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零四章 三爷,你真可爱!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念桐艺术中心的一幕自然是不欢而散,关悦小媒婆儿打的那点子主意完全没有付诸于行动呢,就被雷绍霆那个坏叔叔给活生生儿的扼杀在摇篮里了。

    看着雷绍霆搂着乔楚离开,再看看谭明轩眼底的受伤的神色,关悦郁闷的可以,但是自己力量有限啊,她也想帮忙的,可如今最重要的还得是关于坏叔叔给自己报的冬令营的事儿,简直让她一个头两个大了。

    “谭叔叔,你很喜欢楚楚老师吧,是不是?”

    关悦看不得谭明轩难受,问这话时声音也有点儿不好受。

    “小小年纪懂什么?说吧,想吃什么?”

    谭明轩叹了口气,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转头儿对着关悦问道。

    心里的闷疼的感觉无法排解,也只能让它那么疼着。

    “哎呦,跟我就别瞒着了!你喜欢那个劲儿啊,跟小说里写的一模一样儿,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儿,我都能把你看个底儿掉了,你就是小说里说的那种绝种痴情男啊!”不过,注定是个男配角。

    当然后面儿半句关悦没好意思说出来打击她这个暗恋许久的好叔叔,可当刚刚看到三叔搂着楚楚老师的样子,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还真就是这个道理。

    “哦?这么痴情男都得不到女主角吗?”

    谭明轩难得接了小丫头儿的话茬儿,不过这句话也倒是像在自言自语,说给自己听呢。

    “谭叔叔,你知道你输在哪里了吗?”

    关悦小大人儿似的,好像对感情这玩儿意颇有研究,看着有些疑惑的谭明轩,不禁摇了摇头。

    “输在时间吧,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

    好似感叹,好似叹息,更多的确实惆怅和无奈,就是遇到她太晚了,如果早能遇到她,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同,也许自己不会深陷这种不属于自己的仇恨当中。

    “错!这不是时间的问题,即便是你先遇到楚楚老师,你一定得不到她,因为你太善良了,人太好了,一点点儿的都不想强迫她,只要她稍微拒绝一句,你就退让了,哎,西方人那些主动的好品质你没学会,倒把绅士学了个十足十,要知道对于女人,霸王硬上弓远比绅士风度好用的多!”

    眼瞧着谭明轩听着她这个理论有点儿困顿的神色,关悦摇着头显出了一副此人无药可救的架势。

    这事儿连她这小丫头懂的道理,难道谭叔叔都不懂?

    怪不得他什么儿一个女人没有呢!

    “小丫头,从哪儿学来的歪理邪说?见天儿上学竟学这个了?”

    谭明轩一笑,自己竟然傻的在和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儿谈关于爱情这种深奥难懂的话题,而自己刚竟然还挺期待得到一个答案,一个为什么乔楚不选择自己的答案。

    他一直以为,一切都是时间的问题,那是他心中一直有的自信,如果在对的时间里遇到她,那么基本就没有雷绍霆什么事儿了。

    可刚刚经过关悦这歪理一忽悠,却有些触动,难道真要和雷绍霆那种强取豪夺的人一样,去强迫着乔楚去那些她不喜欢的方式吗?

    那不叫爱,那叫强占,当有一天那些新鲜感退却后,一切便会显得很苍白。

    “这都是有理论根据,经过事实验证的好伐,同样的事儿,你和三叔儿的做法绝对是分化的两极,就拿刚刚我邀请楚楚老师吃饭的事儿吧,你明明喜欢人家,明明想要让她一起去,干嘛人家一说不去了,你连一句争取的话都不说啊?这要是三叔儿,肯定是由不得你去不去,直接扯到怀里,强压着也得去了,你要知道,女人啊,有的时候儿也挺贱皮子的,我也是女人我知道的,我们都很喜欢那种强势的男人,当然,必须长的帅哈!”

    关悦一板一眼的分析着,将自己在小说上看到的那些爱情经验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和谭明轩说了一遍。

    谭明轩那如沐春风的笑容,却带着些许的无奈,对于关悦这个小大人儿的论调儿,不知道该如何理解和回应,不过,让他去做那个强迫乔楚的人,他是真的做不到,她一个皱眉,他就心疼了,怎么还会要求她做什么呢?

    “你还女人?你就是个小屁孩儿!”

    捏了捏关悦的小脸蛋儿,谭明轩笑意也跟着放松了许多,一路走到停车场,将这小丫头在副驾驶上绑好了安全带,才转到了驾驶位做好。

    关悦美滋滋儿的享受着谭明轩的照顾,小脸儿都跟着红红的,有点儿羞涩的感觉,刚刚慷慨激昂的讲大道理的她这会儿说话声儿都小了很多。

    “其实吧,谭叔叔,你也别气馁,这个呢,都分人的,有的人喜欢三叔那种霸道的,有的人就喜欢你这种风度翩翩,绅士儒雅的,谁让你们都长的那么帅呢,各有各的市场!”

    说了那么一堆伤人的话,总得找点儿安慰人的话吧,关悦看着那个开车的男人,侧颜俊美,棱角分明,简直是上天美好的杰作啊。

    忽然生出一股子,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感慨。

    为什么啊,为什么让她在青春萌动期身边儿要围绕着这么出色的男人,而且还都是叔叔级别的,这让她以后怎么交男朋友啊,这不是害人吗?

    “安慰叔叔呢?”

    谭明轩为着小丫头极力安慰的话,刚刚心里的郁结也消散了不少,有些事情即便是想也没有用的,不管是时间不对也罢,还是自己不够强势霸道也罢,终归还是晚了。

    “真不是,我这可是实话实说的真心话啊,我就很喜欢你,要不是你是我叔儿,我就当那个强势主动的那个,我不介意!”

    虽然脸上带着羞涩的绯红,可单纯的关悦,还是不会扭捏,喜欢就是喜欢,直接说出来没有什么不对的,这就是心里毫无压力,最纯粹的年纪才会勇敢说的话。

    谭明轩闻听这话,还真有点儿哭笑不得,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大胆吗?比起来,自己还真是胆小的可以了。

    可,他怎么能让她有危险呢……

    谭明轩也没再接什么话,知道关悦从小就喜欢赖着自个儿,可是随着她年龄慢慢长大,那种情愫就起了变化,他不是没有发觉,不过始终是个孩子,不过是青春懵懂的时候儿的一种对另一半儿的模糊形象而已,再说,这个孩子聪明的很,不会做什么死心眼儿的事儿,所以,一旦涉及到这种话,他保持沉默,她也就很懂事儿的不再往下说了。

    不出所料,小孩子想事儿快,忘事儿也快,不一会儿,就打破了一瞬的沉闷气氛,自顾自的给他讲起了学校的事儿,什么谁给谁传了纸条,谁和谁早恋被抓的关于学校里的一系列的八卦新闻,当然最后还不忘记恳求他帮忙想办法,躲避冬令营的事儿……

    ……

    话分两头。

    乔楚被某爷强势的搂着装上了车,一路上就没什么好脸儿,要是原来,三爷这样儿,乔楚肯定是吓的肝儿颤,不知道哪儿又惹着这位爷了,可如今,她是太了解三爷的性子了,这会儿八成儿是因为谭明轩惦记着自己的事儿别扭呢。

    “三爷,今儿怎么这么好,过来接我下课啊?”

    乔楚完全是一副没话找话说的样子,歪着头儿,试探的看着那绝美的侧颜轮廓,小模样儿煞是可爱。

    “爷不来接你,你就跟人家吃香喝辣去了吧!”

    冷哼一声儿,鼻腔喷着粗气,神情显得极为不悦,

    他这小媳妇儿太招眼儿,看来不整天拴在身边儿是真不行!

    “哪儿呢啊,你没听见啊,我都拒绝了吗?咱不能断章取义,随便儿给人定莫须有的罪证啊!”

    乔楚顽皮的嘿嘿儿一笑,看着这人高马大,总是高高在上的男人为自个儿吃醋的样儿,心里就美滋滋的,嘴上也忍不住就贫上两句。

    “呦呵,还喊上冤了?看来是爷亲眼看错的呗?”

    俊逸冷硬的脸部线条儿缓和了不少,睨了那小妞儿一眼,撇了撇嘴角儿,大手捏上她的小下巴,佯装使了使劲儿,又给轻推到一边儿。

    “去!别用那色迷迷的眼神儿看着爷!垂涎爷的美色!”

    噗——

    乔楚都差点儿笑喷,越是和三爷在一起时间久,越是能发现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儿,特别萌,特别的可爱,当然,这也只有她见过,那种唯一的感觉,让她乔楚竟然凭生出一股自豪的感觉。

    这个男人是她的,只是她一个人的。

    终于体会到他为什么那么强势霸道,那是一种对自己珍视的东西是在必得的决心,也就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决心,才能够妥善的守护好自己的最重要的,一贯冷性的她,从来没想过要破釜沉舟的去想得到什么,保护什么,一切都是责任,是时间推着自己向前走,而现在,她忽然特别想霸道的抓住这个男人,让他永远都只属于自己。

    “三爷,你太可爱了!”

    乔楚这句话可是打心底里的赞美,可是听到三爷耳朵里差点儿吐血,多血性,多阳刚的一个爷们儿啊,竟然用可爱这个字眼儿来形容他,要不是出自他小媳妇儿的嘴,他真得把说这话的人一脚踢天边儿去。

    可这会儿,心里竟然贱兮兮的觉得一阵儿的暖和,自个儿仔细品品刚刚自个儿的举动,的确对得起这妞儿嘴里‘可爱’字儿了。

    性感的薄唇勾起一道颠倒众生的弧度,傲娇儿的模样儿俨然得到了世间最好的称赞一般,心里美美的。

    这要是被那群兄弟看见,非得下巴碎一地不可。

    看着三爷闹脾气的劲儿也下去了,乔楚赶紧趁热打铁的聊别的,这把危机公关做的是相当到位。

    “绍霆,我今儿打了一天的电话,也没找到乔梁,公安局那边儿有什么消息吗?”

    不管怎么不想和李秀珍扯上关系,但还是惦记着这事儿呢,死者已矣,再说什么怨怪的话显得不太厚道了,只希望乔梁能够懂点儿事,赶快回来,不然李秀珍的葬礼,连个抱照片儿的人都没有,也太过凄惨了。

    “他在泰国呢,已经接到通知了,估么着这两天就能回来了!”

    雷绍霆也是下午才得到的消息,又调查到了,李秀珍是被一个毒品贩子给保出去的,而这个毒品贩子这会儿正带着乔梁在泰国干着贩毒的买卖,这话,他没法儿跟乔楚细说,毕竟这些消息只会给她凭添恐慌,没有丝毫用处。

    “嗯,那就好,好歹也能见着最后一面儿!”

    虽然已经天人永隔,可终究能赶回来,见一面儿,也比回来时候看到的是一捧灰要好得多。

    “这件事儿……我会让兰溪盯着办好,你就别参与了!”

    “嗯,我明白!”

    乔楚也不想趟这个浑水,就算说她无情,她也不愿意给他带来什么麻烦的,不过,现在李秀珍并没有和爸爸离婚,那自己是不是必须出席一些问题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三爷说兰溪盯着,她应该不用担心才是。

    回到了雷府正好儿赶上吃晚餐,雷绍霆和乔楚上楼换了身儿衣服,就过来风清园了。

    听说了谨阁失火的事儿,雷震和莫宛如便提前回来了,外带叫上了回娘家的白敏,现在雷仲秋带着大儿子一家出国考察回不来,也只能白敏回来管管了。

    见着雷绍霆和乔楚进来,自然是挺高兴,不过显然雷震这会儿心情不是太好,只有莫宛如招呼着两个人过来吃饭。

    “钟叔啊,老二还没回来呢?”

    雷震坐在主位,板着脸,语气严肃的很。

    这大家也都清楚老爷子是问雷绍峰呢,这二少爷自打昨天谨阁着了火,扬言了半天有人纵火要害他无果后,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还没有!”

    钟厚恭敬地回答,到是让白敏心头一紧,这眼看着老爷子是动怒了,找了一天也没找她的宝贝儿子,要是这会儿回来,还指不定被老爷子训成什么样儿呢。

    “接着打,让他立马儿回来见我,要是再不回来,让他一辈子都别回来!”

    雷震中气十足,满脸都是难以忤逆的威严。

    “是!”

    钟厚答应着,却也难办,这电话是没少打,是干打没人接,要说这二少爷的主意也够正的,这老爷子和老夫人都回来了,他怎么还在外面儿晃荡呢。

    白敏也自然是看出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赶紧起身儿拿过电话。

    “我打,还是我找找吧!”

    这个宝贝儿子也是,现在这家还轮不到他们当家呢,怎么就这么不懂大局的忤逆爷爷呢,那老将军眼睛里揉不了半粒沙子,可能一个行为,一件事儿,这d&k集团继承人的身份就与他无缘了。

    这节骨眼儿上,竟然跑了,也忒不让她省心了。

    电话又打了几通,依旧无果,这会儿,却见着人直接进来了。

    “爷爷,奶奶,你们回来啦!妈,我回来了,呦呵,还有绍霆两口子,今儿这事儿还真少了你们俩不行呢。”

    雷绍峰好似不知道一家人把他找疯了一般,语气轻松,步伐轻快的走到莫宛如身边儿坐下,正好儿和雷绍霆,乔楚坐个正对面儿。

    “你是反了啊?我让你在谨阁关禁闭,你竟然给我跑出去一天一宿不回家,啊?”

    雷震的一声儿训斥,让整个餐厅乃至客厅的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张嘴了。

    “爷爷,我也不是故意的,您看我脸上的伤,我这不是去医院了嘛,人家一声让我观察两天,我一听到您和奶奶回来的消息,就赶紧赶回来了!”

    雷绍峰比划比划自个儿的脸,刚刚从玄关进来可能看不太真切,可这会儿,走进了灯光下,长长的一条血道子却很是明显。

    “怎么回事儿?儿子?”

    母子连心,一看自己的儿子受伤了,还是伤在脸上,就不禁着急了,急忙起身儿,上下自此的检查着雷绍峰有没有受伤。

    “还不都是拜我这个好弟妹所赐!”

    雷绍峰冷笑一声儿,看向乔楚,这么一来,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跟着看向了乔楚。

    被这么多目光注视着,乔楚心里有点儿毛,别的倒是没什么,就是这事儿没告诉三爷,不知道他这会儿知道了会不会和雷绍峰动手儿,而显然雷绍峰这会儿提起这件事儿,并不是抱委屈那么简单。

    “乔楚,这怎么回事儿!”

    护犊子的白敏压根儿就没想过那边儿还做这雷震和莫宛如两个大家长呢,一听儿子脸上的伤是乔楚干的,立马儿嗷唠一嗓子质问起来。

    雷绍霆冷眸微眯,危险且凌厉的眸光如刀如刃,看向白敏,竟瞬间将白敏质问的气势打压了下去。

    白敏努了努嘴,又坐了回去,不敢往下问了,这才扭头儿瞅了瞅端坐在主位的老爷子,想让老爷子为雷绍峰做主。

    莫宛如一见雷绍霆那冷的可以冻死人的眼光,轻咳了一声儿。

    “把事儿说明白了,再质问也不迟!”

    “绍峰,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白敏压低了点儿气焰,反正这事儿,她是不能让儿子受委屈的。

    “这不明摆着吗?我脸上的伤就是乔楚用那个烛台砸过来,划伤的,医生说,肯定会留疤了!”

    雷绍峰今儿回来就故意没戴着纱布,其实本来伤口不深,慢慢还是可以恢复的,可他就是窝着这一口气呢,今儿正好儿自个儿老妈也在这儿,他肯定得报报委屈,这错儿该谁抗,谁就得负责任。

    “啊?会留疤?乔楚啊,怎么说你也得叫绍峰一声二哥呢,你用得着下这么狠的手吗?”

    白敏一听这脸会留疤,心里就毛了,自个儿的儿子怎么看都是世界上最英俊的,可要是这俊美的脸上留个疤,那可怎么是好。

    “敏姨,事情经过家里所有在场的人都看见了,要不是二哥咄咄逼人要动手打我,我也不可能自我保护,也是不得已伤了二哥的!”

    乔楚并没有觉得害怕,因为身边儿有雷绍霆呢,不管谁怪她,反正三爷是不会怪她的就行了。

    “我咄咄逼人?是不讲礼貌在先吧?我不过就是说了你两句,你至于吓死手吗?如果这个烛台的尖儿再往下一点儿,我脖子的大动脉都能被你豁开了!”

    雷绍峰反驳着乔楚的话,他本也没想得到什么结果,这事儿本来就模棱两可着呢,谁说也说不出理,但是即便这样儿,他也得招的他们跟着恶心才解气。

    “丫头啊,为什么动手啊?”

    问话的是雷震,没有叫乔楚的名字,还是叫着丫头,也让大家都看得出来,雷震此刻还是向着乔楚这边儿的,自己的孙儿是什么孩子自己再清楚不过,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有什么事儿能瞒得过他的眼睛呢?

    乔楚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身边儿一直冷着脸的雷绍霆,还是一五一十的将这事儿跟爷爷讲了一遍。

    只听见身边儿某爷攥紧的拳头,传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儿,乔楚急忙伸手握住他的手,希望他别冲动,毕竟受伤的是雷绍峰,自己没吃什么亏。

    “你有什么话说?”

    雷震转回头儿去问那个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二少爷,好像乔楚说的这些事儿压根儿就不是他干的一般,一点儿愧色都没有。

    “我无话可说,我知道爷爷奶奶你们都宠着绍霆,看我不顺眼,自然这乔楚也是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我还能说什么啊,即便有人想纵火把我烧死在谨阁里我也是活该,谁叫我碍了别人的眼呢!”

    雷绍峰一句一句都是对爷爷奶奶偏疼小孙子而怨怼的话,有点儿破罐子破摔的架势,这一招儿欲擒故纵用的着实好,要是直接反驳或者解释,反倒漏洞百出,现在直接保持沉默,道出自己的委屈,再提一提谨阁失火可能另有内情的事儿,自己的这方的弱势也体现出来了,反倒让爷爷奶奶有点儿无话可说了。

    “不用阴阳怪气儿的,谨阁失火的事儿我还会再查,至于你受伤的事儿,你们双方都有错,就谁也别说谁了,吃了晚饭,都给我回自己院子里反省!”

    雷震这么一说,连带着乔楚也给罚了,都得回各自院子里去反省,其实所谓反省,也不过是个堵住白敏的说辞,省的她纠缠不放,本意就是把这件事儿掀了片儿既往不咎了。

    “爸,这绍峰伤的这么严重,就这么算了?”

    白敏本来对于关雷绍峰禁闭的事儿就意见多多呢,要不是雷仲秋一直压着,她还真就想闹上一闹了,如今,这老爷子和老太太也忒偏帮着雷绍霆了吧,现在竟然外带着这个乔楚都一并列入他们惯着的范围,这叫什么事儿啊。

    凭什么他们伤人就没事儿,她儿子动不动就关禁闭啊?

    要说起是因为齐媛的事儿,那就是个合则来不合则去的事儿,也不至于对自己的孙子这么严厉,这么狠啊!

    “你还想怎么样啊?”

    雷震矍铄的眸光闪过一丝厉色,并不是他偏袒雷绍霆和乔楚,刚刚乔楚说的昨天发生的事儿,和刚刚钟厚跟自己汇报的一模一样儿,是一点儿都没有添油加醋,全部都是以事论事。

    一听也知道,雷绍峰私自出了谨阁不说,还故意找乔楚的茬儿,才惹的自个儿受了伤,也算是咎由自取,他干的错事儿太多,不让他得到点儿教训,他就会永远都是那个气焰嚣张的雷家二少爷,压根儿就不知道该如何去尊重别人。

    雷绍峰已经这么大年纪了,还需要家人如此方法去教育他,让他感悟,雷震着实感觉有些头疼。

    “让乔楚道歉认错,还要彻底查清楚谨阁到底是谁纵火的,显然这事儿是冲着绍峰来的,爸,您看,这骂也骂了,罚也罚了,绍峰也不能一天在家呆着,就是因为现在他在集团一点儿地位都没有,连个外人都敢这么欺负他了,同样儿是您的孙子,您也看看绍峰吧。”

    白敏咬了咬牙,豁出去了,平时自己圆滑惯了,没在家里提过什么要求,可是,今儿再不提,眼瞅着老爷子和老太太都要把雷绍霆宠上天了,倒时候儿哪儿还有自己儿子的位置?

    泣血般的请求,重点无非就是让雷绍峰重新回到d&k集团工作而已,所谓的外人就是在说乔楚,要真是能接着这么个由头,让雷绍峰能够回到集团,也就不枉受这个伤了。

    雷震眸色一沉,哪儿受过这样儿的威胁,而且说这话的还是自个儿的儿媳妇儿,简直是要反了天了。

    正欲说什么,就听一边儿一直沉默不语的雷绍霆轻笑一声儿,了然的看着那一唱一和的母子,其实最终目的不过也就是想让雷绍峰回集团工作而已。

    “认错?他配吗?”

    “绍霆,你这么是什么意思?难道乔楚把绍峰伤成这样儿,别的也就不说了,道个歉总应该吧!”

    白敏怔愣一下儿,脸色瞬间难看起来,要说平时雷绍霆对自己还算是挺尊重的,一口一个敏姨叫着,就算平时她护着自个儿儿子,都没见雷绍霆这种眼光,这种态度和她说话,今儿竟然不把她放在眼里,怎么说她也是长辈啊。

    “哪儿那么多应该不应该的?我雷绍霆的媳妇儿就不需要给谁道歉!”

    某爷那话说的威武霸气,高大挺拔的身姿更是让人有一种压迫感,震慑力十足。

    “爸,您看看,这……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白敏知道自己也拿这个雷家的祖宗没辙,现在雷仲秋又不在这儿,她一个女人做什么都不成,连护着自个儿儿子的本事都没有,说话的声音不免带上哭腔儿了。

    “雷绍霆,你欺人太甚!”

    听着白敏声儿都不对了,雷绍峰也急了,自个儿妈在这家里也是除了奶奶就是最有地位的女人了,却被一个晚辈给欺负的差点儿哭了,这还让他怎么忍!

    “绍霆啊……”

    莫宛如刚要劝两句,却被雷绍霆生生儿的给打断了。

    “欺人太甚怎么着?你丫找呗我媳妇儿,我还没说什么呢,看在爷爷的面子上我不计较,别***蹬鼻子上脸!别怪我不顾及兄弟情份!”

    “兄弟情?你早就不顾念什么兄弟情了吧,当初h市摆我一道,你当我不知道是你呢?”

    雷绍峰彻底被激怒了,想起在h市被捉奸在床的丢人事儿,气就不打一处儿来,今儿竟然当着一家子的面儿,还有这么多下人在,这么挑衅他,也忒不把他当回事儿了。

    “二哥送给我的礼物也不少呢,不过,我那辆阿斯顿马丁现在还存着呢,上面儿的东西我也会找时间还给你的!”

    雷绍霆冷冷的一笑,凌冽的眸光仿佛可以穿透人心一般的,深不可测。

    这话却让雷绍峰心口位置一震,刚刚还怒意十足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的慌乱。

    闻听这别有深意的话,雷震也皱起了眉头,莫宛如也一样是肃起了脸,知道这两个孙子斗的厉害,一直都是雷绍峰乱来,雷绍霆忍让,虽然反击,但是每一次都留有余地,也皆是看在她和老爷子的面子,可这车的事儿,她却是一无所知,看来这雷绍峰在私底下做了不知道多少小动作了。

    白敏自然更不清楚这里面儿的道道儿,也不知道这个人的对话到底有什么深意,只是假意的啜泣着,继续扮演慈母的形象博人同情。

    “行了,吃饭吃饭吧!别吵了!”

    莫宛如赶紧阻止了两人的对话,免得再说出别的什么,让下人们听了笑话,这兄弟之间自相残杀,是豪门常见又不愿让人窥见的事儿。

    “没胃口,爷爷奶奶慢用,我和乔回中山了!”

    ------题外话------

    其中可能有错误,回头会修改的,因为某倾中间好像是睡着了,⊙﹏⊙b汗,很有可能打出来的是梦话…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7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