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章 好吧,原谅爷文艺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的早一些,五点多天就已经擦黑了。

    华灯初上,帝都的冬夜街市上也是异常热闹,并没有因为天气转冷,人们就瑟缩在家里不出门了,而是照样儿裹严实了,该干嘛干嘛。

    还有很多反季节穿着的潮男潮女,更是一身时尚漂亮的打扮,匆匆赶着夜场的局,倒是给这萧索的季节增添了很多的活力与生气。

    穿过市区的繁华,一路驱车顺着帝都西线的快速路狂着,天色也迅速的暗了下来,盘山公路上的路灯开启,暖黄的灯光透过车窗照射进来,乔楚侧头看着专注于驾驶的男人,仿佛陷入了某种沉思,也没敢打扰,想必他每一次顺着这公路蜿蜒而上时都会是如此凝重的表情吧。

    有差不多走了半个多小时,车终于在半山腰一座别墅门口停下,整个别墅都是白色基调,看起来纯洁干净,看在乔楚眼里,倒觉得有点儿像医院的感觉一般。

    进了院子还没有下车,便闻到了浓郁的郁金香的芬芳,院子左侧几乎是大片的玻璃花坊,里面种的满满的黄色郁金香。

    在风锦园时看到这大片的黄色郁金香时,乔楚就有一种压抑的感觉,黄色郁金香,花语是‘不可能得到的爱’,那种的满满的黄色郁金香,也许别人以为它的主人很喜欢,所以即便是现在她毫无知觉的躺在这里,依旧在院子种满了这种花,希望她醒来时能够看到吧。

    可殊不知,那大片的黄色花海,却恰巧是主人心里的一根刺,她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喜欢黄色郁金香的人。

    下了车,雷绍霆拉着她的手,往房间里走去。

    永远都是温热的大手,此刻却显得有些冰凉,还微微带着紧张般的颤抖。

    乔楚反握住男人的手,纤细柔软的手有时也可以给人以难以替代的力量。

    两个人相视一笑,彼此明白对方的心意,迈开的步子也异常稳健起来。

    “绍霆来啦!”

    迎面过来的是这个别墅的管家,也是专门看护照顾的医生欧文生,一脸和暖的笑容,显然看到雷绍霆过来,心里很高兴。

    “欧叔!”

    看着雷绍霆也难得放松下来的语气和表情,便知道眼前这位欧叔叔是难得让三爷尊重的几个人之一。

    乔楚也礼貌性的展露温暖的笑容,他敬重的人,自然都是好的。

    “这位是?”

    欧文生看着乔楚,忽地一愣,眼神里有些许的探究之色,不似单纯的陌生人见面那种,而似是有些怔忪。

    “这是我媳妇儿,媳妇儿,这是欧叔叔!”

    “欧叔叔好!”

    乔楚对于三爷这么介绍自己,也没有反驳,反正这证儿不证儿的也无所谓,他求了婚,她也答应了,她是早晚都会嫁给他的,也只想嫁给他。

    “欧叔,我妈最近怎么样?”

    “最近恢复的不错,心情好像也很好似的,可能快过年的缘故!”

    欧文生笑的灿然,好似真的是感同身受般的开心,讲着那个一直在床上安静躺着的女人,眸光里难掩的幸福光芒。

    “辛苦您了!”

    边说着,三个人便往楼上走,这是个二层别墅,房间不算太大,也不算豪华,一切都是简约干净为主,色调也都是以暖和色为主,虽然没有奢华的装饰,却能看出,这里的装潢摆设,每一个细节都透着心思,明显能感觉到装饰的主人是带着怎样一颗有爱的心来装饰这个家的。

    走到二楼主卧的门口,乔楚突然间有些紧张起来,有一种丑媳妇儿要见公婆的感觉,一下儿顿住的脚步,让一旁的雷绍霆一愣,侧过头来看她。

    “绍霆,我有点儿紧张。”

    “傻妞儿,紧张什么?我妈一定会喜欢你的!”

    眼底尽是温柔,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给她足够的信心和力量,从头到脚快速仔细的端看了一遍,笑的很是惬意,他的小媳妇儿哪儿哪儿都美,有谁会不喜欢呢?

    乔楚接收到了男人鼓励的眼神,心绪平稳了些,回以微笑。

    欧文生轻轻的打开房间的门,温馨的花香扑面而来,房间里一点儿也没有药物的味道,而床上安静的躺着的人,在暖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安详。

    十年,雷绍霆每一次打开这扇门都想看到母亲已经醒过来了,站在窗边,摆弄着她喜欢的花,见他进来,会转头,带着慈母的笑容看着他,柔和的对他说上一句话。

    可,每一次打开门,她依旧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留给他的是一次次的失望。

    他雷绍霆纵横天下,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得倒他,可偏偏致使母亲成为植物人的那场车祸,他丝毫查不出任何头绪,慢慢的,连他都要相信,那不过是个意外了。

    车子奔驰在高速路上,突然失灵,司机当场身亡,那车撞的几乎看不出原来的形状,本来坐在后座上的母亲也必死无疑的,却没想到竟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不过,现如今这个样子,一趟就是十年,却也和死了没有什么分别了。

    十年间,出了刚开始从医院下了定论,母亲被接到这里,雷仲年便再也没有来过这里,明明母亲是受害者,是可怜的那个,却不知道为什么,雷仲年每次提起母亲眼底里都带着恨意。

    那是自小就伴随在他身边的光芒,雷仲年恨着母亲,他便恨着雷仲年,这仿佛是上天早就定好了的循环因果一般,一家三口,就这么不痛快的活着。

    “妈,这是乔楚,我媳妇儿,今天我带她来看您了!”

    在和自己母亲说话时,雷绍霆的语气也比以往柔和了很多,总是勾画着冷硬线条的脸庞,也放松了很多,淡淡的笑着,幸福的介绍着身边的小女人。

    乔楚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脸色红润,并不像一趟十年久病不醒的人,头发被梳理的一丝不苟,露出较好的容颜,虽然有了些许的皱纹,可还是掩盖不住她的美。

    雷绍霆的嘴唇很像他的母亲,薄薄的唇瓣,嘴角是自然上扬着的弧度,即便是她安静的躺着,依旧好似带着笑容面对着这个世界,她也在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看看眼前的儿子吧。

    思及此处,乔楚感觉心里五味杂陈,有一种叫伤痛的情愫在心口翻涌着。

    “妈,我是乔楚,对不起,一直都没有过来看您,不过您放心,以后我会和绍霆经常来看您,陪您说话,希望您能够喜欢我!”

    乔楚浅笑着,声音柔和动听,认真的说着每一字每一句,一点儿都不会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植物人而半分的怠慢。

    一句‘妈’,还有这些话,听的雷绍霆心里暖烘烘的,忽然觉得此刻,自己并不孤独,有母亲,有爱人,好似一切已经很圆满了。

    两个人那了两把椅子,坐了下来,陪着母亲聊着天儿,说着雷家最近发生的事情,欧文生也坐到床的另一边,陪着萧然静静的听着。

    与外人从来不会说过多的话的雷绍霆,在母亲面前话却格外多了起来,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事无巨细的讲给母亲听,耐心至极。

    提到雷仲年的时候儿,他也说得很好,和母亲汇报着父亲每天的起居生活,每天都在忙些什么,竟然还能一两件关于父亲的趣事来,只是闭口不提关于林素素母女的事情。

    乔楚听着,心里忍不住心疼着身边这个伟岸如山的男人,他竟然有如此心细如尘的一面,他给自己的母亲,营造了一个完全不存在的雷仲年,为的就是不让母亲伤心。

    难道这十年,雷仲年就真没的没有踏足过这个地方吗?

    那温文尔雅的雷仲年,怎么看都不像是如此狠心的人,为什么对自己的揭发妻子却可以如此不带任何的感情和责任?

    生命监控仪上的线始终微弱的一起一伏的走动着,可每到提起雷仲年时,那平稳的波浪就会准确的提高起来一些。

    其实植物人虽然没有意识,没有反应,可是她的听觉系统却是非常灵敏的,所以医生才建议家属要多和病人说话,聊天,讲故事,这些她是都可以听见的。

    也许多说一些刺激她的话,能够对她醒过来有帮助吧,乔楚大胆的想着,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这些话,这也不过是自己的想法而已。

    十年没有醒过来,虽然面上看起来一切都还算正常,可是身体的肌肉和各部技能早已经退化了,时间的久远,已经不得不让人用消极的方法去面对了。

    这样的结果,这样研磨人心的痛处,这个男人是怎么挺过来的?

    母亲,这个对于每个人都是最重要的人,在母亲的眼里,你永远都可以做孩子,不管你多大的年纪,总是有母亲站在身后,疼爱着你,关怀着你,可没有了母亲,那就代表,你无法再像一个孩子了。

    “妈,醒过来吧,我很想你,我们都很想你!”

    几乎是兴奋的讲着最近的事,而最后一句却显得是那么的无力,那样一个高大好似天塌下来都不会皱眉的男人,此刻眉宇间却尽是脆弱,语气里尽是哀求的意味,渴望的像个孩子。

    乔楚心疼的覆上他的手,紧紧攥住,希望能给他温暖和力量。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雷绍霆受伤的神色敛了敛,勉强扯出一丝笑容让乔楚放心。

    “妈一定能听到我们的话,也许是她太累了,等她休息够了,一定会醒过来的!”

    乔楚的声音忍不住有些哽咽,对于第一次见面且还是毫无反应的萧然,她无法倾注太多感情,也不过是同情而已,可是她是他母亲,看着他如此黯然神伤,心就跟着阵阵抽痛着。

    一直在对面坐着的欧文生,本来还对乔楚有几分探究之色,此刻却因着这句话,面色缓和了不少,可严重的谨慎依旧存在,这样熟悉的面容,不得不让他联想到某一个人。

    那些年,那些令人难以忘却又很想忘却的事。

    “绍霆啊,我有些话跟你说!”

    欧文生站起身从床尾绕了过来,话里明显的是不想让乔楚跟过来。

    雷绍霆眸色一转,看向乔楚,不清楚欧文生有什么话是需要背着乔楚说的,不想让她有所误会,刚要开口提议就在这儿说,乔楚却抢先开口了。

    “你去吧,正好,我有些悄悄话要对妈说!”

    巧然一笑,善解人意的推了推雷绍霆的胳膊,使了个眼色。

    “那好!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随着欧文生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一下儿便剩了两个人,乔楚仔细的看着萧然,心里忍不住难过,一躺十年,这和活死人基本没有什么分别,而且谁也不知道,她还会躺到什么时候,醒着的人痛苦,其实没有醒的人却更加痛苦,她明明可以听到人们在她耳边说话,可是却睁不开眼睛。

    如果雷仲年能过来,能像刚刚雷绍霆那般耐心的和她说说话,那是不是她早就醒了呢?

    “妈,我知道您能听得到我说话,刚刚绍霆给您讲的我们认识的经历,其实啊,他说谎了呢,他总是相处各种各样的方法欺负我,您要快快醒过来,为我做主啊,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的妈妈,我真的很渴望有一个妈妈,您一定要醒过来啊,我和绍霆都等着您!”

    握着她的手,温暖的体温透过手心传来,好似她不过是小睡,一会儿便会醒过来一般。

    乔楚就这么静静的陪着,听着那生命监控仪滴滴的有规律的声音,心绪也格外宁静。

    窗外的月光柔和,清辉透过窗户撒了进来,一室温馨。

    她相信,并祈祷着,雷绍霆的妈妈能够快快的醒过来。

    而沉浸在这安稳气息里的乔楚,根本不会想到,在不久以后,会发生了那样的事,将一切的一切都几乎画上了句点。

    ……

    走到一楼的客厅,两个人坐在了沙发上,欧文生好似鼓足了勇气一般想说些什么话,而话到嘴边又显得说出来很是困难,脸色瞬间变的不好,沉沉的眸光远没有了刚刚的和煦暖意,取代的是满目的愁思。

    “欧叔,有什么事儿您就直说!”

    看出欧文生脸色凝重,雷绍霆心里也不禁跟着揪紧了几分,要说的一定是关于母亲的事,而且这事儿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绍霆啊,你要有个思想准备……然然她,她的身体已经有一部分技能退化,身体大面积肌肉萎缩,即便是突然间醒来,恐怕也不可能像正常人一般,很有可能还是有生命危险……更何况,如今,她没有一点儿要醒过来的迹象……所以……所以我建议……”

    剩下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欧文生的声音都带着颤抖的哽咽,一想到她将再也醒不过来,便心如刀绞,他现在能走的就是不停的和她说话,还有就是默默倒数着接近着死亡的时间。

    “您是说……不醒,我不能让我妈死,不能!我不能答应,绝不答应!”

    完全明了欧文生话里的意思,雷绍霆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近乎于歇斯底里的怒吼,仿佛在和整个世界去争自己母亲的命。

    他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去?

    “绍霆!这是现实!十年了,我都已经放下了,难道你还不能面对现实吗?”

    欧文生大声呵斥着,想喊醒这个情绪有些失控的男人,而自己心里的苦,不会比他少一分一毫,甚至更多。

    问世间的情谊,到底是亲情更重,还是爱情更重,每个人可能都会选择亲情,而他欧文生,却可以毫不犹豫的选择爱情最重。

    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自卑的心封闭着他整个人和灵魂,直到遇到了萧然,他才慢慢打开了心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缝隙,让一个人彻底走进了心里,那便是他的全世界,他的未来。

    萧然资助他到美国学医,他满心欢喜的想着学成归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她求婚,可回国面临的却是她已经嫁作人妇,而且是站在l市着十年如一日的情话,而床上的人,却始终没有一丝丝的回应,知道男人说的累了,倦了,趴在床边睡着。

    那紧闭着的眼,自眼角滑下了一抹清泪,缓缓隐没于耳际……

    ------题外话------

    看到的一位作者因为码字过劳死亡,我的作者朋友们也都开始警醒且慨叹不已,作为一个苦逼码字人,真的有太多太多心酸的历程了,每天坐在电脑前面,可能一个下午就为了思索一个情节而绞尽脑汁,写出来不尽人意还会全数删掉重新来过,多少个这样的日日夜夜,斟酌着字句,写着故事,熬的眼圈儿都黑了,身体也垮了。

    我喜欢码字,我不想抱怨,可是真想衷心的说一句,作者一天辛苦下来的成果,难道就不值得你用几毛钱来支持一下儿正版嘛?如果一个人每天万更的话也是一天三毛钱,一个月下来也就九块钱,现在九块钱去麦当劳买一杯奶昔都买不来吧,而作者要这么埋头苦写一个月才能从你那里得到九块钱的认可,难道连这样的一点儿支持都不肯给吗?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6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