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绍霆,谢谢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进到办公室的时候儿,某爷刚刚挂断了兰溪的电话,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见着那小妞儿脸色也不是很好,就更心里没底,竟然害怕接下来她可能要问的话。

    这么多天过去,兰溪那边儿竟然都毫无消息,难道乔连海真的就在北城监狱那场火灾里烧死了?

    打从得到这个消息,他心里便异常沉重,想想这妞儿当初为何在那种灯红酒绿的地方儿工作,就是努力在为家里还债,希望能给她爸爸减刑,可如今,乔连海生死未明,他该如何对她说?

    他着人也去调查了,说北城监狱那场火灾是个意外,而烧死的三个人里便有乔连海,起火点就是在他关押的他的房间里,在烧的那些灰烬里找到了两颗牙齿,通过牙齿的比对,法医鉴定为牙齿是属于乔连海的。

    一切程序也走的合情合理,分析也相当透彻,但说是现在眼瞅着就到了新年,紧接着就是春节,所以这事儿便压了下来,便作为特殊案件内部处理,至于什么时候儿能够将案件重见天日,恐怕是遥遥无期。

    对于这事儿,大部分人也只能是觉得唏嘘和惋惜,作为死者家属,也不过就自认倒霉,因为这有条有理有根据的东西都摆在面前,也由不得你不认了。

    可大家却完全忽略了最简单的道理,当然也许有人意识到,只是不想管这闲事儿而已,就是这火灾没有蔓延,却能够生生儿的将三个人稍微灰烬,那得需要多大的火势,多长的时间,才能将一个活生生的烧的只剩下灰了呢?

    所以他压着一切消息,不让任何渠道能讲这件事透漏给乔楚,他需要时间将这件事查清楚,到时候再告诉她才比较妥当。

    今天她竟然去了北城,难道是去看乔连海了吗?

    她若问起,他该怎么说?

    “妞儿,过来!”

    乔楚挪动着步子走过去,低落的情绪,已经让她忘记了腿上的伤还一下一下儿的蹭着摩擦的疼。

    坐到男人的大腿上,枕上男人的肩膀,一天的奔波疲惫彻底的释放开来。

    “绍霆……”

    软的不能在软的声线儿,听起来令人心疼。

    修长的手指勾起散落的下来的头发,给她倚到耳后,又停住在她的小脸儿上温柔的抚摸着。

    “累了?”

    柔声在她的耳畔响起,这是三爷独独只会给她的温柔。

    “嗯,有点儿……绍霆,我今天在学校,见着陆宇了,他带我去了北城监狱。”

    说完,轻叹一声儿,将自己的小脸儿往他的肩窝里又埋了埋,寻求着他身上独有的温暖。

    “哦,见着了吗?”

    某爷眸色幽暗,语调儿却依旧平稳和缓,她这会儿的表现,看来是没见着。

    “没有!”

    小脑袋在他的肩膀上摇了两下儿,蹭的某爷脖子有些痒痒,勾出了男人更多疼惜的柔情。

    “傻妞儿,没关系,我正在安排,别担心!”

    漆黑的眸子低垂,幸好这会儿她看不见他的脸,不然,一定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他在商场如变色龙一般变换着不同角色,唯独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便很容易露出最真实的一面之一刀夺命。

    他心疼她,是真的难以掩饰的心疼。

    “你说,就算是经济案犯,三百万,对于贪污来说不算多吧,怎么样家属也可以探监的吧,怎么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呢?我都有一种想法,感觉爸爸凭空消失了一般,根本就没在北城监狱!”

    乔楚心里空空的,一想到寒风凛冽中,那个四面荒野,高强垒砌的地方,爸爸真的在那里吗?

    搂着她的男人,抚摸着她后背的手微微一僵,愣是语塞的有点儿不像他。

    良久,才开口。

    “整天你这个小脑袋就胡思乱想的,经济案犯牵扯的人太多,所以一般探视的程序也比较麻烦,这事儿你还能比爷还懂?”

    手指头屈起来,在她小脑门儿的轻轻一磕,语气轻松。

    乔楚一听,也微微一笑,从那宽阔的肩膀上抬起头来。

    “今天陆宇跟我说,他手里有证明我爸爸并没有贪污的证据,可是,他不肯卖给我……我相信我爸爸是冤枉的,有了这个证据,我们就可以提出上诉翻案了,是不是?爸爸的腿有陈年旧伤,一到冬天就会复发,走路都会一跛一跛的,他在里面儿肯定受好多罪了……”

    “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这件事我去办!”

    揉了揉她的发到这儿,小嘴儿忍不住嘟了起来,显得有些气闷。

    听到这话,某爷忍不住一乐,饶有兴趣的看着那有点儿愤然的小脸儿,忍不住抻掇她。

    “是谁瞧不上爷拿钱摔人的事儿呢,今儿是怎么了?也跟爷学上了?”

    “切,我不过是学习三爷以最简单最快捷的方法解决问题而已,好的就要学习,我可不死心眼儿!”

    小脸儿一扬,刚刚郁结的心思轻松了不少。

    “呦呵,拽上了,还不死心眼儿呢?早晚都是爷的人,死活不让爷碰,你说你耽误了爷多少宝贵时间呢?”

    乔楚汗颜,怎么又扯到这事儿上了?

    不过,对于她和陆宇见面的事儿,三爷到没有不高兴,放心之余又觉得哪儿有点儿别扭。

    “我今天和陆宇见面,你都不生气的吗?”

    “生气?生什么气?”

    某爷佯装疑惑,揽着那软柔细腰的胳膊又将那小人儿往上托了托,防止她滑下去。

    “不生气?不像三爷的一贯作风啊与美女护士同居!照以往,我就算不挨揍,也得是得挨顿熊吧,今儿这是咋啦?”

    乔楚懵懂的大眼眨巴着,上下审视着那绷着笑意的男人,满眼都是探究之色。

    “小东西!得了便宜还卖乖,爷没发脾气,你还不乐意了?那爷现在收拾收拾你?”

    浓眉挑了挑,作怪的打手就顺着曼妙的腰线儿慢慢上移,冲着那痒痒的小肉儿就过去了。

    “暧?别别别!我乐意乐意,三爷千万别发脾气,小女子怕怕!”

    乔楚笑着,双手合十的一个劲儿的讨饶。

    见着小妞儿是真害怕这搔痒的事儿,爷就没再进一步的欺负她,反倒是将胳膊又收了收。

    “你都和陆宇谈上买卖了,爷还能不放心?傻媳妇儿,我不生气,是因为我相信你,再说了,有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爷摆在这儿呢,你还有心看别人?”

    某爷无比傲娇的扬着下巴,嘴角那一抹弧度甚为魅惑醉人。

    “是是是,咱三爷是谁啊,那绝对是帅的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党,帅的一塌糊涂,帅的乱七八糟!”

    乔楚摇头晃脑儿的称赞着,某爷这会儿已经开始磨牙了!

    “小妮子,爷真是把你给惯坏了,嗯?”

    一下儿将那小人儿抱到桌子上,将旁边儿碍手的文件到扫到一边儿,顾及着她腿上的伤,动作不敢太粗鲁,可是俨然也是有要教训教训这小妞儿的意思。

    掐着那小蛮腰儿,身体慢慢压了上来,精准的衔住了那微启的唇瓣,香甜丝滑瞬的感觉瞬间流入口腔。

    那独有的芬芳,让本来要浅尝的某爷瞬间沉沦。

    乔楚一瞬被堵住了嘴巴,刚刚还在咯咯笑的声儿也变成了闷闷的笑,转而又变成了点点嘤咛流泻而出。

    一切烦恼都先放到一边儿吧,眼前这位爷总会吻的她飘飘欲仙,忘记一切的,她倒宁愿什么都不去想,只沉浸在这深情中。

    ……

    翌日

    乔楚没课,三爷破天荒的也在百忙之中抽出了一天的时间说是休息,这会儿正和乔楚两个人赖在床上,迷迷糊糊儿的睡着。

    爷爷奶奶与章部长等几个老将军相约去了西山疗养所,昨天下午就出发了,那儿环境优秀,有室内高尔夫,还可以泡温泉,要说不出帝都还能躲避寒冷的地儿,也就得说西山了。

    这么一去,就得到元旦新年才回来了,一家子团圆的事儿肯定不能耽误,这么一来,雷家大宅就剩下三爷和乔楚两个主事儿的了。

    所以,今天三爷赖床,乔楚也没拦着。

    折腾了一个晚上,乔楚也累的不轻,被生物钟准点儿叫醒后,实在是浑身酸软,倒头儿扎进男人怀里又睡了过去,再睁眼睛,都已经快十一点了。

    三爷是早醒了,一身儿帅气洒脱的浅灰色休闲装穿在身上,掩去了平时穿西装是惯有的冷冽严肃的形象,这会儿看上去平添了一些随意和慵懒,又是另一种帅气逼人的姿态。

    端坐在办公桌前,显然在处理有些公司的事务,乔楚迷蒙的着眼,透过紫檀的镂空隔断看着那个专注的男人,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

    她的男人,真帅富贵天成最新章节!

    棱角分明的俊脸,刺客线条很是柔和,一双深邃幽暗的眸子,蕴含了太多太多令人参不透的东西,可偏偏就是这个将世人都屏蔽在心门之外的他,却将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性感好看的唇抿成一条线,嘴角天生的上扬着,那是雷三少专属的自信弧度。

    乔楚竟然就这么看痴了,想起来第一次见面,他为她挡了那一刀开始,就注定了两个人的纠缠,走到如今,才短短几个月,却像已经缠绵了好久好久一般。

    “醒了?”

    感觉到被某个小人儿盯着,三爷站起了身儿,奔着床边儿走了过来。

    “嗯,你怎么起这么早?”

    靠在床头的乔楚,还有点儿没有完全醒神儿的惺忪之态。

    “要不要再睡会儿?”

    听着小妞儿娇柔的哼唧着的小声儿,显然是还没完全睡醒的意思,懒洋洋的煞是可爱,想起昨天晚上一夜缠绵,一定是累的不轻。

    “不睡了,你刚刚起床就应该叫我的嘛,钟叔那边儿肯定还等着咱们吃饭呢。”

    说着,便下了床,三爷今儿倒是由着她进了浴室,而没张罗着晨练,毕竟自个儿的媳妇儿得心疼着,也不能往死里霍霍不是?虽然他是兴致勃勃,但就得顾及着她的小身板儿了。

    何况,今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洗了澡,收拾利索了,随着雷绍霆到了风清园,那边儿三爷已经吩咐好了,直接吃午饭了。

    钟叔站在一边儿看着这小两口儿恩爱的样子,心里也是跟着安慰的很,这三少爷打小儿就不喜欢笑,到后来家里出了那样的事儿,是三少爷的脾气就变得愈加的冷厉乖张,如今有了这三少奶奶,这块儿冰山也终于是开化了。

    要是二夫人能够醒过来,看到此时的情境,也会很开心吧。

    “绍霆,今天要是没事儿,能不能陪我去看看奶奶?”

    “好,钟叔,到库房给奶奶拿两盒好茶,还有前些日子那曲送过来的冬虫夏草也拿上!”

    “绍霆,不用了,咱们回去奶奶就很开心了,买些水果表表心意就好。”

    她在这儿住着就名不正言不顺的,怎么能从雷家拿东西呢,这成什么了?

    “听话!快点儿吃!”

    三爷没多解释什么,因为在他心里,觉得这是应该的,她的奶奶自然也是自己的奶奶,把最好的东西送过去理所当然。

    “去吧,钟叔!”

    “是,少爷!”

    钟厚点头答应着,并未吩咐下人,而是自己亲自奔着库房去了。

    这是给足了乔楚的面子,说明了给她的奶奶选东西的慎重态度。

    既然三爷做了主,乔楚也没什么反驳的余地,这也是他想表达的心意,太上纲上线儿的推脱也不太合适了。

    奶奶这么大的年纪,确实需要东西来补养,即便不从家里拿,估么着三爷也得拽着她去外面儿一通儿的采买,那爷就没什么分别了,他是小辈,这倒也是人之常情。

    吃了饭,两人驱车到了奶奶住的平房,车开不进去,只能停在胡同口儿,两个人大包小包的拎着进了胡同儿,本来拿的东西就多,三爷拉着她去进口食品的超市又买了挺多进口水果和点心,才算是过来了少年御医。

    房间里烧的暖烘烘的,三个人围坐在沙发上热络的聊着天儿,奶奶看起来身体不错,可这冬天生炉子却是个大事儿,乔楚心疼的很,便想着就近给奶奶租个楼房的事儿,不过并没有说出来,这事儿自己办就行了,也不能什么事儿都给他添麻烦。

    这会儿,雷绍霆却说了话。

    “奶奶,冬天天气冷,生炉子太辛苦了,我和乔乔给您租了个房子,明儿我就叫人过来,咱们就搬过去,不然您一个人太不方便了,乔乔也不放心!”

    乔楚都惊了,这三爷是有读心术还是早就想到自己前面儿了?怎么她刚一动脑筋,这边儿他就说起来了。

    再说,这房子也不是说租就租的,既要住着合适,又不能进入特别豪华的住宅区引得奶奶怀疑,怎么着也得找找吧。

    “你们有这份儿心就行了,我和这些邻居相处的习惯了,这一走还真是舍不得呢,这些活儿我都能干,没什么的,当年我在农村的时候儿,什么活儿没干过啊?再说,有你那些阿姨们帮衬着呢,我干活儿的机会也不多。”

    奶奶抿着嘴儿笑的很是欣慰,孩子们孝顺,自然让她心里开心,这几个月住下来,也确实是和这些街坊处出了感情,这要真是搬到居民楼,整天见不着个人,反倒没意思。

    “奶奶,可是这每天生炉子太累了,您年纪大了,气管又不太好,一冷一热的容易咳嗽,就听我们的吧!”

    乔楚劝着奶奶,心里也着实不放心,而且自己住在雷家见天儿的吃香喝辣的,奶奶还得一个人在这小平房里生活,平时季节倒还好,就是冬天太难熬了,想到这儿,就更难受了。

    “奶奶这儿啊不用你惦记着,都挺好的,这炉子,都是隔壁阿姨带一把就有了,她们都对奶奶很好的,放心吧,再说在这儿住,每天啊,都有人过来陪我聊天儿,热闹!”

    本来还要劝几句的乔楚,瞥见了三爷的眼神儿,便没再说什么,等着他开口。

    “奶奶慈祥,所以都喜欢过来和您聊天儿,有人陪着您,照顾您,我们也就放心了,既然奶奶不愿意搬,那就不搬吧!”

    雷绍霆一笑,领会了***心意,便也顺口答应了下来。

    又陪着奶奶坐了一会儿,两个人便起身儿准备走了,本来是应该和奶奶吃个晚饭再走的,可是来的路上,雷绍霆说下午有一件要紧的事儿要办,乔楚想着好不容易休息一天的三爷,还是可这他的事儿要紧,等过两天子自己再来看奶奶也是一样的。

    心里还是想着奶奶一个人儿住平房过冬的事儿,不禁眉间有点儿郁结,奶奶将两个人儿送出门儿的时候儿,乔楚神色显得有点儿不舍和忧心。

    出了胡同儿,雷绍霆倒没有急着带乔楚走,而是又转出胡同,到了附近的商超买了些礼品,带着她又转了回来。

    悄无声息的没惊动***情况下,三爷带着她给院子里的每家邻居都送了一份礼物,也正赶着要过新年了,这突然上门送礼也不会显得突兀,尤其是雷绍霆这种天生王者气质的男人,登门造访,更是让这些邻居有了一种更蓬荜生辉之感。

    乔楚看着身边儿的男人面带微笑,礼貌有礼的和这些邻居们说着话,句句真诚,没有一句令人感觉客套的话,但是却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的明明白白,而又让人心悦诚服。

    大概意思就是,感谢她们这些日子以来照顾***心意,送上礼品也是表达谢意,但从这礼品的价格来估算,这些邻居也自然明白这两个小辈的意思,平时工作学业都忙,是希望仰仗她们在身边儿多照顾照顾奶奶炼心记全文阅读。

    “放心吧,奶奶啊就跟我们亲人儿一样儿,街里街坊的,我们不照顾谁照顾?你们年轻人啊,工作,学习,忙得很,这边儿不用惦记,保管奶奶在这儿啊好好儿的!”

    有了邻居阿姨们这些话,乔楚心里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看着一路都彬彬有礼的雷三爷,幸福的感觉盈满了胸口。

    他为她做的太多了。

    这么一圈儿转悠下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两个人才算是出了胡同儿上了车。

    “绍霆,谢谢你!”

    乔楚盈满水雾的眸子,深情的看着那个为了她和奶奶奔走的男人,由衷的想道个谢,她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他如此的宠爱于疼惜。

    “傻媳妇儿,跟我还客气上了!”

    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薄唇勾起,宠溺的眼神幽深而温柔。

    乔楚几乎就要溺死在这柔情的眼神中了。

    一头扎进了男人的怀里,撒娇搬的蹭了又蹭。

    “是真的,绍霆,真的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感动的眼泪有些控制不住的溢出眼眶,可虽说感动,还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哭鼻子的样子。

    “行啦行啦,别哭了,一会儿鼻涕都要蹭爷一身了!”

    眼瞧着小女人因感动而落泪,又因落泪而显得不好意思的矛盾的小模样儿,就忍不住揶揄她两句,也是想把她逗笑。

    “我哪有!”

    果不其然,一听这话,乔楚立马儿扬起了红扑扑儿的小脸儿,挺不服气的模样儿,泪眼朦胧的瞪着某爷。

    “成,你没有,既然媳妇儿这么感动,那晚上得努力的好好儿谢谢爷,明白没?”

    刮了刮那粉嫩的鼻头儿,笑的爽朗。

    乔楚脸儿一红,眸光还是闪过一丝羞涩,坐正了身子,扣好了安全带。

    “咱们一会儿去哪儿?”

    不想顺着三爷要福利的话说事儿了,直接拐到别的话题。

    “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啊?”

    乔楚有些好奇,脑袋里思索着,他能带她去见谁。

    “爷爷寿宴那天我就说第二天要带你去的,结果有事儿耽误了,不过今天更好,我想,她也很想见你!”

    黑漆的眸,带着一种无法让人猜透的神色,期待,欣喜,激动,心疼……太多太多的情绪汇聚在那深渊一般的瞳仁,让乔楚忽然间明白了,他要带她去看的是谁。

    ------题外话------

    爷今天是悲催的很,在外面顶着大太阳忙乎了一天的乱七八糟的事儿。

    帝都啊帝都,乃虾米介么热?

    亲们都住在哪里?这种天气有木有一种想杀人的赶脚?

    不管怎么样,来爷这儿,爷给乃们消暑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6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