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偷鸡摸狗与岁月荏苒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婚求了,雷三爷就开始合计起自己的福利来,求婚的第二天一早,便特别郑重的跟爷爷奶奶请示了,他和乔楚要搬回中山别墅去。舒殢殩獍

    理由就是,人家是合法夫妻,总是这样儿两地分居着,影响夫妻感情云云,最后还拿出结婚证儿在老爷子和老太太跟前儿晃了好几个来回儿,最终,老爷子和老太太妥协,点了头儿。

    要说爷爷认准了乔楚这个孙媳妇儿了,同意倒不奇怪,可是奶奶也没多说什么反对的话,却着实不太容易。

    在雷府住了这么久,她也多少了解了一些,奶奶虽然面儿上很是严厉,可心里却远没有外表那么强硬,不过是在那个位置上,考虑什么事情都是以雷家为首要,什么是对雷家好的,什么是对雷家不好的,心里自然有一杆称,然后再按着自己的方法去节选对雷家最有利的事情,其实她是雷家的功臣,是一辈子围着雷家打算,围着雷家奉献的人。

    越是了解了,便越觉得***不易,对于以往奶奶对自己的苛刻态度也释然了很多,明显看得出,爷爷奶奶对他们的不舍之意,乔楚竟然站出来说,还是留在雷家住。

    这时候儿正是雷家的多事之秋,爷爷寿宴,没能让林素素母女进门儿,雷仲年便一气之下也搬去了外宅,这事儿就把爷爷气个够呛,还有一桩便是寿宴当日,那个叫姚丽丽的腆着大肚子闹的那么一出儿。

    现在齐媛躺在医院里修养,可是孩子已经没有了,齐家也和雷家对上了,齐媛也是态度强硬的非得离婚不可,白敏带着雷绍峰上门求了两次,都被拒之门外,看来齐家也是铁了心儿的要和雷家撇清关系了。

    所以这么一来,这人口儿是越来越少,爷爷奶奶难免会有孤独之意,乔楚善解人意,自然舍不得让爷爷奶奶伤心。

    可这话一出,某爷立马儿炸了庙儿了,气的眉毛都要竖起来了,脸儿立马儿冷了下来。

    浑身冒着冷气儿的雷三爷,板着一张扑克脸回了风锦园儿。

    乔楚知道自个儿把某爷给惹毛了,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跟爷爷奶奶说了一声儿,便屁颠屁颠儿的赶紧奔着风锦园去哄三爷去了。

    天知道,她多想和三爷回到中山,那个只属于两个人的小窝里啊,现在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儿,分开一分钟都如隔三秋一般,怎么也不愿意每天分居过日子的。

    但是一想到雷家最近出的事儿,乔楚还是想着顾全大局,觉得不能那么自私。

    走廊里,被三爷那一身冰冷给震慑的佣人们大气儿都不敢出,这昨儿回来时,见着三爷还好好儿的,甚至对谁都难得的露出笑脸儿,今儿怎么又变了?

    看着某爷一阵劲风般的穿过走廊,进了风锦园,这帮人还是半天没有回过味儿了,都没动地方儿,好似被某爷身上那偏于零下的温度给冻住了一般。

    直到乔楚顺着走廊追过来,大家才算是回过神儿,急忙都点头儿鞠躬的叫着少奶奶,让乔楚看着无奈的直摇头,看来三爷火气不小,把这帮人吓的不轻。

    进了风锦园,到看着小莫乐呵儿的拖地呢,嘴里哼着小曲儿,似是遇到了什么高兴事儿似的。

    这倒是奇了,这雷府的佣人里小莫也算是一朵奇葩了,不但没被雷三爷那火气给震慑住,还一副状况外的样子,完全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三少奶奶,早啊!”

    “早!”

    对于状况外的小莫的表现,乔楚都觉得有些纳闷儿,不过也对小莫充满了欣赏,在雷绍霆面前不会吓破胆的还真是少有,尤其是这会儿她竟然还能乐呵呵儿的唱小曲儿,那更是奇葩一朵不解释。

    “据我观察,三爷这会儿的脸比厨房那炒菜锅的锅底还要黑,内分泌失调症状特征明显,本着对您人身安全负责任的我,劝您还是不要上去!”

    小莫抱着拖把棍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若有所思一番,然后很严肃的对乔楚说着,那语气里充满了诚恳的劝解。

    乔楚后脑勺儿不禁冒出三道黑线,这小丫头绝对是有自己独特的精神世界的,这话要是让楼上的三爷听到,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见着明天的太阳。

    一向作风谨慎的钟叔,自然是明白雷绍霆的脾气的,怎么就叫这么个小丫头来风锦园伺候了呢?

    总感觉这小丫头有点儿让人捉摸不透,可又感觉不到有什么危险,尤其是那双灵动的大眼,清澈的没有任何杂质,看起来特别让人放心。

    她长的不算是漂亮,可是说很是一般,可就是那双明亮的眼睛,让人印象深刻,看久了,便会忽略了那平凡的五官,单纯的被那双眼睛吸引似的。

    总之,乔楚挺喜欢这个小丫头,没有理由,就是觉得投缘!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其实乔楚知道,应该是有过之而不及,因为这是直接关系雷三爷的性福生活问题,对于一个精力充沛,还是总是欲求不满的男人,总这么两地分居着吃不到荤腥儿,还真得憋坏了,要说是内分泌失调也不无道理。

    “那您就上去试试吧,您放心,就当我不存在,甭管听到什么声音,我都当没听见哈!”

    小莫挤眉弄眼儿的笑的暧昧,跟乔楚完全就是一个自来熟的状态,话也是意有所指。

    乔楚不禁脸红,不知道到底自己太保守,还是别人太开放,小莫小小的年纪只会比她小不会比她大,可是看上去倒像是比她懂的还多似的。

    “那个……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有事儿我再叫你!”

    没准儿还真得出点儿什么限制级的动静儿,还是让小莫别在这儿了,虽然楼上楼下着呢,谁知道那个说风就是雨的雷三爷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小莫咧着嘴笑的很有深意,扛着拖把就出了门儿,还特别体贴的将大门儿给关了起来。

    乔楚这才放心的上了楼,就看着书房的门儿关着,也没敲门儿,推门儿便走了进去。

    只见着某爷这会儿酷酷的一张脸,眯着眼,整个身体陷在那真皮的老板椅里,听到有人进来,眼皮都没抬,继续闭目养神。

    还真就拿起大爷范儿了,明知道她进来了,竟然连看都不看。

    “三爷……”

    “三爷?”

    “三爷!”

    ……

    各种情绪,各种语气的叫了好即便,某爷完全不为所动一般,还赌气似的将椅子一转,彻底给乔楚一个冷冷的椅背,显然是心情不爽。

    这男人要是闹气脾气来,唯一有效的方法——撒娇!

    任凭爷再火山喷发,只要柔柔的撒个娇,保管那金刚化为绕指柔。

    “好啦,您摆着一张酷酷的脸不要紧,楼下那群佣人,可是吓的不轻啊,您这总得给人留条活路不是?这受到惊吓,直接影响劳动积极性,降低工作指数儿,对吧?”

    乔楚鸟悄儿的走了过去贫上几句,最近和小桃在一块儿弄网站的事儿,嘴皮子还真是学溜儿了不少。

    某爷嘴角儿动了动,但眼睛没睁开,显然是不为所动,可是心里却是没想到她能跟自个儿这儿贫上了。

    “三爷,赏给笑脸儿,别生气了呗?”

    乔楚顽皮的一笑,二话不说,不带矜持的,顺势就坐到了男人的大腿上,胳膊也环住了男人的脖子,整个身子都贴了上去。

    这事儿也确实是她自作主张了,要知道三爷要义正言辞的和爷爷奶奶说话时,那也得是大事儿,直接关系到自身利益的事儿,一大早儿好好儿的计划,好好儿的心情,被她给打乱,这会儿自然是要软声细语一点儿。

    某爷依旧是眼皮不抬,面无波澜的一副傲娇样子,天知道那柔软的小身体在怀,他搭在椅子上的手是怎么攥紧的压制着自己的冲动呢。

    乔楚身体有意无意的在某爷身上蹭着,闻着他身上特有的男人气息,心跳都有点儿加速起来。

    她这儿心跳挺快,可是人家三爷却毫无反应,定力真好!

    小脑袋歪歪着,靠在男人的肩膀,在他的耳朵边儿呵着气儿,那芬芳柔美的气息简直令人疯狂。

    “绍霆……我错了,只要你不生气,你想怎么样都行,好不好?”

    柔软的声线儿,简直要将某爷的骨头要都麻酥了,而这话,无疑是红果果的将自己呈现在他的面前,任凭他为所欲为的意思。

    这个妖精!

    微蹙着眉,强忍着下腹上窜的火儿,琢磨着刚刚小妞儿答应着继续住在雷府的事儿,还是胸口郁结。

    这样儿都不行?

    索性豁出去了,本来斜坐在男人腿上的她起身儿,以一种暧昧撩人的姿势横跨了上来,胳膊再次揽上男人的脖子时,身体与之愈加的贴合,那两块儿柔软带着女人特有的芳香和热度,隔着薄薄的衣料儿和那冷硬的胸肌汇合。

    本来单纯的想撒娇的动作,对于男人来说却是致命的吸引!

    小手儿还不老实的在某爷领口儿的纽扣上来回摩挲着,好似要解开,殊不知乔楚只是想摇着他的衣领引起的他的注意而已,却没想到这小动作却撩人心弦,惹得某爷的喉间一阵阵儿的干涩。

    这妞儿什么时候儿学会了这些的?

    简直撩人的要命!

    乔楚瞪大了眼睛,有点儿泄气,这男人怎么这么小气?

    扭着身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静默了一会儿,无奈的撑着椅背准备起身,哄不好也没辙了,不是她不尽心,只怪男人太小气了!

    这会儿因着横跨着的坐姿,大腿根儿都变得有点儿酸软无力,上来的时候儿挺容易,可是下去的时候儿,腿却卡在了椅子扶手和男人大腿之间,挪了几次都抽不出来。

    又尝试了几次依然无果,才气馁的又一屁股坐了回去,却忽然感觉到腿间的异样感觉。

    坚硬,嚣张!

    心头一紧,乔楚急忙起身儿的动作显得有些慌乱,某爷发起情来必将一发不可收拾,她十点多还要排练呢。

    倏然——

    大手掐上那细窄的小腰儿,狠狠儿的将她固定在了自己的身上,双腿张开,将跪在椅子上的修长**撑的更加开了些。

    一早就换好的针织连衣裙这会儿已经被如此张开的角度给撑到了腰间,瞬间那双腿除了薄薄的一层丝袜,便再无遮挡的东西了。

    某爷呼吸一紧,猛然睁开的眼睛也沉了又沉,眼底那小火苗儿闪着狼光,蹿升跳跃着。

    “惹了祸就想跑?”

    “我是来道歉的……”可不是来晨练的!

    乔楚眨着水亮的眸子,表情很是无辜。

    “那就用实际行动来表示你道歉的诚意!”

    “啊——”

    一声儿娇喊,整个儿身子已经被某爷抱到了办公桌上,酸软的大腿一时使不上力气,而桌面上的凉意直接透过薄薄的丝袜渗透至皮肤,让乔楚忍不住想要逃。

    羊入虎口,哪儿还能容她逃?

    某爷近乎粗鲁的将她的固定在一处,将她的双腿也屈起虚踩在桌子上,那令人羞赧的姿势,让乔楚有些不知所措。

    被丝袜罩着的双腿以及那神秘的地带,凭添了一股朦胧惑人的感觉,引诱着某爷想要拨开那层薄雾,一探究竟。

    “别闹了,一会儿还得去学校,你也得去公司呢!”

    乔楚别过头,绯红的脸眸光闪烁,已经不敢正视某爷的脸,可明显感觉到那两束似火的狼光,如红外线般在她身上扫描着,感觉自己在他的注视下简直无所遁形的感觉。

    “不管!你得把刚才的事儿给爷解释清楚!”

    语气严肃的很,可是手下的动作却完全和那严肃的态度背道而驰。

    “我刚才……我是看爷爷奶奶不希望咱们走……再加上二哥家出的事儿,家里最近冷清了不少……啊……呀,你先等一下儿,我是说,这个时候儿,咱们再一走,家里就更没人气儿了……绍霆,你先听我说嘛!”

    乔楚被某爷那熟稔的手法儿撩扯的说话都有些不连贯起来,他能掌控她左右的敏感,精准到比她了解自己的身体。

    “见天儿的就知道想着别人,压根儿就没考虑过爷怎么想的,嗯?有的时候儿我真想把你的小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儿到底有没有爷!”

    显然是赌气的话,说的还带着莫名的哀怨之感,可这会儿,乔楚本来穿的还丽丽整整儿儿针织裙已经被某爷给剥离开去。

    “我考虑了……我真的……嗳?你别,一会儿我怎么出门儿啊!”

    一点儿都听不进去乔楚的抗议,某爷手下的力度也是越来越重,手抚摸到那纤纤**上时,已经欲火焚身的无法自控了。

    美人如玉,娇艳欲滴的如一朵儿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这会儿正娇羞的弓着身子,细细碎碎的呻吟声不绝于口。

    办公桌上,一个身上只剩下一条丝袜的美人儿,这场景儿简直禁忌的让人欲血喷张,大手已经来不及细细的去脱,而是用力一扯,那本就单薄的丝瞬间被扯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

    限制级的画面,让乔楚含羞掩面,感触到此刻本就有些疯狂的男人眼中窜升着兴奋的光芒,那种如狼一般的熠熠发光的双眸仿佛要将她一眼看穿。

    颤抖,不停的颤抖……

    紧张间却又有着莫名的刺激感觉,无措的乔楚只能紧紧的咬住下唇,无法直视。

    “惹了爷,今儿还打算出门儿?嗯?”

    邪肆的笑容,性感的声线儿,眸底的火儿越烧越旺,简直要将她燃烧殆尽。

    撕拉——

    撕拉——

    又是几下儿重重的力道,那天鹅绒的丝袜彻底阵亡,凌乱却暧昧的一条一条挂在白皙的双腿上。

    “绍霆,先……先别急,门还开着呢……”

    理智还一息尚存,急忙阻止着三爷下一步的进犯,刚刚是让小莫去休息了,可谁知道她会不会又折回来?

    这会儿门儿就四敞大开着,心里滂湃着的激情又增添了一分紧张。

    “这样儿更刺激!”

    大手已经来到了腰间,啐了火儿的狭长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邪恶的大手竟然没有再进一步的褪去最后的遮挡,而是手指轻挑,将那雪白真丝的一小块儿拨到了一边儿,紧接着熟稔的揉捏着。

    “啊——快去关门,关门,求你了!”

    乔楚急了,忍不住喊着,羞怯难当的蒙着眼睛,而腹下那如火如荼的感觉已经袭遍了身体的每一处,将那理智一点一点而蚕食干净。

    “今儿爷就得治治你不把爷放在心上的毛病!”

    手指愈加的灵活,穿行在润泽的方寸间,浑身已经开始急切的要喷火了。

    他明明知道自己的心,还要如此说,分明就是堵着气,借着这个由子抻掇她呢,可她就是这么没出息,被他三两下儿的撩拨,本就不坚定的坚持瞬间溃不成军,剩下的也只有低哼和口申口今的份儿。

    “我把你放在心上,放在心上了!”

    乔楚咬着唇,反驳着,别的都好,即便是此刻是他耍无赖的语言,她还是不希望他去曲解她对他的心意。

    “不止要放在心上,还得把爷放在身上!”

    恶质男那特有的痞笑,此刻看起来愈加的邪恶如魔,所有对上那双深邃幽深的眼,都将难以自拔。

    不有份说,一下儿便冲进了那紧扎,勇往直前,横冲直撞起来。

    难以自控的声线儿,喊出的都是噬骨迷心般的天籁之音。

    整个书房荡漾着的都是与那书香截然不同的旖旎味道。

    此刻的身心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粗壮的手臂揽过她的腰,让她与自己贴近。

    大手定住她的后脑,迫使她低着头。

    本已迷离的双眸,瞥见了那交融的地界儿,倏然瞪大了眼睛。

    眼前晃动着的景象,简直让她脸红到爆,而被某爷强按着的头又无法移动分毫。

    她分明的看着他的进进出出,而那雪白的真丝布料却依旧附着在自己身上,只是早就偏向了一边儿,泛着迷乱的光泽。

    ……

    青山不倒,细水长流,好一派**交融,风光无限。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从混沌中找到清明,乔楚的嗓子都染上了淡淡的嘶哑。

    “媳妇儿,叫一声儿老公!”

    “……老公,老公,我要死了,真的……真的要死了……”

    “乖,我陪你一起死!”

    ……

    甜蜜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自打雷三爷在烂漫星空下许下那动人心弦的誓言,璀璨耀眼的水晶宫里永远留下了那拥吻的美好身影,除了第二天因为在哪里住的问题通过一场书房限制级的翻云覆雨得到解决以后,两个人简直像泡在了蜜罐儿里一般。

    白天的分离是痛苦的煎熬,夜晚却也是分居两地更是不便,三爷屡屡此时都酷脸一板,不悦到极点。

    不过,什么事儿都难不倒咱特种兵出身,而在m国从事过更加高端的特殊任务的雷三爷,对于乔楚所在房间的指纹锁,以前是因着顾及老太太对乔楚的看法儿,一忍再忍,可如今却忍无可忍了。

    只要想开,就没有三爷开不了的锁,自然,这一举动造就了三爷又可以夜夜笙歌了。

    乔楚因着自个儿擅自做主继续住在雷府的事儿还内疚连连,对于三爷跳窗偷情的事儿也只有认栽,谁让她也想念他呢。

    就这样儿,有夫妻之名又有夫妻之实的两个人,就在戒备森严的雷府里搞起了地下情,风锦园的每一次几乎都留下过两个人欢爱的影子,风清园乔楚的房间,窗框也几乎要被某爷给踩碎了。

    即便事后被人发觉,却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试问这雷府上下有谁敢打三爷的小报告,那绝对是不要命的表现。

    乔楚也是小心肝儿颤颤,有几次,奶奶命人送来甜汤,几乎穿帮,而那几次却让某爷更加兴奋的多要她几次。

    不得不说,三爷绝对是男人中的战斗机,一切都近乎于完美的他,在这方便更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几乎是心疼着乔楚才不敢使劲儿折腾,却也让乔楚几次早晨下床都有些困难。

    就在雷三爷与乔楚在雷府和大家明里暗里的打着游击战的同时,外面也发生着很多事。

    最终齐媛正式的提出了离婚,上一次姚丽丽腆着大肚子来大闹寿宴现场也是有目共睹,就算雷家再怎么不情愿,也得按法律办事。

    好在齐媛看在爷爷奶奶一直对她很好的份儿上,并没有将事情太过张扬,媒体上也只简单的写了因性格不合,婚姻走到了尽头而收场。

    关于姚丽丽闹场的事儿消息被封锁,却还是有知情者在网络上发出了相关的消息,虽说消息发上去不就又被删除干净,可还是有很多人保存下来了转载的东西。

    一时间众说纷纭,再怎么压着消息,这豪门情怨的故事还是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摊子。

    为了这事儿,莫宛如也是好一顿上火,雷震更是怒急了,将雷绍峰关了禁闭,整整一个月不让他出谨阁,雷仲秋和白敏心疼自己的儿子,可终归还是不敢忤逆老爷子的意思,再加上自己的儿子也着实是做了错事,怎么着也没有理由再偏帮说情了。

    齐媛办好了离婚手下就秘密出国了,将她流产的事情也全部掩盖了下来,等再回国时,估计人们也都不会再去追问齐家的女儿的那个孩子去了哪里,即便是有人问起,说生在国外,一直在国外生活也便可以搪塞过去了,这一切却都是雷家经手去办的,也算是给齐家的一些补偿。

    那个姚丽丽自那之后便销声匿迹,雷家也再没有人提起过她,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她本人,到底怎么处置了,都无从知晓,本就不爱多事的乔楚,也没就这个事儿问过雷绍霆,可心里总隐隐的感觉到事情好似没有那么简单。

    雷仲年搬出雷家,就十五回来过一次,林素素母女却没有跟着来,通过上一次的寿宴被拒之门外的侮辱,自然也是不好再赶上上门儿了,雷仲年也不过是象征性的坐坐,便没个笑脸儿的走人了。

    眼瞅着那不悦的脸上有对家人不理解的失望和痛苦,还有对自己不听话的儿子,又娶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儿跟他作对的事儿气愤,最终也只是化作一声叹息,好似比以往又苍老了一些。

    不得不说的还有秦家的一家子,秦怀礼被双规,据说是被关到咸城以北的一个废弃的煤窑里轮番儿轰炸的审问,终于,该撂的也都撂了。

    秦家算是彻底的垮台了,秦怀礼进了监狱,判决书在半个月后也正式下来了,贪污受贿数额巨大,判处有期徒刑三十年,开除党籍,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要说这贪污的事儿也没有一个正确的标准,有的人贪污了十万判了死刑,有的人贪污了上亿却是判三缓四,总之,秦怀礼这贪污的那些钱绝对够他枪毙八个来回了,而是否判决,还真就是雷三爷的一念之间,却也因着乔楚一句求情的话,为了苗阿姨和苗苗,最终放了他一马,不过秦怀礼的余生也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

    老爸贪污,妻子子女也自然跟着倒霉,家产全数没收,从前风光无限的秦大公子,一瞬间变成了穷光蛋,在前不久还在拍卖会上豪气的拍下了东郊新地王的秦子州,此刻却成了躲在龟壳里再也不敢露头儿的人了。

    一贯以优雅著称的秦子珊,也是这京都里名媛的典范人物,在家里出事以后,便销声匿迹,再也没有露面过,不过是一个落难的女孩儿,倒是没有谁去深究她的去向。

    林秀云娘家到还算殷实,不然也不可能能撑起秦怀礼的仕途之路,可如今秦家落难,这林秀云的娘家虽也有帮衬,却也不能太过明显,毕竟这世家豪门和政府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此刻这种风头下,即便是亲人也不愿意太过亲近,充其量也就是给些钱救济生活而已。

    秦家,一朝大厦倾颓,已经再无重振河山的希望了。

    苗苗随着母亲回了老家,临走的时候儿见了乔楚一面儿,只字未提关于秦家的事儿,只是笑意浅浅的显得有些疲惫,不过说起来和乔楚的约定,两个人卖艺走遍祖国大好河山的事情,才又提起了兴奋的感觉。

    许乔的身体也慢慢恢复着,只是一直都静默的令人生惧,可是这么久以来,她不哭不闹,非常配合医生的治疗,按时吃药,俺是做康复运动,恢复的反倒比想象的要快得多,这让一直担心的乔楚也凭添了些许的安慰。

    关于秦家的人,秦家的事,在时间的推移下,慢慢变得久远了一般。

    转眼,又一个月过去了,随着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春节的气息也慢慢的逼近。

    北风呼啸,鹅毛大雪漫天飞舞着,掩埋了太多的过往,冰封了太多的伤痛,而风停雪住,那写过往又会慢慢的浮现开来,有人瞬间融化的冰雪,看似缓缓流淌,却又无法抵挡的消融着……

    --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6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