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零三章 小媒婆儿惹怒三叔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老大,找到李秀珍了,在东郊一个破出租屋里,不过,已经死了!”

    雷绍霆闻听,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倒不是同情可惜,只是思忖着,李秀珍不是应该再局子里关着吗?怎么会死在东郊呢?

    房间里安静的很,电话里兰溪的声音也正好儿让乔楚听个正着,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瞪大的眼睛有点儿不敢置信这个消息,可是兰溪打过来的,那决计是不会出错的了。(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怎么死的?”

    这事儿太蹊跷,不由得雷绍霆不琢磨,声音显得冷静且深沉。

    “毒品注射过量,死的挺难看的,早晨房东发现的时候儿已经死的透透的了!”

    “去查她生前接触过的人!”

    “嗯,已经再查了,有消息再通知你!”

    长期吸毒的人,对于自己吸毒的量绝对是可以掌握的,要么就是有人谋杀,要么就是一心寻死,这个李秀珍伤过乔楚,又不是乔楚的亲妈,死不死的与他来说无所谓,可是如果背后牵连了什么事情,那就不好说了。

    毕竟以李秀珍这样儿的身份地位,即便是想敲诈乔楚,也会选择将乔楚约到隐秘的地方,而不是选在桐锦会那种不利于她行动的地方儿,还散布那种诋毁乔楚的话,又动手伤人,这一系列的事儿串联起来,如果真是有人指使,那么导致她今天的死也不奇怪,有些事儿总要有人定了罪才行。

    挂了电话,三爷脸色显得有些凝重,转头儿看向一脸怔忪的乔楚,有点儿担心,不能确定她是不是听到了,还是慎重的重复了一遍,这事儿没什么可瞒着的。

    “李秀珍死了,吸毒过量!”

    “她不是在公安局关着吗?怎么会……”

    乔楚说不出那个‘死’字,那个字真的是太沉重了,即便是她和李秀珍没有太多的感情,可她毕竟是乔梁的妈,声音有些许的颤抖。

    打从那天李秀珍大闹桐锦会,被警察带走,便一直关押着,有叶家的强硬态度,陈锦之也势必要给雷家一个交代,所以,雷绍霆也不好插手此事,如果管了,到好像是怀疑叶家诚意似的,就一直等着叶家给的说法儿。

    乔楚也没着急,只要雷家人没有因此而误会自己就行了,至于腿上的伤,她不想去计较太多,李秀珍这样的人,沾上就是事儿,她宁肯自认倒霉。

    可这案子还没个定论,人竟然就能放出来了,李秀珍难道也有这样儿的实力背景?

    在家里出事以前,她也发现过几次,李秀珍偷偷和谁通过电话,还有有些异常的举止,可都没有太过在意,想来,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早的是时候儿就应有了,可难道这些爸爸都没有察觉吗?照说夫妻之间,是很难隐瞒住什么的。

    “兰溪已经去查了,别担心!”

    某爷抚着她的背安慰着,怕她因这样突如其来的事儿吓着了。

    “我还是先给乔梁打个电话吧,也不知道能不能联系得上!”

    乔楚忧心忡忡的起身抓起手机,拨起电话,可是对方却说是关机,这乔梁也跟凭空消失了一般,心里也不禁跟着揪紧起来。

    李秀珍吸毒,本来好好儿的一个人,最后造成了今天这个下场,到底她是什么时候儿染上毒瘾的不知道,可以想象离开乔家,他们母子两个过的什么样的生活,难怪乔梁会整天跟那帮混混在一起,她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哪儿还有心思管自己的儿子呢。

    乔楚知道雷绍霆很是厌恶她这个弟弟,要不是因为她的面子,也不会几次三番的帮她去找乔梁,所以这会儿,电话关机,她有点儿不好开口,让他帮忙找乔梁。

    “关机了!”

    乔楚叹了口气,想着自己这个做姐姐的也是太不合格了,弟弟跟着那个女人走了,也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不上学,当上了混混儿,现在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两次绑架的事儿,还让她心有余悸,这次不会有出什么事儿吧。

    感觉自己的眼皮子直跳,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平静的日子过的久了,乔楚便总会有些消极的想老天爷不会这么好心对她,一定会出点儿什么事儿才肯罢休。

    “放心,警察也会全力找他的,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雷绍霆安慰的抚弄着她的头发,将她轻轻揽入怀里,眸光深远,若有所思,他的消息定然是会比警察快的,只是他不想让乔楚和这母子的事儿有任何瓜葛,上一次乔梁被绑架的事儿就疑点重重,后来调查才知道来龙去脉,可这会儿告诉她乔梁是什么样的人,她应该也不会相信的,毕竟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

    两个人起了床,收拾了一下儿,吃了早饭,一个上学,一个去了公司。

    照说乔楚应该去公安局去看看关于李秀珍的事儿,可还是犹豫了,自己应该以一个什么身份出现是个问题,再加上现在自己也算是个公众人物,虽然吧刊杂志不敢胡乱刊登关于她这个雷家准少***消息,可是她要是只身去了公安局,也必定引起轩然大波,对雷家一点儿好处都没有,现在她和雷绍霆在一起,就不得不让自己以大局考虑。

    到了学校,就进入了紧张的排练当中,有了上一次的新生晚会,大家也都掌握了排练节奏,一天下来,效率倒是挺高的,过几天就演出了,乔楚到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因为太多别的事儿,这种演出的小事儿已经入不了她的发愁范围了。

    下午四点多钟,从学校出来,又奔着念桐中心去上课,到了那儿,关悦小朋友早就已经练上了。

    “对不起啊,悦悦,老师来晚了!”

    乔楚一脸歉意的说着,今儿一早得到的消息,确实让她有些焦头烂额的感觉,排练期间,只要抽出时间就给乔梁打电话,可一直都是关系的状态,这小子就好像凭空的消失了一般,想着除了这一个电话号码,她简直对这个弟弟一无所知,心里就很是挫败。

    终归还是自己对他关心的不够,一看他好似自我毁灭的感觉,除了生气劝说,也没有再激烈的阻止什么,如果当时强硬的将乔梁带回家,她供着他上学,是不是能挽救一下儿他呢?

    这也不过是乔楚一厢情愿的想法,乔梁走出去的太远,早已经回不了头了。

    “没关系,美女老师,你听听我谈的这个曲子,好不好听!”

    关悦笑呵呵儿的拉着乔楚的手坐了下来,怀抱着琵琶,有点儿献宝的意思。

    轮指一拨,悦耳悠扬的声音响起,简单又不是韵味的曲调,正是乔楚从小便熟知的《月影》。

    “悦悦,你怎么会弹这首曲子的?”

    最近频频听到有人谈起《月影》,本来一直觉得是一个小众且没有多少人知晓的曲子,现在却连关悦这样的小朋友都会弹奏,这不由得让乔楚好奇起来。

    “是爷爷给我的谱子,不过,那老头儿小气得很,还不肯给我原稿,给我的复印,那谱子放时间久了,有的地方儿都不太清晰了,我还得摸索着弹,楚楚老师,你也知道这个曲子?那你听着我弹的有哪里不对的吗?”

    关悦将谱子递过来给乔楚,虚心的问着,她并不知道这个曲子对于那些年的人和事有着什么影响,她只是单纯的觉得好听,而且别人没有弹过,她会弹了,便是有个性的表现。

    “我看看!”

    乔楚拿过来,端看着,那曲谱是书写的,确实有些不清晰了,复印的墨迹已经用的最深度了,可还是错掉了几个音符,不过那上面的娟秀字体,看起来却很是舒服。

    都说字能观人,曲能闻心,能写出这样儿字,又能谱出如此好听的曲子,足可见作者是个蕙质兰心的人。

    不过这个曲子,她是熟悉的,从包里掏出一支笔,在缺掉的地方儿将那些音符补齐,乍一看去,到好似出自一人之手似的。

    “这回你在试试!”

    乔楚又将琴谱递了回去,关悦结果琴谱,又照着弹了一遍,果然顺畅多了,和爷爷那张光盘里收录的旋律完全一样了。

    “楚楚老师,你太厉害了!这首曲子可真好听!旋律优美,意境又高,好像是有千言万语说不出,只能汇聚在这一首曲子里了。”

    乔楚也认同的点点头,这首曲子确实好听,听的是旋律,品的是其中的韵味,而关悦小小年纪,竟然能说出来一二,确实也是不容易的,从第一天给她上课,乔楚就知道,关悦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她的聪明是很多人望尘莫及的。

    “嗯,多多联系,可以弹出你自己的神韵来,等考级自选展示曲目的时候儿,你就可以弹这首曲子了!”

    对于孩子,乔楚的教育方法也是鼓励偏多,小孩子思想简单,受不了太多的否定意见,适当的夸奖,反倒会让他们更加发愤图强。

    一个小时的课程,转眼就过,关悦收拾好琵琶转头对乔楚提出邀请。

    “楚楚老师,一会儿一起吃饭吧,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关悦说着,脸上的笑意浓浓,好像要见到的这个人让她心情很好。

    “我晚上还有别的事儿,就不一起吃了,回去好好儿练习第三条和第七条,你的轮指多少弹的不是太连贯,尤其转到单音时,有点儿太刻意,这个要靠多练才能找到感觉的!”

    “哎呦,现在是下课时间哦我的美女老师,咱说点儿课下的事儿呗,跟我一块儿去呗!吃完饭,我让人送你回去还不成嘛?”

    关悦撒娇的摇着乔楚的胳膊,极力的邀请着。

    最终,乔楚拗不过她,一看时间还早,便答应下来,大不了就回家再吃一顿就是了。

    “你不会是交男朋友了,不想让家人知道吧?所以我就成挡箭牌了?”

    这小丫头儿神神秘秘又幸福满满的样子,不会真是有小男朋友了吧,这事儿吧,还真就说不准,现在孩子早熟,初中生谈恋爱的多了去了,关悦今年就快满十四岁了,正处于青春期,很有可能的事儿。

    “哪儿啊,我可是好孩子好伐!绝对没有早恋倾向。”

    关悦小脸儿羞红了,赶紧打断乔楚要说的话,她是喜欢谭叔叔,可是这不算是早恋吧,只是单纯的,没有目的性的很喜欢而已。

    “那就好!你年纪还太小了,要记得,年纪太小遇到的感情往往不是真的,现在是你学习的好时候儿!”

    想象自己的初恋就开始于十四岁,整整六年的时间围着一个男人转,最终却无果,并不是可惜那个人,而是那段单纯而美好的时光。

    不是乔楚喜欢多这个嘴,也是因着想起了自己的事情,想提醒这小丫头一句,现在孩子懂得多着呢,她也没什么不好说的,这都是她这个人的经验之谈。

    “哎呦喂,美女老师,您能别跟我妈一样儿吗?今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怎么着也得让我们有点儿私人生活吧,对吧?”

    关悦小大人儿似的,头头是道的样子,让乔楚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人小鬼大!”

    一大一小背起琵琶,就往外走,乔楚到前台记录本上签名儿下班儿,关悦在一旁,不时的张望着门口儿。

    这会儿,正好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面儿走了进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谭叔叔,你真准时!”

    关悦看见谭明轩,像一个欢快的小兔子似的蹦跶过去了,亲昵的缠上他的胳膊。

    谭明轩揉了揉关悦的小脑袋,和煦如春日暖阳一般的笑容,耀眼夺目。

    签完字,转身儿过来的乔楚一愣,刚刚听到那声儿谭叔叔就好像想到了什么,这么一看,还真是谭明轩。

    “真巧!”

    谭明轩见到乔楚,也顿觉眼前一亮,每一次的见面,都会让谭明轩有一种惊艳之感,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好似每一天,她都在成长的更加的迷人美好一般。

    自从上一次在御谭府出了那样的事情,谭明轩就告诫自己,不要去找她,不要和她见面,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母亲的手段他是非常清楚的,上一次露了杀机,难保以后还会对乔楚不利。

    却没想到今天在这儿遇到她,看来是他每日的想念终于感动上天了。

    缠着他的关悦却不以为意的狡黠一笑,巧什么啊,要不是她算准了时间,让两个人见面,天下哪儿有那么巧的事儿?

    “是啊,你的伤好些了吗?”

    乔楚笑意真诚,和他见面,总是会带着一些愧疚,对于谭明轩,自己总是没良心的那个,这么久以来,除了和兰溪去探望一次搞的不欢而散后,她就再没去过医院了。

    “已经没事了!别担心!”

    一身精致剪裁的西装,让谭明轩看起来身姿更加的挺拔,到还真看不出身体有什么异样了。

    总是那样温柔的安慰,总是不想让她有任何负担一般,这更让乔楚心里说不出的内疚。

    “没事就好,不过伤口那么深,还是要多注意的,你的身体也算是恢复得快的了!”

    毕竟那刀伤是直直扎进去的,能偶这么快复原,一个是好医好药的供着,再一个也算是他身体底子好。

    关悦在一边儿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大眼睛骨碌乱转着,这两位还真是客气的可以,这谭叔叔也是在西方长大的,一点儿西方人的开放特质都没学来,反而作风跟中国的老古董似的,既然喜欢,干嘛不上去追啊。

    这事儿吧,还得从她耳朵贼这事儿说起,谭明轩找上爷爷让他收了这个学生在念桐中心任教,爷爷挺痛快的就答应了,她就上了心。

    谭叔叔什么时候儿对哪个女人感兴趣了?看来这个乔楚不简单,自然,哭着喊着要配合爷爷一起来对乔楚考核,也算是给她亲爱的谭叔叔把把关,却没想到这楚楚老师还真是个大美女,一下儿她便喜欢上了,要不是因为最近忙着模拟考试的事儿,早就撮合这一对儿了。

    要说这孩子都跟鬼灵精似的,眼睛亮着呢,见天儿的捧着小说儿研究,自然能看得出谭叔叔那神色举止都是喜欢楚楚老师喜欢到不行,那还不赶紧追到手,更待何时啊?

    “谭叔叔,今儿咱俩的约会,多带一个人成不?”

    关悦看着俩人儿这么官方的对话,跟着起急,赶紧提议。

    “当然没问题!”

    谭明轩是求之不得,只是不知道乔楚的意思,看过去的眼神带着问询和些些的渴望。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儿,乔楚还看不明白这眼底里蕴含的是什么意思,那就真是有点儿装傻欠抽了,但是,即便生死关头,她都无法回应,现在更不会了。

    “既然是你和谭叔叔的约会,那老师就不打扰了,一会儿可能还有一节课要加,下次再一起吧!”

    乔楚笑呵呵儿的似开玩笑一般的对着关悦说,始终没有看谭明轩,不是不看,是不敢看,那种带着希冀的目光,她无法给任何回应,在处理这样的关系时,除了拒绝,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去处理。

    “楚楚老师,太不给面子了吧!刚刚答应的好好儿的!”

    关悦瘪着嘴,有点儿小失望,拉着谭明轩的胳膊,抬头儿猛使眼色。

    谭明轩接收到了小丫头眼神儿里的讯息,先是一愣,后来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没想到她是再给自己和乔楚制造机会?这小丫头向来鬼灵精怪的,却没想到这事儿她都能看得出来,是自己表现得太过明显了吗?

    “悦悦,不能没礼貌,既然楚楚老师还有事儿,我们就别打扰她了!”

    对于乔楚的委婉拒绝,心中一痛,可还是不忍逼她,注定无果,何必强求,那日她走了以后,肖劲便告诉他了关于乔楚自称雷家三少***事儿,他也派人去调查过了,他是真的没想到,雷绍霆竟然会为了她如此与家人抗衡。

    乔楚感激的冲着谭明轩一笑,对于他的理解感到很是欣慰,其实内心里是多想和他做朋友啊,她还记得,和他一起去灵隐寺那次,那种无话不谈的轻松感觉,可,如今一切都变了。

    都说男人和女人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就算有,那也不过是一方极度隐忍压抑着心里的情感而已,她不愿意他是委屈的那一个,她不能那么自私。

    关悦听了这话,简直是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儿瞪了一眼谭明轩,真是跟他起不了这个急。

    本来她还准备了一系列撮合两个人在一起的诸多方法,自个儿在手机上还列了个表儿,这会儿看来是全然用不上了。

    要问关悦大小姐为啥对这件事儿这么热衷,那还得从关悦那小心思说起。

    打小儿从记事儿起就知道她有个谭叔叔,第一次见面,谭明轩就与这个小丫头特别投缘,关悦也谁都不理,就赖着他,长大了,知道了男女之间有一种感情叫爱情,她自然而然的就将那个爱情的对象想象成了谭明轩的样子。

    但是,两个人相差了十几岁,对于这个叔叔只能是心里默默喜欢,因为她知道,谭明轩一直就是把自己当个小孩子看,不可能有和自己相同的情愫的,对他,也只有汪洋兴叹的份儿。

    她是新时代的青少年,不管遇到什么挫折困苦,一直都是积极面对一切事情,所以,自己暗恋虽然苦,心里更多的确实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幸福,难得见着他对一个女人那么上心,那她是一定会全力以赴帮忙的,今儿做这个小媒婆儿时,倒也没感觉心里有什么太大的伤痛,反倒是谭叔叔不给力的感觉,让她很是抓狂。

    “楚楚老师,就一起吃个饭,现在时间还早呢,咱就到对面儿的披萨店还不成吗?”

    关悦做着最后的努力,央求着,心里就笃定着,只要乔楚去了,就一定能将两个人撮合到一块儿。

    却不知道,这鸳鸯谱儿可不是乱点的,这妮子还不知道自个儿惹着谁了呢。

    乔楚看着关悦那乞求的小眼神儿,是真不忍心拒绝,可是一个不想给谭明轩太多的误会感觉,再一个,她也实在是没什么心思,一大早得到那样的消息,一天没联系上乔梁,再加上排练的劳累,她这会儿只想回家歇着去了。

    刚要说什么,却感觉到一股冷风吹进了大厅,一抹高大俊朗的身影儿出现在门口儿,逆着光,更显得那身影如神祗般的神圣不可侵犯。

    能够带来如此冷冽气息的,除了雷三爷还能有谁,这会儿脸儿阴沉着,想必是听到了或者大概其猜到了什么,邪唇勾起的弧度极具危险。

    矫健且沉稳的步伐迈了过去,走到乔楚身边儿,占有欲十足的将他的小媳妇儿搂在了怀里,狭长的眸子微眯了眯,看向谭明轩。

    王又见王,必定火花四溅!

    这会儿两双同样锐利的眸子拼杀到一处,谁也不让谁。

    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个人,跟你天生就不对盘的,雷绍霆以为跟他天生不对盘的那个人是自个儿的老爹,现在算是又多加了一号儿,那就是眼前这个阴魂不散的谭明轩。

    一天没什么正事儿,总围着他雷绍霆的媳妇儿转悠什么?真***当他吃素的呢?

    其实三爷绝对不是那种混不讲理的人,这么久,他对谭明轩明察暗访,却没有到正面冲突的时候儿,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确是为乔楚挨过两刀,虽然这里有诸多人为因素,可是如果他不挡,受伤的就是乔楚,这个人情,他一直都放在心里记着呢,即便是心里特别犯膈应,但还是从来没有忘记这个事儿。

    “看来谭公子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冷然一笑,精锐的眸光直直的看向谭明轩,话中意味自然双方明了。

    意思就是你丫受伤因为什么都忘了?自个儿谭家闹内讧,还差点儿连累了乔楚,这么快伤好了,又过来骚扰他小媳妇儿了,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什么?

    谭明轩自然也明白这其中含义,不过今儿他可真是被悦悦这小丫头给叫来的,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靠近,有可能给她带来麻烦,所以刚刚乔楚拒绝,他也没有意思挽留的意思。

    “三少不用这么阴阳怪气儿的,我不过是来接悦悦吃饭,偶遇而已!”

    本不想解释的,可又怕给乔楚带来什么麻烦,所以还是勉强扯出一贯的儒雅笑容,算是解释了今天的巧合。

    操!最看不惯的就是丫脸上那个假笑,让丫这么一弄,好像自个儿是那个找茬儿的人似的。

    “悦悦?”雷绍霆剑眉一挑,才发现了缠着谭明轩胳膊的关悦,“过来!”

    语气凶的很,只不过雷三爷自个儿没发觉而已,其实除了和乔楚,他好像跟谁态度都不怎么好,甭管是谁,甭管多大年纪。

    关悦显然吓着了,不自觉的往谭明轩身后躲了又躲。

    “嘿,小丫头,三叔儿的话都不听了?”

    横棱着眉毛显出几分不悦,关悦这小丫头儿怎么会在这儿呢?他一直知道乔楚在这儿上课,但都是她下课早去找他,好不容易今儿下班早,他紧着赶过来接她了,没想到就见着这么一出儿。

    “你别吓着悦悦了!”

    眼瞅着关悦害怕这个三爷,乔楚嗔怪的瞪了雷绍霆一眼,这三爷怎么跟小孩子也这个态度的?

    “我吓着她?她胆子大着呢!”

    雷绍霆这话倒有一股子小孩子的脾气似的,惹得乔楚不由的温柔一笑,其实越接触的久了,她是越能抓得住雷三爷的脉,眼瞅着他是喜欢关悦这个小姑娘的,语气虽然听起来强硬,可这才是他三爷不把关悦当外人的表现,如果不喜欢,他肯定是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儿的。

    两个人的眼神交流是那么的自然和谐,这无疑深深的刺痛着谭明轩的心,他注定是离乔楚越来越远了,此刻他与她只有几步的距离,却好似隔着千山万水,雷绍霆才是那个站在她身边的人。

    关悦被雷绍霆这么一说,更是不敢露头儿了,可嘴却忍不住撇了又撇,反正在她幼小的心灵里,雷绍霆和谭明轩是两个鲜明对比的形象,一个坏叔叔,一个好叔叔,简直成为了她日后衡量同学伙伴的准则。

    嚣张霸道,不可一世的那都被归为像坏叔叔那类的,统称为坏男人。

    温文尔雅,绅士风度的那类呢,就被归为像好叔叔这一类的,统称为好男人,而这些男人还有可持续发展的可能。

    “好啦,三爷,您能不能对一个小孩子温柔一点儿啊,悦悦不过就是想叫着我一起去吃饭而已。”

    乔楚借着这句话也说明白了,三爷那脾气,就算相信自己,也保不齐就得跟被人找别扭,占有欲强的人就这样儿,她都怕有拦不住的时候儿。

    “悦悦,是这么回事儿?”

    三爷又将复杂的目光看向关悦,带着审度之色,看的关悦心里直发毛。

    他可还清楚地记得,这个小丫头十岁那年,给他和秦子珊关电梯里的情景,从小就有做媒婆儿的潜质,就是喜欢乱点鸳鸯谱儿,当初要不是看在关老的面子,他真得提溜着这个小丫头胖揍一顿不可。

    今儿不会又是……

    “嗯,是……”

    关悦回答的心虚,因为她看着这情况儿,自个儿为谭叔叔用心选择的人,竟然和这个坏叔叔一对儿,真是暴殄天物啊,只恨自己没有早下手为强!

    “哦——”

    三爷‘哦’字儿拉着长音儿,有点儿了然的意思,可那双深邃的眸子却闪过一抹精光,睚眦必报的三爷就连小孩子都不会放过的。

    抄起电话,拨了出去,低声说了两句,才挂了电话,邪气妖孽的俊脸上全都是算计的神色。

    “悦悦,三叔儿看你寒假好像很闲的样子,三叔给你报了冬令营,到瑞士去滑雪,怎么谢谢三叔儿?”

    “什么!”

    在谭明轩背后藏着的关悦一下儿就急了,也顾不得害怕,直接蹦了出来。

    别人一听瑞士滑雪,肯定是一百个愿意,一百个兴奋,可是直到关悦的人都晓得,她最讨厌滑雪,最讨厌冬天,本来都计划好了寒假要去马尔代夫避寒的,却让这个坏叔叔一下儿给发配那那种苦寒地带了,她能不急嘛!

    “瞧瞧,激动了不是?不用这么感谢三叔儿哈,好好儿参加冬令营,天儿冷的地方儿能让某些人的小脑袋保持清醒,认清形势!”

    走过去,揉了揉关悦的小脑袋,话说的是意味深长又带着些些警告。

    那傲娇的模样儿简直欠揍的可以,可是关悦不可能揍她这个三叔儿,一是不尊老爱幼,二是压根儿实力悬殊。

    瞬间心里凉了半截儿,鉴于父母一直都想锻炼她的御寒能力,知道三叔儿送给了自己这个礼物,肯定乐不呵儿的同意了的。

    可是,关悦到这会儿,也没明白,自个儿到底哪儿惹着了这个三叔儿,招了他这么一个‘好心’!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的礼物,礼物太多了,感动的痛哭流涕的,就不一一点名道谢了,爷心里都记着呢!

    今天生日过的很开心!大么么送上!谢谢大家的花花,钻钻,还有票票哦!

    爷算不算求包养成功呢?哇咔咔!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7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