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二百零八章 三爷烤面包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新的一年,新的,伴着那漫天美妙绚烂的烟火,甜蜜的跨年之夜终于圆满画上了句点。

    乔楚在车上就睡着了,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一大早了。

    中山别墅的早晨,总是那么的安静,冬日的暖阳透过窗户照进了屋子,乔楚懒洋洋睁开眼睛。

    睡眼惺忪,却发现身边儿喜欢赖床的三爷竟然没在。

    一想到昨天那绚烂的烟火,那动人心魄的四个字,心里还是忍不住砰砰直跳。

    乔楚,吾爱!

    那是他最深情的告白,那是她收到的最美最难忘的新年礼物。

    在那孤独落寞的四年里,每个晚上仰望星空,都会想到这个美妙的夜晚,都会期盼着天空再出现那四个字,让她知道自己的心还是跳着的,她的人还是活着的。

    掀开被子下了床,拿起枕边儿放着的男人衬衫,套到身上,伸着懒腰奔着浴室去了。

    洗漱台上,被子里已经放好了水,牙膏也都已经挤好了放在那儿。

    乔楚心里一暖,可又觉得好奇,这新的一年来了,三爷转性了,走细腻路线了?

    不管怎么样,心里甜丝丝的,懒洋洋的拿起牙刷刷着牙,对着镜子傻笑。

    洗漱完了,一边儿伸着懒腰一边儿迈步下楼。

    走到楼梯拐角,便已经闻到一股子面包的香味儿,乔楚本来还没完全睁开的双眼一下儿就晶亮起来。

    难道是三爷?

    噔噔噔——

    乔楚疾步跑下楼,小心情儿那叫一个雀跃。

    只见雷绍霆高大的身影,正在厨房忙碌着,手上戴着厚厚的手套,刚从烤箱里拿出来一盘烤好了的面包。

    一身米白色的休闲装,衬得他的身形儿更加的俊逸非凡,随性的头发,并没有打什么造型品,带着微微的弧度,看起来慵懒中透着性感,让人移不开视线。

    男人专注的时候儿,是最有魅力的,而在女人的眼里,他能够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下厨房去做一顿美食,那才更能打动人心。

    “起来了?小懒猫儿!”

    三爷温暖的一笑,看着慵懒如猫咪一般的小女人,宠溺的眼神,柔情如水。

    “你在做什么?”

    乔楚活泼的步伐奔着三爷就过去了,亲昵的缠上男人的胳膊。

    “面包啊!闻闻香不香!”

    三爷将烤盘找了一个垫着毛巾放好,脱去厚厚的手套,在女人的小脑门儿上轻啄了一下儿,又放开。

    “哇!你会做面包?太厉害了吧!”

    惊奇的眼神儿看着他,简直就像看一个怪物一般,怎么也想不出,一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雷三爷竟然会做这样儿的事儿,而且做得一板一眼,很是专业。

    “那是!爷是谁啊?”

    傲娇的模样儿又上来了,听到女人的称赞,更是得意的很。

    “厉害厉害!我尝尝!”

    说着,伸手就要去抓,小手儿一下儿就被男人抓住。

    “傻妞儿,小心烫!”

    乔楚吐了吐舌头,顽皮的耸了耸肩膀,眼睛却盯着那造型漂亮又美味的面包垂涎三尺状。

    “乖乖坐那儿等着!”

    男人失笑,在那小屁股上拍了拍,示意她去餐桌儿那边儿坐。

    “还真是新年新气象啊,这改三爷伺候我了?”

    忍不住打趣儿男人,坐到高脚椅上,两条修长的白莹**悠哉的摇着。

    “小没良心的,哪天不是爷伺候你啊?不然你能那么爽?”

    邪肆的笑容,显然说的和乔楚不是一回事儿,意有所指的话让乔楚小脸儿瞬间绯红。

    “没正经!”

    娇嗔的怒瞪了男人一眼,又从的凳子上蹦了下来,干活儿习惯了,让她这么闲着,她还真有点儿不习惯。

    虽然看着三爷这么为早餐忙碌着的样子,很是养眼,可还是去帮他把榨好的果汁儿给端了过来。

    面包也端上桌儿,雷绍霆又从冰箱里拿出了早准备好的沙拉,淋上酱汁儿,里面儿的菜也切的漂亮,简直让乔楚看的目瞪口呆的。

    两个人坐定,乔楚急忙抓过男人的手,左右检查着。

    “你没切着手吧?”

    在她眼里,其实觉得三爷的手肯定是笨的与鸭掌无异的,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巧。

    “谁都跟你似的,那么笨呢?快吃吧!”

    曲起手指在那小脑门儿磕打了一下儿,温柔的笑意爬满了嘴角儿。(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一琢磨倒也是,寿宴的时候儿,他送给爷爷的寿礼可是自己亲手坐的弩,那可不是一般人的手能做出来的,比起来,切菜还真是小菜一碟儿了。

    突然,乔楚好似想到了什么,心中疑惑又期待。

    “三爷,我琵琶上的那朵茉莉,不会是你雕刻上去的吧?”

    问完了,看着三爷有点儿闪躲的眼神儿,好像是不好意思似的,乔楚就更加确定了。

    这个傲娇的男人,用心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可从来都不说,这会儿问道了,他竟然还有点儿害羞上了。

    果然,三爷是行动派!

    雷绍霆脸儿上一僵,有点儿不太自然,那花儿是他雕刻上去的不假,可总觉得大老爷们儿做这种比较矫情的事儿。

    就因为那个晚上,他闭着眼睛,听到了小女人说起的,她去找了雕刻师傅学习,才在原来的琵琶上雕刻了那朵茉莉,他便去找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老师傅去学了一周,希望能将那朵茉莉再为她雕刻上。

    不止这些,他还特事儿的跑到网上,查了那些小女生儿喜欢的所谓的什么花语,茉莉,除了纯洁,干净,坚守,还有一个更重要,更能表达他心声的。

    “是不是?是不是啊?是吧?是你雕刻的对吧?”

    乔楚追问着,特别肯定的追问,生怕自己是想错了,会失望的感觉,急于得到他的答案。

    “废话,当然是爷刻得!”

    “你的手这么巧啊,什么时候儿学的啊?这手艺可难着呢,上一次我在琵琶上刻的那个歪歪扭扭的,压根儿就不能近看的。”

    乔楚想起来自个儿还和三爷说起过琵琶上那茉莉,还很骄傲的说是自己学了很久,刻的很成功呢。

    比起三爷的手艺,简直就是班门弄斧了。

    “你那小爪子怎么跟爷比?这可是一双神奇的手!”

    修长的手指弹钢琴似的在桌上儿来回敲打着,笑的甚是得意。

    “切,骄傲了不是?”

    “不信?爷的手摸哪儿哪儿就着火,某些小人儿就会特别主动的哼哼唧唧的往我身上贴了,这还不够神奇?”

    “讨厌你!一说正事儿你就拐弯儿!不过,还真看不出来,你学了多久啊,就能刻的那么好看?”

    嘟着红唇,一把将三爷那准备要到她身上作乱的手打开,又继续将话题回归正轨。

    “一周!”

    “什么?一周?”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她也是学了一周,可是那花儿和三爷刻的比起来真的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是啊,感动吧?爷还特意上网查了……”

    “上网什么?”

    听到三爷说到这儿又打住了,乔楚更是兴趣十足了,急切问道。

    “没什么,赶紧吃饭!”

    三爷表情很是别扭,喝了口果汁儿不去看她,自顾自的吃起来。

    是他,真的是他。

    一股暖意直袭到胸口,恨不得现在就上楼把那琵琶拿下来再好好儿的欣赏一番。

    那小小的一朵茉莉,传达的却是非凡的意义。

    他本就不是那种会嘴上表达心意的男人,乔楚也不没再勉强,笑意盈盈抓起一块儿面包。

    香喷喷的面包,澄黄澄黄的,看起来很是美味。

    可就在乔楚张大嘴咬了一口之后,胃里突然翻涌起来一股子油腻腻的感觉上涌着,那种恶心感觉无法控制。

    扔下面包,乔楚直奔着卫生间就去了。

    “怎么了?”

    三爷眉头紧皱,疾步追了过去。

    乔楚扒着马桶狠狠儿的吐了起来,可是费了半天儿的劲儿,却都是干呕,这一晚上过去,该消化的也都消化了,肯定是吐不出什么的。

    瞬间,额头上布满了薄薄的细汗,额前的发贴在脸颊,小脸儿也瞬间苍白,因为刚刚干呕的有点儿厉害,呼吸显得有些急促,胸线跟着上下起伏。

    “很难受?”

    男人一脸忧色,抚着她的背,帮她顺着气,焦急问道。

    “没事儿,刚刚忽然就觉得有点儿恶心。”

    喘着气,声儿有点儿虚,乔楚微微依靠着男人的身体,支撑自己忽然一下儿发软的身体。

    “怎么突然间恶心了呢?是不是饿过劲儿了?”

    “可能是昨天晚上吃辣的吃多了,胃受刺激了,没事儿,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乔楚笑了笑,对男人摆了摆手,安慰着。

    这感觉和昨天上台时候儿那一瞬间的难受一样儿,那种瞬间力气抽离的感觉,有点儿无法自控,也毫无征兆,有点儿说来就来的意思。

    看来最近忙着各种事儿,再加上学校还要排练,中午吃饭什么的就是糊弄,身体有点儿吃不消,发出警报了。

    天气又这么冷,昨天演出肯定有点儿冻着了,什么事儿都加在了一起,保不齐身体哪部分机能就抗议了。

    将女人拦腰抱了起来,放到沙发上,给她放好了靠背,让她靠舒服了,又转身儿去倒了一杯温水回来。

    “来,喝点儿水!”

    将水递过去,抬手又将她贴在脸颊的发丝拢到耳后,手就停在了她的颈项处,拇指摩挲着她稍微恢复点儿血色的脸颊。

    “我没事儿了,放心吧!”

    乔楚看着男人一脸的心疼和忧心忡忡,就忍不住安慰,胃部舒服也不过就是小毛病,不是什么大事儿。

    “看你以后还给爷吃那么辣的东西!以后禁止你吃辣!”

    语气严厉,可手下温柔,幽深漆黑的眸子,蕴含的却都是柔和的光芒。

    “啊?”

    乔楚惨呼,这还没确定是不是吃辣的事儿呢,这口福儿就让三爷给明令禁止了?

    早知道刚刚不这么自己找补了。

    “啊什么啊,听话,辣的对胃太刺激,就算也不在身边儿,你也不许偷吃,听到没?”

    对于这小女人的身体,他必须严厉,本来就娇柔的很,如果胃再不好了,直接影响身体状况。

    “霸道!”

    乔楚撇了撇嘴,又喝了几口水,放到桌子上,觉得刚刚那感觉还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这会儿没事儿人一样儿了。

    缓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大事儿了,乔楚就要起来,可又被三爷给按了回去。

    将面包,沙拉还有果汁都一一端到茶几上来,耐心的一口一口喂给她吃。

    这三爷贴身伺候的待遇,乔楚还真是觉得极其享受,也没有矫情,一口一口吃的很是香甜。

    吃完了早餐,一切东西都是三爷收拾的,乔楚今儿彻底当了一把甩手掌柜的了,不是她不想帮忙,是三爷勒令她必须靠在沙发上歇着,她也只能一切行动听三爷的了。

    “绍霆,我上去洗个澡,一会儿咱们该出发了吧!”

    今儿元旦,肯定是得回雷家大宅吃饭的,虽然也想着自己的奶奶,可是男人的面子要给足,在雷家人眼里,那本儿结婚证儿可是作数儿的,这过节没听说媳妇儿回娘家过的,也只能吃完午饭,去看奶奶了。

    她的头发长,吹干比较麻烦,而且平时如果没有什么急事儿,她一般都习惯让头发自然干,能减少那种热风对头发的伤害,所以一看时间,她得赶紧洗澡了。

    “你身体不舒服,我给奶奶打电话我们不回去了!”

    一切都以她的身体为出发点,没有什么事儿是硬性规定的,他可不愿意因为一个什么节日就非得折腾,这家人见天儿见面儿,不差这一天了。

    “那怎么行!今儿过节,爷爷奶奶肯定盼着我们回去呢,我没事儿了,你看?这不是好好儿的?”

    说着,乔楚还在男人面前转了一圈儿,以表示刚刚闹那么一小出儿已经好了。

    还没回过身儿来,就被男人圈进了怀里。

    “小东西,别逞能!我看你刚刚吐得挺难受的,万一这么一折腾,不舒服了,怎么办?”

    雷绍霆是真的担心,可是说到这儿,好似脑海里灵光一闪,眸色转暗,寻思着那一瞬间的念头,难道这小女人……

    唇角勾起一抹深邃的弧度,将那小身体搂的更紧了,仿佛还没去验证,那答案已经笃定了一般的兴奋着,激动着。

    “真的不会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知道啊!”

    小脸儿在男人胸口蹭了蹭,撒娇的说道,知道他心疼自己,可是有些礼数还是要讲的,再说,她也确实没什么大事儿。

    “这么自信?万一你不知道呢?”

    “怎么会!走啦走啦!奶奶好不容易对我有改观,我不能这么不懂礼貌!你说选个什么礼物给奶奶好呢?”

    乔楚眨了眨眼睛,琢磨着这新年应该送点儿礼物的吧,可是奶奶什么都不缺,家里那些营养啊,保健的东西太多了,给老人表孝心无外乎就是这些了,一时还真是想不出来。

    “傻妞儿,咱们回去,老太太就高兴了!”

    圈着她的小腰儿,将那小人儿又往自己怀里收了收,那种爱不释手的感觉,疯狂到想着将她变小,可以每天将她揣在兜儿里才好。

    “好,那我去洗澡!”

    “一起洗!”

    “你可不许乱来!”

    ……

    要说今儿三爷还真听了话了,只是单纯的洗澡,除了吃吃豆腐,还真没有干出什么实质性的事儿来。

    乔楚吹干了头发,化了了淡妆,看起来光彩照人。

    一身儿衣服也穿的喜庆,里面儿是米白色镂空手制洋装,足蹬一双黑色过膝长靴,外面儿则穿的是一件儿正红色的羊绒大衣,将那白皙的小脸儿都衬得红彤彤的,很是有生气。

    雷绍霆穿的还是他一贯喜欢的黑色休闲西装,外面也是黑色的毛呢大衣,宽肩窄腰,那威武高大的俊美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临出门儿,乔楚翘着脚儿非得给三爷围上一套红色的搭配西装很是好看的暗红色围巾,虽然不似大红色那么的亮,但也增添了些喜气。

    一路上,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了雷家大宅。

    新年,自然家里的人聚得齐,出了雷仲年没到,这出差的,加班儿的都回来了。

    大家都因着是过节,敛着性子,上一次关于谨阁失火的事儿,雷绍峰母子和雷绍霆小两口儿闹的不痛快的事儿,也都很默契的压着呢。

    “绍霆啊,难得今儿啊咱们谁都不用忙,你得陪着大伯喝两杯!”

    雷仲秋一点儿也没显出和雷绍霆有什么嫌隙,乐呵呵儿的招呼着雷绍霆过去他身边儿坐,另一边儿是雷绍峰,明显这个做长辈的有想把事儿说和的意思。

    “那是自然,不过,我坐这边儿行!”

    雷绍霆拉着乔楚坐到雷仲秋的对面儿,虽然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可是那笑容官方的很,并未达眼底。

    他倒不是要冲着雷仲秋怎么样,不过是想表达一种和雷绍峰无和解的态度。

    雷仲秋面色一僵,坐在莫宛如身边儿的白敏更是脸色不好看。

    她就不明白了,这雷绍霆有什么可高傲的,竟然连大伯的面子都卷了?再这么下去,雷家岂不是都放不下他了?

    “大家都坐吧!”

    也看得出来,两家子人不对付,雷震发了话,也算是打了个圆场儿,刚刚的尴尬气氛才算是缓和。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天儿,气氛看起来很是和谐,一顿饭上,谁都没提那些糟心事儿,想来,这是新的一年第一顿团圆饭,谁都不想破坏了这种氛围。

    雷绍霆虽然笑脸儿不多,只是殷勤的照顾着乔楚吃饭,但也没有想挑起什么事儿的意思,他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与雷绍峰的事儿,他记在心里绝不会忘,但也不会在言语上去讨什么便宜。

    还是那句话,雷三爷是行动派。

    一顿饭,在和和美美的气氛下结束了,其实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心里都明白,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底下都是汹涌暗藏。

    新的一年里,注定了并不是平静的一年,而接二连三发生的事儿,真的是让人应接不暇,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午饭一过,雷绍霆就带着乔楚回了平房看她的奶奶,让她感觉到窝心的是,一切要给奶奶买的礼物,三爷都想在了前面儿。

    一个下午都陪着奶奶聊天儿,完全放松的状态,乔楚便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

    豪门里,节日必定有晚宴,这次却不是雷家组织的,而是雷家受邀,参加l市的名门望族王氏集团的宴会。

    王氏集团,也就是王川儿家的买卖,王川的爷爷和雷家是世交,自然两家的关系非同一般,这回受邀也主要是给往家捧个场,大家坐一起人脑热闹。

    雷绍霆和乔楚晚上陪着奶奶吃了饭就离开了,奔着富丽广场的宴会厅去了。

    乔楚一贯的认知就是宴无好宴,对于宴会,她总是内心有些排斥,因为总有人想在这样儿的盛会,人数众多的情况下做一些事儿,来博得大家的关注,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每次几乎都是硬着头皮参加的。

    当然,这事儿,她没有跟雷绍霆说,如果她说了,他一定是不会勉强自己的,可他就在那个位置上,既然自己选择了站在他的身边,就要完全接受和适应他的生活节奏,这是必须要面对和学习的。

    可正如乔楚姑娘说的,宴无好宴。

    在觥筹交错,冠盖云集的盛会上,就是有一些事情浮出水面,令人措手不及。

    在新年这一天,有人开心有人愁,有人沉溺在幸福之中,甜蜜非常,有的人,却没有得到新年应有的礼物……

    ------题外话------

    今天写的有些少,因为最近手指头特别的疼,好像是码字保持一个姿势太久的缘故,今天实在是手疼的厉害,二指禅戳出来的字儿,大家别嫌少哈!么么!

    最后再大喊一声儿!爷求年会的票啊!免费的乃们都不投给爷,爷到墙角儿画圈圈儿去1

  http://www.9xds.com/book/1603/220251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