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善缘还是劫数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窗外落着鹅毛大雪,雪花有人一只只雪白的蝴蝶撞到玻璃上,又翩然的飞向另一处。

    这是帝都今年的第一场雪,来的算是早的,透过窗子望向外面,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雷家大宅在这雪白的覆盖下显得格外宁静祥和。

    不管什么烦恼的事情都会随着时间慢慢释然,关于前一阵子家里闹的诸多事端也都算得到了解决,又要迎来新年,自然心中的郁结也消散了些,虽然心中未免愁苦,毕竟第一个重孙就这么没了,可脸色倒也比前一阵子好多了。

    这会儿,乔楚正手里握着一杯浓香的热茶,在品茗轩陪着雷震下棋,莫宛如在一边儿看书,时不时的往棋盘着儿瞅上几眼,眼底里也满是欣慰,如此寒冷冬日,这茶室确实一片暖意盎然,心里烦乱的事也都稍稍得到了慰藉。

    钟厚在一边儿伺候着,看着一派和谐景象,心里也是感到高兴的很,自打三少奶奶进了门儿,这家里是越来越有生气了,就连平时总是一张酷脸的三爷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偶尔还能露出笑脸儿。

    反正只要三少奶奶高兴,三爷一天就晴空万里的,有的时候儿那如沐春风的劲头儿让平时被冷惯了的佣人们都有些不大适应,最近又增添的娱乐活动就是,三爷又为了哄三少奶奶开心,做了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儿。

    总之,这雷府是越来越有人情味儿了。

    “丫头啊,棋艺渐长!”

    雷震竖起大拇指,满脸慈爱的称赞着。

    一局棋,乔楚险胜!

    “都是爷爷教导有方!”

    乔楚笑的甜,且话语真诚,看起来更是惹人喜爱。

    老爷子是老干部中心的围棋高手,想要赢他还真不是个容易的事儿,这平日里没事儿就会陪着爷爷下棋,倒还真是长进不少。

    “嗯,来,再来一盘儿!”

    雷震兴致挺高,乔楚自然是乖巧的陪着,再说这大雪天儿的,什么也不如窝在家里呆着舒服。

    本来今儿是打算着回家看***,虽然在雷宅住着,乔楚怎么着每周也得回去一次,可今儿下了大雪,车压根儿就开不上路,这天气的事儿,可不是有钱人能做主的,在牛逼的车,该出不了门儿,还是出不了门儿,甭说她了,就连三爷今儿也是在家办公了。

    这会儿三爷有个视频会议要开,乔楚才脱身出来陪陪爷爷奶奶,看来看望自个儿***事儿也得等着路上雪化差不多了再说了。

    “丫头啊,后天陪着我去趟桐锦会!”

    这句丫头却是莫宛如叫的,似是命令的话却透着平和的语气,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理由,说完又低头儿去看书了。

    乔楚般慈善网站这么久,活动也大大小小参加不少,自然知道这桐锦会的名气,那里几乎聚集了帝都所有的名媛,贵妇,一个个儿不是出身名门的,就是嫁入豪门的,总之,一般档次上的有钱人是进不去的,都得是一些大家族的才能够级别。

    这次莫宛如竟然说要带着乔楚去参加桐锦会,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她是有心将乔楚介绍给上层名媛圈儿的人认识,也便是有变相认可了这个孙媳妇儿的意思。

    “好!”

    乔楚点了点头,心里顿觉温暖,一步一步的得到莫宛如的认可,真的是很不容易,不过她甘之如饴,因为他是她努力的最大动力。

    ……

    吃了午饭,乔楚便随着三爷回了风锦园。

    某爷亲昵的将小女人抱在怀里,额头了别说了!”

    乔楚再一次败下阵来,小脸儿埋在男人的勃颈处恨不得钻进去不出来了,那坚实炙热的肌肤此刻都没有她小脸儿灼烧的温度高。

    腻歪了一会儿,某爷也没难为楚楚姑娘,就在口舌上占了占便宜外带对着那诱人的小嘴儿上啃上几口,便拍拍她的小屁股让她到旁边儿去玩儿了。

    他虽然对她无尽渴望,可也不能没时没晌的,那真跟禽兽没区别了,甚至自己昨晚的狂野,今儿一早离开她房间的时候儿还特意掰开她的腿,看了看那有些红肿的私密处,心里也是心疼的,随时随地上来的**也得忍着点儿了,他的小媳妇儿得自个儿心疼着。

    乔楚也乖乖的坐到一边儿沙发上,搬出电脑来,看着网站,顺便和小桃在晚上聊天。

    ——姐,我把最新一期的时尚简报给你发到信箱里了,你去看一下儿哈,有啥意见尽管提!——

    打开信箱,却看见除了小桃发过来的,还有另外一个新邮件,看看时间,是前几天发过来的了,这个邮箱是她老早注册的了,而且也就是这一个邮箱,自个儿朋友不多,对这些网络上的东西也不是很感冒,所以基本没怎么用过,也就是现在做网站,要经常发一些东西,才又重新启用的,知道这个邮箱的人,确实没有几个。

    先点开了那个陌生邮件,一个图片很小,看不太清楚上面是什么,好奇心驱使着乔楚点了开来,忽然一个恐怖的骷髅头从屏幕上冲了出来一般。

    狰狞,恐怖!

    充斥着整个屏幕的完全是血腥的红色,触目惊心。

    冤有头,债有主!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

    这是那刺目的猩红色褪去前出现的一句话。

    啊——

    乔楚惊呼一声儿,吓的手脚瞬间冰凉。

    “怎么了?”

    雷绍霆眉头蹙起,很是紧张的站起身。

    这会儿画面又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礼物,丝带拉开,漫天的粉色花瓣,又是一行字。

    你是最幸运的人,被上帝抽中,现在就把幸运传给更多的人吧!

    “没事儿,点开了一个恶作剧的图片,吓了我一跳。”

    吁了一口气,看着紧张的跟什么似的三爷笑了笑,证明自己没事儿。

    现在无聊的人很多,保不齐就会在网上碰上各种各样的疯子,以后看网上这些东西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已经走到身边儿的三爷松了一口气,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

    “别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某爷微微勾唇,凌厉的眸子在那屏幕上一扫,眉头蹙了蹙,眸光变的有些晦暗不明。

    “嗯,没事儿了,你去忙吧!”

    不过是一个小插曲,乔楚也没往心里去,看了看小桃发过来的邮件,又对小桃的办事效率称赞了一番,这网站由小桃打理,她还真是少操了很多心。

    如今一切步入正轨,过几天,雷震基金会的第一批善款就要发放到庆城,为老兵送温暖,这确实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儿。

    想着能真真正正的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做点儿事儿,心里都是暖烘烘的,即便是在这样的寒冬里,都觉得晴空万里,春意盎然。

    又和小桃聊了一下儿活动具体的形成安排,剩下的就是聊聊小女儿家的事儿了。

    虽然是隔着网络,见不着人,乔楚却明显感觉到小桃提起川儿爷的时候儿,情绪有些低落,回复过来的不过就是几个字而已,没有平时一提川儿爷就热情高涨的劲头儿了。

    ——小丫头,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哎,我能有什么事儿啊,就是前一阵子回了趟老家,办了点儿事儿,一直没写过劲儿来。——

    ——你回老家了?怎么都没听你说?——

    ——回去了几天,你那儿还一堆事儿呢,想着回来和你说,后来一耽误就忘了。——

    ——家里人都挺好的吧?——

    ——嗯,这回都好了,放心吧!——

    这话回的,乔楚总觉得哪儿别扭似的,不过她说一切都好,也就都好吧,一个小女孩儿,背井离乡,现在手里抓住的所谓幸福,又不是一个稳定的感情。

    每个人不同,王川不是雷绍霆,也许他不会像雷三爷一样儿就敢把结婚证儿直接甩在父母面前叫板,亦或是,也许王川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娶小桃。

    这些,乔楚都不敢说,也不敢提,道理小桃都懂,她说了也不过就是揭她的伤疤而已。

    ——都好就好。——

    ……

    转眼就到了去桐锦会的日子,虽然跟着莫宛如出席应该是很有底气的,可心里还是莫名的紧张着,自己不是什么名媛,嫁入豪门的结婚证儿都是假的,这会儿奶奶如此看重自己,带她到桐锦会,反倒让她心里增添了一丝内疚。

    可既然来了,就要做好,这是乔楚给自己定的标准。

    一贯喜欢穿白色的乔楚今天为了应景儿,特意穿了一件儿淡绿色的小洋装,外面羊绒大衣头发就自然披散着,将女人温柔恬静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一身衣服素雅清新又不会显得招摇,虽然浑身上下全都是私人定制的什么,不过就是礼貌的,官方的,没有什么重点的回答着。

    正聊着,远远的看到了叶晓,正坐在角落里,摆弄着一盆君子兰,手里的毛巾一下下儿的擦拭着那绿油油的叶子。

    脸色苍白,神色呆滞,手上的动作也机械性的虽然轻柔却麻木的很。

    “叶子姐?”

    叶晓回过神,似是没想到能在这儿看到乔楚,也很是惊喜,想想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御谭府了,各有各的忙,同在一个城市,见面机会却也是少得可怜。

    “楚楚,真没想到在这儿见着你!”

    “我和奶奶来的!”

    那边儿一直和大家热络聊天的莫宛如,今儿知道雷老夫人来,几个世族的老夫人也都赶了过来,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坐下来聊着天儿也是格外开心的事儿,不时的传过来会心的笑声。

    再看看乔楚眉梢眼角儿都带着笑意,叶晓也欣慰的微笑着。

    “楚楚,真为你开心!”

    “叶子姐,最近见着欧阳老师了吗?”

    叶晓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这低落的情绪是因为谁。

    “有心躲着我,我再怎么样也是见不到的!”

    叹了口气,笑容里尽是苦涩。

    最近欧阳震华没怎么在学校出现,乔楚也去打听了,都说欧阳老师是回老家了,可他的身体,难道真的要做戏做全套,回老家去结婚?

    “听说是回老家了,也许过几天就回来了!”

    安慰的说了一句,乔楚心口涌动的却是想把真相全盘托出的感觉,只是理智一再的压制住了这份冲动。

    “去哪里都与我没什么关系了,他临走时已经和我说的很明白了,一切不过是我一厢情愿而已,他的未婚妻……很漂亮!”

    “什么?你见过他的未婚妻了?”

    果然是下定决心了,为了骗叶子姐,竟然真的有未婚妻这么一号儿人?

    “嗯,见到了,是一个很美的女人,对他也很好,这样儿,我也可以放心了!”

    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其实压根儿也不是应该她去操心的事儿了不是吗?

    “叶子姐,那这事儿就这样儿了?”

    “是啊,不这样儿还能怎么样儿?注定不是自己的,这么多年的追寻现在看起来真是太可笑了,有的时候儿安慰自己,和他就是有缘无分吧,起码儿还算是有缘过,也挺好的!”

    不好,一点儿都不好,乔楚看得出来,叶晓用这样淡然的口气说这些的时候儿,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儿了,只是坚强和不想让人看笑话而已,可想而知,她在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哭过了多少次。

    该不该说,该不该告诉她一切的真相?

    真的不忍心看到她的伤心和绝望,本来有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身心备受摧残呢?如果说了真相,起码儿心不再受伤了不是吗?

    不心伤,便不会绝望!

    “叶子姐……你真的那么爱欧阳老师吗?每个人对爱的定义不同的,也许你是一时的迷恋呢?也许是得不到才是珍贵的,所以你才执着的不想放手呢?”

    乔楚想问清楚,想知道叶晓对欧阳的爱有多坚定。

    “是啊,每个人对爱的定义都是不同的,我不清楚我自己这样在别人眼里算不算是爱,不管是爱,或者是执念,这辈子我也只能对他了,有的爱是善缘,有的爱则是劫数,也许我是不幸的那个,碰到的是劫数……就算是劫数,我也认了,可现在老天连这个我认了的劫数都不肯给我了,我还能奢求什么呢?”

    她在笑,却像极了迷路的孩子,站在十字路口上茫然若失的样子,看着让人忍不住心疼。

    是啊,不管是爱,还是执念,也都因着有那个人而变得一切都有了价值,那如果没有了那个人呢?生活将会了无生趣了吧。

    “那他爱上了别人你心痛,还是他即将离开你,永远不再醒过来,你心痛呢?”

    乔楚问出这句话时,声音都带着些许的颤抖,聪明如叶晓,应该能听的出其中端倪吧。

    “我只要他,生死相随……楚楚,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叶晓喃喃自语后,空洞的双眸忽然恢复了些许的神采。

    “叶子姐,其实……”

    “叶子,原来你认识这位乔小姐?”

    一个身着雍容的中年贵妇,举止优雅的站在了叶晓身边,投过来的眼神满是亲善,微笑的望着乔楚。

    “妈,这就是乔楚,我和你们提过的,雷子的女朋友!”

    “总听叶子在家念叨着有这么个妹妹,我和你叶伯伯还说要请你到家里来玩儿呢,看来你是和叶子有缘啊!”

    “阿姨好,我和叶子姐确实有缘!”

    上一次被人算计,还多亏了叶子姐给她撑腰,帮了她的忙,可不就是缘分嘛?

    “瞧瞧,多招人喜欢的一个姑娘,长的也标志,你妈妈肯定也是个美人儿!”

    “阿姨这么夸奖,我都不好意思了!”

    乔楚微笑着回答,可心里却一瞬的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她一定是个很美很温和的人,因为在梦里,她总是温柔的对着自己笑。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这是实话实说,你看看,我就喜欢这又黑又直的大长头发,不像我们家叶子,非得把头发染成那乱七八糟的颜色!”

    陈锦芝笑骂着看了自个儿闺女一眼,眼底里却是心疼的很,要不是看着叶晓最近因为那个欧阳震华魂不守舍的样子,她也不会强行拉她来桐锦会,平日里她是不喜欢这种名媛的社交活动的,可是总这么一个人闷下去,人早晚也得出毛病。

    “嘶——”

    闷哼了一声儿,乔楚眉头一蹙,陈锦芝也慌乱的急忙道歉。

    “哎呦,看看我这手没轻没重的,扯疼了吧!”

    “没事儿阿姨,我头发多着呢!见天儿掉的比这个还多呢!”

    瞅着陈锦芝手里拽下来的两根儿头发,急忙打趣儿的说着,免得让长辈显得尴尬了。

    陈锦芝抿着嘴笑的点了点头,对于乔楚如此善解人意的样子很是喜爱。

    “今儿遇到你了,也真是好事儿,快点儿陪着叶子聊聊天儿吧,最近她在家闷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你们聊着,我到那边儿去看看!”

    笑着,亲切的拍了拍乔楚的手,转身儿将手里那扯下来的两根头发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见着母亲走了,叶晓又赶紧的追问起刚刚的话题,隐隐觉得,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心里突然燃起了一丝希望一般。

    “叶子姐,欧阳老师不让我说的,如果不是上次秦子州到学校闹事儿,欧阳老师被打住院,我也不会知道的,那天他那样的安慰你,最后却警告似的不让你跟着上救护车,我也就猜到他大抵是不想让你知道什么事儿的……”

    “……这个病,我听绍霆说也不是不能治愈的,只是希望不是那么大,可现在欧阳老师放弃治疗,那就仅剩下的一点儿希望都没了,他也知道可能治愈,但是他说,他不敢赌,不敢赌你一辈子的幸福,如果现在离开,你会为了恨他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如果告诉了你,有一天他走了,那么你一辈子都不会快乐了,所以,他不敢赌,也不能赌……”

    “呵……他自认为很了解我,我也自认为很了解他,却原来,我们从未真正了解过对方,他离开,我会为了恨他好好儿过我的生活?哈哈……没有他,我还有什么生活啊……”

    苦笑着,不知道是笑他的自作主张,还是笑自己这么久以来,竟然都没有去好好儿追查他的消息,他将自己保护的那样好,原来就是不想伤害她,而她竟然就这么幼稚的认他瞒着,躲着,将她整个摒除在世界之外!

    可笑!她怎配说爱!

    也许真的是一股执念而已!

    “叶子姐……”

    叶晓出乎预料的平静,没有乔楚预想的伤怀的痛哭流涕,这让她心里不禁担忧起来,也后悔着自己把这话说了出来。

    “我没事,我先回去了……你和我妈说一声儿!”

    终于,叶晓苍白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那笑容如雪般干净,好似坚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看起来比刚刚那萎靡不振的样子凭添了太多的生气。

    “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找我的劫数!”

    翩然远去的背影是那么的勇敢,坚定,让乔楚每每想起时,都会心生鼓舞,然后坦然的去面对那四年生活的逆境。

    再次见到叶子姐,已经是多年以后的事了,那个时候儿,她们都已经是孩子的妈,且换了不同的身份和角色。

    世间万物,沧海桑田,总有一些东西是美好的存在,不管是远在天边,还是近在眼前,它们就在那不经意间给你感动,给你力量。

    自然,也有很多并不美好的音符,总会在完美的曲谱上跳出不和谐的音阶,目送着叶晓追寻幸福的脚步,迎来的却是另外一个让乔楚意想不到,又措手不及的人……

    ------题外话------

    帝都下了好大的雨,雷声滚滚,倾爷今日做法求雨,果然得偿所愿

    so,现在倾爷继续做法,求冒泡,求留言,求爱抚,求包养啊亲!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6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