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零六章 跨年之夜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每天有三爷宠着,惯着,乔楚的日子自然过的惬意非常,每天就那么过着小媳妇儿的甜美小日子,忙乎着自个儿的那点子小事儿。

    要说让她呼了一口气的事儿就是乔梁终于在出事儿的三天后回来了,将李秀珍的葬礼给办了,她本来要去出席,可还是让三爷拦下了,最终也只能给乔梁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乔梁态度诚恳,但是听起来嗓子有点儿哑,肯定也是伤心过度了,言谈话语间也没再听到那种社会混混的语气,乔楚心终究还是放了些,人在经历过一些生死离别的大事儿后,都会对自己心灵有所触动,有所改变的,想来乔梁这次也会长大了。

    虽然葬礼不能参加,但是事后乔楚还是多次联系了乔梁,想让他回学校上学,一切学费什么的都由她来出,可还是被乔梁拒绝了,说自己懂得怎么赚钱养活自己,想自食其力。

    乔楚听到这些,心里也觉得欣慰,可惦记这个弟弟,却又总被他躲着,自己便去银行开了一个账户,每个月打工赚的钱拿出一笔存到卡上,想着等乔梁心理能够平复一些,恢复了,就找个机会把卡给他极道女天师最新章节。

    对于李秀珍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乔楚已经完全忘记了,人已经走了,再揪着她前世做过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可对于乔楚不重要,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却重要的很,就在昨天,陆家接到了一封同城寄过来的信。

    陆广达现在混得是风生水起,短短几个月,从秦华高中的教导主任一跃成为校长,紧接着没多久,又被调任到教育局做了办公室主任,虽然听起来好像在这权力集合的l市不算什么大官儿,可是这在教育口儿上工作,那其中的猫儿腻自然也不会少,可以活动的地方,可以圈的灰色收入绝不是百姓眼里猜测的那样,不然陆家的公子陆宇怎么会突然间开上豪车,行头全换了呢。

    怎么说陆广达也应该行事低调一些的,但是陆宇当初借着李寿林家的势力,认识了很多公安口的人,李菲菲那框子外的生意,陆宇一直没扔下,现在做的也是风生水起,明面儿上,还在青年创业园区注册了一家公司当门面,这样儿以来,即便是陆宇开豪车,也没有人怀疑了,还都得竖着大拇指夸一句,陆校长家的公子真是年轻有为。

    这封寄到陆家的信,正好儿就是这年轻有为的陆家公子收到的。

    要说本来上面儿写着陆广达的名字,他是不会拆看的,可是自打陆家一跃而起,陆宇这样儿一表人才又帅气多金的男生也自然成了那些门当户对的姑娘们争相表白的对象,电话不接就上网找,上网不成就改写信,反正是现代,古典的法儿都用遍了,不亲眼看,真的想象不到现在的姑娘竟然会饥渴到这种程度。

    有的人怕是陆宇不收,竟然有人大胆的直接寄给陆广达,这样儿陆主任怕是重要信件,肯定是要拆开来看的,一般都是一封情书儿夹着一张照片儿,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做陆家的儿媳妇儿云云。

    为着这事儿,陆广达没少数落陆宇,久而久之,往家里寄的关于给陆广达的信,他也就不太往心里去了。

    今儿这一封也是同城信件,同样儿写着陆广达的名字,一摸里面儿硬硬的也有照片儿,陆宇不假思索的就将信拆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却真是让他震惊不小,而那张照片更是让他心中一震,世间的事,就是这么狗血。

    ……。

    转眼就到了年末,今儿的乔楚简直忙的是不可开交,头一晚被三爷折腾的要散架子,一早儿起来就奔着学校去了。

    好在三爷知道她今儿晚上要演出,没怎么使劲儿霍霍她,虽然大腿根儿酸疼,可睡了一觉还算是精神抖擞。

    元旦晚会安排在头一天,演出持续到12点一起跨年,学校还请来了很多演艺界的新秀明星过来助阵,显然是比新生晚会弄的还要大扯,这除了热闹,宣传,还有很大的商业价值,这是l大一贯的作风,趁着大家高兴之余,还可以狠狠儿的捞一笔。

    乔楚自然是对这些完全都没有兴趣,事先就找了排节目表的老师,请求着将她的节目拍的靠前些,排练老师答应的倒也痛快,毕竟那么多明星呢,她们这些演出的也就是个点缀而已了。

    场面盛大,观众们也是看的热血沸腾,几个节目过后,轮到乔楚上场,后面儿伴舞的姑娘们一个个儿的奔着台上摆好了造型,乔楚也抱着琵琶慢慢的走上舞台。

    灯光瞬间一亮,照的整个舞台绚烂多姿,热热的炙烤感觉让乔楚脑门儿上微微渗出了汗珠儿,身体也忽然感觉有点儿乏力似的,音乐还没响起,本来安排好的曲子到中间才让她坐到中间的位置弹奏,可这会儿,有点儿控制不了的腿发软起来。

    旁边儿的舞蹈系的一个女孩儿离她最近,看出来乔楚这会儿小脸儿有点儿发白,很是没精神,不禁有点儿担心至尊废才狂小姐。

    “小乔,你没事儿吧?”

    乔楚定了定神,可是心跳加速的让她有点儿控制不了似的,身体虽然还能支撑,但在这样儿炙烤的灯光下,浑身却没来由的有点儿发冷,冒的汗也是冷汗,演出服被浸染上汗水,粘腻腻的贴在后背上。

    “我有点儿头晕,没事儿,我能坚持,你们不用管我,走你们的队形就好。”

    乔楚声音有些弱,还是一字一句说的清楚,这些女孩也都是演出经验丰富的,这一句话,她们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音乐响起,那女孩儿通过坐这规范的各种动作,将乔楚身体不舒服的话简单传达给每个人,大家见着乔楚往舞台中心以舞步挪动,也都心领神会的将其围在了中心。

    乔楚到中间的椅子坐定,这些女孩儿才如牡丹盛放一般的舒展优美腰肢向后仰去,让中间抱着琵琶的乔楚露了出来。

    多亏这些女孩儿排练的默契,将开场欠揍这部分的动作改成了一个造型,并没有显出很是突兀,而下面的排练老师却知道是舞台上除了问题,在侧面观察着,发现乔楚状态有些不太对。

    这会儿的乔楚坐到了舞台中央本来就给她准备好的藤木座椅上,刚刚身体上的不适,才稍稍平静了些,没有刚刚那么虚无的使不上力气的感觉了,虽然还是感觉身上发冷,但还是坐定了身姿,拨弄琴弦,分毫不差的将乐曲融合到了背景音乐里。

    下面的老师也很有默契的打开升降台,既突出了乔楚不会被伴舞的人淹没,又可以让她在一个高度上,即便是状态不佳,下面的观众仰望上去也不会看出太多端倪。

    一场演出,就在大家的默契配合下完成的很是精彩,下面的观众并没有看出台上算是出了舞台事故,依旧报以了雷鸣般的掌声。

    下了台,乔楚已经有些站不稳当了,两个伴舞的女孩儿扶着她下的台,灯光太暗,自然台下的雷绍霆也没发觉她在舞台上的异样。

    “小乔,白天还好好儿的,这会儿怎么了?”

    一起演出的女孩儿们都关切的问着,有的还赶紧端了水过来。

    “没事儿,可能灯光太热了,一下儿打过来有点儿发晕,再加上胃有点儿不舒服,突然就感觉浑身发冷了,没事儿的,这会儿好多了……”

    乔楚喝了一口温水,没有那舞台上的大灯炙烤着,也觉得呼吸顺畅了不少,胃里翻滚的感觉也被水压了下去。

    女孩儿们看她脸色恢复了些,也都放了心,松了口气。

    乔楚笑着安慰着她们,可心里也有点儿犯嘀咕,白天还好好儿的,这上了台怎么就突然一下儿就不行了,好像身体上的力气一瞬间被抽走了一般,浑身冷飕飕的感觉像是要发烧似的。

    也是,这大冷天儿的,穿着那么单薄的演出服,也是很容易生病的,这会儿裹着军大衣,就觉得浑身暖和多了。

    正和几个女孩儿聊着,就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流一下儿冲击进了等待演出的后台。

    这后台上,女孩儿居多,见着那高大挺拔的身影,都不禁倒吸一口气,阵阵低呼,眼睛像是被亮瞎了一般,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走进来的男人。

    那俊逸非凡的五官,简直是上帝最美好的杰作,冷冽深邃的眼神,俊挺笔直的鼻梁,性感薄凉的双唇,还有那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脸部线条,无一处不让人惊艳,帅的令人窒息。

    这么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除了雷三爷还能有谁?

    瞬间,后台一片安静,就连那些艺术系的小帅哥们都不由自主的噤了声儿,让了步,要知道他们本来是这群女孩儿眼中的焦点的红楼之重生缘最新章节。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女孩儿们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男人,都窃窃私语的猜测着这样一个天神般俊朗的男人怎么突然来后台了,他是来找谁的?

    三爷受对这样儿的注目礼已经完全免疫,他那醉人的眸光只属于一个人,就是那个坐在角落里还在喝水,对于大家一瞬的反应还浑然未觉的小女人。

    潇洒的迈着步子,冲着他的小媳妇儿就走了过去,步伐稳健,但又掩饰不住那那到小女人的急切心情。

    身后的保镖也紧跟其后,黑衣黑裤,黑墨镜,这阵势,简直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人物,令人不敢逼视。

    乔楚正放下水杯,要收拾琵琶呢,却被身边儿的女孩儿捅了捅胳膊,这才回过神儿来,一抬眼儿,就对上男人那充满浓情蜜意的眸光。

    这个角度,这个眼神儿,除了乔楚看见了,也就是她身边儿的几个女孩儿也看见了,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儿,又随即捂住了嘴巴。

    即便是那眼神儿不是看向她们的,可是却还是让她们红着脸忍不住遐想,如果有这样儿的眼神儿,哪怕是一秒注视在她们的身上,那也是此生无憾了。

    可三爷只有一个,乔楚也只有一个,他们注定是属于彼此的,自然眼里再容不下别人。

    “乔,好了吗?”

    安静的后台,都能清晰的听到这低沉磁性的嗓音,人长的帅,声音竟然也如此动听,三爷简直满足了女人心里遐想的所有的关于男人的美好形象,甭管你是颜控,还是声控,总之,三爷就是面面俱到的,三百六十五度死角的帅给你们看。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让司机来接就好了吗?”

    乔楚甜甜的一笑,立马儿雀跃的站起了身儿,刚刚身体上的不适也随着看到他变的烟消云散了。

    对于他亲自来接她,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可是早晨还听他和奶奶说下午有个会议,可能要晚,就不能回家吃晚饭了的,怎么这会儿又跑这儿来了?

    “爷来接你,你还不乐意了?”

    将小女人揽入怀里,在那娇俏的小脸儿上捏了捏,宠溺的神色溢于言表。

    “乐意乐意,我不是听你说下午要开会忙到很晚嘛,你可以别这么辛苦的!”

    乔楚心疼的看着他,温柔的话语如染了蜜糖一般甜美,自她樱红的唇瓣流泻而出,诱人之极。

    他对她已经够宠着了,这么忙,这新年,连下面儿的员工都放假了,集团的高层还要研究开年的项目计划,真的已经很辛苦了。

    “傻妞儿,骗老太太的你也信?”

    某爷邪唇微勾起一抹魅惑众生的笑容,轻抚着,将她脸庞的碎发倚到耳后。

    他确实是忙到现在,中午都没有正经吃饭,紧赶着把事情提前做完,就是为了来接她,而一早跟奶奶说了要忙到很晚,是事实,也是说辞。

    但这些,都没必要让她知道,因为这些辛苦,为了她都是甘之如饴的。

    “啊?”

    乔楚一愣,随即又了解了这腹黑男从一早儿就做好的铺垫,明显,他已经安排好了节目,所以跟奶奶那儿早早儿就报备上了超级系统在初唐全文阅读。

    “啊什么啊?走啦!小东西!”

    某爷愉悦的一笑,弯身一把将乔楚打横儿抱了起来,压根儿就不管那些注视的目光,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而是理所当然的亲昵的抱着自己小媳妇儿往外走。

    “喂!你放我下来!”

    乔楚压低声音,真是对于某爷不分场合的霸道行径有点儿汗颜,他是习惯了这些注目礼,可是她可是一点儿都适应不了,这赶明儿又得上校园网的头条儿了。

    “乖乖的!”

    某爷语气严厉,眼角却带着笑意,怀抱着她,竟然有一股自豪的感觉,这小女人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忍不住将她搂的更紧了些,昂首阔步的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我还没换演出服呢!”

    也不能就这么穿着演出服出门儿吧,这好歹也得容她换一下儿衣服不是?

    “一会儿上车,爷给你换!”

    暧昧的贴在她耳边儿,可声音却一点儿都没有压着,要是乔楚估算的不错的话,应该全后台都听到这句话了。

    闹了一张大红脸的乔楚,羞的再也抬不起头儿来,窝进男人怀里就再也不出来了,反正丢脸也不丢她一个人的,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后面儿的保镖也特别训练有素的将乔楚的琵琶和背包收拾好带走,只留下一阵阵儿惊讶且艳羡的吸气声儿,此起彼伏,久久不能停息。

    直到舞台边儿的排练老师已经近乎疯狂的喊声儿,才算是将他们游离的魂魄给召唤回来,继续下面儿的演出去了。

    出了后台门儿,乔楚就被某爷径直抱入了门口儿早已停好的加长宾利,车里调的空调温度刚刚好。

    两个保镖将东西放下,急进了驾驶室,挡板一落,登时车厢里就剩下两个人了,没有人打扰。

    车上的设施一应俱全,奢华的令人咋舌。

    头一次坐这种加长车的乔楚也不免感到新鲜,看看这儿,摸摸那儿,对那些控制的按钮儿很是好奇。

    某爷潇洒的坐在座位上,任凭着那小人儿东瞅瞅,西望望的,那小模样儿煞是可爱,令他嘴角扬起一抹绝美的弧度,眼底浸染的都是暖意。

    “哇!这个还能上网……啊,这个是管这个的……”

    乔楚不时的发出类似这样儿的感慨,还时不时的向他问上两句,显得异常活跃,像是个求知欲很强的孩子。

    “真的很神奇哦!这个是什么?”

    问着,手已经先一步去体验的按下了按钮儿。

    嘭一声儿——

    没等三爷反应,那烟灰缸里的烟灰就直接扣到了某爷的大腿上,笔挺干净的西装被那烟灰彻底污染了。

    烟灰轰然而起,惹得某爷也很是毁形象的咳嗽起来,乔楚一惊,急忙跑了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啊!你没事儿吧?!”

    乔楚赶紧从旁边儿的柜子里抽出一瓶儿水,拧开递了过来,小手儿还一下一下儿的在男人后背上往下捋着,紧张的小脸儿皱到一块儿看着那个咳嗽的厉害的男人,看来是被呛得不轻冒牌保镖全文阅读。

    “淘气!”

    咳嗽了一阵儿,喝了一口水,某爷那急喘的呼吸终于平息了下来,惩罚性的捏了捏乔楚的鼻子,一副拿她没辙的模样儿。

    “谁让你不早说!”

    见着三爷没事儿了,乔楚才樱唇嘟起,娇嗔的回了三爷一句。

    “越来越大胆了!”

    明明儿的是磨牙着说的,可还是掩盖不住那浓浓的宠溺,大手开始在那小窄腰上作怪起来。

    “别闹别闹……呵呵……别闹了!”

    乔楚本来身体就敏感,被他这么一搔痒,更是拧着身子躲来躲去,可三爷是谁啊,任凭小妞儿再躲,也逃不开他的五指山。

    一圈那小腰儿,一个胳膊就把那拧扯的小身体给抱到了腿上,将她固定的死死的。

    “再蹭一个试试看!”

    某爷暧昧的眼神垂了垂,将眸光移到两个人亲密接触的地界儿,意有所指的说着。

    乔楚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危险性,立马儿就停了反抗,小手儿立马儿也抓住了男人的胳膊,妄图也让他不要再乱来。

    “哎呀,讨厌你,把烟灰都蹭到我演出服上了!”

    这才意识到这位爷的西裤上被扣的都是烟灰,乔楚忍不住一声儿怨怪的低呼,沾到烟灰那边儿的腿,急忙儿抬了起来。

    这么一抬,那演出服本来就开着大大的开叉儿的裙子,一下儿就撩过了大腿根儿,白莹莹的大腿立马儿呈现在男人的面前,惹得三爷浑身一紧,喉结跟着滚了几滚。

    “自作孽,不可活!”

    悠哉的语气,也掩不住那被**熏染的丝丝暗哑的声线儿,大手已经抚摸着上那白皙细嫩,那触感简直让他瞬间热了起来。

    “喂,先等一下儿,真的,烟灰都弄到身上了……”

    被某爷那大手以撩扯,乔楚的声儿就瞬间柔了一个八度,可还是努力着想将腿撤了开去,却又被某爷强硬的按了回去,腿间的异样,已经让乔楚羞红了脸。

    “那怎么办?”

    挑逗的在她的耳边儿呼气儿,引诱着她往下说,那眉间涌动的分明是狐狸才有的狡猾。

    “先脱了吧,你车上有能换的衣服没?”

    乔楚姑娘压根儿就没加思索的回答着,心里没想别的,单纯是贤惠小媳妇儿应该想的事儿,却生生儿的被某个大灰狼给利用了。

    “有!”

    “在哪儿呢?赶紧换上,一会儿该蹭的哪儿都是了!”

    乔楚东张西望的找着,琢磨着刚刚自己个儿摆弄半天的车厢也没啥放衣服的地方儿啊。

    三爷随手按了手边儿扶手的按钮儿,后背挡板落下,里面儿挂着好几套西装礼服,板板整整的挂了一排。

    有钱人果然不一样儿,这都准备的如此齐全,那里面儿挂的,日常装,晚宴礼服一应俱全,估计就是应付今天这种状况呢。

    “那赶紧换上吧极品乡村生活!”

    乔楚跪在沙发座儿上,伸手去够衣服,一下儿又被某爷给扯了回去,一屁股就坐上了那个硬邦邦。

    “啊——讨厌!快点儿!”

    “你不给爷脱,爷怎么快点儿?”

    “啥?!”

    乔楚忽然觉得自个儿好像又上了贼船了,这位爷不会换衣服,还得使唤她吧。

    “反正你嫌弃爷衣服脏,就得你给爷换!”

    人长的帅,甭管怎么耍赖,人家还是长的帅,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神情,傲娇的模样儿看在乔楚眼里,简直恨的牙根儿发痒。

    “我不嫌!三爷不想换,就这么脏着算了!”

    乔楚决定不配合某人无理要求,直接对他腿上那乌七八糟的烟灰无视,抬腿就要下去。

    快到嘴里的肉,哪儿能这么容易放手的?

    “反正你不给我换,那咱俩儿就都蹭上,谁也别嫌和谁!”

    说着,就掐上乔楚的小蛮腰儿,死死的将她定在大腿上,还来回揉巴她,让她的身上也蹭了一堆脏兮兮。

    这姿势被提有多暧昧,多惹火了,几下儿下来,两个人都呼吸都变得有些不稳起来。

    “行行行,我服了!我伺候三爷换衣服成了吧!”

    乔楚浓浓的叹了口气,娇嗔的怒视着得逞后笑意深邃的三爷,认命的将小手儿移到了男人的腰带扣儿上。

    “这才乖!”

    三爷靠在惬意的靠在沙发背上享受着小媳妇儿的服务,望着那红的像蜜桃儿似的小脸儿,还一脸儿赌气的小模样儿,笑的别提多灿烂了。

    有了上次解那腰带的经验,这次乔楚轻车熟路了很多,几下儿皮带扣儿就啪嗒一声儿开了。

    扣子解开,拉链拉下,那简直要燃烧起来的炙热瞬间得到了解放一般,惹得某爷也低低的闷哼一声儿。

    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明知道某人就是欺负她呢,乔楚还是没辙没辙的进行着,即便自己个儿不干,某人也照样儿有别的方法欺负她就对了。

    裤子脱了下来,乔楚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身上已经一身儿薄汗了,抬手去够后面儿挂着的西装,手刚碰上,身体一轻,整个儿被某爷抱了个满怀,稳稳当当儿的压在了身下。

    “妖儿,这么大胆来脱爷的裤子,你说……爷该怎么惩罚你呢?嗯?”

    啥?这三爷还真会倒打一耙!

    “明明是你……唔……”

    不容她说完,某爷已经控制不了身上那团燃烧的火焰,精准的攫住女人那嫣红的唇,热情的吮吸,纠缠着。

    阵阵馨香充斥到了鼻腔,让他忍不住更加的探入,与那丁香小舌死命的纠缠上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共舞,让两个人好似天生就有的默契更加的契合,不一会儿便陷入了那爱欲狂潮之中。

    乔楚柔柔的声线儿忍不住口申口今出声儿,完全控制不住的浑身跟着颤抖着,可脑海里残留的理智告诉她,这可是在车上,不能让这男人为所欲为。

    “绍霆,别闹了,这是车上异界屠神雇佣兵!”

    好不容易腾出口气儿来,乔楚边喘息便试图劝阻着,胸前那山丘起伏的弧度,显示着她也是勉强调整着气息才说出来的话。

    “车上怎么了?咱还没在车上做过呢!正好儿……。”

    某爷邪肆的一笑,看着身下的软绵绵的跟一只小猫咪似的女人,简直是爱不释手,那娇艳媚惑的小样儿,简直让他热血沸腾了。

    “流氓!前面儿会听见的,你快起来!”

    乔楚对着三爷那不管不顾的劲儿头儿直翻眼皮,可是那两条细细的小胳膊儿哪儿撼动得了那如泰山一般压过来的大身板子啊,也不过是给三爷那精壮的肌理挠痒痒而已。

    “没事儿,这车隔音好着呢,就喊破天儿都不会有人听见的!乖哈!”

    哄着,诱着,那浓烈的男性独有的气息将那小人儿整个儿包裹在自己的领地。

    本就容易被这气息弄的七荤八素的乔楚,这会儿可是强打着精神维持着自己的理智呢。

    “那……那也不行……回家,回家再说吧……好不好……”

    啜着气儿,乔楚软声细语的求着,看了看隔离驾驶舱的挡板儿,又紧张的看向窗外,虽说已经是晚上,可是今天是跨年,整个街道都是灯火通明,即便是车在行驶着,谁也看不到车里面儿发生的事儿,可乔楚还是害怕的心跳加速起来,极力阻止着。

    “不好!”

    三爷果断的拒绝,如此良辰美景,如此好的机会,早已上了铉的箭,怎么可能不发呢?

    “绍霆……不行,真的不行……”

    窸窸窣窣一阵儿响声儿,一切已经由不得乔楚说行与不行了。

    那浑然天成的契合感觉,瞬间将那无边快意袭遍了全身。

    毫不餍足的三爷将小女人抱起来,换了个姿势,迫使着她的小脸儿正好儿对着那明晃晃的车窗上。

    乔楚顿时觉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儿了,紧紧咬着下唇又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儿。

    回过头儿来,一脸惊异的看着挥汗如雨的某男直摇头。

    “放心媳妇儿,外面儿看不见!”

    乔楚隐忍着那要跳出喉咙的小心脏,脸已经红的要滴出血来。

    那一阵阵儿的撞击,让她有一种从身体到心灵上凭生出来的隐晦,刺激,却又心底里有一股羞涩且兴奋的复杂心情。

    和他在一起,自己做了太多大胆的事,每一次都是她以往难以想象的……

    窗外的路灯透过树影斑驳,照进车厢里,五彩旖旎的在她**的脊背扫过,肌肤泛起盈盈光泽,美艳诱人。

    “妖儿,你真美……”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投票!大家要记得是每人每天都可以投十张的哦!

    大家不要吝啬手中的票票!行使自己的权利,全都砸过来吧!

    让偶也在大神儿的队伍了多呆上一阵子!

    么么么么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6867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