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闹桐锦会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小姐,很荣幸认识你!”

    同样衣着华丽的贵妇,却和叶晓的母亲有着天壤之别,衣服花俏的很,首饰也都是以金饰为主,浑身上下恨不能带满了,闪花人的眼睛。看小说最快更新)舒璼殩璨

    乔楚心头一惊,手心儿瞬间冒出一层冷汗,刚刚为叶晓祝福着的心一下儿就揪紧起来。

    这个贵妇,她并不认识,让她如此惊惶的是站在贵妇身边的那个人。

    “你好!”

    乔楚强扯出一抹笑颜,点头示意,可眼神却一直戒备的看着一边儿毫无表情的李秀珍。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上一次乔梁住院,她胡搅蛮缠的到医院大闹一场就消失了,今天突然出现,绝对不是巧合。

    李秀珍依旧是脸色蜡黄,看着没有什么生气,脸上的皱纹比上次见面还要明显,也消瘦了很多,两颊深陷的厉害,干巴巴的头发倒是盘的整齐,显然是因着来参加如此宴会特意打扮的,但是那身儿廉价的礼服却证明了,她现在过的并不好,而且瘦的恨不能皮包骨头的身体根本撑不起那件儿衣服了。

    从上次见面,乔楚就闹不明白,李秀珍一个芭蕾舞演员,应该是很注重自己的容貌的,竟然最后落魄成这副样子,真的让人唏嘘汗颜,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被摧残成如今的模样?

    那贵妇到没有看出来这中间的眼光交汇处是怎样的紧张,只是一味的称赞着乔楚,寒暄的话语简直把乔楚夸成了九天上的仙女,只应天上有一般。

    乔楚不傻,当然知道这贵妇如此套近乎儿必定是有话要说,尤其李秀珍在一边儿,她不得不警惕,总觉得一切并非巧合而已。

    “您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

    乔楚受不了如此假模假式的寒暄,终于找到一个空档儿将贵妇的话截断,弄的那贵妇一张红脸,露出了尴尬之色。

    “乔小姐,我也就不和你见外了,我和你秀珍阿姨呢是同学,特别的要好儿,今儿啊,阿姨是有事儿求你,所以这不是把秀珍带来给我当个说客嘛!”

    乔楚有一丝丝疑惑,她能帮得上这个贵妇什么忙,不过想来现在自己的身份,在别人看来应该也是高高在上,权力无穷的,自然也都上来巴结了,就连说起李秀珍,都不敢轻易将她说成自己的后妈,只是说成秀珍阿姨,可见,惧着她的身份,说话也是很有分寸的。

    “三少在秦家岭那边儿的那个大项目这拆迁工程现在正招标呢,咱们这关系,你帮阿姨说说,把这工程包给我小叔子做,他们公司专业的很,肯定不会给你掉价儿就是了,你也知道,这年头儿想做成点儿什么事儿,不都是得靠点儿关系嘛,是吧,秀珍!”

    贵妇一副热络的样子,倒是快人快语,直入主题,看那样子,还真是把乔楚当成一家人似的亲近的很,不过也只限于语言亲近,却还是有点儿拘着不敢上前,只是边说着,边给李秀珍使眼色,让她也帮忙说两句的意思。

    李秀珍诡异的一笑,搭配上那张麻木间沟壑丛生的脸,看起来让人有些惊悚。

    乔楚身上一阵阵儿的发冷,看着她这虽然在笑,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闺女啊,你钓上这么个金龟婿,怎么都不告诉我呢?”

    笑的愈加阴沉,让乔楚头皮都开始发麻了,想起上次她在医院闹的那么一出儿,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那贵妇也疑惑的看了看这所谓的‘母女’,不明白李秀珍为什么说话阴阳怪气儿的,今儿见着她那一身儿廉价的衣服,就不禁有点儿嗤之以鼻,要不是她正好儿给乔楚当过后妈,能和乔楚攀上话,她可懒得拉着这么一个人给自个儿丢人。

    “对不起,你的忙我帮不上!”

    没有回答李秀珍的问题,而是礼貌且直接的拒绝了那贵妇,她不想和李秀珍扯上任何关系,尤其是在她抛弃这个家以后,又不去好好儿照顾乔梁。

    “秀珍,你看看这……这也太直接了吧,怎么也得看在你的面子,讲点儿人情啊!乔楚啊,不是阿姨说你,虽然攀了高枝儿,也得懂得饮水思源的道理,你秀珍阿姨照顾你和你爸爸这么多年,也够不容易的了,你这帮个忙本来也是举手之劳,怎么就……哎!”

    这贵妇有点儿打抱不平的意思,实则也是为自个儿的事儿说话呢,d&k集团这个工程要是拿到手,肯定是狠赚一笔的,如果能说成,也不枉她低三下四的去求李秀珍这么个落魄的人了。

    “我说了我帮不了这个忙,至于以往,也是爸爸照顾她多一些,我不否定以往有开心的日子,那也是爸爸迁就的结果,你当初离开我们,我不怪你,既然离开了,那么就请你不要再称呼错了,我不是你的女儿,一直都不是!”

    面无波澜,语气也极其平缓,听不出喜怒,只是说出一个事实而已,她对李秀珍,没有什么亏欠,从小到大,都是爸爸在照顾她而已。

    “行啊,现在嫁入豪门了,就不认我这个后妈了?后妈也是妈,我还没和你爸离婚呢!”

    “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这个忙,我帮不了,有给别人帮忙求情的时间,我劝你好好儿照顾乔梁,他整天和那群小混混搅合在一起,对他没有什么好处!”

    乔楚对李秀珍没有什么感情,可是这个弟弟总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想到乔梁现在糟糕的生活状况,就忍不住担心,而现在什么她联系不上乔梁,手机也彻底停了机,就连雷绍霆都查不到他的行踪,那还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她甚至想到了报警,只是雷绍霆压了下来,毕竟乔梁现在是小混混儿的,身上还犯这事儿呢,如果让警察去找,反倒吓着乔梁,起到反效果,这才作罢。

    “那个不孝的儿子我是指望不上了,现在我也就得指望你这个女儿了,现在你嫁的这么好,怎么也得让我这个当妈的沾沾光啊!”

    李秀珍一副贪婪的嘴脸,说起话来也完全不似当年那般端庄优雅,处处透着市井里那些粗俗的妇女的市侩。

    乔楚不想再去理会,今天是跟着奶奶来这儿的,可不能做什么让奶奶丢面子的事儿。

    再说,李秀珍如果想闹,也得分个场合,这种地方,可不是医院走廊,任凭她撒野。

    “别走啊!”

    李秀珍一把拉住欲走的乔楚,脸上泛着恶狠狠的寒光,拉开了撒泼的架势。

    “放开!”

    乔楚低声儿警告,清冷的眸子看向李秀珍时,已经寒意尽显。

    李秀珍都忍不住一愣,这个眼神她好似在哪里见过,同样的冰冷犀利。

    对,就是上次在医院走廊里,救了这小贱人的男人,那应该就是雷三少吧。

    随即一笑,上前一步,凑到了乔楚跟前儿,威胁的意味表露无遗。

    “咱来谈谈,不然我就让大家知道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

    如果不是这样儿的场合,怕让奶奶下不来台,她是绝对不会妥协的,李秀珍爱说什么说什么,她都不会去在乎,可这会儿,乔楚胸中虽然气闷,可又不得不任凭李秀珍拉着她往飘窗那头儿走去。

    留下刚刚说话的那个贵妇,楞么扯眼儿的站在原地,刚刚看到李秀珍那笑的贪婪的眼神儿都不禁吓了一跳,忽然觉得自己就这么没有调查清楚就这么唐突的将她带来,是个错误,想到这儿,心里突然有点儿不拖底了。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乔楚挣开那只骨瘦如柴的手,冷着脸看着透着得意之色的李秀珍。

    “直说吧,我不多坑你,给我三百万,我立马儿消失在你的面前,永远都不会出现!”

    李秀珍比出了三个手指头,那表情好像在说,我要三百万算是便宜你的意思。

    “什么?”

    想都不敢想,这女人竟然狮子大开口,她凭什么勒索?

    “你爸贪的那些怎么算也应该有三百万吧,现在肯定在你的手上,你嫁了有钱人,也不差这三百万了,买一个消停,多值啊!”

    李秀珍摆事实讲道理一般的说着,那混沌的眼神好不容易透出一股精明之色。

    “我爸从来没贪污过,他是遭人陷害!”

    当然没有贪污,那也不过是她和陆广达设的一个计谋而已,乔连海不进去,陆广达就没有出头之日,那么她也跟着没有好日子过,谁让她受制于人呢?

    “那又怎么样呢?进入就是进入了,你现在再叫嚣这些也没有用,你永远是贪污犯的女儿,你说我现在跟大家宣布了你的身份,你还能嫁入豪门嘛?”

    乔楚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简直不明白爸爸那么精明,善良,深沉的一个男人,竟然会找到如此肤浅,此刻更像是泼妇一样的女人,难道就是为了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吗?

    她的这些事儿,莫宛如早就知道,不然也不会那么反对她和雷绍霆的事儿了,可是雷家人知道,可不代表可以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如果李秀珍真的就这么一嗓子喊出去,那么自己的家庭背景众人皆知,这无疑是当众在打雷家的脸。

    但,真的就要受她的要挟吗?

    这种人贪婪无比,勒索第一次尝到甜头,便会有下一次,那么久而久之就变成挥之不去的魔鬼。

    “你还真看得起我,嫁入豪门?那不过是这些人臆想出来的浪漫故事而已,我不过是雷家的家政服务员而已,今天雷老夫人带我出来也不过就是因为知道我会弹琵琶,一会儿要给大家表演,你还真心她们猜测出来的事儿?我要是嫁入了豪门,我早就把爸爸救出来了,难道还要像现在一样,见爸爸一面都不可能吗?”

    这也是缓兵之计,不管李秀珍是不是能够相信,她也只能这说,好在刚刚奶奶介绍自己的时候并不是当着大家的面儿说的,也没有指明她此次来参加桐锦会的身份,不然这话也编不下去。

    李秀珍听到这儿,露出些许的疑惑之色,审度的看着乔楚。

    难道自己得到的消息有误?

    不可能,想起来上一次在医院时见到的那个就是雷家三少,那么护着乔楚的劲儿,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本来今儿来的目的也不是勒索,而是受人指使来闹场的,既然乔楚这边儿嫁入豪门,两边儿都是钱,那还不如跟乔楚要,兴许能要来更多,毕竟谁都不愿意被人阻挡住嫁给有钱人的路。

    “甭跟我这儿扯,你的事儿我再清楚不过了,你答应,那么一会儿散了,我就跟着你去拿钱,如果不答应,我现在就给你大肆宣扬一番,我看不着钱,你也别想有!”

    李秀珍恶狠狠的瞪着乔楚,那眼神看起来却有些混沌麻木,吸溜着鼻子,喘着大气,看起来表情格外的怪异。

    “你要想清楚,你宣扬了,我无所谓,大不了我进不了豪门,可是你呢?你让雷家在众多人面前没有面子,他们会怎么对你呢?要了你的命都有可能,掂量掂量再说吧!”

    要论利害关系,一个是没钱,一个是没命,一般人都知道怎么选择吧。

    李秀珍有点儿直的眼神儿就那么定着,好似盘算着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想,脸部微微抽搐了两下儿,很是奇怪。

    乔楚看出了李秀珍有些不正常的状态,不禁警觉的慢慢往后退,而李秀珍见她动了,又一步步的跟了上来。

    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乔楚,说不上是什么表情,总之看起来很是可怖,就像是那种精神不正常的人一般。

    “小贱人,你有什么清高的?你就是个贪污犯的女儿,在千夜魅陪酒的坐台女,你就是乔连海跟别人老婆偷情生下的野种,你下贱的事儿做尽了,现在还要搂着你爸贪污的钱一分都不吐给我!你还伙同你的姘头儿害你的弟弟?哈哈哈……婊子养的,也是个婊子!”

    李秀珍突然就这么咧着大嘴,拔高了嗓门儿喊开了,本就不大的会馆大厅回荡着这撒泼的声音,将所有的人都拢了过来。

    乔楚感觉从头这儿都是名媛贵妇吗?怎么会出现这样儿的泼妇!

    大家都有了这样儿的认知,都急忙往后退着躲避,乔楚也赶紧扶着奶奶离开,而此刻李秀珍抄起桌上的水果刀,直直的就冲着乔楚奔了过去。

    大家一阵儿惊呼,乔楚突然意识到身后的黑影儿,心头一惊。

    “奶奶小心!”

    本来搀扶着莫宛如的手急忙推了一把,本来大家都围在一起的人数儿众多,乔楚也是看准了人多的方向,即便这么推出去,奶奶也不会受伤。

    就这么一推,再一回身儿,李秀珍的刀已经闪着寒光冲了过来。

    此刻的李秀珍已经进入了一种迷幻的状态,猛吸着鼻子,手里拿的刀也开始哆哆嗦嗦的很是不稳,脑袋里有一个想法儿就是挟持了乔楚逃跑,可身体已经完全失控的痉挛起来。

    本来要夹住乔楚脖子的胳膊无力的很,拿刀的手也是颤颤巍巍,身子一个不稳,刀锋一偏,直接冲着乔楚的大腿就去了,瞬间血就自裙摆透了出来。

    钻心的疼,自大腿里侧蔓延至全身,豆大的汗珠儿一下儿浸透了全身,强咬着唇,身体倒了下去。

    这一些列的动作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儿,在看李秀珍已经躺在地上抽搐了起来,蜡黄的脸此刻一片苍白,蜷缩着身子,手在地板上不知道在抓什么,看起来意识不清,极其痛苦。

    人们看着如此惊骇的一幕,都吓的不轻,完全不知道这个疯女人此刻到底是怎么了。

    莫宛如被乔楚这么一把推开,被周围的人接住,再回头儿时,乔楚已经中刀,倒了下去。

    担忧之色溢于言表,蹲下身将乔楚搂在怀里,看着那大腿上留的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叫救护车,锦芝!快!”

    陈锦芝倒是难得的冷静之人,将事情都吩咐了下去。

    会所有自己的医疗室,平日里来参加宴会的也不乏年岁大的,保不齐就会有中途不舒服的,所以医疗室是必不可少的。

    一会儿医生就赶了过来,急忙就地就开始处理伤口。

    “丫头啊,没事儿,忍忍就好了啊!救护车马上就到!”

    莫宛如看着医生一团一团儿带血的棉花往外扔,手都吓的开始哆嗦了,自己心疼这孩子不说,她可是自己宝贝孙子心尖儿上的人啊,今儿跟着她出来竟然遇到这样的危险,她这个老太婆怎么跟孙子交代,而刚刚听到那个疯女人说话时的不悦,全数变成了担忧了。

    “奶奶,对不起!”

    乔楚强忍着疼,还是满脸愧疚的跟奶奶道歉,这是她的事,本不应该让奶奶如此颜面扫地。

    这一句对不起包含了太多的话,莫宛如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自己如此看重她,带她参加锦桐会,如今这丫头愧疚的是雷家人的面子而不是自己,如此懂事的孩子,她还怎么能怪她?

    她的家庭,她的一切,不是早就清楚的吗?

    老头子说得对,关键还是要看人的本质才对吧!

    “傻丫头,既然是一家人,咱不说两家话,奶奶一定给你做主!”

    乔楚听了***话,感觉自己的伤好似都没有那么疼了,她没想到奶奶不但没有怪自己,还说出‘一家人’的话,可今天的事儿确实是因她而起啊。

    “谢谢奶奶,谢谢……”

    医生大致处理了一下儿,将血止住了,呼了一口气。

    “刀偏了,斜着的伤口,而不是扎进去的,虽然出血过多,但是没伤到要害!”

    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放了心,在陈锦芝的安排下,参加活动的人也都悉数散了,只留下几个人帮忙照顾着。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乔楚被送往医院,莫宛如随着上了车,陈锦芝安排好了一切,也跟着上来了。

    “宛姨,我不放心,跟着去也好帮帮忙。”

    莫宛如点了点头,“那个疯女人呢?”

    “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带走也好,怎么处置,就看乔楚的意思吧。

    莫宛如就忍不住叹气,这姑娘哪儿都好,可就这家庭背景太过复杂,当初死活非要反对,也就是因为拿到了关于她家庭的资料,怎么想也都觉得对绍霆没有任何帮助。

    可就在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她还真是对这丫头改观不少,甚至有点儿开始喜欢她了,知书达理,聪慧过人,又很善解人意,尤其是她淡然自若,不卑不亢的样子,却是是让她无可挑剔。

    “刚刚医生也说没什么大事儿,宛姨,您别上火了!”

    陈锦芝劝慰着,可是看向乔楚的眼神却满是心疼,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好像她刚刚一瞬的猜测,就是事实一般。

    是不是事实,也很快就能揭晓了。

    “这孩子受了不少的苦,今儿遇到这样的事儿,我是真不知道跟我那宝贝孙子怎么交代了!”

    心疼的看看乔楚,又望向陈锦芝。

    感觉到了陈锦芝看着乔楚时流露出来的伤痛之色,忽然心头一震,忽然有一个念头冲到了脑海,却又有些不敢置信。

    一下子,车厢内安静了下来,各怀心事的本着医院而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6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