兰溪大眼睛瞪的跟个铜铃似的,丫还得寸进尺了!

    “肖劲,带兰小姐去看医生!”

    眼睛没睁,悠悠扬扬的飘出来这么一句。

    有人闷笑,有人吐血。

    乔楚也是有点儿进退两难,如果他没受伤,她一定是严词拒绝,保持距离的,可是如今,她虽然觉得别扭,可是这手还真就抽不回来了,当然,也搭着这男人手劲儿在那儿摆着呢,显然和虚弱的脸色不太成正比。

    霍然站起身,兰溪噔噔噔走到病床前,恨不得一脚把那假模假式装斯文的男人给踹翻下床,竟然当着她的面儿明目张胆的吃乔楚的豆腐,丫到不傻,知道她嫂子漂亮,可她还都没吃过嫂子的豆腐呢,怎么就轮到丫这儿得瑟了校园威龙全文阅读。

    “谭明轩,你丫少在那儿装!嫂子,咱们走!你别以为他是好人,老大不跟你说,是怕你心里有负担,不想让太多事儿扰了你的清静,可是你要是对他发什么善心,那就是大错特错了,不过刚刚他说的一句话倒是对,昨天有没有你,丫也得挨这么一刀,所以你真不用自责!”

    兰溪愤愤然的说着,边说边去拉乔楚的手,她毕竟是个练家子,手劲儿自然比一般人大得多,这么一扯一带,乔楚的手是被抽出来了,可是手腕儿上一圈儿红印儿,好在不是受伤的那只手,不然非得被这兰大小姐给扯秃噜皮了不可。

    “兰溪,你这是怎么啦?明轩毕竟受了伤,而且是为我受伤的,怎么说咱也不能在病房里大呼小叫的不是?有什么过节以后再说,求你了哈,我的兰大小姐!”

    乔楚笑盈盈的规劝着,虽然兰溪这会儿横眉立目的样子确实显得有点儿不太礼貌,可是她就是有这样儿的魔力,即便是这样儿,还真就让人生不起气来。

    “嫂子,你的手没事儿吧?”

    兰溪也意识到刚刚那手劲儿有点儿狠,赶紧抓起乔楚的胳膊查看,这还得了?要是让老大知道这大红手印子是她扯的,估计老大能把她的皮扯下来。

    乔楚摇了摇头,显然这会儿是呆不了了,不然这兰大小姐不一定还得惹出什么话来,转头儿对着再次睁开眼睛的谭明轩无奈的笑了笑。

    “明轩,那我们先回去了,改天再过来看你!”

    “好!我等你!”

    复抬手,紧紧握了握乔楚的手,拇指在她有些红肿起来的手腕儿上摩挲了两下儿。

    “劲,拿点儿清露给楚楚带回去!”

    “是,少主!”

    这清露看来是活血祛瘀的药,就这么捏的红了一块儿,一会儿就消下去了,远不用上药那么严重,可乔楚也没有抚了他的好意,从肖劲手里接过了一个小玻璃瓶,说了声谢谢。

    兰溪犀利的眸子狠狠儿的盯着谭明轩握着乔楚的手,恨不得烧出两个窟窿来,刚要接着发火儿,忽然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一切情绪都沉溺下来,最终眉头皱了皱,没有上前。

    双眼,只盯着谭明轩小指上的那枚紫玉戒指,看了许久……

    ……

    除了医院,乔楚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这过来探望病人,却让这兰大小姐嫉妒负责任的态度搅和的是一塌糊涂,好在没闹出什么事端来,也好在,这个点儿来没有碰到谭明轩的母亲。

    昨天,只那一面,乔楚便能感觉到那明艳动人的谭夫人周身的冷漠疏离,看向她时还带着一丝丝的探究的意味,让她有些不自在。

    可这会儿歪头儿看过去,刚刚在病房里乍着膀子跟人家理论的兰溪,这会儿却异常沉默,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机械性的往前迈着步子。

    “兰溪,车在这儿呢!”

    “哦!”兰溪回过神儿,一按车钥匙,车灯骤亮。

    “你怎么了?”

    乔楚纳闷儿的问,刚刚还好好儿的兰溪,这会儿却变得魂不守舍了。

    “没什么,想起一些总要的事儿,上车吧嫂子!”

    乔楚狐疑的上了车,看着依旧有点儿若有所思的兰溪,不禁又问了一句韩娱王。

    “兰溪,你要是有事儿就去忙吧,我自己打车回家就行了!”

    “那怎么行,我答应老大了,得全须全尾儿的把你送回去,不然老大还指不定怎么收拾我呢,对了,手腕儿上这事儿,嫂子你可千万比说是我啊,不然我就惨了!自然,我也不会说丫谭明轩占你便宜的事儿,咱俩达成协议哈!”

    兰溪敛了敛刚刚的沉思,又恢复了惯有的洒脱不羁,美目眨了眨,很是娇俏顽皮的笑着。

    乔楚无奈的摇摇头儿,绍霆问起来,她肯定是实话实说的,她不想对他有任何隐瞒,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虽说三爷不高兴也是肯定的,但是还不至于小心眼儿到拿兰溪开刀吧。

    “行行行,达成协议!不过我自己回去真没事儿的,你有事儿就先忙吧,回雷府一来一回,你太耽误时间了!”

    “回什么雷府啊,老大吩咐了,让我先送你去莫西西的工作室,换套礼服,晚上有活动!”

    “活动?早晨没听绍霆说啊!”

    “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您就跟着我走吧!”

    兰溪神秘一笑,一脚油门儿就冲了出去,那本机性能霸道的幽兰色保时捷跑车,在她的手上又开出了更加绚烂的风采。

    乔楚被兰溪那神神秘秘的样子搞的也是云里雾里,还是掏出手机,知道他现在应该是忙着,便没有打电话,便发了一条信息。

    ——我在兰溪的车上,她笑的诡异,是不是要把我买了?——

    还在短信后面儿加了一个‘怕怕’的小表情,让这短信看起来更加生动可爱了起来,也知道某爷是从来不会发什么短信的,她不过也是想着告诉他一声儿,她已经从医院出来了。

    电话另一头儿,正在开会的某爷手机在会议桌上震动了一下儿,引来了围坐在会议室里,面带严肃的精英们都将目光投向了他们这个不苟言笑的雷三爷身上。

    从昨天的事儿一出,雷绍霆便也破了自己一贯坚持的原则,开会时不带手机,为了方便她随时能找到自己,手机调成震动,随时放在手边儿,生怕错过了她的任何消息。

    扑哧儿笑出声儿。

    这妞儿也太可爱了点儿,让他这会儿又忍不住想她了。

    这一笑,惹得下面儿的人都下巴快要掉到会议桌儿上了,原来三爷会笑啊,还笑的那么灿烂,那么幸福,真想叫手机那头儿的人过来会议室坐坐,会议室应该也不会这么低气压了。

    自然三爷专注的眼神儿盯着手机呢,那么会议一切事务也都先暂停了下来,大家都无一例外的将目光全放在那笑的灿烂的甚至有点儿傻的雷三爷身上,心中连连称奇。

    不喜欢发短信的他,还是快速的在挥动手指,打下了一行字。

    ——傻妞儿,卖也只能卖给爷——

    当然表情是没有了,可那强势的态度,也绝对可以想象出某爷那傲娇的模样儿了。

    ——霸道——

    两个字儿,外加一个气鼓鼓的太阳人儿的表情,又惹得某爷轻笑出声儿。

    ——欠干——

    心里想着那小妞儿就美滋滋儿的,又想到今天一上午她在身下娇喘连连的柔媚模样儿,更是身上一阵儿的发紧之被美女倒追的人生。

    ——流氓,不和你说了,我们到锦绣中华工作室了,一会儿见——

    那边儿显然是被某爷那两个露骨的字眼儿给弄的大红脸了,短信后面儿还附带着好几个咒骂的表情,看起来生动的紧。

    甭管这男人在外面儿多爷们儿,可是沉浸于爱情,其实都是傻子,这会儿的三爷就笑的就跟傻子没两样儿,自顾自的心儿里美,压根儿没管人家别人受得了受不了。

    虽然那俊眉的脸,笑起来颠倒众生,迷人的一塌糊涂吧,可咱也不能总这么笑个没完不是?

    “咳咳——”

    一旁的陈君推了推黑框儿眼镜儿,适时的轻咳了两声儿,这才算是把那个沉浸在甜蜜爱情的傻小子给召唤了回来。

    瞬间,比川剧变脸还快的雷三爷,又恢复了惯有的冷冽表情,将手机放到一边儿,跟压根儿没发生什么事儿似的,磁性低沉的声音蹦出两个字儿。

    “继续!”

    三爷发话了,一众精英人士也都收起了自己的好奇,也收起了自己掉在桌子上的下巴,继续做精英人士该做的事儿。

    这边儿的乔楚弄了一个大红脸,盯着手机屏幕磨了半天的牙,可心里却没来由的漏跳了一拍。

    因为楚楚姑娘已经非常不要脸的发现,对着某爷那直白露骨加三级的话是越来越受用了,刚刚看到那两个字儿竟然浑身犹如过了电一般的异样感受,简直让她羞怯难当。

    “嫂子,你发烧啦?”

    兰溪趁着拐弯儿这功夫儿,正好儿就见着乔楚那张白皙的小脸儿都红透了半边儿天了,忍不住揶揄着。

    其实她真想直接说‘发骚’来的,可是鉴于乔楚是那样儿一个恬静清傲的女人,这种开玩笑的话,她估计是招架不住的,非得弄的比现在脸还红不可。

    要是那个小桃儿,八成儿更能和自个儿聊到一块儿去,估计是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主儿,生冷不忌。

    “啊?没有啊!”

    乔楚懵懂的看了看兰溪,水泽的眸子眨了眨,不知道她为什么冷不丁的问这么一句。

    “哦,我看你脸红红的,以为你看了什么刺激你雌性荷尔蒙急速飙升的东西,然后就发……烧了呢!”

    咧着嘴,特意把‘烧’字说的不清不楚的,笑的也是极其暧昧。

    这乔楚再不明白,那可真是装傻了。

    “你!你怎么跟小桃儿似的,我看你们两个啊,嘴都没有把门儿的,肯定能说到一块儿去!”

    乔楚有点儿郁结自己的后知后觉,可是就算先知先觉,她也照样儿是不知道接什么话,也只能是脸上发烧的份儿。

    嘻嘻哈哈的被兰溪那利索的嘴皮子揶揄了一路,乔楚那小脸儿红的眼瞅着就要招架不住了,还真是如她所说,兰溪比小桃那大大咧咧的样子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小黄嗑儿唠的比男人还溜儿呢。

    而且这俩人一致论调儿是,女人不能过于保守,得懂得两性之间的情趣所在,才能更加能俘获男人的心。

    乔楚对于这样儿的见解还真是甘拜下风,所谓闺房情趣,还真是她有点儿遥不可及的科目。

    她与雷绍霆之间,一直都是他主导的,到了现在,每一次她依旧还是羞怯的不行,更别提什么情趣啊,主动了,上一次白翎逼着她买的那套性感内衣,还一直躺在平房家里的衣柜深处呢,而现在自己也懂得选衣服了,什么内衣睡衣,也都是纯棉纯色的保守款仙誓。

    难道这样儿,真的会让男人对自己失去兴趣?

    穿着一身儿性感内衣,去诱惑他,这样儿的场景儿想想都觉得脸红心跳的,更别说付诸于行动了。

    不成,真不成!

    就这么琢磨着,兰溪已经停下了车,两个人便走进来工作室。

    又是一通儿收拾折腾,乔楚到了儿也不知道今儿晚上到底是什么活动,而兰溪也是一股神神秘秘的样子,一点儿都不肯透露。

    到了这儿,衣服是现成儿的,完全是按着她的尺寸做出来的,显然,是三爷交代好了的,而那尺寸穿在她的身上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那纯白色银丝暗底的长礼服,将她上半身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而那大大的裙摆可以与双臂抻平,展开来的裙摆上手工绣的是一朵朵盛放的茉莉,旋转间还能隐约闻到茉莉的芬芳香气。

    “哎呦,三爷还真是模范丈夫啊,瞅瞅把你的尺寸记的多清楚!”

    兰溪又忍不住拿乔楚打趣儿,她发现乔楚脸红起来特别的有生气,美的一塌糊涂的,甭管男女,都喜欢美女的,尤其是乔楚这样儿美又脾气这么好的,更是忍不住调戏一番。

    好吧,兰大小姐确实挺没溜儿的。

    “这哪儿是记得清楚啊,这是摸得清楚,也就是我这儿能接受这样儿记录尺寸的方法儿了!”

    莫西西也是一点儿没有饶了乔楚,跟着过来凑热闹,佯装无奈的摇着头儿,将定做这条裙子的尺寸递给了兰溪,随后儿笑的别有深意。

    兰溪一件那纸上记录的,什么腰围多少,胸围多少,腿长多少,完全都是按着某爷那双手的尺寸为计量单位的,一般人儿还真不敢接这个活儿。

    “西西,要不说你是时尚界的牛逼人物呢,这活儿也就你敢接!”

    兰溪说着爆笑不止,又将那尺寸表儿递给了一脸纳闷儿的乔楚。

    等到乔楚仔细看到上面儿写的东西,那脸都快红到脚跟儿了。

    这个男人,简直!

    明明儿衣柜里放着那么多她的衣服,上面儿明明标着尺寸的,再说,陈君姐哪儿也是由她的衣服尺寸的,他怎么还弄这么一出儿?这不是擎等着她这儿拿衣服来时,被人家调理一番呢?

    还就赶上今儿这个兰溪在场,那更是不可能饶了她。

    被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笑话着,乔楚除了娇羞的直跺脚儿,还真是没别的法儿了。

    等到从头到脚的都整理好了,映入镜子里的乔楚简直是明艳动人,兰溪在后面儿一个劲儿的竖着大拇指称赞。

    “惊为天人!真是惊为天人啊!嫂子,今儿你肯定把老大迷的精尽人亡不可!”

    乔楚就是在这样儿的称赞中,灰溜溜的离开工作室的。

    而今夜,将是一个令她终生难忘的夜晚,即便是在离开的那四年里,每每回忆起来,眼底都会盈满幸福的泪光……

    ---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5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