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零二章 媳妇儿,你想歪了吧?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谨阁有钟叔收拾打扫着,乔楚自然是放心的,怕雷绍峰又会惹出什么事儿来,自个儿就呆在风锦园没出去。

    她也看得出来,雷绍峰多少还是惧着这个弟弟的,怎么急也不敢直接闯到风锦园来,再说这会儿有小莫在身边儿,她反倒觉得踏实了。

    上了楼,打开电脑,开始忙乎网站的事儿,至于刚刚和小莫的对话,乔楚心里也是有点儿不托底,可也眼瞧着小莫的身手了,即便是雷家大宅戒备森严,但是想拦住她也绝对是不可能的,只是心里犹豫着是不是将这事儿也全盘告诉雷绍霆。

    她没来由的和小莫投缘,小莫刚刚还就了她,心里还是偏向于相信她的。

    算来小莫来家里也有两个多月了,一直不显山不露水,除了平时干活儿笨点儿经常被钟叔罚去干活儿,还真没做什么对雷家不利的事儿,她的身份说出来可大可小,而她一个外人先知道了,更是显得尤为尴尬,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了这层关系,说她里通外国都有可能。

    告诉了三爷,以他的脾气,肯定不会饶了小莫,万一错伤了好人,她肯定也会后悔的,眼瞅着新年就要到了,她可能也就走了,自己先帮她瞒着点儿吧,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的那枚金属钮扣儿,并不相信这东西能给自己帮什么忙,却还是小心的放到了抽屉里的首饰盒里。

    正忙乎着,小莫敲门儿进来了。

    “少奶奶,钟叔让我跟您汇报一下儿,二少爷刚刚出门儿了!”

    “出门了?没有爷爷允许,他竟然就这么出门儿了?”

    乔楚有点儿奇怪,连爷爷的命令都镇不住他?

    “人家来捏上有伤,哎呀呼叫几声儿说要去医院,也没人儿敢拦着啦,再说,他那胳膊应该是骨折了,我手上有准儿!”

    小莫自信的一笑,对于自己的技术水平给了高度认可。

    这么一说,倒也有道理,他走了更好,这院子里倒也能安生点儿。

    “咱们下楼吃饭吧!”

    上网和小桃打了个招呼,就下线了,算算时间,三爷也该到家了,自个儿还得组织组织语言,怎么把今儿的事儿汇报一下儿。

    到了风清园,见着厨师正在厨房忙碌着。

    最近家里人少,就没启用大厨房,一天三顿饭,也都是厨师来小厨房做的,乔楚一扫操作台上准备的菜品,都是以清淡为主,毕竟晚餐,吃不了太多,一般也都是清粥小菜,再加上几种好消化的点心。

    搭配的倒是不错,平常还好,可是对于这两天没什么胃口的三爷来说,确实太过清淡了点儿,毕竟这厨师习惯了以爷爷***口味出发考虑。

    “李叔,今天送过来的有虾吗?”

    “有,今儿的虾还真是新鲜!”

    李叔没想到三少奶奶进来,立马儿笑呵呵儿的回答。

    可不是新鲜嘛,谁敢给雷家送不新鲜的东西呢?

    “那虾我来做吧!”

    乔楚从挂钩上拿过来围裙围上,洗了手,就开始忙乎开了。

    希望今儿自个儿亲自下厨,能让他多吃点儿,明显感觉三爷最近都瘦了,本来就棱角分明的脸,两颊都凹陷了不少,心里就心疼的不行。

    雷绍霆回到家的时候儿,已经是七点多了,车开进院子,下车先回的风锦园,却没见那小东西在房间,也没来的急洗个澡,换件儿衣服儿,就也奔着风清园去了。

    进门儿,就见着他的小媳妇儿扎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着,那纤细高挑的身影,还有那松松扎起来的头发,楚楚动人,透着那么一股子居家小女人的媚态,看起来心里别样的温暖。

    好久没有回中山了,这种景儿也是好久没见着了,平时爷爷奶奶在,她不好去厨房搀和,今儿怎么突然想起来下厨房了?

    “我回来了!”

    低沉的嗓音夹带着丝丝的嘶哑,显得有些疲惫,却又是见着她后完全的放松,说出这四个字时那种幸福感觉,也只有他自己可以体会。

    “绍霆,快去洗手,饭马上就好了!”

    乔楚笑意盈盈的迎了过来,带着围裙的她,一副娇俏小主妇的模样儿,额头上的碎发随着她的动作灵动极了。

    这样的对话,应该是每一个家庭每天都会上演的一幕,可是也就是这样儿简单的话语,便能让人体会那其中不平凡的幸福意义。

    正欲转身继续去忙的乔楚,却被三爷抱了个满怀,紧紧的被那双强而有力的手臂圈了起来。

    “别走!”

    “喂,快放开,有人看着呢!”

    乔楚羞涩的压低声音,瞟了一眼房间里看过来的偷笑着的佣人们。

    “这就害羞了?那这样儿呢?”

    某爷邪肆的一笑,不等小女人反应,性感的薄唇就欺了上来,密不透风的将她微启的樱唇堵个结结实实。

    众人一声儿低呼,赶紧都偏过头去,可又忍不住从指头缝儿里偷看,一贯内敛冷清的三爷,竟然可以有如此火爆的举动,简直是让他们开了眼了。

    “……唔唔……”

    乔楚这会儿就算再沉醉,也还是脑袋绷着根儿弦儿呢,这现场直播的事儿要是在大街上她都没有这么怵,可这是雷家大宅,上上下下的人在这儿看着,那尴尬可想而知。

    小手儿用力的抵着男人的胸口儿,身体往后仰着,想和某爷那霸道的大身板子拉开些距离。

    可,无奈,那四片嘴唇就像黏住了似的,怎么也分不开,好在乔楚自小有点儿芭蕾底子,腰还算是软乎儿,腰线儿已经折成一个优美的弧度了,三爷还没有罢口的意思。

    甜腻纠缠了良久,直到乔楚已经放弃反抗,开始享受的时候儿,三爷才恶作剧一般的松了口。

    这一下儿倒是把乔楚给弄的一个愣神儿,哪儿有这样儿的,把人家的兴致撩拨起来,他倒喊停了。

    “讨厌!”

    对上某爷那戏谑的眸光,才知道自个儿是被这只狡猾的狐狸给算计了,红着小脸儿,狠狠儿的推开他,转身儿奔着厨房去了。

    三爷嘿嘿儿的笑了起来,这几天沉闷的心情也舒缓了不少,没有去浴室,却奔着厨房的水池去洗手了。

    开始还在准备晚餐的李叔,有了乔楚的帮忙,反倒闲下来了,开始就说做一道虾,到现在完全都是乔楚动手,他也就是打下手儿的工作了,不过看到刚刚的一幕,心里着实高兴。

    他和钟厚都是雷家的老人儿了,雷绍霆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一贯有自己主意的三爷很少与谁如此亲近,更别说这么宠着了,自从有了乔楚,这个总是冷着脸,高不可攀的大少爷是越来越接地气儿了。

    钟厚自然也是如此的想法儿,使了个眼色,让李叔从厨房退了出来,又对着房间里的其他佣人比划比划,一群人就这么悄悄儿的散去了。

    他们都看得出来这几天三少爷心情不是很好,虽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可还是能感觉到整个雷府上下都处在低气压里。

    一顿饭做得了,三爷破天荒的帮着她把菜端了出来。

    乔楚这才发现,房间里就剩她和三爷俩人儿了,转念也领会了说钟叔的用心,是想让他们延续这难得的二人温馨的时刻,也正好儿说说下午发生的事儿。

    “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对于谨阁失火的事儿,雷三爷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皱着眉上下看了看乔楚,确定她没有受伤便踏实了,至于别人,他懒得管。

    “不是大事儿,再说也发生的突然,钟叔安排着就解决了!”

    给三爷盛了一碗汤,放到跟前儿,感觉就像是老夫老妻聊家常一般,安静温馨。

    “二哥呢?”

    “他下午出去了,没在家!”

    乔楚并没有说她和雷绍峰发生争执的事儿,怕这位爷一听炸了庙儿,肯定得把事儿闹大,本来受伤的也不是自个儿,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丫还是忍不住了!”

    三爷嗤笑一声儿,似是早就料到了一般,丫雷绍峰能在里面儿呆这么多天,已经算很不容易了,那绝对不是丫真心忏悔,只不过是相伴的事儿可以不出谨阁就可以办的。

    而今天出去了,看来是有些事儿不出门儿就办不了了,从侧面说明,今儿的火并不是丫雷绍峰自己放的。

    “那咱们怎么和爷爷奶奶交代?”

    乔楚有点儿担心的是这事儿,下午钟叔通缉了一下儿损失,谨阁有好多爷爷珍藏的名人字画烧的毛儿都不剩了,可这都怪在谁的身上还都说不准呢。

    “放心,那些东西都会回来的!爷爷奶奶那边儿照实说,二哥的事儿,回头让他自己解释。”

    雷绍霆笑着安慰乔楚,这事儿看来是把他的小女人紧张坏了,那些名人字画,确实是很贵重,不是贵在经济价值上,而是历史价值。

    乔楚这么一说,他倒是更确定这火不是雷绍峰放的了,心里瞬间明朗,那些名人字画自然也有了它的去处。

    乔楚有点儿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已经烧了的东西,还怎么回来呢?自当是他安慰自己的话而已了,也没再追问。

    这事儿也只能和爷爷奶奶实话实说,这大过年的,可是添堵的事儿,雷绍峰接二连三的犯事儿,不知道这回爷爷又会怎么处置了。

    说完这事儿,俩人儿才开始吃饭,一边儿吃着,一边儿先聊着,可是乔楚心里却还是纠结着一件事儿,就是关于小莫的身份,她该瞒着,还是跟他说。

    这事儿一直忐忑到风锦园,也没勇气说出来,心里还是怕雷绍霆一怒之下处置了小莫,就算不处置,赶出雷家,她没有了庇护,遇到危险怎么办?

    乔楚一贯不爱多管闲事儿的,也不知道是种了什么邪了,就是想帮助小莫,也许就是因为这下午的时候儿,她出手相助吧。

    “傻妞儿,琢磨着什么呢?跟爷洗澡去!”

    看着小妞儿靠在床头儿愣神儿,三爷坐到床边儿,抬手在那俏挺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儿,宠溺的笑着。

    “绍霆,你说,两个人在一起是不是应该坦诚,对对方没有任何隐瞒?”

    雷绍霆心中一震,眸色竟闪过一丝的慌乱,难道她知道了乔连海的事儿?

    “当然!”

    几乎是咬紧牙关说的这句话,他不喜欢隐瞒她的感觉,可这事儿,他还在着力的调查,不到最后一刻确定了,他真的不想现在告诉她,让她提前伤心,这是他宠爱她的方式。

    “那好吧,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纠结了一个晚上的事儿,乔楚还是打算告诉雷绍霆,小莫毕竟是外人,还是谨慎点儿,让他心里有个数儿,回头儿也能谨慎着点儿,毕竟这是雷家,不是她乔楚一个人打了包票就行的。

    某爷的大掌覆上她的手,性感的薄唇荡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说吧!”

    天知道他有多紧张,可也只能面对。

    “可是你要答应我,听完了不许生气,也不许去动手,只能私下调查!”

    某爷一听这话,到是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毛,好像这妞儿要说的和他担心的是两码子事儿。

    “好,我答应!”

    “就是吧,今儿谨阁着火……”

    乔楚将事情大概其和雷绍霆说了一遍,当然,尽可能的将小莫的形象说挺可怜,希望雷绍霆先别动她,就算查也先暗地里查,再说过了新年没准儿她就走了呢。

    “就这事儿?”

    执起她的小手儿,在唇边亲了亲,又伸手将她整个儿像个娃娃似的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大腿上。

    “对啊,你……你都不奇怪的吗?”

    乔楚有点儿诧异,她以为三爷听了这事儿得震怒呢,没想到竟然是云淡风轻的这么一句,难道他早就知道?

    “你当爷这特种兵是白当的?有什么人混进雷家,我清楚地很,不然你以为以钟叔的面子,就可以随便往我的风锦园放人了?”

    三爷那睥睨天下的眼神儿,俨然就是将所有事情都掌控在手的帝王一般,任凭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她到底是什么人?”

    既然三爷知道,又没被铲除,也许证明小莫确实对雷家没有什么影响。

    “一个小毛贼而已,过几天就会有人来接她了!”

    雷三爷唇角儿邪邪的一勾,眸间闪过一丝狡黠,这小毛贼在他眼皮子底下,也不过是他代某人保管而已,现在绝对不能赶走,等要人的来了,他还得狠狠儿的敲一笔才行。

    “啊?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乔楚有点儿泄气的嘟起小脸儿,亏得她还忐忑了半天,合着一切尽在人家三爷掌控。

    “傻妞儿,要是这点儿事儿都不知道,怎么保护你?我怎么可能让危险的人在你身边儿呢?”

    摩挲着那细致柔嫩的小脸儿,又将嘴唇凑过来,使劲儿啃了两下儿,稀罕不够似的。

    “那谨阁着火的事儿,只能二哥被冤枉了!”

    乔楚随即一笑,既然三爷知道小莫的底儿,她自然就放心了,不过这着火的事儿,也只能雷绍峰扛下来了,她到是觉得这么办挺好。

    “二哥什么二哥,以后少搭理丫的!”

    提起雷绍峰,三爷直皱眉头,丫今儿出门儿到现在还没回来,指不定又合计什么幺蛾子呢。

    一直想回集团的雷绍峰一直在背地里联系着什么,至于联系谁,筹划的什么事儿,他做的隐蔽,还真是一时没查出来。

    不过也可以想象,他的目的就是想重新回到d&k集团重更新掌权。

    乔楚顺从的点了点头,她是一百个不愿意招惹雷绍峰,可谁知道那嚣张跋扈的二少爷什么时候儿抽风的找她的茬儿啊,不过现在身边儿有小莫,她倒是挺踏实,这争执的事儿,还是先别和三爷说了,最近他已经够忙的了。

    “爷看看,腿好点儿了没?”

    撩起那丝绒的睡裙,两条白莹莹的大腿就呈现在眼前,惹得三爷喉间一阵儿的干涩,瞬间语气都蒙上了一层旖旎暧昧的气息。

    “已经好差不多了,都感觉不到疼了!”

    就这么被男人红果果的眼神看着,还是羞的小脸儿通红,尤其是那粗粝的手指在伤口边儿来回摩挲,本来愈合伤口时就会觉得痒痒的,让他这么一摸,更觉得痒了。

    伤口还是一条淡淡的红色疤痕,好在缝的美容针,缝针的痕迹已经看不出来了,这淡红颜色却给这双腿凭添了一抹妖娆之色,三爷在心疼之余又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那……就是说什么都不妨碍了?要知道,前几次,都没爽够,就是顾及着你的伤……”

    三爷瘪了瘪嘴,显得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手顺着那伤口处一路向上,冲着那神秘的地界儿就进攻了过去。

    “色胚!我那次没让你……”

    乔楚直翻白眼儿,可是后面儿的话却一点儿说不下去,脸红的都要滴血了,怨怪的看着那个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恶质男。

    还没爽够?亏不亏心?

    “让爷什么?”

    “哪次不是被你折腾的散架子啊,你还欲求不满?你真当我是铁打的啊?”

    三爷那邪恶的样子,让乔楚也豁出去了,直言不讳。

    “媳妇儿,为夫是在说洗澡,顾忌着你的伤,没法儿洗痛快……你不会是……想歪了吧?”

    某爷一脸无辜的解释,随即又恍然大悟,整个儿一个腹黑的狐狸模样儿,妖孽的笑容真是欠揍。

    “你!你!”

    乔楚气结的说不出话来,不用说,和三爷的第n次无赖对决,又是以失败告终,脸红的跟番茄似的,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有被三爷逗弄的份儿。

    “我什么我?跟爷洗澡去喽!”

    一悠,就把那小人儿打横儿抱了起来,奔着去是去了。

    乔楚气的压根儿痒痒,毫不犹豫的冲着某爷的脖子就是一口,狠狠儿的,一点儿都没留情面。

    “啊——你谋杀亲夫啊!”

    “让你欺负我!哼!”

    乔楚心里终于平衡了许多,扬起娇巧的下巴,挑衅的光芒盈满了俺水润清澈的眼。

    “小东西!省点儿力气,一会儿爷让你咬个够!”

    ……

    夜深,风冷。

    东郊一座废弃的工厂里,背着月光,两道纤瘦的身影,在地上投出长长的暗影,给这夜幕下的厂房凭添了几分诡异的色彩。

    “秦小姐,您叫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您答应我的……”

    声音有些颤抖,带着试探的口吻,地上属于她的那道影子佝偻着身子,站的不是很直,有些卑躬屈膝的意思。

    “我答应你的?你觉得你值吗?”

    秦子珊高傲的扬着下巴,垂眸看着那个略弯着腰与自己母亲年龄相仿的女人,眼底尽是鄙夷之色,冷冷嗤笑着她的痴心妄想。

    “秦小姐,做人要守信用,我已经将她的名声搞臭了,她做舞女是私生女的事儿,还有他爸爸的事儿我都全盘说出去了,对了……我还用刀伤了她,这还不够吗?”

    李秀珍一听秦子珊要翻脸不认帐,急忙为自己辩驳,她也确实是这样做的,至于为什么在锦桐会上闹的那么大扯,第二天的报刊杂志竟然对这件l市名媛界的丑闻只字未提。

    而自己,却已经被好几拨人追杀的快无处可躲了,身上仅剩的钱也快供不上自己的粉儿钱了,也只能冒险联系秦子珊了,今天晚上出来,她也是提心吊胆的。

    “上次在医院,你就把事儿给我办砸了,不但没有让乔楚身败名裂,竟然还意外的得到了雷绍霆的宠爱,这一次,你又没有把事情办好,伤了她算什么?你应该杀了她才是!”

    无论家庭如何变故,秦子珊如何颓废,可那双杏核眼依旧美丽,在提到‘杀了她’三个字时,眼底尽是阴狠的杀意,让人看了都难以想象这三个字是从一个二十岁的亮丽女孩儿嘴里说出来的。

    李秀珍一愣,眼神里闪过惊恐之色,她答应了秦子珊去乔楚那儿大闹,让乔楚身败名裂不能加入豪门,即便是后来动了刀子,也是因为毒瘾突然发作,脑子里有一种被害的幻觉,才动手的,她可从来没想过要杀了乔楚。

    “你不会是……不会是想杀了乔楚吧?”

    受到惊吓,李秀珍的话都说不利索了,看着这个和她接触过几次的秦子珊,虽然总是想害乔楚,让乔楚不痛快,可是露出杀机可还是第一次。

    “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火红的唇,阴冷的一笑,竟然让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李秀珍感觉到脊背瞬间冷汗直冒,警觉的看着四周,窗户上破碎的玻璃,迎着斑驳摇曳的树影,就好像是地狱的魔鬼呼啸而至一般,她没想到,竟然在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女孩儿面前有如此恐怖的感觉。

    那恶毒的眼神,那狠辣诡异的笑容,让她有一种感觉,秦子珊这次好似是要豁出去了,不置乔楚于死地誓不罢休的架势。

    “秦小姐,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李秀珍慌忙摆着手,脚也不自主的后退,胆怯的张望着四周,生怕立马儿眼前就出现一群人,将她灭了口,她一个吸毒的人,就算惨死在这儿也是再正常不过了,不会有人去查,更不会有人同情。

    “呵……放心,你还有用,你不愿意做的事儿有人会替你做的,相比较起来,你的儿子就上道儿的多!”

    看着李秀珍慌张的东张西望的样子,秦子珊笑的更加嚣张起来,一贯优雅高贵的她,竟然也有让人吓得屁滚尿流的气势。

    雷绍霆,我和你还是有共同点的吧。

    “乔梁?你把乔梁怎么了?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再怎么丧心病狂,可天生护犊子的母性让李秀珍完全撞起了胆子,大声质问着。

    “你儿子很好,听话的孩子,总是会受到好的待遇的,他现在在泰国吃香的喝辣的,美着呢,放心,过两天你就能见着他了!”

    李秀珍心里松了松,可对秦子珊说的话还是半信半疑,可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现在他们母子的命运好像就抓在了眼前这个落魄的秦大小姐身上。

    虽然古话有云,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可这句话放在秦子珊身上却不太合适,即便是落魄的凤凰,依旧比她这个连鸡都不如的人强上千百倍了,要操控她的命运,简直是易如反掌。

    更何况,她已经上了乔楚,想来那个雷三爷也绝对不放过她,现在她除了秦子珊,别无选择。

    “我想听到我儿子好好儿的,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李秀珍呼吸变得急促,好像五脏六腑都纠结在了一起,此刻她只要能保证儿子好好儿的,让她去死她也认了。

    “你觉得失败了两次的人,我还会再用吗?”秦子珊抚弄了一下儿自己漂亮的指甲,随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我倒是可以让你和儿子说两句!”

    拨通了电话,很快,那边儿就被接起了。

    显然,那边儿的人听了命令,将电话转给了乔梁。

    “儿子,儿子,你在哪儿啊?你还好吧?”

    李秀珍一听到乔梁的声音,焦急而担忧的追问。

    “你鬼叫什么?现在知道关心我了?早干嘛去了?”

    那头儿的乔梁显然不想和她母子情深,乍一听,压根儿听不出来这是跟自个儿的妈说话呢。

    “儿子,都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照顾好你,都是妈妈的错,妈妈只希望你好好儿的,你一定要好好儿照顾自己……”

    “行啦行啦,还有别的事儿吗?”

    乔梁极其不耐烦的打断了李秀珍的话,对于这迟来的母爱,很是不屑。

    “乔梁,妈妈没有事儿,妈妈这儿都挺好的,你不用惦记,你只要顾着自己就行了,知道吗?”

    这话好似有着深意,可那头儿叛逆的儿子是否能够听得懂,也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她们母子两个无疑是已经蹬上贼船了,能走一个是一个吧。

    “真烦!”

    嘟嘟嘟——

    电话被无情的挂断,李秀珍的眼泪早已经布满了整个脸。

    这都是她做的孽,如今报应不爽,终于轮到她的身上了,要报应就报应她一个人吧,别伤害她的儿子。

    如若不是乔连海的欺骗,如若不是陆广达在她最空虚的时候儿接近她,她又如何走入今天的路,而到一切都成了定局时,她才知道,自己本想后半生去依赖的陆广达竟然给她吸食毒品,用于控制她,还有什么念想儿啊,呵……一切不过是自作孽不可活而已。

    “怎么样?放心了?”

    秦子珊收回手机,重新装回包包里,对着面如死灰的李秀珍的笑容冷岑岑的刺骨的凉。

    “放心了……希望乔梁真的是秦小姐嘴里说的那个听话的孩子……”

    李秀珍竟然笑了起来,从低低的声音到大大的狂笑,那笑声在这空旷的厂房里回响着,似有阵阵阴风刮过一般。

    良久——

    “秦小姐,天晚了,您先回去吧!我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

    李秀珍收了凄厉的笑声儿,语气异常平和的说了这么一句。

    “好,李女士是个明白人!”

    似是赞赏的一句话后,秦子珊摇曳着身姿,缓步离开了厂房。

    只留下李秀珍望着窗外,难得冬日里还有如此美的月色,皎洁的月光,纯洁,干净,就像人们初始的心灵一般,却被这瞬间污浊了。

    ……

    天刚蒙蒙亮,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着,吵醒了美梦中的两个相拥的人。

    乔楚惺忪的眼睛努力了几下儿都没睁开,最终又窝进了男人那温暖宽阔的怀抱里。

    三爷紧紧的搂了搂那小女人,将床头不厌其烦的响着的手机拿了起来,如果不是急事,没人敢这么早打扰他。

    “说!”

    “老大,找到李秀珍了,在东郊一个破出租屋里,不过,已经死了!”

    ------题外话------

    都冒个泡儿呗,为虾米现在放暑假了,都木有人冒泡儿呢?

    爷跪求骚扰,求勾搭,求爱抚,求包养啊!

    明儿爷的生日,留言有打赏哦!咩哈哈!

    两周的大庆就要结束了, ̄□ ̄||,爷等着乃们的调戏勾搭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7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