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腹黑男的小计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那高大俊挺的背影,带着不曾有过的落寞,又似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疲惫,尤其是刚刚转身前看着她深深的目光,那其中包含的情愫乔楚看的清清楚楚。

    那种倏然揪紧的五脏六腑好似要齐刷刷的涌向嗓子眼儿了,梗在喉咙的一处,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他是累了吧,对上自己的反复无常,谁又有那么多的耐心呢?

    她刚刚和奶奶说那些话的时候儿,还可以坐到淡定自若,思虑周详,可是对上他,确实万分的不舍和伤痛。

    后悔刚刚说的那些话,后悔自己要去将事情想的那么深远而复杂,如果傻一点儿,不是更好?

    男人毫不犹豫的往外走,修长的手已经搭上门的把手,都没有一丝的停顿。

    忽然——

    顾不得腿里子那钻心的疼,乔楚一下儿跃起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的飞奔而至。

    双臂紧紧的从后面抱住那伟岸的男人,脸紧紧的贴在男人那坚实如山的脊背上。

    “不是,不是,这都不是我的心里话!绍霆……别走!”

    泪水顺着脸颊扑簌簌的就流了下来,湿润的感觉透过薄薄的衬衫滚烫着他的肌肤。

    某爷刚刚还满是受伤般的眸子此刻闪过一丝狡黠,性感的邪唇微微扬起一抹深意的弧度,好似一只狡猾的狐狸等来了他的猎物后的得意和释然。

    不这么逼她,这个女人就得三天两头儿的胡思乱想!

    天知道,他的心里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无疑是在赌,赌这个小女人对自己,对这份感情有多坚定。

    幸好,他赢了,她不舍得……

    并没有急着转身,手还搭在把手上,只是脚步停下了,冷硬的背一崩,没有再做任何反应。

    “绍霆……别走,别走,我刚刚说的,都不是,不是我的心里话!”

    小脸儿猛的摇着,一下一下撩扯的某爷后背直痒痒,感觉那小手儿交缠在一起,紧紧的搂着他的腰,丝毫不肯放松的劲头儿,他都要忍不住要转身了。

    低头,沉默,隐忍着回头的冲动,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别不理我,我害怕你不理我,可是我太贪心了,越是靠近你,便越害怕失去,可是我离你太远了,真的太远了,我害怕有一天你厌倦了,发现我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一想到这里,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绍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也许就是因为看不见他那愠怒冷酷的脸,才有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才有勇气去挽留。

    “别放弃我好不好,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我好不好?”

    此刻的她是脆弱的,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段时间如公主般生活着的她,好像忘记了烦恼,忧愁,忘记了她前面受的种种屈辱和坎坷,只是在他为自己撑起的天空下傻傻的幸福,为着两个人的未来而努力。

    可当一切都拉回了现实,出了这光鲜亮丽的雷家大宅,她是谁,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了,她如今的幸福,依赖的全部是他对自己的喜爱,可是这个喜爱能维持多久,她是一点儿自信都没有。

    一直清冷傲然的她,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才会轻易的显露出自卑和不安。

    他,太强大了。

    她,却太卑微了。

    两个世界,即便有了交汇,可确实可以融在一起吗?

    男人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儿,如此倔强不肯低头的乔楚,此刻竟然近乎恳求的在说,不让他放弃她,他是逼出了她多大的勇气啊。

    他怎么会放弃,怎么舍得放弃?

    这个笨女人!

    他真想将那小脑袋扒开,将里面儿那些胡思乱想的程序删除掉,省的见天儿的给他找不痛快,又让他心疼。

    “要放弃的那个从来就不是我!”

    语气波澜不惊的陈述着事实。

    她刚刚和奶奶说的那番话,还回荡在两个人的耳边呢。

    再想起以往,理智说离开的那个人一直就是她。

    乔楚心里一沉,紧紧搂着男人的手也一瞬间的僵冷。

    是啊,刚刚明明是她很理智的在和奶奶谈离开的话题啊,此刻却要要求他不要放弃,多可笑的行为。

    自己不瑟缩着身子不去面对,为什么去要求别人勇敢呢?

    无力的垂下手,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眼前挺拔的背影依旧是那么挺拔,可却让她不敢再去碰触了,想着刚刚自己的行为多么的自私幼稚。

    感觉到小女人的再一次退缩,某爷心中喟叹。

    好吧,他认了,这小女人能说出这么多,已经不容易了。

    他不想再逼她,下不了的决心,他帮她下!

    她心里那些不确定,他也都会为她一一补齐。

    慢慢转身,眸色放柔。

    那娇小纤瘦的小人儿,正低着头,长长的头发慢慢从肩膀滑向胸前,那长长的睫毛上还带着晶莹的泪珠儿,不时还会涌现出来的泪水啪嗒的滴在地板上。

    小手儿在身前纠缠着,说明了她此刻心里是捂得纠结着,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他心里都跟着一抽一抽的疼着。

    “过来!”

    低沉的声音,叹息中却带着无法忽视的温柔。

    乔楚猛的抬起头,水润迷蒙的眸子对上他的,那幽暗的眸似要将她看穿一般的深邃,锐利。

    他的眼眸里太多的不舍和心疼,可还是掩不住愠怒后的余温。

    刚要迈步,却别某爷又一句低沉的声音喝止住。

    “别动!”

    那句习惯性的‘过来’说完,便意识到她腿上的伤,才紧跟了第二句。

    暗骂自己的糊涂,大步迈开,走了过来,拦腰将她抱个满怀,手却小心翼翼的拖起,避着她的伤口。

    珍视的将她放到床上,又将枕头倚好。

    自己则也侧坐在床头,将她轻轻揽进怀里,脸颊轻轻的蹭着她的发,这简直是天上下了红雨了。

    她明白,他一直因着她的伤隐忍着。

    “绍霆……”再一次腻歪着扎进男人的怀里,小脸而凑到男人的耳便儿,轻声慢语,撩人心肺,“回头我都补给你!”

    “真是个妖精!”

    某爷被这一句撩扯的心花怒放,欲念横生的,可终归还是得忍着,这大腿伤的虽说没有想象的严重,可是伤口深着呢,一点儿也马虎不得。

    忍不住在那蛮腰的软肉儿上使劲儿捏了一把,惹得小妞儿娇笑着讨饶。

    闹了一会儿,将那气喘吁吁的小妞儿安置好,捏了捏那柔嫩的小脸蛋儿,笑的极是宠溺。

    “乖乖等着!”

    起身,奔着浴室去了,那边儿放了洗澡水,又将浴室那原木的软榻上铺好了浴巾。

    眼瞅着某爷直直的过来将她拦腰抱起,奔着浴室去,她就有点儿晕眩,这位爷要干嘛啊,她不能洗澡的。

    将她稳稳的放在榻上,开始利索的给她剥衣服,为了不蹭到伤口,乔楚在家里就只穿着一个长长的运动型儿的家居裙,眨眼功夫儿,就被某爷给脱了个精光,这会儿已经红果果的将自己呈现在他的面前了。

    除了大腿上那绑着的绷带看起来让三爷皱了皱眉,那玲珑有致,细嫩柔滑的小身体,还是让他喉间干涩的有点儿发痒。

    温泉水的热气缓缓的往上冒,不一会儿浴室里就变得雾气蒙蒙起来。

    某爷也不敢怠慢,房间里太潮,对她的伤口也不好,急忙打湿了毛巾,细心的给她擦拭气身体来。

    乔楚看着某爷这举动都惊了,他竟然跟伺候个小孩儿似的,一点点儿的给她擦着,试问这世上谁享受过雷三爷如此待遇,心里除了惊着了还有美滋滋儿的。

    殊不知,这事儿某爷已经轻车熟路,她最近吃的要都有安眠的作用,睡得早,所以这些工作都是在她睡熟了以后做的。

    软滑的触感,让某爷额头上都冒出豆大的汗珠儿,这每天这么一出儿折磨人的工作,还非得做不可,绝对是对自己忍耐极限的一个考验。

    反复的打湿着毛巾,一下下儿的擦的甚为仔细,乔楚被这么伺候着,虽然心里美,可也是羞的不敢抬头儿,这会儿两腿紧紧的并拢着,拿垫在椅子上的浴巾一角儿遮着腰部,扭捏着不敢乱动。

    擦完了后背,又转向前面儿,见着那小妞儿别扭的卷着浴巾浑身都泛着淡淡的粉红,更是让某爷浑身的线条都跟着紧绷起来。

    充天的欲火直冲头,倒不如说是对着自己说呢,这简直是烈火中求生存,比在特种部队时的训练要严酷上百倍。

    乔楚觉得冤得慌,这三爷自个儿非要张罗着这工作的,这会儿到说她玩儿火,苍天在上,她压根儿就没动好伐。

    见着他如此隐忍着,可手上的动作还是没停下,依旧仔细,依旧轻柔。

    尤其是擦到伤口附近的皮肤,更是专注的仿佛擦拭着稀世珍宝般的小心。

    “我就说我自己来嘛,你先出去!”

    乔楚心下也有点儿急,这不止是对他的折磨,又何尝不是在折磨她啊,这会儿已经感觉到腹内有一团似火的热浪在涌动着,在她身上擦拭的毛巾总是不经意的扫到那绮靡芳草,若不是紧咬着手指,便已经忍不住要口申口今出声儿了。

    “马上就好了,别乱动!”

    “……嗯,啊——”

    “怎么了?是不是扯到伤口了?”

    某爷紧张的查看,手里的动作也急忙停下,伤在大腿的里侧,又将那腿向外掰了掰。

    “没事,没事!”

    乔楚急忙去拦着某爷愈加弯下查看伤口的身体,那炙热的男人气息离的她太近太近了,一呼一吸间,她都能感觉到冷热交替的风,在腿根处扫过。

    勉强盖在腰间的浴巾也因着这动作彻底的滑落,在暖黄的灯光下,可以清晰的看见,那清幽泛着晶亮的光泽。

    倒吸一口气,危险的眸子镀上了一层**难褪的狼火儿,呼吸也显得越加浓重起来。

    这个女人!就是有本事可以将他逼疯了!

    几乎是屏着呼吸,僵硬着身体将这项艰苦卓绝的工作给完成下来的。

    放下毛巾,拿过一件干净的浴袍,利落的将那小人儿给裹了进去,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在这么下去,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兽性大发。

    再次回到床上,某爷立马儿将房间的灯关掉,就连光头的那盏都熄了。

    就是想让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视觉冲击,可能还好一点儿。

    乔楚脱下了浴袍,赶紧钻进了被窝儿,她也看出来了,三爷隐忍的相当痛苦,这会儿自个儿腿上有伤实在是不太方便‘侍寝’,也只能委屈三爷忍着了。

    已然这么苦逼了,她就别再给添堵,制造不必要的麻烦了。

    某爷迅速冲了个冷水澡,才回了床,没急着靠近,等着自己身体在被子里热乎儿了起来,才将那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的小人儿搂进怀里。

    “闭上眼睛,睡觉!”

    某爷眼里的命令着,难道她不知道自己那双水亮的眸子,在月光熏染下是怎样的媚惑吗?

    “好,晚安!”

    乔楚甜甜的一笑,翻身转了过去,微凉的背,考上他炙热的胸膛,脑袋枕在他的胳膊上,犹如一块儿美玉,正正好好儿的镶嵌在了那蜜色肌理环抱的弧度里。

    “晚安,宝贝!”

    在头唱进行曲正在上演,至于这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了。

    谁摘了那朵粉蔷薇,谁包容了那火热的要炸开的雷……

    ……

    翌日

    在乔楚的再三坚持下,某爷还是将她送去了学校。

    不为别的,请了好多天的假,落下的了不少的课程,乔楚在家心急如焚的,毕竟才刚上大一,就这么自由散漫,给谁都不会留下什么好印象。

    所以,在以往,她边打工,边上学都坚持着不落下任何课程,可这次受伤,也请了一个多星期的假了,实在是不能不去了。

    欧阳老师辞职回了老家,排练新年节目便换了新的老师,和自己一个节目的舞蹈系的女孩儿又换了一批新的,苗苗办了休学,和她比较要好儿的几个女孩儿也都没有分到她这个组,一下儿又跌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多和人接触的乔楚,还真是踏实不下来心去认识更多的新朋友,如果没有人找她说话,她也不会去主动攀谈,只是抱着琵琶自己练习自己的。

    虽说是大学,可也还是算相对封闭单纯的环境,除了个别喜欢去挖八卦的人能将她的事儿说上几件儿,大部分人还是不怎么熟悉她的,这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烦。

    欧阳老师,叶子姐,苗苗,李菲菲,秦子珊……一个个儿的都已经不在l大了,有想念的,也有一辈子不想见到的。

    一下儿感觉天大地大,世界都变的冷清了下来,回想这几个月的生活,还真是充实的好像过了几年那么长。

    背着琵琶,走在校园的操场上,那些花草早已经枯萎,也只有围绕着操场种的冬青,还郁郁葱葱的长着,整齐干净,让这冬季的校园看起来不会太过萧瑟冰冷。

    被某爷逼着一层层的往身上套了好多衣服,这会儿即便是在外面儿走着,也没觉得冷,就忍不住多呼吸一会儿新鲜的空气,最近在家养伤也够憋的慌的了。

    “楚楚?!”

    见着浑身武装的严严实实的女孩儿,看着像是乔楚,可还真是一眼没有立马儿认出来。

    声音里带着难掩的惊喜,一见真的是乔楚,急忙儿几步奔了过来。

    陆宇微笑着,看到乔楚显得很是开心,就好像在这儿等了许久的人,终于出现了般的兴奋。

    乔楚一愣,刚刚还想一个个儿都走了,倒是忘记还有一个陆宇呢,想想当初考l大,也都是因为他的缘故,真是世事无常,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一切都沧海桑田了。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乔楚也释然了不少,对于陆宇的背叛,她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怨怪的感觉了,对于他的态度,平静的就像一弯静湖,再也不会激起任何的波澜了。

    “真巧!好久不见了!”

    持续从陆宇的嘴里吐出的白雾,表明了他此刻因为见着她激动而有些呼吸急促。

    “嗯,是啊!”

    乔楚云淡风轻的一笑,虽说一切释然,可她不觉得她和陆宇是那种分手后还是朋友的感觉,她与他应该分手后是陌路比较好一些。

    可既然见着了,总也不能不说话,反倒让人觉得自己是放不下似的。

    陆宇好像比上次见面,他来替李菲菲求情时候精神了许多,那萎靡的样子已经不复存在,一身价格不菲的毛呢大衣,板板整整儿的穿在他身上,到比以往多出了些成熟稳重,有点儿社会人儿的架势了。

    “你还好吗?”

    久违的人互相问候,总会说这么一句的,可一般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儿想听到的答案,却更偏重于‘我不好!’

    这样,他便可以堂而皇之的去做那个保护她的角色,如今他已经一身轻松了。

    “我很好!”

    恬静而满足的笑容,眉梢眼角都难掩的暖意,完全可以说明现在的她幸福无比。

    那浑身散发着他从未见过的光芒,比以往更加的淡然,更加的自信,甚至凭添了一股优雅贵气。

    “上次的事,谢谢你帮了李菲菲,不管怎么样,这个情是我欠你的!”

    “不用谢我,我并没有帮忙!”

    乔楚说的很是直接,上次的事情她本来也是要帮忙的,可是正巧赶上白翎家的事儿,自然是可着翎子的事儿办了,至于李菲菲,本来也是应该让她受点儿教训,她只是那么提了一句,至于雷绍霆后来是否真的饶了李菲菲,她也就没再多问过。

    “呵……其实帮不帮忙也都那样儿了,李菲菲一直仰仗的是她爸,如今秦副市长下马,她爸也受了不小的连累,已经扯了公安局长,提前退休了,带着一家老小回老家去了,也算是他还算是和上面儿的人有些交情,虽然下马了,但是没进去,也算是造化!”

    说到这儿,陆宇忽然冷哼一声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却极尽嘲讽,让人看了分明是有点儿幸灾乐祸的感觉。

    不再叫菲菲,而是叫李菲菲,显然这话里有了疏离的感觉。

    到让乔楚有些好奇,今天是偶遇,还是他早有安排了。

    可不管是偶遇还是他有意安排,都没有必要跟她说这些话的,她压根儿没有兴趣。

    见着乔楚没做声儿,陆宇便又自顾自的说起来。

    “李菲菲也是罪有应得,就在号儿里关了那么一阵子,根本就不够教育她的,上次在那个叶晓的宴会上,就是她找的人电晕了你,让你上舞台上出丑,包括那个佟九,也是她找来的,还有你弟弟在监狱里挨打,都是她一手策划吩咐她爸手底下的那些小警察做的,事后我知道了这件事,跟她大吵了一架,她才答应我,不再对你下手,我一直以为她不过就是刁蛮任性了一些,她竟然会做出那么多对你不利的事情!”

    呵……

    原来是这样儿,一切是李菲菲搞的鬼,她险些将这笔账就算在了雷绍霆身上,这会儿倒是感谢他的霸道,不管她怎么样对他,不管他怎样的生气,都没有中途放手,这是她的幸运。

    不过,陆宇还真是会邀功,李菲菲答应不动她,哪儿可能是因为陆宇大吵就可以解决的?皆是因为雷三爷的雷霆手段而已。

    不过,李家受了秦家的连累,到底也是落魄了。

    听到陆宇说这些,乔楚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仿佛听一些陌生人的故事,没有觉得痛快,更不会有任何同情。

    “这些事,你没必要告诉我。”

    乔楚不想听这些八卦,如果她想知道,直接问雷绍霆就行了,不过他就是那种在背后默默的将一切事情都替她打点好,不让她有任何担忧的人,所以即便是做了太多为自己的事情,他也绝对不会挂在嘴上说的,这就是他和陆宇的不同。

    回想自己一门心思的认为和陆宇在一起的六年叫爱情,真是挺傻的,真正的爱情远不应该是那样的。

    “楚楚,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没有变,我一直在原地等你,虽然中间有了那样的不愉快,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磨练才能更加成熟吧,人生可以有多少个六年?难道你一点都不会怀念过去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吗?”

    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现在没有李菲菲了,没有父母的逼迫了,他终于不再需要因为考虑家族的发展而和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人在一起了,他第一时间就想飞奔来告诉她,想着六年的感情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便可以改变和忘记的。

    “陆宇,你想听实话吗?”

    乔楚笑意浅淡,犹如高天上漂浮的云,那种疏离的感觉让他有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自从你在那个雨夜,宣布要和我分手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想过关于你的任何事,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不敢去想,是我发现原来六年的时间,真的在我的心里没有留下太深的痕迹,它就像是写在沙滩上的字,不用太大的浪打过来,那沙子上的字便全部会消失不见了!”

    “六年,楚楚,六年啊,难道在你的心里就真的没留下任何痕迹吗?你撒谎,不可能!我们有过太多太多的美好回忆,你只是还怪我,不想面对而已,是不是?”

    陆宇显得有些激动,随着那急切的话语吐出的白雾,模糊了他的脸,让乔楚觉得完全看不真切他。

    他就像一个久远的随着记忆慢慢逝去的人,回忆起始便是那个分手的雨夜了,他口中所谓的美好回忆,都如着雾气,模糊不清了。

    “很多事情,都不是靠时间长短来判定的,尤其是感情,我还要谢谢你当初放弃我,也就是在那个雨夜,在我无尽沮丧的时候,遇到了那个上天赐给我的人,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爱情!”

    提到他,乔楚便难掩幸福的笑容,心哪怕是在如此的寒冷的天气下也是暖烘烘的。

    “你爱上他了?你竟然爱上一个强占你的人?”

    陆宇倒退了两步,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他一直以为她是因着家里的债务才如此的,他想过,如果自己拜托了李家的势力也可以独当一面的话,他便可以重新将她接到身边,不去计较过往,只要她能回来就好。

    却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深陷其中了。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乔楚不想过多的和他解释什么,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她听得出来,陆宇竟然天真的认为,他们还能回到以前的日子,而以前的日子对她而言,已经好似上辈子的事儿了。

    “等等!”

    已经走出几步的乔楚,停住了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陆宇,她已经表现的很是疏离了,他还要说什么呢?

    只见陆宇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眼眸泛着晦暗莫名的光芒。

    “如果你愿意回来,我可以救你爸爸出来!”

    ------题外话------

    推荐好文

    推荐现代爽文《求曝军火王》,小记者爆斗官方军火公司首席总裁。战略专家分析,面对小妞儿来犯,项野应该将她列为导弹试射区,一个炮筒,两个弹,等小妞儿腿一颤,立马宣示所属权。

    《染性,宠无下限》/君青染

    《拒做填房:农家药女》纯露鬼鬼

    棒杀还魂农家女,悬壶济世救世人,驭夫有术深宅斗,创业致富做女神!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6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